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互相配合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阿明涎著臉,對睡在身旁的妻子說︰「阿娥!今天晚上可以嗎?我想要!」

阿娥不耐煩的說︰「不要吧!我月經來了,不方便!」

阿明將她的手帶到自己胯下,那裡已撐了起來,「阿娥,我已經硬梆梆了,你替我含
含可以嗎?」

阿娥軟綿綿的小手兒緊緊的握了他的陽具幾下,不很情願地說道︰「怎麼?又要我用
口嗎?你可就快活了,但我怎麼辦呢?」

「待你下面乾淨了,我也用口替你服務嘛!」阿明笑著說道︰「我保證一定令你高潮
叠起,欲仙欲死!快點兒來吧!」

她不再作聲,將他的褲子脫下,那根硬了的陽具已彈了出來,她熟練的用手握著,然
後低頭將它含著,他發出舒服的歎息,仰面躺在床上,享受妻子的口舌服務。她輕輕
的含著它,一上一下的吸吮著,舌頭靈巧的舔著它,她每舔一下,他便全身抖動一
下,她大力的吸吮,感到在口中的陽具,在不規則的跳動,她知道他已到高潮邊緣,
於是放緩了動作,  是一下深一下淺的含吮著他的龜頭,果然動了幾下,他已全身抽
緊,一道熾熱的噴泉,正灌入她喉嚨內,幸好她早有準備,將那些精液,大口大口的
吞下肚裡,而阿明亦已頹然倒下,那根陽具軟軟的垂下。

過不多久,阿明已呼呼入睡,阿娥則仍然倚在床上,想著心事,在她身旁的丈夫,不
知甚麼原因,平時像死蛇一樣,  有在她月經來的時候,才會昂頭吐舌,每次都要自
己用手或用口,幫他解決,這個現像已出現了三個月,換句話說,她已三個月沒有造
愛了!她曾經請教過醫生,但也沒有結果,除了問醫生,她決定向她的死黨阿芬求
教,在婚前,她兩是無話不談,甚至洞房的一切,都是阿芬一五一十教她的,那次是
結婚前的一個禮拜,她在阿芬家中留宿,半夜時份,她請教阿芬,怎樣造愛,因為她
還是處女,於是阿芬暫代阿明的位置,向她熱吻和愛撫,她愛撫的技巧非常到家,握
著她兩個雪白細嫩乳房,掌心磨擦那兩點粉紅色的乳蒂,令到她下體像撒尿一樣,將
內褲和床單也弄濕了,接著阿芬脫下她的粉紅色的三角褲,將兩條渾圓雪白的大腿分
開,整個下體便暴露在阿娥面前,她羞得掩上雙眼,不敢看阿芬,而她則伏下來,吻
著她那賁起的下體,舌頭伸進那粉紅色的縫隙內,不停的撩撥,阿娥難過得想大叫出
來,但給她阻止了,說是這個表現會使阿明以為她是蕩婦,於是她強忍著,但下體卸
越來越空虛,希望可以有東西填補這空虛,阿芬停下來,告訴她︰「到了洞房的晚
上,阿明的東西,便會放進你的陰道裡去,堵塞你的空虛,這就是造愛,他的動作,
會令你欲仙欲死的哩!」

現在,阿娥將阿明的情形,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阿芬,她呆呆的沈思了一會,說︰「沒
有理由的,你們結婚  不過一年,應該對造愛充滿興趣才是,難道他對你有什麼特別
要求,而你不肯做嗎?」

阿娥紅著臉說︰「不會,他所有的要求,我都照做,甚至要我用口,我也做了!」

「除了口交,他曾經還有過甚麼其他的要求,你詳細說給我聽,或者可以找到一些蛛
絲馬跡哩!」阿芬望著阿娥說道。

「除了用口,他……」阿娥紅著臉在回憶。「他要我吻他的股縫,我也照做了,事後
我不斷漱口,才可以忘掉那味道!呀!有了,有一次,他不斷的吻我的屁股,又用舌
頭舔我的……我那股縫,然後要我趴在床上,他想向我那股縫進攻,他一插向那裡,
我痛得喊救命,不準他再繼續!我記得就是這樣子了!」

「哦!間題大概就是出在那裡了!」阿芬說,「或者他有點虐待心理,而你不能滿足
他,所以他平時提不起興趣造愛,  有在你月事期間,你不能和他性交,他就要你替
他口交,來滿足他這種心理!」

