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徐子陵傳——妃喧篇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千年文明 於 2012-10-10 21:59 編輯







字數:1.3萬

                (上)

  云散雨收,徐子陵撫慰著石青璇的香肩裸背,只覺觸手幼滑,愛不釋手。鼻間盈滿絕色佳人如蘭似麝的發香體香,不由的柔情百轉,心中充滿了對懷中嬌窈無限憐惜珍愛之情!口中喃喃自語:「青璇噢!青璇……」

  嘴唇尋上才女的香唇,正痛吻之際,駭然發覺佳人的星哞中珠淚滿盈,順著晶瑩玉潔的雙頰緩緩滴落。

  徐子陵趕緊痛心地雙唇上移,用舌尖舔過佳人的面頰,吸吮佳人晶瑩的珠淚。
  吻住佳人秀美的星眸………才仰起頭,惶恐地輕聲問道:「青璇爲何如此悲傷,可是怪徐子陵太過唐突麽?如此徐子陵願意任由處置。青璇切不要落淚,你讓我的心像撕裂般疼痛!」

  石青璇溫柔地注視者心中至愛的俊顔,一雙纖纖玉手輕柔地捂住愛郎惶急的面孔,目中含淚笑道:「子陵啊,子陵,你可知青璇心中有多少欣喜!自從爹爹害死娘親以來,青璇心中悲苦萬分,卻無處傾訴。

  青璇每天都在期待黑夜的來臨,只有在黑夜里青璇才感到所有的人都如青璇般與寂寞同在,人家才不會害怕孤獨一人。可是一到白天,青璇心中滿是高處不勝寒的冷清,遺世而獨立的寂寞!可自從有了徐子陵,青璇的天地里才充滿了生機。

  子陵你可知青璇有多愛你!青璇永遠不會怪你。人家對你的……你的……寵……愛,有的只是感動和……,人家不會說了啦!反正青璇要子陵知道,只有你才能帶給青璇幸福!「

  徐子陵聽到此處,感動佳人深情之余促邪之心又起。用手在佳人高聳的玉峰上蟲走蛇遊一番,才滿足的笑道:「青璇剛才說我對你的寵愛,是指這個麽?還有你除了感動以外還有什麽呀!能否說給爲夫的聽啊?要知我剛才可是被你下得不輕哦,如今心口還痛呢?」

  石青璇先是玉臉燒紅,嬌羞無限,之后勇敢地伸出玉掌,撫摩在徐子陵的胸前,「真的還痛麽,人家幫你揉一下。」

  徐子陵對絕色佳人的關懷自是無限珍惜加感動,可是對佳人的避重就輕他可不打算就此放過。所謂閨房之樂有甚于畫眉者,他還得好好逗逗這令自己心神迷醉的絕色佳人。

  這時外面天色已大亮,強烈的陽光透過拉下的窗簾照在佳人的俏臉上,雪白的肌膚就完全透明一般,徐子陵不由得一時呆住了。

  似乎是受不了他的目光,佳人合上了墨玉般的星眸,嬌羞地說道:「傻瓜、呆子,你、你在看什麽?讓人家心慌意亂的………」

  徐子陵回過神來,低笑一聲,先輕手輕腳地將絕色佳人摟抱起來,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石青璇從來沒有見過天日的軟玉嬌軀,由于這暧昧的姿勢而嬌羞無限,頓時在陽光下輕輕顫抖起來,同時慢慢浮上一層美麗的粉色。

  徐子陵口中調笑道:「作什麽,當然是繼續探索我親親乖青璇不肯明言的感覺咯。」言罷,雙手開始在佳人嬌軀上大肆活動起來。賊眼自然也不肯閑著,乘機飽覽絕色佳人身軀無限勝景:小巧的椒乳堪堪一手握,頂上嫣紅的一點如豆,正在閃閃抖抖。

  下面的玉腹平坦細窄,香臍渾圓淺顯,纖腰更是不堪一握,有若刀削。而修長潤澤的玉腿袒露在陽光下隱隱有光澤流動。因跨坐在徐子陵身上而無法合攏的玉腿再也無法完成其護衛聖潔的神秘幽徑的重任,任徐子陵一覽桃園玉溪的美好風光。

  只見那嬌嫩可愛的粉紅細縫還殘留著一片觸目驚心的血迹,不言可知,定是方才狂風暴雨下的處子落紅,徐子陵心中大是憐惜,剛剛狂升的欲火頓時消了大半,他知道佳人初承恩澤,已經不勝寵憐了。

  連忙從旁邊扯了一床絲被,抖開輕輕掩蓋住絕色才女的美麗嬌軀,並溫柔地抱起佳人放在床上讓她躺下,香肩靠著床頭玉枕,這才暫且收拾心猿意馬。
  石青璇一直靜靜地享受愛郎對自己無微不至的體貼關懷,最后才用那雙回說話的慧颉星眸瞟了徐子陵一眼:「算你啦,還知道體貼人家!」

