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狙殺展護衛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龐太師府內,初更時分。

  龐太師和幕客龐新、兒子龐洪及一個黑衣人正在聚商要事似的。

  「要刺殺包黑子這匹夫,必須先去掉展昭!」

  「對!剪掉了展昭,那張龍、趙虎等根本成不了氣候!」

  「哈,到時包黑子的狗命,就像殺一只蟑螂那樣容易了!」

  龐太師的眉毛一揚:「展昭的武功這樣好,誰可以收拾他?」

  坐在一角的黑衣人沈聲:「有!我有人選…要殺展昭,只能智取,不能力敵…只不過…費用就要黃金一百兩!」

  龐太師的臉孔露出詭異的笑容:「金子不是問題,但事情一定要成功!一定要快!

  這事…就交張兄辦,希望十日內就去掉展昭,跟著,刺死包拯!「

  黑衣中年人皮笑肉不笑的:「在下馬上飛鴿傳書,三天后,人選就到開封,跟著,就可以行動!」

  「好!好!」龐太師舉杯:「爲鏟除包黑子干杯!」

  二更時分,開封府衙旁,傳出了兵刃聲。

  展昭吹熄了蠟燭,提起長劍,推開窗就躍上瓦面。

  府衙五十丈外的矮林,一個少女正在與三個蒙面大漢在拚斗。

  在月光下,可以看出少女很健美,從她的服飾看,似乎是個西遼人,她手上吃了兩刀,還在冒血。

  「大膽賊人,竟敢欺一弱女?」展昭拔劍迎了上去。

  三個大漢呆了呆,其中一個發出嘯聲:「退!」他手一揚,三支飛镖飛出,兩支是打向展昭,余下一支是射向少女!

  這種「分光镖法」是暗器名家才可使出的!

  他用輕功,三五起落,就趕到離展昭不遠。展昭劍鞘一揮,打落兩支飛镖。
  「波!」的一聲,少女的胸口中了一镖,「哎呀!」她慘叫一聲就軟倒。
  展昭想追三個蒙面漢的,但少女就呻吟:「展護衙…我…我有機密…有人…要刺殺包大人…」

  她面色慘白,拔出插在她胸脯上的镖!镖頭發黑,明顯是淬有毒的!

  展昭毫不避賺,他一抱就抱起她的纖腰:「我找地方救你!」

  他見到不遠處有座破廟,就抱著她踢門進內。

  屋內是放草枓的,地上有禾草,展昭用火石燃著柏枝,生了個火,然后望著少女,她已經半昏迷。

  「假如不將毒吸出來,她一定死…」

  展昭遲疑了半晌,終于,一手撕開了她的衣襟!

  里面是一件貼身小衣,衣服內兩個肉球在急速的躍動著,但左邊的乳房,明顯是有片瘀紅的血迹!

  展昭面頰發熱:「展昭啊,展昭,你是救人!」他手指雖然微微一抖,但指尖觸到她暖滑的肌膚時,有異樣的感覺。

  少女雙目緊閉,呼吸急促。

  展昭將她的外衣揭開,跟著解她貼身小衣的衣鈕,一顆…二顆…

  少女露出白白的咽喉,然后是一道乳溝…

  展昭「沙」的一聲,扯開了少女的亵衣!兩只筍型、雪白的肉球蕩了出來!
  她的肉實在很白,連乳房上藍色的筋脈都很清楚。而在少女的乳暈旁有個小傷口,傷口旁的白肉呈紫黑色。

  「毒已擴散,非吸出來不可!」展昭又呆了呆。

  他想張口上前吸啜,但那傷口卻在乳暈旁,除非他含著少女的奶頭來啜,否則很難將毒血吸出來。展昭想將嘴唇打側,但在咬著傷口時,他的鼻尖卻又揩到少女的乳頭。

  他的鼻尖擦到乳頭時,他更不好受。展昭遲疑了半晌,他決定含著少女的乳頭來啜出毒液。

  他手顫顫的捧起她的奶子,那種滑不溜手的感覺,令正常男人有一份沖動。
  展昭的歪念很快就消失,他托著她奶子的底部,一唇含著她整片乳暈,大口大口的啜…

  「吐!」他吐出吸出來的一口黑血,跟著又吐一口。

  少女的奶頭本來是微微凹陷的,但展昭啜了幾下,他口腔的熱力,令到那一粒小蓓蕾凸起變硬。少女白白的奶頭,都是紅紅的牙印。

  展昭含著她的奶子,又吸吮了十來啖。乳暈旁的黑血,已經被盡吸出來,她傷口滲出來的,是鮮紅的血絲。

  「哎喲…」少女似乎慢慢恢複知覺,她喉中發出微弱的呻吟。

  展昭面一熱,他急縮回嘴巴,但此刻他卻感到一陣暈眩。

  「可能是毒血碰到口腔內的嫩肉…」展昭心一驚,他盤膝運功,想將「毒」
  迫出。

  少女睜大了眼,她雖然中镖傷,但仍難掩美色,她可能是胡、漢混血兒,所以特別白淨,特別嬌嫩!

  「噢…喔…」她很快就發覺自己是裸著胸,她急忙用手抓著自己的奶子:「你…」

  展昭運氣幾周,那「毒」在體內似乎排不去,他只感到丹田發熱,下體斜斜昂起。

  他腦海中想到的,是一個又一個的裸女!

  「不好…我中了奇淫之毒…」他理智還未全失:「姑娘,你快走…否則…在下恐怕有越禮之舉!」

  少女搖了搖頭:「不!塞外三騎這種毒镖,是淬有奇淫之毒…」

  她眼睛水汪汪的:「中镖后,淫毒入體,假如不交歡,就會七孔流血而死!」
  「他們…知道…你一定會替我吸啜毒血…」少女杏臉绯紅,有說不出的嬌俏:「但毒血沾到你口腔,一樣會令你中毒的!」

  展昭頭冒白煙:「跟著會怎樣?」

  「很多中镖的人淫念起,獸性發,在忙于交歡時,塞外三騎就乘機折回,將目的物斬殺!」少女一手掩著兩只大奶:「人最脆弱的時候,最喪失警覺力時,就是交合的一刻!」

  展昭只覺丹田下越來越熱:「我們此刻怎樣?」

  少女面頰越來越紅:「除非你和我…好一次…才能將毒驅走…」她越說越低聲。

  展昭搖了搖頭:「我南俠展昭,就算死…也不會汙辱姑娘!」

  少女眼波如水:「我叫小倩!」

  她站了起來,慢慢去解自己的褲子…

  展昭閉上跟,又再運功一遍,他越想將體內的毒排出,但就越助「毒性」的擴散。

  他腦海中又呈現小倩那花容,展昭滿額是汗,他忍不住張開眼睛。

  小倩就站在他前面,她上身衣衫敞開,露出那雙白奶子。她下體就無片褛,露出一雙白雪雪的粉腿!不過,她上身的衣衫此較長,恰好遮住了妙處!

