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一次次高潮,一次次收縮,一次次呻吟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現在我相信,每個人都是兩面的,人的一生,特別是對性有了渴望以后的人,一直會在感情與理智、性毛多不多,穿什麽奶罩,穿什麽底褲,那是另一個我,一個只想著作愛的我。那些親愛的女人,我也在我的挑逗中,一次次高潮,一次次收縮,一次次呻吟。在這里,我發現原來性是如此簡單,我接受起來也如此簡單。那時,我整天想著作愛,有一天我終于跨出了這一步。



  一天下班后,不想回家,我在辦公室上網。很快一個叫小妹妹差錢的網名吸引了我。我開始想逗逗她,哪知她很直接,說她沒錢付房租,差錢,要我借給她。我說,怎麽謝我?她問我要什麽?我說我要作愛。她說行。我們約好了見面地點。很快我見到了她。



  這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子,皮膚很好,穿著一件白色的長羽絨服。我和她去了她的出租屋。她很鎮靜,我頭一次面對這樣的情況,又興奮又害怕。天很冷,她坐到被窩里,我也坐了進去,她脫下外套,緊身的內衣露出來,她的乳房很挺,我輕輕地摸了一下,很翹,我吻她,把舌頭伸進她嘴里,麻利地解開她的胸罩,她拿出套套替我套上,我已經很硬了。



  我用手指扒開她的黑色底褲,伸進她的YC里,撫摸。她迎合我。她的YC很黑,她告訴我,她已和好幾個男人睡過了。



  我摸著她渾圓的屁股,緊繃繃的乳房,那一刻,我的頭腦里已沒有一切理智,只想插入,抽動。她的水也多起來,濕了一片,陰頭,輕輕地吸著,手指溫柔地劃她的YC,揉她的YD,她快樂地呻吟。



  她呻吟使我興奮,我扒開她的腿,俯下頭,埋在她的兩腿根部,用舌尖撩拔她的的YC、YD,她爽得一顫一顫,我更賣力了。我張開嘴,把她的兩片肉含住,輕輕地吸,張開嘴,用舌頭拔開她的YC舔,她吭聲連連,求我操她。我知道,她已經不行了。她拉著我的弟弟就插進去,我猛然用力,一下插到她的最深處,她爽快地大叫了一聲。然然緊緊地抱住我,她的兩腿勾著的后背,兩只胳膊摟著我的脖子,說,求你了,日死我吧。



  我看著她的樣子,使勁地插,她的大大的乳房歡快地跳躍,臉越來越紅,迷離的眼神讓我更加用力。她說換個姿勢吧,從后面。我從沒試過,但感覺很爽。我在后面用力地頂她,她不住地往前移,從鏡子里看到她晃蕩的雙乳……我感覺到她一陣陣地收縮,突然她大喊起來,“戳!戳!戳!”。我嚇了一跳,一瀉如注,射進她的洞洞里。



  事畢,很快她就穿衣服、我付錢,她走了,說以后有機會再作。我敷衍著她,感覺到心里莫名的失落,空蕩蕩的。我不知道自己怎麽會變成這樣的一個人。這該算我的真正的嫖妓的經曆吧,雖然她肯定不是職業妓女。但我還是感覺自己很惡心,很差勁。



  在自責與自怨中,日子一天天過去。我依然上網,依然調情,依然無所顧忌,但我不會主動去找這樣的女人作愛了,感覺那種作愛象動物,象木偶。直到有一天,我又遇上了另一個女孩子。



  這個女孩子也不是處女了,當時她休息,想找個人隔她玩。我和她聊上了,我說我們作愛吧。她說行呀,她有半年沒作愛了。后來得知,我和她畢業于同一個城市的大學,她在學校找了一個男朋友,兩地分居,時間長了也沒什麽感覺了。到了賓館,我發現,她看上去不象隨便的女孩子,很純的樣子,雖然不算好看。我們就聊著天,后來,她準備走了,我不知道爲什麽冒出一句:“你去洗澡吧。”她說好呀。呵呵。



  洗完澡,她鑽進被窩看電視,我也去洗了。出來我們很快粘在一起。我脫去她的內衣,她的乳房很小巧,可算是太平公主。我吻她時,她已經興奮極了。她不需要我挑逗,直接要求我插進去。我插進入了,她的下面很松,特別地松,而且只有幾根黃黃的稀疏的陰欲的煎熬。有時,夜深了,聽著身邊的人發出均勻平和的呼吸,我常常想,在黑甜的夢鄉中,她可曾想到我是怎樣的痛苦。有時,夜不能眠,我獨自躲進衛生間手液噴湧而出,我直想哭。究竟要怪誰呢?怪我?怪她?我到底怎麽做才對?



