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長篇連載]笑傲-19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151章懷疑
  雖然勾出了儀琳的心里話,張勇霖也不好光明正大的當著任盈盈的面,和儀琳再真刀真槍的來一場野戰。三人吃完了晚飯之后,又休息了一下。張勇霖方才說道:“盈盈、儀琳師妹,我準備先回王家交代幾句,然后咱們在一起去杭州吧。今晚你們……你們現在碼頭附近找個客棧休息一晚。如何?”
  洛陽地處中原,是南來北往的商業大城。洛陽碼頭整天也是一場繁忙,人多人雜,三教九流、各行各業的人來往不絕,南邊的絲綢,北方的棉麻,各種貨物也是應有盡有。可正是因爲這樣,張勇霖才想讓任盈盈他們呆在碼頭,就算被嵩山派的人發現了,因爲人多,想逃也方便的多。任盈盈捋了捋額頭前的劉海,輕笑道:“你放心好了,今晚我們有地方去的,我一個好朋友正好在黃河邊有一條船,我們就在他們的船上住一晚上,就算是被嵩山派發現了,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的。”
  張勇霖立馬就明白任盈盈口里的朋友是誰,肯定是藍鳳凰了。張勇霖頓時覺得腦袋有點疼,這藍鳳凰不習中化,爲人處事直率坦誠,而任盈盈又聰慧異常,別被任盈盈給套出什麽來。對男人來說,女子自然是多多益善了,可是對女人來說,自己老公三妻四妾的,這心里到底是什麽反應,那可不一定。任盈盈恐怕不會因爲自己金剛杵所向披靡,就同意自己廣納妻妾的。再說了,張勇霖和藍鳳凰也就做了一夜夫妻,藍鳳凰在張勇霖心中的地位還是有限的,以至于剛才任盈盈追問張勇霖情史的時候,張勇霖居然把藍鳳凰給徹底忘了。這……萬一任盈盈覺得自己騙了她,不夠坦白,可就得不償失了。
  張勇霖挑撥的說道:“朋友?什麽朋友?你……你……”
  張勇霖想說“你在魔教高高在上,居然也能有朋友嗎?”
  可話到了嘴邊,他想到這麽說對任盈盈無形中也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于是就住了嘴。可任盈盈卻明顯領會錯了意思,嬌憨的白了張勇霖一眼,解釋道:“是個女人啦,你見過的,就是上次在洛陽外和你發生矛盾的那個女子。她是苗疆五毒教的教主。”
  張勇霖摸了摸鼻子,說道:新“原來是她啊,五毒教功夫雖然不高,可是用毒卻是神出鬼沒。莫說費彬他們已經被我們驚走了,就算他們找上了五毒教,恐怕也討不到好去。“張勇霖正說著呢,忽然聽到林子里傳來陣陣輕微的腳步聲。他眉頭一皺,樹林里一地落葉枯枝,普通人走上去“嘎吱嘎吱”直響,可現在這腳步聲卻是輕微的。張勇霖立刻警惕了起來,來者不止一個,而且功夫深厚啊。張勇霖沖著任盈盈和儀琳做了個手勢,三個人悄悄的在一旁的大槐樹邊藏了起來。
  眼下正是金秋時節,樹木雖然不是光禿禿的,可樹葉掉了大半,剩下的搖搖晃晃,誰不定下一刻就會飄落下來。這種情況下,跳到樹上去,膽子自然是很大,可是被人發現的機會也很大。武林中人不是有句名言“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嘛,這前后、左右、上下六路事實上已經把整個空間方向全部容納了進去。藏到這半光的樹上,那不是很容易就被人發下了嘛。
  三個人找了一個大槐樹剛剛躲好。就聽到費彬說道:“走了這麽遠都沒有發現他們的蹤迹,他們恐怕已經逃走了。哼哼……向問天名震江湖,沒想到居然玩這種騙人的把戲。”
  丁勉看了眼費彬,雖然費彬是他的師弟,可是爲人低調正直,而費彬這有些趾高氣揚,做事也不擇手段,兩人想法不同,平時多多少少也有些小恩怨,兩人關系並不融洽。丁勉說道:“費師弟,咱們還是再找一會兒吧。如果實在不行,那也就算了。”
  費彬這回這麽下力氣找向問天,倒不是他不怕向問天,單打獨斗,費彬絕對不是向問天的對手,但是,差距也不會很大。可剛才費彬自己被向問天的一個小手段,嚇得魂飛魄散,等明白過來之后,自然是急于要找回場子的。可是,從現場的情況來看,這幾個人早就跑得沒影了,這……這可怎麽辦呢?費彬有些擔憂的說道:“師兄,沒抓住任盈盈不說,還折了陸師兄,而且王家的事情也棘手的很,咱們回去以后如何向大師兄交代啊?”
  儀琳作爲�山派弟子,基本的常識還是明白的,她一眼的就認出了嵩山派的衣衫。作爲一個深受“五岳劍派、同氣連枝”影響的女弟子,聽了費彬的話,還以爲嵩山派有了什麽困難,儀琳立刻就想站出來幫助嵩山派,可她身子剛剛移動,張勇霖就眼明手快的捂著儀琳的嘴巴,沖著她輕輕搖了搖頭。
  聽到費彬提起了陸柏,丁勉的臉色一下子也沈寂的可怕,嵩山派十三太保,事實上就是十三個從小長大的師兄弟,不敢怎麽樣,這感情還是有一點的,當下他恨恨的說道:“陸師弟的仇,咱們一定要報。你和他也有交手,你覺得他到底是哪個門派的。”
  “哼,這小子功夫極高,所學也很雜,這倒是不好猜測。不過,這小子既然蒙面出來,和向問天只是客套,並沒有巴結的意思,那麽他肯定不是魔教中人了。哼……說不定還是正派中人。”
  費彬說道。
  “正派中人?哼、、、當然是正派中人了,我甚至覺得他就是咱們五岳劍派的人!“丁勉沈思著說道。
  “二師兄,不會吧?五岳劍派之間,互有矛盾這是事實,誰都知道。可是幫住魔教這種大是大非的問題,大家都還是把握的住的。他們應該都不會冒這個天下大不韪吧。再說了,我看這人用的是刀法,五岳劍派可沒人會用刀的啊!“丁勉搖了搖頭,說道:“費師弟,這人功夫極高,這是肯定的。可是,他那刀法卻不怎麽高深,而且他所用的刀法似乎有點劍法的痕迹,只不過,這人用刀圓轉如意,一時也看不出來他的劍法出處。不過,天下之間,除了五岳劍派,又有那些幫派以劍法高深著稱呢?娥眉?昆侖派嗎?這些幫派劍法雖高,弟子資質卻差,早就不複往年的威名了。所以,我覺得他應該是五月劍派的。”
  費彬惡狠狠地說道:“丁師兄,那你可曾猜到這人到底是誰?”
  一旁的大陰陽手樂厚卻不相信的說道:“二師兄,這會不會弄錯啊?他要是五岳劍派,這……這可就麻煩了。“左冷禅的志向是合並五岳劍派,可是五岳劍派里面突然出了一個傾向于魔教的人物,如果魔教出來搗亂,那麽統一五岳劍派困難可就大了。
  丁勉卻是一笑道:“這是我的猜測,或者是直覺吧。也沒有什麽證據。不過,像他這樣的高手,天下之間總是有數的,如果咱們能夠查一查,在這個時間,可能在洛陽出現的武林高手都有誰,這不就心里有數了嗎?“樂厚怔了一下,道:“二師兄,昨夜陸師兄不是說了嗎?那個華山派的張勇霖,功夫似乎不錯啊,連白板煞星都不是他的對手。你說,會不會是他下的手呢?”
