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陸阿姨的懲罰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年關將至,經過聯合調查組三個多月緊張高效的工作,省里的煤炭腐敗大案也處理得差不多了,雖然收尾工作在年前肯定是無法完成了,但是對于已經完成了主要工作的辦案人員來說,還是能夠有幸得到6天輪流休年假的機會。

  邵叔叔回來后,陸阿姨和倩倩的心情非常的複雜,既有爲年關時可以團圓的開心快樂,又有抱怨假期太少的糾結不滿,在這種矛盾的情緒中,全家人一起迎來了新的一年。

  6天的時間一晃而過,休完了年假,在一片喜慶的氛圍中,頂著瑟瑟寒風,邵叔叔又出發去了省城。

  邵叔叔走后,陸阿姨沒有想像中的那樣失落,或許她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分別,對如此場景早已麻木不仁了;抑或是她覺得這次和以往相比,根本算不上是分別,所以也沒有理由太過傷感。

  元宵節的前三天,喬阿姨給老媽她們幾個牌友打來了的電話,說是節后第一個禮拜天要請大家吃飯,告訴飯店后,還煞有介事說到時候會帶上女兒劉思婕的男朋友一起去。雖然喬阿姨說話一向很誇張,是那種能把芝麻給說成是西瓜的主兒,但畢竟誰都沒有見過小婕的男朋友,所以我們還是滿心期待的想目睹一下這位新人的真容。

  節后的第一個禮拜天,我們一家三口和陸阿姨母女結伴而行。去了飯店,進了包廂,王阿姨一家已經到了,大家一陣寒暄后,都找位置坐了下來,我和倩倩給大家挂好了外衣,準備入座的時候,小岩暧昧的看了陸阿姨幾眼之后,起身朝我走了過來。

  站到我跟前,滿是挑釁的問了我一句:「華偉哥,你個子多高啊?」他這沒頭沒腦的一問讓我有點摸不著頭腦,也沒多想,「1米79,快1米8的樣子。」我脫口而出。

  「哈哈,華偉哥,你沒我高,我現在1米80了。」小岩似乎笑的很開心。

  「你真有1米8?」我輕輕的皺了皺眉,看著肩膀比我稍矮一點的小岩。

  「是啊,華偉哥,我真有1米8,你別不信!」小岩這麽一說,我徹底明白了,原來那小子是在拿身高說事兒,擺明了要挑釁我。不過我只是笑著看了看他,慢慢的坐下了下來。我沒心思和他打嘴仗,因爲倩倩對他徹底的不「感冒」就是給他的最好的回擊!

  那小子以爲我認輸了,樣子特別的得意忘形。

  「小岩,你真有1米8嗎?」倩倩問。

  「真的,倩倩姐!」「可剛才華偉站著的時候,我看你的肩膀要比華偉低,如果你有1米8的話,難道是你的脖子或者腦袋特別的長嗎?」倩倩斜著腦袋,眨了幾下眼睛看著小岩。

  被倩倩這麽一說,小岩特別的難堪,面紅耳赤的爭辯著,「什麽啊,倩倩姐,你怎麽這樣說我啊,明明我就是比華偉哥高嘛,你……」看著小岩囧樣,老媽沖我和倩倩說道:「好啦,好啦,你們兩個當哥哥姐姐的,不能讓著點弟弟啊?高就高吧,有什麽啊?還至于腦袋長?脖子長的?有這麽說弟弟的嗎?倩倩,你要是再這樣說弟弟,就是找打了!」「哦!阿姨,我不說了,你別打我啊!」說完后,倩倩獻媚般的沖老媽笑了笑,顯然,比起陸阿姨來,倩倩似乎更願意聽老媽的話。

  仗著老媽的撐腰,小岩又得意忘形起來了。

  沒一會,喬阿姨一家也到了,當然也包括小婕的男朋友。剛進了包廂,喬阿姨就一個勁兒的給大家賠不是:「對不起了,對不起了,剛才我們是去車站接小吳去了,客車晚到了一會,讓大家久等了,待會我們全家挨個給大家敬酒賠不是。」「老喬,先別說敬酒的事兒,從你打電話開始,我們就等著看小婕的男朋友呢!」王阿姨說。

