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深圳紀事(5-7)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五章

  日子在忙碌中度過,工作后,我們原來窘迫的生活也得到了極大改善,我和
小王搬到了附近一個兩居室的房子住,也陸續添置了家電,家具等生活用品,因
爲工作需要,我們倆還都買了個手機,當然是比較便宜的NOKIA5110,
和以前三個人擠5平米的時候相比,當然不可同日而語了。

  胖子還住在老地方,他這人懶,懶得搬家也懶得做事,說實話我們也怕和他
住一起,太不講衛生了。

  我們也還是會經常去看他,每次經過我們原來樓下的發廊,總會看到小史熾
熱的目光和期盼的眼神,但我總是有點驚慌的回避著,從來沒有進去過,不是我
不好色,我也很喜歡她白嫩的小手,纖細的腰肢,嫩滑的皮膚,甚至當天我醉酒
后插入她身體時迷離的眼神,潮紅的臉龐,也經常在我的夢里出現,但我再沒有
勇氣去找她,我總覺得不能欺騙她的感情。

  小王進了大公司后,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蕭經理的影響,人倒放開了好多,經
常會和四川妹小玉打打招呼,有時候小玉還會追出來拉他進去洗個頭什麽的,他
也樂得上下其手,大享齊人之福。

  周六周日休息兩天,本想好好睡一覺,一個星期高強度工作下來,的確有點
心力交瘁,5000塊錢工資也不是那麽好拿的,資本家多精啊。

  我正窩在新買的海鳥被里吹著空調舒適的大睡特睡,小王推醒了我,“黃大
懶鬼,快起來,昨晚不是和你說過了嗎?今天去打羽毛球,蕭經理點名說一定要
你去。”

  “什麽呀,你們公司搞活動我才不去呢,我想睡會兒,別煩我。”我眼睛都
睜不開。

  “嘿嘿,有你好處的哦,蕭經理說要給你介紹個女朋友,很漂亮的,我都鬧
不明白他爲什麽對你這麽好。”這小子湊到我耳邊神秘兮兮的說。

  我一下清醒過來,“該不是上次見過的范小姐吧?”又想起范小遙清秀的面
容,如漆的長發,羞澀的笑容,最要命的是她無毛的迷人小縫和挨插時搖晃的雪
白的雙乳,這個尤物!!

  但她是蕭經理的人,我才不想啃人家的二手骨頭呢,做情人還行,做老婆不
干,用廣東話說,叫做契弟。

  “你想得到美,人家范小姐早就名花有主了,是我們公司人事部的FANN
Y,中文名叫郭芬妮,深圳長大的,聽說家里條件不錯哦,你要抓住機會啊。”
看把他酸的。

  “那讓給你啦,你爲什麽不追?”我才懶得聽他吹牛。

  “唉!我以爲我沒試過?人家要180CM以上的,誰叫我媽只生我這個個
頭!”他一臉的無奈樣。

  “切!你少來,長得矮還怪你媽啊?郭芬妮是不是真有那麽好啊?如果是我
就去了。”我坐起身子。

  “好兄弟怎麽會騙你呢,搞定后記得答謝我這個媒人啊。”

  “好,沒問題,結婚請你做伴郎,總行了吧!”我朝他胳膊上打了一拳,翻
身下床。

  當我們趕到天安數碼城會所的時候,他們一行人已在等我們了,蕭經理和兩
個女孩一身運動裝打扮,一個是上次見過的范小姐,另一個應該就是小王所說的
郭芬妮吧,167CM左右的個頭,也是一頭披肩長發,染成了板粟色,健美的
身材,一張素面朝天的臉干干淨淨,沒有用一點化妝品,顯得健康又純潔。

  蕭經理笑吟吟的走過來和我打招呼:“小黃啊,好久不見啊,看你越來越精
神了。”

  “哪里哪里,蕭經理太會開玩笑了,您一向可好吧。”我笑著回答。

  范小姐和那位女孩沖我們笑著點了點頭。

  “這位范小姐你上次見過了吧?我就不介紹了,這一位是我們公司人事部的
郭芬妮小姐,羽毛球打得特別好,我們公司沒有對手了,聽小王說你羽毛球也打
得不錯,就想和你切磋一下。”蕭經理給我介紹。

