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異靈書店(1-5)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1)
夕陽西下,街上的行人逐漸減少,靠近一所小學的書店亮起了燈光,由于時間較晚,書店里已經沒有幾個人,書店門口的收銀台里,坐著書店的老板,是一個20出頭的年輕人,長的一張娃娃臉,看起來很老實的樣子,1.9m的個頭,身體很健壯,一定經常鍛煉身體。

    天漸漸的完全黑了,夜晚的蟬鳴格外吵人,一個男人走出店外,這已經是書店的最后一個客人,店主一直在收銀台看著雜志,似乎並不在意顧客是否買書。

    又過不久,一個小女孩走了進來,穿著隔壁小學的校服,白色的小襯衫,棕色的小短裙,白色的小棉襪和一雙粉色的小涼鞋,看校服應該是3年級的學生,一進書店便走進書店里側的角落里,偷偷的看了一眼店主,發現他一直在看著雜志,根本沒有看她一眼,便在書架上抽出一本漫畫,開始偷偷的看上。

    女孩看的是一本H漫,眼中露出迷惑的神色,看來應該是第一次看。

   “女孩摸下面的小豆豆就好像很高興,我摸是不是也是一樣呢?”女孩好奇的想著。

    看著看著,女孩漸漸看入了神,手不自覺的伸到裙子底下,自己照著書上的樣子自慰起來,揉了一會,感覺癢癢的,並沒像書中畫的那樣,不由有些失望,便有低頭仔細看書,看看是不是哪里錯了。

     突然,一雙大手從后頭抱住女孩,小女孩愣了一下,然后開始掙扎起來,她感覺到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裙子里頭,便開始驚懼的叫了起來:

“討厭啊,放開,放開,救命啊,店主救…”

‘我’字沒說出來,小嘴就被手給捂住了,隨后便開始真的害怕起來,開始全力的掙扎起來,不過她只是一個小學3年級的女孩,身高不到140cm,根本沒多少力氣,掙扎不到5分鍾,便沒力氣了。

“唔唔唔唔,放開我,放開我!”

女孩只能無力發出南妮聲,但隨后,她發現后頭的人只是把手放在自己的陰蒂上,不停地揉捏,先是上下來回輕揉陰蒂。到處遊走之后,然后環繞搓揉陰蒂。之后,再成螺旋狀的移動搓揉,又從整個陰戶外圍開始螺旋環繞搓揉,然后朝陰蒂慢慢縮小圈子。花一些時間在輕揉陰蒂頭后,再開始慢慢擴大搓揉的圈子。女孩感覺到下頭越來越興奮,一種難言的感覺環繞心頭,漸漸的也就不害怕了,想著揉完估計就放過自己。

后頭的男人從頭到尾沒說一句話,只是變著手法的按摩著女孩的下體,女孩的身體逐漸軟下來了,男人又把頭湊近女孩的耳朵,含住女孩的耳墜,女孩想躲開,可惜沒能成功。

“不要,好癢,好難受。”女孩嗚嗚的抗議著,但並沒用,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書店又變回異常安靜,只是偶爾聽見女孩似哭似喜的嗚咽聲,不久后,女孩忽然開始大喊:

“要尿了,快放開我,啊,啊啊!”女孩的身體不自然的扭動幾下,便又軟在男人的懷里,兩腿之間,滴下幾滴黃色的液滴。

女孩休息好后,突然哭著從男人懷里跑出,跑到書店門口,回過頭來,對著里頭的男人喊道:

“我一定會告訴我媽,告訴老師,叫警察把你抓起來,叫你欺負我,叫你欺負我!”喊完后,就哭著跑走了。

男人默默的把書撿起,放回原地,然后回到自己收銀台前,繼續看著自己的雜志,嘴里嘀咕著:“好玩具,這麽小就會吹潮,小綿羊,你一定還會回來的。”

(2)
佳佳哭著回了家,她對于今晚發生的事還有些搞不清狀況,她叫王雨佳,市第二小學3年級的學生,不到140cm的個頭,在班級里不高不低,家里單親家庭,只有一個母親,平時母親不管她,就連自己單馬尾的頭發,都是自己梳的。回到家中,母親還沒有回來,便坐在沙發上,回憶起今晚發生的事。

“原來‘小豆豆’要這樣揉才舒服,哎呀,那人真討厭,我下頭都紅了,內褲也濕了,還得自己洗,媽媽又不管我,討厭,真討厭!”口中誰然罵著,手又自然的揉起陰蒂來了。

門開了,一個女子走了進來,身上濃重的香水味,夾雜著熏人的酒氣,花枝招展的走進來,回手有拽著一個中年男人進來。

“進來嗎,價錢說好了,放心,保證滿意,周圍你打聽打聽,那個男人來我這過夜,第二天不滿意的,當然,想玩新鮮點的花樣,還的加錢,放心,不多,不多!“

佳佳匆忙的起來,看見母親又拉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回來,連看都沒看自己一眼就進屋了,倒是一起回來的男人,看了自己一眼,說道:“你女兒,挺水靈的,帶不帶母女的,我出雙份。”