  說實話,我的太太很愛我,這我知道。但這種愛成爲我精神上的十字架,每每想到自己的荒唐,我會生出許多的歉疚,我告訴自己,對太太好一點,再好一點。但這又成爲她認爲自己正確的根據。她認爲,如果是她錯,爲什麽我不和她吵呢?就這樣,日曆一張張翻過,感情在一天天消磨。想起和太太初戀的時光,恍如隔夢;偶爾翻起我當初寫給她的情書,常常不好意思看,常常問自己:到底愛她什麽地方?那些信是怎麽寫出來的?



  此后,工作忙起來,我上網也少了很多。繁忙的工作把自己的時間塞得滿滿的,暫時忘卻了痛苦。過了有半年吧,我又遇上了一個女人,在這個女人身上,我得到了真正的享受。



  那是一個冬天吧,我上網聊天。看到一個女人的網名,叫兼職美婦。我知道,這又是那種女人了。我心底的另一個我又冒出來,和她打招呼。很快了解了她的情況,她要我當時去,我說過一天吧,和她聯系。



  過了幾天,和太太又吵架了。那時,我有半個多月沒有性生活了,心里很郁悶。我也許是個性毛,蕾絲緊緊地包著她的屁股,她說,來X我呀。我一下炸開了,弟弟很快大了。她摸著我的弟弟,替我套上套套,一邊說,你的弟弟真大。呵,這是第二個女人說了。我把手伸進她的胸罩里,輕輕地摸了一下。她說,捏它。我輕輕地提著她的RT,沒幾下,她的RT就硬了。我扯下她的胸罩,把她的乳吃下出,用力吸,再吐出來,再吸進去,再吐出來。她HIGH得不行。很快內褲就濕乎乎的了。她說,一看到你我就軟了,就想你X了。



  這是個床上很放得開的女人。我褪去她的底褲,她逗我,雙腿緊閉,不讓我看,我也笑著扒開。她的YC居然是粉紅色,象未開苞的處女一樣,而且她是自然生産的,小肚子上皮膚一點也看不出來生過孩子,甚至嫩得有點透明。我用手指撥弄她的YC,她的YC早就漲大了,YD突得老高,水汪汪的。



  我情不自禁地吃起來,舔、吮,我用舌尖劃過她YC間的縫隙,她呻吟不止了。拉著我弟弟就插進去,我挺槍刺入,輕輕地抽動。她仰著頭,不停地說著粗話,問我,她的奶欲也被喚起了。她引著我的手伸進她的吊帶衫里,讓我用力。我隔著胸罩揉她的奶,她比較苗條,穿著吊帶衫看不出她乳的大小,但我一摸,居然一只手放不下。我坐起來,把她放我的膝上,手伸進去,她的乳現出來,很大,很白。她說,親親吧,我剛洗完澡,很干淨的。



  我吻她,她微閉著眼睛,很享受。很快,她的乳漲大、發硬。她說:“我想叫。”我說:“叫呀。”她說“這里人多,我們這里不準叫的。”我看著她壓抑地表情,出了壞主意。



  我把手指伸進她的內褲里,一摸發現她內褲都濕乎乎的了。紫色透明的內褲很性感。我用手指輕輕地在她的XX遊走,在她XX上用掌心搓來搓去,同時用中指從她的XX下方往上劃,到了XX就略作停頓,她不停地扭動,嬌喘連連。我相信她的表現不是裝出來的,因爲她的水不停地湧出來。



  我又伸進兩根手指,一伸進去,她猛地抱著我,說“插我!”我快速地抽動手指,她咬著嘴唇,不停地顫動,哦哦地低叫著。一會兒,突然她咬住我的肩膀,一動不動。我被她咬得很疼,事后發現,肩膀上有兩道很深的牙印。我知道她高潮了。她伏在我懷里,說“知道爲什麽我會高潮麽?因爲你看上去很有文化,我喜歡你這樣文質彬彬的男人。”我無語……



