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情人肥美的小騷穴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現年十七歲,一出生父親就死了,只有母親與我相依爲命。雖然已經四十五歲了,但長的很漂亮,身材也很好,一六○的身高和卅六、廿三、卅六的三圍,是標準的天生尤物,更重要的是看起來只有二十出頭,時間從來不曾在她的臉上留下一絲的痕迹,

    每次和我出去,人家都以爲我倆是姊弟而不是母子。我爸去世后,有很多人想追媽媽,但媽媽爲了我都拒絕了。

    前幾天,媽媽兩只手腕受傷用藥包住,不能碰水也不能動,于是在家休養。由于雙手不能動,所以家事都我在做。而媽媽也三天沒洗澡了,昨天,媽媽羞澀的叫我幫她洗澡,我心中的興奮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因爲我暗戀媽媽已經很久了,于是我便和她一起洗澡。

    我先幫媽媽脫衣服,當時我心跳加快,最后,我看到媽媽**裸的站在我面前。她纖合度的身材讓我雙眼忍不住不規矩的在她身上打量,大**更是早已朝天翹起,媽媽頭低低的似乎不知我在看她,接著我幫她抹香皂,當我抹到她那雪白豐腴的**時,我雙手竟然無法克制的揉搓著她的**。

    媽媽似乎注意到我的失態,但並沒有罵我,只是告訴我說:「這是**,也就是你小時喝奶的地方。」

    我也知道我失態了,趕緊往下繼續抹,這時我才注意到媽媽沒有陰毛。

    媽媽說:「因爲我爸不喜歡陰毛,所以刮掉了,而且又擦了去毛劑,所以沒有陰毛。」

    當我抹到她的私處時,媽媽的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里也流出了一些**,然后她強自鎮定的說,女性下面有三個洞--分別是**,尿道和肛門,這時我才了解媽媽在對我性教育。

    雖然我看黃色書刊時就已經知道,但還是第一次看到女體。接著她把雙腿張開,指著**對我說:「這是**時**插入的地方,也是你出生的地方!」

    接著又分別指著尿道和肛門對我解說,最后指著我勃起的大**說:「這是**,你現在正在勃起。」我聽了有點不好意思,后來我竟大膽的問如何將**插入**。

    媽媽聽了好像有點爲難,最后她抓起我的手指說:「把這比喻作**!」接著叫我把手指插進她的**,我費了好大一番功夫終于把手指插入她的**。但她問我說會了嗎?我還是跟她搖頭。她猶豫了一下便說沒關系,晚上再教我。

    洗完澡后,我便繼續作家事。

    到了晚上,媽媽把我叫去她的房間后,叫我把她的內褲脫掉但是不能脫她的衣服。接著她把雙腿張開,叫我自己探索她**的位置。

    當我把**插入時,我聽到媽媽輕哼了一聲,接著她又對我說要前前后后的**,我便用力的照她的話做。我只覺得媽媽**像處女一般的緊密,將我的**緊緊的包著,給我一種難以言喻的快感,同時這也表示自我父親死后媽媽就沒有再跟男人搞過,而我是媽媽生命中的第二個男人。想到這兒讓我感動不已,也就更賣力的**挺動,每一次都好像要頂到子宮才肯罷休。

    不久后,我發覺媽媽呼吸急促,**越來越多,最后竟叫了出來:「哦!好丈夫,你頂得媽媽爽死了!」

    同時我也受不了了,便忍不住要去脫媽媽的衣服,而媽媽也好像忘了先前不許脫她衣服的規定,反而忘形的扭動身體好方便我脫她的衣服。

    脫去衣服后,媽媽美好的**便展現在我的眼前,豐腴雪白的**一點也沒有因爲年紀的關系而下垂,宛如少女般的粉紅色乳暈,再加上因爲興奮而充血脹大的**更是令我血脈奮張,我忍不住的愛撫這動人**同時用嘴吸咬**,媽媽受到這樣刺激不僅**起來,也流出更多的**,同時腰部也挺動的更厲害。