  “來認識一下,這是小王的大學同學小黃,哦,黃偉志是吧!XXXX公司
的,跨國公司哦,很有前途,小郭啊,你今天要和他多多切磋羽毛球技術啊。”
他又指著我介紹。

  “呵呵,郭小姐你好,蕭經理太擡舉我了,羽毛球我也只是學過幾年,水平
一般了。”我10歲開始練羽毛球,曾經是我們學校連續幾屆羽毛球比賽的單打
冠軍,算是我比較拿得出手的技藝了。

  “你好,經常聽小王提起你,今天總算見到你的廬山真面目了。”她笑吟吟
的樣子真可愛。

  “是吧,郭小姐,我也經常聽小王提起你呀!”其實是第一次,呵呵。

  “叫我芬妮吧,叫郭小姐我有點不習慣。”她說。

  咦,真不當我是外人啊?看來我給她的第一印象不差啊。

  我和芬妮開始打球了,天安數碼城的會所里面只一個羽毛球場地,所以蕭經
理,小王他們打乒乓球去了。

  芬妮的羽毛球水平真不賴啊,扣球的力量很足,球路也很刁鑽,我雖然最后
還是贏了她,但也大汗淋漓,頭發全濕了,還有點牛喘,畢竟幾個月沒打過了,
體力有點跟不太上。

  我暗暗慶幸剛才沒有吹牛,要不然出大醜了。

  看得出來她對我的球藝也很吃驚,她也出了一頭大汗:“你的球藝不錯啊,
要知道,我有半年沒輸過球了。”她一邊抹汗一邊說。

  “你也不錯啊,女孩子很少有你這麽會打球的。”我恭維她說,不過也是事
實啊,起碼我以前沒見過。

  “呵呵,5歲開始我爸爸就給我請了個體育教練,除了羽毛球,我對網球,
乒乓球,遊泳都很有興趣。”

  我又是一驚,我遊泳還不錯,比較喜歡,乒乓球會一點,網球是從沒玩過,
還好今天不是叫我打網球。

  我們打完后他們也下來了,一個個累得不輕,氣喘喘的樣子。

  “歲月不饒人啊,想當年我在部隊時,背上幾十斤的裝備一天還能跑幾十公
里。”蕭經理吹開了。

  我注意到范小姐羞澀的笑了笑,水汪汪的眼睛瞟了蕭經理一眼,我在想:你
體力好不好,范小姐可是最清楚哦。呵呵。

  晚飯是在附近的潮泰火鍋城,這是一家潮州風味的火鍋店,生意很火爆,聽
說經常還要排隊吃飯,我們好不容易找個位置坐下來,剛點好火鍋料,在等水開
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我一接聽,竟然是小史,她的聲音
低沈而又憂傷,“偉志哥,是你嗎?我是小史,不好意思我打擾你。”

  我趕緊裝出飯廳里面很吵的樣子拿著手機走出飯店,我想我當時的表情一定
是一臉驚慌的。不知道芬妮有沒有看到。

  “哦,小史啊,沒關系呀,你怎麽知道我電話的?”我確實很驚訝。

  “是我上次叫小玉問王哥要的,偉志哥,你不會怪我吧。”原來是小王這小
子,泡妞泡到出賣兄弟,重色輕友。

  “當然不會,我只是問問,對了,小史,你找我有事嗎?”我裝得很輕松。

  “嗯、、、、其實也沒什麽事,、、、不過、、、偉志哥,你、、、、有空
嗎?我想見見你。”她說話有點猶豫。

  “哦?有什麽事電話里說不行嗎?你是不是出什麽事了?”

  “我、、、我馬上要回老家了,晚上10點的火車,以后可能不會再來了,
我怕以后再也見不到你了。我真的好怕。”小史的聲音開始嗚咽了。

  “哦?爲什麽這麽急著回家?是不是你家里出什麽事了?”我覺得奇怪。

  “我媽治病借了很多錢,我們又還不起,債主說用我抵債,成了親家就不用
還債了。”

  “你們家欠了多少錢?看看我能不能幫你。”我在回憶我的中行的存折里還
有多少銀子。

  “十多萬,算了,我不想麻煩你,我只想再見見你,你現能來上沙嗎?”