“哎呀,她還太小,下頭還插不進去,等兩年再說,今晚有我呢,拍啥,抱你滿意!”然后轉頭對女兒吼道:“騷蹄子,還不快回屋睡覺,跟老娘搶生意啊!快進去!”喊完之后,便拉著男人進了里屋,佳佳本想把今晚的事告訴媽媽,可惜還沒來得及說。不一會,屋里傳出一聲聲浪叫。

“啊啊啊,輕點,輕點,好,好,用力,用力,對對,好大,啊,好大。”

雖然平時也是這樣,拉回不認識的男人回家發出奇怪的聲音,但今天聽到后,感覺到自己的下面好像又癢起來,便回到自己床上,手有伸到自己兩腿間,開始揉起來。

“嗯,奇怪,好像沒那人按得舒服。”女孩迷迷糊糊的想著,便一邊聽著母親的淫叫,一邊玩弄著自己的陰蒂睡著了。

次日晚上,雨佳又來到了書店,書店里和往常一樣冷清,似乎根本沒人來,店主依舊看著雜志,沒有擡頭看雨佳一眼,似乎根本不把昨天的事情放在心上,雨佳又來到昨天看書的地方,翻起來H漫畫來,3年級正是開始性好奇的年級,她看漫畫只是想明白媽媽爲什麽每天都帶不同的男人回來,每晚都叫那麽大聲,好像很難受,又好像很高興的樣子,當然,今天又來可能也有別的原因,只是自己也不清楚罷了。

當最后一個客人離開書店的時候,雨佳感覺到店主又站在自己的后面,正在猶豫要不要跑的時候,已經被人從后面抱住,一只大手伸進了自己的內褲。

“啊,討厭,放開。”雨佳低聲喊了兩句,便放棄抵抗了,或是根本沒抵抗,男人的手依舊輕輕的玩弄著陰蒂,或是撫摸著自己的小縫,見自己沒有抵抗,另一只手伸進了自己的衣服里,撫摸著自己的身體,當兩個手指夾住自己的小乳頭時,身體明顯的抖了兩下,往后縮了縮,但店主的舌頭便舔女孩的后頸,又癢又麻,但見前后都躲不開,便不躲了。

這次不像上次,女孩安靜的感受,快感變來的的更快,不一會身體便軟了下來,想要夾緊的雙腿不但沒緊,反而張開的更大,整個身體完全倒在店主的懷里,小臉變得通紅,下體的尿意越來越大,忽然,她感覺下體一麻,似一股水流全部集中在下體,蓄勢待發,馬上便噴薄而出的時候,店主松開了她,轉身回到了收銀台,再也沒看她一眼。

雨佳傻傻的坐在地上,半天才反應過來,起身跑了出去,出去后,便又偷偷在門口往里瞅了半天,才悻悻的回家了。

回到家中,母親依舊領不認識的男人回家,並沒有管自己,而女孩回到家中后,感覺到非常不舒服,渾身像貓撓似的,總感覺差點什麽,躺在自己的床上,玩弄著自己的陰蒂,可一點書店的感覺都沒有,這讓雨佳很懊惱,便坐在床上,低頭觀察自己的小穴,小小的豆豆翹翹的挺立著,兩片陰唇緊緊地閉合著,但上面有一些水滴,不知是汗液還是別的什麽,在疑惑和不解中,女孩沈沈的睡著了,在睡夢中,女孩夢到漫畫里的故事,有夢到書店里發生的事,第二天早上,雨佳發現自己尿床了。

(3)
夜幕剛剛降臨,雨佳又來到書店,今天書店似乎更加不景氣,店里一個客人也沒有,雨佳熟練的走到書店里頭,似乎期待著什麽,拿起漫畫書,心不在焉的看起來,並沒發現當她進來時,店門早已反鎖,似乎重來沒有打開過,門上貼著停止營業。

雨佳還在想著今天店主過不過來欺負自己,便忽然從后頭伸出一條毛巾捂住自己的嘴,毛巾里散發著甜甜的香氣,很好聞,可聞不到幾秒鍾,身體便軟了下來,一點力氣也沒有,好像身體不是自己的,可感覺依舊還在,精神似乎異常清醒。

店主把雨佳抱起來,放在一張桌子上,王雨佳今天依舊穿著校服,粉色的涼鞋和白色的童襪,店主開始像給芭比娃娃換裝一樣,一件件退去女孩的衣物,退掉女孩粉色的內褲時,拿起來聞了聞,便扔到一邊。但脫女孩的襪子是,他先是把女孩的兩腳放到鼻子邊聞了聞,有放在臉上蹭蹭,舌頭在兩只腳心分別舔了舔,才意猶未盡的脫掉了女孩的襪子,除去她最后的衣物。

小女孩那尚未發育成熟的、白白的小身子完全暴露在店主面前。只見小女孩平平的小胸脯,小肚子上那小小的肚臍眼,細細的胳膊,釺細的小腰,小小的屁股,細長的雙腿。雙腿間那迷人的小肉洞。最吸引他的是小女孩那兩只雪白的,小巧美麗的小腳丫,五個腳趾排列整齊,趾頭如小鳥的小腦袋一般,紅紅的吸引著店主的眼光,使他恨不能馬上含入口中,用牙咬,用舌舔。

