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動漫修改]美少女戰士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序章新的敵人
今天是星期日,地場衛(也就是禮服蒙面俠)剛醒來。他知道今天會很空閒,因為女友月野兔一家人去了九洲探外婆,今天就留在家歇歇吧。他不再賴床,起身走進浴室淋浴。

在花灑的水花下,過往的戰鬥一幕幕的在腦海中浮現。貝爾女王、魔界樹、黑月帝國…等,而最後的戰鬥,激烈的銀河大決戰,也己是兩年多前的事了。在那一戰中,他和所有美少女戰士幾乎都全軍覆沒。要不是後來SailorMoon冒險
投身銀河中心、星的根源,將萬惡之源「加奧斯」淨化了的話,那會有這兩年多的安逸生活。

地場衛沐浴完畢,到鏡子前穿上衣服。在鏡子的倒影中,他突然見到背後出現了一個全身穿著黑袍的怪人,面上沒有面孔,竟是一個骷髏。他一驚轉身,那有甚麼人!忽覺腦後風聲響起,急忙回頭一看,剛好看到從鏡中伸出一柄光閃閃
的鐮刀,把自己的頭齊頸斬了下來。

第一章愛與美貌的戰士--SailorVenus

在星期天燦爛的陽光下,愛野美耐子(她的真正身份,正是由金星守護的愛與美貌的戰士--SailorVenus。)正在公園跑步。在這兩年中她己由高中升上了大學,而且成了大學排球隊的主力攻擊手,甚至有希望入選日本國家代表隊。

美耐子是校中著名的美女,一頭垂腰金髮閃爍生輝,(不要問我為甚麼日本人會有金髮,我只是忠於原著。)俏麗的面龐,和那些偶像明星比較起來也毫不遜色。高挑的身段和玲瓏浮凸的三圍,更足以使人心動神馳。尤其是當她穿著緊窄的排球服,在球場上躍上撲下時,胸前雙峰晃來晃去的,叫人看得鼻血直噴,慾火高昇,恨不得馬上撕去她的衣衫,按在身下幹過痛快。

出奇的是以美耐子這般優越的條件,至今卻仍是形單影隻的。她當然不是沒有追求者,只是她總看不上眼。這個她自己心知肚明,她其實是暗戀著地球王子地場衛--月光公主月野兔的未來王夫。

從初相識開始,美耐子已喜歡上這個美男子。雖然明知到不可能,但美耐子的心總是放不下來。美耐子跑著跑著。這幾天她特別感到寂寞,因為愛貓阿提密斯跟著阿兔的雌貓露娜去了九洲,她連唯一的伴也沒有了。就在這時,她美目一瞟,見到地場衛在公園的長椅上,正優雅的坐著看書。腳步不期然的慢了下來,向他走過去。「Hi!早晨。」美耐子向地場衛展現甜美的笑容。

地場衛擡起頭見是美耐子,也揮手回報。「早啊!這麼早就在跑步嗎?」美耐子在他身旁坐下,全身香汗淋漓,輕喘著氣。「是了,阿兔去了九洲,難怪你這麼悠閒了。」

地場衛從懷中掏出手巾,溫柔地替她抹去額上的汗水。美耐子呆了。汗巾從額上抹到臉頰、粉頸…啊!竟然在上衣的領口上揩抹著。美耐子粉面飛紅,卻不捨得伸手反對。「今天傍晚大球場有搖滾音樂會,你有空嗎?」地場衛收回汗巾向美耐子說道。

「有空!有空!」美耐子連想都不想,馬上答應了。

「那六點鐘球場門口見。」地場衛站起身,向美耐子揮手再見。過了好一會,美耐子才回過神來,感到腿間微濕,剛才竟然動情了。美耐子馬上回家梳洗打扮,心中忐忑不安的。雖然有點內疚,覺得對不起阿兔,但理智最終還是敗下陣來。她歡歡喜喜的細意打扮在衣櫥內挑選了很久,終於選出了一條鮮黃色的短裙。再襯上一個性感的無吊帶乳罩,和一條半透明的內褲。她在秀髮上綁上招牌的紅蝴蝶結,還在身上噴了點香水。她打扮好後,還不放心的在鏡子前端詳了好一會。既為自己的驕人身段驕傲,又擔心穿得過份性感。

胸口似乎低了些,酥胸半露的;裙子也好像短了些,不但露出半個屁股,還 隱約的見到內褲。正在忐忑間,一看手錶,快夠鐘了!也顧不了許多,馬上穿上鞋子,飛奔赴會。

當,當。大球場的大鐘敲響了六下。地場衛走到球場入口,美耐子早已站在旗桿下等候。她美麗的面容和一身性感的打扮,深深的吸引著每一個路過的人的貪婪目光。「嗨!」地場衛向她招手,美耐子笑著迎了上來。「你今天真美,呀!還香噴噴的。」地場衛涎著臉說道。