  老天,十多萬?賣了我也沒這麽多錢,我蔫了,也許,我現在能做的只有回
去安慰一下那個可憐的姑娘了。

  “行,你等著我吧,我馬上到。”我語氣如此堅決。

  我回去和蕭經理他們打了個招呼說有急事就急匆匆的先走了,顧不上他們拉
著我說吃一點東西再走,我走的時候看到芬妮的表情有點失落,莫不是她對我有
意思了?

  我現在可顧不上想這個了,我打了輛的士,匆忙的趕往上沙村,我想盡我的
能力彌補一下這個可憐又可愛的女孩,哪怕是一點點蒼白無力的安慰。





第六章


  我帶著焦急的心情,趕回了上沙,快到發廊時,遠遠的就看到了小史窈窕的
身影,俏生生的立在路口,不時的左右張望著,我下了的士,快步走到她面前,
叫道:“小史!”

  “偉志哥,你來了!不好意思麻煩你趕過來。”她激動的看著我,話語里透
著欣喜和羞澀。

  “沒關系的,對了,你吃過飯了嗎?回家的行李都準備好了沒有?”

  “吃了,東西也收拾好了,偉志哥你吃了沒有?”

  “我……我也剛吃過。”不想告訴她我餓著肚子來的,怕她更內疚。

  “這里也沒地方坐,要不去我宿舍坐坐行嗎?”她白晳的臉上映上紅暈。

  “好啊,一會兒我幫你拎行李,晚上我送你去坐火車吧。”我說道。

  “不用了,怎麽好意思呢。”她羞紅了臉。

  “沒關系的,反正我也沒什麽事。”

  我注意到她的一頭金黃的頭發又染回黑色了,臉上也沒有再塗脂抹粉,干淨
清爽,上身穿著綠色的無袖夏衣,下面配上粉紅色的碎花裙子,普通中又顯著純
朴大方,多好的湘妹子啊。

  “你什麽時候染頭發啦?原來的頭發挺好看的呀?”我邊走邊驚訝的問她。

  “我怕家里人罵我,我不想讓他們知道我在這里做這個。”她垂著頭小聲的
說。

  多麽聰明而又善解人意的女孩啊,生怕家里人替她擔心。我長歎一聲:“老
天爺,你真不公平。”

  小史住的是三居室,她和小玉合住其中的一個房間,我進去后發現好象走進
了一個童話的天地。牆上貼了很多皮卡丘和Kitty貓的卡通貼紙畫,在兩鋪
床中間的牆上還裱了一幅畫,畫的是兩只可愛的小貓打架,神情逼真傳神,畫的
右下角題了一句詩,是顧城的:“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
明。”

  “坐床上吧,偉志哥,地方小。”她有點手忙腳亂的樣子。

  “你很喜歡詩嗎?”我瞟到她床頭還有本徐志摩的詩集。

  “是啊,初中時語文老師教的,他還給我們朗誦了《再別康橋》,我永遠也
不會忘記老師讀那首詩時的樣子,又傷感,又深情,可惜再也見不到他了。”她
說這句話的時候才真是又傷感,又深情。

  “你就是說他嗎?真的很象我?”我疑惑的問。

  “是真的喲,尤其是你的眼神……”她羞澀的看著我,眼神越發的熾熱,紅
紅的小嘴使勁的抿著。

  她把我當成她初中的語文老師的替身了,他也許是她的初戀,人常說初戀往
往是最美好,最讓人留戀和難以割舍的。

  我心里湧起一陣悲哀,我只是她語文老師的替身,只是她少女時夢想中的一
個影子,但是我曾經答應過自己,我想盡我的能力彌補一下這個可憐又可愛的女
孩,哪怕是做一次替身,做一次影子,又何妨呢?

  想到這,我攬住小史的雙臂,深情的望著她,叫道:“小史!”