  徐子陵心中一陣感動,自己得妻如此,夫複何求!不禁隔著絲被緊摟嬌妻,忏悔道:「青璇一心向我,我卻有兩件事瞞著青璇,更對不起青璇啊!我實在有負青璇的厚愛呀!」

  石青璇玉手回報愛郎,心疼萬分。「子陵啊,你不要難過,到底有什麽覺得對不起人家,快讓青璇知道,也好替你分擔啊!」

  「好,我一切都告訴青璇,只是青璇要答應我,你可以恨我、怨我,但決不可以不理我,更不可以離開我!」

  「子陵啊!人家已經答應永遠都不會怪你,離開你?人家怎舍得啊!先說第一件吧」

  徐子陵鎮定心神,把昨天與绾绾的事一五一十,源源本本地說給石青璇聽,向心中至愛的玉人坦白並祈求伊人的諒解。

  石青璇美目微轉,「子陵啊!人家還有個問題呢,真的如你所言,你救绾绾姐姐只是出于道義責任麽?」

  徐子陵聞言一呆,心中思慮百轉千回,自己當時見伊人命危,心神焦急如焚。
  更念及伊人傷勢未愈,經脈死氣郁結,一時憂慮叢生,怅惘不已。

  石青璇見愛郎如此失魂落魄,不忍再逼其道出真情。話鋒一轉:「子陵啊!你還沒告訴人家第二件事呢!」徐子陵從迷茫中驚醒過來,忙不疊地道歉:「青璇,對不起,我這就說。我告訴過你我和妃暄的龍泉『精神之戀』,卻沒有向你坦白我們還有一段不爲人知的涉及人欲的『俗世之戀』,原本我答應妃暄不想別人提起,可你是我最至愛的妻子,我無法也不應瞞你!」

  石青璇溫柔地將愛郎的頭輕摟入香懷,讓它枕在自己高聳聖潔的酥胸上,細聲輕語:「子陵啊!你快說啊!人家真的好想知道你和仙子姐姐的『俗世之戀』是怎麽一段精彩的故事呢?」

  徐子陵的思緒再次回到了域外龍泉,自己和師妃喧因追殺『邪王』石之軒而雙雙負傷的那個令自己夢繞魂牽的夜晚……

  不知過了多久,徐子陵醒轉過來,發覺仍未死去,躺在師妃暄香懷內,渾身酸痛無力。

  天上繁星滿天,明月降至地平線上。

  他從未試過與師妃暄如此親近,湧起就那麽直躺至宇宙終末的意願。

  師妃暄的玉容從他的角度看上去像嵌進了壯麗的星空,平靜甯恬,秀眸射出海樣深情,愛憐地審視著他,柔聲道:「子陵醒哩!」

  徐子陵訝然道:「妃暄臉色不大好哩,怎麽如此蒼白?是否傷勢仍未好轉,快點坐好,讓我用長生氣爲你療傷。」說完,用力從仙子懷中爬起,伸出雙掌抵住仙子的香背,就要運功。

  「子陵無須激動,妃暄的傷勢並無大礙,只是………」

  「只是什麽?妃暄莫非有難言之隱?」

  「子陵啊!人家只是受傷后一直思考一個問題,是有關于妃暄師們最高武學境界『劍心通明』的。一直以來,除了創派祖師,慈航靜齋就再也無人練成『劍心通明』,師傅對我的期許很高,認爲我一定能超越曆代祖師,練成『劍心通明』,同時還告訴我必須在俗世中練就。這才有了你我的『精神之戀』,可惜我仍覺哪里少了點什麽?經此一役,我想……應該是缺少俗世的……肉欲……吧。」
  徐子陵目瞪口呆地看著心目中的聖潔的仙子罕見地羞紅了仙姿玉頰,竟然彌漫著一股冶豔嬌媚的風情。因其主人出塵高潔更顯得芳華絕代,動人心魄!
  「天那!妃暄的意思是我們的『精神之戀』無法彌補你『劍心通明』至大圓滿境界麽?還有那俗世肉……欲又是怎麽回事?」

  「也不是了,只是人世間『情欲』二字,僅有情而無欲是無法圓滿的。至于其他什麽的……,你還要問人家,人家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啦!你這呆子,傻相!」
  看著仙子下凡,嬌羞如世間兒女的美態,徐子陵激動地一時不知人間何世?
  「妃暄的意思子陵明白,好,就讓我徐子陵,不,爲夫來幫助我的小仙女知道什麽是情欲交融,好讓仙子早登仙境啊!」

  師妃暄聽到此等調情言語,早就用雙手捂住嬌羞的俏臉,掩耳不聽。並不時輕跺蓮足,微扭玉腰,以示不依。

  「哈,仙子此時抗議無效,悔之晚已!此乃『自作孽,不可活』,仙子作繭自縛,只怕想脫身也難啊!」

  言語及此,徐子陵壯著膽子伸出雙手從背后摟住仙子的柳腰,這才注意到仙子今天穿的衣服不再是往常的粗布麻衣,雖然顔色仍是純白,但質料卻換成了輕綢真絲雪紡制的羅衫,看來仙子是早有預料啊,這無疑更鼓舞了徐子陵淫心大作。
  羅衣觸手輕滑綿薄如無物,好比直接撫摩仙子的聖潔嬌軀,這種觸摸仙子的銷魂感覺更讓徐子陵情懷大動,欲火中燒。

  把握到仙子的真實心意,徐子陵不再怠慢,視線從仙子羞紅了的仙姿玉頰開始巡視,再肆無忌憚地落到了師仙子玲珑有致、聖潔無比的高聳酥胸上,隨著仙子嬌羞無限的喘息,酥胸上下起伏,極爲養眼。

  偏偏仙子今天穿的又是一件輕滑綿薄的真絲雪紡制的羅衣,低開的衣領讓徐子陵從后面俯視,已經隱約可見內里湖水綠色的束胸及雪白豐滿的玉峰乳溝。
  而抱在懷中的仙子那柔軟的嬌軀傳來陣陣的幽香和美妙的觸感,加上仙子情動時無意識扭動的嬌軀豐臀不時地摩擦著徐子陵男性的欲望。

  徐子陵更加看得十分真切,懷中的仙子的確是個無以倫比的絕色佳人,冰肌玉骨,俏臉上的肌膚晶瑩剔透,既有豔麗嬌羞的粉紅,又有聖潔高華的純真,還有掩飾不住的出塵仙氣,萬種風情居然在伊人身上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天界仙子下凡,九天玄女臨塵,實在是男人眼中至寶之恩物。

