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時尚名媛系列之四-淫濡青澀香蕉的蜜汁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時尚名媛系列之四-淫濡青澀香蕉的蜜汁

    夜空下著傾盆大雨,把台北的馬路滋潤得閃閃發光,路燈及兩旁高樓閃爍的霓虹燈,在迷濛中透著淒豔的色彩。一部白色轎車馳過積水的路面,濺起陣陣水花,偶而略空而過的閃電,照亮了漆黑的街道,同時也映出車內一對男女儷影,男的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覆在白晰粉嫩的大腿上,而女的躺在放下一半的助手座上,姣美的臉龐、殷紅性感的嘴唇、輕闔著迷人微醺的眼眸,任憑那輕浮的撫摸滑動。兩人浸淫在誘人香頌裡,一路往陽明山開去,消失在劇雨中的陽金公路……

  在雨中車子漸漸減速,非常緩慢地行駛在彎延的山路上……

  「慧甄……尤組長……」那男子試探性地抓住大腿內側搖晃,輕輕喚著好像已經睡著的我。

  「嗯∼我好暈哦∼不要……吵我……嗯……」嘴巴喃喃地應著順手將座椅完成扳平,全身舒展地躺平下來,其實我的感覺是敏銳的,只是沈醉在蝕骨愛撫中不想醒過來……

  話說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不是結婚喔!我可不想那麼早結束多采多姿的單身女郎生活呢!是朝會時經理表揚績優人員,而我又是名列前茅,因此當眾人事佈達……

  「人事佈達,尤慧甄君表現卓著,績效優異,特晉升第三組組長職務,此令……總經理XXX」接著四周響起一陣掌聲及道賀聲……經過一陣忙亂之後,總算安置下來啦!而我也就新的位子坐下來,擡頭望去組裡三男三女六位組員,大多比我年紀大、資歷也比我深;除了剛入社半年的小李二十三歲,小我兩歲。

  「組長,晚上聚餐慶祝一下,我們請客……妳出錢……嘻嘻……」不知哪位帶頭起哄……

  「好好……我請客……餐廳你們挑……」我想當組長不能太寒酸,於是欣然答應。

  「喔耶∼組長英明……」又是一陣歡呼……

  晚餐很快地在八點多結束了,就在大家準備各自回家的時候,又有人出主意啦。「還早嘛!走!去PUB狂歡一下……」「好耶∼說走就走」於是一夥七個人殺到敦化北路一家知名迪斯可舞廳……

  平時在公司男的個個正派斯文、女的婉約端莊,但是一到PUB可是原形畢露、加上幾杯洋酒下肚,那放浪行駭的模樣與上班比較,可說是相去一萬八千里……起先我還顧及形象不敢放縱;不過經不起大夥一再催促,也就加入狂歡的行列……

  酒精的催化、震耳樂聲的憾動、強烈燈光閃爍的迷惑……很快地恍惚啦!偶而響起激情沈醉的慢四步,一首接一首,從一個懷抱轉到另一個懷抱,從腰背的輕撫到重點部位摳揉,恣意享受肌膚磨擦的快感……我已經忘了誰又是誰啦!最後媚眼如絲地癱在長沙發上,上衣的扣子不知什麼時候被解開一半!一抹酥胸在黑色胸罩襯托下,顯得是那麼耀眼醒目……此時一些別有用心的,還一直將酒往我嘴裡灌,甚至藉著擦拭滴落胸部的酒汁,拼命地又擦又揉的……這時的我已無力阻擋了,唯有恍惚暈眩地嬌哼著……

