【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女補習生(女同性)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陳慧琪,在香港一間中學唸中七。經過漫長的苦讀和惱人的公開試,終於可以享受長達三個多月的悠長假期。對於成績極佳的她,這段時間又成為她賺取零用的黃金期。慧琪自中六就開始她的補習生涯,不少親戚朋友的子弟都成為她的學生。



由於慧琪將大部份的時間都花於書本上,而且性格內向害羞,到今時今日,還未交到男友,再加上班上的男生都因慧琪在學業上太過出眾,不敢展開追求。其實慧琪長相絕不輸蝕,眉目清秀,小嘴殷紅豐滿,瓜子臉兒,長髮秀美亮麗,襯在皓白嫩滑的皮膚,更是耀眼迷人。身高一百七十公分的她,擁有一雙潔白長腿,微翹的屁股,纖細的腰肢,和誘人的雙峰。



這天,慧琪應邀到將軍澳某公屋單位替人補習。香港夏日天氣悶熱潮濕,身穿純白緊身上衣,過膝牛仔裙、米色露趾涼鞋的她,在陽光曝曬之下,不免兩頰微紅,香汗連連,一面走,一面揩汗。終於,在那單位前停下,按了一下門鈴。開門的是個少婦,大約二十六、七年紀,頗具姿色。



「請問妳是……?」少婦問,面帶微笑。sosing.com



「妳好,我叫Vicki,來和小敏補習的。」Vicki當然是慧琪了。



「原來是老師啊,請進來吧。」少婦又笑了一笑,把鐵門開了。



慧琪看見門外放了兩雙鞋子,正要詢問,那少婦已先開口:「不用脫了,反正我待會才掃地,就這樣吧。」



「那也無妨。」慧琪順勢入了屋內,地方雖少,卻也整齊潔淨,一塵不染,還有一股甜甜的香氣,令人心曠神怡。



「話說回來,Vicki妹妹,妳叫我阿芬就好,絕對不要叫什麼伯母、什麼太太之類,很礙耳的,好嗎?」



「當然可以了,」慧琪笑答:「而且我看妳也很年輕的吧?」



「是嗎?」阿芬給逗得格格地嬌笑:「那妳猜一猜我今年多大?」雙手叉著腰,把胸部向前一挺。



慧琪細心打量她,唇紅齒白,眉眼如畫,及肩秀髮黑啡相間,光滑柔順。身穿淡黃鬆身上衣,看不清她的身形,只見胸前兩處微微凸起,腰下一條淺灰貼身短褲,那兩條粉腿晶瑩潔白,充滿成熟女性的美妙線條,動人心魄。腳踏黑色人字拖鞋,腳趾白嫩柔軟,幼滑纖美。同是女子的慧琪看著如此美女,覺得心底有股衝動,又隱隱有種莫名興奮,但具體是什麼,她自已也說不上。



