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人生綠途】一 古董燈的風情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saoke1 於 2012-9-5 04:07 編輯

作者:saoke
首發:SIS 春滿四合院
2012/09/04 發表于捷克論壇



              【人生綠途】

  女神般的嶽母是否會和自己巫山雲雨?可愛的的嬌妻會給自己戴綠帽嗎?淡
雅如菊的妻姐真如表面上般清新脫俗嗎?一個個女人相繼登場會和[ 我] 產生怎
樣的互動?




            一  古董燈的風情



  [ 隆、隆] 響起了幾聲悶雷,剛剛還驕陽高照,現在已烏雲密布,我看了一
眼窗外,[ 終于要下雨了!] 雖然才五月底,未到六月,照理說還沒到酷暑的時
候,但上海白天平均溫度卻高達35度左右,我甚至懷疑氣溫應該接近40度了!

  坐在辦公室�,雖然開著空調還是覺著陣陣悶熱逼來,[ 二個月沒下雨了,
莊稼都快要枯死了吧?!] 我站在窗口,任憑風兒吹亂發梢,詩興大發[ 春雨知
時節,當春乃發生。]

  [ 嗤!哎呦!杜總還真憂國憂民啊!還關心起莊稼來了哦。] 我訕訕一笑,
回頭一看是辦公室周敏。

  [ 杜總,先收起您的高尚情操,中午是在辦公室�吃,還是出去吃,要是在
公司�吃,您老得告訴我,我好去買啊!] 周敏看著我笑吟吟地說。

  [ 這丫頭片子,牙尖嘴利,能這麽和領導說話嗎?!] 我心�氣呼呼,臉上
卻一點都沒表露出來,淡淡地說:[ 我中午有事出去一下,下午晚點回公司,有
事打我電話吧。]

  [ 哦。] 看著周敏略帶失望的離去,我心�大樂,無數次實踐證明和她鬥嘴,
我從無勝算。雖然我心�極度不願承認,但事實卻讓我傷透了心。我自認為挺能
說會道的,可每次交鋒都以失敗而告終:[ 我笑她臉圓不漂亮,她回擊我是小白
臉沒男人味。我笑她叫周敏,卻和周玉敏天差地別,她諷刺我叫杜雨,大男人連
名字都這麽娘。我笑她個子這麽高,長的五大三粗,她揶揄我才170是三等殘
廢。我笑她屁股太大像磨盤,她給我致命一擊,說我雞雞太小像蚯蚓!] 內傷啊,
內傷,絕對內傷!這種事事關男人尊嚴,萬一傳出去,我還怎麽做人啊!

  後來,在我再三逼問下,她是怎麽知道我雞雞尺寸的?!是不是偷看過我啊!?
她翻了翻白眼,淡淡地說:[ 亂猜的。] 天雷滾滾!此言一出,我再也不敢和她
叫板了。改為懷柔政策,以柔克剛才算將將打平,保住了領導的面子。

  [ 不過還別說,這丫頭的屁股還真誘人啊!] 渾圓挺翹、肥厚多肉,想起剛
剛周敏轉身走出辦公室時,低腰緊身牛仔褲下,屁股肉一顫一顫,我的雞巴有點
發硬。[ 玩老漢推車,肯定很爽吧。] 我淫笑意淫著……

  [ 糟了,都12點了!] 今天可不能遲到,好不容易有了個拍嶽母馬屁的機
會,可得好好把握。我一把抓起桌上的車鑰匙,著急忙慌地朝樓下跑去……

  車�回漾著蔡琴特有的女低音的旋律,低沈而又舒緩。而我的心情卻截然相
反,車窗外磅礡的大雨,雨刷急速來回刷動,看著這長長的車龍一眼望不到盡頭,
讓我的心情急躁而又無奈。

  嶽母對我的印象是極不好的,認為不是上海本地人就都是鄉下人沒有教養沒
有禮貌!出身名門望族的她,對于自己的女兒找個外地的鄉巴佬是絕對難以接受
的。更要命的是我又是個沒有雄心壯誌,悠閑散漫慣了,過個平凡生活足已。而
她對男人的要求卻是要叱咤風雲銳意進取,就算暫時未能出頭也應是等待時機厚
積而薄發!而我在這兩點上和她的要求相去甚遠,豈能不惹的她極度反感!