  丁勉微微一下,並不說話。倒是一旁的費彬,吃驚的說道:“不會吧,這小子竟然敢和我們對著干嗎?一個習武兩三年的人,怎麽可能功夫這麽好啊?“丁勉說道:“費師弟,此人不能小瞧啊。術業有專攻,資質有上下。有人學得慢,有人學的快,這也算是正常的。“費彬眼珠子一轉,說道:“二師兄,這是個機會啊。管他張勇霖是不是真的是黑衣人,咱們一口咬定就是他,有咱們師兄弟證明,他的名聲想不臭都不行。到了那個時候,咱們再慢慢修理他。”
  樂厚卻是搖了搖頭,說道:“這樣做不好吧,畢竟咱們沒有證據啊!”
  一個師弟同意,一個師弟反對,丁勉自己也不好獨斷專行。丁勉思考了一下,說道:“這事不急,咱們聽大師兄的安排也就是了。不過,今天晚上,咱們是不是要去王家試探試探,如果那小子一天不出門自然是沒有嫌疑了,否則的話,咱們在聽大師兄的安排。”


第152章 再斗
  “咔嚓!”
  “誰!”
  聽到左側林中傳來了一聲樹枝折斷的聲音,丁勉扭過頭去高聲問道。
  “呵呵,原來是丁師叔、費師叔和樂師叔啊。三位師叔不在嵩山,怎麽來到洛陽了?莫非也是爲了替王家主持公道嗎?昨天陸柏陸師叔已經將白板煞星斬殺,替王家報了仇。俠義之舉,讓人欽佩不已啊!”
  張勇霖施施然的從大樹后面走了出來。
  偶遇丁勉三人,又聽到三人如此機密的談話,儀琳心中仿佛發生了八級地震一樣,一不留神踩斷了腳下的一根枯樹枝。引起了丁勉三人的注意,張勇霖無奈之下,只好自己硬著頭皮走出來。
  “是你?”
  費彬訝異的說道。見丁勉、樂厚一臉疑問的樣子,費彬低聲解釋道:“這人就是華山派的張勇霖。”
  丁勉、樂厚均是一愣,丁勉成還好一些,臉上還浮起一絲微笑,而樂厚卻是老臉一紅,生怕自己師兄弟剛才的話,被這個年輕人聽去。見張勇霖距離三人還有一丈遠的時候,就停下了腳步。丁勉拱手說道:“張掌門好啊,張掌門不在洛陽城呆著,怎麽跑到這荒郊野外來了。”
  丁勉面帶笑容,可是眼神卻是一片冰涼。
  丁勉剛才和蒙面的張勇霖交過手,雖然沒見過張勇霖的面貌,可是蒙面人穿著的衣衫、個頭等等,丁勉卻是記得清清楚楚。眼見著張勇霖穿了同樣顔色的衣衫出現,除了這衣衫皺巴巴的,上邊還帶著點點血迹之外,似乎和那蒙面人一摸一樣。丁勉心中要是不起疑,那他也不會成成爲“托塔手”了。張勇霖背后的山林里,黑咕隆咚的靜悄悄一片,也看不清楚具體的情況。
  張勇霖呵呵一笑,道:“白板煞星一死,王家大仇得報。在下閑暇無事,出來轉轉,不了在這山野之地居然碰上了三位師叔。真是有緣啊!”
  張勇霖信口開河,丁勉三人自然是不相信的。三人縱橫天下,牛B的人物自然見的不少,區區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華山派掌門人,自然是嚇不住他們的。三人對視一眼,費彬說道:“我們正在追殺魔教妖人,不知道張掌門可見過他們?華山派名震江湖,見了魔教的人,想必也會拔刀就砍吧。”
  張勇霖彬彬有禮的拱手說道:“這個自然,請三人師叔放心。我華山派乃是名門正派,家師在世的時候,人稱君子劍,我華山派行得正,坐得端,自然不會和那些居心不良的人死戰到底。就在剛才,我還和人打斗過。”
  “是誰?”
  丁勉追問道。
  張勇霖搖了搖頭,直接說道:“丁師叔,在下江湖經驗淺薄,見識不廣,那三男一女我從來都沒有見過。”
  “三男一女?”
  丁勉三人忍不住有互看了眼,丁勉跨前一步,追問道:“那……那幾個人現在在什麽地方呢?”
  張勇霖似乎微微一愣,面色漸漸發紅,顯然是猶豫了一陣子之后,方才吞吞吐吐的說道:“他們……他們朝渡口去了!”
  “你……你怎麽不把他們攔著。”
  樂厚追問道。
  張勇霖臉上現出一絲尴尬,卻是沈默不語。丁勉三人人老成精,立馬明白了張勇霖的意思,看來不是攔不住,而是被人家打敗了。看著小子衣衫不整,一臉疲憊,身上帶血的樣子,顯然是被人家給打敗了。
  “張掌門出門不帶劍的嗎?”
  丁勉突然問道。五岳劍派,既然號稱是劍派,那麽弟子基本上都是會幾手劍法的,而且,兵器對于江湖人來說,言之就是命根子,一般情況下是絕對不會不拿兵器的。可這位張掌門卻爲什麽兩手空空呢?五岳劍派倒不是只會劍法,其實每派都還是有一些掌法的,比如嵩山派的大嵩陽神掌。可是練掌和練劍相比較,練劍大概三五年就能初見成效,而練拳則至少要七八年,所以,年輕弟子們往往選擇練劍。如果你劍法,可出門卻不拿兵器,這……這難道不可疑嗎?
  張勇霖臉上一愣,他眼睛在丁勉三人身上看來看去,思索了會兒,才說道:“丁師叔人稱托塔手,樂師叔人稱陰陽手,兩位拳腳上的功夫想必不弱吧。兩位出門難道一定就會帶長劍嗎?”
  丁勉看了眼樂厚,他笑道:“沒想到劍退封不平的張掌門,居然拳腳功夫也是相當厲害了。”
  張勇霖的話,事實上說明了一個問題,張勇霖拳法要勝于劍法。而他扭扭捏捏的樣子,則說明,張勇霖不想讓這個秘密被別人知道。
  見丁勉三人不相信自己,張勇霖有點不悅的說道:“丁師叔,你不會是懷疑我和魔教有什麽來往吧。既然你們追蹤魔教中人,想必也見過他們的樣子。這……懷疑是不是有點離譜吧。等有時間,在下一定要去嵩山問問左師伯,是不是只有嵩山派的人才是江湖正道,也別的門派則都是邪門歪道呢?”
  丁勉盯了張勇霖一眼,想從他那平靜的面龐上看出點端倪來。張勇霖不動聲色,丁勉看了幾眼放棄了,笑道:“張掌門嚴重了,在下這麽說,是因爲剛才魔教妖人里面有一個人是蒙著臉的!”
  “哼……魔教的人見了三位,還用的著蒙臉嗎?”
  張勇霖冷笑道。
  魔教和五岳劍派爭斗近百年,血海深仇結了數代之久,經常見面就殺,根本不需要搞什麽蒙面。張勇霖這诘難的話,也不算錯。
  費彬卻說道:“所以,我們覺得這個人不是魔教的人。是一個正道中人,而且這個人還認得我們!”
  張勇霖卻不是那麽好迷惑的,他又好氣又好笑的譏諷道:“聽費師叔的口氣,似乎把我這個正道中人給懷疑上了……難道在下聽到打斗聲,跑到樹林里查看也是一種錯嗎?……厄……難道那蒙面人和我穿的是一樣的衣服?”
