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女大學生的遭遇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是一名在校女生。我有過刻骨銘心的教訓。我想用它來告戒女同學們。怎樣分清人和狼。

一、 情竇初開

進入大二了。由於我的美麗,在學校有了一些名氣。不斷收到求愛信。也有的當面對我示愛。我像一個驕傲的公主,俯視著追逐在身後的一群男生。

在一群的追求者中,不知什麼時候,加入了一個特殊人物。他是老師,是一個從日本留學回來的博士。儘管長的不怎麼樣,但他頭上的日本博士的光環總顯示著他和別人不太一樣。

「冠文同學,你這篇論文寫的還不錯。在修改一下。請你下午下課後,到我這來一趟。」在我印象中,他是這樣開始的對我表露愛慕的。

下午第二節課後,我到了他家。學校教工宿捨十分緊張。由於他是從日本回來的博士,學校特別優待,分給他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雖然很小,小廳才5平方米多一點。大房間也才10平方米。但對於同齡的青年老師來說,那已經室天上人間了。

他遞給了我一杯冰可樂,順手在我的手背上拍了拍。「今天太熱,先喝點涼的,去去汗。看,衣服都濕了。」

我像別的女學生一樣,穿著校園流行的吊帶衫。黑色緊身的略似透明的薄絲衣緊緊裹著我苗條的身軀。把胸脯的曲線勾畫的淋漓盡緻。一尺八的腰圍楚楚動人。下身一條寬鬆的短褲,露出我引以為自豪的雪白漂亮的大腿。

他又熱情的拿來一塊毛巾,一隻手遞給我,另一隻手在我的肩膀上撫摩了有把。「快擦擦汗。」

我沒有介意他連續的狎暱動作。男生們經常假裝不介意的在我們裸露的手臂、肩膀上碰一下,摸一把。女生也為自己的身體能吸引男生而自豪。也高興假裝沒在意。

見我沒有反對,他放開膽子做在我的旁邊。一隻手似乎無意的搭上了我的大腿上。我心裡不由的一動,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可對於老師,我不好有不禮貌的表示。只好假裝用濕毛巾擦了擦臉和胳臂。然後遞還給他:「謝謝老師」。順勢移開了大腿。

「我給你的信收到了嗎?」他問道。

「信,什麼信?」我如墜五裡雲霧,莫名其妙。

「你一定經常收到別人的信吧。我猜有的你根本沒拆開看。

他說對了。很多男生給我寫求愛信。好多高年級的,和研究生,我都不認識。所以有好多我根本就沒有拆開看。難道——?可他不是學生,是老師啊。

「汗下去了吧。那我開空調了啊。剛才你渾身是汗,我怕吹著你。」他關心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我真有點窘促不安。

他拿起了我的作業,說是論文,其實就是篇作業,坐在我身邊。他的肩膀掂在我的肩膀後面,似乎我半靠在他身上。把作業擺在我面前,慢慢的講起來。

他的肩膀在我的肩膀上不斷摩擦。他露在短袖外面的胳臂,手臂,不時的碰上我裸露的胳臂、手臂。他的手不斷拍著我的手。

我心裡不時生起異樣的感覺。汗又不知不覺的流了出來。乳房微微發漲,感覺乳頭也好像挺了起來。臉上好像發燒,我知道一定是臉紅了。好在借汗和熱,掩蓋了臉紅。要命的是下身也有濕乎乎的感覺。

在舞會上,男生經常趁機使勁摟我們,用胸脯蹭我們的乳房。摟在腰上的手也不老實,常常在我們後背上摸來摸去。有時甚至摸到我們的底褲腰上,還拍拍我們的屁股。那時也有這種心跳臉紅的感覺。可那是在活動中啊。

儘管開著空調,我還是不停的出汗。老實講什麼,都沒聽進去。我心裡明白了,說講作業只是借口。這樣的借口男生也經常使用。他是想和我在一起。我腦子裡在想,他給我寫過信?會是什麼內容呢?

