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花敗】第一章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花敗】

  季若曦27歲某某珠寶設計師公司老板兼首席設計師,畢業于美國名校設計
專業。從小在家庭的熏陶培養下養成大家閨秀的氣質。高挑的身材,牛奶般潤滑
的皮膚,完美的身材比例,纖細的腰身卻有豐滿挺翹桃心般的臀部,再加上如天
使般的容貌,簡直是一切男人的夢中女神。與杜雨結婚兩年,幸福恬靜的婚姻生
活讓若曦覺得幸福。然而,在一次偶然目睹公司保安王伯和清潔女工美霞姐偷情,
他們瘋狂激烈的媾和,粗鄙下流的對話,深深刺激了若曦的傳統的性觀唸。若曦
內心深處似乎出現了一絲裂痕,淫賤的慾望之門將被打開。

  毛貴45歲農村來城�社會底層閑雜人員,狡猾姦詐,深諳女性心理。矮小
好色猥瑣醜陋。整天無所事事遊手好閑,騙吃騙喝。泡在城郊結合部網吧�聊天
騙女孩子。若曦心理的慾望之門被打開縫隙後,毛貴猥瑣醜陋的形象,社會底層
農民的身份,巨大的身份,相貌、教育、背景落差,反而更加刺激若曦那根敏感
地淫賤神經。從第一次羞澀的聊天,到視頻脫掉代表道德的外衣,在毛貴的高明
熟練的誘唆下,若曦內心深處淫賤的本質慢慢的展現出來。

  周阿福44歲毛貴的老鄉,和老婆來城�打工,好吃懶做受不了打工的辛苦,
卻發現一條可以快速致富的捷徑,讓老婆去賣淫。

  紀美娟40歲,周阿福的老婆,和老公去城�打工,卻被老公逼迫去賣淫,
開始害羞屈辱抹不開面子,到最後也衹能慢慢接受。若曦的出現,使她自卑,但
若曦不僅沒有瞧不起她,反而和她成為好姐妹。

  王伯52歲公司門衛,與尤美霞偷情,並暗中覬覦若曦美貌肉體,常常幻想
和若曦操屄,一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能操到若曦的屄。

  美霞姐43歲公司清潔女工丈夫體弱多病,和王伯勾搭上後,發現王伯對若
曦的幻想,心理非常怨恨嫉妒若曦。和王伯操屄時常常假扮若曦讓王伯發狂,喜
歡用極度下流的語言讓兩個人進入角色,達到莫大的刺激。若曦就是因為偶然目
睹了兩人的偷情,那種極度下流淫蕩的語言和角色扮演,而陷入淫賤的深淵。

  杜雨28歲若曦的丈夫。



                第一章

  初夏的上海,微風習習,使這個喧囂繁華的大都市不至于太過于悶熱,女孩
子卻紛紛迫不及待換上夏日涼爽的夏裝,超短裙、小肩帶、緊身牛仔熱褲,讓都
市充滿激情活力,春光旖旎。

  季若曦,某某珠寶設計師公司老板兼首席設計師,畢業于美國名校設計專業。
從小在家庭的熏陶培養下養成大家閨秀的氣質。高挑的身材,牛奶般潤滑的皮膚,
完美的身材比例,纖細的腰身卻有著豐滿挺翹如桃心般的臀部,再加上如天使般
容貌,簡直是一切男人的夢中女神。

  修剪合適的職業套裝使身材更加高挑完美,收腰的設計使臀部高高翹起,讓
人忍不住想在上面輕拍一下。臥室巨大的鏡子�倒映出完美的形象,讓追求完美
的若曦自己都覺得挑不出一絲瑕疵。

  [ 王伯,早] 若曦微笑著經過打聲招呼,[ 早……早……] 王伯討好般說著
早,望著若曦的背影,狠狠地呼吸著空氣中若曦清新的體香。[ 咕] 喉嚨�咽下
一口口水,眼睛死死地盯著若曦搖曳生姿的臀部。[ 媽的,這他媽的屁股].