    媽媽的**好像有股奇異的吸力讓我有想泄的沖動,我不禁哼叫出來:「媽媽,我不行了,我要射出來了。」

    媽媽聽了之后**得更是大聲:「射吧!全部都射到媽媽的**里。哦!媽媽也要泄了。讓我們一起泄吧!」這時我發覺媽媽的**里蠕動收縮得更加激烈,同時有股暖流包住我的**,使我的背脊一麻我便把屯積十多年的濃精全射到媽媽的**里。

    媽媽因爲**受到我精子的沖激,又**起來:「爽……爽死我了!我的好兒子,好丈夫,媽媽要被你干死了。
    這時雖然我倆都已經泄了,但我並沒有離開的意思,依然把我的大**放在媽媽的溫暖的**中,同時愛撫媽媽身上的每一寸地方,媽媽也將我緊緊的抱住,我倆就這樣享受激情之后的余韻。

    接著我吻向媽媽那粉紅柔軟的嘴唇,而且把舌頭伸進她的口中,媽媽似也感受到我滿腔的愛意,于是也將舌頭伸到我口中,讓兩條舌頭纏繞在一起互相吸吮,房間的氣氛因而更顯得**。

    我忍不住對媽媽說:「媽媽,我愛死你了,我要你做我的太太,我們一輩子都不要分開。」

    媽媽聽了之后羞紅了臉說:「你壞死了,不僅奪走了媽媽苦守十多年的貞節,還說這種羞死人的話,我是你媽媽怎麽可以當你太太。」

    我輕吻了媽媽一下,然后笑著說:「那剛才是誰一直叫我……「好丈夫」的呀?」

    媽媽聽了,更是害羞得閉上眼睛,連耳根都紅透了,這懷春少女般的表情讓我剛軟下去的大**又堅挺了起來,我強忍著心中的欲火用最誠懇的態度對媽媽說:「媽媽!嫁給我吧。這樣你就不用苦苦忍受欲火的煎熬了,我這一輩子除了你誰都不娶,我會愛你一生一世,我要當你生命中除了爸爸外唯一的男人。」

    媽媽似乎感受到我的熱情,紅著臉說:「好吧,反正人都已經給你了。古人說:「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你爸爸死了這麽多年,如今你也怎大了,媽媽不嫁你又能嫁給誰呢?只是你可不要見異思遷,以后看到別的女人就把媽媽丟在一邊了。」

    我聽到這,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愛火,一邊挺動著下身一邊說:「媽媽,不會的,除了你之外任何女人我都看不上眼。」

    媽媽聽到我這麽說似放下心來,也熱情的挺動她的下身迎合我,這時我想起在看過的A片中有一個「狗交式」,便叫媽媽更換體位,媽媽雖然感到不好意思,但還是按照我的話做了。

    只見媽媽趴跪在床上,用兩手肘撐起上半身,我由她的臀部后面進攻她的**,同時兩手搓揉著媽媽豐腴的**,似乎狗交式帶媽媽的刺激比正常體位來的強,不一會兒媽媽就**著的達到**了,而就在媽媽達到**的同時我也射出了濃精,就這樣我倆度過了這**浪漫的一夜。