店主並沒急于采摘這朵小花,而是先那一些溫水,把女孩的身體沖洗一遍,把用過的水放在一個水桶里,放在一邊,便又拿出不知是什麽的白色液體,開始塗抹女孩的全身,在她的胸脯,腋下,屁股,腳心格外照顧。

最后,店主分開女孩的兩條腿,一只手在兩腿之間認真塗抹起來,尤其是陰蒂,塗抹了一遍又一遍。塗抹的差不多后,又用一根手指沾滿了藥物,伸進女孩的屁眼,然后手指開始攪動,這時,明顯可以感覺到女孩身體的抖動,但由于藥物,微弱的掙扎只是徒勞罷了。

抽出了手指,塗抹完畢后,店主把雨佳翻過身來,趴著放在桌面上,翹起她的屁股,然后拿出很大的注射器,在剛才的水桶里有加一些紅色粉末,使水變成紅色,便把水抽到注射器里,然后把把針口對準雨佳的肛門,開始灌腸。

雨佳雖然身體動彈不了,但感覺仍在,剛開始脫衣服時感覺不好意思,小腳被玩弄時感覺好癢,當塗抹白色液體時,大手撫摸每一片肌膚,身體便好癢,液體抹得越多的地方,就越癢,現在胸部,腋窩,腳底,小穴,腳底都癢的受不了,好想撓,可使身體實在動不了,感覺自己好像要瘋了似的,扣完屁眼后,屁眼也癢得不行,比別的地方都癢,然后感覺一股涼涼的液體擠入自己的屁股,越來越多,肚子越來越漲,好像要撐破一樣,現在佳佳好像叫“救命”,可舌頭完全不聽使喚。

灌完腸之后,用塞子塞好。店主抓起雨佳的小腳,兩腳分別幫上兩個繩子,另一邊分別穿過房頂兩個吊環上,然后拉起來,雨佳變成一個Y字形倒掉起來,這時,雨佳身上的液體效果完全發揮出來,整個身體紅的像烤熟的羊羔,肚子鼓鼓的像個小小的孕婦,小嘴喂喂張開,唾液從從嘴角沿臉頰流下,店主撿起內褲和襪子猶豫一下,便把襪子沾上白色液體,塞進女孩的嘴里。看女孩已經失去了意識,他便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屋中,把雨佳一個人留在店里,吊挂在空中。

第二日早上,陽光射入書店之中,照應在雨佳的身體上,晚上塗抹的液體已經消失,露出白淨纖細的身體,雨佳睜開了眼睛,看見書店早已開門,和往常一樣,稀稀拉拉的只有幾個客人,雨佳想叫救命,可嘴里塞著襪子,而且身體還是不聽指揮,舌頭都動不了一下。顧客似乎根本看不見她,來來回回的有好幾個從她旁邊走過,沒有理會她一眼。

“好餓,好像上廁所,好像回家,好怕。”雨佳這樣想著,肚子里難受的翻江倒海,實在是受不了了,可肛門塞塞得很緊。就這樣,雨佳又被著樣掉了一個上午,直到下午店里沒人了,店主才從收銀台里走過來看她。

“餓了吧,餓了就眨眨眼睛。”話音剛落,女孩就拼命的眨眼睛。

店主拔下了雨佳的肛門塞,在糞便沒出來前快速的插入一節導管,另一頭從女孩后頭繞到嘴前,拿掉嘴中的襪子把導管的另一頭插到雨佳的嘴里。“好了,開飯了,吃吧。”

看見導管插入嘴中,本來想要排便的雨佳硬生生的想忍住,可沒了肛門塞后,肛門像不受自己控制一樣,再加上店主故意用力按了一下,糞便從肛門里湧出,流向雨佳的嘴里。糞便噴的太快,雨佳的小嘴頃刻間便被塞滿,吐又吐不了,咽又咽不下去,很多都從嘴角流了下來。

店主看著自己的杰作,對于快被自己糞便噎死,已經開始翻白眼的女孩無動于衷,只是摸了摸女孩的身體,揉了揉她的陰蒂,自言自語道:“靈敏度還不夠,還得在實驗一晚。”便進了書店里屋,視乎找什麽東西去了。

女孩便又被掉在這里一下午,不過好在被糞便噎的暈了過去,等她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被從空中拿了下來,嘴里和屁眼分別插了一個管子,不過這回不是流入糞便,而是大量的涼水,水流入的很快,不一會,原本癟下的肚子有鼓了起來,女孩的身體似乎恢複了點行動力,輕微的扭動了兩下。店主看水注差不多了,便拔下兩頭的管子,往肚子上使勁一按,兩道水柱便從女孩上下兩頭噴出,噴了將近1分鍾,女孩便又昏過去了,只是身體還不自然的抖動著。

店主把女孩的雙手扭到背后,綁了起來,又把雙腿向后彎曲,腳尖點在手臂上,也綁了起來,把女孩捆成一個反四馬攢蹄,然后掉在空中。在女孩還未發育的小胸部上套上一個特殊的文胸,乳頭部位內側有一些線圈,纏在女孩的乳頭上,文胸外部是兩個燈泡,然后又在女孩全身貼上一些圓形貼片,貼片上的導線都連在一個機器上,貼片主要貼在陰部,屁股,腳心,女孩的嘴開口器被撬開,舌頭上也貼了一片,又從機器上拿下兩個鐵棒,似乎是電源的正負極,分別插進雨佳的菊花和口腔,然后,店主輕輕地撥動開關。