  她白晳的臉越發紅了,胸膛也起伏得很厲害,突然一行清淚流了出來,“偉
志哥!”將身體撲進我懷里。

  我緊緊的攬住她的臂頭,也不由的熱淚盈眶,過了今晚,我們也許就將天各
一方,永無見面的機會了。

  “再愛愛我好嗎?偉志哥,你的懷里,真溫暖,我覺得好舒服。”小史柔柔
的說。

  我沒有作聲,只是輕輕的解開她的衣服,除下她的裙子,不一會兒,一副似
曾相識的完美肉體出現在我的面前。

  小史羞澀的蜷著身子,將臉埋進了枕頭,只見她潔白如玉的皮膚閃著聖潔的
光芒,愛情也許只有失去才覺得寶貴,看著她豐腴高挺的美乳;嫩白混圓的翹美
臀,染回黑色的長皮如緞般散落在潔白的身體上,我不由得癡了。

  “你真美!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這樣的贊歎真不過份。

  我扳過她的身子,輕輕的舐弄著她嬌美的乳房,紅色的小蓓蕾很快的就立了
起來,她的身體也在不停的輕輕顫動,兩條修長白晳的玉腿也越夾越緊。

  我雙手也沒閑著,在她身上徐徐的遊動著,她的皮膚非常細膩,晶瑩滑潤,
觸手欲融,臀部高聳,如絲般烏黑柔密的小森林下面覆蓋的細長的小縫早已溪水
汩汩,小史俏麗的臉上開始呈現淫靡的顔色,嬌俏的瑤鼻里也逐漸發出輕輕的哼
哼聲。

  我起身脫掉衣服,然后擡起小史的兩腿架到肩頭上,扶著早已鐵硬的玉棒,
對準她小穴,噗的一聲盡根而沒,開始了有節奏的抽插。小史嘤咛一聲,哼哼聲
也慢慢變成了呻吟,一張俏臉漲得通紅。

  她的陰道緊密溫熱,時不時還夾一下,讓作戰經驗並不豐富的我很快就感覺
到高潮的接近。我減慢了抽插的速度,嘗試著古書里的九淺一深,果然,欲噴的
感覺慢慢消失,我定下心來,不停做著令人銷魂的機械運動。

  身下的小史的呻吟有點似斷似續,妩媚的臉上帶著略微痛苦的表情,一雙迷
人的丹鳳眼水汪汪的快要滴出水來,我俯下身去親她,她張開嘴巴回應,我一口
含住她的香口,細細的吮咂。

  然而幸福的時光總是短暫的,隨著我一聲低吼,一股濃濃的精液從體內噴湧
而出,射進了小史的下體深處。

  完事后我們抱在一起,小史被激情沖得發燙的臉靠在我的胸膛,用手輕輕的
揪弄著我的胸毛,我因爲很累,晚飯也還沒有吃,所以閉目養了一會神。

  良久,小史輕輕的說:“偉志哥,謝謝你帶給我在深圳的最美好的記憶,我
知道你並不喜歡我,可你還願意……你真是個好人!”

  “千萬別這樣說,你也是個好姑娘,希望你能開心快樂的生活下去,世上並
沒有過不去的難關,要珍惜你的生活,有空就給我打電話。”我緊緊的握著她的
手。

  “我會記住你的話的,偉志哥,你能給我念一次《再別康橋》嗎?就當是你
給我離別的贈言吧!”小史幽幽的說道。

  “好,我們一起來讀吧: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云彩……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
片云彩!”朗讀聲中,我們倆不由得淚流滿面。

  在擁擠的火車站,我送小史上了去湖南的列車,臨走前,我取了五千塊錢塞
給她,她死命都不肯要,推來推去好象打架一樣,候車室的人都側目而視,后來
我逼她說是給她母親治病的一點心意,結果是她哭著收下了2000元,其余的
說什麽也不肯收了。

  火車徐徐開出了車站,看著她在車廂里站起來拼命的向我揮手,我站在空曠
的月台上,感到莫名的孤獨和感傷,眼淚再一次的不爭氣的流出眼眶。

  輕輕的你走了,正如你輕輕的來;你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云彩……悄悄
的你走了,正如你悄悄的來;你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可愛的女
孩,願幸福和你同在,願苦難同你無緣。




   第七章


  送別了小史,我繼續著朝九晚六的上班生活,專注于工作上面,由于我的努
力,我的業務成績突飛猛進,就連行內公認最難搞定,最難收錢的惠州僑興,也
在我的辛苦運作下和我簽訂了長期合作協議,而且答應給我們開香港的LC(銀
行信用證),當我進公司十個月的時候,在公司本部門的業務員里已沖到第二,
僅次于趙普(WATER),但他在公司已做了快五年了。

  我在公司的地位也慢慢提高了,不但馬經理賞識我,就連兩個文員,林娜
(COCO)和陸菲(KELLY)都對我越發的好了,經常利用喊我幫忙換桶
裝水、找我借茶葉的機會和我聊聊天,還不止一次通過李桂容(LINDA)問
我的私人狀況,包括我有沒有女朋友啦,家庭情況啦!

