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攜美去大連,連破兩處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研究生畢業,我到父親投資由張瓊阿姨負責管理的一個公司上班,因特殊身份,加上張瓊在公司負責日常管理,我實際上沒什麽太多具體事務,交了個公司最漂亮的女大學生趙雪作女朋友,沒什麽值得炫耀的業績,倒也沒什麽工作業務失誤。妹妹嬌嬌那時上高中二年級。

          一個星期六下午,小雪要逛街,我讓她找別人陪,我得馬上回家去,因爲嬌嬌讓我必須下午趕回家,還神神密密地不告訴我什麽事情。遠在嬌嬌的房外就聽見房間里有說有笑,我推門進去,嬌嬌還有兩個女孩正高興地說著什麽,猛一見我,三人聲音嘎然而止,接著是嬌嬌一聲嬌呼:“哥哥,算你守信用。”她拉起一個白白靜靜的女孩:“這是我的好同學,小雅”。小雅紅紅的小嘴一抿,略帶羞澀地說:“您好。”嬌嬌又指著另一個豐滿的女孩說:“這是小薇。”小薇甜甜一笑,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我向她們問好,問嬌嬌什麽事非得回來說。嬌嬌看看兩位女伴,說:“我們商量了,準備去度假去大連,正式邀請你參加,只能你自己”。我一聽就拒絕,嬌嬌馬上不高興,但隨之跑過來哀求。見到那麽漂亮的女孩子求你,沒有什麽不能答應的,何況她又是我疼愛的妹妹。

        過了兩天,我來到張瓊的別墅。 別墅在郊區離市區還有30多公里的路程。張瓊知道我要去,讓人準備好了我愛吃的飯菜。吃完飯,她打發走了家里的傭人,靜靜地依偎著我看電視,我撫摸著她的乳房,柔聲地說:“嬌嬌不希望小雪跟我們一塊旅遊,你安排她到國外走一躺吧。不然我真沒法開口。”張瓊看了我一眼,不做聲。我熱情地吻了她一會兒,又提起同樣的話題,她不悅地說:“你到我這來就爲這事?”我趕忙叫冤。同時撩起她睡衣,手撫摸到她的腹部,並順勢慢慢下移到我十分熟悉的毛毛的三角區,她身體熱了起來,但我手停在那里只是輕輕撫摸,她發出一聲低吟,出了一口粗氣,幽怨地說:“我真是前世欠了你們家的。”同時用她的手抓住我的手外下送,我邊吻著她邊手伸進了她熱濕的身體。張瓊呻吟著,閉上眼嘴唇輕輕咬著我的耳朵,隨著我手動,她身體扭曲起來,雙腿緊緊夾著我,我推開她,讓她躺在地上,脫光了她最后一寸衣物,她見我還不緊不慢的樣子,盯著我脫衣的每個動作,她知道我不讓她幫我,她只能是靜靜等著。我從頭到下吻著她,她的臉因舒適而泛著迷人的紅暈,她實在忍不住了,懇求地說:“來吧,我要,我受不了啦。”……
  
      我們靜靜躺在地毯上,她回過神來,偎緊我:“你遲早會要我命的。”我摟緊她,真心地說:“我是你一手帶大的,我真的不願看見你不高興。” 剛上班趙雪就打來電話:“公司派我去法國談一筆業務,我不想去,你跟張姨說說,派別人去吧。我們不是計劃去旅遊嗎?”“張姨哪能管你們公司具體事務,而且業務需要嘛。”我安慰她。我根本就不理她耍性子,我早已期待著我們的這次旅遊。大連是世界上我喜歡的城市之一,不僅喜歡這兒的海和城市,也喜歡這兒的人。到大連幾天了,沒有什麽具體的旅遊安排。女孩子們興趣也不在目的地本身而在于玩的過程,帶著幾個女孩一起玩是一件很惬意的事,尤其她們又那麽漂亮。小雅一直有意躲著我,嬌嬌也是形影不離地跟著,我很難有機會單獨接觸小雅。小薇有意無意往我身邊湊,我當時腦子里面只有小雅,別的人和事真不太在意。第一次見小雅穿泳衣出現我看呆了,白如羔脂的皮膚,修長的大腿,翹翹滾圓的臀部,橢圓形的臉上大大的眼睛,最難得的是她天生有一種優雅的氣質,或許是這種獨特的氣質令我著迷。小雅有164的身高,長長的黑發,如果說有什麽不完美那就是還不夠豐滿的乳房和一張娃娃臉。泳池邊的小雅見我的神態,臉一紅,跳進水里。在蘭色的水中,她那潔白的身體柔軟而靈巧地在水中漂浮,身體的輪廓映襯得分外誘人。
  
  我們住在臨海的一棟別墅,是我家世交的大連居所。平時沒有太多的外人,每天洗完海浴回到別墅泳池是我最高興的時候,因爲只有這時我可以借嬉鬧而抱抱小雅,乘機撫摸她細膩的身子。每次當我靠近她,她既想躲但又想嘗試靠近我,心里想接近但又怕受傷害。更令我心癢癢的是每次剛靠近小雅,嬌嬌就貼過來,使我總是無功而返。一天下午,嬌嬌、小雅、小薇要去海邊玩,我正好來個朋友,她們三人嘻嘻哈哈獨自去玩。過了一會,小雅忽然回來,說取東西。她剛上樓我對朋友打過招呼,就跟了上去。小雅剛準備出門我進門並順手把門關上,小雅臉騰地一紅,她輕輕問:“哥哥,有什麽事嗎?”她和小薇都隨嬌嬌叫我哥哥。我盡量松弛笑道:“干嘛老躲我?”她恢複了平靜,撲哧笑道:“沒有呀,我們不是天天在一起嗎。”我幾步跨到她面前,她緊張地低下頭,看著她因緊張呼吸急促而一起一浮的胸脯,我順手摟住了她的腰,她渾身顫栗,哀求地看我一眼又垂下頭,見她那樣,我心一軟,摟她的手松弛了下來,感受著她身體散發出來的幽幽的處子體香,我心里歎了口氣,加上大廳朋友還等著我談事我也只好作罷。我笑了:“干麻緊張,我要吃你呀。你自己說的要好好待我的。不喜歡我?”“不是,不是,我…我真的很害怕。”她不敢看我的眼睛,盯著我的衣服扣,手不自在地擰自己的裙角。乘她不注意我突然湊上去,嘴貼上她唇,她一顫,渾身軟倒在我手臂,我的舌頭頂進她唇里,她死死咬著牙齒,雙手拼命去推我。我嘴唇在她紅潤的雙唇吸了一遍,放開了她,她不言語默默地離開。