「那我該怎麼辦呢?」阿娥焦急的問。

「辦法不是沒有!」阿芬神秘的看著阿娥,微笑著說道︰「我怕你不肯這麼做!我的
辦法是……」

一個風和日麗的週末,阿芬邀請阿明兩夫婦來到她在郊外的小屋渡假,除了他們三
人,另外還有兩個高大威猛的年青人,一個叫阿才,另一個叫阿發,由於大家年紀差
不多,所以很快便玩得很熟落了,到了晚上,阿娥詐作慾火高漲,想和阿明造愛,但
任她怎麼撩弄他,他也是軟軟的擡不起頭,她一怒之下,離開房間,留下阿明一個
人,過了一會兒,他發覺大廳有異聲,起身推開房門,見到阿芬和另外兩個年青人在
喝酒,而阿娥則不見蹤影,他們三人似在玩甚麼遊戲,輪流在脫衣服,很快阿芬身上
  剩下一個杏色的胸圍和一條小得可憐的白色三角褲。而兩個男子,已全部脫光,可
以看到他們兩人小腹下,都有一根又長又大的陽具,過了一會兒,阿芬連最後的兩件
衣物也脫去,一對三十六寸的大乳房和濃密的下體,也給阿明看到了,他看得心癢癢
的,但下體的陽具,始終沒有起色,突然,那兩個男子,將阿芬用繩紮了起來,就像
日本那些性虐待的小電影那樣,全身扎得緊緊的,將乳房凸了出來,而一條繩則勒在
那毛茸茸中央位置,看到這裡,阿明開始有反應了,他的陽具慢慢的站了起來,突然
那兩個男子好像發現甚麼,轉身從廁所中,將阿娥捉了出來,看來她在廁所偷看,給
他們發現了,阿明正暗暗怪她出來,破壞氣氛,但接著他看到在那兩個男人的斥責
下,阿娥居然自動脫下衣服,她脫去上衣和短褲,上身一對沒有胸圍束縛的三十五寸
大乳房,便暴露了出來,而下身  有一條粉綠色的迷你三角褲,中央部份已經濕透
了,看來剛才她偷窺令到自己也動情了,很快的那兩個男人已脫去她的內褲,本來阿
明身為她的丈夫,應該出去制止的,但他卻毫無動靜,因為他內心感到一種莫名的快
感,下體的陽真比剛才更硬了!

兩個男人將阿娥也如法炮製,扎束停當,將她放在梳化上,然後兩人同時向阿芬進
攻,他們用手,用口去撫弄她那凸出來的乳房,她的嘴裡發出淫蕩的叫聲,全身劇烈
地扭動著,而阿發拉動縛著她的繩子,來回擦著她的下體,可以看到那部份的繩子,
已經濕透了,阿才則握著自己的陽具,塞入她的小咀,她像如獲至寶似的,大力的吸
吮著,而且發出「漬漬」的聲音,另一方面阿發的陽具則給她的手兒握著上下套弄,
在梳化上的阿娥,看得目瞪口呆,而房內的阿明,則是目不轉睛,差點口水也流了出
來。

接著,他們將阿芬推倒,讓她趴在地上,一個渾圓雪白的屁股,向著房內的阿明,他
清楚的看到,兩片股肉中間,一道深深的坑道,中央一個像花蕾似的小洞,正在一張
一合,他們兩人跪在地上,吻著她的屁股,又用舌頭舔那凹槽,阿芬發出的呻吟聲更
大了,他們並沒有放下阿娥不理,合力將全身赤裸的她搬下來,和阿芬的姿勢一樣,
她的屁股也是向著房內的阿明。看到這裡,阿明內心正在交戰著,他不能決定是否出
去,阻止他們胡來,還是繼續看下去,同樣的,阿娥和阿芬的計劃也到了緊張關頭,
她們兩人決意要將阿明的虐待心理,完全暴露出來,所以邀請了阿才和阿發兩人,在
這間小屋內合演這場戲,但直到現在,阿明還沒有動靜,教她們急死了,而阿才和阿
發也不曉得怎樣繼續做下去,難道真的在人家丈夫面前,姦淫他的妻子?這是沒可能
的,所以他們  集中玩弄阿芬的屁股!

「來吧!」阿芬咬一咬牙,對他們發號施令!