慧琪注意到阿芬詢問的目光,便道:「我看最多也是二十四吧?」



阿芬又掩嘴笑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充滿屋內。



「妹妹真會說笑。我的女兒也十四歲了,妳說我十歲生她的嗎?」



「那麼妳到底……?」



「我嘛……嘻嘻……」阿芬用手比了個「三」字和「二」字。



「騙人,不可能的啦!」



此時,一把清脆的聲音搶著說:「是真的啦,難道身份證也是假的嗎?」



慧琪一看,一個清秀脫俗的少女,手執張咭片似的東西,揚了一揚,似笑非笑的,也正看著自己。



「小敏,不要失禮,她就是妳新的補習老師Vicki,還不叫人?」



「都說過多少遍了,我不要補習,反正我不是讀書材料嘛……」小敏斜眼看著慧琪,打量一番,又說:「罷了罷了,這是最後一次,下不為例,懂不懂?」



「妳這……」阿芬給她氣得瞠目結舌,嘆了口氣後,轉而對慧琪道:「妳看嘛,小敏就是這副德性,如果妳不願意幫她的話,我也不會勉強妳的啦。」



「沒關係,最重要是小敏喜歡嘛,是不是?」最後這「是不是」是對著小敏說的。



小敏一言不發,放下了媽媽的身份證,走進房內,邊說:「快一點啦,我很忙的啦!」



慧琪與阿芬相視一笑,跟著進了房內,帶上了門。阿芬滿意的笑了,繼續她的工作。



小敏在書桌旁坐了下來,向牆邊的椅子指了一下,笑嘻嘻的望著慧琪。慧琪會意,把那椅子拉了過來,和小敏併肩坐著。



「小敏,有什麼功課或測驗不懂的嗎?」



「有當然是有,但今天沒有什麼心情。」



「那麼,把書給我,我詳細的教妳好嗎?」



「隨便妳吧,書包在那裡,妳愛怎樣便怎樣。」



慧琪沒好氣,把床上的書包拿了過來,將那數學書翻開,問道:「哪個題目是妳最想我教的?」



「從頭開始吧,反正我什麼也不懂,但在這之前,請脫下妳的鞋,別弄汙我的房間。」



「也好。」慧琪疊起雙腿,脫了一隻,又同樣的脫了另一隻,把那鞋放在一旁,又坐了下來:「這樣可以了吧?」



小敏盯著她的赤足,晶瑩白滑,曲線曼妙,只覺世間美腿不過於此,竟忙了答話。



「怎麼了,我的腳有什麼不妥嗎?」慧琪摸著自己的小腿笑問。



小敏那張粉臉變得通紅,別了臉不看她。



慧琪此時才發覺這少女五官標緻,青春可愛,和那日本女星深田恭子有幾分相似,連身材也同樣的豐滿,尤其是胸前兩顆,挺拔異常。黑色短裙外,兩條雪白滾圓的腿,亦令人愛不釋手。



「好了好了,笑也說完,我們開始吧。」慧琪忙打圓場。

(二)



小敏偷瞄慧琪,見她嘴角含笑,和顏悅色的看著自己,相信這美貌老師並無嗔怒,不禁舒了口氣:「好吧,但不要教得太快,我怕跟不上。」



慧琪笑道:「這個自然。來,我們先看這條如何?」說著往書上一指。



「好……」小敏含糊應道。慧琪便開始授課。



小敏的目光停留在慧琪纖白修長的玉手上。那凝脂白玉般的手背,浮現出數條細細的靜脈,其肌膚的幼嫩程度,可見一斑。由於房間甚是狹小,兩女孩又靠得極近,加上天氣悶熱,一陣陣甜膩膩的少女體香自慧琪身上源源滲出,鑽入小敏的鼻子內,把小敏薰得頭暈腦脹,對於慧琪耐心的教導,自是左耳孔進,右耳孔出了。



「怎樣,懂了嗎?」慧琪問道。此時,小敏正欣賞著慧琪一雙骨肉勻稱的玉腿,那小腿曲線玲瓏,雪白嫩滑,就連她的腳背、腳丫、腳趾都如此美妙可愛,令人嘆為觀止。小敏全神貫注的看,對於老師的提問,竟充耳不聞。



「小敏?」慧琪提高了嗓門道。



「什……什麼事?」小敏囁嚅道。



「我在問你懂不懂呀?」



「懂……一點點……吧……」小敏這女孩,也不懂看情況,目光還放在慧琪那些柔軟嫩滑的小腳趾上。



「小敏?你在看什麼呀?老師要生氣了。」慧琪秀眉微戚道。



其實,慧琪完全沒有惱怒這個嬌俏可人的少女,反而有種飄飄然,心癢癢的感覺。慧琪童心大增,想戲弄一下小敏,所以佯嗔詐怒,叫她尷尬,看她如何反應。



「不、不……沒有看呀。」



「還在裝?你在偷看我的腿是不是?」



「沒、沒有啦,是誤……誤會啦……」小敏萬沒想到她一語道破,只好支吾以對。



看見小敏如斯慌張,慧琪心裡暗暗好笑,裝模作樣的問道:「老師的腿真的那麼好看嗎?」慧琪把右腿擡高,小腿往上一放,橫架在左大腿上,動作十分誇張,但又很緩慢,裙裡的旖麗風光,給小敏看個一乾二淨。