  「尤組長……組長……喝水……哎呀!不要啦!組長已經醉了……你們不要鬧了……」耳裡聽到小李在替我解圍,還體貼地端冰水餵我……

  勉強睜開惺忪媚眼,望著朦朧的他:「小李……謝謝你喔……送……送我回家……不能喝啦!我要……回家……」

  「好好……我送妳回去……大哥大姐!組長真的醉啦!我送她回去……你們繼續玩……」小李扶起癱軟的我往門口走,一邊跟他們打招呼。

  「小李,你爽到啦!記得溫柔一點喔!哈哈……明天報告戰果!哈哈……」在迷糊中身後傳來猥褻的笑聲……

  一走到門口,哇!好大的雨哦!「組長!妳車子停哪裡?我去開過來。」「吶!在包包裡……」我將香奈兒手提包塞入他手裡。

  「組長!我是說車停哪兒!」「喔!對面巷子裡……」一手指著車子停的方向。

  「好!妳站好哦!還行吧?好,靠著柱子,不要摔倒喔……」小李一邊跑過馬路,一邊不放心地回頭叮嚀……就在快忍不住想蹲下時,吱一聲,我的那部小白已停在路邊啦。

  「組長快,我扶妳……」說著半扶半抱地將我提上車……這時在暴雨的沖刷下,全身都濕了一大半,小李更不用說,好像是剛從水裡撈起來,真的有夠狼狽……而我也好不到那裡,輕薄白襯衫濕淋淋地貼在身上,有穿等於沒穿一般,酥胸半露地挺立著。經過大雨的洗禮之後,酒也醒了一大半,但是頭還是昏沈沈的,於是就闔上眼簾假寐一番……

  「組長!妳住哪兒?組長、組長……這樣會著涼的,我幫妳擦一擦……」說著就掏出手帕從臉頰往下抹……(哦∼好舒服喔!經過了脖子輕柔的落在鼓脹的乳房……哦∼是那麼地溫柔!那麼地舒爽!)我仍緊閉著眼睛,舒暢地享受曖昧的擦拭撫摸……喔!手從攤開的衣領插入,不知是擦拭還是揉捏!這次停留的更久,手指甚至從罩杯上緣擠入,試探顫抖地撩撥早已激凸的乳頭……

  「唔∼不要……嗯、嗯……不要嘛!好睏喔……」此時酒意已消失啦!取而代之的是渴望的慾念,但是礙於面子只好繼續裝醉,且半推半就的低聲呢喃著……

  忽然椅背往後放下,「組長!妳半躺一下舒服點……對啦!妳還沒告訴我住哪裡呢……」

  此時正沈醉於酥麻搔擾的我還不想回家,「小李……我不回去……你開、你開就是嘛……」慵懶黏膩的呢喃自喉間蹦出……

  「好!我載妳去兜風……」車子重新上路消失在煙雨朦濛的敦化北路……

  這時候,閉著眼眸半躺的我,因為中斷了魔掌的侵蝕,體內高漲的慾火無處宣洩,不停地輾轉反側……緊窄貼身的兩片裙更因躺下而往上縮,一雙粉粉嫩嫩的大腿白花花的暴露出來。腿內交叉處傳來涼涼的寒意,我想是濕漉漉的丁字褲受到車內冷氣的吹襲……(哇!忽然想到……是不是內褲也露出來?)於是出於自然的反應,伸手將裙襬往下拉,不過實在是太短啦!又往上縮捲……輕微偷偷地打開眼簾,發現小李一雙賊眼不停地在腿間打轉……握著排檔桿的右手小指頭偏向淫露的大腿外側,保持著微些的距離……再下去我羞慚的不敢看啦!微凸似包子的陰庭,在薄紗內褲的包覆下,淫蕩地露出裙角,陰縫呈優美的線條浮現在他的視姦下……(哦∼好色喔……)

  劇雨的夜晚是愛慾的催化劑,高漲的慾念不斷的侵喫成熟地肉體……(受不了!哦∼受不了!又能怎麼樣?唯有繼續裝醉、裝睡……)在變換睡姿時微微撇開左腿,似有若無地碰觸他置放於腿側的小指頭……僅僅輕微的接觸,感覺確是那麼的鮮明刺激,猶如觸電一般,大腿及私密處引起一陣陣悸動……這是我裝作酒醉蓄意的勾引,(小李呀小李!你不要再折騰啦!看也給你看了、腿也主動挨靠了,還等什麼呢?)饑渴的內心不禁埋怨著。