  迫不及待地,徐子陵將自己的嘴唇壓在仙子兩片柔軟的香唇上,用力地親吻、吮吸、舔弄、輕咬著。同時,騰出一只手摸上仙子的秀發,輕挑撫弄良久,才解開束發的玉簪,讓仙子的青絲流瀑飛垂,襯著天仙般的玉容,更添出塵仙姿。
  「唔!」仙子聖潔不染塵俗的面容已經滿是羞紅,被情欲焚身,無力自拔,再也不複平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姿。當然也就任由得徐子陵任意妄爲。

  徐子陵有力的嘴唇吸住仙子象花一般柔軟的香唇,靈活的舌頭無處不到的遊遍了仙子的小嘴,這種巧妙的挑逗輕薄手法別說是,孤傲聖潔、未經人事的仙子,就是熟悉床第之能事的婦人恐怕也無法抗拒,更何況挑逗自己的又是仙子芳心暗許的情郎呢。

  熱烈的唇舌交纏終于告一段落,徐子陵火熱的嘴唇在仙子吹彈得破的粉頰,晶瑩的小耳,粉嫩的玉頸上一一印下痕迹。而欲焰焚身的仙子終于微微緩過神來,師妃暄勉力按住徐子陵仍在自己腰腹間作惡的壞手,嬌嗔道:「子陵啊!快停一下啦!唔,你這樣會害死人家的!」

  徐子陵嚇了一大跳,「怎麽,妃暄?有什麽不對?」

  「人家還沒來得及說,你既要讓妃暄享受到肉欲……高……什麽的,就是那個性的極樂……之境,又不可以壞了人家的處子……處子之身,因爲……因爲修習天道須得是處子之身,才能力保元陰不失啊!」

  「哈,妃暄!是爲夫的不對!你放心,爲夫一定既能讓仙子享受到高潮極樂之境,又保證不壞了仙子的處子之身。那麽,可以繼續開始了麽?」

  「唔!人家可沒法攔著你,誰讓你的力氣大嗎!我區區一弱小女子,只能逆來順受啊!」

  「如此爲夫就不客氣了,休怪我不懂憐香惜玉哦!要知仙子的任務難度可是很高啊,爲夫任重而道遠,這就快馬加鞭,鞠躬盡瘁,盡力而爲!」

  徐子陵的手不再滿足于外面的活動,靈活的五指大軍輕分仙子的羅衣,從領襟處滑了進去,開始了新的一輪攻擊。同時再次用力吻上仙子的香唇,展開更加熱烈的情挑。

  而已經占據雪山玉峰的五指大軍則輕柔地搓揉著柔嫩豐潤的玉乳,更不時地用溫熱的掌心摩挲著仙子聖潔玉峰,未曾緣客采摘的雪山仙桃。讓那玉峰在指間跳躍,櫻桃在掌心成熟,櫻紅突起。

  徐子陵心滿意足地肆意遊覽著仙子那凝脂白玉般的酥胸嫩乳,慢慢將其身上的羅衣褪去。迷失在激情之中的仙子除了聲聲的嬌吟外,全身酥軟,再無別的力氣阻撓,任由自己的冰肌玉膚,聖潔仙體慢慢出現在徐子陵的眼中。

  當仙子身上最后一件衣裙飄落在地,徐子陵禁不住歡呼一聲,再次感歎上天造化神奇:眼前的女體已經不是一個美字可以形容,就算是傾盡世間所有丹青之妙筆也無法勾勒出仙子下凡的出塵仙姿。

  宋玉《神女賦》有云:臉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約束,增一分則太肥,減一分則太瘦。

  仙體豐姿綽約,妙本天成!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見啊!那清麗脫俗偏又冶豔嬌媚的玉容,那秀美柔韌並且晶瑩潤澤的玉頸,那潔白細膩凝著溫滑脂香的高聳玉峰。還有那圓潤剔透的玉臍、那修長柔美的玉腿、那片萋萋芳草掩映下神秘的幽谷、那在絕色佳人玉腿無意識的開合下若隱若現的桃園玉溪……
                (中)

  這時徐子陵才算真正完全目睹了仙子整個聖潔的仙體。他不禁深深地被震撼住了,他也由此感到一陣迷茫,他覺得自己猶如活在最香最甜的夢中,但願永遠都不要醒過來!

  之前他雖然一直對仙子上下其手,口舌輕薄,其實只是一種不真實的反應。雖然自修煉長生訣以來,他的心境一直保持潇灑平和,但對于心中一直仰慕的仙子,乍一聽到如此意外的提議,他又怎能再次保持『井中月』的心境!

  而面對注定無緣,一生愛慕成灰的仙子,尤其是仙子還曾經在他面前預演過一次令他魂斷神傷的離別!更使他以玩世演戲的心態來面對心中的仙子,面對這可能又是一次『演習』。乃至有些急色甚至猥亵。

  鴕鳥的心態使他下意識地盜用了他的好兄弟『寇仲』獨門看家本領,希望藉此忘卻這段傷心情事!可是仙子那毫無保留投入的柔情深注,玉體完美得聖潔無暇!才真正驚醒了他,才明白仙子對自己是真正的鍾情!