「小敏,老師和你說話啊……」慧琪變本加厲,愛撫起自己的腿來,一雙玉手在兩條光滑美腿上遊走,還伸入裙內,給那豐滿大腿一點慰藉。



此時,小敏已羞得滿臉通紅,小嘴微扁,看著身前天使般的老師雙目微閉,嘴角含春,在幹著那令人血脈沸騰、魂為之銷的勾當,只感全身灼熱無比,喉頭發乾。小敏把手放在大腿之間,用力一夾,再翹起雙腿,小指頭在神秘地帶飛快遊動:她竟然在慧琪面前自慰起來!



這一切全看在慧琪眼裡,令她慾念如江河缺堤,一發不可收拾,索性豁了出去,把裙腳一拉,直到腰際,完美的玉腿,暴露在空氣之中,纖纖玉手滑進那小得不能再小的,沾滿汁液的粉紅小褲中,熟練、飛快的彈奏著迷人的曲調。在炎熱的天氣中,兩名絕色少女在對方的貪婪視線之下,銷魂蝕骨的呻吟之中,給予自己身體最強烈狂猛的刺激!



就在她們準備到達情慾的頂峰之際,突然有人敲門……



「妹妹,小敏,什麼事呀?這麼吵的?」阿芬道。



就這麼一句,把慧琪和小敏嚇得魂飛天外,慧琪忙把手抽了出來,一陣淫香瀰漫房內。



「小敏?沒問題吧?」阿芬又道。



「沒事沒事,打呵欠吧了!」小敏忙道。



「你這丫頭……真是的。」阿芬自言自語走開了。



房內,慧琪和小敏四目交投,「格格」的笑了起來,又怕阿芬聽到,忙用手掩口,把自己的浪水都沾到嘴上,忍不住又笑。良久,慧琪正色道:「小敏,今天的事要絕對保密,否則的話……」



「我曉得,我一定不說。但有個條件。」小敏狡猾的笑道。



「唉,你就說吧,只要不是要我的命就行。」



「要你的命?我如何捨得?」小敏笑道,在慧琪耳畔說道如此如此。



「你想的美!」慧琪笑著推開她,用腳輕輕踢了她的小腿一下。



在慧琪滑嫩美腿一碰之下,小敏突然滿臉通紅,垂下頭,不語。



慧琪感到奇怪,正要詢問時,一陣清新的少女香氣霎時襲來,慧琪才恍然大悟。



原來適才肌膏相親,加上之前激烈的手淫,小敏抵受不住,竟而洩身,小穴泊泊流出又白又黏的蜜汁,芳香四溢,中人欲昏。



慧琪不忍她如斯狼狽,在她耳邊絮絮低語,小敏轉憂為喜,眉花眼笑,在慧琪頰上親了一下。

(三)



