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媽媽是泰國浴女郎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坐在寬敞的辦公室里,我的心卻飛到了很遠的地方,到現在我還不能確定自己的那個選擇,心里依舊在挂念著那個年輕人,挂念著有關他的一切。

  但有一點,現在,將來我都不會后悔,盡管作爲一名國際刑警,我卻做出了那個決擇,那個有爲一個警察本色的舉動。

  兩個月前,在經過半年艱苦的訓練之后,我成了一名讓人羨慕的國際刑警成員,接過組長交給我的聘書時,天知道我當時的心情,我發誓爲了世界的平和與安定,要盡自己畢生的經曆去打擊邪惡,絕不讓惡徒從我手中溜走。

  世事很難預料,沒想到我接手的第一個案子竟讓我……

  讓我們先轉到7月20日,那一天我正和同事們在辦公室里大戰Q3A,或者你們不知道,其實作爲一名國際刑警的生活大致就是如此,一年里沒有幾次任務,日常的時間大都是一些訓練和消遺而已。

  當我們看到組長夾著公事包走進來時,依舊玩得正歡,組長雖然有三十五歲了,可也是個遊戲迷,我連忙招手讓他坐下,這家夥雖然很溫和,但玩起遊戲來卻是個陰損的殺手。

  那天的組長滿頭大汗,把公事包往桌上一扔,卻沒有坐下來,而是一下關掉了電源,正重的宣布:從正在起,每個人停止休假,與外界停止一切聯系。

  什麽?他媽媽的,老子的馬子今天過生日。

  組長的神情好像一個黑道大哥,擺出一副吃人的樣子讓我們列隊到操場。

  兩個黑乎乎的泰國警官在我們局長的帶領下,注意,這是我們的局長,局長揮舞著胖手,粗聲的嚷道:「這位是陳警官,這位是李警官,他們這次來……」

  ***    ***    ***    ***

  根據巴黎總部的情報,六名從泰國來的毒販已潛入我境內,欲借道去日本做生意,總部要求我們盡一切代價捉拿他們,行動的代號是「烈火」。

  烈他奶奶,這麽熱的天在茫茫人海里撈沙,真是要命。

  命令是無情的,我們組的成員全體出動,或許是老天開眼,讓我這個新人立功吧!到了八月五日,我發現了一個重要的線索。

  照片上是一個英俊的年輕人,年齡應該和我差不到,這小子對于我的追捕好像具有抗力,每要堵他的時候,他都能搶先一步溜走。

  就這樣追來追去,追到了十二日,追到了日本。

  人好像有某種欲望,你越是逃的起勁,我追的也更用心,在日本同行的協助下,終于在這個月的十五日清晨,我把他堵在酒店里。

  幾個瘦弱的日本佬要帶到警局由他們處理后事,被我一口拒絕,不僅爲了虛假的功名,更主要的原因是我想和這個家夥談談。

  現在要說的是,一見到他我就有點喜歡,或者說竟有些尊重,他的兩眼里透著誠實和自信,面對我這個同齡的國際刑警,竟好像朋友見面似的放肆。

  我在東京的酒店包了一間客房,一是爲了等待回程的客機,同時也是等我的同事,因爲依據慣例,押送犯人必須有兩人以上才行。

  在接下來了兩天里,他要什麽我給買什麽,最后,他又提了一個要求:他想見一見他的母親和他的妻子。

  我知道他回去后是活不長了,一定是死刑。作爲一個有正義感的人,我同意了他的要求,並當著我的面讓他打了電話,現在我也想不出,當時我竟沒有懷疑他會叫同夥協助逃跑。

  又一天后,他的家人從泰國趕來,只有一個三十左右的女人出現在酒店里,看年紀應該不是他的母親,可做他的妻子又稍大了幾歲,看著他們摟抱著哭成一團,我關上門走到外面……

  那一晚,我睡在房間的門口。

  房里的喘息聲和叫喊聲傳到耳中,我卻暗暗的爲他們高興,也爲能這麽小小的幫他感到欣慰。

  第二天,那個女人對我說了很多感謝的話,然后很堅強的同他告別。

  在他們分手的一刹那,我分明的聽到他的嘴里叫著:

  媽媽!