  事后,她又吻住我的嘴,和我緊緊地抱在一起。我給了她五十元小費,她說不要,我說剛才快把你內褲扯壞了,就當我送你個內褲吧。她開心地接受了。以后,有一回我上街買東西,居然遇見了她,她朝我開心地一笑。我也笑笑。那種感覺也挺好。



  這次的經曆,讓我對小姐有了一種新的認識。不管出于什麽原因,她們大多數也該是被同情的。特別有些花季的少女,這些少女都是農村出來的,可以肯定多數開始是因爲窮,上不起學,出來打工,然后覺得打工太苦,做了洗頭小姐,進了染缸,但后來覺得光洗頭也掙不了幾個錢,就做了賣身的小姐。想想城市的女孩子在做什麽呢?可能還是父母的懷里撒嬌,因爲她們的父母有錢。



  和太太還是象一杯白開水,不鹹不淡地過著。偶爾她的手機想起,一兩聲就斷了。我也曾偷偷看過,這是些陌生的電話。我不由得擔心起來。以前,我要帶著孩子出去,她總是要和我在一起。但有段時間,她總是找借口,不和我在一起。偶爾的閑談中,我發現她對有個男人家中裝飾情況比較,我更加疑心了。我相信,她和這個男人之間有些什麽,雖然不一定是性的關系,但肯定是比較親密的。但我沒有證明據,也不想去找什麽,我太累了,不想再折騰。只是偶爾含沙射影地告訴她:“如果她和別的男人有了關系,那只有離婚一條路。”



  也許這是男人的通病吧,我這樣做了,還有什麽資格要求她呢?太太肯定也不想走到那一步,但我們之間的交流更少了。



  續)我太太有一個愛好,每天都要摸著我的弟弟睡覺。常常摸得我性趣盎然,弟弟硬得不行。但我一摸她的時候,她就把我的手打開,然后說“睡覺”。很快她就睡著了,而我卻在欲火中掙扎。



  是的,的確,我的所作所爲讓我很內疚,這種內疚和對性愛的渴望相互交織、相互搏擊,使我變成了兩面人。在人前,我是好丈夫、好父親;但在人后,我是個浪蕩的男人。如果太太不能作愛,那麽我想我會控制自己不去想作愛的事,但她是不想,而且理由充分。她說她不喜歡戴著套套,所以過了安全期幾乎不可能作愛,而安全期只有那麽幾天,即使這幾天也幾乎只能做一兩次。這樣的生活我真是受夠了。



  一次,我去另一個城市出差,正好在這個城市我有個很要好的同學。兩人相見分外親熱。喝酒相談過后,已是晚上十點多鍾了。他請我去洗澡,我們便去了。這是一個暖昧的休閑中心,牆上滿是豐腴赤裸的女人像,粉紅的牆壁在幽暗的燈光下讓人心神不定,一個個穿著超短裙和低胸緊身上衣的小姐晃來晃去,潔白的大腿和高聳的胸部讓我不住凝視。



  洗澡上來,同學叫來了老板,讓老板安排一下。一會兒,老板叫來了幾個小姐。小姐一來,便坐在我大腿上,勾著我的脖子,豐滿的奶欲最強的時候等等。我們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當然這些事情,我是不會告訴別人的。



  面對這樣一個不幸的女人,我的心里升起了很多憐惜。我能做什麽呢?只能在她不開心的時候陪陪她,勸慰她,我編了很多悲慘的故事說明還有比她不幸的人。一次,她的腿扭傷了,她的老公根本不問她,而那些網友聽了也只是當時安慰一下就算了。我當時很著急,給她出主意,從她吃飯、睡覺、上衛生間等事情考慮到工作孩子。當時我並不覺得什麽,也許我本來就是個善良的人吧。使她很感動。但當時她沒說什麽。以后,我見面的第一句話總是問她腿好了沒有,給她找了好多養傷的資料發給她。



  很快她的腿好了。一天晚上,她說想讓我看看她。我說好呀,很快我們用了視頻連接。鏡頭打開了,這是一個豐滿的女人,長長的卷發使她顯得很誘人,因爲是夏天,她穿著細細的吊帶裙。我說她長得很漂亮。她開心地問我哪兒漂亮。我說因爲她長得跟人民幣似的。她迷惑地問我什麽意思。我說她的胸很漂亮,象人民幣一樣堅挺呀。



