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亂世紅顔】(四)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四章    暗流湧動





  龍云杉騎著同樣是披著赤霞铠甲的戰馬,自黑甲洪流前方掉頭向著慕容嫣月

乘坐的馬車走去。



  一人一馬全部披著赤霞般火紅色的铠甲,時值正午,燦爛的陽光傾瀉在他們

的铠甲之上,絢爛的铠甲綻放出耀眼的光芒,絢爛的霞光將這一人一馬襯托的猶

如天神。



  禦林軍的精銳將士看著猶如戰神般的王爺,紛紛投來崇敬的目光,一股莫名

地豪情自心中蔓延至全身,似乎在這個人的帶領下,即便是擁有上百萬凶悍蠻兵

的南蠻,也會在他們的鐵蹄之下灰飛煙滅。



  龍云杉並對這些目光做出多大反應,只是微微颔首示意,那些個禦林軍的精

銳鐵騎見到王爺示意,似乎幾天來的疲憊都一掃而空,紛紛直立起身軀,斗志昂

揚地騎在戰馬上。



  龍云杉很快便來到了不遠處的豪華馬車前,聽著里面不斷傳出的滿含著低落

與傷感的琴音,眼中憐惜的神色也是愈加的濃郁。



  他將戰馬交與身邊的親衛,獨自登上馬車。



  這輛馬車原本是專門爲太子隨帝出巡而打造的,奢華的簡直過分,或許它已

經不該叫做馬車了,簡直就是一座移動的小型殿宇。



  馬車光車身便高約十幾尺,也就等于現在的四米高,長約四十多尺,大約等

于現在的十五米長,馬車上的車攆幾乎是按照房屋一比一的比例建造而成的,馬

車也不是傳統的兩個輪子,左右的輪子加起來有十八個,輪子很寬很厚,而且全

部包裹有厚厚的皮革。



  馬車走在寬大平坦的馳道上,幾乎感覺不到一丁點兒的顛簸。當初龍云杉曾

經斥責過馬車的建造者太過奢侈,但是現在他覺得當初的建造者實在應該重重地

賞賜。



  上了車,車前趕車的兩名侍衛立刻起身行禮,龍云杉推開攆車的門,只見一

位身著粉色宮裝長裙的麗人斜坐在窗前,隔著輕紗布幔有些出神地看著窗外朦胧

的景色,一雙修長白嫩的玉手在其面前的古琴上有節奏彈跳著,有些悲傷的琴音

不斷地傳出。



  絕世的容顔有些黯然,帶著那麽一點兒傷感、那麽一點兒自責、還有幾乎看

不出的哀怨,更多的卻是自怨自憐地淒苦!