  此時的仙子,臉上飛起了淡淡的紅暈,梨渦淺現,巧笑嫣然,神韻像極了谪仙下落凡塵。仙子的嬌軀雖然仍自抖顫,神態忸怩,嬌羞無限。卻用極輕柔又極堅定地聲音說道:「子陵啊,今天……我希望能夠于你一起共同經曆,共同珍惜這份情緣。」仙子字字說來,吐音雖然羞澀,卻輕柔婉轉,情致纏綿。

  徐子陵卻想起當日在自己與師妃喧約定的『精神之戀』,是以除了在心中對仙子的仰慕敬愛之外,總是不敢想及世間一切肉欲的俗念,更不用說如今的坦裎相對,還涉及云雨之事。

  此次卻是仙子自行表明,要和自己進行一段『俗世之戀』,雖然仙子口中是說爲了修行天道,可是何嘗不可以說明她對自己用情之深呢?不由得又是愛憐,又是感動,輕聲說道:「妃喧,我…我真的可以麽,真的已觸碰過了仙子麽?」
  仙子本是強抑羞意,趁著此刻情意如潮、欲念叢生之時,又爲了消去徐子陵心中的羞愧,解開他因一直敬慕自己而來的心結,方能說出這一句話,心頭早已是嬌羞得無以複加。偏又聽得徐子陵出言相詢,更添羞澀,連玉顔秀頸也漲的通紅,別過了頭,羞羞答答地道:「子陵啊!人家求你不要再問了好不好?人家快羞死了!」

  她的聲音越說越輕,臉上露出羞赧的微笑,還微微地露出幾絲汗迹。凝脂白嫩的肌膚逐漸透出粉紅色澤,動人心魂。

  徐子陵聽她如此說,胸口熱血上湧,坐直了身子,道:「妃喧,我徐子陵何德何能啊?此生竟能夠得到仙子的垂青!」兩人的手慢慢握在一起,四唇相對,重疊在一起,親匿的聲音緩緩回蕩,說不盡的溫馨旖旎。

  此時此刻,徐子陵才真正的解開心結,敞開胸懷來接受這未知的感情!無論是『精神之戀』還是『俗世之戀』,他都決定不再逃避。執手相看,相對凝眸,兩人一齊再次落入柔情漩渦,再也分舍不開。親吻、擁抱、撫摸,無一不是缱绻深情,銷魂至于極處。

  徐子陵此時以一種全新的心態再次飽覽仙子聖潔無暇的嬌軀玉體,只覺腦中微感暈眩,熱血沸騰。

  眼前呈現出來的胴體,其飄逸出塵、玉潔冰清之處,固不待言,而令人驚歎向往之處,更在那秾纖合度的身段,襯托一對雪玉凝脂的玉乳,搭配著水滑圓潤的香肩,低垂著嬌媚羞紅的秀頸,柔美到了渾然天成的地步。玉質肌膚下蘊藏著淡淡的嫣紅,不但流露在仙子嬌嫩的仙體上,也融入了她嬌美的羞赧容顔。無複平時的聖潔仙姿,卻更具蕩人心魄的銷魂媚惑!

  霎時之間,徐子陵只覺渾身火熱,一動也不動地凝視著仙子,目光所及,那清麗脫俗偏又冶豔嬌媚的玉容,那秀美柔韌並且晶瑩潤澤的玉頸,那潔白細膩凝著溫滑脂香的高聳玉峰。還有那圓潤剔透的玉臍、那修長柔美的玉腿、那片萋萋芳草掩映下的神秘的幽谷、那在絕色佳人玉腿無意識的開合下若隱若現的桃園玉溪……無一不全部印入他的眼簾。

  看得一處勝景,徐子陵的心頭便重重跳了一下,心底的柔情愈加堆積,越堆越厚,一時之間,情致纏綿,溢滿整個情懷。仙子見他這樣呆呆看著自己,心里越發害羞,垂下了臻首,輕聲道:「子陵?……子陵啊!……」

  徐子陵身子一震,方才回醒過來,慌忙道:「怎麽?妃喧?」

  仙子此時不僅臉頰泛紅,連整個秀頸也燒得通紅,嬌羞無限的星眸微閉起來,柔聲說道:「那個……,子陵啊!你不要只是——只是這樣看……看著人家啦——」聲音漸低至不可聞……

  徐子陵眼中注視著仙子已經赤裸的仙姿玉體,已經是血脈贲張,欲焰狂燃。又體會到仙子的柔情深重,心中再無隔閡,已是回複了原來的心境。再聽得仙子口出此言,更是心弦搖蕩,情不自禁。連忙強自定神,深深呼吸幾下,雙手輕輕搭在仙子嬌小柔美的纖腰上,雙目緊盯著仙子羞紅微閉的星眸,重又用偷自好兄弟寇仲的情聖泡妞大法,向心中的仙子調笑道:「仙子急哩!子陵知錯了。」
  仙子口中呼出一口輕喘,羞得阖上雙眼,不敢觀望,只感受到徐子陵搭在自己腰間的手指已經不耐寂寞,開始四處遊移,騰挪盤旋,上下前后徘徊一陣,又逐漸爬上了嬌嫩豐挺的乳峰。

  仙子口中「咿唔」地輕輕呻呤出聲,眉梢一顫,心中又慌又羞,又是緊張,仍然不敢睜開眼來,心里只想:「他……他終于又回複過來,可現在又好討厭?唔,好可惡?——啊!——」一陣酥麻的快感淹沒了她的思緒,再也無力反駁徐子陵的調笑,更無力抗拒徐子陵的輕薄。

  享受著仙子肌膚柔美嬌嫩的觸感,徐子陵忍不住低聲驚歎,心里情致高漲,口里喃喃地道:「妃喧啊……妃喧……你……你好美,真的好美!」

  全身赤裸、一絲不挂的仙子,柔美的嬌軀沒有任何掩飾,當然不複一貫令人敬畏的仙姿,卻于嬌羞的聖潔中又添了幾分冶豔風情,如此美色當前,更加奪人心魄、攝人心神。

  聽到了徐子陵陶醉贊美的聲音,仙子也不自禁地睜開秀美的星眸,含情脈脈地望著徐子陵,臉上的羞意更是渲染了一身,雪玉一般潔白晶瑩的肌膚上到處蔓延著嬌豔的桃紅色,中人欲醉,豔麗得讓人暈眩。

