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長篇連載]工地上的風情 作者:liu20308 07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007章

  緊張的施工進度計劃迫使著陳可火急火燎地找到我說: 「我的好高工,咱們的電纜再不進來,我這活可真的沒有法幹啦,我看咱就找盧 靜進貨就行,以前咱們也有用她一部分,她昨天還向我打電話問這事呢!」

  這倒真的提醒了我,這電纜是真應該定下來,要不陳可那幫人可要窩工了。

  我曾經找人至市場上打聽過市場行情,發現盧靜她們這電纜無論是質量還是 價格都要優於其他品牌,就等著盧靜上門來談並簽訂供貸合同呢,沒成想這丫頭 竟然與陳可暗地聯繫,也不搭理我這主事的人,難道她走的是曲線救國的路線。

  「那好吧,今天中午你就盧靜送過一批貨,回頭我讓張會計去銀行提五萬塊 錢給她,等老闆來了再與她簽訂正式的合同。

  你可要給她講清楚,一定要保證電纜的線徑和長度,否則重罰!」

  既然她不見我,我也不想主動露面見她,最終簽訂合同的時候她還得來找我 ,這具體的事由陳可辦理正合適。

  每天與小婷的電話短信已成為習慣,通報著彼此最近的生活工作,聊著周邊 的趣事,雙方的感覺越加熟悉和親近,小婷那純真的笑聲讓我忘卻工地一切辛苦 。

  有一天我在老趙的屋子裡閒聊,旁敲側擊地尋問起小婷的情況,豈知那老趙 會錯了意,竟然說「小子是不是後悔那次沒上成紅玉啊,想念大奶子啦!嘿嘿, 昨天我剛去找了她,嘖,那個舒服啊!要不我明天我帶你去!」

  這色老頭,嘴裡除了妓就是色啦,想在他那兒打聽到小婷的消息看來是找錯 人啦。

  第二天一早,陳可就跑到工地辦公室來找我,手裡拿出一信封遞給我說:「 這是兩千塊錢,盧靜給你的辛苦費,電纜拉到工地老趙也驗了貨,質量沒問題, 已由老張入庫了!」

  這盧靜是不是沒有腦子啊,想給好處費也不能這樣由中間人送來啊!估計 著陳可的辛苦費也不會低於這個數!這錢絕對不能收!

  「啥辛苦費,這錢我可不 能要,無功不受祿!這錢你還替我換給她吧!」

  我也不理會陳可的解釋走出屋來。

  臨近中午,老闆與萍姐開車來到了工地,他們這一走時間還真長,都快二十 天啦!我忙把辦公室收拾一番把老闆與萍姐讓進屋內,眼睛打晾著萍姐語帶雙關 地笑著說:「你們倆這趟差出得,讓我感覺沒了主心骨,沒著沒落地,可是天天 盼著你們回來啊!」。

  大大的太陽鏡,紅艷的雙唇,一襲白色襯裙,黑色的鯊魚皮打底褲,白色系 帶高跟鞋,還是女人味十足的萍姐。

  聽我這樣說,萍姐嬌軀一顫笑著說:「高工,什麼時候學會這麼會說話了, 說得像呆在家裡的怨婦似的,呵呵,笑死人啦!」。

  唉喲,她怎麼笑起來這麼好看,那麼迷人呢!緊接著我忙將最近工地進度情 況包括幫老皮處理兩萬塊錢事故、定購盧靜的電纜等一股腦向老闆做了匯報,並 將近期所花費明細遞給老闆。

  「嗯,我不在家,工地由小高管著,受累了,你看這臉曬得更黑了。

  總之做的不錯,尤其是老皮的事處理十分妥當,小盧的電纜就這麼著,以前 她也給咱們少量供過貨,也放心!不過,你好像忘記說了一件事吧!」

  老闆背靠在椅子上,十分高興地問道!「工地上的大事就這些啦,也沒有啥 事了,安全無事故,進度提前兩天,別的……」

  讓老闆這一樣問,我真有點摸不清頭腦,難道老闆掌握著我的啥情況?心中 不免忐忑。

  「你小子,哈哈,這兩千塊錢是怎麼回事,小陳剛才就急著找我說這事,說 你無論如何也不願意接受這兩千塊辛苦費,我剛才讓你說,你還做好事不留名! 真是傻孩子!這麼著吧,今天中午你拿著這兩千塊錢與萍姐出去好好吃一頓吧, 你這身子也太瘦了,我有點累,今中午就在你床上休息一會兒,工地上你今天就 不用擔心了!」