  「好好,我這就給大家介紹。小吳,往前站站。」說著喬阿姨把小婕的男朋友讓到了自己身旁,「這就是小婕的男朋友,叫吳澤宇,和小婕是一個學校的,比小婕大兩歲,其實也就是大兩屆,今年大四了,還有半年就畢業了,小吳這孩子,學習好的沒法說,這不前段時間剛剛被學校保送了研究生……」喬阿姨還在眉飛色舞的說著,看著她洋洋自得的樣子,倩倩小聲對我說:「喬阿姨的準女婿挺不錯的,小婕真是好福氣!就是喬阿姨,一如既往的誇張!」「不誇張還是喬阿姨嗎?」我看著倩倩小聲的說道。

  「……小吳啊,既然你的研究生課題選擇了康複療養這方面的,而且實習單位也選擇了我們單位的康複療養中心,那麽你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恭維好你王阿姨和你陸阿姨,她們兩個一個是康複療養中心的副主任,一個是那里的護士長,在業務上那是絕對沒得說,只要你……」王阿姨打斷了喬阿姨的喋喋不休,「老喬,你這話說的,我和雁梅都是小婕的阿姨,那也就是小吳的阿姨了,小婕的男朋友到我們中心來實習,你就是不說,我們也得照顧的周周道道的,還能讓人家小吳受了委屈?對吧,雁梅?」「沒錯,小婕的男朋友到我們中心實習,我和夢琪兩個做阿姨的還能委屈了小吳?老喬,你的話也太見外了吧。」陸阿姨說。

  「是我見外了,是我見外了,你們兩個都這樣表態了,那我還多說什麽啊,呵呵。」喬阿姨自顧自的笑了笑后,又喊道:「服務員,我們人齊了……」終于開席了,飯桌之上,觥籌交錯、碗筷齊鳴,一時之間,好不熱鬧,表現最爲積極的當然是喬阿姨,她不僅自己活躍,還頻頻的示意準女婿吳澤宇向大家敬酒,當然了,敬的最多的肯定是王阿姨和陸阿姨。飯局結束之后,老媽她們又去搓麻了,剩下的人也都有了各自的安排。

  過了年,春天悄然來到,不知不覺的,這個世界已經一片淺綠了。春風吹暖的四月里,萬物吐故納新,一派生機盎然。不知道是不是爲了應景,市里的「兩會」也適時的召開了,「兩會」的主要內容就是換屆,和半年前的那次中小規模的換屆會議相比,這次的換屆會議是全市領導的大換班,所以在會議期間,我們市委辦忙的是昏天黑地。

  大忙了一個禮拜,「兩會」終于閉幕了,領導可憐我們這些小秘書,特別開恩的給我們放了一天假,回到家里,幾乎補了一天覺,還是覺得睡不夠。

  約莫下午快5點的時候,迷迷糊糊的我接到了領導的電話,說晚上有個活動,要我和他一起去,他的車一會就到,讓我趕緊下樓。

  下了樓,上了領導的車,他告訴我晚上要去*** 溫泉度假村,除了司機,幾個跟班里,他只叫了我一個人。聽了領導的話,我的心里倍感溫暖,也慶幸自己接到電話后到上車之前都沒有問候領導家的女人,否則可真的太內疚了。

  *** 溫泉度假村在整個北方地區也算能夠排得上號的度假村了,位于隔壁省和我們相鄰的**市西邊的郊區,不對外開放,想要去那里泡溫泉,必須得注冊會員,會員是收年費的,價格不菲,即便如此,很多人都申請不到會員資格,因爲會員是限量的。

  對于這樣一個豪華的高級度假村,我平時想都不敢想,沒想到老天會如此開恩,領導居然主動打電話給我,要帶我去,而且只帶我一個人。

  汽車在斜陽之下行駛了一個小時,進入了**市西邊的郊區,然后七拐八拐的開進了一條兩車道的鄉間小路,小路是柏油路,非常的平坦,兩旁都是一人來高經過精心修飾的松柏,郁郁蔥蔥的。