  一直到晚上吃飯,小雅不多說話,坐著發楞,氣得嬌嬌老數落她發呆。吃完飯在海邊散步玩了會,我提議回去遊泳,大家興高采烈響應,只有小雅不言語。我們三人下水遊泳,小雅說不舒服坐在池邊看大家遊。我故意與小薇玩得火熱。小雅默默看著大家,當我看她時她把目光移開,很讓我惱火。終于,我把小薇擠到池邊,小薇似乎特別高興,她笑著說:“我不跟你玩了,你不講規矩”。我邊撲向她邊笑著:“怎麽不講規矩,你自己怕了。”說著從后面摟住想逃跑的小薇,她撲騰著轉過身,順勢貼進我懷里。她是一個發育完全成熟的女孩,雖然小小年紀,但豐滿的乳房挺立圓潤,抱著她猛地激起了我的欲望,畢竟好些天沒接觸異性,這樣一個充滿朝氣漂亮的女孩貼在自己懷里,頓時沖動。她感覺到了我身體的變化,我下面緊緊頂住了她,而我又不敢松手,否則讓小雅看見我身體的變化實在不雅。嬌嬌向我們這邊遊來,邊遊邊嚷:“你們怎麽不吭聲了?”小薇臉上返起紅暈,她的身體也開始發生變化,她用雙腿緊緊夾住我身體借著水勢上下起伏。我能感覺到從她身體中的熱能正隨著她下體流溢,她幾乎是軟倒在我懷里,對嬌嬌的呼喊她已無法聽見。我感到從未有過的舒服和愉悅,這時我才細細打量懷里的小薇,她真是比小雅還有魅力的女孩,她顯得更成熟,這不僅從她的身體,而是通過她的眼神和她的身體的感應。此時此刻,我真的忘了嬌嬌和池邊的小雅。

  嬌嬌終于遊到我們身邊,她從后面激起水花打到我們身上,我和小薇幾乎是同時松開對方,然后一起向嬌嬌擊水。嬌嬌躲著向池邊遊,我這才顧得看池邊坐著的小雅,她幽怨地瞪著我,然后又轉移目光盯向嬌嬌。剛才水里的這種感受是我從來沒經曆過的,那種刺激和享受害得我一直喜歡在水里作愛。說實話,水中的經曆使我重新開始關注小薇,甚至在我心里不自覺的將小薇和小雅進行比較,真是很難說我更喜歡誰多些,都是那麽漂亮、清純、富有朝氣,她們的可愛跟女朋友小雪的美麗絕對不是同樣的東西,那種天生純潔和身體本能的反應,是成熟女性所沒有的。但我知道,在我內心深處更喜歡小雅多些,爲什麽呢,也許是她那種天生麗質和身體顫栗時給我留下太深刻的印像吧。我開始苦惱起來。“哥哥,你好像有心事,怎麽不高興?”畢竟是長期一起生活的妹妹,嬌嬌首先感覺到了我微小的變化,當我們都坐在客廳休息時,嬌嬌問。我開心一笑:“跟你們在一起開心得很,有什麽不愉快?”嬌嬌關心地偎到我懷里,摸摸我額頭,柔情的看著我。
  
    小薇似乎羨慕地看著嬌嬌,當與我目光相遇時眼中流溢出恬美的光澤。小雅平靜了許多,笑著說:“我們明天去逛街吧,天天在海邊都玩膩了。”嬌嬌一聲驚呼:“好啊,贊成,小薇,你說呢?”小薇看了我一眼,笑著說:“哥哥怎麽安排,我就怎麽做罷”。嬌嬌不高興地瞪她一眼:“就你會拍馬屁。”小薇臉騰地一紅,也不跟她計較。我忙說:“既然小雅有這雅興,我們明天就去逛街吧。”帶著三個漂亮的女孩逛街真的很風光,我甚至覺得比與一個漂亮的女孩作愛更滿足內心的愉悅。晚上一個朋友請客,看見三個美女,也馬上情緒高漲,吃完飯還非要請娛樂城跳舞。我知道,嬌嬌特別愛跳舞,果然,嬌嬌一聽雙眼就放出了光彩,高興地叫好。朋友一見,自然也受到鼓舞。他又叫來一位老板,我們一起到娛樂城。我松了口氣,終于解放出來,不用一人陪三女了。我聽嬌嬌說過,小雅天生愛靜,絕不喜歡跳舞,我也興趣不大,自然我們就只能在舞池邊坐著觀看。