  似乎被徐子陵肆意大膽的目光或者是無處不至的愛撫摩挲所刺激,仙子豐挺潤滑的酥胸前、聖潔嬌嫩的玉峰上兩點小巧花蕊嬌羞地隨著仙子急促的心跳不住顫抖,而偶爾無意識開合的玉腿間的幽谷秘境之中,也泌出了些許清澈的露水,逐漸盈滿澆灌著那神秘誘人的桃園中含苞待放的靡靡嬌花,讓它更是芳香暗露、瑩潤欲滴。

  此時的仙子,全身上下都是绮麗的景色,那驚心動魄的豔色,怕是夜空中綴滿的晶亮繁星也無法企及的璀璨啊!那聖潔而嬌紅、羞怯而深情的玉顔;含情脈脈、溫柔婉轉的星眸;雖然櫻唇未啓、銀牙緊咬,卻是妾知君心似我心,此時無聲勝有聲啊!

  這時徐子陵的眼中心底:所盈滿的絕不只是仙子絕美绮豔的胴體,還有仙子對他柔情深種、玉眼垂青的最最真摯心意。這才是他心中夢寐以求、苦苦追尋的極致啊!如今夢想就在身邊,就在眼前,並且觸手可及……

  一時之間,徐子陵緊張激動得幾乎沒有辦法呼吸,什麽也思考不了,只想憑自己的本能帶給仙子身體和心靈最高的幸福享受,讓她領略人世間真正的情欲交融、銷魂蝕骨的愛戀。同時心中暗下決心,一定要盡力幫助仙子完成她追尋天道的夢想,盡管那最終的代價是他將獨力承受失去仙子的痛苦。

  勉力克制著心中百感交集,全身心地投入這場注定沒有結局的仙凡之戀!徐子陵一伸手,捧著仙子的臉,湊上前去,溫柔地親吻仙子的芬芳的櫻唇。仙子生疏地回吻著,徐子陵更進一步地吸吮卷住仙子嫩滑可口的小巧丁香,唇舌糾結、纏綿不休,源源不絕的情意迅速擴散、瘋狂湧入到兩個親密接觸、交相擁抱的身體內,再逐漸聚集到彼此心靈最深處……

  親吻纏綿,糾纏交替的間隙中,又被彼此激情的喘氣聲交織充斥。仙子早已是嬌軀酥軟,渾身無力。只能嬌喘細細地倚靠在徐子陵身上。

  徐子陵的手不停地上下梳弄著仙子絲光水滑的飄逸長發,順著晶瑩的耳背,滑過天鵝絨般柔美的秀頸,愛撫著仙子粉嫩的香肩,同時逐步向內向下遊移,漸漸來到仙子交叉掩在酥胸前的纖細手臂,在那勉力遮擋的玉臂上輕輕掠過由內向外將她慢慢擠開,讓仙子那聖潔優美的酥胸玉峰再次徹底的袒露在自己的眼前。
  情難自禁地伸手撫摩,當徐子陵的手指碰到仙子的嬌嫩的玉乳,在她的酥胸聖峰處輕輕挑弄,只覺著手處滑膩綿軟、彈跳挺立,一種難以言喻的美妙感覺流遍全身。

  仙子本已羞澀之極的軀體極度敏感,只這麽輕微碰得一碰,也是刺激非小,芳心可可,不禁輕「啊」嬌呤出聲,低柔纏綿,余音了了。徐子陵如聞綸音,大受鼓舞,滿足地一點頭,繼續輕巧地以手指進一步搓揉逗弄兩粒雪峰櫻桃,同時手掌掌心輕輕摩挲挺秀的乳峰。

  隨著徐子陵的雙手動作,仙子情欲漸生,曼妙的身體因情動而輕輕擺蕩,唇齒之間逸出了動人的嬌聲:「嗯……嗯……啊……哈啊……嗯嗯……啊……」聲音之迷人,直令徐子陵魂爲之銷,聽著聽著,幾乎便要醉了一般。

  徐子陵心搖神馳,更加氣血翻騰,手下動作不由得快了,嬌嫩溫熱的雙峰上香汗點點滲出,晶瑩可愛。一對小巧玲珑的粉紅櫻桃也早已立起,把仙子心中的舒適快意誠實地反映出來。

  徐子陵持續的加大力度,盡情地撫弄著仙子那誘人秀美的乳峰,用手指揉捏那兩點茁拔嫣紅的蓓蕾。仙子白嫩膩滑的嬌軀開始傳來陣陣觸電似的顫動。
  徐子陵的嘴唇緊緊咬住仙子的朱唇不放,把仙子的呻呤堵在口中,並且趁她正是意亂情迷之際,將舌尖再次攻入她的櫻唇中,忘情攪動她口中的香舌,大力吸吮她的香津。徐子陵一只手留連于仙子那挺拔雙峰之間,滑膩堅挺的玉乳在他的手掌摩挲撫弄下不停地變換著形狀,另一只手開始在她的嬌軀和大腿外側處上下遊動著,一處不漏地撫摸著。

  仙子的喉嚨深處蠕動著含糊不清的音節,身體毫無意識地扭動著,雙手無力地擋在徐子陵大手遊弋的路線上。徐子陵無暇顧及于此,他的嘴唇松開仙子的香唇,慢慢順著仙子的修長秀美的細頸,一路吻下,最后攀上聖峰,將左面那點紅嫩的蓓蕾含在了口中,溫柔地小口吸吮著,舌尖時不時有意舔舐著。

  「啊!嗯!」終于從仙子的口中再次發出了難以抑制的暢快呻吟,仙姿玉容中極盡霞紅的嬌羞,玉手也自發地停住抵抗,無力地垂在身體兩側。仙子漸漸迷失在如潮的欲海中,慢慢地沈淪。