  這個詞弄得我一頭霧水,我拽著他的衣領走到里邊,嚴肅的問他原因,他的回答更讓我吃驚:「那個就是我的媽媽,也是我現在的妻子。」

  這個騙人的家夥氣得我發狂,在一陣拳腳之后,他歪斜著腦袋,沖我大吼:「你他媽的再打我也要說,我愛我的媽媽,現在她都已懷上我們的孩子了,哈哈哈……」

  他的樣子在瞬間變得癡迷,兩眼��的望著窗外,喃喃的低語:「媽媽,我要去了,把我們的孩子一定要養大……」

  聽著他如泣如訴的低語,我的心跟著沈重,或許我對世界的了解還太淺,或許世上真情真愛的事確有太多。我端了杯咖啡,給他放在桌前。

  那一刻他疑視著我的雙眼,開始爲我講述他和他媽媽的事情,聽到后來,我忘記了彼此的身份與處境,任由他在我懷里放聲大哭。

  ***    ***    ***    ***

  兩千年八月二十日。

  當我那位矮胖的同事在機場給我打來電話時,我突然有了個決定,盡管我知道這個決定可能讓我失去刑警這分工作,但我是那麽強烈的要去做它。

  當我的同事來到我住的酒店時,房里只剩下了半只手铐,那個年輕人大概是在我買煙的時候逃走了。

  下面講給大家的,就是這個泰國的年輕人的事,不管他說的是真是假,但我卻甯願相信也不想讓他送命,不想讓他的母親妻子孤零零的生活。

  現在只盼望他已回到媽媽的身旁,只盼望他永遠也別再出事。

  一、迷人的身體

  從生下來起,我就沒有爸爸。

  而我能活下來,有一半的原因是上天注定。

  媽媽在18歲的時候和一個男人偷偷的跑了,這件事對我當時的外公和外婆來說是無法接受的,他們在找了幾次后做了決定:如果媽媽回來,就打死她;如果她不回來,就當沒生這個孩子。

  媽媽在和那個男人同居了兩年之后,被他抛棄,原因是他有機會和一個醜陋的富家小姐相處,據媽媽說,他還真的娶到了那個又醜又淫的女人。

  和那家夥分手時,媽媽已經懷上了我。

  外公和外婆的聲明媽媽早就知道了,她有家也不能回,或許是一下受到的刺激太多,媽媽反到變得很堅強,衹是,對于腹中的我,是一定要打掉的。

  媽媽開始偷偷的找人墮胎,但她所能出的錢太少,沒有人肯做這件會觸犯刑律的事。

  當時她也想到了死,在尋死前她帶了一把剪刀,這已是她所能想到的、自己擅用的唯一的武器。

  媽媽守候在那家夥必經的路口,在他和他那醜陋的新娘剛下車后沖了上去,不幸的是,那個富商還雇有保镖,一下就把媽媽的武器搶走,接著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那些人看著媽媽倒臥在路旁,大笑而去。

  爲了行動方便,媽媽當時穿了件緊身的絲絨褲,在他們的踢打下,鮮血染紅了褲身,媽媽知道是要流産,也不去醫治,而是自己在房里盡力的跳動,想快一點把我擠出來。

  直到現在,媽媽還常常和我說起這事兒,罵我是他的畜生,怎麽就打不掉我呢?

  后來,媽媽見我如此的堅強,終于決定生下我。

  那男人走時,媽媽所租的房里衹剩下了一個月的食物,爲了生活,媽媽選擇了我們那里最常見,也是最有效的行業--

  妓女。

  當時她腹中的我已經有四個月了,爲了掩飾自己微隆的小腹,媽媽總是選擇那些緊身的內衣,外面罩上半透明的薄紗,到街上去找客人。

  我看過媽媽年輕時的照片,清純的樣子看起來就像個涉世不深的孩子,她有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所以盡管客人在發現媽媽這個秘密后也沒有怪她,而我的媽媽,則是一邊用手隔著肚皮撫摸著我,一面扭動大腿迎接男人的肉棒。