  當舞曲又響起時,借著昏暗的燈光,我左手伸進小雅的后背,一把將她摟到懷里,又感覺到那熟悉而刺激的顫栗,這次我沒等她反應,右手扶著她頭,低頭直接嘴湊到她唇邊,她還是用牙來抵擋,但我壓得她喘不過氣,她只好微張開嘴呼吸,我舌尖順勢挺進了她那鮮甜的嘴里,她急促呼吸著,我舌尖在她嘴里遊蕩,當我舌尖將她舌引出嘴,我雙唇吸住她舌並拉入我嘴里啜時,她雙手緊緊掐住我手臂,渾身軟綿綿地癱在我懷里。我將她身體平放在我腿上,左手扶著后背,右手輕輕伸進了她裙里,我手剛一觸到她那挺挺的乳頭,她身體震一下,身體本能地向上坐,我用身體壓住她,不停地撫摸,她身體變成了間歇性的顫抖,她放棄了掙扎,雙手從我手臂滑下,緊緊拽著我衣角。我的手順著她的身體向下滑,從膝蓋慢慢向大腿摸去,當手觸到她褲衩邊大腿跟部時她身體痙攣一下,我直接將手插進她褲里面,茸茸的毛感覺直直的,當手摸到她熱熱的縫隙,感覺熱浪沖擊,早已濕瀝瀝一片,沾沾的稠水不間斷地往外流,我真沒想到小雅會如此敏感。她急促地呼吸,已徹底軟倒,當我嘴唇稍稍離開她嘴,她唇本能地向我嘴湊,她的身體上面完全緊貼向我。我似乎忘記了周圍的一起,小雅更是處于一種高度激動興奮的興奮狀態---
  
    猛然看見嬌嬌和朋友們走過來,我趕緊扶小雅坐起,並拉平她的裙子。嬌嬌顯然在舞池跳得高興,沒注意我們的變化,她忙著找水喝,小薇看出我和小雅之間肯定發生了什麽事,她默不作聲。我的朋友自然明白怎麽回事,馬上催著嬌嬌又去跳舞,嬌嬌高興地起身隨朋友又回到舞池,小薇的舞伴也邀小薇又去跳舞,小薇看來對舞伴不感興趣,但也不並拒絕只好應邀又去舞池。我對小雅微微一笑,小雅羞澀不語,水汪汪的眼睛在閃動的燈光中變得清澈透明,顯得格外大而亮。我剛把手伸到她后背,她馬上貼到我懷里,仰起頭癡癡看著我。這是我見到的最迷人的一張臉最迷人的模樣。我柔情頓起,緊緊摟著她,用舌頭輕輕舔著她的唇,臉,右手伸進毛茸茸的腹底,我不想讓手更深入以免傷害她,她渾身發燙軟軟地隨我撫摸,她的愛液投過褲衩沁濕了她的裙子,又濕透了我的褲---
  
??????? 我溫柔地說:“我們回去吧。”她溫順地點點頭。我深深吻了她一下,擡起頭。我頭都炸了:嬌嬌傻傻地站在我們前面,好像被我和小雅的親昵驚呆,我和小雅剛才沈浸在兩人的溫馨之中,居然誰也沒注意周圍,我的朋友在嬌嬌后聳聳肩我明白他的意思。嬌嬌用帶著哭腔的聲音,懇求地望著我:“哥---我們回去吧。”腳一塌進別墅門,嬌嬌直接沖進了她房間啪地鎖上門。小雅也不言語直接走進她房間,只有小薇好像什麽都沒發生一樣,坐到沙發上用遙控器找電視節目。我走到嬌嬌房門外敲著門,輕聲叫著嬌嬌開門,等候了許久,門突然打開,我剛一進門,嬌嬌猛撲到我懷里嚎啕大哭。哭著哭著,嬌嬌忽然止住,她進到浴室一會兒走出來,站到我面前仍抽泣地說:“哥,是我不好,小雅真的是一個好女孩,我知道,她一直喜歡你的。”我感動得眼眶濕潤,緊緊抱住嬌嬌。她擡起淚眼:“哥,你今晚陪我睡,好嗎?像過去那樣。”我已經沒法用語言表達我的情感。趁嬌嬌安靜下來,我馬上抽空走出房間,快步走到正孤零零坐著看電視的小薇身邊,懇切地說:“小薇,我的好妹妹,你去看看小雅好嗎!”小薇擡頭看著我,我見淚水在她眼眶滾動,我顧不了許多,親了親她額頭,她關掉電視,去小雅房間。

  第二天,很晚我才醒來,頭發暈嘴發干。嬌嬌裸著身子正目不轉睛地看著我,見我醒來,她甜甜一笑,起身給我倒了一杯水,我咕隆隆飲下。渾身覺得舒服了許多,嬌嬌爬到我身上,豐滿的乳房頂著我,她雙手放在我胸前,下巴擱在手上,盯著我。自她長大后,雖然她依然常跟我睡,但每次都穿著睡衣,今天又像小時候一樣赤裸了身體,我情不自禁起了反應,她似乎感覺到,雖然她從沒經曆過男女之事,但畢竟明白男女之事,她已經不是小孩。她將臉貼到我臉上,輕輕耳語:“摸摸我。”我手輕輕撫摸她柔滑的后背,她有意無意間讓她毛茸茸的下身貼在我身體。見我克制的樣子,她幽幽地說:“你要不是我哥多好。”見我難受的樣子,她手滑下抓住了我下面挺立的身體,撫摸著,突然她鑽進被窩,臀部及整個隱私部位對著我,她一口含住了它,我一激靈,還沒等她嘴動,我只覺得一股透心的驚悸然后是舒暢地放射,她嘴里動著,吸吞著,接著感覺到她濕潤滾燙的舌頭舔著。我看著她身體,不敢觸摸,我不想走得太深入,只好閉上眼。過了許久,嬌嬌扭身頭鑽出,情切切地看著我,喃喃道:“哥,我愛你。”我摟緊她,輕輕說:“我也愛你。”

