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小鑫的媽媽路慧】五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車內的光線漸漸的暗淡了下來,察覺到這樣的變化,路慧附身到窗口上朝外
面觀望,車前燈也同時亮了起來。

  原來是車子正在駛進一片小樹林當中。

  灰暗的色調讓她的心不由得緊了緊。其實之前路慧一直在嘗試著調節自己的
心情,可是太多的未知沒法讓她沈靜下來。

  印象里,小鑫曾和她說過濤躍家里的一些情況,但細細一想,好像沒有讓她
的不安釋懷,反而加重了。

  「濤躍的家長……」

  路慧在想到小鑫和她聊過的內容里,僅有只言片語里提過濤躍的父母狀況,
也許是小鑫的了解程度也不夠豐富吧。

  「他們會連最基本的調查也能忽略嗎?」

  因爲這樣倉促的邀請和答應,顯然不像是一個成熟理智的父母所做的,何況
是富裕家庭。

  「也可能就是此次家訪的目的吧。」

  路慧就這樣漫亂的思考著,車窗外的飛馳而過的樹林越來越茂密,把日落最
后一抹霞光掩住了,車內也進入了黑暗格調。

  當車子打了一個急轉彎,駛進了一坐雅致的莊園里,明亮的燈光把還在沈思
的路慧打醒了。

  「到了嗎……濤躍的家……」

  濤躍的家是坐落在郊區的一幢別墅,離鬧市足有5、6公里遠,城市里不少
的富豪和官員都住在郊區別墅里,這里相對來說,確實是個修養身心的好場所,
因爲附近不遠有一個溫泉居所和一個山林旅遊的景點,交通也十分順暢。

  有點與衆不同的就是,它不同于莊園里的那些別墅,更像是一個單獨建立在
林場之上的豪華大宅,四周全是森林,而且整幢建築都采用的是塑木建材,讓這
個雅致的別墅多多少少的添增了許多自然氣息……

  車終于停在了別墅前的一個小廣場上。

  路慧勻了勻神,剛要準備開門下車,殊不知車門已經打開了。

  「濤……躍……」路慧有些驚訝的打量著車門外那個過早出現的人物。

  也許是別墅里的燈光有些刺眼,她看不清背對著燈光的這個身影。

  「呵呵,路老師,你可算是到了。」

  聽到那個熟悉的聲音,路慧這才鎮靜下來,朝車外挪動著身體。

  「小濤啊,你在這里等了很久了嗎?」

  路慧邊說著話,邊把妙曼的絲襪長腿緩緩的伸車門來,穿著的白色高跟鞋款
款的落在地上。

  「是啊是啊,我可是一直在等路老師駕到呢。」

  路慧才穩住腳跟,準備擡頭起身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一種眼神正在上下打量著
自己,那種貪婪的味道就像是要把她活吞了一般。

  可當路慧看清小濤面龐的時候,那種異樣感又消失了,換來的是一張稚氣的
孩子臉。

  她正想著要說點什麽的時候,被車子一邊站過來的身影打斷了。

  「柏叔,這里不用你忙了,你去休息吧。」濤躍轉過頭去對著一旁的老人說
著。

  「是,少爺。」老人欠了欠身,便退下了。

  「原來這個老師傅姓柏……」路慧跟著老人的身影,消失在另一側。

  眼下空曠的小廣場上,就剩下路慧和濤躍了。

  「那我們也進屋去吧,路阿姨?」濤躍騰開身子,禮貌的給她讓出路來。

  「嗯,好。」私下的時候,路慧還是比較喜歡這樣顯得親近的稱呼。

  天天都挂著老師的牌子,隔膜感會讓人産生一種心理上和態度上的變化。

  「多好的房子啊……」一路走來,路慧眼里塞滿了濤躍家里極盡奢華堂皇的
別墅宅,自己家的那種小區樓房是沒有攀比的可能性的。

  「呵呵,路阿姨是第一次到我家來吧?」身旁的濤躍老早把路慧的驚訝看在
了眼里。

  「是啊,以前只聽小鑫說起過。沒想到你家居然這樣漂亮。」

  「原來有三層樓的……」路慧感慨萬千的看著眼前夢幻一樣的富豪宅。

  一眼掃過去,每一層樓至少有8個獨立房間的樣子,還不包括大宅后面的。

  「漂亮什麽啊,住那麽大的房子,好不習慣的。」濤躍有點無奈的模樣。

  「不習慣?怎麽會呢……」

  路慧總算是回過頭來看著身邊比自己矮了半個頭的濤躍,今天穿著高跟鞋的
她,自然是要比平常時候更顯高挑了。少年則是一身從頭休閑到腳跟的服裝——
短袖T恤、短褲、拖鞋。