  見張勇霖有點惱怒,樂厚說道:“張掌門,你說的不錯。那……那人和你穿著一樣的衣服。所以,我們師兄弟才不能不小心一些。”
  “這麽說,在下要找證據證明我的清白了?”
  張勇霖陰冷的說道。他心里明白,這個事情已經到了關鍵時候,自己剛才這一陣忽悠效果可不怎麽好,一來這三個家夥本來就想誣陷自己,二來,自己出現的太巧了,衣服一樣、個頭一樣、地點也一致,這怎麽可能不受人懷疑呢?可是,剛才那個情形下,自己如果不站出來,丁勉三人肯定是要搜過來的,如果讓儀琳出來,她一個涉世未深的小丫頭,對長輩又是尊敬無比,一通追問之下,恐怕立刻回漏了馬腳。至于任盈盈,那更不能出來了,原因也一樣,衣服沒換啊。自己站出來,仗著華山派掌門的身份,說不定還可以震著他們三個人,如果任盈盈出來,一旦動手,立刻就陷入了危局了。
  “我們也不想這樣,可是也不能不這樣做。”
  費彬陰陽怪氣的說道。
  張勇霖聳了聳肩,兩手一攤說道:“一沒人證,二沒物證,我自己怎麽證明啊?”
  丁勉說道:“張掌門,我剛才和那個蒙面人交過手。不如,咱們兩個比試比試。到底是不是蒙面人,一交手就知道了!”
  張勇霖冷哼了一聲,也不再客套:“既然如此,那麽在下就請教了。”
  張勇霖沖著丁勉一拱手,順勢擺了一個防御的架子,等著丁勉進攻。到了這個田地,丁勉也不再客氣,一個縱身跳了過來,長劍一揮,直刺張勇霖的井肩穴。張勇霖左腳向后一撤,身子一偏,避過劍尖,右手一招“排云蹈海”直擊丁勉的小腹。兩人就這麽劍來拳往的打斗到了一處。華山派名震江湖,華山掌法並不比劍法弱到那里。張勇霖一套套拳法使出來,精妙之處,縱使嵩山拳腳第一高手的樂厚,也不禁連連叫好。雖然丁勉拿著長劍,卻是一點都占不到上風。長劍狂舞,猶如驚風驟雨,可張勇霖卻不慌不忙,猶若閑庭信步,輕輕松松就化險爲夷。看張勇霖行有余力的樣子,似乎還有什麽后招,只是不願意使出罷了。
  費彬看在眼里,記在心里,他悄悄的對樂厚說道:“樂師兄,此人功夫了得,不如……不如趁眼下無人的機會,咱們聯手,將他除去。”
  樂厚爲人 厚道,他搖了搖頭說道:“不妥,不妥。此非光明正大之舉。再說,現在五岳劍派除了咱們嵩山派,其余四派,漸漸都有了式微的迹象。左師兄,雄心勃勃,絕對不會僅僅想著合並五派、咱們還是要給五派留些人才,給左師兄留些一通江湖的助力才對啊。更可況,此人內功深厚,對我們也心存懷疑,如果我們聯手,他必然逃走。咱們未必能夠拿得下他。”
  費彬見樂厚不同意,心中雖然有點不滿意,卻也無可奈何。再說了,樂厚最后一句話,說得很有理,能贏和能打死他,是兩碼事。這家夥要一心一意的逃跑,說不定還真被他溜了。
  兩人正在說話間,丁勉長劍一揮,跳出圈外,說道:“張掌門功夫,高強,想必不是那蒙面人。咱們就此告辭了。我們兄弟還要去碼頭看一看。”


第153章 帶著美女開房
  張勇霖迫不得已才和丁勉比武,可他既不想快速取勝,暴漏了自己的實力,又不想虛與委蛇,生怕費彬都認覺得自己功夫不弱,聯手將自己拿下。所以,張勇霖出拳如風,卻暗含勁力,讓三人莫不清楚自己的實力。比到了五十多招時,丁勉便跳出圈外,道了聲歉,干脆利落的帶著費彬等幾人。張勇霖望著丁勉離去的身影,嘴角不禁露出一絲笑意。
  儀琳向來是尊師重道,見了丁勉等幾個人嵩山派的師叔伯,心中自然擔心不已,生怕他們看破了自己和張勇霖的關系。雖然她愛煞了張勇霖,雖然她也想像自己老娘那樣,以尼姑之身嫁人,可是,想和做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見丁勉等人走了,她忍不住伸出白嫩的小手,扶了一下將寬大缁衣頂起的,水汪汪的眼睛瞟了眼任盈盈,道:“嚇死我了,咱們出去吧。”
  任盈盈看了眼純真無邪的儀琳,拉著她的胳膊阻止道:“再等等。”
  說著,她從伸出右手,向外揮了兩下,張勇霖會意,轉走從密林深處走去。
  過了一會兒,丁勉幾人果然又回轉了。這個時候,夜色已深,山林里黑咕隆咚的什麽也看不清楚。幾個人在小徑上商量了一會,方才意興讪讪的離開了。
  “任姐姐,你怎麽知道他們際竟然會回來呢?”
  儀琳好奇的問道。
  任盈盈微微一笑,道:“江湖險惡,你經曆的多了自然就明白了。”
  她扭頭又對張勇霖說道:“霖哥哥,你是從山林里會洛陽城呢,還是順著這小徑走呢?”
  張勇霖笑道:“我還是從山林里走吧。這幾個人應該是回嵩山去了,咱們明天中午在渡口彙合吧。”
  任盈盈點了點頭,她看了眼黑乎乎的山林,說道:“你……回去的時候,要小心一點,這山林里雖然沒有什麽猛獸,可萬一迷路了,也很是麻煩啊。”
  張勇霖走到兩人中間,左手攬著任盈盈,右手攬著儀琳,看玩笑的說道:“恩,放心吧盈盈,我走一會兒,就跳上樹梢看看洛陽城的方向,絕對不會走丟的,呵呵!”
  雖然只是見過短短的幾面,可張勇霖在任盈盈心中的地位卻是不容忽視的。特別是兩個剛剛捅破了那層窗戶紙,正是情濃的時候,任盈盈心中更是依依不舍。曲線動人的嬌軀靠著張勇霖的懷里,臻首挨著張勇霖寬厚的肩膀,星辰般的妙目微微閉著,她雖不說話,可是那戀戀之情卻是不用言表的。
  看著任盈盈毫無顧忌的表露著自己對愛郎的依戀,儀琳心中微微一動,有樣學樣的靠了過來。張勇霖左擁右抱,左邊的青豔動人,右邊的隽秀嬌媚。左邊的鴿乳實實在在,右邊的豪乳蓬勃欲出,左邊的屁股渾圓小巧,右邊的屁股豐膩凸翹。張勇霖心中暗暗比較著,剛剛平息下去,猶豫了許久的色心,又蠢蠢欲動了起來。張勇霖眼睛一轉,試探著說道:“天已經黑了,說不定還真的找不到洛陽城。要不,我也不回去了,前面不遠就是碼頭了,咱們去碼頭那里找個客棧,休息一晚如何?娥皇女英真是讓人羨慕啊。”
  夜色下的任盈盈,俏麗的容顔猶如裹上了一層淡淡的黑紗,額下劉海、含煙柳眉、半月星眸、瑤鼻圓潤、櫻桃小嘴,一切似乎也變得朦胧了起來,卻恰恰勾起張勇霖的好奇,撩起張勇霖的心脈,讓張勇霖目不轉睛的盯視著她許久許久。或許是任盈盈似乎覺察到了張勇霖火熱的目光,或許是任盈盈明白了張勇霖的暗示,她俏麗的臉頰上一陣滾燙,白藕般的小手,輕輕的掐了下張勇霖的虎腰。
  此時無聲勝有聲。任盈盈猶如發嗲似乎的掐捏,正好表達了她心中的默許之一。張勇霖淡然一笑,頓時放心了,他扭頭問儀琳道:“儀琳妹妹,你覺得如何啊?”