  老闆眼中有些憐愛地大聲笑著說。

  啊!這事竟然被陳可這小子捅到老闆那兒啦,還無意中把我樹立起清廉能幹 的形象來,真是讓我哭笑不得。

  不過這些都不讓我心動,最為驚喜的地是老闆示意萍姐陪我吃午飯,還放我 難得的半天假期!NND,太陽當空照,美人陪我嘍!坐在萍姐車內的副駕駛位 上,我一臉壞笑地仔細欣賞著這渾身散發成熟、嫵媚氣息的萍姐,左手悄悄有放 在她的美腿上,輕輕撫摸起來。

  「啊!小色鬼,摸什麼摸,瞧你這麼猴急的,老實說,這些天有沒有想我? 」

  萍姐一邊開著車,一邊嬌罵著我,不時轉過頭來地瞟著我。

  「當然想啦,我天天做夢夢見我的萍姐,夢見與萍姐在一起吃飯,一起洗澡 ,一起嘿咻!」

  我傾斜著身子,將手穿過白色的裙底,慢慢撫摸靠近萍姐的大腿根部挑逗著 她說道。

  「小冤家,還是那麼色,油嘴滑舌的,啊!你摸得人家癢癢的,求你別摸了 ,我還要開車呢,別著急啊,我們有一下午的時間呢!」

  萍姐嬌喘著答道,扭動著身體想躲避我的魔手。

  眼見萍姐的身體已經發抖,把持在方向盤的雙手已經有一些不聽使喚,我忙 停下小動作,畢竟安全第一。

  於是我與萍姐聊起天,知道萍姐與老闆這次出差收穫挺大的,基本上搞掂鄰 市一個項目,預計待這個項目結束以後就要向其轉移了。

  萍姐還向我透露老闆十分欣賞我,擬給我加工資呢!唉,今天是什麼好日子 啊!宏運當頭都把我撞暈嘍!我與萍姐來到一家日本料理店,脫鞋入座後,點了 秋葉刀魚、生魚片之類的,待其服務生拿過五瓶清酒以後,交待關上門,不聽招 呼不要進來,我要與萍姐共享這二人美餐。

  溫熱的清酒、鮮美的魚片更有萍姐相伴,讓我一股腦地連連舉杯一飲而盡。

  見我如此之嗨地喝法,對坐的萍姐柔聲勸慰道:「你悠著點,別喝醉了!這 麼多天,你還沒好好疼疼我呢!」

  「嘿嘿,我這就好好疼一疼我的萍姐,嗯,嘖,真甜啊!我來喂萍姐!」

  我將身子移到萍姐身旁,在其光滑白懶地的俏臉上狠狠地親了一下,端起酒 杯喂向她那紅唇。

  「唔,唔,你這麼硬灌我酒,是不是想趁我醉了圖謀不軌啊!嘿嘿」

  萍姐生生地吞嚥下嘴中的酒,有些嬌羞地說。

  靠,你還要酒灌嗎?瞧你那泛著紅光的眼神、嬌騷的姿態,比我還猴急呢! 我心裡暗暗罵道。

  「來,咱不用酒杯啦,我用嘴來餵你!」

  我說著喝起一口清酒,對著萍姐的嘴香唇緊緊貼著,輕輕吐送至好的嘴內。

  「唔,唔」

  萍姐沒有想到我竟然用舌頭將酒餵入她的嘴中,一口吞嚥下去,竟然咳嗽起 來,緩過勁以後佯裝發怒道:「你個小冤家,淨搞這些花樣,差點嗆死我!唔, 啊!」

  忽然之間摟住我,將香舌送入我的嘴中用力地親吻起我來。

  一隻玉手慌亂地摸索著上衣,靈巧地解開我的扣子,用力撫摸著我的身體。

  此時嬌喘噓噓的萍姐已變成一隻發情的老虎,雙手用力把我推躺在榻榻米上 ,站起身嘴著騷笑著盯看著我,如在跳艷舞般扭轉自己的身體,慢慢地脫掉身上 的所有衣物,並向蒨如紗翼的紅色內褲已變成濕答答的,重重地扔在我的頭上, 一股一股幽香的體香飄入我的鼻間。