女孩的身體開始輕微的抖動,胸前的燈泡微微發亮,無意識的發出輕輕的微吟,店主似乎不滿意這樣的結果,慢慢的把電流調大,雨佳被電流從昏迷中刺激醒了,身體開始劇烈的抖動起來,身體的肌肉都開始痙攣,口水止不住的從嘴里流出,眼神開始翻白,尿液從后頭噴出,在空中劃出一道黃色的風景線,胸前的燈泡越來越亮,照亮了整個書店。

眼淚從雨佳的臉頰劃過,與口水和汗水混合在一起,她已經分不清夢境與現實,快樂與痛苦,她只想這一切找點結束,她可以回家找媽媽哭,找同學玩,找老師學習,找……女孩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昏過去又醒來,醒來又昏過去,充當著吊燈,照亮著書店的夜晚。

(4)
清晨總是最美的,因爲在這時能聽見動聽的鳥叫,呼吸到新鮮的空氣。這時是人們一天新的開始。

小鳥的叫聲吵醒了睡在書店門口的女孩,女孩這時正在茫然的坐在書店的門口,努力在回憶前兩天發生的事情。

記憶還停留在晚上最后一次昏倒前,店主拿著一個鐵制的吸管,捅穿自己的小穴,鮮血順著吸管留到店主手中的杯子里,血流了很多,裝了小半杯子,店主又把一根鐵管插進了自己的小穴,電流隨后而來,自己的小穴像噴泉一樣噴出一道水柱,混合著精血和尿液,把剩下的半杯裝滿,甚至還打濕了店主的半邊身子,女孩便徹底的昏睡過去,再也沒有知覺了。

身上的衣服還是原樣,像是什麽也沒發生過,但下體傳來的陣陣疼痛,告訴著自己一切都是真實的。小女孩一生第一次感覺到恐懼,或是才想起來自己應該恐懼,她不敢看一眼書店緊閉的店門,哭著往家里跑去。如果她這時回頭,一定會看見店主正站在窗戶邊上看著這一切,手里還拿著一杯鮮紅的液體。

雨佳往家里跑的過程中,感覺到身體明顯的敏感多了,腳底癢的不行,像是有人一直撓自己的腳心,不止腳底,渾身上下都似貓撓一樣,尤其是兩腿之間,已經濕了一片,液體印透了內褲從兩腿間流下。

“啊啊,不行了,好難受,好舒服,好難受,好舒服,啊啊,又尿了。”雨佳跑的越來越慢,最后停下了腳步,蹲到一個房底下,開始手淫起來。

“啊,好舒服,身體好奇怪,不行,不行,又來了又來了。”雨佳一邊手淫一邊的叫著,不一會,小身體抽搐了幾下,下體流出一道黃色的液體,身體便慢慢軟了下來,回過神來,才發現周圍有很多人看她,對她指指點點,雨佳臉紅的像蘋果一樣,提起內褲便跑走了。

雨佳跑回自家的樓底,汗水已經濕透了她的校服,一半是累的,另一半是難受的,年僅10歲的她,還不理解現在身體的狀況,她先在就像是一只發春的母貓,隨時想要找一只異性交配,可她又不懂如何性交,讓身體滿足,只知道一直用手解決,可這樣只是緩解,自己的手越來越滿足不了自己,在樓里,離家只有2層樓的距離,她已經忍不住,開始用兩只手,一只用手指伸進自己的小穴,玩弄著,另一只伸進自己的屁眼,摳弄著。

“好奇怪,小穴好癢,屁眼好癢,誰來救我,誰來幫幫我。”女孩的手指逐漸用力,速度越來越快,好像找到了滿足的玩法,臉上露出舒服的表情,不一會,雨佳又流下一地愛液,慢慢的往家里走去。

打開家門,發現屋里被扔的亂七八糟,叫了幾聲媽媽,並沒有人應答,媽媽平時緊閉的房門微微打開著,在門口能看見床邊母親的一雙大腿,又喊了幾聲,里頭一點反應也沒有,雨佳便走進母親的房間,看到令人震驚的畫面。

母親仰面躺在床上,兩腿之間殘留著大量的精液,陰唇已經被干的外翻,渾身上下青一塊,紫一塊,尤其乳房,已經被揉的紅腫的變了形,面上雪白一片,鼻子里早已沒了呼吸,嘴里還殘留大量的精液,從嘴角不斷往下流。

雨佳傻傻的站在母親旁邊半天,才回過神來,開始拼命地的搖母親的屍體,大聲呼喊著著母親,“媽媽,醒醒,醒醒啊,我是雨佳,雨佳啊,快醒醒,唔唔唔唔唔,我在也不淘氣了,醒醒啊,媽媽。”

雨佳不知道,在她出去的那晚上,母親領回來的人要求玩群p,和哥們一起來,結果價錢沒談攏,母親不干,他們便把母親迷暈過去,晚上在自己家里開啓了群交party,母親被5個大男人干了一晚上,最后5個人輪留在母親的嗓子眼射了一發,結果第二天早上起來,發現母親被精液活活噎死了。

