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真愛─換妻的故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她的眼睛比這溪水還要明亮,還要清澈……

  她的皮膚比天上的白云還要柔和,還要溫軟……

  她的嘴唇比這朵小紅花的花瓣還要嬌嫩,還要鮮豔,她的嘴唇濕濕的,比這
花瓣上的露水還要晶瑩。

  她站在水邊,倒影映在清澈的江水里,江邊的鮮花羞慚的都枯萎了,魚兒不
敢在江里遊,生怕弄亂了她美麗的倒影。她白雪一般的手伸到江里,柔和得好像
要溶在水里一樣……

  她叫夏嫣純,二十歲,身高一米六八,婚史一年零四個月,水瓶座,愛好繪
畫。藝術體操,性格活潑,好奇心強。

  第一章愛的真谛

  「夏小姐,你真美!」男士們出自內心的贊揚令夏嫣純羞澀的微笑著,嬌媚
的笑靥里充裕著強烈的滿足感和掩飾不住的深深疲倦。

  就在方才不到兩個小時的短短時間里,清麗如水,天真爛漫的夏嫣純連續同
三位英俊健壯的男士性交了七次,那夢幻般的十次性高潮宛如波浪般一波未平一
波又起,她不但享受到了如醉如癡如宇宙大爆炸般難以想象的劇烈快感,也將她
體內最后一絲氣力榨個精光。

  男士們的目光不約而同的停留在夏嫣純那緩緩溢出精液的陰道口上,嬌羞不
勝的她卻連合攏雙腿的力氣都沒有。

  「柯大哥,可不可以抱我去洗一下澡?」疲憊不堪的夏嫣純,羞答答細聲問
道。就是這位柯藍,第一個進入她體內,又最后一個離開,三次溫情脈脈的性交,
將她五次送上瘋狂熱烈的性愛高峰。

  「親愛的女王,小人遵命。」他幽默的吸吮一下夏嫣純依然硬硬的乳頭,把
她橫抱在懷里。蜷曲的雙腿壓迫小腹,精液湧出的速度更快了。趙先生連忙將中
指塞進夏嫣純的陰道,阻止住精液繼續溢出來。「哇,滿滿的,」趙先生的手指
在她體內頑皮的攪動著,三個男人會心的微笑起來。

  這是一個可以容納五六個人的豪華按摩浴池。柯藍慢慢將夏嫣純放入水中,
溫暖噴湧的的水波輕撫著她的玉體,極度疲倦的身軀頓時輕松了許多,「好舒服
啊」,夏嫣純長長的籲了一口氣。

  三位男士跟著跳進池里,六只手同時在她的侗體上撫弄著,尤其是乳房,陰
唇,臀部以及肛門,更是撫弄最集中的所在,她的雙腿被分到最開,男士們輪流
著將手指插進她的陰道,仔細的幫她清洗里面的精液。而高潮后的愛撫是夏嫣純
最中意的,她頭枕池邊的圍巾,陶醉的合上雙眼,靜靜的享受著男人們對她的款
款深情。

  ----這已是她第四次玩「夫妻交換」的遊戲了。幾個月前,江一帆就多次對
夏嫣純提出了「夫妻交換」的想法,思想頗爲傳統的她一直是堅決反對。令她思
想松動的是丈夫的一個朋友,一個性格爽朗幽默,渾身充滿魅力的藝術家柯藍。

  對藝術共同的愛好令夏嫣純和柯藍一見如故,幾次的聚會,他們都聊的很投
機。柯藍精湛的藝術修養,淵博的學識,以及走遍世界各地的豐富經曆,把夏嫣
純深深的迷住了,令她第一次對丈夫以外的男人産生了一種說不清的迷戀,一種
分手時難分難舍的情結。江一帆看在眼里,喜歡之余也有一絲酸酸的感覺,但換
妻的刺激還是占了上風。