  (哦!總算沒辜負大姊的一番用心……)那頑皮的手指開始一根接一根,怯懦地爬上白晰富有彈性的玉腿,隨著指頭輕佻地摸索蟻行,那敏感的大腿忍不住痙攣抖動……(哦∼太美、太舒爽……)因為太激情的關係,將臉龐撇向一旁,為了怕忍耐不住而哼出聲,緊緊地咬住下唇……這時候輕輕的睜開眼眸,透過側窗的反射靜悄悄地欣賞他偷襲的模樣……

  「喔!嗯∼」在他觸及隆起的陰戶時,忍不住呻吟出聲……而他也嚇得趕緊縮手。不知過了多久,看我沒再反應,又重新撫上溫熱飽滿的秘境輕輕地按慢慢地揉……出於自然反射動作,那濕潤的下體開始一拱一拱地配合。此時他忽然望向窗戶跟我張開的眼睛對上啦!這下子再也裝不下去了……

  將臉轉向他,扯著沙啞的聲音:「你好壞喔!連組長的豆腐都敢吃……羞羞……」一手在他臉頰劃著。

  「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李一邊結結巴巴的辯解,一邊慌亂地將我上掀的裙襬往下拉扯掩蓋……
  
  「噗嗤……你說還不壞!現在又在摸、又再脫啦!」我捉弄似的損他。

  「不!不是……我是要幫妳遮蓋……」

  「好啦!好啦!咦∼現在在哪裡?你要載我去哪裡?」望著窗外的傾盆大雨問道。

  「仰德大道,我們去小油坑……」

  「小油坑?哦∼你壞!你又在打主意啦!哈秋!哈秋!喔∼感冒了……」一連打了兩次噴嚏。

  「我把冷氣關小一點,組長!妳繼續睡吧……等一下舒服一點……」小李仍體貼的獻殷勤。

  「沒用的!衣服還濕答答的,連內在美都是濕濕地……冷氣一吹哪有不著涼的。」兩手攬著胸罩回答。

  「組長!那就把內衣脫掉……」「哼!你想!哈秋……」

  「妳看!妳看!真的感冒了……把濕內衣脫掉,我開暖氣……」

  「好嘛!好嘛!轉過去……看前面……不許偷看喔!」終於揪不過他,只好遮遮掩掩的將半杯蕾絲胸罩取下,並且將上衣胸襟拉攏……擡起頭來發現一雙賊眼咕嚕咕嚕的在胸部打轉……

  「看什麼看!沒看夠呀!看路……」我嬌嗔的白了他一眼。

  「組長!妳好迷人、好性感喔……乳房的曲線很美……」一手指著高挺的雙峰。

  「你哦!不正經……」一拳搥向他的肩膀……但聽他組長長、組長短的,聽在耳朵裡滿受用地,而且別有一番激情的感受……

  「真的很迷人……不信妳自己看看……」「呀!」在我低頭往下看時,兩顆顫危危的乳峰,將輕薄濕潤的襯衫頂得漲鼓鼓地,而且頂端凸顯著性感誘人的激凸……唰∼一下,整個臉頰都燥熱起來……

  「不理你啦!好好開車,我再瞇一下……到了叫我……」輕啐一聲,重新躺平下來,然後兩隻手臂往後一伸,打起懶腰來……接著主動地將他的右手攬在胸前:「好冷喔!借我抱一下……」反正車內一遍漆黑,我也就大膽放縱地迷誘……

  此刻下腹又傳來一陣陣搔癢……喔!原來是雙手搭扣在他手彎處,小胳臂自然下垂,而手掌剛好落在柔軟的小腹,恰恰好讓他佔便宜,整副散發著熱氣的妹妹都落入手掌中……

  「不要……喔∼不要……唔∼」語調軟弱中隱含著鼓勵,伸手阻擋不是撥開;而是覆蓋頑皮的手背……所有欲拒還迎的動作都顯得那麼慵懶曖昧。

  中指順著陰縫來回輕柔劃動,將早已濕透的性感內褲劃出一條凹痕。有時劃到上方不忘輕輕地摳微凸柔嫩的那一點。(哦∼好麻、好舒服……)這時的我已經全然放鬆,兩隻手臂置放在後腦,全身毫無設防地躺著。而他呢!在半推半就的誘惑下,右手的動作也就更大膽放肆……已經不再滿足隔紗搔癢啦!開始延著內褲縫隙來回摸索,偶而會調皮地撚扯鑽出褲縫的恥毛……撚得我忍不住輕哼連連……「哦∼嗯∼哎呦!痛……哼……」