  龍云杉的心有些揪痛,原本她只是一個受盡寵愛的小郡主,無憂無慮,天真

散漫,但是就因爲上一代的仇怨,導致她受此打擊,迅速地成熟起來。



  無情地聖谕,割裂了她和她生活了十幾年的家族,而她的家族也不敢違逆聖

旨,這就等于被家族所抛棄,被親人所抛棄,這種打擊對于她來說還是嚴重太過

了。



  她身邊的小丫頭姗兒一臉擔心的看著自己家的郡主。見龍云杉進來了,她也

未敢像以前一樣怒目而視,趕忙行禮。



  「王爺!」慕容嫣月被她的行禮驚醒過來,也是站起身就要盈盈下拜行禮,

但是龍云杉快不來到她面前,托住她柔若無骨的身體,阻止她的行禮。



  「我們之間還用得著這麽客氣嗎?」龍云杉柔聲道。



  「王爺!這是在軍中,禮數是不能壞的!」慕容嫣月輕聲說道。



  「算了,你喜歡怎麽樣就怎麽樣吧!不過以后見到我不要再下拜行禮了,知

道嗎?」龍云杉也不願強求,只得無奈的說。



  「月兒知道了,王爺!」慕容嫣月輕笑,但是龍云杉總是覺得這笑聲里面夾

雜著強顔歡笑的成分。



  「呆在車里面悶不悶?」龍云杉伸手撫摸著慕容嫣月柔和的臉頰,白皙如玉

的肌膚傳來的細膩絲滑讓他有些不忍放手。



  「不悶!」慕容嫣月輕輕地搖頭,任由龍云杉撫摸著她的玉頰。



  「我帶你出去看看這周圍的景色如何?」龍云杉看著慕容嫣月清澈如水、晶

瑩剔透但卻有些黯然的眸子,詢問道。



  「現在是在軍中,你是一軍主帥,怎麽能丟下軍隊和自己未過門的王妃跑去

遊山玩水呢?」慕容嫣月有些嗔怪的說道。



  「誰說一軍主帥就不能遊山玩水的!我們的目的地是云夢澤三洲之南的南蠻

軍隊,現在只是行軍而已。」龍云杉滿不在乎的說。



  「我真的沒事!」慕容嫣月強笑。



  「別再強撐著了,你的琴音已經出賣了一切,音律中透露出的情緒讓我很擔

心,我喜歡看你發自內心的笑,而不是這樣的強顔歡笑。走吧,我們出去!」龍

云杉有些霸道的說著。



  「月兒沒事!王爺你不用擔心!」慕容嫣月笑了笑。



  「啊!王爺你干什麽?放我下來!」慕容嫣月又急又羞的說道。



  龍云杉打橫一把抱起慕容嫣月,一言不發地向著車門走去,懷中的慕容嫣月

不住地掙扎,但是她一個不會武功的嬌滴滴的女子那里是龍云杉的對手,掙扎無

果之后,慕容嫣月小聲哀求道:「王爺!你放我下來!這樣出去的話嫣月以后就

沒臉見人了!」



  「怕什麽!你是我的未來的王妃,王爺抱著王妃出去,誰敢說什麽!」龍云

杉對她的話置之不理。



  徑直地走到馬車門前,門口的侍衛主動地將門打開,但是情景卻讓兩個人滿

臉呆滯,只見他們一向作風嚴謹的王爺居然抱著自己的王妃就這出來了,但是旋

即就反應過來了,立刻眼觀鼻鼻觀心。



  慕容嫣月氣急,但卻是無可奈何,只得將頭深深地埋進龍云杉的懷里,躲著

不敢見人。



  龍云杉抱著慕容嫣月騎上親衛牽過來的馬,讓慕容嫣月側坐在自己前面的馬

鞍上,幸好馬鞍比較大,正好夠兩個人乘坐。



  然后對著身邊的親衛說道:「傳令下去,今天停止前進,原地宿營,明天再

前往楓州城休整!」



  「是!王爺!」親衛行禮傳令而去。



  「月兒!我們走,我帶你去看看這楓州地界的風景!」龍云杉縱馬脫離大軍

向著馳道另一邊的山巒。



  莫悠然無奈地看著遠去的身影,轉頭對著身后的侍衛長廖柄寒吩咐道:「你

帶著親衛營的一隊騎兵跟上去,據情報顯示這里好像有一股山賊!好像還挺有意

思地,不知王爺能不能遇到!」



  「是!親衛營今天輪值地跟我來!」廖柄寒對莫悠然后面的話語很不解,山

賊還能有什麽意思,但是也沒多問,帶著幾十個幾乎武裝到了牙齒的禦林軍親衛

營騎兵追了上去。



  但是他們也不敢靠近,只是遠遠地吊著。



  山風習習,風中夾雜著陽春三月的花香,讓人心醉不已。



  兩人一馬不急不慢地順著山路來到楓州地界有名的火楓山,此山到處長滿了

楓樹,而且幾乎全都是千年古楓,高聳入云,每當秋季來臨,火紅的楓葉落的滿

地都是,將整座山都渲染成了火紅色,絢爛無比。于是當地人便將這座山稱作火

楓山,而楓州的地名也是由此而來。



  慕容嫣月自從出來后就一直窩在龍云杉的懷里不敢擡頭,羞紅的玉頰緊緊地

貼在冰冷的铠甲上。



  「月兒!我們已經脫離大軍了!這里就我們兩個人」龍云杉低頭對懷中的人

兒說道。



  「王爺!以后您不能這樣!」慕容嫣月擡起頭嬌嗔,光潔無瑕的面容已經是

羞得通紅,連精致的耳垂都紅潤誘人。



  「呵呵!下不爲例!」龍云杉輕笑。



  「王爺!這是哪兒啊?」慕容嫣月稍微平靜了一下心境,擡頭看了看周圍高

達幾十米的楓樹,開口問道。



  「這是火楓山!這里秋天的楓葉可是楓州一大美景,只可惜現在是春季,我

們看不到!」龍云杉略有些遺憾地說道。



  「這里這麽多的古楓樹,秋季火紅的楓葉飄落的時候一定很美!我從來沒看

過這麽高、這麽多的楓樹」慕容嫣月看著現在青翠欲滴的楓葉,不禁聯想起秋季

時的美景。



  「你要是想看的話,秋天的時候我帶你來看。」龍云杉看著這張帶著些許向

往的容顔,感受著懷中人兒身上淡雅的馨香,這幾天有些焦躁的心緒也是平靜了

不少,摟著慕容嫣月柳腰的手也收緊了些。



  「不用了……王爺您還有三洲的事物要處理,不可以在月兒的身上浪費時間!」

慕容嫣月皎潔眸子變得有些黯然,似乎是想起了皇宮的事。



  「有什麽事比你還要重要?以前我只是一心想要輔助父皇鏟除王族世家的威

脅,而后帶兵抵抗契丹,掃滅南蠻,開創出天啓的太平盛世,這是我在碰到你之

前最大的人生目標。」龍云杉看著遠處連綿的山脈,眼神深邃。



  「那碰到我之后呢?你……你放棄了這些目標?」慕容嫣月有些猶豫地問。



  「談不上放棄,只是這些看似宏偉的目標變得不是那麽重要了,或許我現在

能夠理解爲什麽有那麽多的皇帝會爲了博美人一笑而不惜以整個天下來換。」龍

云杉看著有些忐忑的慕容嫣月,輕笑道。



  「可那些都是一些碌碌無爲、甚至是昏庸無道的亡國之君啊!王爺如果您變

成這樣,嫣月豈不是天啓的罪人,果然是紅顔禍水麽!」慕容嫣月的眸子越發的

暗淡了。



  「那些東西又怎能比得上你重要,男人這一生所爲的,不是那如畫的千里江

山,也不是那萬人之上的尊崇,而是心愛的人那醉人的笑靥,這比任何東西都來

得重要,不是嗎?」龍云杉摟住慕容嫣月,輕嗅美人香,語氣溫柔醉人。



  江山再美,也無法媲美佳人的傾國容顔;



  江山再大,也敵不過美人的嫣然一笑;



  江山和美人始終是擺在男人面前的一道艱難選擇題;