  因爲李桂容在我窮困潦倒的時候曾主動借過我錢救急(見第二章),所以我
一直很感激她,向來尊稱她爲“容姐”,她也喊我“小志”,我還時不時去她家
蹭蹭飯吃什麽的,全公司都知道我和她的親密關系。

  說實話我對林娜(COCO)倒沒什麽感覺,反而比較欣賞陸菲(KELL
Y)的嬌媚到骨子里的風情,也許是陸菲覺得在陳志強(JONNY)那里不可
能得到相守一生的承諾,所以不只一次的宣稱要找一個象我這樣忠誠老實的人作
男朋友來暗示我,只是我曾經無意中知道他和陳志強(JONNNY)還有老馬
的性事,我不願意也不敢在他們中間再掀什麽風浪,何況,我還有我的芬妮,呵
呵,想到芬妮,我的心熱了起來。

  同于蕭經理的大力撮合,我和芬妮見面次數比較多,她也比較喜歡玩,世界
之窗,歡樂谷,海上世界,沙井的海上田園……到處留下了我們遊玩的足迹,當
然,羽毛球館也經常少不了我們的身影,我們的關系變得很近,我感覺得出她是
喜歡我的,有時睡不著覺時會半夜打電話叫我出去名典喝茶,有時會一個接一個
的手機信息發過來也不管我來不來得及回,然后打電話過來罵我大懶蟲讓我哭笑
不得。

  交往的幾個月當中,我去過她家吃過幾次飯,她家在羅湖區百仕達花園一個
複式單位,聽說在龍華還有幢別墅,不過不常住,百仕達的房子的布局有點歐式
風格,具體的豪華程度我就不描述了,光保姆就請了兩位,一個做西餐,一個做
中餐,聽說她爸在法國工作了五年,家里面還挂了不少法國油畫,我對畫畫毫無
研究,也不知道他們挂的那些畫好不好,值不值錢,反正看芬妮挺自豪的。

  郭叔叔很年青,腰板挺得筆直,但也許是因爲用腦過度的原因,腦門上的頭
發掉光了,整個人看起來很有氣度,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父女倆都喜歡高個(這是
我一直疑惑的問題),郭叔叔對我非常好,每次我去他都非常高興,熱情招呼不
說,還非要拉著我下一把圍棋才行。

  不過雖然在外人眼里我和芬妮已是熱戀中的情侶,但我們除了拉拉手,摸摸
頭發之類的動作外,我竟然無法越雷池半步,有時候看言情電影到情濃的時候,
我會情不自禁的抱她,當我的手伸上她的敏感部位時,她都會象被踩到尾巴的貓
一樣,吃驚的跳起來,弄得大家面面相觑,好不尴尬,我問她原因,她也只是搖
頭,不肯透露半分。

  我很苦惱,夢想著和芬妮能有進一步的關系,但看起來這暫時都是夢想,難
以實現。

  但一件偶然的事情發生改變了這一切!

  一個周六,我們又去爬梧桐山,因爲以前每次都從仙湖上去,順著泰山澗一
直到小梧桐,大梧桐,我們這次決定從蓮塘上去,翻過梧桐山,下到沙頭角,開
始一切都是哪樣的按部就班的照計劃進行,坐113到蓮塘總站,穿過荔枝林,
往梧桐山上爬。

  站在山頂上,我們氣喘噓噓的欣賞著蓮塘一帶的風景,前面是一排排林立的
高樓,整整齊齊,見證著深圳特區二十發展的豐碩成果,后面是一大一小兩個湖
泊組成的仙湖,綠水蕩漾,綠樹環繞,就象是大自然慷慨給予深圳人的一顆璀燦
明珠。