  想當年要不是老婆陽奉陰違暗度陳倉,表面答應她不和我來往,私底下卻和
我同居生活在一起。當然,紙總歸包不住火,在我們私底下同居半年後,嶽母終
于找上門來。我永遠忘不了她看我的眼神,憤怒、不屑、冰冷……

  最後看生米已煮成熟飯,又在嶽父和大姨子的努力斡旋下,我和潔最終走到
了一起,換來的就是嶽母對我的無視,每次家庭聚會時都當我如空氣般不存在,
弄得我都是尷尬萬分。

  老婆幾番哭鬧,大姨子也從中說好話,最後嶽父也看不下去了幫著說了幾句,
嶽母的態度才稍稍有些改變,不再如空氣般無視我,見面也客客氣氣,但這種客
氣就像是對外人,讓妳感覺永遠有一段距離無法接近,唉!雖然如此,但我也已
經很滿足了,總算是有了點進步吧!我知道自己無法和我這位大姐夫相比,他是
土生土長上海人,父親又是市委領導,自己開了家大公司生意興隆,一直是我嶽
母心目中最佳女婿。在對待我這位連襟和我的態度上是有天壤之別的。

  當然世界上的事就是這麽奇妙,這麽難以預料!我的大姨子和我這位連襟離
婚了!原因很簡單,也很普遍,我的連襟條件這麽好,難免誘惑也多。剛開始和
我大姨子結婚沒多久還有新鮮感自然甜蜜,我大姨子這種天香國色級別的女人自
然讓我的連襟深深著迷,可時間久了,家�的女人再優秀也會厭倦。終于他在外
面有了別的女人,那個女人懷孕了,以此為要挾逼他們離婚。這件事以後,我發
現嶽母對我的態度有了些變化,不明顯但卻能感受到。

  [ 叭……叭……] 後面的汽車喇叭響起打斷了我的思緒,我一看前車早開遠
了。終于不那麽堵了!

  開門的是李阿姨,有點埋怨的看著我:[ 小雨,妳怎麽這麽晚才來啊!] 我
顧不得擦臉上的雨水:[ 對不起啊!李阿姨,路上塞車,上海的交通真是太差勁
了!] 我不禁把氣灑在堵車上。

  [ 快進來吧,先擦把臉!] 李阿姨遞給我一條毛巾,輕輕地說:[ 太太,等
了妳挺久的,本來說好等妳吃午飯的,左等右等妳也沒來,就先吃了。] 說完用
手指指樓上:[ 現在在臥室午休呢。]

  看著我有點驚慌失措的樣子,李阿姨也有點不忍,安慰我道:[ 小雨,妳還
沒吃飯吧!我給妳做點,等太太醒了,妳給她道個歉就是了。]

  [ 哦,哦。] 我小雞啄米似地點頭:[ 謝謝李阿姨啊!]

  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不停地看著表,都已經3點了,嶽母還是沒有下來!期間
李阿姨來過幾回,讓我先回公司別耽誤了上班,我怎麽敢啊!

  漫長地等待終于有了結果,樓上響起了開門的聲音,我兔子般的從沙發上蹦
了起來,身體筆直站著,眼睛直直地盯著樓梯。嶽母扶著樓梯優雅地下來,看到
我愣愣地站在那,淡淡地說了句:[ 來啦啊。] 就徑直坐到沙發上,拿起雜誌專
心地看著。

  [ 媽……我……] 我傻傻地站著,手心�汗漉漉,嘴�嚅嚅不知該怎麽開口!
尷尬的氛圍籠罩在整個客廳。

  從小到大都沒被別人這麽忽視,除了她……眼前這個女人她曾經是對我那麽
的輕視不屑,可我卻對她一點恨意都沒有,甚至連不滿都沒有過!我一直勉強自
己把這當做是對長輩的尊敬,對老婆愛的延伸!每次看到她的時候,我都提醒自
己,要控制自己的情緒表情,她是妳的嶽母,是妳的長輩,是妳老婆的媽媽…
…可真的是這樣嗎?!

  對老婆我可以肯定那是愛,男女之間炙熱的愛情!

  而對她?!這個視我如無物的高貴女人!我怕她?對!在她面前怕和她直視,
永遠是戰戰兢兢。我崇拜她?對!她是那麽的與眾不同,無需過多的言語天生是
眾人的焦點。一舉手一投足皆風情萬種。

  [ 太太,小雨等了很久了,連公司都不去說要先給妳裝好電燈才行!] 李阿
姨出來為我解圍道。

  [ 應該的,應該的。] 我忙不疊地討好地說道。

  嶽母的目光依然沒有離開雜誌,嘴�淡淡地說:[ 工作要緊,回去吧。] 我
頓時覺得頭一陣陣發暈,這麽好的機會讓我自己的給破壞了,恨不得自己抽自己
兩個大耳刮子![ 媽……媽,我錯了……您原諒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我
急的聲音�都帶有點哭嗓,如果不是李阿姨在場,我想我都會跪下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在流逝,嶽母始終沒有任何表示衹是靜靜地看著雜誌。我眼
神求助地看著李阿姨,感受到我的目光李阿姨也無奈的看著我,[ 唉!] 我知道
這次她也幫不了我了!