  展昭搖頭:「不能…不…」

  但「毒」令他的意志慢慢的崩潰。

  小倩突然一撲就摟著他,兩個人就滾落地上。她那又滑又軟的胴體、芬芳的體香,令一個正常的男人不能抗拒。

  「摸我!」小倩捉起展昭的手,按在她的筍乳上,展昭的心頭一蕩。

  他的掌心是「頂」著她的奶頭部份,他那「灼熱」的手板,烘得她的奶頭慢慢的發硬、凸起。

  小倩的下體是貼著他的肚皮擺動,她濕熱的牝戶熱力經過衣服傳到展昭身上。他的身子微微的抖了起來,展昭褲裆內的肉棍昂了昂。

  「不,我不能…」展昭暗叫,但他的手仍按在她的奶子上。

  小倩凸起的奶頭,從他指縫間露了出來,那兩粒腥紅的小東西,硬得很。
  小倩突然扒開他胸膛的衣服,將頭伏在他闊厚的胸上,張開小嘴就去咬他,除了咬之外,又用舌頭去舐他的奶頭。展昭的心口上添了很多淡紅的齒印!
  「不要…小倩,你停…」他想掙扎,但口腔內的「毒」已經到喉嚨。

  小倩貪婪地解開他的褲帶,她伸手捏著一件又暖又粗、略帶微硬的陽物,這東西和展昭一樣的雄糾糾。

  小倩的身子往下移,她的嘴很熟練的就吮著展昭的「生命之源」。

  那里很粗大,將她的小嘴撐得滿滿的,口涎從她的嘴角淌了出來。但她一點也不介意,用牙齒輕咬著龜頭邊緣的包皮部份,然后輕輕的啜。

  「啊…噢…」展昭皺眉,他開始亢奮!

  小倩在吮吸的時候,那兩只筍型的奶子輕拂著他的大腿內側,還「燙」向他的小皮囊。那兩粒凸硬的奶頭掃在他的陰囊上時,小倩亦呻吟起來。

  「哎呀…」她喉中、鼻孔中都發出沈重的喘聲…

             《狙殺展護衛》之二

  他那卷曲的陰毛,擦在她的乳頭上時,麻麻癢癢的,的確不好受。還有,就是粗而略硬的陰毛擦在她的嫩肉上時,那陣「酸酸痛痛」的感受,將她的情欲推到另一境界。

  小倩突然將上身的衫都脫了下來,她真是無遮無掩,只有小足上的一對白襪。
  展昭張眼一看,一對白色的肉球,左右的蕩來蕩去,他的肉棍子,昂然地挺起!

  小倩一坐,就坐到他的肚皮土。展昭的肉棍子被她的屁股壓著,變成「不放」狀,給她的牝戶擦來擦去。

  「摸我!」小倩捉起他的手,要他捏著自己的兩個肉球。

  展昭雖然很不願,但亦舍不得放手。她的兩個肉球很滑、很有彈性,他的指頭一用力,肉球雖然凹下去,但很快又凸起。

  展昭的手摸著他的胸肌,她下邊濕得很利害,滑潺潺的汁液從肉洞流出,弄濕了他的肉棍子。她突然稍稍蹲起,玉手握著他的命根子,就朝自已最濕最空虛的地方一塞!

  「呀!」他和她都不約而同的叫起來。

  展昭感覺到的,是陽物擠進一處又緊又滑的地方,將他的寶貝夾得緊緊。而小倩則感到,他雄渾的「生命」只插了一大半進去,已將她撐得滿滿。

  她慢慢的蹲坐下去,他六寸多長的東西,全納入她身體內。

  「哎…噢…」小倩伏了下來,將乳房緊貼他胸膛,而她的下體,就貼著他的小腹。

  「雪…雪…」她一邊嬌呼,一邊慢慢的起伏著身子。

  展昭的手,自然的接著她的背,她的背亦很滑。

  「噢…啊…」小倩一邊上下的摩擦,一邊起伏著,她只感受到巨大的龜頭頂著她的子官頸在擦。他的寶貝很長,女人都喜歡男人的東西長。

  她動了不知多少下,突然一陣抽搐,小倩打了幾個冷顫,她體內滾出一些熱流,燙向他的龜頭。

  小倩伏了下來:「你,你丟吧…我要…」

  展昭把她一推:「我的毒已放得七七八八,我不要再錯下去!」他扯回褲子。
  她羞澀的穿回衣服:「我是自動獻身的,算是報答你救命之恩!」

  展昭亦有點尴尬:「是我不好…唉…我倒想知,是要誰要行剌包大人!」
  「是…」小倩還未回答,有人就要穿窗而入,赫然是塞外三騎!

  「看劍!」展昭拾起地上的佩劍,一招「長虹貫日」就向前剌出!

  但三個蒙面黑衣漢,目標不是展昭,而是小倩!其中一人舞刀抵敵展昭的長劍,另外兩人就進攻小倩。

  她「享樂」之后,身手反而較慢,一個黑衣人拍中她的曲池穴,小倩悶哼了一聲:「展昭救我!」

  兩個黑衣人抱著小倩就走,另一個大漢就從懷中掏出一彈,向地上一擲…「轟!」

  的一聲,白色濃煙冒出,彌漫了整間破屋。

  展超追出屋外時,三個黑衣漢已挾著小倩走遠了。他像做夢一樣,疑幻疑真!
  「不好!」展昭怕有人用「調虎離山」計去行刺包公,他急忙趕回開封府衙。
  包公仍在安寢,未有異樣。

  展昭聞聞自己身上,仍留有小倩的香味:「她到底是生是死?她究竟知道什麽秘密呢?」

  展昭睡不著,他再次來到破屋附近,此刻,只有蟲聲。他仔細再看一遍,自己和小倩纏綿的地方,留有她的一只靴,展昭拿在手上,腦海轉過很多念頭。
  這時,靴中突然跌出一塊小布,似乎是從衣上撕下來的,上面用血寫有三個字「梧桐山」。

  展昭愕了愕:「可能是小倩在被塞外被三騎帶走時,咬破指頭寫下這血書,塞在小靴內給我?」

  他合指一算:「到梧桐山…來回起碼三天…我…是否要離開開封?」

  「我離開開封三天,萬一有人來行刺包大人,那…」

  他似乎聽到小倩那句「展昭救我!」

  翌晨,展昭面見包公,他將有人要行刺包公之事講了一遍,但就略去自己和小倩一夕纏綿之事:「問題就在梧桐山,假如小倩未死,卑職將她救出后,內情就可大白。」

  「假如她不幸被殺,那麽梧桐山內的刺客,卑職可以一一將他們殲滅!」
  「卑職用最快的馬,可以三天內來回,大人這三天要小心起居!」展昭一心要解開疑團。

  包公和公孫策聽完后,沈吟了半晌:「展護衛,你一定要去?」

  展昭點了點頭。

  未到中午時份,開封府衙沖出了一匹快馬,穿的是官服,遠看是展昭!那騎快馬很快就沖出皇城,直往梧桐山而去。

  光天化日之下,開封府外是不是隱伏殺機!