    從此我和媽媽便過著夫妻般的生活,我進駐媽媽的房間睡,不但每天一起纏綿**一起共浴,就是出外也親密的像夫妻一樣,當然不用說住旅館也一定只叫一個房間而已。

    而我也不再叫她媽媽,改叫她的名字──秋柔,同時媽媽也不再用對待兒子的態度對我,而是以侍候丈夫的態度服伺我,對我百依百順。

    平時在家里媽媽都全裸的不穿任何衣物,就算外出時也只穿上衣和一件超短的迷你裙且不穿胸罩和內褲,這些都是爲了我想干她時就可以方便些所以她主動做的。

    每當我一想到媽媽,哦!不,應該說是秋柔對我的一片深情,我就暗下決心這一生一定要呵護她,疼愛她一輩子,跟她白頭偕老。

    自從媽媽秋柔嫁給我之后,我倆便過著幸福甜蜜的夫妻生活,雖然我們無法舉行婚禮,但爲了表示我倆的夫妻身份我們還是一起去買了一對結婚戒指來戴。

    由于我爸生前留了不少遺産給我們,因此雖然秋柔只是個高中教師,我也只是個高中生,但我倆的生活卻不慮匮乏。

    就在我升上高三的那個暑假,秋柔被調到市郊的一所明星高中任職,我自然也順理成章的轉學到那所學校去,而爲了上課的方便,我倆便決定將原來的房子賣掉,改在學校的附近另買一棟約50坪的房子。這棟新房子什麽都好,就是主臥房的浴室小了些,無法讓我和秋柔一起洗鴛鴦浴,于是我和秋柔便請工人將浴室擴建成六坪左右的大小,還特別請工人務必要將浴池建得大一些,好方便我和秋柔打「水仗」。

    由于房屋施工期間有許多不便,我和秋柔便決定搬到同樣也是住在那所高中附近的阿姨--秋蓮那里去暫住,在和秋蓮阿姨聯絡過后,秋蓮阿姨對我倆的前去表示非常的歡迎。

    我這位比秋柔小三歲的秋蓮阿姨是我除了秋柔外唯一愛上的人,她和秋柔同樣也是一位天生尤物,不管是身材還是容貌都絲毫不遜于秋柔,更令人驚訝的是她和秋柔一樣受到老天的特別的眷顧,看來和秋柔一樣的年輕。她們兩人在外貌上最大的差別在于秋柔留了一頭及腰的長發,而秋蓮阿姨卻是剪了一頭俏麗的短發。想到這兒就不禁佩服我那已逝世的外婆真是厲害,居然生了兩個天生尤物。

    不過說起人生的命運,秋蓮阿姨就比不上秋柔了,雖然我爸死后秋柔空虛了一段時間,但自從秋柔嫁給我之后,我倆便過著甜蜜的生活。而我的姨丈雖然健在,但因爲他比秋蓮阿姨整整大上二十歲,再加上秋蓮阿姨只是她的小老婆,因此他一個星期只有二天會來秋蓮阿姨這里,其實就算來了憑他也無法滿足秋蓮阿姨的。同時因爲秋蓮阿姨一直沒有生下一兒半女,所以她一直視我如己出對我百般的照顧,而她的空虛寂寞也可想而知了。

    由于是住在秋蓮阿姨那里,所以我和秋柔都盡量克制自己心中的愛火,不敢太過份接近彼此,當然更不用說是同床共枕了,也因此讓我的大**脹的難過死了。雖然可以靠我萬能的雙手解決,但無奈和秋柔結婚之后我們就過著夜夜**的生活,即便是在秋柔月經來的時候也一樣。雖然她無法陪我**,但她總是會用她濕潤鮮紅的小嘴和雪白豐滿的**來滿足我的欲火,所以我早就沒有打手槍的習慣了,現在一下子要我自慰,我實在是提不起勁。

    今天下午秋柔有事要去學校一趟只剩我和秋蓮阿姨在家,由于閑著沒事,我便只穿著內褲便睡起午覺。忽然一陣西哩嘩啦的水聲將我從睡夢中驚醒,我才猛然想起秋蓮阿姨有在下午洗澡的習慣,雖然覺得對不起秋柔,但在欲火的煎熬下我還是決定去偷窺秋蓮阿姨洗澡。

    或許是因爲天氣實在太熱了,所以秋蓮阿姨洗澡時只是將門虛掩著並未完全關上,我便由門縫中偷看她洗澡。只見一具比維娜斯更美的**就這樣展現在我眼前,雪白的肌膚、豐滿堅挺的**、水蛇般的細腰、微微鼓起的陰部、和那茂密呈倒三角形的烏黑陰毛再加上修長的雙腿,看的我是血脈贲張,大**更是差一點就把內褲頂破了。