  當時還曾有過一個叫魯瓦的男人,在發現媽媽是孕婦后更加的迷戀,每個月都要把大把的錢放進媽媽的內褲里。

  我的媽媽天生就有種迷惑人的本性,每和魯瓦做愛時,就故意的一邊輕拍著小腹,哄著里面的我,一面讓那家夥加快抽插的速度,嘴里又是乖乖又是兒子的叫個不停。

  從那時起,我們就注定了今生的緣份。

  ***    ***    ***    ***

  時間過得飛快,在媽媽和客人們調笑的環境中,我長大了。

  大約是在我十五歲的時候,我第一次夢遺,我拿著脫下來的內褲,指著上面的粘液問媽媽:「媽媽,這是什麽病?快給我找醫生吧。」

  說這話的時候,我盯著媽媽的下身,爲了方便,媽媽在家里穿的都是又薄又透的衣服,透過她那件輕薄的睡衣,我明顯的看到她細小的內褲邊上,有幾縷細細的黑毛。

  那一刻,我明白了爲什麽會勃起。

  「啪」的一下,媽媽第一次打了我,然后警告我說:「下次再這麽看媽媽,就不讓你吃飯。」

  從那以后,每當有客人要來的時候,媽媽都把我關在小房間里,然后再換上她那些好看的衣服。

  可是我卻總也忘不了媽媽的那個地方,不僅是做夢的時候會夢到,有時就連在學校上課也會想起,到了晚上,聽著媽媽房里輕輕的喘息聲,聽著媽媽「大雞巴、大雞巴」的叫聲,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放在肉棒上摩擦。

  或許是我太笨,在學會打槍那年,我已經十七歲了。

  我的成績總是不好,盡管媽媽三天兩頭的打我,可我的心總不在上面,在一個偶然的機會里,我買到了一本成人雜志,這個寶貝成了我唯一的秘密,每到晚上就偷偷的拿出來,藉著月光偷偷的練習。

  對這些雜志我到了癡迷的程度,很快的我那個小櫃子就放滿了,爲了怕媽媽發現,我偷偷的在地上挖了個洞,把它們藏在里面,上面再蓋好地磚。

  現在我還能記起那晚上發生的事,媽媽讓我跪在她面前,地上撒滿了那些雜志和照片,媽媽揪著我的頭發往�上撞,怒吼著對我說:「你要是再這麽下去,媽媽就不要你了,你永遠也不要回來!」

  當時我向媽媽保證,絕不會再有下次了。看著我撞破的頭,媽媽把我抱在懷里,含著淚囑咐我:「媽媽想讓你爭氣些,長大后還要你養呢!」

  我得承認我是一個邪惡的人,邪得不可救藥。在媽媽收起我雜志的兩天后,那個保證就忘的差不多了,可我真的不敢再去買雜志回來,在幾天的輾轉反側之后,我找東西在家里鑽了兩個洞。

  一個鑽在浴室的門下,如果我趴在地上,就剛好能看到里面的事情。

  另一個鑽在媽媽臥室的外窗邊上,如果我從外面用木棍挑開窗簾,那麽里面的一切對我也就不是秘密了。

  做好了這些之后,我就開始盼望家里來客人,盼望媽媽在浴室里長時間的洗澡。

  每到晚上,我就早早的關閉了電燈。媽媽爲此還誇我懂事,其實我哪睡得著啊?聽著外面媽媽和男人的打情罵俏、聽著那振奮人的炮聲,我的手一直也沒離開過肉棒。

  在我苦苦的盼望下,機會終于來了。

  那一天客人沒有留下來過夜,在送走客人后,媽媽推開了我的房門,床上的我一面翻著身,一面說著夢語。媽媽悄悄的給我揶了揶被角,才放心的離開。

  過了五分鍾,我偷偷的爬起來,輕輕的把門打開,果然和我預料的一樣,浴室里亮著燈光,媽媽在洗澡!