  翻過梧桐山,下去就是沙頭角了,沙頭角緊聯著香港有名的中英街,以前有
很多人喜歡在那里買香港貨,但隨著大陸的開放,去那里的人也越來越少了。

  我們慢慢的往下走,這邊下山的路因爲人迹罕至,到處是長長的野草和矮矮
的灌木,都沒有了明顯的路,我們只有靠手表上的指南針辨別方向,在草叢中高
一腳低一腳的走著。

  “偉志,還有多久啊?”看著好象無窮無盡的草叢,芬妮有點走不動了。

  “快了,估計20分鍾就到沙頭角的鹽壩公路啦。”我心里也沒有底,但只
能這樣鼓勵她。

  “啊呀,還有這麽久啊,我不走了。”姑娘開始撒小脾氣了。

  “哦,我剛才說錯了,應該10分鍾就到了,這里不能歇啊,萬一有蛇就麻
煩了。”見她想坐下,我說道。

  “啊?有蛇?我最怕蛇了,那走吧!”看來這一招還挺管用的。

  突然前面有聲音傳來:“大哥,蛇頭怎麽說?他媽的還要我們等多久?”聲
音粗俗又流氣。

  “操,昌哥說原來辦得證不能用了,我們犯了事,海關查得嚴,只能從沙頭
角這邊走飛艇,瘦馬你別急,他馬上就到了。”一個很粗的嗓門說。

  “靠,我都急死了……到了香港,我可要找個娘們來好好樂樂,這幾天快憋
死我了。哈哈哈哈……”傳來瘦馬的淫笑聲。

  糟糕,碰到偷渡客了,芬妮的臉一下變得煞白,開始往我身上靠,有點不知
道所措的樣子。

  “別怕,輕點聲,千萬別讓他們看到,我們繞過去。”我攬住她的肩膀,壓
低聲音說。

  我們輕輕的貓著腰向旁邊走,盡量不發出聲音,但越怕鬼越撞到鬼,芬妮踩
到一根長長細細的東西,以爲是蛇,嚇得驚叫了一聲,這一叫不要緊,馬上驚動
了那幫人,他們馬上追過來,嘴里大叫著:“誰?給我站住,別跑。”

  “哇,還有個娘們,快站住!”瘦馬流里流氣的大喊。

  你說碰到這種場景我們能不跑嗎,我們使出吃奶的勁猛跑著,一路上磕磕碰
碰,衣服也挂破了幾塊,芬妮左邊衣袖被樹枝挂破了,皮膚也刺破了,白晰的皮
膚上流著血,失魂落魄的跑了十多分鍾,后面也再沒聽到追趕的步伐聲,估計是
要等蛇頭,放棄了了追趕我們。

  我們選了一個厚厚茅草的地方坐了下來,我用手巾幫芬妮包扎了手臂上的傷
口,我身上也挂花了好幾塊,所幸是沒出血,我們相互看著對方狼狽的模樣,不
由得笑了出來。

  坐了一陣,看看天色也不太早了,我們起身繼續走,由于跑的時候也沒顧得
上注意看方向,我們只能憑指南針的指引前行,還好這方向通常簡單而又效。

  “哈哈……這小娘們在這里啊!看你望哪跑!”我們正走著,突然沖出一夥
人,有7、8個人之多,一個個凶神惡煞一般,把我倆圍在中間。

  我的心一下子沈了下去,完了,落這幫偷渡客手里,還能討得了好嗎?

  “把他們幫起來!”一個黑大漢說。

  我奮起反抗,但寡不敵衆,何況對方是久經戰陣的黑道人物,我的反抗導致
頭破血流,結果是我們很快就變成了棕子,被扔在草地上。

  “各種大哥,有話好好說,你們想干什麽?”我壯起膽子問。

  “老大,我們把男的宰了,女的好好樂一樂,怎麽樣?”又是瘦馬惡心的聲
音。

  瘦馬長得的確夠瘦的,水蛇腰,一張精瘦的臉,再配上一對三角眼,讓人感
覺說不出的猥瑣,色迷迷的盯著芬妮高聳的胸部,兩只干巴巴的手興奮的搓來搓
去。

  “對,這個女的長得不錯,讓我們爽一爽吧老大。”好幾個偷渡客應同。

  芬妮的臉嚇得煞白,一下變得毫無血色,右手緊緊的抓著我的手掌。

  我急了:“你們不要亂來啊!你們偷渡的事我不會講的,你們不能動她,強
奸殺人就是罪上加罪,香港都回歸了……”我語無倫次的希望能說服他們。

  瘦馬的老大身高足有一米九,真是又粗又壯,就象是電視里的拳擊手泰森一
樣……他旁邊站著一個精壯的中年漢子,一直沒說話。

  老大皺著眉頭,看了看中年漢子,說道:“昌哥,你看……”