  徐子陵的嘴唇稍離,一絲晶亮的線流從嘴中吐出,黏粘在了那點蓓蕾上。絲毫未作停留,徐子陵又將右面那點紅嫩的蓓蕾納入口中,稍稍加大力度,吸吮、輕咬著。仙子充滿欲焰的羞紅雙眼再次緊緊合上,櫻唇發出仿佛來自體內深處的渴望嬌吟,原本乏力低垂的雙手突然恢複了力氣,開始緊緊反手抱住徐子陵的蜂腰,並激情地掐緊,深陷入徐子陵腰間軟肋里。

  接著徐子陵的唇離開了仙子粉紅的蓓蕾,只是伸出舌頭,用舌頭在蓓蕾緩緩地打著旋兒。就這樣,過了一段不長的時間后,那兩點蓓蕾逐漸發硬,驕傲地站立在了那雙雪白聖潔的玉峰之上。

  當徐子陵的手微微將兩人緊貼的身軀分開,目光落到仙子神秘優美的桃園幽谷時,他欣喜地發現原本只有一絲絲的晶瑩滑膩的香泉玉露已經逐漸蜿蜒成玉溪流水,從那盡情張開的粉紅細縫中潮水般湧出,芳香四溢。

  終于,徐子陵的手開始伸向仙子的嫩滑纖細,修長瑩潤的玉腿頂端之間。由于仙子的雙腿正害羞地並攏著,徐子陵的魔手被阻于玉門禁地之外,但他似乎也並不急于搶灘登陸。只是盡情陶醉地摩挲著仙子大腿內側特別滑膩的雪肌玉膚,僅僅享受這銷魂蝕骨的美妙觸感已經令他愛不釋手,流連忘返!

  此時,仙子美麗的雙眸早已緊緊眯起,滿臉潮紅,玉體止不住輕輕地顫抖。比平常更加豔紅的櫻唇不時地發出誘人的嬌哼。呵氣如蘭。徐子陵看著自己心中無限仰慕敬愛,不識人間煙火的仙子動情時美豔絕倫的羞態,滿足之余更是欲火飚升!

  肆虐的怪手順勢插入仙子不知何時早已微微張開的玉腿之間,並進一步占領了仙子從來無人有緣欣賞地桃源仙境。探出兩指輕輕溫柔逗弄之余,更故意將頭伸向仙子早已不理天高地低的臻首,用舌頭輕舔著伊人晶瑩的耳垂,並不斷地向耳朵里邊吹氣。讓仙子又羞又癢,欲躲開臻首卻又微微不舍,只得含羞忍怯任徐子陵輕薄調笑。

  然而,徐子陵可並不因此滿足,他繼續變本加厲地挑逗仙子:「仙子下面好象已經很濕了,讓徐子陵來探察一下,這到底是何原因?可不能疏忽錯過了仙子的病因嘞!」

  聞聽這等輕薄言語,仙子羞得連耳根玉頸一起紅了個遍,原本酸軟無力,不知該如何擺放的一雙玉手忽然有了力氣,趕緊捂住徐子陵仍在口吐「髒」言的大嘴。吱吱唔唔地羞嗔道:「狗嘴吐不出象牙!人家……人家才沒有呢!」

  話雖如此,徐子陵卻分明感到仙子原本因他怪手入侵而略略繃緊的雙腿已經放松不少,徐子陵喃喃自語道:「既然仙子不肯開方便之門,那我只好霸王硬上弓了!仙子莫怪我不懂憐香惜玉啊!」言罷,雙手微微用力,故做急色地將仙子一雙修長玉腿向兩邊分開,更迅速埋下頭,一雙賊眼放肆地飽覽仙子最最貞潔神聖地秘境。

  「曲徑未曾緣客至,蓬門今始爲君開」,無愧于仙子之名啊!在那一片並不太稠密的萋萋芳草中,兩片粉紅瑩潤的花瓣微微向外張開著,含苞欲放的嬌花細蕾正向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有緣者驕傲地展示著它的美麗與聖潔!

  而晶瑩滋潤,豔光四射的嬌嫩陰核已悄悄探出幽谷並漸漸充血膨脹,紅潤欲滴!就像一顆粉紅的珍珠般誘人,偏又晶瑩剔透。蘭香雨露般的蜜液不斷地從桃源玉溪內渤渤溢出,星星點點地飛濺散步到花瓣草叢中,如清新的朝花雨露。同時散發出惹人迷醉,煽情誘人的靡靡氣息!

  感受到徐子陵如狼似虎,饑餓肆虐的目光,片刻工夫,仙子整個嬌軀透體嫣紅,不住的微微扭動,一雙燒紅的玉腿更試圖夾緊以避開徐子陵色迷迷的目光,但無疑這純屬徒勞!

  意興高漲的徐子陵怎麽可能讓如此勝景輕易被封殺。搶先一步將手掌橫梗在仙子的腿間,繼續伸手觸摸撥弄著仙子沾滿雨露的嬌嫩花瓣,恣意的揉捏愛撫,再輕柔地撥開濕潤卷曲的黑色芳草,手指微微用力向下,已經探入漸漸張開的鮮香粉紅蜜穴內,立刻,敏感的蜜穴初受刺激,迅速四處縮緊,蜜液更是潮水般湧出。仙子此時已是情動如潮,欲焰狂燃!