    就在這時,秋蓮阿姨洗著洗著突然自慰起來,只見她右手拿著蓮蓬頭,用強烈的水柱沖向自己的陰部、左手的中指和食指卻伸進**內扣挖著,不一會兒阿姨便輕聲哼叫起來。這樣的情景不僅讓我欲火更爲旺盛,同時心中更爲秋蓮阿姨感到疼惜,如此的一位尤物卻要夜夜獨守空閨、那麽美麗的**卻欠缺男人的滋潤。這時我再也無法克制我心中的欲火脫下內褲便將門推開朝阿姨走去。

    阿姨看到我,嚇了一跳,不但放掉了手中的蓮蓬頭,還滑了一跤,我趕忙將她緊緊抱住。這時阿姨一邊掙扎一邊說:「宗兒(阿姨向來都是這麽叫我的),你要怎麽光著身子跑進來?你要干什麽?」

    我一邊將她緊緊的抱住防止她掙扎,一邊說:「阿姨,我愛死你了,我再也無法克制自己對你的愛意,我要你,和我**吧!」說著我便向阿姨那紅潤的嘴唇吻去。

    阿姨一邊搖著頭逃避我的吻,同時支支吾吾的說:「不……不行,我是你阿姨,怎……怎麽可以和你**,這是**的呀!」

    但我不管她說些什麽,只是深深吻住她的紅唇,同時將我的舌頭試著朝她的口中伸去;而我的兩手也沒閑著,一手愛撫著阿姨光滑如脂的背部,一手愛撫她豐腴的肥臀,手指更是朝她的肛門那兒扣挖不已;至于硬挺的大**,自然是理所當然向她那令人**的**進攻。

    不一會兒,阿姨不但放棄了抵抗,還主動獻上她的香吻,舌頭也伸進我的口中靈巧的攪動。當我倆的嘴分開時,彼此的唾液連成一線,就像我和阿姨之間那分不開的濃濃愛意。

    口對口的熱吻結束后,我又另一次的長吻,只不過這次的對象是阿姨下面的那張櫻桃小口。我要阿姨靠在浴室的牆上,把兩腳張開,然后我跪在她的身前,用兩手的拇指撥開大**后,我便朝她的**吻去。

    我一邊吸吮著,一邊還用舌頭挑逗那早已充血膨脹的陰蒂,才一下子,阿姨那肥美的**就流出了甘美的**,我一滴不剩的將它全部吞下,這是阿姨愛我的表示,我又怎麽可以隨意浪費呢!要不然可是會遭天譴的。

    這時只見阿姨一邊顫抖著雙腳,一邊無力的哭著說:「哦……哦……哦,我的好宗兒、親親好丈夫,別再逗我了,我……我不行了,快……快將你的大**插到我的**里來吧!」

    聽到這樣深情的泣訴,我又怎能沒有反應呢?于是我要阿姨將手扶在浴缸上把屁股翹起來,接著我便兩手扶著她的纖腰,然后把我那早已等待多時的大**猛力的插進那久曠多時的**里挺動,而阿姨自然是熱情的迎合我的插抽。

    阿姨的**如我猜測的一般非常緊密,雖然不像秋柔的**收縮蠕動的那麽激烈,但彈性卻比秋柔來的好,給我另一種難以形容的快感。就在這時,阿姨大叫一聲后,從她的**里泄出了大量的**,我的大**受到**的沖擊,也忍不住的射了出來,就這樣我倆一同達到了**。

    **后,我便抱起阿姨走進她的房間,當我輕柔的將她放在床上時,阿姨用她那如白玉般的雙臂朝的脖子一勾,我便不由自主的向前一倒,壓在她的身上,接著阿姨便主動奉獻上她的香唇。一陣熱吻之后,我便打算向阿姨求婚,誰知我剛說聲「阿姨……」就被她的香唇給堵住了我的嘴,接著我便聽到阿姨說:「你壞死了,人家的身子都給了你,你還叫我「阿姨」。」

