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西方奇幻 《魔劍》第二章 《滅族》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s7715810 於 2012-8-28 23:35 編輯

《章節目錄》
第一章    回家
第二章    滅族
第三章    修練
第四章    遠行
第五章    入會
第六章    潔多


第二章    滅族

窗外的風景怡人,從窗戶望下去會是一片青蔥翠綠的草地,眺望遠方會是壯麗的山巒,擡頭看是清靜蔚然的青空。

雷斯洗澡後換過一身衣服,他躺在床上休息,靜靜地聆聽著鳥語,細膩地品嚐清幽的花香,他真的累了,一連三天的趕路,他和芙娜發生了十多次性事,實在累人得很,可是芙娜出眾的花容,又會惹起他體內流著的魔族之血。

貪婪,色慾,狂暴。

這都是魔血帶來的影響,他平常已經極力克制自己,但還是被魔血所驅動,做出大為失去理智的事。

想想過去,那種放任的生活,真的是令人心生愜意。

此時,他腦中又浮現出母親的影子,對,就是她,從他十五歲開始就一直引誘自己,一個外表溫柔慈祥的母親,骨子裡是一個放浪淫蕩的賤女人。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原故父親才會英年早逝,這個女人實在是太邪惡了。

一想到此,雷斯就下了床,逕自走出了房間,直向母親的寢室走去。

咯咯咯……

安娜蒙卡正在悠閒地看書,剛巧這時門外響起敲門聲,她嘴角露出一絲曖昧的笑容,然後合上書本放在桌子上。

「雷斯,你來了。」

安娜蒙卡將門打開,眼前出現的人是雷斯,他一臉淡漠地看著她,感覺不到半點情緒波動。

「你聽著,午餐送來時放在房外就可以,沒甚麼事不要打擾我。」

安娜蒙卡對一位僕人說。

「是,夫人。」

雷斯步進裝飾典雅的房間,這就是他母親的香閨,別的人都不想輕易進來,但他卻可以,因為他與她有不可告人的祕密。
「坐吧。」

安娜蒙卡柔聲道。

雷斯坐在桌前,安娜蒙卡為他斟了杯茶,二人相對而坐,但彼此都不開口說話,她繼續看書,他則環顧四周。

過了良久,二人還是沒有說話,房間內寂靜無聲,氣氛平和,偶有小鳥飛進露台上。

雷斯望了一眼安娜蒙卡,她一臉平靜的樣子,他眉頭輕皺一下接著離開桌前走到露台。

沐浴在陽光之下,雷斯籲了一口氣,心中在想著母親的態度,明明是她邀自己來,但卻沒有甚麼行動,難道她轉性了?

臆測良久,偶爾察看到露台一隅放了一個小提琴,他忽然想起昔日的時光,母親教他拉小提琴的情景,這時他終於明白。

雷斯拿起小提琴,側頭夾住,然後拉起動人的樂子。

琴弦之音帶著歡快的情感,簡單的曲調令人產生置身於翠綠原野的幻象,音階高低起跌有序,音符如飛鳥一樣自由奔放。

「你沒忘記這首曲子啊。」

不知何時,安娜蒙卡走到雷斯身後並摟住他,雷斯這才清醒過來。

「這是妳教我的曲子,我不會忘記那個溫柔的母親。」

「那個?不就是我嗎?」

「不……不是妳,那個溫柔的母親永遠是我最愛的媽媽。」

「那我是甚麼?」

雷斯放下小提琴,轉身望向她,她正用水靈的大眼看著自己,不用她說,他也知道一切。

「妳是我的女人。」

她不由得甜甜一笑,笑得極是嫵媚,令人產生難以平伏的心情。

「妳永遠都是那麼年青貌美,安娜蒙卡。」

雷斯情深地吻向她,兩唇相親,似是柔情,卻帶著熾熱的愛。

他擁抱她的身體,她那細小的腰被他緊緊摟著,二人漸漸變得親熱起來,最後激烈地擁吻。

露台下偶有僕人經過,但有誰會注意到露台上的他倆?