王雨佳哭了半天,才想起來學校教的叫救護車,便轉身往外跑,結果跑到門口,被兩個大男人攔住了。

原來干死母親的是附近幾個工地的工人,發現死人后,幾個人都跑了,結果過了兩日,發現附近也沒警察來,知道死人的事還沒暴露,打聽知道原來這家就一對母女后,便又兩個膽大的回來清理現場,結果和雨佳闖個正著。

兩人看見雨佳往外跑,便飛快的拉住雨佳,不顧女孩的掙扎,一個拽手,一個抱腿,把她扔到床上,放在屍體旁邊。

“小五,你快把門關上,別讓人聽著。”進來的光頭男人說道。

“華哥,這就是那娘們的女兒吧,長的挺水靈,就是小了點,喂,你看,小丫頭腿都濕了。”叫小五的年輕小夥,一邊說道,一邊回手把門關上。

“濕了好,一會插進去方便,這下好,逮了個正著,一會把屍體處理了,小的咱倆先嘗個鮮。”一邊說著,華哥一邊脫下褲子,露出他粗大的陽具。

“你們是誰,快躲開,我要救媽媽,再不走我叫救命了。”說著,雨佳便打算逃跑,可剛要站起來,便被華哥撲倒在床上,裙子和內褲被華哥直接褪到腳下,雨佳雙手開始拼命地厮打,但馬上便被按住。

“小五,你先幫我按住手,我干完第一炮在給你,好久沒干這麽小的了,操,你媽就是我干死的,現在我就干你,你可別像你媽哪麽不爭氣。”

華哥一邊說,一邊掰開女孩的雙腿,小穴不受遮擋的暴露在那人面前,因爲多次手淫,外陰早已紅了起來,上邊還殘留著不少水珠,華哥掰開兩半陰唇,小洞完全展示出來,小穴里頭成粉色的,由于陰道里已經有大量愛液,看起來亮晶晶的,陰道口自然地完全打開,趴在兩腿中間的華哥甚至可以看見粉色的子宮頸,在那一伸一縮的,華哥用舌頭往里舔了兩下,確定里頭完全濕了,半開始把龜頭對準,準備進洞。

雨佳想要掙扎,可她的力氣太小,雙手背后頭的那人按住,兩腿也被扒開想合也合不上,小穴被舔了兩下后,又開始癢了起來,好像缺少什麽東西。突然,有什麽東西塞進自己的小穴,好像自己一下充實了起來,甚至連掙扎都忘了。

“咦?”當肉棒插進去時,華哥明顯愣了一下,讓后開始抽動起來,感歎道:“我靠,干了一個極品,真他媽舒服,比你媽還舒服。”

原來一般10歲小孩的蜜穴還沒發育好,成年男子的肉棒根本插不進去,頂多龜頭進去,可雨佳的蜜穴經過店主的改造,華哥的整個肉棒插進去3分之2,頂到宮頸才停下。抽動起來,感覺到陰道緊緊地夾著,即抽動方便,又感覺到陣陣快感,不顧女孩的針扎,把女孩的兩腳夾在兩腋下,雙手抓起雨佳的腰,開始拼命地抽動。

“啊啊啊,不要,好疼,媽媽救命,好疼,好漲,腰要斷了,嗚嗚嗚嗚,慢點,慢點。”雨佳無力地掙扎,反而讓華哥更加興奮,干的更加起勁,不到3分鍾,便看華哥身體劇烈的抖了抖,要往前使勁一挺,白濁的精液直接射進雨佳的小穴。

“華哥,換我了吧,我下頭都硬的不行了。”小五也脫下了褲子,準備上陣。

“靠,等會,我在來一發,剛才不算,太他媽爽了。”華哥耍賴道。說著腰又開始動了起來。

雨佳感到下面的肉棒又開始動起來了,剛開始雖然好疼,可抽動到現在,小穴反而非常舒服,再也不癢了,以前感覺不到的快感漸漸湧上心頭,腰不自覺的配合著動了起來。

“啊啊啊,輕點,輕點,好,好,對對,好大,啊,好大。”口中無意識的叫著,和她偷聽母親的叫聲一樣,現在她終于明白母親叫聲的意義了。

小五看著華哥干的這個爽,自己也是在忍不了了,便開始把自己的龜頭伸到女孩的嘴邊,“張嘴,給我舔。”可惜雨佳並不知道該怎麽做,小五一著急,便強行掰開雨佳的小嘴,要往女孩嘴里插,雨佳左躲右閃,小五半天沒插進去,一著急,便正坐在雨佳頭頂,撬開她的嘴,然后把真個陽具強行往里一插。這一下對的很準,整個龜頭全都插進嘴里,小五使勁一定,直接頂到嗓子眼。雨佳的身體一下子抖動起來,像離水的魚一樣開始在床上掙扎,小腰完全弓了起來。