  「你好壞……這樣人家睡不著呢!嗯∼」說完微微地挺舉陰部,暗示可以再下一步動作啦!開竅的他將狹窄的褲襠扒到一旁……唔∼整個陰唇、陰縫都完全淫露了……頑皮的手指捏住早已膨脹的唇瓣一再反復地捏合、撐開。

  「嗯∼好癢耶……你壞!你壞……嗯……」年輕的他,愛撫雖然有些生疏,不過……當我饑渴難耐的時候,卻都適時搔到癢處……對性愛經驗豐富的我,可說是折騰;但也是最高的享受。

  「好滑喔!水好多……」手指已劃開花瓣,直接觸摸柔媚的恥溝,由隱密的會陰滑過陰道口,緩慢地到達柔弱的陰蒂……再往下……再往上……(哦∼太舒服了……)一波波滑膩的淫水,在陰腔痙攣收縮下,不停地湧出……

  再也受不了啦!我主動地擡起臀部示意:「小李……脫……脫掉……嗯∼快嘛!」很快地下體得到了解放,一叢烏黑的陰毛鑲在白晰粉嫩交叉處,是那麼地耀眼……將腿撇得更開,原本閉合的唇瓣因而微微展露……吱∼這時候車子忽然停止了下來……「到啦!雨小了!應該快停啦……」小李俯視躺臥的我說……

  「嗯!我看看……讓我起來……」順手把裙子往下一撥坐了起來,「啊!怎麼那麼多車子!」藉著仍亮著的頭燈,放眼望去四周不下一、二十部轎車!

  「嘿嘿……這還用問?妳注意看……妳看旁邊那部一直在搖呢……」他嘻皮笑臉地指給我看,「死相!不正經!」一掌拍在他腦袋……「耶∼真的呢!前面這輛搖得更厲害……好可怕喔!」我天真的叫著。

  「是呀!這裡是台北有名的車床場所呢……」

  叭叭……「小李!有人在抗議啦!嘻嘻……趕緊把大燈關了。」一下子暗了下來,四周烏漆嘛黑的,唯有車內儀表板音響透出微弱的光線,大概太暗的關係,那微弱的光線倒顯得刺眼……

  「來!讓我再摸摸……」啪!一聲將伸過來的鹹溼手拍掉。「不行!坐過去……剛剛還沒摸夠喔……我們靜靜地聽音樂……嗯∼不要嘛!人家會癢呢!」他非但沒移過去;反而往我身上靠……

  「甄姊!一下下就好……來!我親一個……」說著說著就捕捉住殷紅的櫻唇……(嗚∼嘖嘖……嗯∼嗯∼嘖嘖……)非但蓋住了整個嘴唇,而且蛇樣的舌頭一下子侵入口中,不斷的攪動……(哦∼口腔黏膜經過舔掃,那感覺實在太美啦……)禁不住那柔軟的香舌也加入了交纏……就在沈醉甜美濕吻中時,胸前的扣子又一顆顆被解開啦……在車內微光照映下,聳挺的乳峰呈現優美飽滿的弧線……

  「哦∼輕一點……對……好舒服喔!」在他魔掌侵襲下,不禁嬌哼出聲。嘴唇短暫的分開,又主動地貼上尋求甜美的糾纏……這時感到底下的溫熱一直汨汨湧出,相信已經氾濫成災啦!細膩的臀瓣察覺出皮椅的濕滑……

