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性愛好咖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他不高,大概就170左右。見到他的時候我有點發愣。

  該怎麼說呢?要知道人的幻想空間總是無限大的,當初說好了不換照是為了
保持電愛的新鮮感和想像。在N個夜晚網路上的調情、電話中的激情之後,在腦
子裡,他早就是一道可口誘人的好菜。

  喔,這麼說絕對不是對他的外表有任何負面批評。事實上,他整個人散發著
一種特殊的氣質。

  28歲的男人穿著襯衫、牛仔褲、戴著眼鏡,給人一種氣質很好的感覺,安
靜而冷調,見到我時露出了一個與我印象中完全不搭嘎的靦腆微笑。

  (靦腆個鬼啊!你在電話中幹我的時候,從來沒有客氣過!)

  我想,他如果換上T-shirt,背起書包,我也完全不會懷疑他是個大
學生。

  他並不是陽光型的大男孩,那種菜大概只適合少女享用。我30歲了,需要
真實點的男人。

  「無害」——對了,大概就是很適合用無害來形容!

  那種你在捷運上見到,一派悠閒,百無聊賴的路人,大概不會特別想多看幾
眼,而他也不會多看你幾眼的那種男人。斯斯文文的,倒一點都稱不上帥氣什麼
的。

  怎麼說呢,你完全無法想像這樣的人會走過來和你搭訕。但如果他真的過來
開了口,卻也一點都不會突兀。

  很爛的形容吧!還是把話說白點好了,我的意思是,我真的不相信在電話中
狂幹我,讓我淫水直流,高潮不斷,粗言穢語,拼命浪叫的傢夥,就是眼前這個
看起來溫文有禮、又低調普通的男人……

  通常,我不會讓男人幫我開車門,並不是不領情,而是95% 的男人在做這
個動作時,都是一副做作的姿態,好像刻意展示「你看!我是紳士」的宣言。但
他開車門的動作卻是如此順暢自然。

  「上車,小心頭!」輕鬆自然,卻又不刻意。

  輕鬆、自然的一句話,就讓我乖乖進了車門。

  上車的那一剎那,我試圖閃避他的眼光,卻發現他根本沒盯著我看。正確的
說,是沒盯著我的臉、或我的眼。

  我不確定他在看什麼,或許其實沒有焦點。看起來就像是在思索什麼嚴肅的
事。

  車門要關上的瞬間,我皺了下眉頭、瞇起眼睛,準備承受那「砰」的一聲。
有另外95% 的男人,在自以為貼心地幫女人開了車門之後的瞬間,就流露出了
原始的獸性,在女人進入車室內,看不到自己神情的時候,就會得意忘形,見獵
心喜地全身充滿「幹」勁,準備迎接所有的可能性,這一切,都在那「砰」的一
聲中表露無遺。

  他沒有!他用非常合宜的力道關上了車門,沒有厚重的撞擊聲,也沒有空氣
震動耳膜的不適感。我想,他不是練習過很多次就是天生如此體貼、細膩。

  我穿了裙子,白色絲質及膝的不規則荷葉邊窄裙。

  他入座第一時間就調整了冷氣風向。他的眼神投向冷氣控制面板時,我把左
腿交叉上右腿。我知道在他目光焦點的稍遠處,就是我白晰的膝蓋和裙片略褪的
大腿。

  短短的兩、三秒,我專注地盯著他調整冷氣的手指。很修長秀氣的手指,和
他略微壯碩結實的身材有些衝突。

  (這就是在電話中,老是在我陰道深處用力抽插的手指嗎?)

  我看著他的指節有些晃神。直到車子駛離停車場五分鐘之後,我才發現彼此
一直是沈默著。

  我通常很享受在這個階段的曖昧空氣、及勾引把戲。例如,我會很專心地低
頭調整安全帶,試圖讓自己舒服點。在我的雙手假裝笨拙地似乎搞不定安全帶的
同時,男人會一邊從我襯衫的領口、鈕釦間窺視我,然後掙扎著要不要放膽伸手
幫我理平那根本稱不上糾結的安全帶。

  我會在演得最像的瞬間擡頭望著對方的眼神,男人心虛的眼神飄移永遠帶給
我無窮的樂趣。

  對他我沒辦法!