美耐子滿面羞紅,不懂回答,只是低頭不語。地場衛見到依人羞態,便取笑地說:「有人害羞了!」美耐子更是羞不可仰,伸手要打他。阿衛忙伸手擋格,隨手在美耐子的豐臀上拍了一下,不理會她的嬌嗔。把這美女一擁入懷,雙雙進入音樂會會場。

音樂會馬上要開始了,樂聲震耳欲聾,使場內的每一個人都聽得熱血沸騰。樂隊出場了,這是現今最紅的搖滾樂隊。音樂以放蕩狂野聞名。人群高呼狂喊,每一個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台上。

美耐子也沒有例外,她也和其他人一樣,在狂怒的樂聲中,聽得如癡如醉,高聲和應著。突然她感到胸前一緊,阿衛那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竟向下移,摸在胸脯上。她一驚擡頭,嘴吧已被阿衛的口封住了強吻。美耐子雙腿一軟,已無力抗拒了。

胸前的手愈摸愈猖狂了,弄得美耐子嬌喘連連。同時感到阿衛的另一隻手,已在自己大腿之間撫摸著。美耐子心中一聳,忙用力掙扎。但身體卻被阿衛從後緊緊抱住,吻得更熱烈了。阿衛的手竟從上衣的領口伸了進去,撥開乳罩,按在乳房上。美耐子只覺金星直冒全身無力,檀口微張。

阿衛的舌頭便趁機伸了進去,吸吮著美耐子的香津,挑引著她的香舌。連串的快感,令美耐子失去了理智。軟倒在阿衛懷裡。一絲濕潤沿大腿流下,竟流出了愛液。

四周的人群仍在高呼狂叫,沈醉在音樂聲中。但美耐子卻甚麼都聽不到,只感到全身蛇行蟻走,半邊美乳已被阿衛扯到衫領之外。雪白的椒乳在斜陽下展現健康的光彩。鮮紅色的乳蒂高高隆起,正在強烈的抖著。阿衛的手已撥開了美耐子的內褲,撫弄著濃密的陰毛。

從陰戶中流出的愛液,沿著阿衛的手背滴到地上去。手用力的蓋住陰戶,大力的擠壓著。強烈的刺激,令美耐子全身劇震,鼻孔強烈的呼著氣。口涎從兩人吻著的嘴邊流出,滴落美耐子的乳房上。

阿衛左手捏弄著美耐子的嬌嫩乳頭。右手手指,更循著兩片陰唇中間的溪谷,攀上了孤獨地隱居了十九年的陰核尖端;同時兵分二路中指直探陰道口,順著如泉湧出的愛液,迫開緊閉的陰門,闖進了從未有人到過的處女地。

上身和下體同時受襲,美耐子感到眼前一黑,高潮湧至,四肢無力要不是被阿衛抱住,早已倒在地上了。到美耐子恢復知覺時,旁邊的群眾仍在狂歡高叫,根本沒有人注意到她倆的行動。

美耐子覺得下身涼涼的,低頭一看,自己的小內褲已跌到足踝處,早濕得一塌糊塗了;大腿流滿了愛液。而一條又熱又燙的物體,正在自己裸露的屁股上頂來頂去。她反手一摸,剛好著了正要闖關的陰莖,嬌羞之下連忙縮手。但在一觸之間,美耐子已感到那根陽具的粗略形狀。很粗的,自己一手還握不過,長度約莫有七,而且又粗糙又燙手。心中又驚又喜!正在猶疑間,已感到陰道口失陷,城門已被兇猛的陽具撞開,斗大的龜頭隨即突破障礙,插進花芯之內。

「哎呀!」美耐子不由嬌喊出來。阿衛左手抓緊美耐子的玉乳,右手往她的小腹上一按,屁股配合地往上一頂陰莖毫不留情的開山劈石,撐開四壁緊迫的陰道肌肉;衝破了這美少女戰士的處女膜,直抵子宮口。劇烈的痛楚由下身傳來,陰道裡像插入了根燒紅的烙鐵似的。痛得她冷汗直冒,兩眼發直,連叫也叫不出來,眼淚痛得奪眶而出。她知道隨著這一下劇痛,自己的寶貴貞操已經失去了,不禁悲從中來,眼淚更不受控制的湧出來。

一絲鮮紅的處女血,沿著陰道口流到美耐子的大腿上,在雪白的肌膚上留下長長的血痕,顯得份外眩目。幸好阿衛在第一下的粗野插入之後,沒有繼續粗暴的抽插,暫時停住不動。美耐子才能回過氣來,她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感到仍然痛得要命,大陰莖在陰道內一下下的跳動著,每一下都令她心頭一震。過了好久,美耐子才感到痛楚開始緩和,開始消退了。