  任盈盈還知道要宣誓一下主權,而儀琳則完全是一副“有郎萬事足”的樣子,她靠在張勇霖懷里之前的羞澀的,可等她靠上去之后,則變得滿心歡喜了起來。整個芳心里面甜甜的,聽到張勇霖的話之后,她明顯一怔,有些歡喜的說道:“好啊,這樣也好啊!”
  “恩,現在天色已晚,碼頭又只有一個客棧,人滿爲患,咱們三個人恐怕要住一間房里了。”
  張勇霖仿佛不經意的說道。
  任盈盈的眼睛還是閉著的,可是那嬌嫩的小嘴輕輕一動,露出一片會心的笑容。一瞬間,黑乎乎的山林似乎也豁然明亮了起來,映入張勇霖眼簾,刻入張勇霖腦海的只有那個明豔動人的微笑。任盈盈似乎越來越有味道了,童真未失的臉龐上,流露著勾人的少婦風情。
  儀琳的身子卻猛然間一僵,仿佛被張勇霖使了魔法一般,擁入張勇霖懷中的嬌軀一動也不敢動,只留下芳心撲通撲通挑個不停。她眼睛飛轉,一會兒看看任盈盈,一會兒又看了看張勇霖,似乎有點慌亂的說道:“那……那怎麽行,我……我是出家人的。”
  張勇霖邪邪的笑道:“沒關系,等會兒找個人家,給你換一身衣衫,頭上帶個斗笠,誰會知道你是出家人啊!”
  “菩薩會怪罪的。”
  儀琳低垂著頭,喃喃的說道。
  “菩薩只會盼著百姓過上好日子,又怎麽會怪罪呢?”
  任盈盈開口勸道。
  “盈盈,說的太對了,來,親一個。”
  見儀琳有點意動,張勇霖笑逐顔開的親了一口任盈盈。
  任盈盈輕輕的拍了一下張勇霖的臉龐,拉著儀琳說道:“天已經黑了,咱們趕緊走吧,不然恐怕連一間房,也找不到了。”
  她不由分說的拉著儀琳朝前面走去,而儀琳雖然半推半就,卻不再吭聲。
  到了客棧里面,張勇霖豪爽的說道:“小二兒,給我們找一間上好的客房。然后弄些上好的酒菜送到房間里面。”
  儀琳帶著斗笠、任盈盈裹著面色,一個身材嬌小玲珑,一個身材高挑妩媚,就算看不到連,只看身材也是一種少有的享受了。聽張勇霖說三人住一間房,店小二心中不禁羨慕不已。當然,除了羨慕之外,他心中也是非常高興的。作爲餐飲業服務人員,他恐怕是最喜歡這樣不看菜譜點菜的人了,當下熱情的將三人帶進了一間客房里面。
  不一會兒,店小二就端來了八個菜,還送上來一壺酒,走的時候,更是殷勤的將大門給關上。
  張勇霖笑呵呵的拉著任盈盈和儀琳坐在了一起,勤快的到了三杯酒,一杯放在任盈盈的手上,一杯放在儀琳的手上,自己拿著一杯酒,說道:“來,咱們喝了這杯酒,從今以后,咱們就是一家人了!”
  “啊?”
  儀琳忍不住叫出聲來,水汪汪的大眼睛驚慌的看著張勇霖,好像一個受驚的小白兔一樣。
  “呸……想得美,一杯酒就想把我們娶進門啊!不行,我們可不答應。”
  任盈盈笑呵呵的說道。
  張勇霖臉皮雖厚,此時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任盈盈可是魔教的聖姑,一杯酒就搞定了,似乎太不符合身份了。張勇霖谄笑著說道:“這是家禮。等過一陣子,我大發武林英雄帖,風風光光的將你們娶進門。這可好啊?”
  任盈盈嘴角一撇,橫了張勇霖一眼,道:“儀琳妹妹,咱們可要記好啊,免得這家夥到時候賴賬。今天就暫時放過你一馬,來,咱們喝了這一杯。”
  一杯酒下肚,任盈盈臉色到沒有什麽變化,可是儀琳卻俏臉紅撲撲的,煞是好看。即便是見慣了美女的張勇霖也不禁失神的多看了兩眼。儀琳心如鹿撞,低垂著頭,看也不敢看張勇霖一眼。
  一邊的任盈盈卻忍不住瞪了張勇霖一眼,張勇霖連忙加了一塊菜,討好道:“盈盈,來我喂你!”
  “呀……討厭了……你會不會夾菜,弄得我滿嘴都是油。”
  任盈盈說道。
  “你啊……你把嘴張大一點,不就可以了嗎?”
  張勇霖讪讪的說道。
  看著任盈盈和張勇霖兩個人互相夾菜,打情罵俏的,儀琳臉上也不由自主的挂上了笑容。
  張勇霖一扭頭,摟著儀琳說道:“儀琳妹妹,來哥哥也喂你一點菜吧。”
  儀琳俏臉一紅,在張勇霖的懷里微微掙扎在說道:“不……不要,我自己夾菜。不要你喂……”
  她正說著話呢,張勇霖一下子就吻了過來。那濕滑的大舌頭,輕而易舉的突破了儀琳的兩片淡色嘴唇,頂開那兩排皎潔的銀牙,在儀琳的嘴里攪動了起來。張勇霖的突然親吻,讓儀琳一下子失了神,僵硬的坐在張勇霖的身側,腦子里一片混亂,一會兒阿彌陀佛的求菩薩莫要怪罪,一會兒又羞喜的想到接吻就是這個樣子的嘛。
  她閉上眼睛,一動也不動的享受著張勇霖的親吻。由于任盈盈在身邊呆著,張勇霖倒也不敢親的太久,淺嘗辄止。可是儀琳卻靜靜的坐在那里一動也不動的。讓張勇霖不禁湊到她耳邊說道:“儀琳妹妹,已經親完了,咱們繼續吃飯。”
  “哦……啊!”
  看著任盈盈古怪的笑容,儀琳失望的話語突然轉變了,她頓時明白了自己剛才傻傻的樣子,肯定被張勇霖和任盈盈看了個一清二楚,她臉上猶如火燒一眼,狠狠的錘了一下張勇霖,嬌羞的說道:“討厭了。你怎麽不早點說。”
  張勇霖一愣,這……這也要提醒嗎?
  看著儀琳臉皮發燙的樣子,任盈盈也怕儀琳臉皮子薄,她一下子扭過張勇霖的腦袋,輕輕的說道:“霖哥哥,我來喂你。”
  張勇霖心中明白盈盈這是在給儀琳找台階下,免得她還羞臊了。笑呵呵的說道:“好啊,不過,不能用筷子,要用嘴哦。”
  任盈盈臉一紅,說道:“不……不好的……”
  張勇霖一本正經的說道:“有什麽不好的。夫妻之間,親個嘴、打個炮都行,喂飯怎麽不行呢?”