  [ 又偷看那小騷貨啦] 尤美霞走進門衛室帶著醋意說。

  [ 那有,沒有啦] 見被人看破心事,王伯有些尷尬的辯解著。[ 哼,妳個老
騷包,老娘還不知道妳怎麽想啊] 美霞冷笑著打斷王伯,說完摸向王伯的褲襠,
[ 雞卵兒都硬成這樣。]

  看被握住了命根子,王伯衹好紅著臉諾諾的應著:[ 是,是。]

  握著這又硬又粗又燙的雞卵兒,尤美霞心�一蕩,想起昨晚和這姘頭親熱,
別看這老騷包又瘦又老,幹起那事來卻如出閘的猛虎,象打樁機似地一下一下狠
命往�砸,比小夥子還猛。

  [ 死鬼,今天便宜妳了。] 美霞用手戳了一下王伯的腦門,從口袋�摸了一
樣東西出來妳看,這是什麽。 [鑰匙?!] 王伯疑惑的摸著半禿的腦門。

  [ 哼,這是妳那小騷貨辦公室的鑰匙,我偷偷的配了一把。] 美霞把嘴湊到
王伯耳邊:[ 死鬼,今晚我們到那騷貨辦公室�去幹,狠狠的幹死妳的母狗,人
家的屁眼癢死了。]

  美霞媚眼如絲的看著王伯,嘴�喃喃道:[ 幹死妳的母狗,在那騷貨的房間
�,那騷貨正看著妳幹呢!那賤屄坐過椅子上還有她大屁股的體溫,狠狠的操她,
操她的屁眼,操的她屁眼夾不住屎。] 仿佛真看到若曦努力的夾緊屁眼,大便卻
還是掉了出來!說完這些,美霞仿佛心�出了一口惡氣……

  [ 老騷包,晚上見哦。] 美霞風騷的扭著大屁股出了門衛室,臨出門時還摸
了王伯褲襠一把,弄了王伯又是一陣激動。

  想到晚上可以在夢中女神的辦公室�,操弄著那風騷的尤美霞,王伯的手伸
進褲襠快速的擼動著 [操死妳,操死妳……!!!]

  坐在辦公室�,若曦用對講機對秘書 [小娜,今天有什麽日程安排?]

  [ 若曦姐,我馬上那資料進來。] 媞娜抱著資料走進辦公室,若曦正在給蘭
花澆水,優雅的氣質,曼妙的身材,兩瓣如水蜜桃般的滾圓雙臀驕傲的聳立在緊
身黑色套裙�,渾圓堅挺的雙峰在胸前撐得一片飽滿,兩粒櫻桃在絲質襯衣下仿
佛若隱若現。,挺直的鼻梁瓜子型的巴掌臉,如若削尖的下巴上透露著高貴恬淡
的氣質,兩年的婚姻生活,使她少了點少女的嬌羞青澀,多了點少婦的嫵媚圓潤。
不要說男人了,恐怕連女性都會為她著迷。

  [ 若曦姐,妳好美哦!杜雨姐夫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 媞娜呆呆的
看著若曦道,若曦轉過身微笑看著媞娜:[ 我們家小娜,才可愛漂亮呢,男孩子
都排著隊等著呢。]

  [ 才不是呢,好多男人都暗戀若曦姐妳呢,我們公司的李超、陳小洋、劉濤
……] 說到劉濤時,媞娜明顯臉色有點變化。

  若曦心�不禁一嘆:[ 劉濤,陽光帥氣,身高182公分,幽默又有才華,
而且嘴巴又非常討女孩子歡心。不僅小娜喜歡他,公司�還有好幾個女孩子都暗
戀他,可他偏偏對自己著迷,一進公司就開始瘋狂追求自己,又是送花又是寫情
詩。知道了自己已婚後,還一如既往,弄得自己又尷尬又無奈,最後,在找他談
了一次後,才有所收斂。不過,每次看到她,總還是用深情的眼光注視著自己,
讓她無可奈何。

  看到媞娜有點傷感,若曦趕忙轉移小娜的注意力,[ 那,還有誰呢?]

  [ 還有……還有,我說了,若曦姐妳可別生氣啊!] 若曦看著故作神秘的小
娜忍著笑意說:[ 不會的,姐姐不會生氣的。]

  [ 那我們拉鉤。] 小娜吐著香舌可愛的說。

  真拿妳沒辦法,若曦在小娜的感染下,女孩子俏皮的一面也表現出來了,兩
個大小美女象小孩子似地,勾著手指頭:[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說完以後,
兩個美女想到剛才的樣子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 好啦,小娜,現在可以說了吧] 媞娜深吸了一口氣,] 若曦姐,妳可站穩
了,我要說啦,[ 他就是……是……是那個死色狼門衛王伯。]

  [ 惡心死了,這個死色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看看自己那麽醜那麽老
] 小娜連珠炮似的自說自話,完全沒注意到若曦的表情。