  徐子陵的手指只是略略逗留肆虐一翻,就撤出重地,蜜穴的空虛令早已渴求充實的仙子感到情欲難耐,嬌嗔道:「子陵啊!你要逗死人家嗎?還要這樣折磨人!」

  徐子陵自然不會真的舍得,凝視著仙子的玉容,忍禁不住取笑道:「妃喧錯怪了!小子怎會如此唐突仙子呢?只是仙子好象不知羊入虎口,焉能幸免。卻問老虎爲何還不動手動口?哈,子陵又有新招,這就與仙子切磋!」

  說完,不管仙子已羞得用玉手捂住整個臉頰,鴕鳥般只想找個地方藏起來。就用雙手按住佳人玉腿內側向外分開,低下頭伸出舌頭,由下而上,分開細細的草叢,舌間緩緩地舔過粉紅的花瓣,在上面輕旋盤弄。遊遍蜜穴周圍每一寸嬌嫩肌膚,然后,更用舌尖微微頂開花瓣,深入濕潤的處子蜜穴內,直接舔弄那已經膨脹突出的嬌豔珍珠。最后還努力將那粉紅珍珠吸入嘴里,以舌頭輕頂微彈之余更張開牙齒,輕輕地咬住,感受它輕縮顫抖。

  同時,蜜穴深處的肉壁變得愈加滾熱,收縮吞吐加劇,一陣劇顫痙攣之后,隨著仙子一聲嬌吟,緊窄的處子蜜穴急速湧出了大量的灼熱花露蜜汁,由于蜜穴花瓣被徐子陵大嘴堵個結實,無處流出的蜜露全部湧入他張開的喉間,只有少少溢出濺在徐子陵的口鼻間,徐子陵這才放過仙子的蜜唇,仰頭吞盡仙子的香露,連殘留口鼻間的也沒剩下,悉數舔吸入口中。

  良久,師妃喧才從那欲仙欲死的極樂仙境醒過神來,微微睜開仍自迷蒙的星目,櫻唇輕啓:「子陵啊!人家這才曉得爲什麽情欲之事如此誘人,那實在是令人難以想象其魔力啊!」

  「是啊!仙子得遇此情欲之道,稍加參悟,必能修成『劍心通明』!只可憐我………嘿嘿,沒什麽……………」

  「怎麽吞吞吐吐的,子陵有事瞞人家勒?噢,子陵啊!你怎麽……怎麽惡形惡狀,人家不理你啦!」

  「妃喧休怪子陵失禮,實在是情不自禁啊!」徐子陵尴尬地捂住欲焰高漲的男性突起,干笑著,一張俊臉漲得通紅。

  其實,師妃喧又何嘗不知徐子陵的苦處,況且對方是自己心中衷情的唯一男子。她只是極度害羞罷了,平時雖然飽覽群書,廣泛涉略,也曾讀過此類書籍,可那時心如止水,看過不留痕。誰會想到今天居然親眼見到,男子雄起高漲的欲望呢?尤其它還是因自己而起,更羞愧的是自己之前還那般的……………

  重新盈滿的嬌羞迅速將仙子再度淹沒,銀牙微咬,終不忍自己心中愛郎承受欲火的煎熬。師妃喧毅然伸出雙手,帶著顫抖卻堅定地拉過徐子陵已然含窘轉過的身軀,溫柔地緩緩跪坐在徐子陵身前,用那雙泛紅的纖纖玉手,開始爲徐子陵解除衣物。

  徐子陵被仙子的動作嚇了一跳,趕忙抓緊仙子的雙手,深受感動道:「妃喧何需如此委屈,我徐子陵又怎得仙子這般垂青啊?」

  「子陵憐我惜我疼我愛我,妃喧心領!但恰恰如此,妃喧又怎能不心痛子陵呢?」

  「我可以用長生決將欲火壓下化解的,妃喧有此心意已足慰平生了!」
  「子陵有所不知,修習先天之道,輕易不動情生欲,一旦有了情欲之念,則不可硬性壓制,須知情欲爲物,猶如大禹治水,疏導方爲正道,子陵不需擔心,妃喧既然決定以身試情,就絕無退縮之理。況且佛家有云:」一引一啄,莫非前定『。「」可是妃喧不是還得保持處子之身嗎?子陵又怎會如此自私,毀了妃喧苦苦追求的天道修行呢?「

  「什麽?人家又沒說要和你……和你合——體——交——歡,人家知道,還有、還有別的法子的。」師妃喧紅臉嬌嗔,語音漸低至細不可聞。

  此時,師妃喧的雙手已經越過了徐子陵缺乏毅力的阻攔,但明顯看出仙子極其不善此道,再也不見一絲來自慈航靜齋的江湖絕世女劍手,纖細的玉指絲毫不見靈活,終于還是在徐子陵期期艾艾的幫助下才算完成,不過,徐子陵的衣褲恐怕也只好功成身退,從此無法再見天日了。

  看到徐子陵在自己雙手努力下漸漸露出的身軀,仙子羞紅的雙頰已經滾燙盈滿汗珠。紅潤的雙唇似乎感到陣陣干渴,不自禁地伸出粉嫩的香舌微舔櫻唇,口中更是嬌喘籲籲,呵氣如蘭,顫抖的雙手緊張的有些僵硬。

  當她的目光落到徐子陵早已不耐,驕人挺起的男性欲望時,更是猶如觸電般迅速垂下臻首,同時口里發出一聲嬌呼,只敢用手抖抖縮縮地伸向它,慢慢合攏玉手,握緊。好一會才小心翼翼地試探著輕捏細揉一下,自然,不能指望仙子技巧有多高明,但就這輕輕一下,已經讓徐子陵欲火再升,欲望膨脹的好象要炸開一樣。

  心中懷著對仙子的無限感激與憐愛,徐子陵急欲發泄出心中的欲火,免得讓仙子遭受更多的委屈,但奇怪的是,他越是想早點解決,反而,適得其反,越是無法如願,盡管心中的欲火已經愈燒愈烈,快感越來越強,可離那一瀉千里的極樂境界總是差之毫厘,好比咫尺天涯。觸手可得之際突又遙不可及。