音樂會的氣氛漸趨熱烈,人們的尖叫聲此起彼落。當中也夾雜了美耐子的嬌吟,因為阿衛的抽插開始了。起初只是集中在陰道口一段輕微的抽動,手指同時在乳頭和陰核上按壓著在配合。美耐子感到在陽具一進一出之間,帶來既痛楚又痛快的複雜感覺。其中的痛楚漸漸減輕,反而愈來愈感到舒服,而且陰道深處的空虛感覺也愈來愈強烈。慢慢地,她開始搖擺著腰肢。主動的向後挺動屁股,希望陽具能夠更加深入,去填滿難耐的虛空。

美耐子的嬌喘漸次強烈,口中夢囈似的在低吟:「啊…啊…重一些…是…是這裡…啊…痛…」到後來已不成言語,只是依依呀呀的喘息。陽具的抽插愈來愈快,抽插的幅度也愈來愈大了。緩慢而輕柔的抽送,已不能止住美耐子的慾火。

她的屁股像上了摩打一樣,一面上下左右的旋轉,一面瘋狂的前後挺動。雙手無處擺放,於是緊緊的抓住阿衛的長褲。阿衛恍若感覺不到似的,陽具仍然像打樁般急速而強力的衝開緊迫的處女陰壁,龜頭毫不留情的撞在子宮口上。從陰道裡氾濫而出的愛液,已流滿了兩人的腿。

快感愈來愈強烈,美耐子突然「呀」的一聲,身體不停顫動,全身上下一陣痙攣,俏臉上、粉頸上、酥胸上甚至大腿上都泛起片片紅暈,像桃花盛開一樣美麗。兩腿抖著,淫水像開了水掣一樣汨汨流出,把身下的草地濕了一大片。

阿衛的陰莖也感受到美耐子的高潮猛衝幾下,滾燙而濃烈的精液如箭射出,直入子宮,燙得美耐子全身一震,竟然馬上攀上另一次高潮。這次的感覺更是強烈,美耐子感到體內的陽具像火山爆發似的,帶來強烈的震撼。陰莖每噴射出一下精液,靈魂就漂離一下。到陽具射出了最後一滴精液,這種恍如死去的感覺才慢慢消失。

失去雄風的陽具慢慢委縮,被緊緊的陰道迫了出來。美耐子扶著阿衛的手臂站穩身子。「你壞死了!弄得人家那麼痛!」她回頭正欲撒嬌,忽然看見「阿衛」眼內充滿著邪氣。心中一聳,驚叫道:「你不是阿衛!」「太遲了!」那個「阿衛」口中吐出令人毛骨聳然的聲音。

美耐子突然感到從小腹內誕生出一種前所未有的異樣感覺,而且迅即擴散全身。「美少女戰士變身!」美耐子卻詫異的發現自己的身體沒有任何變化,她握拳向阿衛打去,阿衛卻毫不費力的捏住她的粉拳,冷笑到:「你現在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少女,還想打倒我嗎?」

阿衛一把撕掉美耐子的乳罩,一手抱住她的身體,一手輕輕地撫摸著美耐子雪白的胸部,美耐子拚命的掙扎著,而阿衛按在她乳胸上的右手不知何時已長滿了堅硬的鱗甲,美耐子盯著按在自己胸口的手竟已變成了一隻妖爪,大驚道:「阿衛!你是……啊!」美耐子的話沒來得急說完,已被她自己痛苦的慘叫打斷,阿衛變成妖爪的右手已經狠狠的插進美耐子雙乳之間的心窩,美耐子突然感到自己的心房一陣劇痛,妖爪的五指已同時把尖利的指甲刺進了她的心臟!代表金星的美少女戰士未及喊出她的第二聲慘叫,已停止了呼吸。

阿衛攫緊了美耐子的心臟,慢慢的從她的心窩裡抽出手來,剛剛斷氣的美少女戰士就這樣被殘忍的掏出了心臟。阿衛扯斷還連在上面的血管,將美耐子的心臟撕開,血肉模糊中露出一顆淺黃色的水晶,發出柔和的光芒。只見阿衛面上現出令人不寒而慄的微笑,從美耐子的心臟中取出了水晶,又在美耐子胸口那個血肉模糊的血洞上吐了一口唾沫,美耐子的屍體迅速地從心窩上被阿衛挖開的血窟隆糜爛開來,很快少女的屍身已是白骨露出,內臟流了一地,不一會兒連白骨也化作了青煙,整個消失了。只有美耐子身上穿著的的短裙、乳罩、內褲、鞋襪和她 那顆被撕裂的心臟留在草地上。

阿衛將水晶放入懷中,抹了抹剛才一爪插入美耐子胸膛時濺上的一臉鮮血,轉身消失在仍在狂歡的人群之中。






















0.01428985595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