  在開封府衙里面,有個賣燒餅的「老翁」,他見到展昭離開后,就燒餅籃內拿出一只信鴿,他用烘燒餅的黑灰,寫了幾個字:「魚已離巢,事已可行。」
  信鴿飛上半天,回旋了一個圈,就向梧桐山飛去。

  這個「老翁」赫然是塞外三騎中的一個!

  賣燒餅的「老翁」繞著開封府衙行了兩圈,他擔著燒餅,衙差都沒有留意他。
  他垂著頭,但眼光如電:「包黑子清晨升堂時,最好狙擊!」

  「老翁」看清楚了環境后,擔著燒餅,來到三條街后,他閃身進入了一間屋中。

  「展昭已離開封,明早就可以鏟除包黑子!」他扯去「胡子」,露出本來面目。

  屋內尚有兩個中年漢,他們自然是「塞外三騎」。

  「哈…一天之內干掉了包黑及展昭,咱們三兄弟豈不是名揚天下?」其中一個紫面大漢說。

  黃面皮的大漢插口:「凡事謹慎點好,王朝、馬漢等功夫亦不差!」

  「大哥,勿長他人志氣減自己威風,兄弟的暗器毒藥,相信這幾個莽漢不是我們敵手!」

  塞外三騎圍著,攤開紙張,仔細再研究開封府衙的布局。

  在另一方面,快馬奔出開封后,走進一個樹林,已經是黃昏時份,太陽斜照,路上行人全無。

  一個少女,持著傘,站在路中央,她似乎是等展昭來。少女穿著一襲籃裙,體態很美。

  馬蹄聲迫近了。

  她不是小倩,但,亦是一個絕世美人。

  馬嘶叫著停下。

  「姑娘,你在這做什麽?」穿官服的青年大叫。

  「展護衙,在下奉主人之命,要帶你見一個人,她叫小倩!」穿藍裙的少女講得很平靜。

  「小倩在你們手上?」被稱展昭的青年翻身落馬。

  「是的,假如你不跟我前去,她就會死!」藍衣少女答得很快。

  「既然知道那麽詳細,你家主人爲什麽不殺了她?」展昭踏上一步。

  「殺了她?太過煞風景了,每下子都要殺人,我家主人不喜歡!」

  「你家主人在哪里?」展昭有點奇怪。

  「不遠,就往前面三里之處!」藍衣少女一吹口哨,路旁閃出一匹馬來。她身子斜斜飛起,就上了馬匹:「展護衛,快來!」

  營幕只有一個,但營內外卻燈火通明。燈籠挂起,照得光光的。

  「到了!」藍衣少女下了馬。

  營內人不多,在當中縛著一個少女,她似乎被鞭打過,口臉都有血。兩匹馬一先一后的在草叢內往前走,天已經暗下來了。

  前面出現一座用布幕搭成的營。

  「展護衛,你來了?」營中響起叫聲。走出營幕的,是康太師的兒子龐洪!
  難道是他捉了小倩?

  展昭翻身下了馬:「你是誰?」

  「龐太師的兒子龐洪,你竟然不認得我?」龐洪哈哈大笑。

  「是你捉了小倩?」展昭有點訝然。

  「不,是我在半途救了她,而她說要見你,我…我派姬妾把你接來了!」龐洪皮笑肉不笑的。

  「來,松綁!」他拍了拍手。

  柱上的少女被解了下來,她撲前:「展昭!」

  展昭望著她的面孔,就在這時,他眼中露出不相信的神情來,因爲那個少女,突然從腰間拔出利刃來。在這麽近的距雌,沒有人能避過的。

             《狙殺展護衛》之三

  展昭翻身躲避,但已經來不及,少女臉上也露出不相信的神情。

  「波!」的一聲,利刃插入展昭的胸膛,他露出痛苦的神情,鮮血從展昭的胸膛中噴出。

  「我們都錯了!」少女拔出利刃大叫。

  展昭真的不堪一擊?

  少女突然伸手摸向展昭的臉上,跟著用力一撕,一塊很精細的人皮臉具,給扯了下來。

  「開封府的副捕快小丁!」少女有點訝異:「是包拯要你穿上展昭的官服來冒充他嗎?」

  扮成展昭的青年捕快嘴角泛出一絲苦笑,跟著頭一歪,死了。

  「幸好你也不是小倩!」龐洪突然一拍,拍掉少女手上的利刃,跟著將她抱起。

  「不要…不…」少女拚命掙扎:「塞外三騎今次死定了!」

  「計劃失敗了,你當然要負責…」龐洪將少女抱到營后:「現在,我就要罰你!」

  營幕后是擺有軟榻的,龐洪將少女按在軟榻上:「開封城內的事,留待張五民去收拾!」

  少女的褲子不知怎地就給龐洪解了下來,她露出渾圓白白的屁股。她的屁股線條不算美,但少女在掙扎時,姿態特別誘人,龐洪的手掌就撻落她的屁股溝上。
  「哎唷…」少女嬌呼起來,她眼角瞟出「風情」…

  「噢呀…」兩個人都不當帳幕前的小丁屍體是一回事。但小丁的屍體很快就給龐家的人移走,他們將屍焚化。

  火,「啪、啪」的在燒;而龐洪的手掌,亦將少女的屁股拍得「啪、啪」響。
  她白白的屁股,都是淡紅的手印,少女的牝戶,部分是凸現在屁股溝末端的,他的手掌揮下時,手指就「彈」在她的陰唇上。