  龍云杉對此給出了一個令許多人不屑、許多人欽佩、許多人扼腕歎息、許多

人歎爲觀止的驚豔答案。



  如果他不這麽做,在皇帝的鼎力支持下,就算是王族和世家傾力反對,皇位

也是非他莫屬,況且實力最強的楚氏一族還不一定反對,所以雖說王族世家權傾

朝野,但是皇帝終究是皇帝,皇權一千多年都沒有改變過,又怎麽偏偏會在這個

時候改變。



  王族世家權力再大也是臣子,臣子的權利終究還是皇帝賦予的,即便他們有

著封地,但是天啓幾十個州,區區幾個州又能如何。他們最多是影響皇位的候選

人,但是決定權還是在皇帝的手中。



  龍云杉如果宴會上不挺身而出,那麽皇位非他莫屬,雖說即位之后會面臨著

各種的陰謀兵變,但是有著皇權的他又怎麽會輸。但是他沒有選擇這條路,他選

擇自己去爭取,而不是繼承。



  「月兒一個普通女子又怎值得王爺如此,要不是我,王爺也不會落到如此境

地,都是我的錯!」慕容嫣月哭泣。



  「傻丫頭!這怎麽回事你的錯呢?」龍云杉心疼的用雙手將其緊緊地摟住,

任其在自己的懷中哭泣,一邊勸慰道。



  「要不是我惹怒皇上,王爺您也不會被剝奪太子之位,被陛下罰到云夢澤當

王爺。不是嗎?」慕容嫣月淚眼朦胧地看著龍云杉,反問道。



  「你認爲父皇會爲了你發這麽大脾氣嗎?」龍云杉笑道。



  慕容嫣月止住哭泣,有些不解地看著龍云杉。



  「或許父皇是察覺到了什麽吧?我和父皇這幾年來對王族世家的彈壓已經引

起了他們的不滿,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就會有戰禍,而帝都必將是戰禍的中心,父

皇的意圖便是讓我在云夢澤積蓄軍力,在關鍵時刻祝他一臂之力吧?」龍云杉有

些感慨的說道。



  「那皇上在帝都豈不是很危險?」慕容嫣月也是個冰雪聰明的女子,自然一

點就通,但旋即便開始擔心起來。



  「父皇無緣無故打傷了你,還幾乎將你逐出慕容世家,你不恨他?」龍云杉

有些好笑地看著懷中的女子。



  「根據王爺的話看來,皇上也是有他的苦衷!想來皇上也是不得以吧!而且

這也讓我明白,和大家族的利益相比,親情是多麽地不堪一擊」慕容嫣月歎道。



  「放心吧!父皇應該不會有事,父皇可是八階高手,全天下也是一手可以數

得過來的,況且王族世家也不敢違背組訓,做出弑君的大逆不道的事情來!即便

真的起兵,最壞的情況也是軟禁。」龍云杉微笑著安慰。



  「不過月兒,有件事我要問你。」龍云杉忽然想起了什麽。



  「什麽?」慕容嫣月好奇道。



  「你有修習過什麽功法嗎?」龍云杉有些不解地問道。



  「功法?沒有啊!我從小就只學習琴棋書畫,從不習武!」慕容嫣月回答的

很肯定。



  「沒有?不可能啊!那你體內爲什麽有一股強大的白色氣息,嗯……略帶有

一絲冰寒的氣息!就是這股能量護住了你的各個要害部位,不然當時即使是我擋

住了絕大部分父皇的攻擊,剩下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你再仔細想想!」

龍云杉皺眉道。



  「可是我真的沒有修習過任何功法啊!」慕容嫣月好看地皺起了黛眉,不解

地回答。



  「這就奇怪了,這股能量幾乎已經和六階高手不分上下,只不過你還不會用

而已,我修煉了十幾年也不過才七階,你從未修練過體內居然有不下于六階高手

的內力!」龍云杉用一種不解地眼光看著懷中嬌弱的女子,誰也不會想到這麽一

個嬌滴滴的女子體內居然會有這麽龐大的力量。



  「我想起來了,父親說過我出身的時候冰魄宮一個宮主正好路過,不知道是

不是她的關系!」慕容嫣月說道。



  「冰魄宮?原來是這樣,我說怎麽這股能量怎麽這麽熟悉,原來和姨母來自

同一個地方!」龍云杉恍然。



  「姨母?」慕容嫣月好奇地問道。



  「……嗯……一般人可能不知道,冰魄宮其實和朝廷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每一屆的宮主都是皇室或者王室中人,這是自太祖皇帝傳下來的。」龍云杉娓娓