  「唔∼唔∼輕……輕……哦∼用舔的……嗯嗯……」他的嘴唇終於轉移陣地,取代掌握乳峰的魔掌,咬住激凸的乳尖……在我的指導哀求下,由輕咬轉為吸吮、由吸吮變為壓舔……如此週而復始地蹂躪愛撫,將我的情緒提升到最駭點……更甚的,騰出的左手撈住赤裸裸地下體,時重時輕地摳壓……

  「哦∼哦∼不要∼不可以……哎呀!嗯嗯∼不要嘛!手……喔!好爽……哦哦哦……」在他將手指插入時,忍不住語無倫次地嬌啼……漸漸地一隻中指已不能滿足著火的慾念,出於對被侵入充實的希冀,不覺得快速挺舉肥美的淫穴,企求更緊密的接觸……就在這時候食指也鑽進來了,在兩兄弟通力合作下,蜜壺幾乎被搞遍啦……姆指揉著勃起的花蒂、食指中指攪拌抽插泥濘的陰道、小指頭亦沾著淫水在菊花門摳呀摳的……(哦∼受不了啦!真的爽上天啦!想不到小冤家竟然這麼會玩……)

  「唔∼唔∼太爽……太美啦!快……快……裡面好癢喔!快!再插入一點!哦∼我……我出來了……嗯嗯……」汗濕的胴體緊繃再緊繃,挺舉有如山丘的拋物線,終於崩坍啦!取代的是嬌喘籲籲悶絕的膩聲呢喃……這時全身癱瘓,唯有小腹一再地起伏抽搐……陷入恍惚中的我,已無力阻止未曾停歇的摳插搔弄,只有軟弱氣若遊絲的求饒:「停……停……唔∼受不了……求求你!我我已經……不行……嗯嗯……」

  「組長!妳高潮了?哇∼水好多哦!好像偷尿尿一樣……嘻嘻!」他把濕漉漉的指頭在濃密的陰毛擦拭,一邊壞壞地調侃……

  「都是你!看你年紀輕輕地不學好,連組長都欺負……羞羞……」說著愛憐地伸出手指在他臉頰劃。

  「說真的,我的技術怎麼樣?還滿意吧……」

  「什麼技術怎麼樣!好可怕喔!我看死在你手中的少女不知有多少呢!單單靠手指頭就被你搞得死去活來……」

  「天地良心!這輩子還沒玩過女人呢!」他馬上辯白的說。

  「哼!沒玩過?那……現在算什麼?還說沒玩過……羞羞臉……」

  「剛剛我只是用手指而已呀!我還沒用……」說著說著一頭埋入裸露的陰部……「哎呦!不……不要……髒……起來……起來嘛!哦∼哦∼」不禁驚慌失聲……但是,他仍是埋頭苦幹,嘴唇舌頭不停地在那淒淒方寸地耕耘……時而啣著恥毛拉扯、時而含著唇瓣吸吮……那活潑的舌頭更是一次又一次地舔抹勃起的陰蒂……

  「哦∼哎呀……嗯嗯……你好壞喔!哎呦!輕……輕一點……」下體傳來極度的酥爽讓我嬌啼不絕……

  這時候為了更方便對我折騰,把駕駛座放倒,兩隻膝蓋跪趴在頭側,並且把豐潤的玉腿挾於腋下壓向胸前,用手將陰道口撐得開開……(哦∼好淫穢的姿勢……)

  吱吱、嘖嘖的吻啄吸吮聲,由極度突出淫露的地方傳來……「哦∼唔∼好好……好美……好癢……喔喔……唔∼進……進去一點……插深……深……哦∼哦∼」小李把舌頭捲成尖尖地,一下又一下刺插被扒得開開的陰腔……這時的我真的酸麻到極點,唯一能夠做的是,抱著他的頭顱往下壓、挺舉著下體往上湊,因為裡面實在太癢啦……

  在我快陷入昏亂的時候,忽然發現他的褲襠撐得高高地,累累垂掛眼前。這時的我就像久曠飢渴的蕩婦,慌亂地拉下拉鍊,伸手進去直接插入內褲褲腰,將那堅硬如青澀香蕉的陽具掏出……然後一口含吞進去……