  「哎唷…呀…」少女擺動著屁股,牝戶被「打」,她當然覺痛,但龐洪就越打越亢奮,他的手朝著她屁股溝又「撻」下去,似乎專打她的牝戶似的。

  「噢喲…都紅了…噢喲…」少女叫得「哀怨」:「都給你打得腫了…噢喲…」
  龐洪獰笑:「誰叫你失敗?我就是不喜歡失敗者!」他猛地地用力一扯,就將她身上的衫撕脫。

  少女是伏在軟榻上的,露出白雪雪的背脊。她的乳房被壓在衣服下,露出兩個很大的半圓球,她故意用胸脯壓著床榻,將大大的乳房壓得扁扁的。

  龐洪看著她的背脊,他眼中露出亢奮的神色。他突然伏下頭來,張開嘴就咬她的背脊。少女背脊的肉很滑,雖然背肌不厚,但龐洪卻咬得很開心,他將她的背脊咬得遍遍紅。

  「哎唷…」少女蹙著眉,她雖然呻吟輕叫,但樣子卻是十分享受似的。
  龐洪沿著她的腰肢噬上去,一直到她的肩膊,他大口的就咬下去。

  「啊…」少女仰起頭來,這下咬得她相當痛,她連眼淚也流出來,呻叫道:「咬死奴婢了!」

  「我就是喜歡你叫痛!」龐洪伸出舌頭,舐了舐她的粉頸。

  他的舌頭沿著她的頸往上伸,跟著啜向她的耳珠。

  「噢…」少女似乎忍受不了,她被她舐得兩舐,突然轉過身來,她緊緊地摟著龐洪的身子,就向他送上香吻!

  「啊…」龐洪亦輕叫了一聲,她的手、腳像八爪魚一樣緊緊鉗著他的身體。
  她張開小嘴,就狠狠地咬落龐洪的嘴上。

  「你…」龐洪推開她,一掌就掴落她的面上,少女嘴角流出血絲。

  「哈…」龐洪打完她一巴掌后,又俯身摟著她,他伸長舌頭,去舐她唇邊的血。

  少女被他吻著,他的舌頭伸進她的嘴內攪動,去舐她的口血。

  「唔…唔…」她喉中發出饑渴的呼聲,她的手就掀起龐洪的袍子,去扯他的褲帶。

  龐洪的褲子褪了下來,他仍是狠狠的啜她的唇,但少女的手卻握住他的命根子。龐洪的陽具是半軟的,她握著他陰莖前端,用手指去搓他的龜頭。

  龐洪吃了好一會的香涎,他的頭跟著俯了下來,一吮就吮著她的奶頭。她的奶子很大,他雖然張大了嘴,但仍不能啜到整片乳暈。他像嬰兒似的,大口大口的啜著她的奶頭,那蓓蕾受了他口腔熱力的「烘」著,慢慢發硬,他咬著奶頭,就是不停的吹。

  她不自覺地擡起腰肢,用小腹去磨他的肚皮:「我要…我要…」少女嬌呼起來。

  龐洪騎著她,一甩上身,將外袍脫下,露出健碩的肌肉來:「小婊子,就要你死去活來!」

  他抽出腰帶,將少女的手綁住,又將她的豪乳似粽子般的綁著。

  少女口雖叫:「不要!不要…」但卻任由龐洪將她捆著。

  龐洪將她綁好,已是渾身是汗,他拍手叫了一聲:「藍姬!」

  剛才截著假展昭的美女,自營前轉了進來,她二話不說,就將身上的長裙脫去…

  她的胴體亦很晶瑩,雖然藍姬沒有像攤在軟榻上的少女那樣骨肉均勻,但她很白,比較瘦,她兩乳僅可用手一握。奶頭像兩顆小紅豆,乳暈只有銅錢似的大,但小腹下毛毛倒很濃密,兩腿修長。這種女人,足以令男人動心。

  但龐洪就看也沒有看藍姬:「給我戴上寶貝。」

  「是!」藍姬從一角捧出一個檀木造的盒,她打開,拿了一個羊眼圈出來。
  她小心奕奕的拿起,然后走到軟榻前,跪在床邊捧著龐洪的陽具。她先用櫻唇吮了幾吮,那碩大的龜頭沾上了她的口涎,變得濕潤起來,藍姬這才將羊眼圈套在龐洪的龜頭上。