道來。



  「冰魄宮這麽久遠?」慕容嫣月驚歎。



  「冰魄宮表面上是武林中數一數二的超級門派,但是卻是朝廷爲了對抗魔教

和監督武林各大門派所扶持的門派,每一屆的宮主都會從王族中挑選出一位才能

卓絕的女子作爲下一屆宮主的候選人加以教導。不過這個秘密幾乎沒有人知曉,

一切都是暗中進行。」龍云杉繼續解釋。



  「那麽我體內的這股內息就是冰魄宮宮主留下的?」慕容嫣月問道。



  「應該是吧!不過我很好奇,爲什麽姨母會將冰心徹骨神決所修煉成的內息

傳入你體內,而且居然十幾年都沒有消散!這一點讓我很不解!」龍云杉有些好

奇地看著慕容嫣月。



  「對了,你母親是誰?」龍云杉忽然問道。



  「我母親就是慕容夫人啊!」慕容嫣月用一種很是奇怪的眼光看著龍云杉。

  「哦……我是說你母親現在如何?或者說現在在哪?」龍云杉有些讪讪的問

道。



  「……我已經很久沒見過母親了,母親在我七歲那年就離開了,每次我問父

親,父親都是沈默不語。」慕容嫣月剛剛有些光亮的眸子迅速地黯淡了下去。



  多年缺少母愛的關懷,如今又是幾乎被家族被迫地遺棄,這對從小受盡寵愛

的她來說是個不小的打擊。



  「……抱歉,我不該提起的!」龍云杉滿含歉意的說。



  「沒什麽……」慕容嫣月強笑著,但是很快便抱著龍云杉哭了起來,似乎是

要宣泄這幾天來的種種委屈。



  「哭吧!哭吧!哭出來會好受一些,這一切本就不該讓你來承擔,以后我絕

對不會讓你受此委屈。」龍云杉摟緊懷中的人兒,輕聲安慰道。



  山風輕輕地吹著,山巒之間靜悄悄地,只有女子輕泣和男子的勸慰之聲回蕩

在山間。



  微風起,一片楓葉飄起,起起落落,像是大海中的浮萍,不斷地飄揚,飄過

大山的阻隔。



  但是,平靜很快被打破。



  「無恥之徒,快放開她!」一聲帶著怒氣的女子嬌喝傳來,伴隨著大隊的馬

蹄聲。



  「嗯?」龍云杉回頭看了看,一位身著火紅色皮衣的騎馬女子隔著不遠的向

他喝道,其身后大約有三十多個騎著馬的人,正全速向其靠近。



  漸漸臨近,龍云杉將女子的樣子盡收眼底,女子身材火辣至極,上身穿著一

件緊身的火紅色皮裝,胸前被皮衣緊緊包裹的兩個高聳的玉女峰呼之欲出,讓人

垂涎欲滴。



  小蠻腰上系著一根黑色的皮帶,緊身束腰,越發顯得身形婀娜,曲線誘人,

再向下便是包裹在火紅色短皮褲中的渾圓飽滿的美臀,隨著起碼而一顫一顫,連

帶著胸前的波濤洶湧,當真是臀波乳浪。



  她修長矯健雪白的大腿上穿著戰士才用的長筒皮靴,,把膝蓋和一段雪白修

長的大腿裸露在外,大腿上綁著一個皮帶,上面插著一把匕首。充滿活力的胴體

裹在火紅色色的緊身皮裝中,就像飛鷹般矯健。



  這女子生的明眸皓齒,花容月貌,瓜子臉蛋兒極美,睫毛纖長,襯托著水汪

汪的美眸宛如一泓秋水,胸前挂著一串潔白的珍珠項鏈,瑩瑩光華掩映著如花嬌

容,越發明媚眩目,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大美人兒。



  她身段兒凹凸有致,極爲惹火,火紅色的野性皮裝,踏馬揚鞭,英姿不讓須

眉,端的野性與明媚並存。



  雖說比起慕容嫣月絕世的容顔還有些不如,但是那份火辣的野性卻是很好地

彌補了這分不足,讓見慣了宮中溫柔婉約的大家閨秀的龍云杉,乍見這麽個野性

火辣的美女,很有那麽種眼前一亮的驚豔感覺。



  慕容嫣月早已止住哭泣,看著不遠處的火辣女子,看了一會兒,目光從她布

滿怒氣的臉上轉移到胸前兩團碩大的高聳,停留了一會兒,然后又偷偷低頭看了

看自己的胸前,再確定了似乎也不比那名火辣的女子小多少之后,有些悄悄地松

了口氣,旋即又羞澀地低下了頭,俏臉上浮上兩朵紅云。



  「這位姑娘,請問我有那里得罪你了嗎?」龍云杉知道是她誤會了,不過也

沒有解釋,故意茫然地問道。



  「哼!你們這些朝廷的兵將,不去抵抗南蠻北虜,反而跑到這里來強搶民女,

簡直該死,識相地就乖乖放了你懷中的女子,不然本姑娘饒不了你!」火辣女子

怒氣沖沖地說。



  原來,這名身材火辣的紅衣女子正出來巡視,卻看到一名穿著很耀眼铠甲的

朝廷將領正抱著一名哭泣的姑娘,也沒有多想就直接將其劃歸到強搶民女的范疇

里了,于是便當仁不讓地率領人馬趕了過來。



  「哦?姑娘憑什麽說我強搶民女呢?她是我未過門的妻子,我帶妻子出來遊

玩難道有錯嗎?」龍云杉忍住笑意回答道。



  「未過門的妻子?你當本姑娘是傻子嗎?你一身戎裝,一看就是在行軍的途

中,軍中不得帶家眷難道本姑娘不知道嗎?」女子並沒有被龍云杉的隨意的解釋

所迷惑,反而揪出其中的漏洞,顯然也不是一個好相與的女子。



  「我……」龍云杉還想要解釋,但是紅衣女子顯然不再給他機會,一心想要

救出他懷中的女子。



  「上!抓住他!」女子左手馬鞭一楊,頓時幾十個騎手便圍了上來,一個個

凶神惡煞,嚇得慕容嫣月趕緊躲到龍云杉的懷里。



  「大膽賊子,休得猖狂!」遠處再次傳來馬蹄聲和侍衛長廖柄寒的怒喝。



  火紅皮裝女子轉頭一看,只見不遠處幾十個人馬全是黑盔黑甲的騎兵正向這

邊火速殺來。見對方人並不多女子也沒有慌亂,右手自腰間的刀鞘中拔出一把雪

亮的彎刀,口中命令道:「全體后轉,準備迎敵。」



  幾十個騎手舍棄了龍云杉,迅速聚攏到女子周圍,與到來的騎兵對峙,人人

手拿馬刀,嚴陣以待。



  「沖!」女子轉頭看了看微笑的龍云杉,暗想這家夥是什麽來頭,居然有裝

備如此精良的騎兵護送,但是也並未多想,迅速下達了沖鋒的號令。



  幾十名騎士整齊劃一地縱馬飛奔,隊形錯落有致,隱約之間有著精妙無比地

配合,顯然訓練有序。



  龍云杉見這些表面裝備一般地山賊竟然有如此騎兵隊列,不由得起了好奇之

心,便對著廖柄寒大聲喊道:「射馬!」



  紅衣女子見他喊了著一句,惡狠狠地回頭瞪了龍云杉一眼。不過她也沒有太

過在意,畢竟廖柄寒的騎兵和她們相隔上百步,這不是一般弓箭手就能射中的。



  在她看來,朝廷的騎兵除了北方邊關幾州的騎兵凶悍之外,內陸的騎兵全都

是擺設,和她平時劫掠的朝廷騎兵一樣,不堪一擊。這幾十個裝備精良的騎兵在

她眼里就是給她們送裝備來的。