  一天晚上,兩人狂熱交歡之后,江一帆又提出那個想法,這次夏嫣純沒有象
往常那樣一口回絕,她沒有出聲,默默的睡去了。江一帆卻很興奮,知道妻子的
想法正在發生著變化。

  第二天早上,三人一起喝茶,當夏嫣純和柯藍聊的火熱之際,當著柯藍的面,
江一帆再次同妻子提出那個想法,夏嫣純的俏臉騰的紅了,她偷偷的看了一眼柯
藍,見他正用一種熱情與期盼的目光注視著自己,猶豫了一下,羞澀的點了一下
頭。江一帆和柯藍都興奮極了,柯藍熱情的握住夏嫣純的小手,深情道,「我的
小天使, 你可終于點頭了。」夏嫣純羞澀極了,忙甩開柯藍的手,跑進了洗手
間。

  傍晚時分,落日如彤,紅霞滿天。柯藍帶著妻子如約來到了他們家。柯太太
名叫柳心茹,是一位鋼琴教師,文靜高雅,淺笑可人。一開始,夏嫣純只是靠著
江一帆,低著頭,默默的聽他們三個閑聊,當她聽柳心茹親口說出二十二歲的她
竟有著將近一年的俱樂部史, 而她也僅僅結婚才一年半的時候,吃驚的擡起頭
來,柳心茹沖她笑笑,還告訴她自己已有接近一百位男士的性愛史,「不信,問
阿藍,」她親熱的吻了一下柯藍的臉,隨即大方的請求江一帆幫她檢查身體,說
著飛快的脫去長裙和內褲,還將赤裸的雙腿大大分開來。

  夏嫣純第一次這麽近的觀察女性的私處,既好奇又興奮。柳心茹的陰毛生的
很茂盛,從陰埠一直延伸到大陰唇的會和處,呈典型的倒三角,甚至在她的肛門
皺褶上也生有幾根長長細細的陰毛,江一帆伸出手,將柳心茹的陰毛沿女性的縫
隙向兩邊梳理幾下,然后將她的大陰唇分開來,夏嫣純清楚的看到柳心茹的陰蒂,
深褐色厚厚的小陰唇,以及被玉液潤澤而泛著淡淡亮光的陰道口,江一帆的手指
沿著柳心茹陰道口的邊緣滑動幾下,然后緩慢的插了進去。看到這里,夏嫣純的
身體頓時燥熱起來,呼吸也微微急促起來。

  柯藍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夏嫣純那秀美絕倫的臉頰,看到她情心已動,忙坐
到她身邊。柯藍興奮的將心中的天使摟在懷里,一邊在她耳邊輕柔的訴說著對她
的贊美,一邊解開她的腰帶,慢慢的脫下她的西裝短裙,可當他的手伸入到夏嫣
純的內褲里,撫摸在她已經濕潤的陰唇上時,夏嫣純卻本能的掙扎起來,「不,
不要,」她輕呼一聲,推開了他。

  聽到愛妻的拒絕聲,正玩的高興的江一帆急忙把濕漉漉的手指從柳心茹陰道
里拔了出來,坐回到妻子身邊。「嫣嫣,別緊張,」他緊緊摟著妻子,安撫道。
夏嫣純頭枕在丈夫懷里,極度緊張的心情慢慢平靜下來,「對不起……我……」,
她望了一眼柯藍,輕聲羞愧道,「沒關系,第一次都是這樣子的,」柳心茹安慰
道。

  江一帆低下頭,一邊吻著妻子發燙的面頰,一邊輕柔的脫下妻子的內褲,並
慢慢的將她雙腿分開來。柯藍癡癡的望著夏嫣純的陰部,強烈的興奮令他有一種
仿佛暈船的感覺。自從認識了夏嫣純以來,這個美麗得令人眩暈的女孩一直占據
著他的腦海,他強烈渴望著能夠欣賞到這位天使般的女孩的隱秘之處,「哪怕只
看一眼都好!」現在這個多日來的願望終于成爲了現實,而他反而有一種身在夢