  攤在床上的少女倒抽了一口涼氣:「官人,我…我要慢…慢一點…」

  龐洪獰笑著,搞了半天,他的陽物已發硬,斜斜昂起,加上戴上了羊眼圈,更顯得「猙獰」。

  龐洪的東西不算長,但很粗。

  少女鳳眼水汪汪的:「官人…官人…」

  龐洪扒開她的大腿,先將龜頭抵著她的牝戶外左揩右揩。

  「哎…哎…那些毛…啊…啊…」少女呻吟起來。羊眼圈的毛「刺」在她的「嫩肉」上,令她不好受。

  藍姬站在一邊微微笑的看著,她手上多了一方素帕,不時替龐洪拭抹身上的汗水。

  少女被撩撥得半柱香的時間,牝戶內流出有泡沫的淫汁。而龐洪的陽物,亦已昂向天如怒娃。他猛地提起少女的腿,就往她的牝戶直刺。

  「哎…官人…我的肉…啊…」少女哀叫起來:「我的肉…」

  那大龜頭直搗進她的深處,最要命的,是羊眼圈的毛,那些尖毛戳進嫩肉內,又痛又癢。

  「哎…我活不了…哎…」少女雙眼翻白,身子抖顫。

  龐洪急速的挺了十多二十下。

  「啊…啊…」少女額角冒出冷汗,她忍受不住羊眼圈在花心撩來撩去的剌激。
  她猛地抖了幾抖,一陣熱流從她體內噴出:「官人,我來了,我泄精了…」
  她呻吟起來。

  藍姬望著少女媚笑,她繞到少女身旁,用絲帕幫她抹額角的汗:「這麽快就有高潮了?官人還未盡興呢!」

  龐洪托起少女的一只腿,這樣,她牝戶口就張得更大。他的粗肉棍又連連的再抽送二十幾三十下。

  「哎…哎…我死了…」少女開始求饒了。她體內又泄出一道白白、黏黏的液體。

  「你這小婊子,最多就是淫水!」龐洪的肉棍可以挺得更入。

  不過,少女就捱得更「辛苦」!因爲羊眼圈被她的淫水弄濕了,毛變得尖而硬,刺入陰道的「肉」內時,令她似被千蟲百蟻往體內噬咬一樣。

  龐洪又抽送了百數十下,少女已呈半昏迷狀態,連呼叫也叫不出,只是不斷又點頭又搖頭。

  龐洪又狠狠的插多數十下,然后才拔出肉棍子來:「藍姬,你來!」

  藍姬媚笑的點了點頭,就爬上軟榻。

  她看了「活春宮」這麽久,下體亦有點濕滑。

  「來,我們玩肉屏風!」龐洪解開捆著少女的腰帶,她伏在床上喘氣…
  而藍姬就將身子一躺,躺在少女的背脊上,她玉腿擡高,媚笑著說道:「我的大官人,你來吧!」

  她玉腿擡起,牝戶的肉唇大開,看得出那兩層皮是濕濕的。

             《狙殺展護衛》之四

  龐洪的肉棍還是濕漉漉的,他將羊眼圈脫了下來,將龜頭在她的陰毛上揩了兩揩。

  藍姬拍了拍壓著的少女:「擡高身子一點!」

  少女爬起少許,這樣,龐洪半跪著,陽具亦可向正藍姬的牝戶。他將濕滑滑的陽具一挺,就直送進藍姬的陰戶。

  「雪…雪…我的爺…啊…呀…」藍姬叫了起來,她雙腿一勾,就勾著龐洪的頭。

  他大力的抽送,而少女就配合他的節奏爬起、伏下。夾在中間的藍姬,只能抑身迎合。他雙手搓揉著她的小奶頭,那兩粒小紅豆已發硬、凸起,龐洪的大手,剛好滿握她的小乳。

  他連連的抽送:「藍姬…你暢快嗎?」

  藍姬星眸半閉,她美滋滋的,只是不斷點頭…

  話分兩頭,在開封府衙外,三個黑影躍上瓦面,他們是塞外三騎。

  「展昭走了,防備果然松散!」爲首的黑衣漢獰笑:「包黑子今宵死定了!」
  三人向著有燭光的地方走,很快就見到包公端坐在台前看案卷。

  塞外三騎亮出兵刃:「下去!」

  他們分前后,直闖入書房。很奇怪,包公仍是不動,而王朝、馬漢等亦不知哪里去了。塞外三騎的老大鬼頭刀一揮,就斬下包公的「頭顱」…

  「不好,是蠟造的,中計了!」他見到刀刃無血,大驚失色:「快走!」
  寨外三騎的老二扔出一個煙彈,就想穿窗逃命。但說時遲那時快,在屋頂上已有衙差、捕快撒下一個大網,將窗戶罩住。

  塞外三騎被自已的煙彈嗆得連連咳嗽。

  「你們還是投降吧!」園外假山傳出笑聲,包公、公孫策、展昭等十余衆步出,身后站有數百兵丁,全部是持弓弩,向著窗房。

  塞外三騎失聲:「展昭未離開封?」

  展昭朗聲:「你們想用調虎離山?但狡計一早被公孫先生看破了!」

  塞外三騎面如死灰:「展昭,你想怎樣?」

  「是誰主使你們行刺包大人?小倩究竟是誰?她現在在哪里?你們理伏的人,是否捉了小丁?」

  展昭亮出長劍:「假如你們肯說出來,包大人可以赦你們不死!」

  包公點了點頭:「誰是幕后?」

  塞外三騎你眼望我眼,那個老大似乎意動了:「我們說了出來,包大人可否讓兄弟三人返回塞外?咱們保證今生不踏足中原寸土!」

  包公沈吟了半晌:「好!」

  寨外三騎垂頭:「包大人撒去網,兄弟扔下兵器,向大人禀告內情。」
  他們真的扔下兵刃,展昭揚了揚手,隱伏在屋頂的衙差收起網。

  塞外三騎走出書房,他們是赤手空拳的,展昭手握劍柄。

  三騎突然一揚手,就射出九支飛镖,直射包公頭、身。

  展昭搶前,劍舞白圈,將九支飛镖擊落,而塞外三騎的老大就迎上來:「我拚命,你們走!」

  二騎想躍上瓦面,但公孫策一揚手,千百支弩筋就射向二人,他們起初可以閃避,但頃刻就中了十余支箭,兩人眼看是活不了。

  那個老大怒吼一聲,就直沖向展昭的劍尖,他是拚命的打法!

  展昭本想挑傷他的手腳再迫供,但寨外三騎的老大突然縮身,他從靴筒拔出一把匕首,就刺入自己心房。

  展昭想阻止已來不及了,他收劍扶起那個老大:「這又何苦呢?」

  那老大嘴角泛笑:「包大人,雖可…讓…兄弟活命…但…請我們行…刺…包大人…的…卻…是大有…來頭…他…他一定追殺…我們…滅口…我兄弟…始終…難逃一死…展大人…快…快去梧桐山…」

  他說完,頭一歪死了。

  包公搖頭:「這三個人算是漢子,公孫先生,將他們葬了吧!」

  展昭向包公拱了拱手:「屬下現在要趕去梧桐山!」

  包公點了點頭:「展護沖,謎底既然在梧桐山可解,你應該去!」

  他又望了望塞外三騎的屍首:「不過,展護衙,你最好扮成這個黑衣大漢的模樣上路!」

  展昭點了點頭:「行剌包大人的幕后主使,以爲塞外三騎會得手,今晚可能不會再派人來,卑職想趕夜路!」

  包公揚手:「你快易服,騎快馬去,天明時,就可到梧桐山!」

  展昭扮成塞外三騎老大的模樣,離開開封城!

  話分兩頭。

  龐洪又抽插了藍姬百余下,她已經氣喘喘的。

  「你們兩個都平躺下來,我就在你們身上滾,當滾在誰的身上時,我的肉棍子就賞給誰!」龐洪興致勃勃的。

  藍姬較瘦,少女比較胖,她兩只大奶子左右的垂著。龐洪一邊在她們身上滾動,一邊享受手足之欲。

  藍姬先摟著龐洪,他插入她的牝戶內:「小婊子,高潮來了沒有?」

  藍姬喘著氣:「來了…來了…多插幾下…哎…哎…丟了…」

  她的陰戶濺出一股「熱流」,這股熱流燙向龐洪的龜頭,他感到一陣甜暢:「你兩個婊子…我…我要丟了…哎…噢…」

  少女和藍姬分別仰天躺在榻上,他拔出陽具,陣陣白液就射向兩個女的面上!
  「甜不甜?」龐洪跪了起來:「香不香?」

  藍姬點了點頭:「官人的精液香得很!」

  「張五民在梧桐山已經布置妥,你們快去準備,展昭一定會再來,這次,他一定死無葬身之地!」龐洪穿回袍子。

  兩女嬌慵的爬起,她們發亂、钗橫,但面上都有滿足神情。

  營幕外靜悄悄的,龐家的人很快就將現場收拾妥當,遠處亦準備了馬車。龐洪摟著兩女上路,他們動身雖遲,但仍然比展昭快上幾個時辰。

  馬車奔向梧桐山時,展昭亦策馬揚鞭,他反複的思量著幾個問題:

  「寨外三騎老大死前的話是否可信?」

  「小倩究竟是什麽身份?」

  「誰這麽大的勢力敢行刺包公?」

  「悟桐山究竟埋有什麽機關?」

  梧桐山很早就日出,這山不算高,張五民站在高崗上,他眉頭皺起:「假冒小倩的女郎殺死了假展昭,這真滑稽!」

  龐太師的人已經撤走,山路靜悄悄的,沒人想到,只有張五民和小倩在等展昭!