  我有點認命地低下頭,有些事是注定的!可能我天生就不是討好嶽母的命吧!
自己覺得自己都有點滑稽,堂堂一個大男人,一個自以為挺自信挺自尊的男人在
一個女人面前會表現的這麽窩囊?!要是周敏知道了,那會笑掉大牙吧!突然間,
我腦海�閃現出周敏笑的前仰後翻的摸樣!周敏的笑容充滿了不屑,蔑視、嘲弄。
我恨不得衝上去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

  [ 下不為例。]

  什麽?……什麽?我好像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腦海�正在天馬行空胡思
亂想。感覺腰部被人輕輕捅了一下,李阿姨笑吟吟地看著我:[ 還不快上去!]
回過神來,看嶽母已走上樓梯,再看看李阿姨正朝我努嘴,一股巨大的喜悅霎時
包圍了我!

  [ 哎!哎!] 我疾步衝向樓梯,什麽自信自尊統統都他媽見鬼去吧!

  我像跟屁蟲似的跟在嶽母的後面,眼前的臀部富有節奏的擺動著……總覺得
今天的嶽母有點和平時不一樣,衹是剛才的緊張讓我腦子空白完全忽略了這方面
的想法。原來今天嶽母衹穿了睡袍!我的印象中嶽母永遠是衣著得體妝容精致,
哪怕是在家�也不會有一絲馬虎。今天她竟然衹穿了一件睡袍?!柔軟烏黑的長
發稍顯蓬鬆的披在肩頭,完全是一幅美人春睡圖!心跳得越來越急,同時內心也
湧起了一絲感動!平時的嶽母高貴冷艷如同女神,但卻有種距離感!今天的她嬌
慵隨意如春睡美人,但卻有種親近感!

  [ 東西他們送過來了,我不想他們到房間來,就麻煩妳了。] 嶽母指著臥室
門口的一個箱子。[ 哦。哦。應該的,媽媽我們是一家人,不要客氣啦。] 我猛
拍馬屁諂媚地道。嶽母微微一皺眉看了我一眼,沒說話就直接進了臥室。我心�
那個悔啊!狠狠拍了自己一下[ 過了吧!平時不是挺能吹的嘛!老是犯這種低級
錯誤!]

  正當我自怨自憐時,臥室�傳來嶽母的聲音[ 還不進來?]

  [ 哎!哎!] 我忙不疊搬起箱子。

  臥室�嶽母隨意地側臥在巨大雙人床前的軟塌上,兩條修長沒有分毫贅肉的
小腿半倚在軟榻邊緣,猩紅的軟榻底襯和雪白的小腿形成一種強烈的視覺衝擊。

  我不敢多望,低著頭拆解包裝箱[ 媽,您打算裝在那個位置?]

  [ 嗯,妳說呢?] 嶽母詢問的看著我。

  我眼神四處漂移,不敢和嶽母對望,怕一不小心陷入到她幽深目光中。

  [ 這……這……我也不太懂,不知道裝哪�好。] 這次我學乖了,小心翼翼
回答。

  [ 妳平時不是挺有主意的嗎?!什麽都會嗎?!以前小潔多乖啊……] 嶽母
沒有繼續說下去,語氣中帶有明顯的揶揄,淺淺客套的笑容難掩絲絲怒意。

  我知道嶽母指的是什麽,心內暗嘆[ 我的媽呀,還記得那茬啊,都過了多久
啦!真小氣!孔夫子說的真對,唯女子和小人難養也!] 臉上卻不敢有絲毫流露,
盡量沈痛地道:[ 媽,以前都是我的錯,惹您老生氣了,我一定改!今後我一定
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以實際行動報答您的恩情!您寬宏大量,就當我是個屁放了
得了。]

  [ 惡心!] 嶽母的嘴角牽動了幾下,我知道她心�想笑。看來總算是又過了
一關!