不知道他是不是講完了。總之,他站了起來。

「哎呀,這麼晚了。食堂怕沒飯了。」他看了看表,吃驚的說道。

「這樣吧,我們出去吃吧。我請客。」

我也站了起來,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乳頭挺立著,把吊帶衫頂起兩個小花蕾。

他意味深長的看了我胸脯一眼,眼角又在我胸脯上的兩個小花蕾上停留了一下。

「走吧。」

我也不知道這麼就昏昏沉沉地跟在他後面。出了校門。來到一個幽靜的餐廳。坐進一個情人卡座。

我心頭亂跳。他摸著我的長髮,給我講起他在國外的見聞。

「我到過很多國家。在荷蘭,阿姆斯特丹,有一條街,有著名的櫥窗女郎。」

我不明白的看著他。

他的手還在撫摩著我的頭髮,偶爾也落在我的肩上,輕輕著撫摩著。

「櫥窗女郎就是女孩子站在櫥窗裡面,讓人們挑選。」他看到我睏惑的眼神,解釋到。

「比如看中那個女郎,你就可以敲門進去。當她把窗簾拉上的時候,櫥窗上的紅燈就滅了。紅燈區就是一她們窗戶上的紅燈得名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手不再在我的頭髮上,而是不停的撫摩著我的肩膀、後背。我一動也不敢動。每當他的手撫摩過我裸露的肩膀、胳臂時,都有一種麻梭梭、癢梭梭的感覺。

飯上來了,他吃的很少,講了荷蘭的紅燈區,講了德國的紅燈區,講了法國的紅燈區,講了英國的紅燈區,講了新加坡的紅燈區,講了香港的紅燈區,-------。他的手不僅撫摩了我的肩膀、胳臂,後來發展到大腿。

我也吃的很少。我一直在聽,沒有插話。乳房漲的隱隱作痛。乳頭拚命向外挺立。兩腿之間濕乎乎的,下身有一種往下墜的感覺。腰也酸酸的。渾身肌肉一陣一陣的發緊。

不知道飯是怎麼吃完的。但他還沒有回去的意思。又擺上了咖啡和果盤。燈光暗淡下來,十分柔和。他繼續講著他在國外的見聞。在我的後背、裸肩上游弋的手,不知道怎麼開始的,還伸到我的吊帶衫裡面,撫摩著在我光滑的後背。另一隻手,不住地撫摩著我的大腿。並不斷的從短褲褲口探進去。有一次,甚至觸到了底褲邊緣。我不由的躲避了一下,他才停止了繼續的深入。在他的撫摩下,我的後背和肩臂不時感到又麻又癢。大腿不由自主的繃的緊緊的,尤其是大腿根,肌肉緊張極了。乳房又漲又痛,好像膨脹起來。乳頭高高地頂起衣衫。下面的底褲更濕了,緊緊地貼在陰戶上。我知道該拒絕,可又不希望他停止下來。矛盾的心態使我沒有任何動作的表示。

他看到我是那樣的溫柔,不由的加大了動作的幅度。一把把我摟入懷中。「我愛你。」隨著這三個字的迸出,他的吻雨點般的落到我的頭髮上,脖子上,肩膀上。原來在大腿上的手叩在我的小腹上使勁的揉搓。我像徵性的掙扎了兩下。但在他狂風暴雨般的愛撫下,是那麼的無力、無助。

我渾身不住的顫抖,小肚子在他大力的揉搓下,一股暖流湧起。只沖胸間。在這股熱浪的衝擊下,我不由自主的使勁挺起胸脯,兩臂向上揚起。使已經膨大的乳房高高挺立起來,乳頭的輪廓分明,特別誘人。

我的動作似乎給了他什麼暗示。他的手猛的伸進了我吊帶衫的下擺。直接在我平滑的小腹上大範圍揉搓。狂烈的吻落在我的臉上,堵在我的嘴上。堵的我喘不上氣來。小腹上的手動作越來越大,不斷的掃過我的乳峰。儘管還隔著乳罩,還是激起有陣陣令人振抖的顫慄。他的手還一次又一次地向下伸延。從褲腰伸了進去,在肚臍下面的大力揉搓,使那股熱浪又沖向大腿之間。在這股熱浪的衝擊下,我又不由自主的挺起了腰,使勁的挺腿。