  簡單地問了想吃什麼之後,他就那麼專心地開著車,好像車子裡只有他一個
人,我並不存在似的。

  車上的音樂很好聽,雖然我不知道是誰唱的。

  我試圖把此刻身邊的他跟前天電話裡舔得我唉唉叫的男人做連結。沒辦法!
他一派輕鬆自然,卻沈默著。

  我突然有一種微妙的領悟。如果說這個傢夥從外表上完全看不出來是個那麼
好的phone- sexpartner,那麼是不是代表他在床上也很可能會
帶給我意外的驚喜?

  想到這裡,我越是放鬆了心情。開始忘記一切關於他今晚究竟會如何上我這
回事。

  我們閒聊著。我從一開始的故做姿態、賣弄風情的掩嘴輕笑,到後來真的笑
到嘴角發痠。我想,不管他床上功夫是不是像電話裡那樣高明,至少他無疑是個
冷面笑匠。

  吃飯的地方有點類似咖啡廳,桌子小得離譜。我們面對面坐著,膝蓋幾乎可
以頂在一起。事實上,有好幾次他的牛仔褲布料的確輕觸到我沒穿絲襪的膝蓋表
面。我不知道,隔著牛仔褲他能感覺到什麼。不過,我卻每每有著類似觸電的感
受……

  他閒扯著一些工作上的趣事,我被逗得心花怒放,他卻始終維持著很平的情
緒,沒有太多表情的臉孔突然讓我開始懷疑,他是不是對我其實沒興趣?!老實
說,我從來沒想過這件事關於被退貨的可能性。

  相約出來的目的,大家心知肚明,我也早就抱定了只要還OK就吃了他(被
吃?)的心理準備。此刻,我卻想不出一個有企圖的男人,為什麼似乎對我沒興
趣。

  當這個念頭在我腦子裡迴盪的時刻,他平靜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種奇怪的笑
意,不算真的笑容。大概是停頓在發笑前的0.3秒那種表情吧。

  還來不及思考這個表情的意義,我的膝蓋頭貼上了丹寧布的粗糙質感!心臟
突然狂跳了一下,我反射性的望向他,卻見他泰然自若地翻著雜誌,喝著飲料,
臉上依然帶著那種笑意。我想,我明白這個表情的意思了。

  我也低頭翻著手上的雜誌,只是全身的注意力此時都集中在桌面之下……

  我把原本蜷曲著的小腿微微向前伸,他感覺到我的動作,緩緩地摩擦著我的
膝蓋,用他的小腿在我的小腿內側面磨蹭著,很輕很輕。事實上,他正用牛仔褲
愛撫著我!很巧妙地,用那種若有似無的觸感輕滑著我的小腿……

  依舊低頭不語。

  我感到一陣酥麻從腿部向上竄升,很詭異的感覺,我竟然正在被一條褲子挑
逗著……

  有一陣燥熱從我背脊蔓延開來!

  我想,那種感受是心理上大於生理的興奮。

  我突然想起他常在電愛時從我的腳指頭開始舔,到腳踝、膝蓋、大腿……耐
心挑逗我所有敏感帶。

  瞬間,他闔上雜誌,擡頭對我望了一眼:「走吧!去其他地方晃晃。」

  在我回神的同時,他已經拎著背包走向櫃臺買單了。

  奇怪,為什麼我就是沒辦法對他使壞?明明剛剛在車上我可以搔首弄姿,讓
髮香溢滿整個車室;或是不停地交叉雙腿,讓他心神不寧;更可以過份地伸伸懶
腰、瞇著眼睛、挺起胸部,順便發出類似呻吟的舒服聲;桌底下的挑逗,明明也
是我引以自豪的伎倆之一。怎麼全部無用武之地,任他擺佈呢?

  我下定了決心,非得扳回一城不可!

  走向停車場的路上,我不時假意閃躲交錯而過的人、車,不停的往他的手臂
上靠。捲起的襯衫袖子露出他粗壯的手臂,和他斯文無害的長相一對比,又是種
奇妙的衝突。

  有幾次,他扶著我的肩膀輕聲提醒:「小心!」

  我都以為他會順勢摟住我的腰,但僅短短兩秒吧,他的手又放下來了。

  這男人到底有什麼毛病?!