“我靠,你想把她憋死啊,前兩天剛憋死一個,這個才剛玩,你給我下來。”華哥對小五喊道。

小五抽出了肉棒,連帶一條長長的唾液線,雨佳開始劇烈的咳嗽,咳了半天,才緩過勁來。

華哥把雨佳抱了起來,自己躺在雨佳媽媽的屍體上,雨佳兩腳踩在華哥的雙腿上,華哥抓著雨佳的屁股,讓龜頭對準女孩的蜜穴,然后讓她坐下來。

這樣肉棒可以完全可以插入到蜜穴里,雙手扒開雨佳的屁股兩只大拇指插到雨佳的肛門里,然后開始抓著雨佳屁股,開始上下運動,雨佳便蹲坐在華哥的腿上,一上一下的開始活塞運動。

“啊,好大,太深了,不行,要插漏了,啊啊,不要玩我屁眼。”雨佳無力地叫著。

小五看華哥換了姿勢知道這是幫自己,便又把龜頭湊在雨佳臉龐,“給我舔,在反抗我就直接噎死你,還不快點。”這次雨佳不敢反抗了,便伸出舌頭舔了起來。

“先舔龜頭,對,再來,往下舔,整個肉棒都給我添了,用點力天,沒吃過冰激淩啊。”雨佳按照小五的指示開始口交起來。

“好的,真聰明,再來把整個龜頭給含住,含著,哎,對,再來,你舌頭干什麽的,誰告訴你含住舌頭就不動了,對對,真他媽爽。”

女孩在小五的逼迫下,漸漸學會了口交的基本技巧,開始幫小五口交起來,由于身體一上一下的,嘴里的肉棒也想在抽動一樣,不一會,小五的第一法也射出來了,怕在噎著女孩,便都射在臉上。

華哥又一發射在雨佳的陰道里,便抽出來休息一會,當肉棒抽出的時候,雨佳明顯感覺到少點什麽,開始期待肉棒的再次插入。

小五看見華哥停了下來,便想插進去,又怕華哥生氣,便對華哥說:“華哥,這小女孩這麽耐干,一定和她媽練過,娘倆都是雞,華哥,這次你插后頭,我插前頭,來一個前后雙響,咋樣。”

華哥一聽,便高興地同意了,先把雨佳趴著放在母親的屍體上,讓她腦袋埋在母親的乳房里,翹起女孩的屁股,扒開來,露出粉色的屁眼,由于這幾天的灌腸,雨佳的屁眼非常干淨,看起來像新生的嬰兒,華哥先舔了兩下,發現並沒有什麽異味,便在沒有潤滑的的情況下插了進去。

雨佳感到肛門被瞬間撐大,整個屁股好像都被撐爆似的,“啊,不行,塞不進去的,不要進來,來壞了,屁眼要壞了。”說來奇怪,誰然女孩疼的叫著,但肛門並沒有應爲異物進入而撕裂流血,很自然的裝下整個肉棒。

華哥抓著雨佳的腿根把她抱起來,像小女孩撒尿的姿勢一樣扒開她的雙腿,使肛門最大限度的容納肉棒,小五看到還殘留著精液的小穴暴露在自己面前再也忍不住,提槍上馬,插進雨佳的蜜穴,兩人開始同時抽動起來,雨佳被兩人夾在中間,身體完全被兩個人的身體所掩蓋,只能聽見女孩斷斷續續的呻吟和看見一雙白皙的小腳漏在外面,隨著抽插的頻率上下的擺動著。

(5)
太陽忙碌了一天,悄悄的落下了山,夜幕悄然降臨,人們忙碌了一天,小孩急著回家看動畫,大人回家忙著做飯,休息。華哥他們也忙完一天的工作,大家有說有笑的向工地外的一個廠房走去。

廠房坐落在工地的一角,周圍都是一些工地的廢料,平時沒有多少人去,房屋只有一個小窗口透著光,四周都被木板頂死,華哥打開門前的大鎖,進到里面去。

月光從窗外照進房里,照在一個小女孩的身上,她那全裸的,纖細的,年輕的像嫩草般的,幼女的身軀,雪白的肌膚,在燈暈下泛著微紅,嬌嫩的幾乎透明,聽見房門打開,空洞的眼睛瞅了一眼,便在也不理會了。

記不得幾天前,在家中被華哥和小五強奸了一個上午,兩人都玩到沒有力氣,休息了一會后,先把母親的屍體扔進一個麻袋里裝走,又把自己綁好,蜜穴插進一截黃瓜,肛門插了兩根鉛筆,嘴被膠布封上,然后扔進一個旅行箱里,等在看見陽光時,便是被一大群人圍在這個房間里,等待女孩的是更激烈的輪奸。

華哥走到女孩躺著的角落里,看見女孩地下濕了一片,說道:“小淫娃,又濕了,是不是著急了,等著,叔叔的肉棒,馬上操翻你。”說完便開始脫褲子。

“阿華,等等,你急啥,這里十多個人,你想先搶先,人家小姑娘就那幾個洞,咱先分配下。”說話的是一個50多歲的中年人,1米8的大個,身體由于長期在工地干活,異常的結實。