慧琪笑道:「小色鬼,怎可這麼胡來?阿芬還在外面啦!」說著在小敏的大腿捏了一下。



小敏眉眼如絲:「我不管啦,妳把人家那裡弄得這麼……這麼髒,快給人家想辦法啦,別給媽媽知道。」



「這個容易。只要妳肯的話,五分鐘就辦妥了。」



「怎樣怎樣?快告訴我嘛!」小敏一臉哀求的神色,握著慧琪的手不住地搖晃。



慧琪笑道:「這是妳的房間嘛,換過一件新的不就行了?」



小敏咭的笑了:「妳才是色鬼!想看人家的那邊,妳這好色老師!」



「哪麼該如何處理?妳說說看。」



小敏柳眉微戚,想了一會,說道:「換就換吧,可妳別要偷看。」



「有什麼關係嘛,老師也是女生,不要緊,把它脫下來吧。」



「不要……那麼……那麼丟臉……」小敏雙腿靠緊,兩頰通紅,更增艷色。



「來嘛,不快點的話,妳媽媽要進來了。」



「那樣……好像不太妥當……」



「真沒辦法。老師代妳脫好不好?」一雙妙目投以詢問的神色。



小敏看著秀美的老師,不禁心神盪漾,那潛藏在心的慾念轟然爆發,恨不得馬上撲進她的懷裡,享受這粉雕玉琢的胴體。轉念一想,如此一作,豈非成為女同性戀?但慧琪的姿色確是世間少有,方才不由自主的瞧她的身體,已感血脈沸騰,而在她面前,竟控制不了自己,放蕩地手淫,如果再在她面前暴露自己最秘密、最寶貴的處女禁地,真不知會發生何事,唯一可肯定的,就是那裡將會流出又白又黏的汁液,一股一股的流……



慧琪見她呆呆出神,想嚇她一下,瞄準她那對呼之欲出的渾圓大奶,把俏面移近,在她左乳乳尖用力舔了舔,小敏「呀」的叫了一聲,望見左胸上濕了一大塊,而在旁邊,眉花眼笑的慧琪,從下而上的目光正看著自己。



小敏心想道:『一定沒錯,她肯定想和我幹……幹那個……管它什麼女同性的,先做了再算,反正……反正那裡正癢得要命……』



「怎樣?要不要脫呀?」慧琪雙眼半閉道。



「快……快給我脫啦……我受不了啦……」



「呵呵呵……」慧琪擡起她兩隻白滑玉腿,又摸又捏,不時往腿上吹氣,靈巧濕潤的香舌在小敏的大腿、小腿、腳背遊走,只把小敏弄得心癢難搔,唯有隔著外衣,揉玩自己最引以為傲的豐滿柔軟的大奶。小敏的乳首早已興奮得發硬勃起,此時再加撥弄,更是硬上加硬,縱使有奶罩和外衣的覆蓋,那兩顆小豆還是凸了起來,那模樣性感極了。



小敏的腿又香又滑,充滿彈性,腳趾白裡透紅,圓潤滑溜,腳背猶如凝脂白玉,並無半條凸起的根脈,慧琪握著一隻腳掌又親又嗅,愛不釋手,玩了半晌,終於按捺不住,張口吸啜起那猶若無骨的腳趾來,一隻一隻的吸著,「雪雪」有聲。



小敏幾時得嘗如此挑逗?自然面紅氣喘,嬌聲呻吟,翻起自己的短裙,露出兩條粉嫩大腿,挽著內褲的邊,把它直褪至膝彎處,一股濃烈的氣味,自她的神秘極地源源滲出,甜甜的帶點腥腥的味道。



小敏顫抖的手伸向陰部,掰開那片粉紅色、沾滿浪水的嬌嫩陰唇,淫猥的說道:「老師,替小敏舔一舔這裡好嗎?」說著把另一條腿從內褲抽出,腳掌踏在椅上,那鮮嫩多汁的少女下身便完完全全暴露出來。



慧琪不料她有此一著,心下狂喜,把小敏的內褲全脫了下來,細心地欣賞這小淫娃發育中的嫩穴。只見個脹脹的水蜜桃,中間一條細細的裂縫,兩邊各一片粉紅色薄薄的小陰唇,色澤鮮美,大陰唇略厚而豐滿,稀疏帶光澤的陰毛,給淫水沾濕了,貼在小穴上端,形成絕妙的畫面。兩片肥肉的交匯處,一顆發硬的肉芽直挺挺的,美妙可愛,令人欲先啖而後快。