  到了車子旁,他再度伸手開了車門。這時,我微微跳腳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他問。

  「鞋子裡進了石頭。」

  我一手扶著車頂,一面彎下身,用另一隻手脫著高跟鞋。高跟鞋是綁帶的,
要脫下來可真不容易啊。不知道他有沒有注意到,在彎腰前我把頸後的襯衫領子
往上拉到極限,造成我在彎腰時的領口開到不能再開……

  高跟鞋很難脫,脫久一點也是合理的。

  我索性在他正前方蹲了下來。是時候了,我擡頭看了他一眼……

  got you!

  果然,他正盯著我的領口瞧。然而在接觸到我的眼神之後,卻是毫無迴避。
那扳回一城的得意感還來不及在心中泛開,我又在他臉上看見了那股笑意……

  他突然把手伸向我的頭頂,扎扎實實抓住我的一大束頭髮往後拉,我下巴一
擡,瞬間仰望著變身後的他。他往前走了一步,臉上的笑容不再是靦腆隱晦,而
是一種狩獵的笑。

  我嚇了一大跳,輕叫了一聲,直覺想起身,卻感到他的手勁牢牢的壓在我頭
上。想後退閃避,無奈頭髮也被他緊緊抓住。

  老實說,他的動作並不粗魯,其實也沒有不舒服的感覺,但那種強勢的壓迫
感卻讓我不由自主盯住眼前他的襠間……

  我想起在電話中幫他口交的幻想畫面。

  是……是我自作自受……

  我老愛問他:「喜歡我幫你含嗎?」

  「你按著我的頭,幹我嘴巴好不好?」

  「……」

  每每聽到他的低吼,就讓我更想真正含住他的肉棒。現在,一切成真了!

  我解開他的褲頭和拉鍊,停車場昏暗的燈光下隱約看出他穿著格紋四角褲。
隔著薄薄的四角褲親吻他,看到褲子被撐起的高度,我濕得一塌糊塗。我迫不及
待、卻假裝受害的顫抖著拉下了他的四角褲。

  真不該離這麼近的……

  他的龜頭竟真的彈出來打在我臉上,害我差點笑場!

  來不及笑出來,我已經忍不住含住了他的龜頭。

  我一邊用唇舌估量著他的尺寸,一邊已經開始不知羞恥的幻想這又粗又硬的
大屌在我陰道裡全速抽插的感覺。

  我用力吸吮著他的肉棒,雙膝跪地,大腿微張著。如果現在有人走近,只會
看到一個穿著襯衫,領口大開,跪坐在地上,窄裙藏不住大腿的女人正扶著一個
男人的腰,不停地讓他的老二在自己口中進出著……

  他推開了我,叫了聲「上車」,這回是幾近命令的口吻。

  我帶著迷濛的眼神和混亂的腦袋乖乖上了車,全身上、下,只有嘴巴裡肉棒
的口感殘留著,以及陰道裡淫靡的空虛感醒著,其餘的部分都只有熱……熱……
熱……

  我看著他轉身整理了一下衣物,便繞過車頭上了車。我沒有多餘的思緒去想
他為什麼可以這麼快讓充血的陰莖消退。希望能夠趕緊趴著,擡高屁股,讓他好
好幹我……

  「去我家!」我說。突然想起今天室友都不會回來,平常時時刻刻黏著室友
們的我,瞬間很感謝她們把我整夜都丟在家裡……

  短短二十分鐘的路途,再次打電話給室友們確認今天不會回來。還得假裝哀
怨的抱怨鬼叫一番。

  在駕駛座的他欣賞著我精湛的演技,偶而轉頭,帶著嘲笑的眼神看著我。我
邊講電話邊對他吐了吐舌頭。

  見色忘友乃人之常情啊!!!!

  住了三年多的租屋,我沒有一次像這天晚上那麼興奮地掏鑰匙開門。走上樓
梯時他跟在我身後,我一直在想裙子裡的潮濕會不會被看出來。

  不用想也不用問了!

  一關上門,他就從身後把我壓在牆上,附在我耳邊輕輕地問:「你知道你的
裙子是透明的嗎?」

  「嗯……」我沒有回答。

  他的吻在我耳際和頸後紛亂落下,大大的手掌撫上我的大腿內側,像是要確
認什麼似的,重重地從膝蓋裡往上摩蹭著。我這才驚覺,自己的大腿早已濕透,
淫水沾滿了他的手……

  他的手滑過我的底褲邊緣時,我不自禁叫了出來:「啊……」是一種接近嘆
息的叫聲,一種終於能夠滿足渴望的嘆息聲!