  海邊的早晨,太陽出來海風含著濕潤,陣陣涼風吹打在臉上、身上,令人心曠神怡。小雅像一只小鳥樣偎著我,摟著溫順宜人的小雅,我感到這是到大連以來最美好的一天。太陽終于照到頭頂,小雅興致勃勃地嚷著要下海。“我們沒帶泳衣。”小薇不無遺憾的說。嬌嬌興奮地叫:“好啊,我裸泳”。小薇和小雅一聽紅了臉,我也反對,我起身說:“我回去取吧。”海邊離別墅也就六百多米,我不習慣在幾個女孩面前脫光。嬌嬌邊向海邊跑邊脫衣,同時叫著:“哥,別去了,多浪漫的旅遊。”說著她早已脫光了身子撲向大海。嬌嬌轉過頭叫道:“你們怎麽還站著,舒服極了。”我們三人誰也沒動,嬌嬌見狀從海里跑過來,拉住小薇就脫衣,小薇咬咬牙,脫光了身子,我情不自禁地望向她,小薇的身體真是一流。小雅見我看著小薇,也毫不猶豫地脫光了衣物,嬌嬌和小薇從海里伸出頭都叫我。我心想我怕什麽,脫光了衣物,嬌嬌哈哈大笑,我呼叫著跑向大海。

  剛入海,三個女孩子互相叫著、遊著、嬉鬧著,誰也不好意思向我這邊靠,不一會兒嬌嬌遊向我,開始與我打鬧。一會兒,小雅和小薇也遊過來參加,但還是與我保持距離,終于,小薇遊向我。確實,身材,嬌嬌和小雅誰也比不過小薇。小薇遊到我身邊,猛地向我激起水花,逗得嬌嬌和小雅叫好。我看她宣戰,當然不客氣,遊到小薇身邊猛地拉她往海水里拖,她掙扎著同時驚呼:“你們---過來---幫忙。”實際上在我的心里有一種渴望,希望把她拉得遠遠的,我知道小雅和嬌嬌遊一會就沒有體力追我們。小薇似乎明白我要干什麽,她雖然叫著但配合我向遠處遊去。遠遠看去,只有小雅拼命向我們這邊遊,無奈體力有限。嬌嬌和小雅停了下來,小薇向她們招手,好像還在讓她們快過來幫她,而她身體卻緊緊貼緊了我,這鬼丫頭。我們遊向淺水區。小薇停止了向她們招手,她一只手遊著,身體借著我的遊力,另一只手抓住了我早已不安生的身體。終于,我們踩到了海底,她猛地貼緊我,雙腿夾住我臀部,雙手摟住我肩,熱切地吻我,她的舉動早激起了我身體反應,我順著海水的起伏,摸索著她身體頂向她,海水中,她的體毛隨海水漂動,她下體清晰可見,我用勁進去,她嗚呀一聲摟緊了我。不用我用力,隨著海水的推動,我們很自然的進出,海面漂起一絲紅紅的血絲,那是她的處女血,一會又浮起白色的綢塊,那是我倆的液體,她閉上眼,淚水順著她的眼角留下。

  我終于將所有射進了她的體內,她呆呆地看著從兩人胸前漂起的白色綢塊,推開我,吃力地走到更淺的海水邊坐下。小雅終于遊到我身邊,嬌嬌緊隨其后。小雅再也無所顧忌,她撲到我懷里摟緊我,看看傻傻坐在不遠處的小薇,焦急地盯著我:“你們做什麽啦?”。我答非所問:“都太累了。”小薇突然哭起來,嬌嬌忙問:“怎麽啦?”小薇手一指我:“他欺負我。” 我正發愣的同時她接著說:“把我差點嗆死,我都遊不動了。你們又不來幫我,真讓他淹死我啊。”說著哭得更傷心了。嬌嬌一聽笑了:“誰叫你挑釁啊?” 小雅也樂了:“是啊,快把我遊斷氣了。”只有我明白小薇哭的真正理由,要說動心計,就是再來兩個小雅也不是她的對手。我走到小薇身邊,去扶她,真心地說:“真的讓你受苦了。我真誠地道歉。”小薇對我呸了一聲,眼角挂著淚珠樂了:“我願意。”嬌嬌說:“既然這樣就別哭了。哥,我累了。我們上岸吧。”
  
  四人回到岸上,撐開遮陽傘,各自躺了下來,也許真的太累,很快我就進入夢鄉。清晨,鳥聲把我從睡夢中喚醒,我看看窗外,天亮了。聽見遠處傳來海水拍打岩石的聲音,屋子安靜之極。我腦子一片空白,起身洗了個澡,清醒許多,小雅裸體沙灘奔跑的形像突然出現在眼前,頓時覺得一種強烈的沖動,我輕步走出房間,女孩們都還熟睡著,我來到小雅的房間,輕輕一推,門開,我鎖上門,走到床邊,小雅靜靜躺在皎潔的晨光中,黑黑的頭發散亂地環護著她恬靜的臉,眼角似乎挂著柔美的笑意。薄薄的被子外露著半截白淨的胸脯和長長的脖子。圓渾的乳房頂著碎花的睡衣,胸部輕柔的隨呼吸一起一伏。我感受到詩意般的美麗。我走過去,脫光衣服,輕輕躺到她身邊,手剛一觸到她的臉,她醒了,看見我好像做夢般眨眨眼,定定神驚喜地撲進我懷里,嘴唇貼到我嘴上,我們的舌頭立即交纏在一起。 我慢慢褪下她的睡衣,當她意識到自己已赤裸著身體時,情不自禁身體又顫栗起來,我輕輕撫摸著她放松著她的情緒,手溫柔地觸摸著她的全身,漸漸她放松了身體,我手放到她早已濕濕的下面,爬過去,掰開她的雙腿,用舌尖輕輕觸著她的敏感處,她的雙腿抖動著,雙手抓緊我的肩。