  濤躍只是賣了一個苦瓜臉,沒有解釋。路慧此刻也沒有太多的好奇心追問下
去,因爲她眼里的畫面已經夠新奇的了。

  「好安靜啊……」這幢富麗堂皇的別墅里,隱約傳出了空曠無人的感覺。

  當路慧和濤躍走進別墅里的時候,這樣的感覺更明顯了。

  「小濤啊,你的父母們呢?」路慧不得不停在門前的棕黃色毯子上,那樣的
寂靜實在是擾得她心神不甯。

  「路阿姨……我爸媽他們都不在家的。」濤躍有些尴尬。

  「不在家?他們去哪里了?」

  其實,她早有這樣的感覺了,從最前小鑫嘴里的模糊言詞,到家教一事的倉
促,再到現在孤寂的別墅大宅,所有的一切猜疑得到了答案。

  「我爸爸是個商人,經常一個月才回一兩次家的;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和
爸爸離婚了,她現在在國外生活……」

  「那你家里還有其他監護人嗎?」

  路慧仍然柔聲問著,現在心里就剩下家教這件事情,到底是屬于子虛烏有還
是既成事實。

  「路阿姨,你來我家里做家教的事,我爸爸真的同意的了,他遲些會給您打
電話的!」

  少年搶先一步把話說明了,因爲他已經察覺到路慧的話鋒有偏移的念頭。

  「是嗎……小濤的爸爸會給我打電話?」她仔細的看著濤躍認真的樣子。

  「好吧……」路慧相信了他。

  「有必要這麽謹慎嗎?」對方是自己孩子的好朋友好同學,就算是要撒謊,
也不用花這麽大功夫。

  「那今天就當作是我到小濤家里來做客好了。」路慧續說著。

  「呃……好,路阿姨,那你就隨我到客廳里吧。」

  兩人一前一后的又邁開了步子。

  濤躍家的客廳在二樓,剛跨上台階的時候,路慧的電話果然響了,不出所料
的是濤躍的爸爸,談話內容就不再複述……

  總之,原本已經放松心態的路慧,在挂了電話之后,更顯得適從了。

  「是我爸爸打來的嗎?」率先沖到二樓的濤躍忍不住驚喜的回身對著路慧大
喊,那種委屈的陰霾隨著慢慢跟隨而上,身體四溢著濃郁體香的路慧而消失。

  明亮的燈光下,路慧又一次清晰的感覺到了之前在車門時那種充滿性侵犯味
道的眼神,火辣辣的看著她渾身不自在。

  「爲什麽現在的孩子都這樣?」路慧實在是沒有做好,去證實小濤神色的準
備,回答也亦是如此。

  她小心翼翼的擡起勻稱的長腿子,踏走在階梯上,更爲猛烈的眼神,緊緊的
盯住她裙側開叉處若隱若現的大腿肌膚貼附著完美融合進來的透明絲襪。

  「他也許不是在看我吧……」路慧已經不能再深陷進去了,否則這個在她腦
里還挂有「天真牌子」的少年,會迫使她做一些她所可恥但是又無法化解和避免
的事情。

  「嗯……你爸爸……已經同意我給你做家庭教師了。」路慧定了定神,但始
終沒敢擡起頭來。

  「嘿嘿,路阿姨現在該相信我了吧?」濤躍十分的開心。

  在她敏感的腦海里,這樣的開心勁兒里還有著不少的興奮意思吧。

  「是的……現在相信了。」路慧爲了避免尴尬,只得勉強的應付著,不經意
的擡起了頭。

  「咦……沒有那種神色……」朦胧中那個幼稚的孩童臉依然還是開心的歡笑
著。

  「難道……會是錯覺嗎?」她的腦海里下意識的閃過一絲失望。

  二樓客廳的寬度足足占用了兩個房間,地板是上好的楓木裝潢,不仔細看的
話,是根本看不出來是一塊塊拼接而起。

  客廳中央是一個長方形的透明茶幾,看工藝的程度,想必也是相當昂貴。茶
幾周邊是三五個紅色的布藝沙發,對著窗戶貼牆的,是一個60寸的超大液晶電
視,牆角還有幾株葉子已經稍顯泛黃的居家花盆……

