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都是A片惹的禍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懶洋洋的週日下午,路上一片冷清,錄影帶出租店裡也一樣。老闆張金利全身



放鬆斜靠在櫃台後的高背椅上。將近兩三個小時,連半隻小貓也沒上門。



  兩年前,張金利還是一家貿易公司的小職員,在一次聚會中,聽著著妻子同學



的老公小楊,正口沫橫飛、比手劃腳的說著他開了錄影帶出租店的情況:「…真是



有夠好賺的…你知道嗎…一支盜版的院線片,拷貝費只要一百元…自己再拷個三、



五十支…一支錄影帶租個三、五十元…真是他媽的削爆了……」



  說到得意處,小楊還3暑﹛G「尤其是A片…不怕沒人租…店



裡百分之八十的營業額,都是靠A片掙來的……」這些有暴利可圖的事,聽得張金



利心癢不已,也想在這行業裡分一杯羹。  張金利動用了多年的積蓄,興沖沖地投入錄影帶出租店的行業。果真,一開張



就生意鼎盛,讓張金利收錢收得幾乎手酸發麻,不禁讓他覺得自己真是精明過人。



  張金利也蠻狠的,一口氣購置了十部錄放影機,放在家裡讓老婆專管,進了新



片,一拷就是幾十支,只要出租一輪,不但夠本還有賺呢。尤其是A片,簡直是供



不應求,張金利還特別在店裡後面,隔了一處專門放置A片、盜版片的小房間,為



了擔心臨檢,還安了電子鎖,開關就在櫃檯下,若不是熟客不放行。



  不過,張金利再怎麼精明,卻也有百密一疏的意外。或許,他不該讓老婆專管



拷貝之事。



  當然,拷貝其他平常的帶子沒甚麼問題;可是,監看著拷貝A片或R片時,問



題就大了,老婆總是看著看著就入戲地興奮起來。剛開始,只是勤換濕濡的內褲,



後來圖個方便乾脆不穿內褲,若要坐下來監看,就墊著毛巾,反正在自己一個人在



家又沒別人。



  那一段時間,張金利突然覺得老婆好像特別喜歡吃涼拌小黃瓜、紅蘿蔔炒蛋…



因為幾乎隔一兩天就得吃一次,讓張金利吃到怕了,還因此而發了好幾次脾氣。



  唯一讓張金利覺得蠻好的是,只要每天他往床上一躺,老婆陰戶總是熱烘烘的



,活像剛出蒸籠的饅頭似的,就會一直緊貼著他的大態蝶繲K著他的大腿磨蹭著。



  張金利不需對老婆做任何愛撫、挑逗,很容易地就能把剛剛翹起來的肉棒,直



直搗進她的屄穴裡。老婆幾乎天天的需索,讓張金利得意著認為自己強得不得了,



簡直是充滿男性的吸引力,不必吃『鳥頭牌』就有令異性為之神魂顛倒的威力。



  房間裡的冷氣機設定在二十一度,可是十幾台正在忙碌工作的錄影機,卻熱得



發燙。林美美的身體也一樣,只覺得口乾舌燥,皮膚熱烘烘的。



  美美剛剛拷貝完兩支港製的三級片,接著又開始拷貝這支日製的A片。當十幾



台機器全部正常運作以後,美美噓了一口氣,斜躺在一旁的折疊式的涼椅上。柔軟



的粉紅色絲質長睡衣貼著身體,襯托出她引以為傲的玲瓏曲線;沒扣齊的鈕釦,讓



上身從雪白的頸部一直到小腹,顯露出一個誘人的V字型。



  『咦!』美美訝異地看著監視器,心想:『錄影帶也有廣告啊!…這倒是頭一



次看到……』



  「…我好寂寞…我需要你…請妳聽我說…」監視器的擴音器傳出充滿誘惑的女



聲:「…你要更深入了解我嗎…請撥0204……」



  美美不禁以嘲笑對之,心想:『……男人也太無聊了…光聽她嗯嗯啊啊的…最



後還不是自行解決…既看不到、又摸不到…有甚麼好玩…』想到這裡,美美突然靈



光一閃:「…既看不到、又摸不到…既看不到、又摸不到…」她喃喃地唸唸有詞。



  美美的嘴角微微翹著,露出狡黠的眼神,伸手拿起電話,隨手撥了號碼。幾聲



『嘟∼∼』響後,電話的另一端傳陌生男人的聲音:「喂!」



  美美捏著鼻子,嬌柔無力,充滿性感的聲音:「…嗯…你一個人嗎?」



  「請問妳找誰?」聲音似乎有點顫抖



  「我找你!…啊…」美美開始揉自己的乳房。



  「請問妳是誰……找我有甚麼事?」



  「…嗯…我現在…正在嗯…摸我…的乳房…嗯…好舒服…」美美極盡挑逗的發



出舒暢的呻吟:「我捏得…好用…啊啊…力…舒服…嗯…」



  「……」只聽見電話的另一端發出吞口水聲,及越來越濁的呼吸聲。



  「嗯…現在嗯…我要…摸我的…我的小穴…嗯嗯…它好濕…喔……」美美說著



她平常說不出口的淫蕩話。讓她自己感到驚訝,因為說這些話時,她不但不覺得羞



恥,反而覺得更增情調、更舒暢,彷彿藉著這些淫聲穢語,讓她流竄在體內的淫慾



稍得宣洩。



  突然,電話的另一端傳出遠遠的女聲:「…阿原,誰打來的電話…」然後,在



一聲充滿不捨及慌張地說:「…沒有啦…打錯的…『喀!』」電話就斷線了!