「小敏,老師要來了。」



「嗯……要慢慢的喔……」



慧琪先從她的陰阜四週,徹徹底底的舔起,那些嫩肉很柔軟,混著剛洩出的淫水,和陰部獨有的騷味、汗味,從鼻孔吸入淫蕩之極的氣息,小敏銷魂蝕骨的吟叫,都令慧琪興奮無比,百忙中伸手入裙內,一面吮吃小敏的淫穴,一面激烈愛撫自己火熱的陰唇和陰蒂。



從下身傳來的強烈快感,充斥了全身上下,小敏表情似是萬分痛苦,其實十分舒暢受用,四肢百骸都爽得透了,雙手按著慧腦後,把她的粉臉往自己下身擠壓,尋求更高樂趣。



慧琪會意,把重點放在兩片滾熱的陰唇之上,吸啜親吻,來回撥動,用沾了自己淫水的手,按摩著陰阜的肥肉,伸出香舌,鑽進那未被開發的聖地,舔那濕滑肉璧,小敏樂得忘了形,「呀」的一聲叫了起來,臂部和兩腿不住擺動,腳趾用力地屈曲,小腿收縮得肌肉也凸了起來。



門外的阿芬聞聲大感好奇:「怎麼又叫了?這兩個丫頭在房裡幹什麼呀?難道……」這次卻不敲門,貼耳在門上傾聽,聽到女兒恣意淫叫,嚇得差點叫了出來:「她們在……在做那個不成?不會吧?」阿芬面紅耳赤,不知如何是好。



慧琪見小敏也差不多了,便改為舔弄她最敏感的陰蒂,上下左右,彷似狂風掃落葉般,全力把玩,只把小敏弄得死去活來,渾然忘我,更用力地揉弄自己兩團肉球。



舔得三十來下,小敏突感下身不由自主地劇烈收縮,每縮一下,便有一大灘白白的汁液噴出,直噴了十多次方止,那美妙感覺真如升了上天一般。慧琪閃避不及,硬生生的吞了幾口淫水,面上、頭髮亦沾了不少。



小敏閉上了眼,不住喘氣,忽覺有人搖晃自己的腿,張眼一看滿面淫液的老師,不禁放聲嬌笑。慧琪心中有氣,撲了過去,緊抱小敏,把臉上的汁液全擦在小敏豐碩的胸前,逗得小敏「吃吃」的笑。



「看妳還敢不敢笑我?」慧琪發現她凸起的乳頭,用力地捏。



「唉呀……這麼粗暴……不要嘛……」



「快脫光給我看,不然我捏死妳。」



「唉喲喲……把人家看光了,還敢這樣說?要脫就一起脫!」



「脫便脫,怕了妳嗎?」



兩女飛快的把奶罩、內褲、裙子脫了個精光,互相凝視對方的胴體。

(四)



小敏目不轉睛地看著慧琪高聳柔嫩的乳房,那吹彈可破的雪白肌膚上,一雙鮮紅欲滴的小乳頭硬硬地凸起,乳首中間微微凹入,乳暈大小適中,可親可愛。奶子下那平滑的小腹、修長而線條動人的玉腿、無瑕的腳背與白裡透紅的性感腳趾,還有那漆黑森林覆蓋著的極秘之地……一副足以令任何男性發狂的胴體,居然對同性的小敏產生一致的效果。



如今她再也沒有顧慮之意,一把摟住慧琪柔若無骨的裸身,著手之處又軟又綿,溫香滑膩。小敏和慧琪兩對豐滿的乳房互相緊貼、擠壓。



「吻……吻我……」小敏呼吸急速,媚眼半閉。



「吻哪裡呢?屁股?大腿?還是妳的大奶……」



慧琪未說完,小敏已用香吻封了她的嘴,還把舌頭伸入她口內攪動。慧琪也不甘示弱,火熱的香舌和小敏的交纏博鬥,兩女吸啜對方口中津液,「雪雪」有聲。



擁吻之餘,小敏雙手在慧琪彈力十足的屁股上遊移,又搓又捏,慧琪一手撫摸小敏的秀髮,另一手卻在她玉背上活動。兩個蜜穴流出的汁液,沿腿而下,小敏的腳掌之間已濕了一灘。小敏擁著慧琪上了床,激烈的又吻了起來,兩女的大腿也在對方的濕穴上施壓抵磨,快感劇增,淫水如缺堤而出。