  若曦心�確實很震驚,完全沒有料到會是他,想過可能是公司�其他的男同
事或是小娜和她共同的朋友。和王伯除了每天早上進公司的時候打個招呼,幾乎
沒有任何交集,甚至妳要讓她表述一下王伯的長相,在若曦的記憶�也是模糊的。
身份、社會地位、年齡的巨大差異在若曦的生活中這個人是不存在的。

  [ 小娜,妳是不是弄錯了,王伯我都不熟,他怎麽會喜歡我呢。]

  小娜見若曦不信她說的,嘟著可愛小嘴抗議道:] 才不是呢,人家上次還看
見了呢。]

  [ 妳看見什麽了?] 若曦奇怪的問道。

  [ 上個月,人家下班後發現沒拿資料,就重新回辦公室拿,看見那大色狼抱
著若曦姐妳的杯子又舔又啃,還叫著[ 若曦寶貝我愛妳,惡心死了!也不知道有
沒有舔我的杯子,害得人家第二天把我們的杯子都扔掉了,姐姐妳還埋怨我弄壞
了妳的杯子,還幾天不理人家呢。]

  若曦粉臉漲得通紅,她知道這件事,上個月她最喜歡的那個用了好幾年的杯
子不見了,小娜告訴她不小心給打碎了,害得她心疼了好幾天。卻原來是這麽回
事。

  小娜看若曦臉紅紅的,以為她覺得惡心。[ 好姐姐,妳不用當心吃那個大色
狼的口水啦,我把杯子都扔了。]

  若曦看著小娜極力在寬慰自己,心�暗嘆道:[ 真是個傻妹妹,杯子雖然被
扔了,可是扔杯子以前呢!還有買的新杯子還是放在飲料室,那個大色狼還不是
分分鐘都可以去又啃又舔啊!想到這�不僅又羞又氣,喝了他這麽多口水!想想
和老公接吻時都覺得口水不衛生!]

  [ 若曦姐,妳怎麽啦。]

  [ 沒事,妳看我們盡顧著聊天了,工作上的日程安排妳還沒跟我說呢。] [
哦!對啊!] 小娜輕拍了一下自己的小腦袋瓜。

  [ 對啊,看我這豬腦子,剛才法國安琪兒珠寶公司發來資料要我們把wcl
係列首飾設計圖紙盡快發給他們,他們等著要呢。]

  若曦看著法國發來的資料,卻一個字也看不進去,心�還想著剛才小娜說的
那些話,那個大色狼真的這樣做啦,我真的喝了那麽多他的口水,一想到這若曦
就說不出的難受委屈……

  王伯想到晚上可以到夢中女神的辦公室�去,心理就美得不得了。中午去食
堂特意打了幾樣自己愛吃的菜,還買了瓶啤酒。一個人哼著小曲正開喝著,一擡
頭看見季若曦站在門口不遠處盯著自己,嚇得一激靈站起來,[ 季總……季總
……您……您] 見若曦沒搭話仍冷冷的盯著自己,心�有鬼的王伯更加手足無措,
[ 季……季總,有什麽……事嗎?]

  若曦心�委屈,忍不住過來看看王伯。從小到大都是大家的寶貝,在家�父
母長輩們把她當小公主,在學校一直是同學崇拜愛慕對象,嫁人後老公更是把她
當做寶,真是捧在手�怕掉了,含在口�怕化了。而她也沒有辜負大家對她的期
望,外表美麗端莊,學習優異拔尖,性格溫柔善良,更難能可貴的是不恃寵生驕。

  看著眼前這個手足無措的男人,矮小精瘦皮膚黝黑,一雙三角眼驚慌的打量
自己。開口說話間黃板牙上還殘留著一些菜渣,略微肥大的制服穿在他身上,簡
直像一衹大馬猴。

  [ 我怎麽會喝他的口水……?!] 若曦惱怒的閉著眼睛搖著頭 [開除他?可
是又沒有證據,況且這種事怎麽能讓大家知道!而且,他好像年紀也挺大了,丟
了工作今後可能也不知道怎麽生活了。] 看著驚慌失措的王伯,若曦心�升起了
一絲憐憫。[ 唉,算了,今後自己把杯子放好,離他遠點就是了。] 若曦打定主
意。

  [ 沒事,路過這�] 若曦冷冷的道,轉身回辦公室。留下王伯一頭霧水!?