  精壯漢子笑了笑:“雷老大,接你們的飛艇已經到了,不過如果你喜歡這個
女孩,玩玩也行,殺人就不要了,免得留下手尾(粵語里麻煩的意思)。”

  雷老大笑著說:“哈哈,昌哥,我雷老大喜歡什麽你還不知道嗎?打架,賭
博,少不了我,泡妞,我不行。”然后對著自己手下說:“你們誰喜歡就玩玩,
也讓大家開開眼。”

  “我來我來,這個妞我喜歡!”當然是瘦馬最積極,搶著就要去撕芬妮的衣
服。

  “個個妞你都喜歡,前幾天在惠州那個又被你搶先了,這個該我。”旁邊有
人憤憤不平。

  “我說該我!”“該我!”大家吵成一片!

  “都別吵,時間不多了,只能有一個,再爭下去大家誰也別想玩。”老大雷
鳴一樣的聲音響起,看來他們把我們當成待宰的羔羊了,不過事實上也差不多,
我們無助的掙扎著。

  又是一陣爭吵,誰也無法說服別人,我內心多麽希望他們趕時間離開這里,
連平時很少想起的上帝都成了此時我腦中的主角:“上帝保佑,這幫混蛋快滾蛋
吧!”

  “我看爭下去也沒有結果,大家也是爲看一場好戲嘛,就讓這對男女搞給我
們看不就行了?”精壯漢子昌哥提出這樣一個建議。

  “好啊,還是昌哥厲害,小子,這樣我們就不是強奸了吧,哈哈……”雷老
虎哈哈大笑,對手下說:“你們別爭了,就看他們小兩口搞,哈哈哈哈……”

  瘦馬還挺老大不樂意的樣子,嘴里嚅嚅的想說什麽,雷老虎牛眼一瞪,他又
縮了回去。

  天呐!!太讓我驚訝了,我連芬妮的小嘴都沒親過,現在居然要當著這麽多
人的面做愛?半天我也沒從這種震驚中醒悟過來。

  看得出芬妮也很矛盾,如果不和我做,就必然要被那幫偷渡客侮辱,說不定
還是那個看著就惡心的瘦馬,與其……還不如……她蒼白的臉開始漲得通紅。

  “不行!你們這幫混蛋!你們殺了我好了!”我強烈反對,雖然我無數次夢
想和芬妮親密接觸,但是在這種場景下和芬妮做愛讓我難以接受。

  “你不肯是吧?好,瘦馬,你上!!”雷老大惡狠狠的說。

  其他的人也鼓噪起來,瘦馬淫笑著搶上前去,一把撕開芬妮的上衣,只見兩
只肥膩飽滿的乳房彈了從來,兩個乳頭紅蔫蔫的,好象在好奇的瞧著外面這新鮮
的世界,乳房旁邊露出一大片潔白的肌膚,真是欺霜賽雪,美不勝收,大家都看
呆了。

  “別動我,滾!”芬妮眼淚洶湧而出。

  “你放開他,王八蛋!”我怒吼!使勁的掙扎著,卻怎麽也掙不脫這牢牢捆
住的繩索。

  “聽著,你不和男朋友搞,就要和瘦馬搞!我數十下,1……”雷老大上勁
了。

  &^ %&@*&^ %&我思想一片混亂。

  “偉志,救我!”突然聽到芬妮漲紅了臉,第一次對喊我救命,可我被綁得
牢牢的,動都動不了,怎麽救?看來她是選擇了和我做愛,再也不想讓瘦馬碰一
下她的身子。

  我心里好苦,不想發生的事終于還是要來,我扭頭對雷老大說道:“我答應
你,你叫瘦馬滾遠點!離我女朋友遠遠的。”

  山風嘯嘯的吹,刮得四周樹葉沙沙作響,風啊,難道你也在悲憫我們這對可
憐的戀人?


















0.013887882232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