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疑愛8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不知不覺地,我和蘭交往也一年了。



我和蘭如常的去夜市,誰知半途竟會下大雨。送她回家時我們兩人也濕透了。。。



蘭借了套她父親的衣服給我,然後泡了兩杯咖啡。我望著外頭的大雨,和蘭靜靜的享受者大自然的音樂。



[你父親呢?]



據我了解,蘭的母親去世約有3年了,目前與父親住。而身為軍人,他父親大多數不在家。



[不在吧?]



她懶洋洋道。



[有DVD嗎?]無聊的我開始找樂子了,畢竟這樣聼雨下去沒意義的。我獨自起身往光碟廚走去,隨手拿了部“鉄達尼”放進光碟機,輕輕抱起蘭一起

往沙發坐下。



[啊。。。啊。。。。。好爽]



電視出現兩條肉蟲纏綿著,看來這不是正常的“鉄達尼”吧?我們都被突來的意外嚇傻了眼,甚至感到害羞。我還是勉爲其難的站起,準備関掉電視。

誰知蘭竟然拉著我手,紅著臉說:



[別関。。我,我。。想看!]



説來我也有點白目,那時竟乖乖坐下陪她看。直到閃電太頻密,[刷!]一聲,大屋裏跳電,屋裏頓時一片漆黑。



我感到蘭手心也冒汗了,可是彼此都不作聲,默默就這樣維持著。



[俊,還記得我們相遇的那天嗎?]



[嗯。。。}我用力一握,示意記得。



[那天真糗。。。遲到,學費沒帶,雨傘不見,就連車站也找不到。。。]



[是啊!你都說了幾遍了。。]我笑言著。



[可是,卻讓我遇到了你。。。]語畢,蘭已把櫻唇送上,深情的吻著我,我也自然的用舌頭回應她的熱情。。。



[啊。。。]蘭的手探到了那肉棒,她靈活的解開褲頭,把我老二從內褲掏出,溫柔的上下套動起來了。當然,沒想到以別人的手會帶來這樣無比的

刺激,比自己來更加舒服!我任由蘭動手,讓她主控一切。她悄悄向我耳朵吹氣,未經人事的我不禁打了個顫抖。



[摸我!]蘭以命令的口氣說。



我把雙手放在乳房上,小力的按弄起來。雖然隔著了衣服,但也足以感覺到里頭的綿軟。我漸漸把蘭壓在下頭了,雙手劃圓的力道慢慢也加重,只覺

蘭的身子一次一次的加熱。。。



[啪!]電流再度恢複了,此刻的我們衣冠不整地在沙發上,面對面地刷一聲紅了起來。



[對不起。。。]也不知道的,這時我竟然傻傻道起歉了。



[我們。。。作吧?]蘭大膽的說。



[真。。的?]反到我傻眼了,但是還得試探的問。



蘭一聲不作,坐起身就把上衣脫了。很快的,一反手胸罩也應聲落下。。。



腦袋裏嗡嗡響著,眼前的蘭上半身已一絲不挂了。她身材屬於偏瘦型的,身上沒有一點墜肉,胸部也算偏大了,奶頭顔色嫩紅,真的很像兩顆小葡萄

在胸前。



我自然而然的脫光衣服,然後輕輕的撫摸著蘭的臉,將嘴貼在她的臉上。



我輕輕的親吻著蘭的臉、鼻子、眼睛、耳朵每一處地方,最後輕輕的貼上媽媽的櫻唇,舌尖輕輕的抵開媽媽的雙唇,輕舔那潔白的貝齒,

及吸吮著口中的津液。



我們彼此都顯得激動,不知不覺我手攀上了蘭高聳的雙峰,只覺得掌中滿滿的都是柔軟,在峰頂還有個可愛的突起,我調皮的撥弄著,

蘭也忍不住開聲了。我低下頭貪婪的吸允著那對奶頭,不斷的含,不斷的吸,在我的吸允和揉弄下,她的乳房很快硬起來。



[嗯嗯嗯。。。]蘭的呻吟聲在房內圍繞著。因爲是我的第一次,顯得有些猴急。慢慢,蘭也被我壓著,我輕輕的褪下了她的褲子及內褲,





戀戀不捨的滑過脖頸后,來到那迷人嬌軀,我發狂的吻著蘭每一寸肌膚,漸漸的向下,來到了目的地。



我望著蘭,輕輕的分開她的大腿,兩片粉紅色嬌嫩的花瓣隨著大腿慢慢的張開了,蘭的毛髮並不多,整齊而柔順,我湊到近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然後舌尖開始輕舔那可愛的小豆豆,慢慢的她也好像不堪刺激的嬌哼了一聲,雙腿情不自禁越張越開。。。