我的嘴被他堵的喘不上氣。渾身都是觸電般的感覺。他的手在我漲痛的乳房上使勁抓捏,一陣比一陣強烈的痛楚從乳房上不斷傳出,使我難以忍受,可痛楚又帶來一種特別美好的感覺。越是漲痛的難以忍受,這種美好的感覺越是強烈。小腹象烈火燃燒,直燒的大腿根漲漲的。肚子的下墜感變成了墜痛,牽著腰一揪一揪的疼。還有一種痛經的感覺。在烈火的燃燒下,下身的疼痛好像在昇華,帶來一陣陣快感。我不住的喘著粗氣,渾身亂竄的熱浪使我頭暈目眩;燃燒著我的神經。根本理會不到他的雙手再做什麼。

我的不自覺的動作顯然激發了他更加強烈的慾望。他的一條腿壓在我的雙腿上,全身向我壓了下來。我在他身子下面,一片黑暗。我覺的被他揉碎了。他壓的我渾身象脫了關節一樣。我拚命的擺開著頭,才能在他的擠壓下喘上氣。他胯間有根硬硬的東西,頂撞著我的下腹和大腿,咯的酸痛酸痛的。

他下面的手伸進了我底褲。下面一股刺痛清醒了我的神經。原來他下面的手在拚命的揪我的陰毛。上面的手也正在向我的乳罩裡探索。我不由的打了個冷戰。身上所有美好的感覺瞬時間無影無蹤。渾身酸痛酸痛的無法忍受。各個關節好像都被扭轉了樣又酸又痛。,乳房疼的像要漲裂。腰上象被拴了個千斤墜,拉的要斷裂一般,墜痛沿脊樑上下竄。肚子燃燒的感覺變成冰一樣寒涼似地從陰部烙進裡面,產生劇烈的經痛。無法忍受的痛苦使我眼淚一下湧了出來。

我在他的身子下面拚命掙扎。我這時才體會到什麼叫小女子。在他沉重身軀的壓迫下,我的掙扎使那樣的無奈。我拚命在保護我最隱秘的地方。一隻手拚命抗拒著他上面的手對我乳房的進攻,一隻手拚命阻擋他下面的手對我陰道的進攻。我拼盡全力的扭動著身體。不讓他的手到達他想到達的地方。嘴裡不住地哀求:「不、不,不要。」

儘管他的進攻受到我拚命的反抗,可他似乎沒有感覺的我的變化。下身一下又一下向我的下面猛烈的撞擊。他堅硬的下身不斷捅撞在我的下腹上,大腿上,會陰上,帶動他整個身軀在我身上狂暴的起伏。我覺的我的骨頭被他壓斷,碾碎。在他一下一下的重壓下,我的胸腔被撞的一股一股的冷氣向上衝,衝擊著喉嚨,我不由的微微張開嘴,讓這一股一股的氣噴出來,不自覺的一聲一聲的哼著:「啊、啊,——。」

隨著他的下身的堅棒的幾下猛烈的跳動,他終於停止了劇烈的蠕動,手也不再使勁的揉搓抓捏,一下子軟軟的爬下來,把我瓷瓷實實的壓在身下,不住的喘著粗氣。我全身象突然脫力一樣,總算等到了暴風驟雨後的寧靜。我在他的身下無力著也喘著氣。他下身的堅棒慢慢的軟了下去。

他終於慢慢的從我身上爬起來。我全身象散了架一樣,酸痛的不能動彈。依舊歪斜在卡座上。眼淚不住地從緊閉的雙眼靜靜的淌下。身上衣衫不整。一邊的肩帶滑落下來;下擺高高的圈起,乳罩的下沿若隱若現。短褲也被剝下一截,露出內褲的褲腰。整個腹部都暴露在溫柔的燈光下。肚臍隨著我的抽泣一起一伏。褲腿也向上捲起,露出我白白的兩條大腿。大腿上,肚子上都留下他掐捏的青紫痕。脖子上,肩膀上火辣辣的疼,紫紅色的牙痕清晰的印在我雪白的肩膀和細長的脖子上。脖子扭動痕睏難,像落枕了是的。