  萍姐靈巧地跨躺在我身上,一臉的春心蕩漾!滾燙的嬌軀烘烤著我,一副香 舌勤墾地身在舔食著我的胸膛,一隻玉手正努力解脫著我的褲帶。

  也許是扣得太緊,萍姐嘗試好多次都未能解開,急得萍姐扭過身來,雙手用 力撕扯著,嘴裡已經是淫語喃喃:「快給我,我的小達達,快給我!想死我了! 」

  看來萍姐已經性緻大開了至瘋狂了!我趕快送開褲帶,害怕若是再打不開, 萍姐真的會把我的褲子給撕了。

  萍姐緊緊握著我的肉棍,停在空中全神貫注地欣賞,而後又猛得張開大嘴將 整個肉棒吞了進去,快速地套弄著,大力的吸吮著,大量地口水已順勢流在我的 陰毛上。

  這女人發起瘋來,真是夠可怕,這架式簡直要強姦我啊!「我要,我要我的 大雞巴,啊!啊!嚕,嚕,好吃!好吃!」

  萍姐親吻著大聲地騷叫,也不顧屋外的人能不能聽得到。

  我的肉棒在萍姐如此的虐待下越發粗壯挺立,NND,我這小弟弟也是一位 受虐狂!臉已經紅至發紫的萍姐擡起來,快速地移動身位,蹲起身來,輕輕掰開 自己的淫穴,衝著我挺立的肉棒,猛地坐下!「啊!」隨著一聲嬌呼,萍姐皺著眉頭快迅地扭動著屁股,套弄著我的老二。

  剛才萍姐那猛的一坐,讓我真實地感到什麼叫大山壓頂,那重大的衝擊簡直 都快把的老二折斷,這瘋女人今天是徹底地瘋了!充滿淫水的肉穴裡熱辣無比, 穴內的肉壁緊緊摩擦著我的肉棒。

  萍姐今天帶著無比騷媚瘋狂的表現讓我大為驚歎,緊繃著身體支擡起我的屁 股配合著萍姐瘋狂的扭動。

  雪白大奶上已是香汗淋漓,櫻桃般的乳頭早已熟透,萍姐依舊如有無窮力量 般地扭動、打轉、磨擦發洩著春潮。

  飽著貪慾的雙眼眼盯著我,匍下身來用力張著大嘴,如惡狼一般地舔拭著我 的耳朵、我的雙臉、我的鼻子、我的乳頭……。

  「啊!啊!快給我!快給我!我要,我要!我要你的雞巴,我要我的雞巴! 啊!唔!」

  萍姐胡亂著搖著頭大聲地叫喊!雙手支撐在我小腹上,肥嫩的屁股如打樁機 一般一樁一樁衝擊著。

  在如此若暴風驟雨般的撞擊下,我的老二有點受不了,我幾次想起身替換體 位,借此機會為小弟弟贏得喘息,都被嬌狂的萍姐狠狠地去推搡下來。

  「啊!我的小達達,真舒服!!我的好雞巴,啊!1唔,啊!我的天呢,我,我………。」

  萍姐的淫穴在經歷了數百次的沖拉摩擦已變嬌柔欲碎,無數的淫水成匯流成 小河。

  「帕,帕」地撞擊著萍姐的大屁股。

  「啊,啊……唔唔……」

  隨著萍姐一聲的唔咽,淫穴裡的花心射出熱熱的陰精噴在我的龜頭上,越加 收縮著的陰道有力地壓近著我的龜頭,快感襲來,此刻可不能再射在萍姐的騷穴 了!我忙推開癱躺在我身上萍姐,抽開嵌入穴裡的肉棒,扶起萍姐的俏臉,將雞 巴對準紅紅的紅唇插了進去,一股熱熱的精液噴射而出,刺激得依然迷糊的萍姐 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頭,啊!好舒服啊!萍姐微閉雙眼用小舌舔著我的龜頭,用紅 唇裹擦乾淨肉棍上的殘液後,睜開越加媚騷地雙目盯看著我,隨嘴裡「咕嘍」一響將所有的精液吞了下去:「嘖,真好喝!我的小達達連精液都那好吃! 」

  「我的好萍姐,剛才你真是如猛虎下山似的,真嚇人,嘿嘿,看來是這十幾 天把你給弊壞了吧,這回你滿足了,可是我還盡興呢!」

  我逗著萍姐說,已經恢復挺立的小弟弟指揮著大腦,欲求未滿啊!「又在說 羞人家,我在外面天天盼著回來,天天想你,我是想壞了,見到你真是給瘋了一 樣,呵呵,要不咱們先吃飯,下午我們繼續……」

  說到這,面帶紅暈的萍姐竟然不好意思了。

  「好,嘿嘿,下午我再好好疼疼我的萍姐,來,擠上這橙汁!」

  我輕輕親吻一下萍姐,幫她調好刀魚的汁頭。

  這人是鐵,飯才是鋼,沒有體力,也無福享受身邊這位風騷的美女熟婦的!






















0.013133049011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