我忘情的將舌頭伸進了陰道,貪婪的吸吮。反觀蘭嬌喘著向上拱起了纖細的腰肢,蜜處漸漸分泌出蜜液,似乎想得到更多,更多!我聽后一陣激動,

巴不得挺著雞巴就要插進去。



[讓。。我來。好。。嗎?]



蘭摸著我的頭,示意要我躺下。。。





看著自己肉棒一柱擎天,心裏縂覺得怪怪的。直到蘭一手抓著我的雞巴一手掰開自己的小屄,把我的雞巴一下就塞進她的嫩屄里。



[啊。。。]不約而同,大家愉快的發聲了,



[呼。。好。。好硬!]看著她挺動著陰部,只覺得肉棒被吸著,周圍傳來陣陣熱力,頭部還被肉壁一張一合的磨允著。



我完全不敢動,單單如此以比自慰來得刺激,把受不了而一瀉千里。大約半刻鈡后,蘭才不勝力的要求我動一動。



我開始輕輕的抽插,她小穴內壁的褶皺摩擦著我的肉棒,帶給我強烈的刺激。我慢慢的掌握速度后,開始大力的抽動起來。蘭按著我雙手在她乳房上,

我也不客氣地揉起來了,只見大家結合処被婬水打溼了。她也在強烈的刺激下不斷地迎合我,用小巧的鼻子嬌喘著發出令人銷魂的呻吟。

我越來越忘情,動作越來越大。這時,我感覺腰間一陣酸麻,巨大的快感瀰漫到我的全身。不出所料,忍不住的我,一股滾燙的熱流沖進蘭的花心。

也不知是否幸運,還沒射完前,蘭也高潮了。這樣至少不丟臉吧?我高興得吻著她,畢竟第一次給了最愛的人。。。





嘗了禁果后的我們,像開了竅似的。一開始還有節制,一星期2,3次。後來卻越來越密,像上癮般。。。



我們試過在學校,野外,廁所等等,最激烈莫過於電影院內。。。







剛好忘了是什麽戯,只知道舒淇有份演的。本來呢,是想安安分分的看完的。興起的我們,突發奇想在戲院來一炮,可是蘭也害怕的原因,結果就改爲

乳交了。當然,我們先跑去最角落的座位,觀察沒人發現后,才開始我們的行動。蘭揭開了乳罩,把我肉棒塞進了那縫裏,我只覺被兩團肉球結實的

包圍了。蘭起初也被它的熱情嚇到,但情到濃時昏了頭,也不理周圍環境的開始動起來了。



[先用。。乳房吧?]蘭帶著興奮的語氣,小聲地說。



不久,她的舌頭也加入戰圍了。要命的滑舌,次次都舔到要害,爽得我連哼幾聲。蘭假裝聽不到,只是更賣力的套弄。



[這。。。這快憋。。。不了。。。]



我迷糊中,只看到熒幕中舒淇的臉,也理所當然的,幻想蘭變成了她,快樂的爲我乳交著。



[舒。。。淇,我。。我來了!]