他輕輕的把我扶起來,嗓音沙啞,一直說著道歉的話,可我一句也沒聽進去。我就想大哭一場。可是雖然在卡座,外面還是人來人往,我不敢哭出聲。只能不住地小聲的抽泣。

他給我整理好了衣衫,不斷輕輕著撫摩著我的每一寸肌膚,並且隔著衣服輕輕地撫摩著我的乳房,隔著褲子輕輕地撫摩著我的大腿根和會陰。我沒有理會他,依然捧著臉哭泣著。反正他已經摸遍了我的全身。再摸不摸也無所謂了。好在我最隱秘的地方沒讓他直接摸到。總算保住了乳房和下身,他的手沒能直接接觸我的秘密區域。隨著他的撫摩,特別是對乳房和會陰的撫摩,又有暖流擴散開來,我緊張的神經慢慢的鬆弛下來。

他把涼咖啡遞給我。我實在是口乾舌燥。就一口氣喝了下去。心情逐漸平靜下來。依然抽泣的說:「再給我點涼可樂。」

他把他的涼咖啡一飲而進。又要來了咖啡和可樂。

在他溫柔的撫摩和安慰下,我終於停止了哭泣。他連續喝了幾杯熱飲,嗓音才不再沙啞。「天很晚了。就住到我家去吧。」他說。

我堅決的搖了搖頭。把身子坐開。使他的手再也夠不著我。他只好停止了對我的撫摩。「送我回宿捨。」我用不容質疑的語氣說。

他點了點頭,沒敢再說什麼。

深夜我才回到宿捨,趕快洗了洗下身,把濕的底褲換下來。

躺在床上,不住的想著他講的故事,和晚上的經歷,不停著揉著乳房和小腹。想鬆弛痛漲的胸脯和下墜的小肚子。

就這樣,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昏沉沉的睡著了。

二 第一次失去

直到週五的晚飯後。偉在我從食堂回宿捨的路上截住了我。

「冠文。我一直在找你。你那篇作業我看完了,做了一些修改。你拿回去吧。」其實我根本沒有什麼作業在他那裡。很明顯,他是在找借口把我和同學分開,要和我單獨在一起。

礙著同學的面,我實在無可奈何。只好和同學們說:「你們先回去吧。哎,幫我把飯盆拿回去呀。我去取作業。」我暗自下決心,這次決不和偉再那樣了。

進了偉的家,他把我讓到沙發上,順勢坐再我身邊。我馬上機警的坐開了,和他保持一段距離。使他不能夠著我。

他尷尬的笑了笑,站起來給我倒了一杯可樂。「你是不是躲著我呀。」

我假裝不明白,「沒有啊,我為什麼躲你。我們又沒什麼。」

「文,我真的離不開你了。住到我這裡來吧。」說著向我撲來。

「不行,」我使勁掙開他說:「我還小呢。我才20,還不想找朋友。」便說我便擺脫他,向門口跑去。

他從後面一把抓住我,使勁把我摟進懷裡。「可我捨不得你。」

我在他懷裡拚命掙扎。他有些惱怒。猛的把我一隻胳臂向後狠狠的扭去。肩肘炸出的疼痛使我半身酸麻。

「我不會放你走的。」他惡狠狠的說。扭著我的胳臂把我推進臥室,推倒在雙人床上。

我剛想叫,他猛的撲倒我身上,把我面朝下壓在床上。狠狠的摁著我的頭。把我的鼻子和嘴按在褥子上。我叫不出來,也無法呼吸。掙扎了幾下就陷入窒息。他揪著我的長髮把我的頭拉起來,我剛想大口吸一口氣,他就把一塊手巾塞倒我的嘴裡。緊跟著又把我壓在床上,他坐在我的腰上,使勁把我的胳臂扭倒在背後,用繩子緊緊的捆了起來。然後他把我掀過來,讓我仰面朝天。