第154章 給儀琳搓背
  若是只有張勇霖和自己兩個人,任盈盈或許肯做,可一旁還有儀琳呢?任盈盈心中就算千肯萬肯,也抹不開這個面子。張勇霖饒有興趣的看著任盈盈,不知道什麽時候,女人成了他最大的愛好。
  可是,任盈盈只是哧哧一笑,輕巧的夾了口菜,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昏黃的油燈下,任盈盈紅豔的小嘴,上下不斷的蠕動著,的猶如新剝桃瓤一般的腮幫子輕輕的鼓動著。張勇霖一愣,心中卻猛然大樂,沒想到任盈盈居然真的願意如此“喂飯”他忍不住沖著一旁看呆了的儀琳使了個眼色,那洋洋得意的樣子,似乎在偷偷的告訴儀琳:看見沒,以后好好跟著任姐姐學學。伺候男人可不能緊緊只用心,上下兩片嘴,也是很重要的。
  張勇霖滿面春風的靜靜等待著任盈盈“喂飯”卻沒有想到任盈盈香腮鼓動,一直咀嚼之后,一口咽了下去,嘴里還發出“啧啧”的聲音,說道:“儀琳,你嘗嘗這個洛都油淋茄子,味道真香啊!”
  任盈盈一邊誇贊著,一邊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的看了眼張勇霖。
  張勇霖正一個人愕然的呆坐那里,看著任盈盈那油光閃閃的朱紅小嘴,含笑的臉頰,明亮的大眼睛里更是流露出一種狡黠的眼光。張勇霖頓時明白了,自己被任盈盈給捉弄了,還以爲任盈盈主動要喂自己呢,沒想到卻只是狠狠的戲弄了一下自己。
  “噗嗤”坐在張勇霖身旁,腳心中有點惴惴不安的儀琳,一下子笑出聲來。
  張勇霖大叫道:“好啊,你居然敢戲弄我。看爲夫怎麽懲罰你!”
  他伸出右手從身后一下子伸到任盈盈的胳肢窩,輕輕的撓了兩下。任盈盈最怕被人撓癢了,登時就“咯咯”的嬌笑不止,玲珑妙曼的身材情不自禁的扭動著,那本就充滿誘惑的“S”形嬌軀,也登時“動感”了起來,被黑色緊身圓領長袖衫巧妙勾勒出來的高聳的,猶如兩只驚慌的小兔子,上下左右的跳動了起來。或許是由于衣衫的黑色布料中夾雜著亮絲,或許是由于衣衫上凝固著暗紅色的鮮血,在幽篁的燭光下,那乳波蕩漾的,似乎泛著點點亮澤,異常的引人注目。看的張勇霖不禁大口的咽著塗抹。所謂者,總是能在不經意之間勾起人心中熊熊的原始。而任盈盈正是這樣萬里挑一的。
  任盈盈笑得喘不過氣來,只好連聲祈求道:“霖哥哥……霖哥哥……是小妹錯了,你……你饒了我吧……我……我再也不敢了。”
  “不行,我這麽純真善良的幼小心靈被你無情的給打擊了,要是不給你點厲害嘗嘗,怎麽能行呢?”
  張勇霖笑著說道。
  任盈盈笑的渾身無力,軟趴趴的斜靠在張勇霖的懷里,摟著張勇霖的虎腰,說道:“你……你饒了我吧……我……我給你親還不行嗎?”
  任盈盈說著,主動的把自己粉紅的臉頰湊了過來,輕輕的觸碰了一下張勇霖的嘴巴。一陣淡淡的花香從烏黑的秀發上傳了過來,讓張勇霖頓時神輕目爽,那吹彈可破的香腮,更是光滑如水,讓張勇霖忍不住想抱著任盈盈,狠狠的親吻兩口。
  今晚的任盈盈和往日大不相同,她似乎放開了不少。眼見張勇霖要摟著自己,再下色手,任盈盈明眸一閃,輕聲說道:“霖哥哥,儀琳妹妹等你好久了,你可不好厚此薄彼啊。儀琳妹妹,今晚都沒有怎麽喝酒,去……喂她口酒吧。”
  正在目瞪口呆的看著張勇霖、任盈盈兩人瘋玩的儀琳,見張勇霖喝了口酒,笑嘻嘻的要抱自己,她頓時清醒了過來,羞澀的說道:“不、、、不要。你……你喂任姐姐好了!”
  任盈盈卻嬌笑道:“儀琳妹妹,自家姐妹不必客氣。”
  她推了張勇霖一笑,道:“呆子,還不去,難道還要我幫你抓著儀琳妹妹的手嗎?”
  張勇霖大樂,反手就抱著猶自坐在身旁的儀琳,狠狠的吻了過去。猛烈的酒氣撲鼻而來,讓儀琳腦子頓時暈暈沈沈的,辛辣的白酒順著兩排銀牙的縫隙,流到哪溫暖的口腔里,辣酥酥的滋味,讓儀琳不禁自動的將小嘴張開。張勇霖輕輕的一渡,滿嘴的酒一下子就湧了過來,讓儀琳感覺到有點應接不暇般的憋氣,小巧的舌頭更是被辣的忍不住要伸出去。
  張勇霖的舌頭毫不客氣的闖了進來,說也奇怪,張勇霖的舌頭在儀琳的口腔里面攪動著,反倒降低了儀琳嘴里面辛辣的感覺,讓那火辣辣的氣氛,一下子也降低了不少。再吃不到菜,要不住酒氣的情況下,和張勇霖親密的接吻,成了抵制酒氣的最佳途徑。在這種趨利避害的誘使下,儀琳無意識的主動了起來,她嘟著自己的小嘴,凹著自己的香腮,將口腔變成了一個狹長的空間,將張勇霖的舌頭,緊密的貼合著,她用力的吸允著,仿佛是什麽絕世美味一般,她拼命的纏繞著,兩條舌頭,好像一對翩翩起舞的蝴蝶,纏綿不已。
  兩人不僅親熱的狂吻著,張勇霖的大手也一點也不老實,順著儀琳剛剛換過的農家衣衫,輕而易舉的摸到了儀琳的之上,小小的鴿乳,不堪一握。可這青澀未開的樣子,卻是別有一番滋味。就如同饅頭形的酥軟,雪梨形的嬌挺一樣,這鼓鼓囊囊的鴿乳,卻是真正的真材實料,擠壓起來,手感十足,而且不易變形。處子的身體,由于羞澀的原因,大多都是敏感的。雖然隔著粗布衣衫,可是上依然感受到從張勇霖大手上傳來的一陣陣熱流,這熱流讓小巧的極爲舒適,可另一方面,那大手時抓是捏,時拉是按,讓整個有點莫名其妙的一樣感覺,似乎有點大了,似乎有點癢了,還有點麻酥酥的,整個身體仿佛被人抽空了一般,沒有多大的力氣。只余下呼吸一聲粗過一聲,到了后來,竟然不斷的喘息了起來。儀琳的整個芳心都仿佛在這親吻中,在這揉摸中,輕舞飛揚了起來,說不出的舒適,說不出的愉悅。可是,不知道爲什麽左鋒被張勇霖捏的極爲舒坦,可右峰卻漲漲的、癢癢的,這瘙癢的感覺是那麽的強烈,讓儀琳都忍不住想輕輕呼喚,讓她忍不住想伸手自己按摩兩下。正在儀琳猶豫而又彷徨的時候,她陡然覺得自己兩條混不對勁,不知道是坐的時間太久,還是坐著一動不動的原因,她總想讓兩條腿輕輕的動一動,而且不是雖然的動作,而是緊挨在一起微微的摩擦著,對。就是這輕輕的摩擦,讓兩條腿不經意之間舒服了許多,不知道是由于喝酒的緣故,還是親吻的緣故,或許也有心中激動的原因,儀瓜子小臉,通紅通紅,可偏偏又猶如新生麥芽一般,嬌嫩中又紅豔動人。即便美豔猶如任盈盈也忍不住多看她兩眼。
  “呵呵,儀琳妹妹,你還挺會接吻的嗎?”