  她樂得哈哈大笑,說我真壞。氣氛頓時暧昧起來。我說,不過如果她把胸罩摘了,肯定沒這麽挺了。她說她根本沒戴胸罩,我不信。她一邊說著證明給我看,一邊擡起屁股把裙子掀上去。她的胸露在我眼前,果然沒戴奶罩,圓圓的RF很誘人。我已很長時間沒親近過女人,頓時弟弟就硬了。



  我告訴她,我弟弟硬了。她說她想看看。我說我沒攝像頭。她問我當時能不能出去。我說能。她說見面看,問然后就說了時間地點,就她馬上去那兒等我。然后下網了。



  我知道她說話算數,說實在的,我也很渴望見她。于是我換好衣服,出門了。我來到約好的那路上,遠遠地看到一個豐滿的女人走過來,並不住地左右張望,我確認那就是她了。



  她也認出了我,很開心地和我打招呼。我們靠得很近地散步。



  她的洗發水的香味直直地鑽進我的鼻子里,好聞極了。她渾身散發出成熟女人的味道,走起路來,胸部一晃一晃的,還是沒戴胸罩。我們慢慢地走進一個樹林里,現在想來當時膽子真是大,根本沒想到蛇蟲什麽的。



  到了樹林里,她站定了,臉對我,借著月亮說要看看我的臉。我不由臉熱了。我們相對站著,我只覺得口干舌燥,她的眼睛也迷離起來。我們都不吭聲,但我感覺到情欲在我們身邊很快升騰。我們幾乎同時把對方擁進懷中,她渾身一顫,深深地呼了口氣,很陶醉。我不由分說,吻住她的唇,把舌頭伸進她的嘴里攪動,她也熱烈地回應,更強烈地吻我。



  我隔著吊帶的裙子揉著她的胸,她很快呻吟起來,她把裙子掀上去,說,“舔舔我”,我一手捉住她的胸,含進嘴里吸吮起來。她不停地呻吟,輕聲地叫著。我用舌尖不停地撩拔她的RT,吞進吐出,用嘴唇包著不停地轉著圈。

  把她胸擠到一起,一下含進兩只RT,用力吸,向后拉,然后猛地松開,看著彈回去。



  我的弟弟更加漲大。她說:捏我。我捏住她的RT,輕輕地捏。這讓她更興奮了,她說我喜歡這樣,又疼又爽。我把手伸進她的底褲下面,底褲已經濕了一大片,連腿上都流了水了。



  她解開我的褲帶,把我的弟弟掏出來,然后,猛地蹲下,一口把我的弟弟吞進嘴里。我爽得渾身一顫。驚呆了。從來沒有女人把我的弟弟吞進嘴里過,那種感覺真爽。看著她的頭在我的裆部一伸一縮,感覺她的舌頭在我的弟弟上纏繞流連,在我的最敏感的頭頭上吸吮,她深深地把我的弟弟吞進去,又慢慢地放出來,我快要爆炸了。



  我說,我不行了。她趕緊放開我。低低地說了聲“插我!”我從沒有過在野外作愛的經驗,不知道怎麽插。她笑道“呆子”然后,彎下腰,把底褲脫下扔在地上,叉開腿,我明白了。我站到她身后,她拉著我的弟弟就插進去,然后把我的手拉到前面,我捉住她的胸,她兩只手勾著我的屁股,說“開始。”



  我一下用力,狠狠地刺入她的最深處,她大叫一聲,那聲顫抖著拉得好長,最后聲音還飄了上去,我知道,她很享受,我慢慢地抽出,又慢慢地插入,我很興奮,也很緊張,感覺一陣陣熱流要從弟弟里噴出。我控制了一下,漸漸地加快了速度,不停地抽動,聽著她YD里發出撲茲撲茲的撞擊聲,這聲音又和著她粗重的喘息和忽高忽低的呻吟,讓我頭都快暈了。我說“不能叫呀。”她說“我也不想叫,但控制不了,這已經很小了”。