  但是事實很快就擊垮了她,只見廖柄寒右手長劍舉起,口中高喊:「弩!」

幾十個騎兵整齊劃一地拿起戰馬一側已經上好弩箭的弩,舉起瞄準,但是胯下的

馬卻沒停。



  「第一隊,射!」廖柄寒手中長劍迅速揮下,約有二十個親衛營騎兵將弩箭

射出,「嗖!嗖!嗖!」森冷的箭頭綻放著幽光向著幾十個沖過來的騎士飛去。



  「噗、噗、噗」沖在最前面的二十個騎士的馬匹全部中箭,而且幾乎全是頭

部中箭,頃刻間倒地不起,馬上的騎士也被摔下馬來。



  「第二隊,射!」無情的聲音再次響起,無情地羽箭再次飛出,一樣的場景

再次顯現,只是兩撥弩箭,身材火辣女子身邊便只剩下幾個親衛騎兵,其余的全

部從疾馳的馬上摔了下來,倒地呻吟。



  紅衣女子呆呆地看著這一幕,她從未見過射的這麽準的箭羽,這之間相隔上

百步,雖說弩箭易于瞄準,但是如此地精準,還是讓她難以接受。尤其是在她眼

里不堪一擊的朝廷內陸騎兵。



  這些人雖然只是一些流寇,但是已經被她大哥收服,加以嚴格地訓練過,歲

不敢說百戰百勝,但是對付朝廷內陸一般的州縣騎兵還是綽綽有余!但是現在幾

十個人居然被幾個呼吸之間就放到。



  但她不知道的是,她面前的這些騎兵可不是一般地騎兵,那可是從全國最精

銳的軍隊禦林軍中再次挑選出的太子親衛,天下間除了皇宮的大內侍衛,單單從

衛隊來說,這絕對是最精銳的。



  咬了咬牙,紅衣女子對身邊的幾個人說道:「大家準備,我們沖出去,只要

出去了,便讓大哥帶人來滅了他!」



  「這位姑娘,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不要動,不然你那匹馬可就要重蹈他們的

覆轍了,而且我不敢保證我的侍衛長是射你的頭還是射你的馬!」沈默了一會兒

的龍云杉終于開口道。



  「你這個混蛋!我殺了你!」被龍云杉一提醒,紅衣女子才注意到正主在這

好好的沒動,只要抓住他,應該就能出去了。



  紅衣女子迅速改變策略,揮刀向著龍云杉殺來,威風凜凜,英姿勃勃,當真

是巾帼不讓須眉。



  「想要抓住我,難度可不小!」龍云杉微笑,穩坐馬上,巋然不動。



  紅衣女子幾個呼吸之間便到了龍云杉的面前,在其揮刀之際,終于是看清了

龍云杉包裹在頭盔里面的英俊面容,讓她心中莫名地一顫。



  再看清了慕容嫣月的傾國容顔之后,幾乎呆滯地說不出話來,尤其是這張絕

世的容顔上沒有一絲一毫的恐懼,反而還有著那麽一絲幸福的感覺,雖然有些梨

花帶雨。



  這時的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搞錯了!」但是手中的彎刀已經狠狠地揮了

下去,收之不及。



  龍云杉面對著這鋒利的彎刀,並沒有太大的波動,伸出一只手,將迎面的彎

刀用兩只手指夾住,彎刀再也不能前進分毫。



  「這位姑娘,能不能告訴我你們的山寨在那?」龍云杉微笑著對近在咫尺的

紅衣女子說道。



  「想找我們的山寨,別妄想了,本姑娘就是死也不會告訴你這個混蛋!」紅

衣女子雖然表面沒有表現出來,但是心中卻是驚訝不已,這個家夥居然僅僅用兩

根手指就防住了自己的彎刀。



  要知道,自己不久前已經突破四階桎梏,一躍成爲一名五階高手,天啓疆域

何其之大,但是五階高手也不是市場上的大白菜,說有就有的。



  一名五階高手足以空手抵擋一百名裝備精良的精銳士兵的攻擊,在天啓武林

之中,也就一些大的門派能夠拿得出手,一些小的門派最高的也不過才四階。



  五階和四階就是一個分水嶺,突破五階就有了更進一步的資格,就是進軍六

階也不會有太大難度,一般的五階高手只要花上十幾二十年的時間幾乎都會突破

成爲六階高手,而一些資質卓絕的天才更是迅速。



  而且要是有了高級的功法,或者服用一些可以增加內力的天才地寶更是會縮

短這一時間。天啓皇族秘傳的『天炎啓龍決』便是一門絕世奇功,加上皇族的各

種天才地寶,才造就了皇室成員的卓絕武功,不然即使龍云杉資質卓絕,也不會

這麽年輕就是七階高手。



  紅衣女子年紀輕輕就是五階高手,其資質自不必說,功法雖然比不上一些超

級門派的絕世奇功,但是也是一流的功法,這給了她十足的信心,五階高手足以

在軍中成爲一名萬夫長。



  但是今天她卻被一名她認爲是惡棍的家夥一招制服,就是想把刀收回來都不

行,這讓她很是氣惱。



  「那就怪不得我魯莽了!」龍云杉收斂笑容,夾住彎刀的手指一震,便將刀

奪了過來。



  紅衣女子只覺得手臂一麻,彎刀便脫手而出,旋即便架在了自己如天鵝般雪

白的脖子上,她都能感受到刀上傳來的冰冷。



  「怎麽樣?服不服?」龍云杉笑著問道。



  「哼!要殺就殺,何必多言!」紅衣女子憤憤道。



  「這麽漂亮的姑娘殺了豈不可惜,留著當侍女也不錯,以后給我端茶倒水捶

背捏肩多好!你說是不是?怎麽樣山寨在那?」龍云杉調笑道。



  「可惡,想讓我做你的侍女,妄想!不管你怎麽侮辱我,我都不會告訴你山

寨的位置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想剿滅我們山寨,沒門!」紅衣女子氣的牙直

癢癢,恨不得在龍云杉的手上咬一口。



  「這位姐姐,王爺不是想要剿滅你們山寨,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叫侍衛們留手

了,他只是想要收服你們而已。」紅衣女子正欲和龍云杉拼命之際,慕容嫣月柔

柔的話語傳來,讓她頓時停了下來。



  「收服?」紅衣女子惡狠狠地看著龍云杉。



  「也就是說你們願意做我的手下嗎?」龍云杉解釋道。



  「做夢!」紅衣女子惡狠狠地說道,不過配上她的容貌卻沒有一點兒凶狠的

樣子。



  「做夢?難道你想被朝廷大軍剿滅嗎?全家都發配到邊關做奴隸?」龍云杉

故作凶惡的說,但是他那副樣子簡直就像是一個壞蛋在誘導小姑娘。



  「咯咯!」慕容嫣月清脆的笑聲說明誘導很不成功。



  「你這個混蛋!」紅衣女子沒有多余的話語。



  這時,紅衣女子身邊剩余的人也全部被抓了起來,倒不是他們不敢反抗,但