    聽到這句話不禁欣喜若狂,我高興的說:「太好了。秋蓮,剛才我就是要向你求婚,以后我不要你當我阿姨,我要你像秋柔一樣當我的太太。」

    聽到我這句話,秋蓮雖然很高興,但也用懷疑的口氣問我:「你怎麽直接叫你母親爲秋柔而不是叫她媽媽?」

    反正我也沒打算瞞秋蓮我和秋柔之間的事,于是我將我的左手伸到秋蓮的面前然后說:「媽媽早在半年多前就嫁給我了,所以我當然是直接叫她的名字,難道你沒發現我和秋柔手上有相同的結婚戒指嗎?」

    秋蓮聽了雖感到訝異,但很快的也就接受了事實。不過她隨即又用沮喪的口氣說:「可是不知道姊姊會接受我嗎?想不到我始終是做人家小老婆的命。」

    聽到這番話,不禁讓我對秋蓮更加的憐惜,我愛憐的說:「放心吧!秋柔對我百依百順,我一定可以說服她的。至于你們在我心中沒有大小之分,你們都是我最最疼愛的老婆。」

    聽到我這些話,秋蓮才放下心來。

    晚上秋柔回來時,我便將下午發生的事完全全的告訴她,秋柔雖感到意外,但馬上就接受了秋蓮當我的第二個太太,因爲一邊是她最心愛的老公,一邊是她最疼惜的妹妹,她當然希望大家能永遠生活在一起。她還對我說:「最好我和秋蓮能同時懷孕,一起爲你生個小寶寶。」

    我知道秋柔嫁給我這半年多來一直爲了自己沒有懷孕感到遺憾,雖然我們從未使用任何避孕措施,但老天就是不肯賜給我們一男半女。

    哪知道秋蓮聽了,卻說:「那怎麽可以,要是我們同時懷孕,那宗兒不就慘了!到時誰來陪他?」

    我聽了便拉著她們兩人的玉手,一邊往臥房走去一邊說:「要想懷孕哪還等什麽?趕快加緊努力才是真的。」

    她們兩人聽了后雖然羞紅了臉,但還是隨著我走向臥房。想當然爾,這一夜對我們三人而言當然是纏綿悱恻、極盡**的一夜。

    開學后我們的那棟新房子完工了,秋蓮把自己的房子賣了,和她的前夫也就是我先前的姨丈說聲再見之后,便和我及秋柔一同搬進去住,反正她們也沒有辦結婚登記,自然沒有所謂的離婚問題,而我們夫妻三人甜蜜的婚姻生活也就此正式展開。

    雖然秋柔及秋蓮兩人是親姊妹,但爭風吃醋是女人的天性,她們雖不會爭吵傷害彼此的感情,可是她們總會自己偷偷的去學一些「秘技」像什麽土耳其浴、泰國浴、指壓、油壓或是冰火五重天之類的來服伺我,而我當然是不客氣的盡情享受她們努力的成果。

    尤其在學校,秋柔因爲老師的身份不便和我太過接近,這就給了秋蓮一個可趁之機,她每天中午都會穿著長裙、不穿內褲的親自送午餐到學校來,然后在屋頂服伺我用餐。只見她跨坐在我身上,而我的大**不用說當然是插在她的**里,她就這樣一邊挺動下身和我**,一邊將食物用自己的嘴嚼爛之后吻著我,用她靈巧滑嫩的舌頭把午餐送到我的口中。

    這樣的情景不知煞了多少男同學,每當他們問起我倆關系時,我總是回答說:「秋蓮是我小老婆。」而同學也一定會追問我的大老婆是誰,這時我也只是笑而不答,這個謎底就讓他們去猜吧,我相信他們一定永遠猜不到的。






















0.016827106475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