  也許是緊張,也許是許久沒做的原因,很快我噴了,那一刻,我死命地用弟弟頂住她的花心,精愛太刺激了。我們坐在樹林的長椅上說話,因爲蚊子太多了,說了一會兒,她說回家吧。我們便分手了。



  潘多拉的盒子一旦被打開,世界就會變樣。她對我來說,是另一個未知的世界。一段時間,只要我有機會,就會上網,而只要我在網上,總會遇到她。我知道,她並不愛我,只是把我當作她最好的朋友。



  我也是這樣,生活的磨難已經使我無法再愛,已經喪失了愛的能力,但這並不是說我就是一個壞人,我一直固執地以爲,自己依然是一個好人,我關心她、同情她,我把她當作自己的朋友,唯一不同的是,這個朋友可以在相互需要的時候給予對方性的滿足。



  我和她聊天時,常常是長時間的無語。我不知道怎麽勸她,而她也不知道怎麽走出自己的困境。只是,每次聊天,我都會聽到她的訴說,比如老公又打她了,老公又罵她了,老公昨夜又折磨她了。她說其實她很愛老公,只要老公對她稍微好一點,她都會很快樂。有段時間,她想離婚,準備買套房子,但想了很長時間,爲了孩子能有一個完整的家,她還是打消了念頭。有天夜里,她很難過,那時她已有三個月沒作愛了,想到自己的生活,她傷心得要命,不停地哭,我陪著她,也和她一起哭了。她要見我,說她受不了了。當時,我其時很想拒絕,但不忍心。我答應第二天見面。



  天很快亮了,我和她約好中午見面。中午的時候,我去酒店訂了房間,一邊看電視,一邊等她。那時已經是深秋了。等她的時候,我感覺精神恍惚,感歎人生的無常。從未想到過,在我居住的城市,居然會有這樣的痛苦的女人,居然會被我碰上,居然自己會在自己的城市和一個女人開房作愛。想來想去,我的心砰砰地跳起來,擔心被人發現。正在我擔心時候,房間門鈴響了。我趕緊開門,是她,她一閃身,進了房間。



  深秋的天氣已經很涼了,我開了房間的空調,熱氣使人感動一陣陣的騷動。她其時穿著仿皮的咖啡色甲克,很合身,下身穿著寬大的黑褲,緊緊地包著她的臀部,連屁股的溝都明白無誤地顯出來,我狠狠地捏了一把她的屁股,她呀地一聲叫,軟軟地說了聲討厭。我的性欲有了明顯的上升。



  不再象以前那樣排斥性愛,至少,雖然她還是從不主動要求,但至少一般不會拒絕我了。這讓我欣喜若狂。



  我其實也是非常愛自己的太太,我其實不太喜歡偷情的感覺,還是跟自己的太太作愛好呀,不用擔心,一心一心意地作愛。雖然和太太作愛不會那麽瘋狂,但感覺畢竟很溫暖。我的家又象家了,而不僅僅是房子。



  我和之前的女人成爲了好朋友,我們很少聊到性,一般就是各自的生活和工作,當然偶爾也有她特別想的時候,我會順著她的要求讓她看我的弟弟。她比我大幾歲,我把她當作姐姐,她把我當作弟弟。



  是的,我曾經如此放蕩,追逐著不同的女人,在不同女人的呻吟里,我得到了快樂,也感受著更深的痛苦。生活總要向前,我們都知道什麽是對什麽是錯,應該做什麽又不應該做什麽。說實話,偷情使人瘋狂,也使人墮落,偷情讓人喪失了正常的生活和正常的人格。我感到很累,莫名的空虛象一個忠貞的妻子,與我形影不離。



  寶寶一天天長大,太太與媽媽的關系也改善了不少。也許是吵累了,也許是沒什麽可吵了。大家都小心翼翼,誠惶誠恐,盡量不多說話。雖然生活象一潭死水,但至少是平靜的,這于我來說,還能接受寶寶已經上學了,每天我都會在下班后帶寶寶出去逛逛,然后回家吃晚飯。太太對我也好了很多,雖然我一直弄不清什麽原因,但我也不想去弄清楚。其實生活就是一筆糊塗賬,有些事情弄清楚有什麽意思呢?依然是空虛和嬌情。我自己也曾出軌,如果太太和另一個男人親密,我有什麽資格去指責她呢?我常常這樣想,忘掉過去,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0.014032840728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