他剛把我掀過來,我就抬腳向他狠狠的踢去。沒想到,他順勢抓住了我的小腿,一把把我的短褲擼了下去。亮出我兩條白白的大腿。還沒等我反應,他又一把扯掉我的內褲。我最隱秘的地方赤裸裸的暴露在他面前。

我還在拚命掙扎。他用一條皮帶攔住我的兩腿拐彎,向我的脖子後面勒去。把我的兩條腿吊在脖子上。我在怎麼掙扎也無濟於事了。

一個堅硬的東西插入我兩腿之間。我拚命的扭動身軀。可沒能阻擋他的陰莖的繼續。他兩隻手使勁的抓住我的腳踝,拚命往下壓。他的指甲深深的掐入我腳腕秩嫩的皮膚裡,傳出陣陣刺痛。我的腿的膝蓋緊緊的壓在我的肩頰上。我的大腿似乎要被他掰斷。疼的特別沉重。他沉重的身軀壓的我不能動彈。他終於插進我乾澀的陰道。好像粗糙的砂紙打磨我鮮嫩的陰道內壁,乾澀的痛楚使我打起冷戰。我想叫,可嘴被堵著,叫不出來,只能發出低沉的嗚咽。他瞪著雙眼,咬牙切齒,喉嚨裡發出迸力的想野獸一樣沉悶吼聲。隨著他又一聲沉悶的大力奮吼,身體全部重量壓向我的會陰。像有一根燃燒的火棍猛的捅進我的下體,突然一股刺痛在我的下身爆發,我覺的陰道被撕裂,從大腿根一直撕肚子,我像被撕成兩半。我不由大叫。可嘴被堵住,慘叫變成悶聲的倒氣。兩耳嗡的一聲,頭也轟的一下。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頭上一陣清涼,我醒了過來。第一感覺,就是鋪天蓋地的疼痛。肚子好像被割開似的炸痛。好像有萬把鋼刀在切割我的陰道、子宮。腰好像斷了。我不由的緊緊拳起身子。我想用手抱住肚子。可好像沒有手了。我這才發現,我被剝的精光,身上一絲不掛,赤條條的裸露全身。雙臂被緊緊的綁在身後。繩子從我的脖子後面向肩膀前面勒向掖下,把我的大臂死死的拴住,又把小臂和手腕牢牢的縛在後面。整個胳臂已經麻木。繩子狠狠的鎩在肉裡。逼的我不由的挺起胸脯。嘴還被堵著。大腿內側,會陰上下都是沒干的鮮血。我渾身都在冒著冷汗。

疼痛和屈辱使我的眼淚刷的流了下來。他在用涼毛巾擦我的臉頰。是冷水把我激醒的。他獰笑的臉是那樣的醜惡。我真想狠狠的打他一耳光。可我的手不能動彈。我想吐。可嘴被堵著,吐不出來。嗓子干的要冒煙。