  [ 我靠!耍我啊!] 看著打開的包裝盒,�面組件的復雜度遠遠超過了我的
想象,幾乎是完全被拆卸了,一件件被牛皮紙包裹著。我心�破口大罵[ 妳媽的
老板,這麽勤快幹嘛啊,一個破古董燈拆的這麽細幹嘛啊!有這閑工夫,喝喝茶
泡泡妞多好啊。]

  覺察到我這邊的情況,[ 有什麽問題嗎?] 我知道這回靠我自己估計是有夠
嗆了,窘迫道:[ 好像挺多的,可能要花點時間。]

  [ 哦。不著急。] 嶽母從軟榻上站起來邊走邊說,看到包裝盒�的組件也有
點傻了眼[ 這麽多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這麽復雜,要不我讓他們來裝好了。
] 嶽母帶著歉意地看著我。這哪行啊!多怕什麽?!一個一個弄就是了,花時間
怕什麽?那不還可以和妳這個大美人多呆一會兒嘛!我心中有點不懷好意的想著,
對那個勤快過頭的老板的恨意也減少了大半。

  [ 媽。妳看妳又這樣了,妳就不可以給我一個天天向上的機會啊,我還要進
步!我還要入黨呢!] 我大著膽子嬉皮笑臉說著。

  [ 貧嘴,那好吧,那我也幫忙吧。] 嶽母白了我一眼。

  [ 那怎麽行呢!會弄臟妳的手的。] 我忙不疊的抓住嶽母伸過來幫忙的手。

  一陣清涼潤滑的觸感衝向腦門,我閃電般的鬆開嶽母的小手。[ 媽……媽,
對不……起,對不起!] 嶽母沒擡頭,嘴唇微微嚅嚅沒有開口。

  氣氛沈悶中帶有一絲曖昧……

  我們都沒有開口,默默地弄著手上的工作,手指刻意般盡量避免再次碰到,
偶爾間不小心地碰觸雙方都像觸電般的分開。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心中充滿
內疚地保持著雙方手指的距離,又極度渴求那瞬間的美妙。美妙過後是愧疚的不
安,不安之後又開始期待那種美妙,猶如輪回周而復始……

  終于撓人心扉的輪回結束了,我們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各自靜靜地瞅視著遠
處……

  還是由我打破尷尬,輕聲道:[ 媽,都弄好了,我去拿樓梯裝上去。]

  [ 嗯……]

  [ 媽,都裝好了。] 我小聲地提醒坐在軟榻上的嶽母。

  微閉著眼睛,嶽母靜靜地坐著沒出聲。

  收拾地上的工具,我知道這衹是一場夢,衹是一場虛幻,它不應該是真實的,
該到了醒來的時候了。

  [ 別……別走,讓我看看。]

  [ 嗯] 我無聲地點著頭。

  [ 小心!] 看著嶽母顫巍巍地踩上矮腳樓梯,我急切地抓住嶽母的腳踝,手
掌心的觸感提醒著我該鬆開了!不,我不鬆開!哪怕是一場夢,我也寧願晚一點
醒來!就算是醒轉後留給自己的是無盡的空虛,我也心甘情願!

  我用力的緊握著,雙手沿著腳踝慢慢上移,環抱著嶽母的小腿,嶽母身體微
微的顫動沒有阻止我露骨的侵略,雙方都不敢再有任何動作,心虛地保持著各自
最後的矜持。

  薄質的絲綢睡袍勾勒出嶽母完整的下身曲線,那神秘的方寸之地離鼻尖衹有
一寸距離!鼻腔持續傳來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的味道,如香似麝,軟糯糯滑膩膩,
如同催情劑般下身雞巴迅速膨脹,腫脹的雞巴頂住了嶽母的腳趾頭。

  我有點心虛地擡頭望了一眼,嶽母雙眼微眯著,雙手無意識地撥弄著垂下來
的燈飾。隔著兩層布料龜頭處依然傳來一種難以言喻的瘙癢感,我忍不住慢慢研
磨,鼻翼急速蠕動貪婪著呼吸著嶽母神秘地帶所散發出的雌性氣息。

  這一刻,我們兩都沈浸在一種曖昧的肉慾海洋,似乎突破了身份的束縛,不
是什麽嶽母和女婿,有的衹是男人和女人!

  [ 咚咚!] 門外傳來李姐敲門的聲音[ 太太,晚飯已準備好了,可以開飯嗎?
]

  [ 唉!] 一縷若有似無的嘆息,[ 回去吧。]

  我的思維早已短路,衹剩下一種本能的渴望[ 媽……我……][回去吧!] 清
冷地聲音終于讓我回到了現實。

  嶽母堅決地掙脫了我的環抱,再也沒望我一眼!一股難以逾越的距離感在我
們之間滋生!

  我呆呆地佇立著,雙腳似鑄了鉛!我不知道怎麽離開這個房間的,衹記得我
頻頻回望衹求她能看我一眼,哪怕就一眼!沒有,什麽都沒有……!

                                                                                                               (待續)





















0.014816999435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