中的感覺。

  夏嫣純赤裸的下身仿佛感受到柯藍火熱目光的射線,嬌羞不勝的她將滾燙的
面頰深深埋藏進丈夫的懷里。

  「這是上帝的杰作……上帝的杰作……」柯藍喃喃感歎著,戰戰兢兢的伸出
雙手,就象一個未經人事的小男孩,怯怯的分開夏嫣純皎潔飽滿的大陰唇,「啊」
一個春光明媚春意盎然的百花園赫然呈現在眼前,柯藍激動的心都在發抖。他伸
出舌尖,輕輕的添弄著女孩已經昂起的陰蒂,夏嫣純仿佛觸電般身子猛的顫抖一
下,快感就象水波紋般一波波湧遍全身,她本能的將雙腿合攏,緊緊夾住柯藍的
頭臉。

  江一帆向柳心茹眨眨眼睛,柳心茹會意的微笑著,把丈夫的下身除個精光,
還聰明的把那條硬硬的肉棒含在口里,用自己的口水潤濕了一遍。江一帆一邊分
開愛妻的雙腿,一邊指指她的陰部,向柯藍示意著,心領神會的柯藍點點頭,將
濕漉漉的龜頭頂在夏嫣純的陰道口,緩緩的擠了進去。

  夏嫣純的體內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進入,敏感的陰道一下子就查覺到這
條燙燙的肉棒的不同,它粗一點兒,也硬一點兒,而且還在不斷的深入著。雖然
這個男人英俊潇灑,令她心儀神蕩,但傳統觀念的束縛還是令她感到不安。心愛
的丈夫默契的將手按在她的陰蒂上,那熟悉的撫摸和挑逗,漸漸將她引入快感的
旋渦,她的身體開始有了性反應,加上柯藍輕重緩急恰到好處的抽拉,一種新鮮
的快感充滿了夏嫣純的全身,她亢奮起來,雙腿盤繞在柯藍的腰上,晶瑩如玉的
侗體配合默契的扭動著。

  夏嫣純的潛意識里還保留著一絲羞澀,她死死咬著丈夫的衣襟,盡力避免發
出難堪的呻吟聲,但當那快美難言的瞬間即將到來的時候,她心魂俱蕩,大張著
口,發出一聲長長的舒暢的歡吟。

  同自己夢寐以求的女郎第一次交歡,性興奮的反應異常強烈,就在夏嫣純性
高潮時陰道劇烈的抽搐中,柯藍也忍俊不住,痛快的將精液灌入夢中情人的身體
深處。

  柯藍並沒有馬上將陰莖褪出夏嫣純的陰道,他溫柔的從江一帆懷里抱起女孩
香汗淋漓的酥軟玉體,慢慢躺倒在柔軟的沙發里。江一帆拉著柳心茹的小手,迫
不及待的跑進了臥室,兩人都被剛才的春宮表演勾起了熊熊欲火,門都來不及關
上,就翻滾在一起。

  夏嫣純從極度快感的眩暈中慢慢清醒過來,當她看到柯藍正微笑著注視自己
的時候,忙羞澀的把頭枕在柯藍的肩上,突然她吃驚的發現陰道里居然還插著肉
棒,而且依然又粗又大。

  「你……剛才沒……沒到……?」她羞答答細聲道。「到了,已經全部給了
你了,」柯藍故意又抽動幾下,「我射完精后,有時還能保持一會兒,你喜歡這
樣嗎?」

  「喜歡,真的好喜歡,」夏嫣純又羞又喜道,「我先生每次都一下子就變小
了……」她越說越不好意思起來。「是這樣的,」柯藍微笑道,「每個男人都有
一些不同的,你方才也看到了,我太太的下面同你的差別都很大呦,是不是?」
夏嫣純嬌羞的點點頭,正說著,突然傳來一聲聲女性快活的呻吟,夏嫣純這才想
起自己的丈夫同柯太太都不在這里,「是他們嗎?」「是他們,」柯藍點點頭,
臉上浮出一絲詭臆的笑容,「看來他們玩的好開心呵,」看到夏嫣純妩媚的大眼
睛里流露出強烈的好奇,他悄聲道,「我們去看一眼?」