  剛坐到紅色沙發上的路慧留意到客廳里隱約有股蕭瑟的氣息,雖然能看出有
人清潔過的痕迹,但是一些特別的角落里還是堆疊著不少的灰塵。

  「濤躍家里很長時間沒有客人來過吧?」資深教師還是很容易就能看出端倪
的。

  路慧保持著端坐,雙手合攏放置在腿上,身子微微的后傾。過于低矮沙發,
讓路慧一雙修長的絲襪腿,勉強的傾斜著,白色高跟鞋跟落在另一側的地板。

  「小濤啊,你家里還有其他人嗎?」整幢樓房里實在太過于甯靜了。

  這樣的甯靜讓沙發上的路慧十分不懈,剛經曆過樓道里的特別時刻,好像稍
不注意就會讓自己混亂的心神暴露。

  「家里還有三個傭人的,他們都住在一樓。」濤躍似笑非笑的看著對坐著的
路慧。

  他面前的這位同學的母親,有太多讓他癡迷的地方,少年的眼神雖然有所收
斂,但還是掩飾不住那種狂熱,像一個不知停歇的掃描儀一樣重複不斷的在豐腴
路慧的身上遊走。

  「是……嗎……」路慧已經快要語塞了,從下了車之后,她就一直處于被動
的位置,自己職業導師和長輩身份,一直沒有可供發揮的余地。

  「他又在看我了……」現如今又是這樣近距離承接著濤躍那種和小鑫沒有區
別火熱的眼神,幾乎要把她透視一樣。

  「今天的打扮沒有特別不適宜的地方吧?」路慧臆想著自己今天略顯朴素的
著穿。

  漂亮的路慧總以爲那種明顯的性侵犯眼神是自己衣冠不整而外泄的春光帶來
的,卻不知道她自己的衣著內的肉感胴體已經是一個天然的魅惑源泉,即使穿在
多的衣服,依然擋不住。

  「總得要打消這樣的想法……」她尋找著緩和自己的話題:「那個司機老人
是你什麽人呢?」路慧紊亂的神經外,維持著莊重的面色。

  「哦,他叫柏金達,是爸爸早些年救濟的一個老人,家里人都管他叫柏叔,
呵呵。」濤躍的神思好像被牽引著想到了別處。

  「他是你家里的專職司機嗎?」找到了突破點,路慧慢慢的跟進。

  「應該是吧,只要有用的到車得地方,都是柏叔來當司機的。」答了話的濤
躍,又把眼睛鎖定在了路慧那雙勻稱的絲襪美腿上。

  「呦……」路慧的內心小小的波瀾著,少年的轉變出乎了她的意料。本以爲
能借此展開許多話題,一切又那麽始料未及。

  「昨天晚上怎麽不讓柏叔來接你回家呢?」她有些無奈的皺了皺眉,只得把
腦里閃過的一些念頭當作分神的藥引。

  「那個……因爲時間太晚了啊,不好意思再麻煩柏叔出車來接我。」濤躍察
覺到了路慧的表情,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把注意力轉移開了。

  「懂事的孩子……」路慧沒有說話,這樣純粹的腼腆頃刻間替換掉了之前那
個色頭色腦的少年。

  「路阿姨,對不起,一直忘記要招待您了,您要喝點什麽嗎?」濤躍略有歉
意的起身,準備去弄點喝的。

  「不用,謝謝。」路慧搖搖頭。

  「天氣太熱了,呵呵,我去補充點水分,路阿姨你先坐會。」濤躍輕松的說
完,就朝客廳外走著。

  路慧點了點頭,這個在她面前真實不虛的男孩,又讓她對他的好感提升了許
多。

  窗外已經完全的黑了下來,郊區里的夜晚,沒有鬧市的車水馬龍聲,只依稀
可以聽見樹林深處陣陣被風刮而響動的樹葉聲,天空閃爍著點點星光,就像路慧
深邃心海里慢慢閃耀起來的情感之火。

  長年教導青少年的她,接觸的學生幾乎都是對她持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恐懼心
和好奇心,尤其是男學生。

  那些所謂的「尊敬」,在她眼里更像是一種討好的態度,她反感的同時,也
不能完全收回那種老師愛學生的本職性情,但是當這樣的愛,讓某位學生侵染得
變質了或者說過度的話,那麽就會變成一種情愫——師生戀,你要說熟女戀幼男
也可,反之亦然。