是主子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了,他們也只得束手就擒。



  「走吧,這位姑娘!本王請你去我的軍營做客如何?」龍云杉伸手點了紅衣

女子的幾處穴道,封住了她的內力,然后笑著問道。



  紅衣女子牙咬的蹦蹦作響,恨不得把龍云杉吞下去,才能一解心頭的怨氣。

但是奈何全身軟綿綿地,使不上一絲一毫的力氣。



  「王爺!您沒事吧?」廖柄寒縱馬來到龍云杉身旁。



  「來的正好,帶這位姑娘去我軍大營轉轉,她已經被我封住了內力,就不必

再做囚禁。還有走的時候留下消息,留下標記點明我軍大營位置,讓她們山寨的

人前來一噓。」龍云杉吩咐道,一邊說一邊看著紅衣女子的反應。



  紅衣女子眼中幾乎要噴出火焰,恨不得將眼前這個穿著耀眼赤霞铠甲的家夥

燒死,才不管他是不是什麽王爺。



  「走!回營!」龍云杉一看既然慕容嫣月心結已經解開,還抓到一個大美人

兒,說不定還能釣出什麽人來,頓時心情大好,手一揮,一行人向著營地走去。



     ***           ***                ***              ***



               帝都皇宮



  一座雄偉奢華的金殿內,天啓當代皇帝龍擎天坐在中央的禦座上,下方蜜金

色的地板上跪了幾名全身包裹在黑衣黑袍里的人。



  「查的怎麽樣了?爲什麽就剩你們幾個了?」龍擎天問道,威嚴地面孔不帶

有一絲一毫的感情。



  「陛下,我們潛伏在幾大王族和世家的密謀之地,探聽到他們正在秘密籌劃

兵變,想要逼陛下您退位,扶植新皇上位,以圖徹底絕滅陛下削藩的意圖。但是

在撤退時被人發現,我等奮力死戰,再付出了十幾人的代價之后,終于是逃了回

來!」一名看起來是頭領的黑衣人回答道。



  「哦?是什麽人竟然能讓你們損失慘重,居然只有三名六階暗衛回來,損失

了兩名六階和十幾名五階暗衛,這個損失可有些大了。」龍擎天表面根本看不出

一絲的怒火,只是語氣有些嚴厲。



  「回陛下,在外圍的護衛中有著一名七階巅峰高手,而且除此之外還有其他

七階高手,保守估計也有兩位,還有十幾名名六階護衛,我等死戰不下,只得留

下一部分人拖延,我等拼死突圍將情報傳出。」那名暗衛首領急忙回答。



  「七階護衛?幾大王族世家的底蘊還真不淺呐!朕倒是小看他們了,居然敢

謀反,活的不耐煩了!」龍擎天有些發怒的說道。



  「陛下!還有一事!」暗衛首領擡頭看了看皇帝的臉色,猶豫了一下還是出

聲上報。



  「什麽事?」



  「那名七階巅峰的高手,似乎是十八年前魔教的的四大長老之一的幽冥長老

月冥,就是他和另一名七階高手殺了我們兩位六階暗衛。」



  「什麽?居然有魔教的蹤迹,可惡,這幫陰魂不散的家夥,十八年前還沒有

將他們消滅殆盡嗎?」龍擎天一直波瀾不驚的威嚴面孔終于有了一絲驚訝,但是

更多的卻是恨意。



  「據暗衛回報,京都似乎發現了魔教的蹤迹,但是似乎有人爲其掩護,讓暗

衛一直未能追蹤到。」暗衛首領有些不確定地說。



  「傳令下去,所有暗衛全部出動,給我查清楚帝都到底有沒有魔教的存在,

一旦發現,毋須回報,就地格殺,讓你們的大統領親自出動,一定要把這幫陰森

森的家夥抓出來。」龍擎天的語氣中帶上了濃重的殺氣。



  「是!陛下!」三名暗衛齊聲應是,隨后詭異地消失不見。



  「魔教,你們終于出來了嗎?這一次就算我無法徹底地消滅你們,但是既然

你們出現了,就別想再隱匿了,在不久的將來,等著灰飛煙滅吧!」龍擎天自言

自語的聲音回蕩著在空蕩的大殿中,久久不息。



                滄云宮



  「那幾只老鼠殺光了嗎?」龍滄溟一邊享受著身后月芊媚的按摩,一邊對著

臉色很不好的月冥發問道。



  「沒有,讓他們逃了三個,主要是那兩個六階的家夥拼命阻擋,拖住了我和

另一個楚氏一族的七階護衛,加上他們的功法狠辣陰毒,招招布滿殺氣,著實費

了不少功夫才解決。」月冥雖然對自己孫女的行爲很不高興,但是只是按摩的話

也還能接受,當然他是不知道兩人之間的事情,不然肯定會和龍滄溟拼命。



  「廢物!三名七階高手,十幾名六階高手,還有一干四五階的護衛,居然讓

這些父皇的暗衛逃了,也不知他們偷聽了多少內容,一旦父皇發怒,那麽楚氏一

族、齊氏一族和東方世家都會遭殃,你們魔教到時候也不會有什麽好下場!」龍

滄溟怒罵。



  「齊氏一族的七階高手並沒有出手,爲了防衛還有其他暗衛的刺殺,他一直

呆在幾位族長的身邊。」月冥強忍怒氣地解釋。



  「這個笨蛋,他難道不知道暗衛從不會做和任務無關的事情,而且那幾位都

是朝廷中舉足輕重的人,就是父皇也不會輕易殺他們,幾個小小地暗衛敢嗎?況

且你以爲那幾人都不會武功嗎?他們可都是名門望族的族長!你以爲他們手無縛

雞之力嗎?」龍滄溟繼續痛罵。



  「可惡,看來計劃要提前實施了,既然東方世家已經表態,那麽我也不懼二

皇兄了,就算是趙氏一族和西門世家、南宮世家聯合起來,我有著兩大王族和一

大世家的支持也不怕他,讓你們的人準備吧!等緩過契丹的春季攻勢,我們便動

手。」龍滄溟恨恨地說道。



  「殿下不必多慮,早些動手對我們也有好處,這樣一來大皇子便沒有充足的

時間準備,到時候點下可以發兵直逼云夢澤!」月芊媚勸慰道。



  「唉!要不是契丹今年發了瘋似地進攻邊關幾州,讓得王族世家不敢輕易調

兵,這皇位已經是我的了!可惡,我饒不了這幫蠻夷,待我即位之后一定舉傾國

之兵徹底鏟除契丹族。」龍滄溟不甘地說道。



  「對了,這一段時間你們魔教不要輕舉妄動,最好蟄伏起來,以防父皇的暗

衛追蹤!」龍滄溟似乎是想起了什麽,吩咐道。



  「是!殿下,您就放心吧!」月芊媚應答道。



  「三個月,我只需三個月,這一切就是我的了,什麽公主、貴妃、皇后,你

們統統都得伏在我的腳下!你們那尊貴無人亵渎的身體都將是我的玩物,任我亵

玩,任我淩辱!」龍滄溟的面孔有些猙獰,眼中的欲火幾乎噴薄而出。



                鍾流宮



  二皇子龍煜默默地站立在窗前,擡頭看著有些昏暗的天空,有些落寞地歎了

口氣,側著頭對著身后的一道黑影說道:「羽兒,難道帝王家都是這麽的殘酷嗎?