  『嘟∼∼∼∼』美美嘴角泛起勝利的微笑……話筒漸漸靠進自己的胯下……



  「老闆!」洪麗娜一面收陽傘,一面跟張金利打招呼:「有沒有新片?」



  「喔,洪小姐!有、有……」張金利連忙起身,臉上堆滿笑容,連說了好幾聲



“有”。張金利突然的這麼興奮,倒不是因為有客人上門,而是因為來的人是洪麗



娜。



  洪麗娜是店裡的老客戶,也是大客戶。據張金利所知,洪麗娜結過婚,但丈夫



在兩年前就過逝了,聽說還留下可觀的遺產給她;目前是一個人單身獨居,照她留



下的登記資料,她住的那一帶卻是高級住宅區。單身的富婆,不論她是否結過婚,



總是會蒙上一種曖昧的神秘感,讓人好奇得引發無現的遐思。



  不過,更令張金利好奇又百思不解的,是洪麗娜愛看A片;店裡的A片、R片



或三級片她幾乎都租過,而且還曾經臉不紅氣不喘地跟張金利討論觀片“心得”,



她說:「三級片演得好假喔!一看就知道重要的部位都沒接觸……而日本的R片又



會噴霧或加馬賽克,女主角又叫得太誇張了……A片的話最好的是有劇情的……從



頭就是兩人做到完,特寫鏡頭又多,看了噁心……」



  如果,是男客人跟張金利討論A片,他會順著客人的話題侃侃而談;可是,洪



麗娜說著同樣話題時,張金利卻顯得有些尷尬,只是『嗯嗯!哦哦!』不置可否地



回應著。而且,張金利的心中總是不平靜急速的轉思著,他一直在試圖解讀洪麗娜



說這些話的用意,是個性開放,無所不談?是麻木於兩性關係,無所避諱?還是心



靈寂寞,藉機挑逗?……



  雖然,張金利並不是甚麼善男信女或柳下惠之輩;但他也不是見色即忘我之流



,他一向的作風是:『我張金利不做沒把握的事!』所以,張金利在沒確定洪麗娜



的心思、用意之前,他是不會輕舉妄動的。可是,洪麗娜就像一隻正在捉弄獵人的



狡狐,忽近忽遠、時冷時熱,弄得張金利有如丈二金剛摸不到頭,恨得牙癢癢的。



  所以,洪麗娜每次到店裡來租片,張金利總是立即興奮起來,然後藉著一些露



骨的話題,或是裝作無意的身體碰觸,試著試探她的態度。當然,現在張金利也不



會放棄這大好的機會。



  張金利從櫃檯下拿出三支錄影帶,展示片名給洪麗娜看,說:「這三支是我特



地幫妳留的,這支『錯愛』是日本的兄妹亂倫片、這支『粉紅外星人』是丹麥的星



際大戰色情版……」張金利逐一介紹片子的內容,最後還說:「不但有劇情,而且



劇情還蠻吸引人的!」



  「謝謝你!」洪麗娜笑著說:「你都看過了嗎?」



  張金利幾乎得意忘形的說:「我電裡的每一部片子我都看過,看到後來,一看



前面就知道後面的劇情將會怎麼發展,搞不好哪天我會因此而當導演也說不定!」



  張金利一面說著,把錄影帶放進袋子裡遞給洪麗娜,順手摸一下她的手。洪麗



娜不知是沒感覺,或者不在意,她沒縮手,也沒拒絕,只是看一下手上的錄影帶,



若有所指地說:「你看得這麼多,不怕沒感覺嗎?」



  張金利突然震了一下,他真的是有感覺……他感覺到洪麗娜正在挑逗他。張金



利彷彿情慾即將崩潰,不顧一切的抓住洪麗娜的手,故作鎮靜緩氣地說:「才不會