  我輕輕壓在她身上感受著她身體起伏和她那硬硬的乳房帶來的快感。我拿起她的手放到我下面讓它輕輕摸著,一會,我身體反應,將小雅身體平放好,摸到她濕濕的身體,用身體摩擦著,她緊張地等待著,嘴唇緊閉,呼著粗氣。在她放松的一瞬間我頂了進去,在她還沒意識到什麽本能的想夾緊雙腿時我已進入她身體,她身體扭了一下,我吸了一口氣腰部猛用力用勁往里頂,她身體像撕裂般地尖叫了一聲,雙手緊緊拽住了床沿。我稍稍停頓,慢慢在她身體里面動,她咬著牙關淚水在眼眶里閃爍。我只感到一股股潮水般的熱量包裹了我的身體。我開始動彈,她的僵硬的身體漸漸放松,她的身體緊緊抽吸著,好像有一股力量把我引到無垠的深淵,她吸著我,一股巨大的熱流從腦后向下滑行,令人驚悸的快感流遍全身,突然像瀉閘的洪流,我頂到了她身體里面發軟軟的,好像一個海綿的大洞,所有潮水般的洪流直接灌進了海綿的洞中間。我們同時死死摟緊了對方。許久,我身體出來,她的身下,早已被血迹、液迹侵透。她看著我,我看著她,忽然她猛地擡起身體摟緊我嗚嗚哭起來,片刻,她又吻著我含淚笑了。我扶著她下床,血夾著精液繼續順著她大腿跟留下,她扶著我蹒跚著與我走進浴室。當我和小雅從樓梯下來,見嬌嬌和小薇同時擡起頭盯著我們,看到小薇,心頭猛地升起深深的歉意。小雅緊緊抓著我好正常下樓梯,欣喜和幸福蕩漾在她臉上。嬌嬌不滿而且不無嫉妒地看著小雅:“都幾點了,你們不餓我們還要吃飯呢。”我看看時間:“天呐,都下午一點了。”我抱歉地摟了摟嬌嬌,對她說:“對不起。”又對小薇說:“真對不起你。”不過我心里充滿了陽光。
  
  自得到小雅身體后,她很自然地每天睡到我房間,我們每天作愛,小雅變得很瘋狂,她的熱情驚人的高漲。沈睡了十七年的性好像突然喚醒,她每天不知疲倦地要求,她的眼中只有我,只有性。她已不在乎嬌嬌和小薇的不滿,她抓緊一切時間貼著我,存步不離地跟著我,讓我整天喘不過氣,但與她做愛確實每次都有新的感受。晚上,我們又早早進入房間,我們彼此赤著身,她爬在我身上,用嘴啜著我的身體,嬌嬌身著睡衣走近來,她趴到我們身邊,委屈地側身貼緊我,小雅羞澀地躺到我身邊,用手絹擦拭著嘴角。嬌嬌摟著我,幽幽地說:“我們一起出來玩,你們天天呆在房間不出去,讓我們也沒意思。”我抱歉地坐起,將嬌嬌摟到懷里,親親她。小雅拿起我的睡衣給我披上。她自己也默默穿上睡衣然后起身到浴室。“今天我們得一起玩,你們可不能丟下我們”嬌嬌說,又對走出浴室的小雅說:“小雅,我們玩牌吧。”小雅興奮地說:“好啊。”嬌嬌高興地跳下床,站在門口嚷道:“小薇,小薇,上來到哥哥房間玩牌。”小薇正在客廳無聊地看電視,蹬蹬地跑上摟,沖進房。

  四人在地毯席地而坐,嬌嬌嚷著:“今天輸了怎麽懲罰?”小雅說:“貼紙條。”“不行,”小薇說,“我提議誰贏了有權要求輸家做任何事。”嬌嬌嘻嘻笑著說:“我同意。我同意!”小雅看看我,說:“行。”“既然你們都同意,我沒意見。”我表示贊同。第一圈,嬌嬌輸,小薇贏。小薇笑呵呵地說:“嬌嬌,你希望我怎麽懲罰你?”嬌嬌不服氣地說:“算我倒黴,只要不咯吱我,怎樣都行。”小薇一聲嬌呼:“好,我的懲罰就是我們三人每人咯吱你一次。”嬌嬌一聽大呼不干,三人不理她的反抗,一起撲上去,咯吱她,嬌嬌幾乎笑暈,我們看她實在不行了才饒了她。嬌嬌指著小薇,長呼一口氣笑著說:“好,小薇,你害我,看我等會怎麽收拾你。”第二圈,小雅輸,嬌嬌贏。嬌嬌笑著說:“小雅,我罰你一直跪著玩牌到這圈牌結束。”小雅嚷著不干:“嬌嬌,你太殘酷了,讓我半小時跪著玩。”小薇拍著手叫好。第三圈,小雅輸,我贏。嬌嬌高興地樂著說:“你這是情場得意,賭場失意。”小雅哀求地看著我:“你別害我了。”我笑著說:“我罰你坐著玩牌吧。”嬌嬌和小薇一聽都跳了起來:“不行,不行,你這不是罰她是幫她,不公平。”“對,不行。”小雅早坐了起來,申辯道:“你們規定贏家有任何權利,干嘛不算數,反正我坐起來了。”嬌嬌氣鼓鼓的,可沒辦法,她恨恨地說:“好,下次你輸給我,我絕不放過你。”小雅求饒道:“嬌嬌,你放過我吧,我保證不重罰你。”小薇一聽嚷起來:“干嘛干嘛,搞聯合啊。”