  正前方,一幢白色的圓形弧頂的歐式宮殿漸漸的浮現在了眼前,隨著距離越來越近,宮殿的模樣也越來越清晰了,汽車駛入了停車場,下了車后,服務生帶著我們走向了正門,度假村的面積不是很大,就是一幢主樓,也就是那幢宮殿,再加上周圍用白色圍欄圍起來的一片綠地。

  進了大廳,領導和司機去了前台,我跟在后面,環視了下整個大廳,里面的裝飾很奢華,不過我對這種歐式風格的建築和裝飾不是太過「感冒」,看過幾眼,就跟著領導去了溫泉室。

  走過一道並不是很長的走廊,在一個雙開門的包間門口停了下來,我擡眼一看,在門的正上方的牆壁里鑲嵌著一塊天藍色的玻璃,上面镌刻了水瓶宮三個字,服務生插了房卡,推開了門,把我們讓了進去。

  進入房間,映入眼簾的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玻璃是淺藍色的,上面刻畫著各種各樣水瓶星座的圖案,落地窗和房門右側斜上方之間的位置是一個大號的灰白色大理石茶幾,茶幾的左右兩側都橫著一排紅色的沙發,左側沙發背后4米左右的位置,有一個差不多長3米、高1。5米的不透明玻璃平台,上面擺放著一尊水瓶戰士卡妙的玻璃雕塑,幾乎等同于真人大小,雕塑的對面,也就是右側沙發的背后5米的地方,有3個台階,台階的上面,是兩扇開著的推拉式的不透明玻璃門,可以清楚的看到,晶瑩剔透的溫泉水從卡妙舉著的水瓶口里換緩緩流出,落在了藍色地磚的溫泉池里。

  「各位先生,溫泉池里的水半個小時之后就會放好,放好了就不會再流了。現在已經到了晚飯時間,您們吃過晚飯了嗎?如果沒有吃過,不如先吃晚飯吧,這里和餐廳都可以用膳。」「謝謝,我們去餐廳。」領導說。

  「好的,先生們,請跟我來。」吃過了晚飯,和領導在周圍的綠地里饒了一圈,回去好好的泡了一個溫泉,泡過之后,躺在了池邊的氣墊床上悠哉遊哉,好不惬意。可能是這些天一直都沒休息好,沒一會,領導就進入了夢鄉,呼噜聲此起彼伏,我和司機趕緊叫起了領導,把他送到了二樓的客房。

  安頓好了領導,司機說他想隨便轉轉,問我去不去,我知道他想找樂子,沖他搖了搖頭,說我還想泡溫泉,他笑了笑后,上了3樓。

  我又舒舒服服的泡了一次溫泉,準備在休息之前去外面轉悠一圈。剛剛出了房門,我居然看見了一個服務生領著陸阿姨和一個打電話的男士在斜對面的處女宮門前站著,于是,我趕緊閃回了房門口,探出了一點腦袋,偷偷看著……開了門之后,服務生摸了一下口袋,抽出了門卡,對陸阿姨說:「這位女士,非常抱歉,剛才在前台我忘記拿房門卡了,請您和先生稍等,我這就給您取來。」「你沒拿房卡,是怎麽開的門?」「是這樣的,剛才是用我的總卡開的。您稍等,我馬上就回來。」服務生解釋道。