到頭來都是兄弟相殘、父子反目嗎?」



  「煜,別想那麽多,該面對的,終究要面對,你要想好好地活下去,就必須

去算計,即便那些人是你的親人,不然在這個全天下最渾濁的大染缸里,你只會

被人活活地淹死。」二皇子身后的黑影走上前來,從后面抱住龍煜,語氣輕柔地

安慰道。



  「有時候我真想抛開一切,和你一起隱居到我們相識的那個山谷,不理這些

陰謀詭計、紅塵俗事,開開心心地生活,生兒育女,那該有多好!」龍煜眼神迷

惘,看著昏暗、陰霾滿布的天空,喃喃道。



  「煜,你抛不開的,既然你已經身在帝王家,就肩負帝王命,就算你躲,也

最終會被逼出來,不得以而走上這條路,而那時你的命運必將多舛,你身邊的人

都將會遭到你無法想象的境遇。只有現在去爭,才能爲將來打下基礎,也算是爲

了身邊的人。」黑影摟緊龍煜,語氣淒然,既是勸慰也是警示。



  「大哥都能抛開太子之位,去獲得自己的真愛的人,我又何嘗不能!這個皇

宮對我來說已經沒什麽留戀,母妃只是一心地想把我扶上皇位,我在她身上從未

感受到過作爲一個母親應有的溫暖,父皇也只是嚴厲地教導,親情,或許只有大

哥對我的兄弟之情才值得我去留戀吧!可是大哥卻也被逼走了。」龍煜握住黑影

摟住自己的手,有些悲然地說道。



  「煜,我相信你能,從我見到你開始我就相信。你沒有親人關愛,但是你還

有我,就算天下人都離棄你,我也會永遠地陪伴著你,永遠永遠,不離不棄。」

黑影忘情地說。



  「不離不棄!不離不棄!」龍煜一直重複著這幾個字,心中喃喃自語:「羽

兒,就算是爲了你,我也會去爭,爲了我們的不離不棄,爲了我們能夠永遠地在

一起,任何阻擋的人我都會將其掃滅,任何人、任何人!」



  不知不覺得,龍煜握緊黑影的手越來越緊,黑影似乎也察覺到了龍煜的心緒,

也摟得更緊,兩個人在昏暗的燈光下身影顯得無比的契合,似乎天生就是一對不

可分開的戀人。



     ***        ***         ***        ***



  楓州地界,禦林軍大營。



  龍云杉一行人終于回到了大營,紅衣女子見到軍中清一色的黑盔黑甲騎兵之

后,終于明白自己惹上了不該惹的人。



  雖然沒見過,但是她曾經聽她哥哥提到過天啓的幾大強軍,估計這些軍隊很

可能就是號稱天啓第一軍的皇家禦林軍,終年駐守帝都核心的皇城,總共有十幾

萬人,而且清一色的重裝騎兵,騎射雙絕。



  「可是他們爲什麽會到這里來,難道是來剿滅我們的?可是一些小有名氣的

山賊怎麽會惹來皇家禦林軍的圍剿呢?難道說是那個家夥的緣故?」紅衣女子心

中驚疑不定。



  「怎麽樣山賊姑娘,本王的軍隊比起你的山寨如何?你覺得這些軍隊能不能

踏平你的山寨呢?」龍云杉看她到處張望,面露驚色,便忍不住出口調笑。



  「你才是山賊呢!你個混蛋!」紅衣女子一聽到山賊這個稱呼,就像是被踩

了尾巴的貓一樣。



  「大膽!敢對王爺無禮!不想活了!」廖柄寒怒斥。



  「沒事沒事!呵呵!脾氣挺大啊!山賊姑娘!」龍云杉笑道。



  「你……」紅衣女子咬牙切齒,但還是忍著沒說話,她知道不管說什麽都不

會討到便宜,索性就不再說哈。



  到了馬車旁,紅衣女子看著這輛豪華的馬車嬌豔欲滴的小嘴張的大大的,久

久沒有合攏。



  「這位姐姐!進去喝杯茶吧!」一直沒有說話只是默默打量紅衣女子的慕容

嫣月看著紅衣女子說道。



  「不用了!」紅衣女子對慕容嫣月倒是沒有什麽壞印象,在她看來這個柔柔

弱弱的小姑娘只是被這個混蛋騙來的。



  「這個軍中只有月兒和她的侍女兩個女子,你難不成要和一堆光著身子的大

男人一起去喝酒?」龍云杉還是一如既往的微笑。



  「你無恥!哼!進去就進去!」龍云杉和煦的笑容在紅衣女子看起來是那麽

的欠扁,如果她能打得過的話早就拳頭上去了。



  說罷,竟然自己一個人就這麽跳上馬車,推開門直直地走了進去。門口的侍

衛見王爺也沒有說什麽,自然不敢阻攔。



  龍云杉無言地搖了搖頭,像剛才一樣抱著慕容嫣月下馬也跟了進去,慕容嫣

月本來想自己走進去,可是當看到龍云杉的毋庸置疑地目光,也只得乖乖讓他抱

了進去。



  慕容嫣月的侍女姗兒看到一個著裝野性十足的火辣女子走了進來,剛準備大

叫,龍云杉便抱著慕容嫣月進來了。



  「見過王爺!郡主!」小丫頭乖乖地行禮。



  「不必多禮!」龍云杉將慕容嫣月放下,擺擺手示意。



  「王爺?郡主?」紅衣女子驚異。



  「怎麽?不像嗎?」龍云杉摘下頭盔,對著紅衣女子說道。



  「哼!」紅衣女子冷哼一聲繼續保持沈默。



  「我複姓慕容名嫣月,不知姐姐芳名?」慕容嫣月率先打招呼。



  「我叫柳菲穎!」紅衣女子很豪氣地說。



  「人倒是很豪爽,不過名字怎麽這麽別捏!」龍云杉漫不經心地說道。



  「跟你有什麽關系!」柳菲穎當然不會給他好臉色。



  「這當然和我有關系了,我說了要你當我的侍女的,你……」龍云杉擺出一

副纨绔子弟的樣子,惹得慕容嫣月忍俊不禁。



  「報!王爺,營門外有個叫柳長風的人求見!」龍云杉話還沒說完就被門外

侍衛的禀報打斷。



  「哥!」柳菲穎驚呼出聲。



  「來了多少人?」龍云杉問道。



  「回王爺!只有一個人,莫軍師已經前去查看!命小人回禀王爺!」侍衛回