第四圈,我輸,嬌嬌贏。嬌嬌高興地說:“好啊,誰叫你剛才放過小雅,我得好好懲罰你。”說著,她湊到小薇身邊,兩人嘀咕半天,嬌嬌嚷著說:“好,我就罰你脫掉睡衣,肩上挂著水袋。”小雅一聽就樂了,想像不到會是什麽樣。我呵呵樂著,脫掉睡衣,將水袋放到肩上,三人一看全樂了。玩得更起勁。第五圈,小薇輸,我贏。我看著她說:“剛才肯定是你的叟主意,好,我也罰你脫掉睡衣。”嬌嬌一聽,高興地拍掌:“好,好啊。”小雅不高興地望了我一眼,但轉而也高興地呼好。小薇臉紅地脫掉睡衣,嬌嬌去解她的乳罩:“不行,這也得脫掉。”小薇推開她的手:“不行,哥哥只讓我脫睡衣,”她又看著我:“是不是,可不許增加。”我笑著點點頭:“脫掉睡衣就行了。”看著她白皙的肉體,我心一陣燥熱。第六圈,小雅輸,小薇贏。小雅哀求地看著小薇:“小薇,小薇,嘴下留情。”小薇笑盈盈地看著小雅,嘴里說著:“好,我不體罰你,我罰你一天不許跟哥哥說話,說一句話再罰一天。”小雅痛苦地看著小薇:“小薇,求求你,換別的懲罰吧。什麽我都能忍受。”小薇笑著說:“就這個,從現在開始。”嬌嬌樂得在地上直提腿:“好好,高興死我了。”小雅悲悲切切地看了我一眼,閉上嘴。按照我們的玩牌規則,不能有與別人相同的處罰,一旦贏家說出了懲罰,輸家必須無條件遵守。我笑看著小薇,知道這鬼丫頭肯定還有別的詭計。第七圈,嬌嬌輸,我贏。嬌嬌撲到我懷里:“好哥哥,好哥哥,你千萬別懲罰我。”我笑著說:“好呀,我的懲罰,如果下次你贏我輸,我們兩抵銷,不準你罰我。”嬌嬌拍手同意。按規則這是容許的,但別人不準再有此處罰。我知道小薇和小雅肯定會懲罰升級,我樂得看她們相爭。
  ?
????????第八圈,小薇輸,小雅贏。小雅笑嘻嘻地說:“我罰你從明天上午十點到后天上午十點,只準在客廳活動。”我笑著看看小雅,這丫頭也不簡單。小薇無可奈何地笑著說:“客廳就客廳,總比罰我睡海邊強。”第九圈,我輸,小雅贏。她溫柔地看著我,甜甜地說:“我罰你一天寸步不離跟著我。”話音剛落,嬌嬌就跳了起來:“不行,這不是懲罰,不算。”我也不願意。小薇也叫起來認爲不算數。小雅看著她們:“怎麽不行?我贏了,我有權的。”我對小雅說:“不行的,明天我還有客人。”小雅莺然一笑:“我跟著你呗。”小薇嚷起來:“你跟他說話了。”小雅爭辯道:“是他找我說的。”小薇說:“也不行。”我繼續說:“小雅,明天是生意上的事,你不便跟著的,你又不能跟我說話,我帶個啞巴啊?”小雅一聽也是,她忿忿地看了小薇一眼,道:“那罰你在這所別墅,必須跟著我。”我開玩笑:“包括上廁所?”小雅臉一紅,補充:“除非我不讓你跟。”既然這樣,大家也沒有什麽反對的理由。第十圈,我輸,嬌嬌贏。我兩扯平。互不相罰。第十一圈,嬌嬌輸,小薇贏。小薇笑著說:“我罰你,如果我做什麽事情,你都不許生我的氣。”嬌嬌一聽,也無不可,沒跟她爭議。第十二圈,我又輸了,小薇贏。她哧哧笑著說:“我罰你明天只準在客廳活動。”小雅一聽就急了:“不行,剛懲罰過你,不準相同。”嬌嬌也點頭稱是。小薇笑道:“那我罰你到后天清晨前不許在任何臥室睡覺。”大家一聽,好像沒反對的理由,只有小雅恨恨地瞪了小薇一眼。小薇不理她,故意對我說:“反正客廳大著呢,我一個人也無趣,干脆搬客廳住。”氣得小雅恨不得殺了她。嬌嬌也笑著說:“好啊,干脆我也搬客廳。”第十三圈,小雅輸,我贏。小雅苦兮兮的看著我,她似乎覺得玩牌她沒得到任何好處。我還沒開口,嬌嬌叫道:“哥,不許幫她,對大家不公平。”我看看小雅,說:“我罰你和小薇一樣脫掉睡衣吧。”脫掉睡衣她能接受,但我的話她不中聽,什麽跟小薇一樣。她不高興地脫掉睡衣,露出潔白的身體。我禁不住抱住她親親,她臉一紅,心里舒服了許多。

  第十四圈,嬌嬌輸,小薇贏。小薇笑著說:“我們三人都脫了睡衣,就罰你也脫掉睡衣吧。”嬌嬌對此處罰倒不介意,笑嘻嘻地脫掉了睡衣。第十五圈,小薇輸,小雅贏。小雅脫口道:“我罰你兩天不許跟哥哥---接觸”。小薇不滿地說:“什麽叫接觸啊,不準確。”嬌嬌也說:“是啊,接觸太虛。”小雅漲紅了臉,看了我一眼:“我的意思---我的意思”,她頓了頓:“不許有身體接觸。”小薇一聽不高興了:“沒這樣規定的。”小雅有點得意地說:“誰也沒規定什麽行什麽不行啊?!”第十六圈,小薇輸,嬌嬌贏。嬌嬌笑著,細細打量著小薇,看得小薇只發毛,說:“嬌嬌,我可對得起你,你可別害我。”嬌嬌惡作劇地說:“我罰你玩牌時脫掉身上所有的東西。”小薇一聽羞紅了臉,小雅一聽我笑了,不高興地看我一眼,我才不管她呢,我覺得現在才剛有點意思。小薇慢慢脫掉了乳罩,一對滾圓挺立的乳房露了出來,然后,她脫下了她的褲衩,見我看過去,她本能地夾緊雙腿。第十七圈,小雅輸,小薇贏。小薇和好地說:“小雅,我不爲難你,我罰你我可以隨時撤掉一個你對我的懲罰。”小雅盯著她:“哪個處罰?”小薇微微一笑:“我現在也不知道,到時再說呗。”小雅一聽,也沒有反對的理由。第十八圈,嬌嬌輸,我贏。我看著嬌嬌說:“你給我們跳個舞,算是我罰你的。”嬌嬌一聽,高興地起身,翩翩起舞。小雅順勢偎到我懷里,含情脈脈地凝視著我,由于不能說話,只能用眼睛來表達她的心聲。我明白她的意思,但我裝做沒明白,而是看著嬌嬌跳舞。