  柯藍同自己那心照不宣的默契令夏嫣純心中感到一陣溫暖,這時,柯藍的陰
莖開始萎縮,被女孩緊縮的陰道排擠了出來,「啊,它小了,」夏嫣純憐惜的歎
了一口氣。

  「一會兒再給你,好不好?」柯藍笑迷迷的望著夏嫣純俏麗的臉頰,把她拉
起來。

  夏嫣純心中甜絲絲的,「你抱我過去,」她撒嬌的撅起小嘴,「我被你害的
走不動了。」

  夏嫣純嬌憨的樣子可愛極了,柯藍簡直要被她迷死了,「當然可以,我的小
天使,」他攔腰抱起夏嫣純的玉體,一邊吻著她的櫻唇,一邊悄悄的溜到臥房的
門口。

  柳心茹跪伏在床邊,江一帆站在她身后,正大力抽插著,隨著陰莖快速的進
出,陰囊有節奏的擊打在陰唇上,發出清脆的「叭叭」聲,淫液從陰道里被擠壓
的飛濺出來,塗滿了柳心茹的大腿內側,也浸潤著江一帆的陰囊,泛著一層淡淡
的反光,不一會兒,江一帆又把柳心茹的玉體翻轉過來,用正常的姿勢交歡著,
每一次的抽動,柳心茹都發出快活的呻吟……

  夏嫣純還是頭一次看到男女性交的現實場景,不禁面紅身熱起來,她緊緊摟
住柯藍的脖頸,將發燙的面頰貼近柯藍的的耳邊,膩聲道,「我們回去吧,好不
好?」

  柯藍更是求之不得,抱著她回到廳里,「去那里,」夏嫣純將柯藍引進書房,
書房里擺著一張清新的布藝沙發床,兩人相擁著倒了上去。

  夏嫣純主動的捧著柯藍的臉龐,深深的接吻起來,舌尖熱情的互相纏繞著,
赤裸裸的身體交疊在一起。

  柯藍溫柔的撫摸著夏嫣純濕潤滑膩的陰唇,手指左右擺弄著她隆起的陰蒂,
還不時的按捏一下,這種新鮮的刺激令夏嫣純更興奮了,她一邊呻吟著,一邊握
住柯藍剛剛開始勃起的陰莖,熟練的套弄著,等到陰莖完全硬起來時,夏嫣純爬
起來,騎在柯藍的身上,把堅挺的肉棒對準自己的陰道口,迫不及待的坐下來,
「撲哧」一聲,將肉棒完全吞了進去。被充滿的感覺永遠是最美妙的,夏嫣純快
樂的呻吟著,身體上下扭動起來。

  柯藍愉快的欣賞著夏嫣純激情的表演,她平滑的小腹隨著身體的扭動,擠壓
出一條深深的皺紋,烏黑的長發飛揚著,陰莖在她的體內一進一出,時而整根沒
入,時而半吐而出,豐滿的乳房上下跳動著,象一對頑皮的小白兔。

  柯藍伸手握住夏嫣純的雙乳,捏揉起來,「啊……」夏嫣純扭動的頻率越來
越快,她好象一條缺氧的鯉魚,大口喘息著,清麗的臉頰開始扭曲,「啊……我
不行了……抱我…快……」。

  柯藍坐起身來,雙手托住夏嫣純圓潤的臀部,嘴則大力吸吮著她的乳頭,
「我…要…死…了…快……快點呀……」夏嫣純放縱的呻吟起來,頭拼命的向后
仰著,「啊……」隨著夏嫣純一聲長長的尖叫,她全身的肌肉一瞬間繃的緊緊的,
柯藍的陰莖清晰的感受到女孩陰道肌肉高潮時陣陣的劇烈收縮,「啊……真舒服
啊…」在夏嫣純愉悅的歎息聲中,她的身體慢慢癱軟下來,她摟著柯藍,將頭枕