濃濃的精華,分成六,七股射進欄的嘴里去。當然,蘭也被我大量的出精嚇了跳,只得慢慢的咽下全部。。。



出來后,我們也不清楚戲的內容和角色,只是急著到附近酒店,解決大家生理上的欲火。結果總共大戰接近早上,射了兩遍才結束。。。





記得有一次,我多嘴問蘭的第一次給了誰。蘭聽后臉色大變,但不知情的我還傻傻追問,結果引來一場吵架。當然,這也成了我們禁聊的話題,

原本不在意的卻變得可疑。而直到有一天,我才明白,這一切的一切。。。



蘭的生日快到了,身爲男友的我正準備在前一天慶祝,讓她有個驚喜。先假裝不得空,然后再求學長借我“野狼”單車,風光中駕去她家。到了她家前,

只見一部高級房車停泊著。我下車后打量,門前居然有雙軍鞋,看來這就是蘭提起做軍人的父親吧?本想在家慶祝的我,只得打消念頭。打開門想與她

父親打招呼的,誰知這正是後悔的決定。。。



[喝。。夏。。。]一名健壯的中年,把蘭壓在身下不斷蠕動,只見蘭閉上眼任由自己父親抽插。



[你。你會后悔的。。]很久以前的一句話,竟在這刻浮現,難道這就是她所說的嗎?



[蘭,還是你最棒。。。爹弄得你舒服嗎?]不堪的話從他父親口裏說著。



蘭一話不說,只是在不停的呻呤。迷惑得我悄悄離開了那裏,卻沒留意到,蘭眼角的淚痕。。。





。。。房裏終于安靜了,蘭的父親開始穿囘軍衣,再度回到受人尊敬的身份。



[爸,我們停止吧。。。。我有男友了。。。]蘭說著。



[蘭,你知道的。。。]蘭的父親激動握著她說。



[你母親去世前,要我們互相照顧的。我很愛你,你懂嗎?]



[是,我知道。我答應媽了,也自願用身體安慰你,但我們如此下去。。。]蘭開始哭道。



[蘭,我不能失去你。。。我知道這已經超出一般父女的愛了,可是你媽死后我就剩下你,求你別丟下我。。。。]



一向嚴肅的他,竟然哭了起來。蘭的猶豫,正是反映了自己還是無法擺脫父親。。。



之后蘭都有打電話找我,可是我都不肯接聽。直到她透過謙得知我住址后,連夜趕了過來。



[你到底想怎樣?]這是蘭見面的第一句話。



我這是還是沈默。



[你從那天后就不聞不問,那你還當我是女朋友嗎?]



我突然怒火一燒,罵道:



[那你有當我是男友嗎?你和你爸。。。就可以嗎?]



蘭一臉驚訝,我轉身說:



[我真笨,由頭到尾,徹徹底底的笨蛋!]



蘭抱著我道:



[俊。。。你聽我說。。。。。。。]



蘭快速的把原由清楚地說了,可是那時的我根本聽不進。我摔開蘭后問道:



[那你還是要你爸對嗎?]



蘭不知所措。



我絕情的道:



[一,跟我走。二,跟你爸走!]



我注視蘭許久,一心想她回心轉意。但是看來並不是如此。。。



[再見。。]我頭也不回的會屋去,只剩下蘭,以及隱約的泣聲。。。



過后我們完全沒接觸,只知道蘭悄悄離開大學,到外頭工作了。也是到了今天,我才知道他父親去世了。。。





。。。雨中,只有零零落落幾個人來。下葬也沒多久,人們也漸漸散去了。

蘭緩緩走向我,我們彼此看著對方都不出聲。歲月並未在她臉上留下任何殘酷的痕迹,反而比以前成熟,大方。然而那對愛笑的大眼,今天居然變成

淡淡憂郁。



[謙呢?]蘭看到我的出現,第一句的對話。。。



[他有急事。。。你,好嗎?]



[我很好。。。]



大家都沈默了。



看著蘭那微漲的肚皮,我好奇道:



[你結婚了?]



[。。。不。。]



看來這是她父親的“遺物”吧?換作以前我肯定破口大駡,可是自從與心在一起后,才明白自己也算沒資格。



[這是我決定的。。。沒人懂的。。]蘭看了我表情,自言自語的說。



我大口吸氣后,無奈的點了點頭。



[蘭!]一位成熟的男士走過來。看來這是蘭的男朋友吧?我望著他打了聲招呼,眼見他對蘭呵護有加,我也悄悄的放心了。。。



蘭他們的車子越走越遠,我看著天邊的雲朵,默默祝福她的新生活會更好。。。
















0.0136981010437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