  第十九圈,小雅輸,嬌嬌贏。她笑著說:“我一視同仁吧,小雅也脫光所有衣服。”小雅哀求地看著嬌嬌,她不在乎在我或嬌嬌面前露出裸體,她只是不願和小薇一樣。嬌嬌不理她,笑著催她快脫。小雅沒法,只好脫得一絲不挂。第二十圈,我輸,小薇贏。小薇看看我,說:“我罰你與我跳支舞。”小雅抗議:“不行,我罰你不準與哥哥身體接觸的。”我笑著點點頭:“是啊。”小薇不服氣地說:“我撤消你對我的這條懲罰。”大家都無法反駁,我站起,小薇走過來,緊緊貼上我,輕柔地帶動舞步。我無法抗拒她身體的摩擦,不一會,我下面起了反應,嬌嬌哧哧笑了。我不好意思,但越是想控制,下面挺得越高,小薇反而更興奮地摩擦我下面,小雅喘著粗氣,臉煞白,憤怒地看著小薇。她突然站起,不高興地說:“我不玩了。”嬌嬌笑得直打滾,一看小雅的神態,好像才注意到她,她對小雅說:“多好玩啊,別不玩呀。多有意思。”小雅感到自己也太敏感,不好意思的坐下,小薇嬌籲籲地坐下,微紅的臉上泛著滿足的光澤。按約好的還有兩圈結束。第二十一圈,小薇輸,我贏。小薇擺出的神態分明是你怎樣懲罰我也不怕。我倒真沒想好怎樣處罰她。想了半天,我看看小薇,她不好對我說什麽,用眼神告訴我我真不明白她的意思。我又看看嬌嬌,嬌嬌調皮地眨眨眼,湊到我身邊悄悄說:“讓她自己用手撫摸下面。”我一聽倒真是刺激,但我覺得對小薇太殘忍了,搖搖頭。嬌嬌撇撇嘴,又悄悄說:“罰她一天不準穿衣。”我又搖搖頭。嬌嬌白了我一眼,嚷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一點也不好玩。”小雅關切地望向我和嬌嬌,想知道我們商量的內容,因爲不能說話,她只好湊到嬌嬌身邊,問:“你們說什麽?”嬌嬌悄悄告訴她想法,小雅也搖頭,小薇叫起來:“你們商量什麽害我的主意,快點啊。”看著對面的美少女,令我心曠神怡。我說:“罰你明天只準穿褲衩和乳罩,別的什麽也不準穿。”小薇羞紅了臉倒也沒反對。

  第二十二圈,我輸,小薇贏。由于是最后一圈,往往懲罰后別人沒法報複,只能求贏家留情了。小薇也琢磨著怎樣利用最后一次機會。小薇微微一笑:“哥哥,你說我怎麽罰你。”我無奈地一笑,一幅任人宰割的神情。小薇又望向嬌嬌:“你說。”嬌嬌笑著思考。小薇又望向小雅:“你說呢。” 小雅含笑不語,但神態很是緊張。“我罰你到后天以前不能碰小雅的身體。”小雅馬上抗議:“不行,我處罰過你同樣內容。”小薇道:“我已撤消了你這條懲罰。” 小雅爭執:“那也不行,也是重複。”小薇頂她一句:“一天也不行啊”小雅正準備說話,猛然意識到了她的意思,頓時滿面通紅,不吭聲了。嬌嬌也早煩了天天我和小雅的沒完沒了,舉雙手贊成,我當然無法提出反對意見。小薇扣上乳罩,穿上褲衩。我們也穿上了睡衣。走到客廳,大家吃了點東西。我對小雅說:“你去睡吧,我是沒法到房間睡了。”小雅不看我,卻對小薇說:“你反正也不馬上睡,我在這陪你聊聊天吧。”小薇不可置否。我躺在沙發上,聽她們聊天。一會,小雅給我端來一杯水,我喝了然后說:“我先睡了,你們聊吧。”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身邊有人在摩挲,我睜開眼,窗外除了月光一切顯得十分安靜。隱約間,見小薇爬到我身邊,看我醒了,她也不多說話,靜靜地躺在我身邊。我用左手伸到她頭下,將她輕輕摟到我懷里:“小薇,對不起你。”小薇嗚咽著說:“我喜歡你,你什麽也不用說,一切都是我自己願意的,你並沒有什麽道歉的。”我的手輕柔地扶弄她的乳房,她默默地解開乳罩,隨著我的撫摸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猛地她撲到我身上,委屈地抽泣起來。我輕輕地給她拭淚,她哽咽道:“沒事,我一會兒就好。”靜了靜,她接著說:“我知道我比不上小雅,我也不想破壞你們相好,可我就是舍不得你,我自己也無法控制。”聽得我熱淚盈眶,手伸進了她的褲衩。她推開我,自己坐起然后脫掉褲衩,我手摸去,早已是濕瀝瀝一片。月光下,她的皮膚特別皎潔白膩,摸上去,身體滾燙手臂卻涼嗖嗖的,她躺在那里冰清玉潔,望著我,黑白分明的眼睛一動不動地凝視著我。我抓起她柔柔的小手,放到我下面,她用手輕輕撫摸著,然后她像只小貓樣滑到我身下,嘴含住了我身體。我激動起來,將她扶正,讓她坐在我身上,用她那毛茸茸的柔軟的身體坐向我挺立的身體,她一聲呻吟,隨著我的誘導身體上下動蕩,我雙手撫摸著一上一下擺動的乳房。