於是阿才握著自己粗大的陽具,向著阿芬那股縫中的花蕾進攻,而阿發則把陽具塞著
她的咀,阿才緩緩的向那花蕾挺進,她是非常緊窄,幾經辛苦他才進入了一小截,而
她已辛苦得滿頭大汗,阿才抱著她的屁股,大力的一挺,全根進入了,阿芬痛得暈了
過去,他可不敢亂動,直至她甦醒過來,才繼績他的抽送,他每動一下,阿芬便狂喊
了一聲,她每聲狂呼,同時震動著在旁邊的阿娥,和在房中的阿明,他們都感到前所
未有的刺激,下體的陽具,已硬得像根鐵,他索性脫光衣服,才感到暢快一點,房外
阿發亦加入戰圍,他臥在地上,將他的陽具,揮向阿芬那多毛的洞內,她早已濕透
了,所以他毫無阻滯的便已全根進入,兩個男人的陽具,分別進入了她前後的小洞
內,兩人每一下抽送,卻令她有死去活來的感覺,尤其阿才後邊的進攻,更使她吃不
消,經過半小時的抽插,她已高潮叠起,軟攤在地上,但兩人的陽具仍是硬硬的,顯
然尚未得到解決,於是兩人放過阿芬,轉向阿娥。

就在這時,阿明再也不能忍受,推門出來,廳中眾人看到他的出現,暗中卻呼了一口
大氣,仿似放下千斤重擔,阿明當然看不出來,因為他已給他們弄得慾火焚身,也不
理其他人,大踏步走向自己的妻子,阿娥看到他跨下的陽具,虎虎生威,對於她來
說,除了月經那幾天,可以見到它這麼有生氣之外,其他的日子,可以說是對著一條
小蟲,阿明一言不發,埋頭吻在她屁股上,舌頭伸進兩片股肉之間的凹糟,一下一下
舔弄著那花蕾,阿娥本來已看得渾身像蟻咬的樣子,現在再給他這麼撩撥,心中的欲
火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她全身扭動,下體更濕了,正當阿明握著陽具,想向她股縫挺
進之際,她狠一狠心,咬牙將身體扭轉,不讓他得逞,阿明呆呆的看著躺在地上的妻
子!

「不成!」阿娥冷冰冰的說︰「以往是你不肯,現在輪到我沒心情,我不想和你造
愛!我寧願讓阿芬男朋友玩!」

「阿娥,求求你!」阿明焦急的說,「你明明很需要的,不要作弄我,好不好!」

「對!我想造愛!」阿娥說,「但不是和你,而是和他們兩個!我要像阿芬那樣給他
們同時一起和我造愛,就是沒有你的份兒!阿才,阿發,來吧,一起來吧!

他們兩人面面相觀,不知如何是好,而阿明更是下不了台,他又竄動,又憤怒,眼見
妻子有心弄兩頂綠帽給自己,但有甚麼辦法呢?

「阿娥!」他哀求地說道︰「我甚麼也答應應你,  要你現在肯和我造愛,不要和他
們,你想怎麼樣我都答應你!」

「哈!這可是你自己說的!」阿娥說道︰「  要我和你造愛,我提出的條件,你都會
接受嗎?」

「是!」阿明重重的說出一個字!

「好!」阿娥說,「我不許你  在我不方便的日子,才來騷擾我,而平時則像死蛇一
樣,你考慮清楚才答應我都不遲呀!」

「我……我……」阿明結結巴巴的說道︰「其實我也不想的,  不過想看你難過的樣
子,現在我答應你,我以後也不會這樣了!」

在旁邊的阿芬和阿才,阿發,推波助瀾似的在喝彩,而阿娥也羞紅著臉,要阿明解開
身上的繩子,然後拉著阿明回房,她始終不習慣在別人面前造愛,回到房裡,她低頭
含著阿明的陽具,大力的吸吮,她其實是很需要的,為了怕阿明故態復萌,所以一關
上房門,先為他作口舌服務,然後趴在林上,阿明開心的一擁而上,將陽具挺進她股
縫中的花蕾,她咬著牙忍受那劇痛,讓他慢慢的全根進入,那種緊窄令阿明不禁發出
喘息,他待阿娥習慣了他的陽具,才開始抽插的動作,他一下一下的,直搗阿娥屁股
的深處,她痛得全身劇震,由於大緊窄,他活動了十多下,便在她股縫一洩如注。

自此之後,阿明的那個怪習慣消失了,但反而阿娥卻要他每次造愛前,都用繩將她全
身縛緊,她才可以在造愛時達到高潮,否則,即使阿明可以抽插一小時,她也沒有反
應!阿芬想不到她的計劃這麼成功,她將阿娥潛在的被虐心理發掘出來了,一個喜歡
虐待,一個喜歡被虐,到此他們夫婦倆才真正的互相配合,成為天作之台!



















0.018896102905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