他佔有了我,我是他的了。這個想法使我打了個冷戰。我想像過好多第一次把自己獻給心愛的白馬王子。可萬萬沒想到是這樣的被人第一次強暴。

「你可算醒了。」他冰涼的手在我身上肆意的摸索著。我羞辱的閉上眼睛,任憑大滴的類珠從眼角淌下。咬緊牙關,緊皺著眉頭,強忍著從下身傳來的讓人難以忍受的疼痛。

他的涼手伸到我肚子上,更加加劇了下身的疼痛。腰的酸痛和下體的疼痛連成一片。我全身不由的抽搐起來。

他好像感覺到我的痛苦,得意的抽出手,在我雪白的屁股上狠狠的拍擊了兩下,留下兩個鮮紅的手印。然後取下堵在我嘴裡的手巾。

「水」我有氣無力的說。

他把我扶坐起來,用茶壺對嘴餵我喝水。「我用可樂煮了薑湯紅糖水。早給你準備好了。趁熱多喝一點。」

熱薑湯紅糖可樂入肚,驅走了渾身的寒意。肚子的疼痛也減輕了一些。腰的疼痛和下體的疼痛又分開了。熱汗湧出來,衝去了冷汗。酸麻疼痛的雙臂更覺難受。

「給我解開。」我又閉上眼睛。我不願看自己裸露的身體和他那狠毒的面孔。

他沒有回答我,也沒給我鬆綁。卻把手伸到我的乳房上慢慢的揉搓起來。我的眼淚再一次從緊閉的、屈辱的眼睛角流了出來。我一動不動,任他揉搓。

他揉搓的速度逐漸加快。乳房慢慢的發熱,發漲,乳頭驕傲的翹起。我不由的又挺了挺胸。他的速度進一步加快。乳房上的暖流向下,衝擊著腰胯,酸痛依然,但不是那種象斷了一樣的感覺了。熱流在肚子裡遊蕩,在小腹裡往復衝撞。下身的疼痛又減輕了不少。我能清楚的感覺到子宮還在原位,陰道並沒有被破開。最尖銳的疼痛是從陰道傳出來的。乳房上的暖流也竄向被縛的雙臂。兩隻胳臂也有了一點暖意。隨著暖意的伸延,胳臂的疼痛越來越明顯。

他看到我不反抗,也沒反應。就把上身伏了過來,熱乎乎的嘴巴貼上我的乳房。他用舌頭舔我的乳房,一陣陣觸電般的感覺從乳房象全身放射。電流竄向腰間,把罩在腰上的疼幕戳開了網眼,腰的酸痛變成了網狀的竄著的酸疼。電流竄到子宮,一下一下擊打的子宮,子宮好像慢慢的活了過來。電流竄到陰道,也一下一下擊打著受傷的處女膜,產生麻梭梭的感覺。電流向被綁的緊緊的雙臂衝擊,胳臂上的血液好像慢慢恢復了流動。

他的舌頭舔上乳頭,乳頭挺立膨脹開來。像被強電擊打,強烈刺激剎時傳到我全身的神經末端。我不由的全身顫抖起來。嘴裡不自覺的哼出聲來。一陣陣強烈的刺激暫時的壓下了渾身的痛楚。

他在狂舔我的乳頭的同時,一隻手向我的陰戶探去。

「不」我扭動著身子。可他自顧自的分開了我的腿。再一次把陰莖對準我的陰道。

又是一陣疼痛。他的陰莖再次插向我的陰道。

「輕點、輕點。」我疼的不住哀求。

他抽一下插一下,一下比一下深。我覺的我的下身一下一下被捅的生疼,隨著他一下一下的捅進,肚子也被一下一下的鋸開,越鋸越深,分成兩半。痛的我不住的哼哼。不住的哀求他「輕點、輕點」。

他不但沒輕,反而越來越猛。一隻手按住我的肩頭,嗝的我酸麻,另一隻手不住的玩弄我的乳房。刺激和疼痛絞在一起,弄的我喘息連連。

終於,他的陰莖在我的陰道裡猛跳了幾下。有股激流衝向我的陰道深處。他的陰莖慢慢的軟下來。他拔出陰莖,疲憊的一頭紮在我的旁邊。

隨著熱潮的退去,我的下身割裂般的疼痛。扯的腰胯酸痛。我想去洗洗,可胯不聽使喚,腿腳也不聽使喚。

我的掙扎驚動了他,他又伏在我身上,從頭吻起。吻了臉、脖子、肩膀,又久久的吻著我的高聳的胸脯。還不斷吧嗒著嘴。

「給我解開。」在我吻我的肚子的時候,我要求他。

他把綁我胳臂的繩子解開。我舒展了一下麻木的胳臂。費力的撐起上身。他連忙攙扶起我,半架半拖的把我趔趄歪斜的拖進衛生間。我實在站不住。只好先扶著牆,讓他拉過一把塑料椅子。他扶我坐在椅子上,幫我沖洗下身。把一股一股血水和精液衝了出來。

我發了幾天低燒。陰道炎症也持續了幾天。



















0.014280080795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