呢,這種片子總是令人每次看,每次興奮…」張金利擡頭看著洪麗娜,企圖更進一



步的挑逗,狡黠地說:「妳說,妳會“安安靜靜”地看這些片子嗎?」



  洪麗娜保持著她那一貫的笑容,抽回被張金利握住的手,在轉身離開之際,只



丟下一句耐人尋味的話:「你說呢!」



  張金利像隻鬥敗的公雞,緩緩地坐下來,想著:『…要怎樣讓她心甘情願的跟



我幹一次…一次就夠了…就算會死我也甘心…再這樣下去我會瘋掉的……』



  幾個小時過去了,接近傍晚來還片的客人讓張金利忙了一陣子,直到將近八點



,他才噓了一口氣,坐下來望著空蕩蕩的店裡,心中自然又是飽暖思淫慾地想到洪



麗娜。



  突然,一陣電話鈴聲,幾乎讓心不在焉的張金利嚇一跳。張金利心不甘情不願



地拿起話筒,有氣無力地說:「喂∼∼第一!」他習慣性地報著店名。



  「…嗯…我要…你摸我…啊快…喔…我受不了…了…摸我…嗯嗯…」電話裡傳



出充滿性感、誘惑的淫蕩聲。



  張金利心中受到的震憾真是如遭電擊,話筒幾乎脫手掉落,腦海裡只想到一個



名字:『洪麗娜!?』張金利沒說話,更側耳仔細聽,企圖從電話中的聲音確認出



她到底是誰。



  「…都是你啦…讓人家看…這種片子…嗯嗯…人家都濕了…」從電話中嗲聲嗲



氣的聲音:「…看啦…濕透內褲了啦…害人家要脫掉它……我要你賠……」



  張金利忍不住地用力按一下膨脹高凸的胯間,緊崩的情緒讓他不知該怎麼回答



,竟然問個可笑的問題:「妳是誰……妳在哪裡……妳要幹甚麼……」張金利也覺



得自己突然精明盡失,笨拙得直調整問題,也懊惱著自己竟然這麼沈不住氣。



  「…你這是明…知故問嘛…」嬌柔的聲中充滿捉弄與嘲笑:「…你快點…把你



那隻…那根大肉棒…插…插進來…喔喔…我要…我要…我要你那一根……」



  張金利不愧真有一套忍功,他深吸一口氣,心想:『若不好好的套住她,她隨



時有可能掛上電話,到時可真是白白喪失這大好機會……』他順著她的話,安撫地



說:「好,要我怎樣都可以!不過,妳要先告訴我妳現在在幹甚麼?」張金利這話



真是高招,他企圖讓她火上加油,欲罷不能。



  「…我在看A片…」她果然上了張金利的鉤:「…看到他們…幹得好舒服…我



也想要…嗯…我那裡面…好癢…我摳…摳不到……」



張金利確定她是洪麗娜沒錯,一定是下午那三支A片,以及對她的挑逗的話發



生作用了。張金利開始覺得像倒吃甘蔗般地漸入佳境,穩穩地說:「那你有沒有摸



妳的奶子啊?告訴我,妳怎麼摸的?」



  「…嗯…你真壞…人家要你摸嘛…」電話中嬌柔的聲音似乎也企圖反客為主:



「…現在你…那根雞巴…是不是…脹得好大…好大…你是不是…想我…是不想要…



幹我……」



  張金利真的再也按捺不住高漲的情緒,連忙急著說:「現在?好我馬上來!」



  「…嗯…這才乖…快一點喔…不要讓我…等太久喔…」電話在夾雜著A片裡的



呻吟聲中掛斷了。



  張金利忙著掛上電話,立即查閱電腦,再確定洪麗娜登記資料裡的住址欄,然



後快速的收拾一下,就提早打烊了。張金利跨上摩托車,直奔洪麗娜家,心裡想:



『打鐵要趁熱,這女人心真是難以捉摸,若不快一點,讓她有時間後悔,那可就白



搭了……』



  看著門禁森嚴的住宅社區,張金利不禁躊躇起來,他擔心要是經過警衛通告,



會不會讓洪麗娜突然改變主意打退堂鼓呢!他越近警衛室,就越緊張起來。



  「咦!張老闆,這麼晚了,你找誰啊?」警衛室裡傳出招呼聲。



  張金利一看警衛是老葉,也是店裡的會員顧客,他這才放下心。但是張金利卻



不好意思說要找洪麗娜,免得節外生枝。他突然靈機一動,從機車的行李箱裡取出



兩支錄影帶,那是今天剛進的新片,打算要帶回家拷貝的,現在卻成了他撒謊的道



具。



  張金利揚揚手上的錄影帶,說:「C棟八樓的洪小姐要我送新片給她看,我特



地幫她送過來!」



  老葉逗笑的說:「哇!你服務還真周到啊,難怪你的生意這麼好!」他攤開訪



客登記簿,恭敬地遞上一枝筆:「我知道你沒問題,可是總要虛應一下,免得我不



好交代!」



  張金利懂得規矩,至少老葉沒刁難他要扣留證件甚麼的,所以欣然地接過筆,



簽了名,順口說聲:「謝謝你!」便往老葉指的方向──C棟走去!