  任盈盈酸溜溜的說道。女人心海底針,還真的是難以猜測。任盈盈既想撮合張勇霖和儀琳,顯示自己的大方,增加自己在張勇霖心中的地位,可另一方面,真正見到張勇霖和儀琳如此火熱的親吻之后,她心中卻忍不住湧起一股子酸澀滋味,那滿懷興奮的心,也頓時有點失落的感覺。
  任盈盈的話,讓沈浸在愛河中的儀琳有點羞澀了,她連忙退開張勇霖,低垂著腦袋坐在張勇霖的身旁,也不說話,嘴角卻挂著淡淡的笑意。
  儀琳涉世未設,生性純真,她未必聽出來任盈盈的話外之意,最多只是覺得害羞罷了。可張勇霖人精一般,自然聽明白了任盈盈的意思,不過,他是聰明人,女人的話千萬不能較真,不得就得不償失了。他好似渾然不覺的扭頭說道:“小老婆親了,現在再親大老婆吧。”
  看著張勇霖無賴的樣子,任盈盈卻噗嗤笑了。伸手出拍了拍張勇霖的臉頰說道:“什麽大老婆、小老婆的,都是自家姐妹。不過,本小姐,現在心情太好,不讓親。”
  張勇霖谄笑著說道:“不讓我親沒有關系,你來親我呗。”
  看著張勇霖嘟著嘴巴的樣子,任盈盈夾起一口菜,送到張勇霖的嘴邊說道:“趕緊吃你的吧,再不吃的話,菜就該涼了。”
  “嘿嘿,那就吃完再親,好了。”
  “吃晚飯,本小姐和儀琳要沐浴,閑雜人等全部退出。”
  任盈盈說道。
  張勇霖眼睛一亮,說道:“那是自然了,你們洗澡,閑雜人等不要說退出了,應該是五米之內絕對不能有活著的生物出現!不過,你們洗澡總要有個搓背的吧,我留下來爲你們服務服務啊!”
  “不、、、不用。我……我們自己來就可以了。”
  儀琳聽到張勇霖自告奮勇要當搓澡工,就算儀琳生性純真,也知道這個“搓澡工”恐怕被監守自盜,趁機揩油,她連忙阻止道,爲了增加說服力,她扭頭對任盈盈說道:“任姐姐,你說是這樣吧!”
  “我說什麽,你就同意嗎?”
  任盈盈笑著問道,她邊說邊沖著儀琳做了一個眼色。
  “是啊。是啊!”
  儀琳似乎有點會意,她連連點頭。
  “那我就說……霖哥哥……你……留下!”
  任盈盈一本正經的說道。
  “啊!不愧是我老婆,來親一個!”
  張勇霖心中大樂,摟著任盈盈就親了一口。然后又笑著對儀琳說道:“儀琳妹妹,等下我幫你搓背啊!嘿嘿。”
  “任姐姐,這……這怎麽能行呢?”
  儀琳小聲說道。
  任盈盈滿臉的笑意,嘴上卻滿不在乎的說道:“這有什麽的,你不是要嫁給霖哥哥嗎?夫妻之間互相搓個背,應該是正常的吧。”


第155章 扒儀琳的衣衫
  吃完了飯,張勇霖就掏出一錠銀子,讓店小二燒了一鍋熱水,弄了一個巨大的沐桶,正準備洗澡睡覺。這客棧由于南來北往的人極多,爲了方便起見是設有公共浴池的,不過,張勇霖既然做了洛陽王家的女婿,這手里面的錢自然是少不了的。倒也不在乎多花兩個錢,更何況,在屋子里洗澡,還能洗個香豔無比的鴛鴦浴。單單是想一想就讓人心動不已了。
  沐桶里倒入熱水之后,頓時熱氣騰騰,將整個房間籠罩在一片白紗之中,頗有點云霧缭繞,人間仙境的意味。當然張勇霖心里有這個想法,第一是喝的酒有點多,腦袋暈暈乎乎,看著靜止的東西,都有些晃動;第二個原因,則是因爲身邊站立的這兩個美麗的女,既然說是仙境,那肯定是要有仙女的呀,左邊的任盈盈,右邊的儀琳,一樣的閉月羞花之貌,不一樣的絕代風華之姿,正所謂環肥燕瘦,各有千秋。
  任盈盈喝了酒之后,臉色不僅沒有變紅,反而更顯得白嫩,欺霜賽雪,仿佛是雪中仙子一般,而儀琳卻面色殷紅,仿佛是熟透了的蘋果一般,紅脂凝成,嬌豔欲滴。白的冰清玉潔,紅的卻嬌柔可愛。一個是柳眉含煙,星眸灼灼,淡雅中不是莊重;一個卻是葉眉微挑,明眸似水,空靈中又不是純真。任盈盈紅豔的嘴唇,微微嘟起,在燭光下閃爍著誘惑的豔光,讓人心中騰騰,恨不得立刻親吻上去;儀琳則是輕咬嘴唇,那嬌憨的可愛模樣,倒是令人仍不住想將她擁入懷中,好好的疼惜一番,當然這疼惜是用手、用手、用槍的。
  張勇霖關上了門,左看兩眼,右看兩眼,啧啧的稱贊道:“真不知道上輩子是如何的積德行善,這輩子才能夠得到如此靓麗的兩個大美人的垂青啊。來吧,啥也不說了,咱們先洗澡吧。”
  任盈盈嘴角噙著一絲笑意,性耳朵里聽著張勇霖的話,極爲受用。本來她還想給張勇霖張勇霖抛個媚眼,獎勵一下這個多少有點文采的霖哥哥,可沒有到張勇霖最后一句,卻暴露了色狼的本色。她忍不住舉起手錘了張勇霖一下道:“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
  “狗嘴里當然吐不出象牙了,因爲它不專業啊。干活都要專業,找男子就帶找咱這樣的啊!”
  張勇霖一邊說笑著,一邊還拍了拍自己的小腹下緣。那意思俨然是在說“看看,咱是有本錢的人。”
  任盈盈和張勇霖剛剛在樹林里有過一番盤腸大戰,雖然她是大姑娘上花轎——平生頭一次做夫妻床事。心里雖然羞澀不止,可還是偷偷的瞄了張勇霖金剛杵幾眼,當然知道那個大大家夥的尺寸。見張勇霖厚著臉皮自吹自擂,她啐了一口道:“我可是聽人教說過,有些東西是中看不中用,銀樣蠟槍頭。”
  自今天下午兩人相處開始,任盈盈不斷的改變著張勇霖對她的印象。這人的本性,還真是跟成長環境有關。任盈盈這種直白的話,恐怕只有莫向梅那樣的婦人才肯說出口,岳靈珊這些少女根本不可能說出來。這魔教的聖姑,果然和正派的大小姐還是有明顯的差距的。張勇霖突然想到:這任盈盈雖然美麗動人,癡情溫柔,可是手段卻也毒辣。《笑傲江湖》上不是寫著的話:五霸崗之后,有幾個魔教的人看到任盈盈和令狐沖在一起,嚇得立刻就自挖雙眼,而且任盈盈把他們遠遠的趕出中原,居然也是法外施恩,由此可見,任盈盈也不是什麽善茬。當然了,做了她的情郎,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張勇霖卻扭頭對儀琳說道:“儀琳師妹,你剛才不再,有個人可是不斷的向我求饒啊?”