  順著�沿我慢慢的向浴室靠近,接著又趴在地上,捅開外面僞裝的漆紙,把眼對準洞口往里面看。

  爲了工作的方便,我家的浴缸裝在下面,衹是缸沿露出在地板上,從我的角度看進去,媽媽的一舉一動都是那麽的清晰。

  媽媽仰躺在浴缸里,閉著眼享受水的流動,隨著波浪的起伏,隱在水下的兩個奶頭一下一下的露出來,媽媽雖然是三十多歲的人了,可是兩個奶子卻沒有松馳的樣子。飽滿的乳房在水的沖擊下一擺一蕩,紅豔豔的奶頭像在逗人一般的跳動。

  哦……媽媽,你原來是這樣的,比雜志上的那些女人一點都不差,心里這樣想著,我的手摸索著放到內褲里,肉棒在媽媽的胴體刺激下,早已是劍拔弩張。

  媽媽擡起腿,把腳裸搭在浴缸的邊緣,在分開的大腿中間,我清楚的看到了媽媽的陰部,原來她像畫報上的那些女人一樣,不知何時把那里的毛刮得光光。

  看來媽媽也喜歡暴露,我搓揉住肉棒,不眨眼的盯著媽媽的小穴,媽媽撩著水,手指在穴溝處滑動。她分開兩片肥厚的陰唇,用手指在里面清洗著,如果把手指換成肉棒的話,想來就是書上說的操穴了。

  一想到這兒,我差一點噴出來。

  如果……?我是說如果把我的肉棒放入媽媽的體內,那會是什麽感覺?真的有那麽舒服嗎?雖然我不敢實施,可這個淫邪的想法讓我興奮不已,把家夥徹底的釋放出來,它的樣子可比以前要可怕得多。

  媽媽洗淨了小穴,又拿起一瓶藥水向里面噴,我知道那是消毒液。那時候我們那兒正鬧性病,我也正在想辦法提醒媽媽注意這個問題,看來媽媽在這方面還挺行的。

  給小穴消完毒,媽媽轉身趴在浴缸里,高高的翹起臀部,我可以發誓,那是我長那麽大所見過的最好的屁股,不僅是渾圓,更主要的是她那深深的股縫,在我所見過的照片和雜志中,媽媽的臀縫是最深的!

  媽媽的手從大腿中間伸出來,用手去清洗肛門,我開始后悔自己鑽洞時的失誤,因爲從這個角度無法看到她的菊花蕾,我一面想著第二天的改造計劃,一面盼著媽媽快點變換一下姿勢。

  媽媽沒有如我所願,但她拿起的另一個東西讓我的肉棒脹得更猛,那是一個肛門探測器,上面布滿了突起,這種淫具是從日本傳過來的,據書上說可以讓女人達到欲仙欲死的高潮,媽媽莫非是要自慰?

  當時我的性知識都是從書中得來的,那時衹要看到「肛交」這個字眼,我的家夥就會高舉,能夠看到媽媽的肛門自慰,對我而言,不亞于做夢一般。

  媽媽在上面倒上消毒液,慢慢的把它插到臀縫里。原來她是想消毒,看來今晚那個客人一定是要和媽媽肛交了!

  看著媽媽緩緩的推動那個東西,緩緩的推到盡頭,再緩緩的拉出,她那美麗的屁股隨著抽拉慢慢的晃動。

  我的想法越來越邪惡:媽媽的屁眼一定夠緊,如果……我是想,如果能夾住我的肉棒,然后在我的面前像那樣搖動的話,衹要一次我今生就不算虛渡。

  媽媽沾了幾次消毒液,終于把里面洗好,她站在浴缸里,用水沖洗全身,盡管她修長的大腿對我是那麽重要,可我卻不敢再偷看了,當我回到床上時,果然聽到了開門的聲音。

  好險啊!如果當時被媽媽發現的話,說不定她會打死我的。

  自從那次的偷窺之后,我就永遠也忘不了媽媽的身體了,爲了能發現更多媽媽的秘密,我決定第二天把她房間的洞再擴大一些。
 

                                         
                                                                               
 























0.015027999877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