  兩個人在山上。張五民武功雖好,而且是龐太師家中的護院,但他一個人就可對付展昭?

  小倩神情萎靡的躺在樹下,她的手上有鐵煉扣著,俏麗的面孔滿是血汙,似乎受了頗重的內傷。

  張五民似乎有點人情味,他還給水小倩喝。小倩瞪了張五民一眼,她欲言又止。

  「今天中午,一切都可了斷!」張五民按著刀柄:「最后一著棋,永遠是最狠的一著!」

  龐洪的馬車奔過小路,他懶洋洋的躺在車廂內,似乎不把就要展開的大戰當作一回事。兩女伏在他的肚皮土,少女的手還在撥弄他的褲裆。

  「小蝶,你想你表姐小倩死嗎?」龐洪摸著她的秀發。

  「奴婢不管,我只要公子長命百歲!」少女叫小蝶,她眼波如水,飄了龐洪一眼。

  「藍姬,塞外三騎有沒有消息?」龐洪問另一位的麗姝。

  「沒有!假如他們得了手,開封府那邊是有信鴿將消息傳給張五民的!但,現在什麽消息也沒有!」

  「我們殺了一個假展昭的事,有沒有向阿爹報告?」

  龐洪忍不住,他托著小蝶的下巴,就咬她的口唇。小蝶伸出舌頭來,舐著龐洪的牙齒。龐洪吻了半盞茶時間,才松開小蝶:「有機會,老子想玩玩小倩。」
  「唔,不要!公子一半是屬奴婢的!」小蝶呶起小嘴,她的手仍是摸在龐洪的命根上,而藍姬就站了起來,她拾起扇子,替兩人煽風。

  這粗大的東西現在是軟軟的垂下,她的小手除了玩弄那肉囊外,又逗玩他的龜頭。

  「合我們三人之力,可不可以將展昭殺死?」龐洪問了一句。

  「我想打不過展昭!」藍姬插嘴:「展昭的劍很快、很準!」

  「在床上,展昭一定不及我!」龐洪笑了起來:「來,你兩個給我品品箫,白晝宣淫,這特別刺激!」

  兩女解開他的褲子,摸著那具紅彤彤的肉鞭子,她們兩個頭幾乎碰在一起,都爭著去吮龐洪的陰莖。

             《狙殺展護衛》之五

  他的龜頭是紫紅色的,小蝶最先把「他」含著,那具大東西將她的小嘴塞得滿滿。

  而藍姬呢,就用牙齒輕咬他的小卵!

  龐洪攤大雙腿,享受著兩女:「老子和皇帝也差不多,哈…」

  龐洪的命根子被兩女爭吮著,已經發硬、昂起!

  小蝶取悅男人的功夫,顯然比不上藍姬。

  藍姬的舌頭,正沿著他的陰囊慢慢向下舐,她熱而濕潤的長舌,撩逗他陰囊中間那條縫,再掃往股溝…

  「噢…是這里了…」龐洪樂得雙足直挺,他一把推開小蝶:「讓藍姬來!」
  小蝶呶了呶小嘴,她有點委曲的蹲到車廂一角,賭氣的不吭一聲。

  藍姬索性托起龐洪的腿,不停的舐向他的屁股,他另一處易動情的地方。
  「我們…慢慢的來…」他有氣無力的:「這樣…我們到梧桐山時…就恰巧…可以看到…張五民…收拾了…展昭…」

  「嗚…噢…」藍姬只是拚命地舐,她滿嘴都是涎沫。

  小蝶看著她施展口技,不期然將手放在自己的陰戶上。小蝶的指頭輕搓著陰唇皮上的小陰核,雖然隔著裙子,她仍有酸騷癢麻的感覺。

  小蝶突然把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她亮開雙腿,就再一手去撩撥陰核,另一只手就去搓乳頭:「啊…呀…」她輕輕呻吟起來。

  龐洪看著小蝶咬牙切齒的手淫著,他面上亦露出淫意來。

  「啊…噢…」小蝶手指撩得兩撩,她牝戶已是濕漉漉的一片,兩片陰唇嬌豔欲滴:「哎呀…公子…我要…」

  藍姬卻不肯放手,她雙手握著龐洪的陽物,那根東西長逾六寸,已有鐵般硬。她將雙唇貼著龜頭,深深的吸了幾下,又朝龜頭噴氣,龐洪的龜頭脹大,變成「紫紅色」。

  她突然跪了下來,亦脫去身上的衣服。

  他雙目通紅:「你們兩個都躺下來!」

  小蝶和藍姬馬上躺下。

  車廂內是墊有厚厚的錦被,兩女都是雙腿微張,鳳眼半閉,肉香四溢。龐洪一滾,就滾到兩女身上。他伸手一抄,就摸過四個肉球,跟著往兩女的胴體上滾來滾去。他壓著軟綿綿的肉體,這種人肉床褥,十分舒服。

  兩女嬌聲呻吟:「官人…我要…哎喲…好重…」

  龐洪剛好滾在藍姬身上,他的陽物正好壓在她的肚臍上。

  「好,就讓你樂一樂!」他將龜頭挺向藍姬的肚臍。

  「哎…我的爺…不是這里…那…太細了…」藍姬嬌呼著,她雙手握著他的陽具,就塞入牝戶內…

  「噢…噢…」藍姬挺起小腹去迎合。

  龐洪的肉棍插得很深,幾乎挺到陰戶底部。

  「哎…雪…雪…」藍姬半閉著鳳眼,屁股急旋磨。

  龐洪就猛烈的抽插了十多二十下:「小淫娃…是不是子宮都麻木了?」
  藍姬一時點頭,一時又搖頭。

  躺在一邊的小蝶,似乎不甘躺著看,她身子一爬,就爬上龐洪的背脊上。這樣子,就像龐洪背著小蝶一樣,小蝶雙乳緊壓在他背肌上,她兩腿微張,恰巧將陰唇壓在他的背脊骨上。雖有衣物隔著,但龐洪衣衫薄,脊骨凸起部份,恰巧擦著小蝶的陰核。