  「哦,那我和你一起去前台吧,省的你還得來回跑。」然后對正在打電話的那位男士說:「弘初,你先進去吧,我去取卡。」說完和服務生一起去了前台。

  弘初,不就是錢弘初嗎?原來陸阿姨是和錢弘初一起來的,正在納悶的時候,我看見錢弘初並沒有進房間,而是邊打電話變慢悠悠的向前台走去。再看斜對面的處女宮房門大開,閃念之間,一個想法浮心頭,『既然如此,何不進去呢?』,打定主意后,我馬上關了門,以最快的速度溜進了處女宮。進去之后,打量了一眼,看到房間的格局、擺設和水瓶宮幾乎是一樣的,視野好、能躲人的最佳選擇當然是擺放著處女戰士沙加雕像的不透明玻璃平台后面,于是,我趕緊躲到了哪里。

  兩人還沒有進來的時候,聽著溫泉放水的聲音,我在想,陸阿姨倒是比較自由,上完白班就下班了,倩倩今晚又是夜班,邵叔叔雖然從調查組回來一個月了,但前幾天去了北京了,因爲最近市里開「兩會」,紀委書記既要向人大提交過去一年的工作報告,又要負責新一屆紀委委員會的換屆工作,而身爲市委常委的紀委書記正好在北京參加全國地市級紀委書記的培訓,爲了回來主持工作,剛剛任職副書記不存在工作變動的邵叔叔被換到了北京,代替書記參加培訓;而錢弘初怎麽會突然回來了呢?年初的時候,他升任了省里的**市檢察院檢察長,在**市的兩會中,剛剛被人大正式任命,怎麽剛一任命就回來了呢?而且還是和陸阿姨幽會,我實在是想不明白。

  我還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取上了房卡的陸阿姨回到了房間,在鞋櫃前,脫下了黑色高跟鞋,換上了薄棉露趾拖鞋,把紅色的OL套裙上衣也脫了下來,挂在了鞋櫃上面的衣架上,然后走到了大理石茶幾右側的沙發上,面朝著房門的方向側坐著。

  確定了不會被發現之后,爲了取得更好的角度和視野,我半蹲著身子,把腦袋藏在了玻璃平台的站立著的處女戰士沙加的左腿后面,通過他兩條腿的空檔,可以清楚看到玻璃雕像身前的一切,而且自己也足夠安全。

  挂了電話的錢弘初進了房間換鞋的時候,陸阿姨伸手向后斜撐著身體,甩掉了拖鞋,擡起了兩條穿著超薄黑色絲襪的修長美腿,平放在了沙發上,妩媚的看著他。不過錢弘初好像並不怎麽配合陸阿姨,換上了拖鞋、挂好了上衣后,看到陸阿姨誘人的樣子,他甚至還有些害羞,更煞風景的是,他居然坐到了陸阿姨的對面。

  「弘初哥,你怎麽不高興啊?難道不願意和小梅在一起嗎?」陸阿姨撅著嘴嬌嗲嗲的說。

  「沒…沒有了!怎麽會呢?」錢弘初趕緊否認。

  「既然沒有,那干嘛坐到小梅對面呢?」陸阿姨稍稍地擡起了一點右小腿,用右腳的腳跟和腳底來回的摩擦著左小腿,樣子非常的撩人。

  「雁梅,我……」「什麽雁梅啊,叫人家小梅,弘初哥!」陸阿姨有點生氣的說。

  「哦,小梅!」錢弘初趕緊改口。

  「坐過來嘛!弘初哥!」陸阿姨溫柔的請求著,聲音非常的酥麻。

  「哦!」無言以對的錢弘初只得坐到了陸阿姨的身旁。

  錢弘初剛坐了下來,陸阿姨便抱住了他的胳膊,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弘初哥,都這麽多年了,爲什麽每次和小梅在一起,你都這麽拘謹啊?」「這個…這個…小梅,我也…我也…說不上來。」「放松一點嘛,弘初哥,難道小梅是女妖精啊?」說著陸阿姨屈回了兩條美腿,左手伸到錢弘初的胸前,一顆一顆的解開了他襯衣的紐扣,芊芊玉手趁虛而入,時而撫摸著他的胸膛,時而撥弄著他的乳頭。