  過了許久,我將她抱緊,身體連接著把她放下。我用手臂撐在她身體兩邊,溫柔地而急促的摩擦,她發出滿足而激昂的低哼。她身體緊緊夾著我,吸著我,我觸到了她身體最深處,在她發生驚悸抖動的同時,我的身體顫栗著似乎進入她身體的最深處,熱量沖撞得她渾身哆嗦,四肢本能地貼緊我的身體。我呼吸急促渾身發軟地躺在她身上,身體依然在她體內,她艱難地推開我,我四肢橫開,她默默地爬到我身體中間,低下頭,用滾燙的舌頭輕柔地舔拭,她嘬著,吸吞著,漸漸我又發硬,我想坐起,她輕輕按著我,繼續用最啜著,我感覺我好像伸進了喉嚨的最深處,她的嘴漸漸無法容納,突然,我一震,又射了出來,她拼命吸吞著,這是最讓我亢奮的一次。又舔拭許久,她下床走到浴室,一會拿著一塊溫熱的毛巾輕柔地擦拭身體。等她覺得收拾干淨,才穿上褲衩和乳罩,靜靜躺在我身邊。她緊緊靠著我,柔柔道:“我真希望此刻永遠停留。謝謝你,我覺得我很幸福,很快樂。”我很難用語言來表達我對她的感受。她似乎明白我心迹:“你什麽也不要說,我只是讓你知道,無論何時,我是永遠真心待你的,只要你高興,你要我做什麽我都會毫不猶豫的去做。”我們說一會親熱一會,迷迷糊糊地地睡著。

  醒來,已是近中午時分。看見的第一張臉是小雅笑盈盈的模樣,見我醒了,她喊道:“嬌嬌,他醒了。”我還回憶著昨晚的一切,說實話,僅從性的角度以及魅力而言,小薇比小雅好出許多,但爲什麽心里總傾斜到小雅更多一些呢。我自己也不明白。從身材看,將近一米六六的身高,小薇的身體無可挑剔,她的容貌比趙雪也不遜色,同樣充滿了朝氣和活力,同樣是潔白、清純、有教養,絕對的聰慧,相對而言小雅顯得單薄得多,雖然她對性十分敏感但當我進入她體內時,她帶給我的感受絕對沒有小薇舒適、有沖擊力,小薇的身體和她身體內的感受讓人難忘,她能把你整個融化,讓你迷戀她的肉體。小雅則像一座山,每次都會讓你發現一些新的東西,帶給你新的驚喜,這或許就是她的魅力所在吧,她的身體中到底有多少寶藏呢?想起訂好的約會,我爬起來,對嬌嬌說:“我得出去吃飯,你們自己玩吧。我可能晚些才能回來。”知道我是談正事,嬌嬌也不多說,點點頭。很晚,我喝得醉熏熏地被朋友送回別墅,大連人的喝酒習慣讓人膽顫心驚。朋友看到房間三個如花似玉的女孩,驚呆了,對暈呼呼的我說:“明天我一定請你幾位漂亮小姐一塊用餐。”我早顧不得這些,躺倒在沙發上,嬌嬌驚呼著趕快給我敷熱毛巾,一邊不高興地對我朋友說:“你們喝多少酒啊,讓他喝成這樣。”她知道我是有些酒量的,這麽多年從未見過我這樣。朋友呵呵樂著,緊著道歉。他目不轉睛地看著僅穿乳罩和褲衩的小薇,小薇也不理他,忙著給我泡茶,小雅則扶在我身邊慢慢用毛巾擦拭我頭上的虛汗。朋友見我沒事告別。

  嬌嬌關上門氣鼓鼓地直罵我那些朋友。朦胧間,聽見嬌嬌接電話,好像是趙雪打來的,她說我不能接電話,告訴了她我的現狀。趙雪也挺著急,其實我心里明白,懶得理她們的大驚小怪。其實我沒醉只是感到疲乏不想多說話。我睜開眼對嬌嬌說:“讓我聽電話吧。”接過電話,趙雪首先問我怎樣,我說沒事,不用擔心。趙雪告訴我她今天下午回來,問我們什麽時間回家。我告訴了她,她高興地說:“我明天來大連看你。”我看看三個女孩,她們都緊張地看著我,我說:“別折騰了,過兩天我們就回北京。”趙雪撒嬌還要來,好說歹說總算同意在家等我。一想到馬上就要離別小薇和小雅,我心中也覺得不好受,小雅靠在我身邊,按玩牌處罰我不應該接觸她,但因爲大家好像都爲馬上結束的休假傷感,沒人管這事。人生沒有不散的筵席,何況大家同在一個城市也不是生離死別,這樣一想我倒坦然了許多。但我知道我們的這種甜蜜日子會改變了。

???????離別的前一夜大家都很傷感,只有嬌嬌對回去沒什麽特別不適,想到馬上要見到父母,她反而更高興。我不知道那天晚上與小雅親熱多久,直到最后我倆都躺在床上勞累之極才昏昏睡去。 


辛苦了感謝分享






















0.012770891189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