  「啊…啊…」小蝶不斷聳動小腹:「啊…我也要…」

  她雖然不算重,但龐洪「背」著她,始終影響抽插的動作。

  「你這小婊子!」龐洪身子一滾,將陽具從藍姬陰戶拔出,他反望著小蝶:「就讓你也樂一樂!」

  小蝶以爲他即時插入,急忙張大雙腿,盡量撐開她的陰戶,但龐洪卻是「舍正路而弗由」,他將小蝶的身子一翻,要她屁股朝天。

  小蝶的小屁股夠白夠圓,龐洪的大肉莖在她股溝上擦了兩擦,跟著一插!
  「哎喲…我的爺…痛煞奴奴了…」小蝶尖叫起來。

  龐洪獰笑著,跟著大力一挺!「啊唷…」小蝶身子痛得亂抖,他的大家夥直插了進去,幾乎剌穿她的腸子一樣。

  而龐洪亦甜暢萬分,因小蝶的「后門」的確比前邊的肉洞來得緊,又沒有淫汁。龐洪吃力的抽出半截肉莖,又大力的插回去:「小婊子…辛苦嗎?」

  小蝶哀叫:「官人…奴奴不成啦…這幾天…奴奴不能大解啦…」

  藍姬這時搶過來扯龐洪:「小蝶受不了…還是奴奴代替她好了…」

  「好!就讓你吞棍!」龐洪一翻身,壓著藍姬,他肉棍一送,就送入她牝戶內。藍姬剛方捱了幾記肉棍,下體還是水抹抹的,龐洪很容易就直透到底,大力的頂撞起來。

  「噢…噢…官人…」藍姬嘶叫著,她抓著龐洪的肩膊。

  而小蝶就掩著屁眼在搓揉,面上仍有痛苦的神色。

  「等一會,展昭…就像你一樣,死活不得…」龐洪大力的又挺多兩下。
  在另一方面,展昭扮成塞外三騎老大似的,一身黑色的夜行服,蒙著面,直奔梧桐山。

  他趕了半宵夜路,天明時,就來到山頂,那里只有一間破廟。

  清晨,鳥語花香。

  展昭推門進入廟內。

  「你來了?」一個中年漢閉目坐在神壇前。

  另一角,雙手反綁的小倩似有無限委曲。

  展昭扯下蒙面面巾。

  「塞外三騎都死了?」中年漢聲音很平靜。

  「他們失手,全死了!」展昭亦很冷靜。

  「我聽到腳步聲,就知你不是他們…」中年漢像訴說家常一樣:「三騎的輕功差了一點,落腳較重!」

  「你是誰?」展昭亮出長劍:「我要帶走小倩!」

  「你嬴得了我,就可以帶她走。不過你要記住,死人是不會說話的,我是殺手!」

  中年漢亦亮出長劍:「殺人不眨眼的殺手!」

  他話未說完,劍就刺出,展昭揮劍來迎。「乒乓」的就斗了十多二十招。
  「你是退隱了的赤無常張五民?」展昭又打了十多招。

  張五民沈聲:「正是在下!」展昭又揮上一招「青天長虹」:「塞外三騎是你的幫手?」

  張五民沒有回答,他只是進攻。

  兩個人纏斗到百來、兩百招時,遠處突然傳來馬嘶聲。張五民面色微變,他突然一滾,脫手就射出一柄飛刀,刀是射向小倩身上的!

  展昭不能不揮劍去格擋,而就在這時,張五民就縱身穿出窗外。

  「展大俠救我!」小倩嬌呼。

  「拍!」展昭擊落了飛刀,他用劍挑斷了捆往小倩身上的繩,小倩一躍起,就緊緊抱著他。

  她柔軟的身體,貼著他壯碩的背脊,展昭有異樣的感覺。她身上衣衫單薄,兩只鼓鼓軟軟的乳房,凸起的乳頭擦在他身上時,他有異樣的感覺。但,就阻慢了展昭去追張五民。

  張五民臉孔拉長,他向后山奔去,他的輕功很好,三幾下就到一處竹林。
  一架華貴的馬車停在一角,車夫就安撫著馬兒。

  「大少爺,你誤了事!」張五民鐵青著面。

  龐洪從車簾探頭出來,他剛享受完「兩女」,問道:「怎麽了?」

  「以展昭的機警、聰明,他聽到馬嘶聲,就一定會趕來的,這樣,就暴露少爺身份了!龐太師在計劃實施前揚言,不要將龐家牽涉入事內。大少爺如不來就好了,展昭就要到!」張五民揚手:「請快走小路!」

  龐洪面色一變:「你成不了功,就推諸本少爺身上?呸,走!」

  「煩少爺回御太師,計劃未完全失敗,我還有最后殺著!」張五民拍了拍拉車的馬頭,那馬車沿著小路,調頭往山下跑。

  展昭想追出破廟時,小倩又呻吟起來:「我走不動,我膝蓋中了刀!」
  展昭將她扶在柱前,小倩就撕開裙子下擺,兩條修長、雪白的大腿露了出來。小倩右足大腿上,明顯的是染有血痕,不過入肉不深。

  展昭不敢再往上望,她的腿實在太美了。

  小倩突然伸手就摟著他的頭,兩片朱唇就吻在他的面頰上。展昭聞到她發鬓傳來的一陣幽香,這種香味,令他感到暈眩…小倩的嘴,就碰在他的唇上。
  「唔…噢…」她突然將朱唇張開,輕輕的就咬展昭的嘴唇皮。

             《狙殺展護衛》之六

  「喔…」展昭張開嘴,她的舌頭就伸進他的口內,那根舌頭像「蛇」一樣靈活,吸著展昭的舌頭。

  「唔…」小倩雙腿一夾,夾著展昭的腰,兩個人齊齊滾落地上。

  展昭只感到喉頭干涸、丹田火燙、情欲上亢。

  小倩除了吸吮他的口涎外,那灼熱的牝戶,亦不停的在展昭腹上揩來揩去。
  展昭被她吻得兩吻,亦有點意亂情迷了。

  「不…這是白晝…不能宣淫…」展昭內心對自己說:「這小倩知道刺殺包大人的計劃,必須及早帶她回開封府…」

  他想推開小倩,但她就像「藤纏瓜」一樣摟得他緊緊的,她喉里發出饑渴的呻吟:「唔…啊…」

  小倩身軀很滑,她不停的扭動后,亦流了不少汗,但汗很香。展昭是正常男人,在軟肉溫香下,他能不意動?

  而小倩這時,更將他的頭一按,展昭的口唇就壓落她的乳房上。她筍型的奶房,大而滑,而且堅挺!他嘴唇擦在她的奶頭上,那顆蓓蕾是凸起發硬的。小倩將他按在胸脯前,是希望用乳香溶化展昭?

  「不…」展昭雖有點迷惘,但理智未全失,他要推開小倩。

  「你…你不喜歡我?」小倩眼中泛著淚光:「我…我不是給了你嗎?」
  展昭推開她,吸了幾口氣,那暈眩感才停止,他望著楚楚可憐的小倩,更是惹人!