  他用力揉捏著我的臀部,每捏一下都讓我的下體緊縮著;他扳住我的肩膀,
將我轉身正對,他毫不猶豫地吻上了我的唇。當然,我完全無法抗拒……

  很難判斷他的接吻技巧優劣。因為這種時候越粗暴的唇舌交戰才能帶來越狂
亂的激情。

  我搭著他的肩膀,狂熱著回應他的吻;他用指尖順著大腿撩起了我的裙子,
我輕顫著,幾乎腿軟;手伸進了底褲內,氾濫成災大概是唯一貼切的形容詞!

  順著我的陰部起伏,時而搓揉著我的小豆,時而輕按著我的陰唇,熟練的程
度彷彿我的身體是他的一樣。

  終於,他的中指在深深陷入我的肉縫裡之後!順著濕黏滑膩插入了我的陰道
裡!在他的熱吻和手指激烈抽插下,我高潮了……

  手環抱他的脖子,因為我已經完全站不住。淫水從大腿往下滑,有的順著腿
部流下,有的直接滴落在地面上,當然,更多是浸滿他充滿魔力的手掌與手指!

  見我全身癱軟無力,他竟然一把將我扛在肩上,就像山賊強搶民女一樣!我
整個人攤在他的肩頭,腹部被他的肩膀擠壓得有一點痛,但仍吃驚於他的舉重若
輕。165,52up的我,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身體那麼輕盈。

  「你房間呢?」他說了進屋後的第一句話。

  是啊!我竟然還沒進房間就在門口高潮了!!!……

  虛軟無力的指了指房門的方向,就這樣顛簸地被他扛進房裡。

  我突然有一點幸福的感覺。女人能被男人這樣扛著,算不算一種幸福?或是
只有我變態的覺得這樣是種寵愛?在粗野的動作中得到寵愛,我姑且自作主張的
把這列為全世界女人都渴望感受吧。

  我就這樣被丟上床。在感受彈簧床震盪餘波之際,我想起了三個小時前他在
車上悠然自得的樣子,然後我又想起了他在電愛時的那股強勢與煽情,而眼前真
實的他正站在床尾,一顆顆解開襯衫鈕釦……

  我無力地躺在床上,衣衫完整、卻是淩亂不堪,只能微張著眼睛,看著他脫
去上衣,露出壯碩的上身……

  不算什麼無可挑剔的好身材。但厚實的胸肌和腹肌輪廓,仍讓我極度渴望著
被他壓在身下進、出……

  他赤裸著上身爬到我身上,不時吻著我的腹部、胸口、手臂、手指……

  我焦急的等他終於再次吻上我的嘴唇,我們緊緊相擁著。這不是那種靜止的
擁抱,而是激情的、不斷蠕動著的交纏!

  他熟練的在我身後解開內衣扣子……

  「perfect!」我心想,沒有人想在這種時刻被難搞的內衣或手拙的
男人壞了興致吧。

  為了回報他,我也正解開他的牛仔褲頭與拉鍊。當然不難,但我故意裝作笨
拙,那種心癢難耐的焦急是該輪到他嚐嚐了!

  不知不覺他已經解開了我的襯衫,內衣也散掛在肩上,兩隻大手覆上了我的
胸部,重重揉搓著;低頭瞄了一下自己的胸部,柔細的白晰質感被滿佈青筋的手
掌覆蓋著,十指深陷在彈性十足的乳間,是個很美的畫面!我感覺到突起的乳頭
在他手掌心摩挲著……

  沒辦法再裝笨拙了,我用最快的速度脫下他的牛仔褲、連同內褲一起褪下!