又吻了一會,小敏輕輕推開了慧琪,要她平躺床上,雙腿併合,向上微曲。



「怎麼啦?小鬼?」慧琪嬌笑道。



「還用問嗎?」小敏試著張開慧琪的腿。



「不行不行!那裡不可以!」慧琪雙手亂搖。



「哼!妳不是看光了我嗎?現在到我了,快給我看!」小敏用盡吃奶之力,終於把腿給張開了。



「呀……不要看……」慧琪羞得雙手掩面了。



「咦?」小敏面上淫笑頓消,變成驚訝的表情:「這……這是什麼東西?」



「我……不……」



「妳、妳怎會有那話兒啦?難道妳……」



「不……不是啦!那是陰……陰核。」



「那東西怎會有這麼大?足足凸出半吋有多。」



「我也告訴過你不要看嘛,這麼羞人……」



「嘿嘿,其實它也蠻可愛的,光禿禿,又紅又硬,如果再大一點就更好。」



「有……有什麼好啦?」



「可•以•操•我!」小敏兩腿向外一分,把兩瓣陰唇撐開,露出粉紅色,濕濕的肉穴,淫猥的道。



慧琪死死地看著近在眼前的處女嫩穴,覺得自己的下身又脹了幾分,不其然用手握著那陰核上下移動,直如打搶一樣,另一手的食中二指在肥厚胞漲的淫穴內抽插,看她純熟的手勢,絕非首次如此手淫。小敏又驚又喜,捧起自己的奶吻起來,吸那發硬乳頭,修長的手指又在小穴進進出出。



玩了一會,小敏上前握著慧琪的手,向自己的小穴進發,同時邊替慧琪「打搶」,重複的一上一下快速活動,慧琪爽得大聲浪叫。小敏見機不可失,小嘴把慧琪凸出的吋來長陰核含著,用舌技猛攻,把那女性最敏感的性地前前後後舔個徹底,慧琪爽得不住打顫,汗水如豆般大,呼吸極之急速,面紅耳赤。



「好……好棒……小敏……」慧琪標緻的面孔,首次浮現出淫蕩的表情。



小敏啜吸得更努力,又向慧琪的玉腿、乳房、小腹、蜜穴等敏感部份攻擊。良久,慧琪嬌喘一聲,肉洞有規律的收縮了幾下,洩出一股一股濃稠帶腥的乳白汁液,把床弄濕了好大一塊。



慧琪倦極,閉起雙眼喘氣,胸口一起一伏,雪白的肥大奶子上,沾上一滴一滴香汗。



數分鍾後,慧琪感到左乳癢癢的,一看之下,不禁嚇了一跳:「怎……怎會是妳?」

(五)



「好可愛……這光澤、彈性……」那女子在慧琪的豐乳旁一邊輕撫一邊道:「年輕真好呀……」托起一隻軟綿綿的奶子吻了又吻。



「媽,說好了一起玩的嘛,我也要吃她的奶!」小敏努起小嘴,走過來品嚐另一隻酥奶。三名美女在狹小的房內覆雨翻雲,一室皆春。



慧琪給這對母女弄得飄飄然的,也不去理會阿芬何時加入戰團,兩手分別把玩著她們碩大的乳球,擠弄揉壓,不一而足。小敏像個嬰兒般細細吸啜那粉嫩櫻桃,由於媽媽也玩在一塊,此時全神貫注的吸食,發出極大的聲浪,這令阿芬更感刺激,玉手移向女兒的下體,給她手淫。