  在電梯裡,張金利開始想著等一下要怎麼弄她,一定要把她弄得服服貼貼的,



就像被股市套牢一般。電梯門在八樓開了,張金利跨出電梯,調整一下充脹的肉棒



,走向雕花木門,按了電鈴。



  洪麗娜半開著大門,露出又驚訝又狐疑的神色:「張先生,是你啊!有甚麼事



呢!」她很自然地抓攏敞開的前襟。但是,電視裡傳出:「啊啊啊……嗯嗯……」



的聲音卻讓她尷尬得臉上泛起羞澀的桃紅。



  張金利一見洪麗娜似乎在猶豫著是否要讓他進來,他立即覺得不能錯過這千載



難逢的機會,遂粗魯地推開大門,使得洪麗娜也順勢被推得退了兩三步。張金利一



個箭步便抱住洪麗娜,立即給她一個既熱烈又瘋狂的吻。張金在利動作中,頭也不



回地把門帶上,他的眼中只是洪麗娜,那副連寬鬆的長睡衣,也掩蓋不住的婀娜嬌



軀。



  「…啊…幹甚……嗯嗯…」洪麗娜被張金利突如其來的動作,驚嚇的張嘴就要



叫喊,但是隨即被封住嘴巴,還有一條濕潤、柔軟的舌頭,有如靈蛇般躦進嘴裡。



洪麗娜極力的掙扎著,張金利卻有力地緊緊摟著,令她無法掙脫。張金利心中還暗



暗罵著:『假正經!還不是妳先誘惑我的!』



  驚惶失色的洪麗娜趁著張金利挪動嘴唇,正夾著她的耳垂輕咬時,機警地張嘴



欲高喊求救;但是,耳垂的刺激讓她只張了嘴卻叫不出「救命」兩個字,而變成了



「呀啊∼∼」,因為從耳垂上傳入腦海的是,那種似乎曾經嘗過,卻又沈寂已久的



快感。一種酥癢難忍的感覺竄躦全身,讓洪麗娜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也讓她一陣又



一陣地寒顫著。



  洪麗娜拒絕、自衛的心態,在張金利的手搭上她的豐乳時,就完完全全的崩潰



了!她的理智告訴她要堅持到底;而她被勾起的慾望卻在引誘她憎惡道德。因為,



身體上的反應正赤裸裸地表現著她的慾望,她的身體在發燙;她的乳房在變硬;她



的陰道裡『咕嚕!』作響……



  「…啊…不要…這樣…嗯嗯…不要…好癢…張先生…啊…」洪麗娜還扭動著身



體;雙手若推若撫地按在張金利的胸膛上,似乎在做著無力的抗拒:「…不可…以



…啊…你不可…啊以這…樣…」。



  這些拒絕的呻吟,哪能讓張金利罷手?!這只會更挑撥他的淫慾而已。張金利



一面把洪麗娜的睡衣向肩側分開,讓它自然地慢慢滑落;一面用熱唇在她的肩頸上



磨蹭著。隨著柔軟的睡衣慢慢滑落,洪麗娜雪白的胸脯、傲挺的雙峰、平滑的小腹



、修長豐腴的打大腿……逐一顯露。



  只見洪麗娜的身上,祇剩下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褲,在一片雪白上更顯出



強烈的對比。一件黑色有花邊、鏤空花紋的高級貨,把高凸的陰戶緊繃的得彷彿隨



時有“脫穎而出”之勢;兩邊遮掩不住的陰毛雜亂的捲曲著,看來活像是三角褲的



絲邊。



  這時,張金利向下移動雙唇,把臉埋在乳溝裡,呼吸著陣陣誘人的乳香。張金



利似乎看準了洪麗娜是冰凍的火山,只要一打開僵局,就是另一個柳暗花明的新境



界。在懷中逐漸軟弱無力的嬌軀,更確定張金利的猜測,讓他覺得現在可以隨心所



欲了。



  經久未嘗的性愛愉悅,逐漸一一浮現,洪麗娜閉著眼,一副陶醉的模樣,享受



著重溫舊夢的喜悅。洪麗娜的身體持續地在發燙中顫抖著,呻吟的聲漸漸蓋過電視



裡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響,一股深藏已久的慾望,被這一切瘋狂的動作給挖掘出



來攤在陽光下;所有的矜持與堅持,頓時如春陽融雪般逐漸煙消霧散,使得原本發



生得這麼突兀的事端,變得就是這麼理所當然。



  「…啊啊…不要…好癢…嗯嗯…」張金利臉上短短的鬍渣刺激著柔嫩的肌膚,



讓洪麗娜在陣陣的寒顫中,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只是,洪麗娜雖然嘴上叫著:



「…好癢…不要…」身體卻被刷蹭得舒暢無比,雙手還緊緊扣著張金利的後腦勺,



讓接觸處更緊更密。



  當張金利的雙唇夾住堅硬的乳頭時,洪麗娜只覺得一陣暈眩,軟弱地癱軟在沙



發上。一時間,洪麗娜的情慾彷彿已到最高點,幾近粗魯地拉扯著張金利的衣服,



又有如曠慾多日的蕩婦,呻吟似地說:「…嗯…好舒服…啊…好…嗯嗯…」同時還



空出一隻手,隔著褲子探索著張金利胯間的肉棒。



  張金利三兩下除去上衣,心想:『這才像電話中的妳』。他跪在沙發旁邊,順



便扯掉洪麗娜的三角褲,把頭一低,便舔拭著她的大腿,並且慢慢移向那長著稀疏



陰毛的私處;一面解除自己的褲子,讓腫脹的幾乎麻木的肉棒重見天日。



  洪麗娜很自然的叉分雙腿,挺著下體配合著張金利的親舔動作,她感覺彷彿時



空又轉回兩年前,她跟丈夫正深情纏綿的的那一刻。張金利得舌頭靈活地撥弄著陰



唇縫隙上的陰蒂;一面把中指探入屄穴裡,沾濡著滑膩淫液的屄穴,讓他的探尋毫



無滯礙,也讓他嘴裡積滿酸澀的汁液。



  張金利覺得手指在濕熱的狹窄洞穴裡被裹得緊緊的,在洪麗娜身體的扭動間,



陰道壁也跟著蠕動,讓手指彷彿是被咀嚼、吸吮著。只聽見洪麗娜拖得細長的呻吟



著:「…喔…深一點…啊啊…好…啊…好舒服…老公…嗯嗯…深一點…老公…」洪



麗娜幻覺中正跟她的丈夫在嘻戲。



  張金利調整一下姿勢,俯在洪麗娜身上,湊近下體,把龜頭抵頂著她的陰道口



,轉著臀部,慢慢沈腰。彷彿分解動作一般,龜頭慢慢分開陰唇擠入洞口;包皮外



翻,肉棒一分一寸地消失。



  洪麗娜既像痛苦,又像滿足,『哼∼∼哼∼∼』地叫著,漸漸感到屄穴被塞滿



的快感。她浮動著臀部搖擺著,讓屄穴裡的肉棒刺激著陰道壁上的每一個角落,並



且感受著真肉棒跟假陰莖的不同之處。



  「…啊…用力…啊啊…好…舒服…嗯…很久…啊…沒嘗到…這麼棒…嗯…的…



啊…」洪麗娜全身都動了起來,忽而弓身、忽而顫動;柔軟的蛇腰帶著臀部又頂又



拋的:「…舒服…啊啊…極…頂到了…啊啊…頂到底…了…啊啊…」洪麗娜喘息不



斷,呻吟聲越來越越淫蕩,也越來越高亢。



  張金利雖然是壓在洪麗娜身上,但是洪麗娜身體激烈的反應,反而變得主動地



在吞噬著他的肉棒。張金利的身體被頂起,他驚訝著女人的身體,竟然能把吃力的



動作做得如此順暢,令他幾乎不必多花挺腰抽送肉棒的力量,就能享受到更高的性



愛快感。



  張金利感覺到洪麗娜的屄穴雖然狹窄,但卻由於大量淫液的潤滑,使得肉棒被



緊緊裹著,還能順暢的滑動著,再加上洪麗娜幾近貪婪的需索,一鼓作氣、毫不稍



息的扭動著,讓他很快的就達到高點。一陣酥酸難忍的刺激傳至陰莖及陰莖根部,



張金利雖然百般不願就這麼洩精,卻也無可奈何。



  張金利雙手撐起上身,把全身的力道貫注在肉棒上,使勁地挺腰,做著最後衝



刺地把肉棒送入屄穴的最深處。張金利急遽地喘著大氣:「…啊啊…我來了…來了



…全給妳…了…啊啊……」



  洪麗娜很清楚地感覺到,屄穴內的肉棒正急速地在膨脹著,令她的舒暢情緒也



跟著在膨脹。洪麗娜把雙腿高高舉起,盤纏著張金利的腰臀;雙手也緊緊地環抱著



他的上身,讓兩人的身體緊貼得密不通風、水洩不通。



  隨即,一股股濃郁的熱精,如水柱激射般地,從龜頭衝入陰道深處,跟子宮內



滾流而出的熱潮不期而遇,互相湧撞的結果,形成一種如浪的澎湃,激盪出性愛的



至高愉悅。「…啊啊…嗯嗯…啊啊…」兩人的呼喊聲此起彼落地交織著。



  張金利的身體在一陣僵硬的抽搐後,緩緩地鬆軟下來;洪麗娜也在一陣陣激顫



中,不由自主地把指甲掐陷在張金利背後的皮膚裡,印出一條條微微滲血的抓痕,



以及幾處彎月型的印子。



  「…沙…沙…」電視的畫面只是一片黑暗,節目不知甚麼時候結束的,喇叭傳



出刺耳的雜音,漸漸掩蓋過他倆的呻吟、呼吸聲;只是,他倆似乎沒多餘的力氣起



來關掉它……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張金利以食指轉著鑰匙圈;嘴裡哼著輕快的旋律,



踩著跳躍的腳步在自家公寓的樓梯間。他回想著離開前洪麗娜嬌羞地說『…以後你



要陪我看A片……明天我就那些假的東西丟掉…它做得再像,也比不上你…』……



還有,警衛老葉對他曖昧、若有所指的笑容……



  張金利在打開家門前,突然擔心自己是否有能力再應付老婆的糾纏。



  「咦!」張金利看著黑暗的客聽,頓時覺得有點兒不對勁,平常客廳總是亮著



的,老婆也總是坐在沙發上等著,而現在……



  「誰!」張金利突然覺得在黑暗中有沈重的呼吸聲,連忙隨手開了燈,這才看



到老婆正坐在沙發上運氣呢!



  「怎麼啦?」張金利走近,坐在老婆的身邊。



  「哼!」老婆噘著嘴:「你不是說馬上回來嗎?怎麼讓我等了將近三個鐘頭?



從店裡回家也不過三十分鐘!而且我在打電話去催你,電話卻一直沒人接。你說,



你死到那裡去了?……」一連串的質詢,如連珠炮一般。老婆又委屈、又生氣地說



著。



  張金利剛開始還一團迷霧,當他慢慢搞清楚狀況後,才恍然大悟老婆為何生氣



,但隨即一陣寒意冷自腳底,竄上腦頂。從老婆的質詢,張金利明白那通色色的電



話,原來是老婆打來的,而不是洪麗娜。



  張金利靈機一動,連忙順著老婆的話說:「是啊!我本來是要馬上回家的,可



是突然有客人來電說,他家的錄影機壞掉了,還卡住錄影帶,讓我去幫他修一修,



所以就耽誤了!」



  「真的嗎?」老婆的口氣鬆了。



  「是啊!」張金利開始發抖、冒冷汗。



  張金利回想著,陰差陽錯的找上洪麗娜,要是當時她喊叫一聲:「救命呀!」



那自己現在可能回不來了。張金利不禁喃喃地對老婆說:「妳以後別再開這種玩笑



了!會玩死人的!」



  張金利心裡卻說著:『不過,還蠻好玩的……



















0.0147049427032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