“哎呀,李叔,你看,這不是昨天沒干好嗎,這麽多人,昨天我才干了一炮。”華哥無奈的對李叔說,李叔是他們的工頭,平時很受大家尊敬。

“以爲都你那豬腦子,你看。”說著,拿出一堆紙條,上面分別寫著陰道,肛門,嘴巴,小手,腳心。每個都有5張,上面編上序號。

“這幾天大家天天操著這小姑娘,小姑娘是越來越耐操了,大家倒是累的夠嗆,今晚大家少來幾發,一共12個人,大家抽簽,沒人兩發,剩一張作廢,大家全憑手氣,省的一堆人搶一個屄。”說完大家開始抽簽。

李叔手氣好,抽到一個陰道,一個肛門。華哥抽到兩個全是肛門,小五手氣不好,兩張都是腳心,其他人也依次抽完,便把女孩拉了過來,準備開始輪奸。

大家先搬過一個木床,華哥先躺上去,把雞巴立起來,大家把雨佳的肛門對好,讓她坐下去,然后李叔先來,他先吃了一粒偉哥,然后提槍上馬。插入雨佳的小屄,又一人上床,把雞巴對準雨佳的小嘴,插了進去,剩下的人拉住女孩的雙手雙腳,把她拉成一個大型,兩手各抓一個雞巴,兩腳被兩人玩弄。

大夥擺好陣型,把開始一起操起小姑娘,華哥基本不用費力,小女孩的身體不時的上下抖動,肛門幾天被開發的可以完全插進去,雨佳的屁眼看起來很小,可插起來一點也不費力,屁眼被華哥撐起一個大大的圓形,緊緊地裹住華哥的雞巴。往里插的時候輕松的插到底,肯往外來的時候肛門裹得緊緊地,大大的刺激著華哥的陽具,華哥發出舒服的呻吟聲。

李叔插小姑娘的小屄,他不是第一次插這里了,可每一次插,他都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爽快,雨佳的陰道即緊又滑,插得時候一點阻力也沒有,可又緊緊地夾著肉棒,讓李叔興奮的無以複加,雨佳的陰道要比成年女人短,李叔的肉棒輕松的頂到了子宮口,龜頭在子宮口徘徊,似乎隨時要頂進子宮里。

李叔的速度越來越快,力度也越來越大,隨著女孩身體上下幅度增大,女孩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可使發出一半,都被嘴里的雞巴頂了回去,變成含糊不清的嗚嗚聲。雨佳已經不是第一次口交了,不會像第一次被肉棒噎著,小嘴有節奏的吸允,不時舌頭舔舔龜頭,舔舔陰囊。

雙手抓著兩個肉棒,再別人的指引下有節奏的套弄著,兩腳在李叔的兩側上下搖晃著,被兩人擺弄著。

一人把雨佳的大腿小腿合上,雞巴插入大小腿之間,開始腿交。小五則是把腿拉直,把雨佳的腳趾分開。雨佳的小腳趾,像五個小珍珠一樣晃動著,小五先是用舌頭舔雨佳的大腳趾縫,等它濕潤會,便把雞巴插在兩個腳趾之間開始摩擦,女孩的小腳太小,腳趾之間的距離不夠,小五無奈,只好又把腳心舔濕,用龜頭在腳心上開始摩擦,玩了一會后,又覺得不過瘾,因爲今晚他只能玩腳,便想個辦法,從雜物中撿回一只雨佳的襪子,給她穿上,又在腳跟處開個大洞,雞巴從漏洞中插進去,雞巴夾在腳心和襪子中間,一下便把小五爽翻了。

“小腳操起來也這麽舒服,真不知道咋長這麽大的。”小五感歎道。

李叔這時插得頻率突然加快,讓后使勁往里一頂,第一發便射了進去。

“老了,吃了藥射的也這麽快,這輩子沒干這麽舒服。”說著,拔出了肉棒,精液從雨佳的小屄里留了出來。

李叔離開了位置,隨后別人頂上,其他人也陸續干完,開始換班,就這樣,大家輪流按順序干了雨佳兩輪,才停了下來,此時,才晚上9點鍾。

小女孩無力地躺在床上,身上滿是精液,除了被奸淫時發出的一些舒服的哼哼聲,並沒有吵鬧,或者早就放棄,或是在享受。

女孩無神的眼睛盯著幾個人,她知道,今夜還沒有完。

果然,李叔他們拿出一些啤酒,花生,準備一邊吃一邊休息,當然,雨佳是沒有休息的時間的,兩腿被拉到腦邊,和手一起綁了起來,這樣屁股便朝上撅了起來,小屄和肛門完全暴露在外面,華哥拿了兩個蠟燭,分別插入陰道和肛門,點了起來。陰蒂被鐵線纏了起來,另一側纏在蠟燭上,同樣,兩個乳頭上也纏著鐵絲,另一側也纏在蠟燭上。

“啊,好燙,快拿走,好燙,求你們,拿走。”女孩叫了起來,開始今晚第一次掙扎,蠟燭並不是玩sm特用的蠟燭,蠟油滴上非常燙人。鐵絲導熱,雨佳的敏感部位也開始燙上了,女孩的求饒並沒有用,大夥圍著雨佳坐了起來開始喝酒聊天,欣賞著女孩的表演。

雨佳的身體被綁的很結實,只能屁股不停額晃動,當這樣反而是蠟油滴的更快,更分散,陰唇、屁股、肚皮上到處都是。陰蒂和乳頭越來越熱,像要靠熟一樣,不一會,雨佳失禁了,尿水大本分留在自己的臉上,小部分尿在肚皮上,這樣使疼痛減輕些。