  「哦……小梅,……小梅。」漸漸的,錢弘初有了喘息聲。

  「弘初哥,喜歡小梅嗎?哦……喜歡就吻著小梅吧。」陸阿姨故作嬌喘的說。

  「小梅……我喜歡,……我喜歡你……」錢弘初喘息著說道,貌似不太像剛才那樣拘謹了。

  「弘初哥,吻我,吻小梅吧!」陸阿姨摟住了他的脖頸,雙唇貼到了他的嘴邊,似乎還輕輕的吹著他。

  「小梅!……」他摟過了陸阿姨,和陸阿姨緊緊的吻在了一起。

  陸阿姨和錢弘初一邊激吻著,一邊接著自己解開了自己白色絲綢襯衫的紐扣,然后把錢弘初的右手放到了穿著胸罩的乳房上,錢弘初的右手隔著黑絲蕾絲胸罩撫摸著陸阿姨豐滿的乳房,而陸阿姨則把手放在了他的裆部,隔著西褲輕輕的撫摸了幾下,又把手伸向了腰間,解開了他的褲帶和紐扣,拉開了拉鏈,把手伸進了他的內褲,很快他的白色內褲就支起了一座挺拔的蒙古包。

  陸阿姨持續不斷的挑逗,讓錢弘初也進入了狀態,他的右手伸向了陸阿姨的后背,解開了胸罩的拉鈎,兩只沒有了束縛的渾圓的乳房宛如兩只可愛的兔子一樣彈出了胸罩,隨后又落入了錢弘初手指的控制,他不停地揉捏著陸阿姨的酥胸,不斷的刺激著酥胸上的乳頭,就像是對陸阿姨玩弄他大雞巴的一種報複。

  突然,陸阿姨推開了錢弘初,然后嬌喘連連的說:「哦……弘初哥,……小梅要,哦……」「好的……小梅,我給你……」說著陸阿姨和錢弘初三下兩下的脫掉了衣服,陸阿姨騎坐在錢弘初大腿上,抓著他挺立的大雞巴,塞進了陰道里,慢慢的吞沒了以后,雙腿盤在他的后腰,胳膊抱著他的脖頸,直起了水蛇般的腰身,渾圓挺拔的玉乳來回的摩擦著他的面頰,錢弘初雙手拖著陸阿姨肥肥的翹臀,胯下不斷地向斜上方做著活塞運動。

  「……啊,弘初哥,……爽,小梅……好爽……爽死……小梅了……」頃刻之間,陸阿姨的淫聲浪語彌漫了整個房間。

  「好的,哦……小梅,你爽了……就好……哦!」錢弘初斷斷續續的說道。

  「弘初哥……啊……快些,……快些好嗎?」陸阿姨催促道。

  面對陸阿姨的渴求,錢弘初明顯的有些力不從心,只得敷衍道:「好,哦……我,一定……快些……」「啊……弘初哥……用力……用……力。」陸阿姨抓著錢弘初的頭發繼續催促道。

  盡管陸阿姨一再的加油股勁,可畢竟年歲不饒人了,和正值虎狼之年的陸阿姨比起來,已經51歲的錢弘初明顯已無法從容應對了,在陸阿姨的一片渴求聲中,他早早的繳械投降了。

  完成了發射之后,還沈浸在快感當中的陸阿姨臉上明顯的寫滿了失望,不過她沒流露出責怪的意思,而且還不斷的安慰著實力不濟的錢弘初,陸阿姨的如此舉動反而讓錢弘初更加的充滿了愧疚。

  「小梅,哎,…實在…太對不起……你了,我太沒用了……」錢弘初滿是歉意的說。

  「哦……弘初哥,你別這麽說,……小梅,……小梅已經……很爽了。」陸阿姨嬌喘著說道。

  「小梅,你別…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很差勁!」「弘初哥,……你別……這麽說,自己,……否則,小梅,沒法面對你了!」說著陸阿姨的聲音有了一些哽咽。