在他的肩膀上,俏麗的臉上呈現出極度滿足的神色。

  柯藍繼續抽動著,很快就將精子再次射進夏嫣純的體內。兩人相擁著躺在一
起,愉快的享受著性高潮的余韻。夏嫣純伸手玩弄著柯藍軟綿綿濕漉漉的陰莖,
突然發現江一帆和柳心茹笑眯眯的站在門口,「老公,」她羞澀的爬起身,怯滴
滴問道,「你們……什麽時候過來的……?」柳心茹刮了一下夏嫣純暈紅的臉面,
調笑道,「我們過來很久了,你們倆玩得好投入好激情耶,真是如魚得水啦!」

  夏嫣純又羞又窘,忙鑽進丈夫懷里。

  「你們更會玩啊,還不停的變換花樣呢,」柯藍一邊說笑著,摟住太太,
「玩的開心嗎?」「開…心…」柳心茹大方的吻了一下江一帆,看著夏嫣純故意
拉長音調說道。

  「下次,大家在一起玩,比賽一下,看看誰玩的更刺激,花樣更新潮!」江
一帆吻著愛妻的臉頰,笑著對柯藍提議道。「好啊!」柳心茹搶著應承下來。

  「真看不出,你原來這麽壞!」夏嫣純嬌羞的捶打著到江一帆的胸脯,「」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是不是?「柯藍拍拍夏嫣純圓圓的屁股,湊到她的耳邊,
吹了一口氣。夏嫣純忙推開柯藍,」去你的…,「她沖著柯藍頑皮的伸伸舌頭,」
你們一樣的壞!「

  柯藍夫婦剛剛離開,江一帆就抱起夏嫣純沖進書房,瘋狂的和她做起愛來。
夏嫣純被丈夫的激情所感染,再次鼓起了性欲。就在江一帆的精液噴泄出來的時
候,夏嫣純也迅猛的到達了巅峰。

  夏嫣純伏在江一帆寬厚的胸膛,似笑非笑的道,「帆哥,你好久沒有這麽熱
情了,是不是被柯太太吸引的?」「是你啊,我的好嫣嫣!」江一帆深情的梳理
著愛妻的長發,「看到你和柯藍玩的那麽開心,我很興奮,很想很想和你做愛。」

  夏嫣純捏玩著丈夫的睾丸,幽幽道,「我的身子已經被別的男人玩過了,你
還會不會象以前那樣愛我啊?」「不會。」看到江一帆鄭重其事的樣子,夏嫣純
臉色頓時暗淡下來。「好嫣嫣,好老婆,因爲我會比以前更加愛你!」江一帆微
笑著吻著夏嫣純的臉頰。

  「帆哥,爲什麽你喜歡我和其他男人做愛呢?其實我只要你就足夠了。」夏
嫣純不解道。「嫣嫣,」江一帆摟著她,輕聲道,「生活的意義就在于體驗,我
們應該不斷的追尋新的刺激來豐富我們的人生,愛情同性是兩回事兒,不能爲一
棵樹而失去整個森林,」他頓了頓,繼續道,「你和柯藍做愛時,是不是感覺到
一種新鮮的刺激?」夏嫣純羞澀的點點頭,「所以說,每個人都是不同的,他的
思想,他的身體都可以給我們一種全新的感受。就象吃不同的食品,穿不同的衣
服,性愛體驗其實也是一樣的,是不是?」

  丈夫的一番話令夏嫣純深深信服了,她倚在丈夫懷里,含情脈脈道,「帆哥,
我聽你的。」江一帆撫摸著夏嫣純的陰唇,道,「嫣嫣,你真是太完美,男人沒
有一個不被你的魅力所傾倒,你知道嗎,我心里是多麽的自豪!我的心只愛你一
個人」夏嫣純幸福的微笑著,「帆哥!」

















0.015858888626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