“靠,今晚終于會叫了,媽的,還以爲你死了呢。再叫兩聲,給叔叔聽聽。”華哥便喝酒便嘲笑著,大夥也誰聲附和。

到吃的差不多時,大家把省下的一瓶白酒,打卡瓶蓋,先是插進雨佳的小屄,插了30多下,然后又把撒的白酒收了起來倒在一個臉盆里,大家有尿的都撒在臉盆里,然后又用一個大針管,一管一管的注射在雨佳的肛門里,注射完后,又讓雨佳蹲在臉盆上,把剛射進去的白酒和尿液又都拉了出來。最后,大夥按住雨佳的身體,掰開女孩的嘴巴,把一個漏斗插了就去,然后把臉盆里的酒水,尿液,糞便,一起倒進漏斗里。

雨佳拼命地扭動著身體,想要掙脫開,可一個小女孩不可能掙脫幾個大人的壓制,最后,華哥還在里面摻了一包白色粉末,說是旁邊書店店主給的春藥。

盆里的東西全都灌完,女孩開始拼命的嘔吐,可今晚撿回的襪子又堵住了自己的小嘴。雙手被綁在一起,掉在房梁上,腿被分開,兩腳被壓成一個“一”型,繩子本別綁在屋里的兩個柱子上,胸前的小葡萄也被纏上鐵絲,下面吊著兩個砝碼,陰道和肛門分別插了兩個電動陽具,據說是今天新買回來的。

華哥等人看完自己的杰作,最后在砝碼下面有點了兩個蠟燭后,便滿意的離開了,遠處還能聽見大家的討論聲,討論著今天的爽感和明天的玩法。如果這時有人回頭,一定會發現女孩的異常。

雨佳的雙眼已經翻白,嘴角處已經滲出白沫,四肢無力地抽搐著,全身通紅的過分,像點燃的木炭,讓人擔心隨時會點燃起來,蜜穴開始大量的往下淌出愛液,胸部鮮紅的乳頭,甚至出現了不應該出現的白滴。

后半夜,李叔怕又把小孩玩死,以后大家沒得玩了。便把小五叫了起來,讓他去把女孩放下來。

小五離開屋子,去了女孩的廠房,今天的夜似乎特別黑,空中沒有月亮,小五打開産房的大門時,發現女孩的繩子已經斷掉,女孩躺在地上。

“媽的,什麽質量,這破繩子。”小五急忙查看女孩的身體,看女孩有沒有事,確定沒事后,便放心了。

隨后便解開繩子,解得過程發現小女孩已經醒了,眼睛一直著盯著他。盯的小五心里不舒服。

“你別想讓我放你,今晚我都沒干上你,就玩你的腳了。”話沒說完,發現女孩一只手玩著自己的陰蒂,一只手扒開自己的小穴。

“我靠,這麽急著被人操啊,一定是書店那小子的藥管用了。”說著便脫了褲子,雞巴插了進去,開始干了起來。

“我……”雨佳低聲說道。

“說啥呢,大點聲,快叫啊,就像你那死媽一樣的叫,這樣干的才有意思。”小五一邊干著,腦袋一邊湊近女孩的嘴邊,聽聽到底說啥。

“不夠,不夠,我還要更多精液,主人還要更多精液,快給我,快點。”突然,雨佳撲倒了小五,坐在小五的身上,屁股開始批命的上下擺動。“對,就這樣,快點給我,主人等不及了,快點給我。”

小五感到肉棒前所未有的快感,精液不受控制的往外噴出,高潮一波一波的沒有停歇,以至于都沒有力氣推開雨佳,不一會,小五的嘴里開始突出白沫,身體劇烈的抽搐幾下,射出最后一點精液后,便再也不動彈了。

“沒了嗎?真是的,我還要嗎!我還沒夠呢!主人,等我,我馬上收集足夠的精液。”雨佳從小五身上站了起來,兩手捂住下體,怕精液流出來,不一會,原本有些微鼓的肚皮恢複了正常,便推開門,朝著李叔他們休息的門房走去。

第二日早晨,清晨的警鳴聲打擾了別人的睡夢,警車來到了工地現場,這里找到了12具屍體,工地的廢棄地里也找到了一具中年女屍。據現場調查,以及昨晚有人聽見一群男人性交發出的吼聲,得出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出其結論:12人幾日來輪流奸汙女屍,最后精盡人亡。當然這個結論誰也不信,可現場並沒有任何證據。

書店清晨早早的開了門,里面還和往常一樣,沒有任何客人,只不過多了一個小小身影,在忙碌的打掃衛生。店主依舊坐在收銀台里,望向窗外的小學生,她們正在陸續上學,其中,對著幾個可愛的小姑娘多看了幾眼,才想起什麽,對著打掃的小姑娘說道:“雨佳,過來,吃早飯。”

雨佳甜甜的應了一聲,便走到收銀台里,跪在店主的兩腿間,拉開褲子的拉鏈,從里頭掏出店主的肉棒,一口含了下去,一直頂到嗓子眼,口水順著嘴角流下,可臉上,卻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0.0149891376495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