  任盈盈的臉頓時有點發紅,想必是回想起剛剛在樹林里的香豔經曆了。儀琳一直羞澀的低垂著頭,聽到張勇霖的話,才好奇的擡頭看了一眼,問道:“是誰?師兄你是不是有放了一個惡人,阿彌陀佛,殺人不如救人。師兄與人爲善總是要好過與人爲惡的。”
  “這跟善、惡沒什麽關系。呵呵,你說的是人性,我說的是生理。相互之間沒有關系的。”
  張勇霖突然悄悄的說道:“這個人啊,就是你任姐姐。”
  “討厭,不要說了。”
  任盈盈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張勇霖。
  儀琳卻似乎聽出了滋味,瞟了眼紅著臉的任盈盈,差異的道:“你……你欺負任姐姐了?任姐姐身上可是有傷呢?”
  “嗨,她那點皮外傷沒什麽大礙的,再說了上了橫山的天香斷續膏,很快就結了疤了。再說了,我可不是欺負她,是你任姐姐喜歡被我欺負。”
  “誰喜歡被你欺負了,真討厭。”
  任盈盈又羞又急的說道。
  “那……那我以后再也不欺負你了。可以嗎?”
  張勇霖笑呵呵的說道。
  “你……”
  任盈盈眼睛一瞪,伸手在張勇霖的后腰上扭了一下,嗔道:“你……你是不是想吃了吐啊?那可不行,我賴定你了。”
  任盈盈畢竟是個年輕女子,話是說出來了,心里卻也是有點害臊的。若是只有張勇霖在場倒也罷了,可偏偏還有個儀琳。她不由得瞅了眼儀琳,見儀琳瞪大了雙眼,望著兩個人,似乎沒有弄明白是什麽意思,怎麽張師兄說不再欺負任姐姐了,任姐姐反倒不樂意了呢?
  張勇霖俯身親了一下任盈盈,說道:“想讓我欺負你好吧,等會好好表現表現,咱們開洗吧,不然水都要冷了。”
  張勇霖說著就要脫衣服。任盈盈只是笑呵呵的瞥了他一眼,儀琳卻是嚇了一跳,不好意思的說道:“師……師兄,我……我先出去一下,你們洗……洗完了,我在進來。”
  張勇霖嘿嘿一笑,一旁的任盈盈問道:“那你再進來準備做什麽呀?”
  “休息啊?”
  儀琳不解的說道。
  “可是這房間里就只有一張床,等會我們還是要睡在一起,既然這樣,倒不如在一起洗個澡,身子也清爽一些啊。”
  任盈盈笑道。
  “我……”
  張勇霖永遠都是做的比說的多,他摟著儀琳瘦弱的肩膀,說道:“儀琳,別走了,師兄親自幫你寬衣解帶。”
  張勇霖大手順勢就從肩膀滑到了儀琳的腰帶上。儀琳的衣衫是臨時買的農家衣衫,腰帶更是一條衣帶在腰間打了花結。張勇霖伸手就扣了花結的一頭,順手一拉,“跐溜”就將儀琳的腰帶解開,本就寬大的斜襟布扣青花橫紋布衫一下子就松垮了下來。那嬌小的鴿乳也一下子這著布衫中隱藏了大半,只余下兩個淺淺的封頂。
  儀琳呆了,也不知道是被張勇霖的動作嚇著了,還是被任盈盈的話打動了。總之她兩手自然的放在張勇霖的肩膀上,一動不動的站著。這更方便了張勇霖替她寬衣解帶。雖然衣扣一個個被揭開,從脖領到前胸,再到腋下,再到柳腰,一路暢通無蹤,等儀琳明白了過來,張勇霖已將將她的外套躲掉了大半,只余下一個大塊的乳白色胸圍,和窄窄的鑲著花邊的緊身白色小半褲。其余的,全部裸露了出來。
  兩條纖細的,猶如兩根修長的白玉柱,細膩光滑之中又含著粉色的光澤,這線條優雅,腳踝處只手就可橫握,往上走曲線漸漸張開,勾勒出兩個彈性的小腿肚來,等到了上,卻是猶如一個微微漸變的圓台一般,慢慢變粗。儀琳是瘦弱的,可是比起封幼云那樣的絕對骨感美女來說,她的還是要稍嫌的豐潤一些。不知道爲何,這儀琳顯然是沒有穿什麽亵褲的,只有那窄窄的白色小半褲,緊緊的裹在結實的中部。或許是黑白分明,或許是以爲白色卻是是一種無法遮擋的顔色,在半褲的裆部,在兩腿白嫩的根部結合處,明顯有一片小小的黑色叢林。儀琳年紀不過十六七歲,可是叢林卻是長勢喜人,有不少黑色調皮的探出頭來,卷曲著糾纏在白色半褲上。真是白的可愛,黑的醒目。在往上則是平滑如玉的小腹,在小腹的下部,有一個淺淺的下陷,正是可愛的肚臍。芊芊柳腰、不堪一握,猶如風吹楊柳一樣靈活。小腹的上部,地勢漸漸陡峭了起來,那頗爲真材實料的鴿乳將胸圍托起,形成兩個明顯的山峰,層巒疊嶂煞是好看,特別是峰頂的兩粒,含苞待放,正默默的期盼著愛人的垂青。香肩雪頸,各有妙處,讓人不禁想深深一吻。佳人如酒,醇香可口,看的張勇霖欲念大升,一雙手伸向了儀琳的。


第156章 摸儀琳的洞洞
  張勇霖一手拉過儀琳,將她擁入懷中,一手卻輕輕的托著了儀琳的。那彈力十足的肉團被輕輕的推起,一下子變得陡峭了起來。正應了那句話,大胸都是擠出來的。即便是這典型的B罩,也是可以擠的升級的。
  “張師兄,別……別……別摸。”
  儀琳紅著臉說道。不過,她神情自然羞澀中又帶點窘迫,這“不要”卻只是停留在嘴上,並沒有一丁點掙扎反抗的意圖。
  這一年來,張勇霖經曆了那麽多的少女、少婦、熟婦,不管是青春活潑的少女,還是小姑獨處的熟女,甚至是良家婦人,都被他上了許多。也算得上是花叢中的老手了,他不僅熟練的掌握了情意綿綿手,而且對女人的心里活動也頗爲了解。抱也抱了、親也親了,衣服也脫了、也摸了,這個時候猶如小鳥依人一般靠在自己懷里的儀琳,卻吐露出“別……別”的字樣,那肯定是正話反說了。
  所以,這“別、、、別”的祈求聲,更有如吹響了沖鋒號角一般。張勇霖一下子拽掉了儀琳的胸圍子,白嫩的峰巒頃刻之間就展露在眼前,猶如兩個小饅頭一般(絕非旺仔型的)還在微微的跳動著。
  “啊!”