小敏身子微震,一看之下吃了一驚:「媽……妳瘋了嗎?我是妳的女兒……呀……」亂倫的禁忌加上媽媽春蔥般細長靈活的手指,給她帶來前所未有的頂級快感,只想媽媽就這樣永遠弄自己那片嫩肉、嫩芽。



「怕什麼?妳這洞兒也是媽媽給的,給媽媽玩一下也不行嗎?」



「媽……慢……慢一點……我受不了啦……嗚……」



「是嗎?妳自己弄的時侯好像更快啊,例如昨天在房裡……」



「妳……妳看到了?」



「妳這小色鬼不也常偷看我和你爸做愛嗎?胸部和大腿也看光了,是不是?這叫做惡有惡報……」



「不要說啦……」小敏哀求,而淫水隨阿芬的手指點滴灑出。



一聽之下,慧琪的慾火也給這淫賤的母女燃起了,叫道:「怎麼了?不用理人家啦?」向阿芬拋了一個媚眼,騷勁十足的道:「想不想嚐一嚐這裡呢?」把大腿張開,粉紅的肉璧和凸出的肉芽性感非常。



阿芬一笑:「來來來,我們換個姿勢!」



慧琪坐在床頭,腳掌踏在腳褥上,雙腿大張,玉手把陰唇向兩旁拉開,肉洞色呈深紅,淌著白色的汁液,淫笑著。阿芬則跪在床上,把頭湊向慧琪下陰,圓滾滾的屁股翹起,那模樣像極一隻發情的母狗。小敏把陰部貼在阿芬的小腿肚磨擦,同時愛撫她媽媽的大腿和屁股,更吃起媽媽漲得發腫的肥美陰戶,用兩隻手指快速抽插。插得十來下,泉水已潺潺溢出。



「小敏真乖!弄得媽媽好爽……來呀,用力幹!幹死媽媽……吸乾媽的浪水……嗚噢……那裡也要喔……呀……」阿芬全身也酥了,好像給羽毛搔小穴般,有點難過但又飄飄然。腿上感到女兒滾熱的陰部、激烈的動作,面前天使一般的少女完美的下身、大腿,口中硬硬的小肉芽和膻腥的淫液,交織在一起,真是彷如置身天國般,不禁使出渾身解數,發揮那有如神技的舌功,誓要予她最高尚最美妙的快感。



禁忌帶來的興奮,是難以估計的,同性的亂倫,更是禁忌中的禁忌,小敏火熱的嫩穴在媽媽油滑有彈性的腿上狂擦,那破禁的罪惡感和性愛的無上快慰,把這少女推向情慾的最高峰……



************



「小敏?小敏?」



小敏悠然轉醒,朦朧間,眼前浮現出一張清秀的臉孔,正是慧琪。



「老師是不是教得太差啦?」



「什麼?」



「你剛才睡了,難道不知道嗎?」



「我……睡了?那麼我和妳,還有媽媽……」想起那件事,面上不覺一紅。



慧琪不解的道:「那是夢吧?」



「夢?真是夢嗎?」小敏看自己和慧琪的衣服,乾潔整齊,並無「大戰」過後的跡像,不禁老大沒趣。



慧琪笑道:「不用愁眉苦臉啦,我們很快就可再見了,不是嗎?」小敏含糊應了,面上還是那個充滿疑感的表情。



慧琪笑著說了幾句,別了小敏,又和阿芬寒暄一番才離開。



小敏抓破腦袋也想不通,眼光往床上一看,不禁瞠目結舌。



數分鐘後,慧琪的行動電話響起,電話內一把少女聲音叫道:「妳這騙子別走!」



慧琪裝模作樣道:「是妳呀?什麼事呀?」



「妳……妳這……」小敏氣急敗壞的道:「快回來給我洗床單啦!」



慧琪嫣然一笑:「小傻瓜,現在才知道嗎?」



「妳這缺德老師……敢騙我……我……我要……」



「妳要怎樣?」慧琪嬌笑著,上了一架巴士,心下甜甜的。
















0.01414203643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