  濤躍雖然還沒有正式的成爲她的學生,但是這個少年帶給路慧的那種自然、
體貼的真實感受,是她人生當中前所未有過的經曆。

  「還有那種色色的眼神。」再一次想到這里的路慧,臉上微微的紅潤起來。

  擁有教師的光環的的她,要抵禦那樣的眼神其實不難,但是像濤躍這樣幾乎
和小鑫同化了的眼神里,路慧就會丟失一些抗性,后者勉強可以高擡「母親」身
份,那前者呢?至今還一份正式簽署應聘家教文件都沒有的「老師」嗎?

  「都快40的人了,在他的眼里還是那樣有魅力嗎……」路慧小聲的嘲諷自
己。

  一陣清風從窗外吹了進來,夾雜著泥土和樹木的清香,微風柔和的撫順著路
慧的心神,她的眼睛轉到了窗子外面。

  「小鑫……現在在做什麽呢。」

     ***    ***    ***    ***

  路慧家里……

  咱們用功好學的男一號正在孜孜不倦的探索著電子領域的新奇世界。

  盤腿而坐的他,一台上了年代的小霸王遊戲機,一個手柄操縱把,一台內里
的顯像鏡播放著FC熱血格斗的遊戲畫面、外層保護膜上隱射著少年呆滯下來的
兩只眼睛的彩色電視機。

  這台遊戲機是小鑫很小的時候,路慧的姐姐周若虞送給他的。這樣的好學生
實在是少有動它的機會,所以機子還沒有老壞。

  「我擦……用絕招整我……看我怎麽搞死你!」小鑫飛快的按動著手里的遊
戲手柄。

  不知道他這是第幾次自言自語了,被束縛太久的緣故,終于迎來第一個的自
由夜晚,狂躁的行爲是在所難免。

  「Double tigers……」小鑫滑稽的用上了不太流利的英語。

  遊戲已經進入了最終一戰,電視屏幕上的敵人很快的被小鑫放翻倒地,他也
順手把遊戲手柄丟到了地上。

  「沒意思,一點難度都沒有……」

  小鑫的腦袋總算是騰出了好大一片空地,讓其它問題有了可以占領的機會。

  「平常這個時候,我都在做作業呢。」少年很不習慣遊戲結束之后的那種空
虛感。

  原本就不大的家里好像有些過于沈寂的樣子,客廳里的小鑫側過頭去看著媽
媽路慧的那間漆黑沒有動靜的臥室。

  「而且平常的這個時候,媽媽也會在臥室里備課。」小鑫幻想著路慧還在家
里的場景,心里驟然閃過一絲淒涼的感覺。

  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原來想象中的自由居然會帶來這樣矯情的后遺症。

  「路鑫……你真幼稚。」小鑫嘲笑著自己,又把地上的手柄撿了起來,彩色
電視機又跳出了新的遊戲窗口。

  少年表面上十分的平靜,但是他的內心深處,依然在不斷的提起一個人。

  「媽媽……你還好嗎……」

     ***    ***    ***    ***

  此時此刻,路慧已經在濤躍自己的小屋子里了。

  美豔漂亮的路慧好像顯得有些輕松的樣子,交疊著絲襪腿坐在濤躍書桌旁的
床邊,右手拿著一份看不太清楚內容的紙張,另一只手反撐在床上,鼻梁上挂著
一副小巧銀邊眼鏡,嘴里念念有詞像是在說話,那個坐在昂貴的精致書桌前的少
年一定是濤躍了。