答道。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侍衛行禮退走。



  「月兒!你呆在這兒我去見見這位柳長風」龍云杉溫柔地看著慕容嫣月,柔

聲道。



  「嗯!」慕容嫣月輕笑目送他出去。



  「喂!我也要去!」柳菲穎在后面叫到。



  但是龍云杉並未理睬她,徑直走了出去。



  「嫣月妹妹!他到底是誰?」柳菲穎再咒罵了一會兒之后,恨恨地問慕容嫣

月,稱呼上直接也沒客氣直接叫了妹妹,惹得小丫頭姗兒直撅嘴。



  「他叫龍云杉,原來的天啓太子,現在的云夢親王!」慕容嫣月很是平靜地

回答道。



  「原來是他!」柳菲穎的臉色有些古怪,顯然經過這幾天的傳揚也知道了帝

都發生的事情。



  「王爺!」在龍云杉下了馬車之后,一名暗衛浮現,跪下禀報。



  「說!」龍云杉命令道。



  「……」暗衛起身在龍云杉耳邊禀報。



  「邊關將領?有意思!下去吧!」龍云杉的臉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暗衛詭異地消失。



  龍云杉快速來到營門口,只見營門前一位青年正和莫悠然相談,青年一身青

衣,二十五六歲的樣子,氣度沈穩,目光炯炯,滿臉精悍之色。



  「王爺!」莫悠然和一干將士行禮。



  「不必多禮!這位就是柳長風把?」龍云杉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他。



  「草民柳長風參見王爺!」青年也沒有擺出一副桀骜不馴的樣子,按規矩行

禮,倒顯得彬彬有禮。



  「到營中詳談吧!」龍云杉邀請道。



  「王爺!舍妹……」柳長風欲言又止。



  「放心吧!令妹正和本王的王妃喝茶呢!我沒有囚禁她!」龍云杉說道。



  「多謝王爺!」柳長風有些感激道,這要是朝廷其它官員,他的妹妹這個時

候就不知會如何了。



              一行人進了帥帳



  再落座之后,還未等柳長風開口,龍云杉便像是在讀卷宗似地說道:「柳長

風,自小父母雙亡,與其妹相依爲命,原邊關四洲之一的幽州偏將,統領三千幽

州鐵騎,善騎陣,與契丹交手未嘗敗績,戰功赫赫,本來前途無量,就算是邊關

總兵也不在話下。」



  「但是由于幽州守軍統領垂涎其妹美色,故而于兩年前遭陷害,不得已率領

部下三十二人逃到幾千里外的火楓山一帶,建立山寨!在楓州一帶頗有名氣,我

說的可對?柳將軍!」



  「王爺既然什麽都知道了,罪臣也無話可說,只求王爺善待舍妹和山寨的兄

弟,罪臣便死而無憾!」柳長風平靜地說道。



  「我有說要殺你嗎?」龍云杉反問道。



  「那不知王爺有何要求!」柳長風問道。



  「歸降我,和本王一起去云夢澤,你的過往罪責一筆勾銷!如何?」龍云杉

目光炯炯地盯著他。



  「王爺太看得起我了!罪臣只是一名逃亡的將領!」柳長風語氣有些自嘲。



  「你的父母都是死在契丹人的手中吧?」龍云杉問道。



  「是!」柳長風面色有些痛苦。



  「那你不想報仇了嗎?」龍云杉說道。



  「想!我又何嘗不想,可是朝中權貴橫行,甚至連軍中也是如此,當年我要

是不逃的話,舍妹也難逃毒手,我又拿什麽去報仇!」柳長風似乎是陷入了某些

痛苦的回憶。



  「跟著我吧!我和你保證三年之內必會讓你和契丹痛痛快快地交手,直至契

丹從草原上消失!」龍云杉道。



  「王爺此話當真!」柳長風有些激動地說。



  「絕無虛言!」龍云杉信誓旦旦地說道。



  「從此之后,我柳長風這條命就是王爺的,絕無二心!」柳長風跪地磕頭。



  「好!我相信將來契丹必將覆滅在你柳長風的手上!」龍云杉大喜道。



  讓柳菲穎非常氣憤的是,自己的哥哥居然真的歸降了這個原來是太子的王爺,

帶著整個山寨的幾千人加入了軍中,一起向云夢澤行去。



  而她也不得不天天面對這個她看著非常不順眼地王爺,雖然經常被哥哥的責

罵,但是她還是天天和他吵嘴。



  不爲別的,就因爲龍云杉天天大半時間都會和慕容嫣月呆在一起,而她又很

喜歡這個剛認識傾國傾城的妹妹,山寨里的人幾乎都是男的,女子很少,有限的

幾個也是侍女,柳菲穎和她們幾乎沒什麽話說。



  她和慕容嫣月幾乎是一見如故,兩人幾乎已經是無話不談,但是每次和慕容

嫣月暢談時,龍云杉總是會黑著臉打岔,于是乎兩人就會時常吵架,當然結果幾

乎都是慕容嫣月拉著幾乎要爆發的她。



  龍云杉也是被逼無奈,自己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去看看自己的未婚妻,但是

每次都會有個人打攪,也就不好和慕容嫣月過于親近,這讓他很是無言。于是乎

矛盾就産生了。



  就在樣不斷地吵鬧中,大軍終于到了目的地,云夢澤三洲之中最大的——夢

州。



      真正的亂世,也隨著這股大軍的來臨而開始!



              第四章【完】










的評論:
的評論:
的評論:












0.017576932907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