  展昭移開視錢,避免觸及她急促起伏的胸脯:「我要知道,是誰要行刺包大人!」

  小倩垂下頭來:「是一個惡人!」

  「是赤無常張五民?」展昭急問。

  「我也不知道,只知…他們和西遼有聯絡…」小倩輕輕的整理衣襟:「張五民和塞外三騎是打頭陣。尾后,還有更利害的人未到!」

  「那你和塞外三騎又有什麽過節?」展昭蹙了蹙眉。

  「塞外三騎殺了…我…母親…,」小倩的淚珠終于滾了下來:「我…我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手刃他們報仇!」

  展昭輕輕的歎了口氣:「可惜,他們都已經伏法,全死了!」

  「塞外三騎死了?」小倩露出不信的眼神來。

  「死了!我馬上要回開封,對付那個更利害的高手!」展昭扶起小倩:「你和我一起去見包大人吧!」

  他們兩人一騎,而小倩就摟得展昭緊緊的,十分陶醉。

  駿馬奔下梧桐山,張五民躲在林子里望著馬兒奔過,面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來。

  晌午時分。

  展昭帶同小倩回到開封。

  包公和公孫策在偏廳細聽小倩打探到的消息。

  「塞外三騎只是先鋒,他們鬧開封是測試一下守衛的實力!」小倩娓娓說來:「跟著來的,是西遼有名的殺手!」

  「他可能選澤包大人出巡時,在半路下殺手!」小倩表示:「因爲塞外三騎死了…所以…殺手不會再直擊府衙!」

  「另一次行刺可能在三天內就發生!」小倩說:「我是跟蹤塞外三騎時,無意中偷聽到行刺計劃的!」

  包公聽完后,吩咐將小倩遣走。

  「奴婢已經無家可歸,腳又傷了…」小倩露出欲哭神情來:「可否诐我在府衙一角休息片刻才走?」

  公孫策面露疑難之色。

  展昭朗聲:「包大人,請答應小倩,在下願保證安全!」

  包公答應小倩在府衙內休息一個時辰。

  「這女子來路不明,展護衛太大意了!」

  「小倩不在房內,她哪里去呢?」公孫策最小心,他巡視過府衙后院…
  公孫策想走回前院時,但一個全身黑衣的蒙面人從草叢撲出,一點就點了公孫策的暈穴!

  「啊…」公孫策閃哼一聲,他軟軟的倒下。

  黑衣人將公孫策拖進草叢內,將公孫策綁了個結實,一個時辰后,天已黑。
  跟著,黑衣人便摸索走向前院。

  包公在書房內。

  很奇怪,展昭這晚一步也沒有離開。

  這令包公有點詫異:「展護衛,公孫先生不見了,但你就如影不離,這其中有什麽緣故?」

  展昭只是微笑,他和張龍、趙虎等,將包公團團護衛著。

  初更了。

  兩條黑影掩到書房外,他們都沒有說話,只是用手勢。他們都擎劍,似乎抱必殺決心。

  一條黑影示意另外一個黑衣人:「等!」

  兩人隱伏在一角,捱著蚊叮、夜露,等了一個又一個時辰。

  書房內的燭光暗了下來,趙虎張龍等推門離開書房,他們似乎簇擁包公回寢室。兩條黑影從角落躍起,兩柄長劍直彈向包公身上。一支利劍刺頭顱,一支利劍刺心髒,都是要令包公死!包公已躲無可躲。

  「波、波」兩支劍刺中包公了。但,包公身子只是幌了幌。那是個「木頭公仔」,張龍、趙虎等是擁著包公假人離開門房。

  「中計了!」一個黑衣人沈聲喝叫:「走!」

  但,就在這時,展昭已朴出,他長劍一抖:「今晚,你們走不了!」

  一個黑衣人已躍上了屋頂,但另一個就被展昭纏著,張龍、趙虎亦亮刀加入戰圈。

  黑衣人似乎無所畏忌,他力敵多人。展昭乘這時候亦跳上屋頂,他一招「雁落平沙」直刺黑衣人。黑衣人揮劍來格,但身手似乎比另一個黑衣人差!

  在地面上的黑衣漢一揮劍,迫退了趙虎等人,亦躍上瓦面,兩個黑衣人聯手抵敵展昭。

  三個人纏斗了一頓飯的時間。展昭長劍一彈,將一個黑衣人的面巾削開!他赫然是張五民!

  「果然是你!」展昭又抖出三劍。

  在前院內、燈籠、火把、兵丁、衙差已群集,兩黑衣人中,另一個似乎有點心怯。

  張五民突然一踢,將另一個黑衣人踢下屋頂。

  但他一分神,展昭就有機可乘,展昭一招「挑燈煽火」,「擦」的刺中張五民的肩膊。

  「哎唷!」張五民跌下屋頂。展昭持長劍直撲而下,他想多砍張五民一劍!
  「展大俠!」一個女的突然撲出,她是小倩。

  展昭怔了怔。

  就在這時,躺在地上的張五民突然射出兩把飛刀,而小倩手上亦有匕首,她是刺向展昭身上,展昭是夾在兩人當中,他避無可避!

  好個展昭,突然將身像箭一樣,射向圍牆。他不是撼頭撞牆,而是用劍作釘,直插入牆借力。

  展昭打了兩挺,在牆邊落地。但張五民的飛刀,有一柄就射中小倩。

  「爹!」小倩慘叫一聲,身子軟倒,刀射中她的心髒。

  「小倩!」張五民亦發狂一樣:「我對不起你!」

  他像狂了一樣,身子直沖向牆,要殺展昭。但他激動下看不到展昭插在牆上的劍,張五民撞正長劍,被割中心口。他抖了抖,死了!

  小倩仍有半絲氣,展昭抱著她。

  「對下起…」小倩呻吟:「張五民是我父親,我是女殺手…但,你怎會知的?」
  展昭摸著她的秀發:「在梧桐山頂,你摟著我時,發鬓有香味!那種香味,和第一次塞外三騎用飛镖打中你…留在你‘傷口’的氣味相同!」

  「所以…你就順水推舟,把我帶回府衙…」她苦笑。

  展昭點了點頭。

  「我…我是不想傷你的…但我爹爹…」小倩呼吸急促起來:「受了人錢財…」
  「其實你差點就可以騙到我的…」展昭摸著她,他察覺小倩亦活不了,「是誰派你們行刺包大人?」展昭再追問。

  小倩口角湧出大泠鮮血:「我們是殺手…殺手…是不會透露雇主的!」
  小倩的頭一傾,死了!

  展昭理葬了張五民父女!

  三天后,在龐府。

  龐太師和龐洪及師爺在密室商量:「張五民死了,計劃失敗了!」

  龐大師搖頭:「展昭真有一手!」

  「幸而姓張父女口硬,沒有透露我們身份!」龐洪有點安慰。

  「包拯這眼中釘,下一次…我不能讓他活了!」龐洪拍一拍桌子。

     






















0.014528989791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