  這種吊在半空的感覺讓徐子陵更是欲焰膨脹,心急如焚。盡管以他修習長生訣的定力也無法靜下心來,再也無法克制暴漲的情欲,嘴里呼出重重熱氣,口中呵呵有聲。尤其是眼中還滿是仙子美豔絕倫,玲珑裸露的嬌軀玉體,隨著雙手動作而來的乳波臀浪,更讓他恨不得立刻將眼前的仙子撲倒在地,提搶上陣,就地正法。可是心中還殘存的對仙子的憐愛敬慕卻時刻提醒他不得行此妄念。進退不得的困境讓徐子陵快要瘋狂了。

  就在此時,師妃喧忽然停止了手上的動作,背轉嬌軀。徐子陵勉強壓制心中燃燒至五內俱焚的欲火,微微向后退了幾步,方才慚愧說道:「是我讓妃喧受累了,我……………」

  「不,子陵,我知道你忍的辛苦!要是這種方法也還不行的話,人家也不管了,就算永無一窺天道之日又如何………!」

  「妃喧不必如此,對了,妃喧剛才說什麽方法的……?」

  「人家以前在靜齋修行時,曾經看到一本書,書上說……說是……,人家說了,子陵可不許笑人家不知羞恥啊!」

  徐子陵目瞪口呆地看著仙子罕見的嬌羞女兒情態,欲火竟奇迹般平息了不少。同時心中極爲好奇,到底是什麽書,什麽內容會讓仙子在此時尚且害羞至此呢?「妃喧盡管說來,子陵絕不會笑你!也不可能笑你!」

  「人家曾讀過一本書,名《玉蒲團》,書中嘗言,古時有位女子,礙于父母之命下嫁,卻于婚前私會心上人,兩人相愛甚深卻又無力抗拒父母之命,女子欲在婚前將自己純潔身體交付心上人,卻又怕丈夫察覺,于是想到一個折衷辦法:就是——就是女子以——后庭——后庭玉股承歡——。」

  「啊!妃喧的意思是——?」

  「什麽?人家才沒什麽意思呢?」

  此時,徐子陵又怎能不知仙子的美意呢?況且自己目前已是欲火焚身,欲罷不能。更主要的是自己對這仙子愛慕之余,怎都有幾分占有的欲念吧!

  再不遲疑,徐子陵先伸出一根食指,試探性地輕輕觸碰著仙子的玉股后庭,當指尖碰到那粉紅的菊花蕾時,仙子的嬌軀一陣抖顫,口中同時發出一聲嬌呼,情致蕩漾。低喘細細。可見此處敏感之極,徐子陵也想不到仙子反映竟是如此強烈,一時之間,原本稍有下降的欲火更是進一步飚升,男性欲望昂然而立,蓄勢待發。

  徐子陵手指略略前侵,卻發現此處比之私處蜜穴更緊湊,但同時肉壁收縮,極具彈性及誘惑力。欲再伸指向前,可能由于旱道干燥,缺乏潤滑之故,步履維艱,極難深入。惹的仙子忍不住開始呻呤起來,間中還夾雜著幾分痛楚。雖然仙子強行抑制,不欲影響徐子陵的感受,但他又怎麽忍心讓仙子受苦。

  旋即想到一個比較溫和的辦法,徐子陵先用手指沾染仙子蜜穴間早已泛濫的愛液,信手塗抹在玉股后庭的菊花蕾中,有了玉液的潤滑之功,仙子的嬌哼聽來果然少了幾分痛楚,多了幾分嬌羞。

  徐子陵看看時機已至,抽出手指,然后扶正仙子的玉臀,挺起昂揚的欲望,先用頂端就著蜜液研磨一番,再緩緩推進,終于進入了一個溫潤緊縮的蜜道。在仙子帶著幾分甜蜜的痛苦呻呤中,徐子陵徹底地攻占了仙子的后庭。

  靜待仙子適應了最初的緊湊撕裂般的痛楚,他開始緩緩溫柔地動作,同時雙手撫上仙子的酥胸玉峰,輕捏細弄。雙目一直細心地觀察著仙子側面的表情,知道仙子已經開始感到部分的快感了,于是,徐子陵放開架子,使出渾身解數,感受仙子逐漸産生快感的同時自己也享受著仙子那美妙后庭,嬌嫩菊花蕾所帶給他的欲仙欲死,飄飄然,如登仙境的高潮余韻……………

     ***    ***    ***    ***

  徐子陵起身緊緊摟住石青璇的柳腰,深情地說道:「青璇可知我午夜夢回。醒覺時心中腦海盈滿的全是對你的思念!如今才知道:我對绾绾有的是憐;對妃喧有的是敬;而對你才是真正刻骨銘心的戀愛啊!即使此刻你就在我懷中,我對你的思念仍無法停歇更無法抑止!」

  石青璇反手摟緊徐子陵,使盡全身的力氣,好象要以此來撫慰他心中曾有的創傷。口中喃喃道:「子陵,你愛我,我是深知啊!可是你自己到底還愛誰你又何嘗清楚呢?你對绾绾姐姐的憐惜,對妃喧姐姐的敬慕是顯而易見的,可之后呢?」
  徐子陵戀戀不舍地回到多情窩,來到自己房間門口。忽然止步,超人的靈覺告訴他,房里有人,而且不是別人,就是令他頭疼的绾绾。耳邊又想起石青璇的話語:「你對绾绾的憐惜之后…………?」他不敢再想下去,深深地吸了口氣,徐子陵伸出手揭開簾子,也揭開了一段道魔紛爭,同時也揭開了一份未了情緣。
               【全文完】






















0.017512083053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