  [ 我怎麽睡過去了?!] 若曦從床上坐起。下午一直看法國傳過來的資料,
下班時感覺有點累,就到辦公室內間床上躺了一會兒,沒想到迷迷糊糊就睡過去
了。一看已經八點多了,老公出差去了,父母又在外地,沒來由的感到一陣煩躁。
[ 今天是怎麽了?!情緒起伏這麽大,先是王伯的事,現在又這樣,難道自己也
多愁善感起來了。] 若曦一陣苦笑。

  [ 咦?!誰在外邊,記得自己進�間的時候,已關掉辦公室的燈了,小娜也
應該早走了啊。] 若曦站了起來,走向外窺式落地窗。 [怎麽會是霞姐呢,不是
有規定我的辦公室必須在我在的時候打掃嗎?] 若曦正打算出去質問霞姐時,外
間的門打開,進來一個人。

  [ 王伯?!] 看見王伯進來,若曦沒來由的心悸一下。

  [ 怎麽又是他!讓人家喝他口水還不夠,現在又進我的辦公室。難道他還要
做其他?!] 若曦又羞又氣的想。

  [ 怎麽才來啊,人家想死了。] 霞姐聲音甜的發膩。

  若曦眉頭一皺 [他們?!] [ 哪�想啦,是不是騷逼又癢啦] 王伯過去一把
抓住霞姐的肥臀,在上面重重一陣揉捏。] 老子剛才去拉了一泡臭屎,等會讓妳
這騷貨舔才夠味!] 王伯嘿嘿淫笑著。

  尤美霞聽著王伯這麽說,眼睛�水霧更加濃鬱了,整個身體仿佛都沒有了骨
頭似的,癱在王伯身上。[ 我要舔臭屁眼,還要那根臭雞巴!] [ 哈!哈!] 王
伯現在身上再也看不到那種唯唯諾諾,全身上下自信心爆棚。

  [ 他們怎麽這麽……下流,說話好……惡心,] 聽到他們露骨的淫語,若曦
粉臉羞得通紅。從小到大別說這麽露骨的話了,連一般的臟話都聽得很少,男孩
子在她面前獻殷勤都來不及,那還會說臟話。老公更是儒雅紳士,平時就別說了,
哪怕在做那夫妻之間的事時都非常紳士。

  若曦以前曾聽一個閨蜜說過,很多夫妻做那事時都很喜歡說臟話,和平時完
全不一樣的。若曦還有點不相信。

         [這騷貨的辦公室妳還是第一次來吧]

  [ 騷貨?] 若曦一愣。

  [ 難道她是在說我?!] 見王伯死死的盯著若曦的座椅,美霞有點吃醋。[
下午,那騷貨的屁股還貼在上面,屁眼�的屎都粘在椅子上了,還有味道呢!]
尤美霞惡狠狠地說著,似乎這樣子才能出這口氣。

  王伯喉結發出咕咕的聲音,臉整個貼在皮椅上,異于常人的大蒜鼻使勁的聞
著,然後伸出舌頭仔細的舔著,連一寸地方都不願意放過。

  [ 妳們,妳們太過分……了。] 若曦眼淚悄然墜下。 [妳們太……太欺負人
了。] 絕美的翹臀在幾乎無法察覺下擺動著,似乎和王伯舌頭的頻率是一致的。

  [ 對,就是這�,這就是那騷貨的屁眼,多臭啊!] 霞姐指著皮椅中間一點。
呼吸越來越急促!

  眼睛�血絲密布,對著那一點,王伯舌頭瘋狂的舔吮著。似乎那就是人間的
至尚美味。

  [ 不要……不要。不要舔,求……求妳啦!] 略帶著哭嗓的哀求著。似乎王
伯發臭的大舌頭正在舔弄自己,眼前淫靡的景象讓若曦恍如自己正被侵犯。兩條
筆直修長的大腿交叉扭動著,臀部擺動的跨度也越來越大越急促。巨大的身份落
差,傳統道德的束縛反而使若曦內心深處升起一絲難言的另類禁忌快感!

  [ 啊!啊啊!] 突然若曦全身緊繃,白皙修長如白天鵝般的頸項高高仰起,
嘴�發出含混不清的聲音,全身像觸電似地顫抖著。幾秒種後,慢慢癱坐在落地
窗旁,大口大口吸著氣。

  [ 這就是高潮嗎?好舒服!整個人好像都處在雲端中,全身被暖流包圍著。
] 一動都不想動,就想永遠就這麽躺著……0霞姐看王伯這麽瘋狂,有點著急,
[ 老騷包,快,也舔舔我的屁眼啊!] 說完脫下自己的褲子,翹著大白腚朝著王
伯左右擺動。王伯有點不甘放棄舔皮椅,向霞姐走去,邊走還不捨的回頭看皮椅
……




















0.020425796508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