  「誰準你脫我褲子?」一句話將我從迷亂的情慾中稍稍拉醒。

  「嗯?」只能無力地發出無意義的回答

  他褪去我脫了一半的褲子,全身赤裸。

  「這麼喜歡脫嗎?脫自己的。」

  「啊?」我又醒了一點。

  「脫,脫光!」他略微起身,側臥在我身邊,冷靜地下著命令

  我著了魔似的自己脫去了上衣,正在想該先脫內褲、還是窄裙時……

  「下床脫!」他拉了拉棉被,虛掩著自己的裸體。

  我無計可施,想不出任何反抗他的理由,也無法再等待下去。我知道,越聽
話越能讓他快點幹我,這點跟電愛時的他倒無二致。

  我走下床,背對著他,準備脫去僅存的下半身衣物。

  「轉過來!」他緩慢的說著。

  我還能怎麼做呢?就這樣,當著一個第一次見面的男人面前,我把自己脫到
一絲不掛!同時,接觸到他欣賞獵物般的眼神,我的淫水不斷流下……

  「過來!」他邊說、邊掀開了棉被。

  我像是終於得到糖果的小孩,忘了羞恥心,急促的爬上了床。

  我握住他的肉棒,又親、又舔、又含、又吸,讓他腫脹的龜頭包覆在我的口
中深處,直到他再次拉著我的頭髮,往上和我熱吻……我知道,他要了!

  他擁抱著我,雙手從背部往下移,抓住了我的臀部;他開始用龜頭搜尋著我
的密穴!頂到入口的時候,我忍不住發出接近歡呼的呻吟,我實在忍的夠久了!

  自顧自的雙手撐在他胸部上,坐起身,依著他剛對準的位置,一口氣深深坐
下……我想,我的確是忍得太久了!面對他如此粗大的肉棒,竟然不費吹灰之力
就能全部進入!雖然難免還是有些被撐開的不適,但那種完全獲得滿足的感覺瞬
間充斥了我的全身!

  他開始抓著我的腰,用力的向上頂著。我制止了他,趴在他耳邊說:「先讓
我幹你……」

  他略微愣了一下,這是我在電愛時常玩的把戲,這時卻完全奏效了!

  我感到他的肉棒在我身體裡突跳了一下,我知道他興奮到了極點;我開始在
他身上使勁搖動著,感受他硬到發燙的肉棒帶來的快感;我放浪的呻吟聲充滿了
整個房間,混合著他喉嚨裡發出的低鳴。

  做愛不出聲的男人最無趣,愛亂叫的也令人反感。而他爽到極點時發出的低
頻嗓音,對我卻是最好的催情劑!

  在一陣淫亂的晃動後,我達到了高潮,癱軟在他身上喘息著。他仍然堅挺著
在我體內!……

  我在他耳邊軟弱的說:「好爽……」然後,輕吻著他的耳朵。

  他輕笑著。「我知道。」他說。

  「還不夠!」他把我翻了過來壓在身下,兩手抓著我的腳踝,分到最大的角
度,開始用力的插著我。

  「換我幹你了吧,騷貨!」他想起了我喜歡他怎麼叫我。

  我只能無力的、任由他深深淺淺的插著我。每一下淺淺的插入都讓我想要更
深入,每一下深入的挺進都讓我想要到頂點……

  現在回想起來,我仍是濕得一塌糊塗,卻無法繼續細寫了。誰能真的寫出盡
情性交的極致爽快呢?

  後來,我們一起洗了澡。他又變回那個開車門的傢夥了,輕柔地對待著我的
全身,彷彿是種頂級的服務。

  洗完澡後,我趴在鋪了浴巾的地板上……(床已經慘烈到不堪繼續使用了)

  他用神奇的手指幫我按摩著,我整個人暖暖的,卻很不踏實;我開始貪戀的
奢望著或許他能夠每天這樣幫我按摩。

  幾番掙扎下,我還是試探性的開了口:「哎!如果每天都有人能這樣對我該
有多好……」一種接近撒嬌耍賴的不安。

  「……」他又笑著,卻不置可否。

  我們都不是第一次ons,之前在聊天時也都有著共識。

  「ONS最糟糕的咖就是動心的人!」

  對,我們都有過那樣的糟糕經驗。不管是動了心、或是被動心的人纏上,所
以怎麼可能呢?

  跟著他的笑,我也笑了。

  「我是好咖,你不要緊張啦!哈哈哈……」

  其實,我知道自己是爛咖,一點都不適合玩這種遊戲。30歲了,深切的體
認到,ONS這檔事,最難得是好咖。帥很好、猛很好、有錢很好、溫柔體貼也
很好……

  但我說不出他為什麼是個好咖,只知道這種好咖我大概無福消受,留給其他
真正的好咖姊妹收拾或許適合點……






















0.016579151153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