  「小梅,你…別這樣,你這樣,…讓我…讓我更難堪了。」錢弘初趕緊安慰陸阿姨。

  「那你不許……再說自己了,否則……小梅……」「好好,我不說了,小梅,我真不說了。」看到錢弘初如此表態,陸阿姨輕撫著他的臉頰說道,「弘初哥,你永遠……都是……最棒的。」聽到陸阿姨這麽說,錢弘初只能報以尴尬的微笑。

  「弘初哥,放小梅下來吧。」「哦!」錢弘初托著陸阿姨的翹臀,慢慢的讓陸阿姨站了起來,陸阿姨起身的時候,他的大雞巴也滑出了陸阿姨的陰道。

  扶起了陸阿姨,錢弘初靠坐在沙發上,似乎有些精力不足,陸阿姨也靠在沙發上,坐在她身旁,兩條美腿搭在大理石茶幾上,左腿壓著右腿,可以清楚的看到黑色絲襪包裹著的腳底和整齊排列的腳趾,樣子很是魅惑!

  小憩片刻,溫泉池里的水已經放好了,陸阿姨嗲嗲得說:「弘初哥,咱們去泡會溫泉吧。」「好的,走吧,小梅。」錢弘初起身說道。

  起來后,見陸阿姨依舊靠在沙發上,斜著臉看著他。這一次,錢弘初還算是心領神會,看到陸阿姨妩媚的眼神后,他俯下身子抱起了陸阿姨,走向溫泉室。

  「弘初哥,難得你這麽主動的抱人家。」陸阿姨依偎在錢弘初的懷里嬌滴滴的說。

  「哦!」錢弘初不置可否的吭了一聲。

  進了溫泉室,錢弘初先把陸阿姨放到了溫泉池里,又回手拉了下那兩扇玻璃門,慶幸的是沒有全完拉住,還留了將近半米的空隙,確定錢弘初進入了溫泉池后,我蹑手蹑腳地溜到了過去。

  上了台階,選擇好了最佳的角度后,我站在玻璃門旁邊,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一切。

  明亮的燈光打在水中,在藍色地磚的反襯下,溫泉水呈現出一種迷人的湛藍色。錢弘初坐在水中的台階上,后揚著腦袋,微閉雙眼,把胳膊舒展了,搭在池邊,盡情的享受著這份兒惬意。

  旁邊的陸阿姨似乎很嫉妒他的怡然自得,不時的伸出美腿,用美腳摩挲著他的大雞巴,嘴里還不停的溫柔的喊著「弘初哥……」,不過面對陸阿姨如此誘惑的挑逗,錢弘初只是象征性的沖著陸阿姨笑笑而已,無論是大雞巴,還是他本人,始終的沒什麽明顯地反應。

  錢弘初的無動于衷讓陸阿姨有些惱羞成怒,她有些生氣的走到了錢弘初面前,分開兩條腿,跪在了錢弘初身體兩側的台階上,雙手壓在了他的肩膀上,氣呼呼的問道:「弘初哥,你什麽意思嗎?是不是不願意和小梅在一起啊?」「不是,不是的,小梅,你別誤會,我就是有點累了。」錢弘初趕緊擡起頭,慌忙的解釋道。

  「累了你說嘛,小梅喊你,你干嘛不理人家啊?」「這……這個……對不起……」錢弘初一時語塞,不知該說什麽才好。

  「哼,才不聽你的解釋呢,你要是不真心給小梅道歉的話,就要無條件接受小梅對你的懲罰!」陸阿姨不依不饒的說。

  「好吧,小梅,我接受。」錢弘初無可奈何的說。

  「弘初哥,直起脖子,把頭擡起來。」錢弘初乖乖的照做,做好之后,陸阿姨調整了下腰身,豐滿的乳房貼在錢弘初的眼前,然后左右搖晃著身體,兩只可愛的玉乳來回地打在了他的臉上。

  原來這就是陸阿姨的懲罰啊!在我看來,這哪里是懲罰?簡直就是恩賜!






















0.013381958007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