  讓我們湊近了,看看他們在說什麽……

  「小濤啊,你這個學期的期中成績真的很不理想呢。」

  看來路慧已經找到了施展才華的區域,她的眼睛一直在看著成績合集單,沒
有照顧到濤躍的眼神。

  「理科到還勉強可以,文科門門都不及格!」路慧看到那些可怕的分數,聲
調提高了許多。

  這些可都是加重她以后執教難度的石樽啊,再說了,經常性的看到小鑫那種
接近滿分的各門功課成績,這樣的天壤地別實在是讓她沈不住氣。

  「你有聽到我在說話嗎?」路慧把遮住視線的紙張從眼前拉開了。

  只見正對著她坐在軟凳上的濤躍,有些駝背著的把腦袋伸的老長,近乎癡呆
的眼睛死死的咬住路慧交疊著掂翹起來的一只絕美的絲襪玉腿和足尖上的白色高
跟鞋。

  強烈的憤怒和驚訝,差點讓路慧失手在面前這個俊朗孩子的臉上給來上狠狠
的一記耳光,有些失落的內心加上被這樣明顯的窺視程度,已經超出了她所能包
容理解的極限。

  「濤躍!」

  少年象是回魂了一般,帶著驚恐萬分的眼神憋了眼一臉嚴肅的路慧,自己的
行爲已經暴露。

  「路老師,對不起!對不起……」

  濤躍不停的道歉著,兩只小手無助的合在一起,微微顫抖著,頭也跟低下了

  路慧木讷了,她執教這麽多年以來,還是第一次這樣憤慨,但是面對少年的
忏悔,一時還真不知道該怎麽繼續下去。

  「如果剛才真的打了他……天呐……」路慧清晰的意識到剛才自己的失態。

  那樣的行爲不僅送葬了這份工作,也送葬了自己孩子和他的友誼,同時也讓
濤躍的跌入自責的深淵。

  「那不是要毀了他的前程嗎……」

  處在學識階段的少年,一旦不好好做教育的話,以后的人生路,會變得扭曲
的,這點路慧比任何人都清楚。

  「從我到你家里以后,你就一直這樣,爲什麽?」路慧把交疊的腿放平了,
正色詢問著濤躍。

  少年聽到路慧沒有責罵自己,終于擡起了頭,眼里好像有些晶瑩的樣子。

  「對不起,路老師,我不該這樣……但是,但是……路老師真的太漂亮了,
我……我不能自己……」濤躍說完話,又把頭低了下去。

  「那是眼淚嗎?」警惕的路慧已經看到了。

  像濤躍這樣自幼失去母愛,成長里又多多少少沒有父愛支持的孩子,路慧特
別不是滋味,心也慢慢軟了下來。

  「他……喜歡我?」

  少年的那番話讓她一時的憤怒還沒找到宣泄的地方就煙消云散了,這樣直白
的吐露心聲也是她沒有預料到的,接踵而至的一些亂七八糟的情感和思想把路慧
的方寸局給打亂了。

  「你現在還小……不能亂想這些的……」路慧只覺得有什麽抵在自己的軟肋
上,語氣緩和了許多。

  濤躍沒有急于肯定或者否定路慧的話,只是默默的把身子轉到另書桌那側,
頭也還沒有擡起來。

  這下可把路慧給弄得忐忑不安了。如果他肯定,也許還有周旋的余地,如果
是否定,自己又不知道該怎樣給他上思想課。

  「路老師本來就漂亮……難道路老師希望我做個不誠實的孩子嗎……」濤躍
依然沒有正眼看路慧,只是維持著自己的觀點。

  「不……老師不希望,但是……但是請你尊重老師好嗎……」太多的出乎意
料已經讓路慧措手不及了。

  但是接下來濤躍的話,徹底的讓她失去主導權。

  「我會尊重路老師的……那路老師也會理解我的……對嗎?」

  「這……我會……理解的……」路慧感覺到自己臉上火一般的燙。

  要知道,這樣的話里的含義,就是默認了濤躍對自己的欣賞,也意味著濤躍
從此以后不必在偷偷摸摸的了。

  「天呐……我都說了些什麽……」路慧感覺自己親手把一盆名叫防戒的水潑
灑了出去,想收回已經太晚了。

  「看來今晚要提前結束了。」想到這里,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濤躍同學,今天就到此爲止吧,我有點累了。」

  少年戰戰兢兢的從凳子上站起來,有些惋惜和愧疚的意思。

  「好吧……路老師……我現在打電話叫柏叔送你回去……」濤躍邊說邊從兜
里取出了電話。

  很快的,路慧和濤躍到了小廣場上,那輛黑色的凱迪拉克按時的出現在了他
們面前,一路沈默不語的路慧在濤躍剛把車門打開以后就鑽了進去,也許是自己
沒有勇氣在說點什麽。

  濤躍在車窗外站了好一會,輕輕的歎了口氣,然后給駕駛座上的柏叔說了些
注意安全之類的,便揚手讓車開走了。

  一直保持著憐惜和迷戀神情的少年,臉色慢慢變得狡黠起來,手里拿穩的手
機,輕輕的按下了早已經備好的短信,給車上的路慧發送了過去……






















0.013227939605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