  儀琳反映了過來,確有紅豔的臉頰嬌嫩的簡直要滴出水來,她一個轉身投入張勇霖的懷中,緊緊的抱著張勇霖,將自己的,緊密的貼在張勇霖的胸膛上。
  儀琳的這個激烈反應,倒是讓張勇霖一愣。或許是害羞的原因,儀琳將張勇霖抱的很緊,讓他的色手沒有一點縫隙可以插進去把玩。儀琳的胸是小點,可比起飛機場來說,那可是高低起伏不定的。再說了,莫向梅、王宛彤、任盈盈這三個人都是波濤洶湧型的,好不容易有一個小巧可愛型的,換換口味也是好的。
  張勇霖在儀琳那盈白猶如粉雕玉琢一般的玉背上,來來回回的撫摸了幾次,見儀琳不依不饒的抱著自己,他忍不住說道:“琳兒,松松身子,讓我摸摸你的胸吧。”
  “不要……菩薩,會怪罪的。”
  儀琳喃喃說道。看來儀琳還耍起了小性子。張勇霖猛然想到這小丫頭片子一直以來都聽固執的。不然的話,她也不會千里迢迢跑來找自己了。
  “這個……”
  張勇霖有點苦惱了,不知道是應該用強呢,還是應該怎麽辦。一邊的任盈盈促狹的看了張勇霖一眼,笑嘻嘻的說道:“那個……霖哥哥,我就不打擾你們了,你們慢慢玩,我先洗澡了。”
  用強的話,倒也不是不行,不過,卻不能當著任盈盈的面。這樣不就顯得自己色急了嗎?更何況,任盈盈嘴上雖然不說,可是心里到底是怎麽樣的,可真的是難以預料。再說了,這也和自己高大威猛女人緣十足的形象不服啊。張勇霖要的女人,怎麽能用強呢?
  他一邊思考,一邊看著任盈盈脫衣衫。任盈盈雖然有點羞澀,背對著張勇霖一件件的脫衣服,可是也算得上放得開了,畢竟不像儀琳這樣,明明脫了,可偏偏想一個牛皮糖一樣站著自己,讓自己無從下手。至少任盈盈那還能看到那猶如白玉緞子一般的玉背和高挺的側面。
  “盈盈,轉過身來讓我看看吧。”
  張勇霖說道。自己被儀琳緊緊的抱著,這個時候萬萬是不能要求任盈盈過來也抱抱的,她來了沒地方保自己啊,總不能讓任盈盈從后面貼著自己吧。
  秀發飛舞,任盈盈灑脫的扭了下頭,妩媚的瞟了他一眼,說道:“不行,你要把眼睛閉上,我要去洗澡了。”
  “啊!”
  張勇霖一愣:“好盈盈,扭過來讓我看看呗,咱們都是一家人了。”
  女人單獨和自己相處的時候,一般都不會有什麽遮擋,畢竟床上的事一辦,不管以前怎麽樣,這關系猛然就增進了不少。可是,女人在一起的時候,相互之間難免有攀比的心里,人家儀琳已經展示了自己羞澀的一面,任盈盈也不好不表示一下自己的害羞,畢竟,任盈盈可是大家閨秀了。面子也是要的。
  任盈盈這個心理,和莫向梅、王宛彤她們大部一樣,任盈盈是具備條件嫁給張勇霖的,所以女人的矜持還是有的,可是,莫向梅她們卻是只能做地下,自然也就隨便了一些。當然,隨著做的次數越來越多,特別是一床多好的次數越來越多,任盈盈她們才會變得越來越大開眼界、處變不驚了。
  張勇霖眼珠子一轉,似乎明白了任盈盈的意思,他歎了口氣,說道:“好吧,我閉上眼睛。”
  這家夥說是閉上眼睛,其實眼睛睜得溜圓,反正儀琳把頭埋在了自己的肩頭,她也看不到張勇霖臉上的表情。
  任盈盈沒好氣的瞪了張勇霖一眼,不過她果然像張勇霖想的那樣,只是想讓張勇霖說“我眼睛閉上了”她轉過身來,除了那撒亂在周身的秀發,任盈盈渾身上下、皙白嬌嫩的全然暴露在張勇霖眼前。
  她白嫩如雪,被幽篁的燭光裹上了一絲粉紅的色澤,柳眉舒展,流露著內心的高興,櫻唇豐潤透漏著淡淡挑撥,秀挺的峰巒隨著呼吸急促地跳動著,兩點贲然高挺的花蕾,勾的張勇霖的眼光再離不開那上頭,怎麽看怎麽就想一口咬下去。
  眼光順著任盈盈窈窕細致的曲線漸漸下移,或許因著勤練武功的關系,渾身上下看不見一分多余累贅,平滑嬌嫩的曲線美,逐漸在夾緊的根處收緊。只是夾的再緊,終究沒法將男人的眼光全然擋住,股間似乎微微濕潤,想必是剛才張勇霖偷偷施加的情意綿綿手起了作用。這雪肌烏發的映襯中分外惹人遐思。
  “好美啊!”
  張勇霖忍不住稱贊道。
  “討厭,你偷看!”
  任盈盈橫了他一眼。
  張勇霖啞然失笑:大小姐,我好像一直都沒有閉上眼睛啊。張勇霖心中一動,突然俯身對儀琳說道:“快看,你任姐姐的身子真是漂亮!”
  枕在張勇霖肩頭的臻首,微微擡了下。張勇霖明白儀琳肯定是在偷看任盈盈。這輕微的動作,就給了張勇霖絕佳的機會去把玩。他趁虛而入,一只大手在那上一陣,享受那嬌嫩軟滑的絕佳觸感。他一邊撫摸著,一邊將內力輕輕從乳中穴關入。
  “不要……”
  儀琳被襲,她下意識的向后閃避了一下。可是張勇霖左手一只都懷著儀琳的柳腰上,她身子微微后傾了一下,就再也動不了了。可是這不經意之間的一個動作,就讓儀琳的,再一次在張勇霖的面前暴露了。
  秀色可餐,張勇霖有豈能再次錯過。他低頭便將雪峰頂端那一顆粉潤嬌紅的花蕾銜在口中,用牙齒輕輕咬住,深怕弄疼了她,儀琳輕輕的呻吟了一下,嘴上卻再也不說什麽。不知道爲什麽,她就覺得自己的上一陣陣奇異的感覺,似酸非酸、似麻非麻、滾滾燙燙的,既不舒服,可是,想變舒服也很簡單,只用張勇霖去撫摸的。左鋒有張勇霖右手的安撫,所以暖洋洋的極爲舒坦,猶如卻是瘙癢,恨不得自己伸手去摸。
  “不要……不要……好漲……好麻……不要,摸我……不要……吸……吸我……我……我受不了了……摸……”
  儀琳難以控制的低聲說道。
  張勇霖口舌齊動,嘴唇在那乳上輕輕摩挲,舌頭更啜緊了那嬌甜的乳蕾,滑動舐吸起來,雖不可能有乳汁入口,但沾到乳上的口水似被她的燒灼,暖熱間又沾染了美女的甜味,啜吸起來無比美妙。
  過了一會兒,張勇霖似乎覺得吸允的不夠舒服,他左手一把撕裂儀琳的半褲,雙手拖著她的屁股,將她豎著抱了起來。
  “啊!”
  儀琳尖叫了一聲。身在半空的她,身子搖晃不定,境況之下,她猶如八爪魚一般,兩條懷中了張勇霖的腰間,雙手則僅僅的抱著張勇霖的脖子。
  不多時,儀琳已是渾身發燙、香軀顫抖不已,光滑嬌嫩的在張勇霖的手中酥麻地彈跳著,彷佛有一股熱氣在體內巡遊,不一會兒香軀已是汗水淋漓,呻吟聲中充滿了媚惑的甜美,更是情不自禁地磨動著,桃花洞里也可是流淌起香甜透明的泉水,顯然已經情熱難挨。






















0.015014886856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