雷斯和安娜蒙卡都脫光光,在露台上激烈的做愛,她輕吟嬌喘,不敢放聲大叫。

「嗯~~嗯嗯~~~很好~~繼續插我哦~快一點喔~~嗯嗯~~」

「在這兒做不怕被別人看見?」

「不……不怕……怕的話……進去。」

「好,摟住我的頸,我抱起妳。」

她環抱著他的頸,他把她抱起走進房內,但肉棒還不止插動。

二人來到床上,軟綿綿的大床更適合做愛,此時,她趴在床上任由他從後抽插自己,就如馬兒做愛一樣。

「嗯嗯~~喔喔~~很舒服哦~~」

「淫娃,色胚,被兒子插還說舒服。」

「只有你能滿足我,噢~~~嗯嗯~~」

「那我爸爸呢?」

「他?他根本不能滿足我……」

「他不會是因為妳而死吧。」

「應該……不會……吧。」

「該死的女人,我操死妳,我插,我頂,我幹死妳。」

「嗯喔喔~~」

房內氣氛色情,歷久不散,燕語鶯聲不絕於耳,直到二人累了才竭止。

午時,僕人推著食物來到安娜蒙卡的寢室外,輕敲過門和留了言就離去,從房外根本聽不到內裡的聲音,故此察覺不到異樣。

過不多久,寢室的門打開,載著食物的車子被拉入內,這時的雷斯已經穿回衣服,靜坐在桌子前喝茶。

「食物來了,一起吃吧。」

安娜蒙卡微笑著說。

「妳這次召我回來不會是想給我操吧。」

「嗯,不是的。」

她邊吃著清淡的午餐,一邊和雷斯說。

「那為了甚麼?」

「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知道嗎?魔族的事。」

「妳指的是滅族的事?」

「嗯,一百多年前,人類、精靈、獸人和矮人族聯攻魔族,使得魔族在百年前滅絕,現今幸存的魔族不知有沒有十個。」

安娜蒙卡神色凝重地說。

「魔族犯了甚麼事要被滅呢?」

「這是魔族內的祕密,很少人會知道。」

「妳今天好像特別易動感情啊。」

「嗯,因為今天是魔族公主自我封印的日子。」

雷斯用心聆聽她的說話,一百多年前,魔族的王薩多魯打破禁制,成功將一柄劍鍊製出來,這柄劍擁有極強大的魔力,足以媲美矮人與精靈聯手打造的聖劍,但這把劍比之聖劍的力量還勝一籌,因為這柄劍能吞噬人的靈魂來強化自身的力量。

這絕對是一把魔劍。

本來這消息不會被其他種族知道,但是事情不是這麼簡單,魔劍與聖劍像是互相抵抗,魔劍能感覺到聖劍的存在,反之亦然,所以最終這件事被揭發,而精靈族的大預言咒師也得到一個重大的預言。

這柄魔劍會為整個神聖大陸帶來滅頂災禍,所有種族都會被這柄魔劍所吞噬,最終所有生靈都會為它所食,大地變得荒蕪,從此無生靈存活於世。

首先各種族沒有要滅絕魔族的念頭,他們和魔族的王交談,希望想辦法將魔劍毀滅,但是薩多魯不想將千辛萬苦鍊製成功的劍就此毀掉,交談漸漸變成指責,各種族的領袖都開始不安起來,魔族想藉此劍控制整個大陸,這是任誰也看得出的事。

如此,各種族開始聯手攻擊魔族,魔族原本生育力不弱,人口也達數百萬,但比之人類還是太渺小,再加上其他種族聯手,魔族不戰已敗。

這場戰事持續不久,薩多魯利用魔劍的力量苦苦堅持到最後,可是魔劍剛打造不久,吸收的靈魂不多,力量稍有不及聖劍。

聖劍一出,魔劍失色。

薩多魯與人類王者希拉決戰於銀龍山脈,希拉手持矮人鍛造精靈加護的聖劍與他大戰三天三夜,最終重創薩多魯得勝。

薩多魯抱著負傷的身驅返回魔族要地,立即命族人四散逃亡,但可惜為時已晚,魔族能逃脫的不出十人,最終薩多魯將魔劍交給女兒艾瑞雅,並命暗黑巫師護送出魔都。

人類軍隊追著艾瑞雅至地獄峽谷,艾瑞雅自知逃不過被殺命運,與其被殺還不如將自己封印起來,於是她與幾名暗黑巫師聯手使出封印絕技——隱月無痕。

此絕技只有魔族直系血脈的幾位族人知道,也只有這幾人能解開,人類聯軍萬料不到艾瑞雅有此一著,都把魔族全殺掉了,自始魔劍與艾瑞雅封印於地獄峽谷。

然而,此事還沒完,魔劍的力量比精靈的大預言咒師所知的還要強大,雖被封印起來,但還一直釋放出魔氣,生活在地獄峽谷的野獸受魔氣感染變得兇殘強大,一直徘徊於地獄峽谷不離去,故此做成了地獄峽谷的凶名,很少人會到地獄峽谷去。

各種族眼見魔劍未滅,心中難免不安,但暫時看似沒有危險,於是漸漸放棄破壞封印毀掉魔劍的念頭。

「其實我是艾瑞雅公主的近身女僕,本應在公主成功封印後自殺殉葬,但時當時被你班洛克的先輩發現,並將我抓住,他們想在我身上找出破解封印之法,但我根本不知道,他們把我困在牢獄之中,用盡各種方法對付我,最後還是沒有人問出甚麼,之後就將我永遠囚禁……是你父親將我解放出來,還娶了我,他真的是個好人。」

「原來如此,看來班洛克家族先輩是想問出破解之法邀功了,不然不會單獨把你囚禁至今……咦?那妳豈不是有過百歲了?」

「嘻嘻,是的,魔族有種特殊法術能保持青春,所以你才能看到現在的我。」

「天啊,我竟然和上百歲的老婆婆做愛,太令人咋舌了吧。」

雷斯頓覺嘔心起來的說。

「哼哼,你現在看到的,摸到的還不是二十來歲的我,有甚麼好驚訝呀。」

「也對,那妳為甚麼要告訴我這件事?」

「我想你解救艾瑞雅公主。」

安娜蒙卡淡然地說。

「甚麼?!」



未完,待續。






















0.013134956359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