  「喔!喔!嗯∼嗯∼輕輕……一點……痛……哦∼好舒服……好爽耶……我……我……組長……妳好會吸喔!我……我要出來……出來了!組長∼……喔喔喔……」在一陣狂呼之後……很快地溫熱腥膩的精液,一波波地噴灑灌注嘴巴,咕嚕咕嚕……盡數吞嚥進入喉嚨……

  「死人!這麼快……要出來也不說一聲……害我都來不及吐出來……死鬼!」微帶埋怨地啐了一口……

  「喔∼嗯∼甄姐……妳好厲害喔!我……我真的忍不住啦……以後……我一定會慢一點……出來啦!對不起喔!組長……」他一時羞赧地連連陪罪!

  「你喔!還敢有下次!門都沒有……好啦好啦!還不起來?乳房都快被你壓扁了……」膩聲嬌嗔地白了一眼。

  「好啦!組長∼不要生氣嘛!」他有點羞愧又有點落寞地躺回坐位……這時看在眼裡的我,真有點不忍。心想:(就因為他還年輕,經驗不足,一受到刺激纔忍不住射出來……真不應該損他!)於是內心打定主意……

  「小李!你真的第一次嗎?」「嗯!以前的經驗只是接吻、還有摸摸抱抱而已……」靦腆地回答。

  「真的?噗吱……那你是處男了?」我不禁莞爾一笑。

  「組長妳又笑我啦!真的沒有……也從來沒有像剛才妳含我的……」他一時害羞地說不下去……

  「嘻嘻……我含你的什麼?說呀!說呀!都這麼大了!還不好意思呢……我告訴你∼是口交∼噗吱……」笑也笑啦!逗也逗夠啦!

  於是清了清喉嚨:「吶∼小李!其實剛才組長是逗你的啦……你表現很好!很滿意……而且雞雞好粗好大喔!」心裡想著:(每個男人都喜歡女人稱讚他陽具粗大,趁機鼓勵一下,否則以後他對自己沒信心……)

  「真的嗎!我這樣算大嗎?」「嗯!好粗好大!而且呀∼很硬呢!」說完伸手捏了捏稍稍萎縮的陰莖……並且愛憐地輕輕套弄……

  「哦∼組長……妳好會……噢噢……」經不起愛撫,低聲地呻吟……

  「放鬆……放輕鬆……我會讓你很爽的!受不了的時候要告訴我喔!」說著用纖纖玉指,在敏感的睪丸輕搔慢摳……(哦∼年輕就是年輕!一下子就挺翹起來啦!而且比剛剛還粗、還硬!)隨著摳搔他激動得把下腹越挺越高……於是低下頭張開櫻唇檀口,輕柔地把深紫色的龜頭含入……

  在輕搔、淺含、舌舔的撫弄下,他的身體又開始抽搐繃緊……於是警覺性地停止繼續愛撫下去……

  「怎麼!要出來了?要放鬆……對∼深呼吸……嗯……好……」眼中透著媚意柔聲誘導……

  「呼∼差點又出來了!組長……」「嗯?」「組長!妳……妳不會難過嗎?」他怯怯地問。

  「難過?喔∼你是說我沒有高潮嗎?放心∼剛才你不是用手指把我挖出來了嗎!不過……不過嘛……用這一支應該會更好……」握住仍然勃起青筋盤結的肉棒輕晃著……

  「真的!那……我……我要……可以嗎?」他喜孜孜地徵求……

  仍處於慾火高漲的我,臉紅撲撲地抿著嘴嬌滴滴的輕啐:「嗯!還用問!但是……前面位子太小了……我們到後坐去……」說著就很輕巧地爬到後面,而他將兩個前座椅背豎直。然後,也很快速地打開駕駛座車門,光著下體鑽出去……哇!一下子我害羞地趕緊將身子縮成一團……原來是當打開車門時,室內燈自動亮起來,照得一遍通明……小李也嚇了一跳,很快地拉開後門把跳了進來……不過……燈還是亮著!因為是為方便設計的延遲開關,兩個人就這樣低低的趴下……幸好不用等太久,燈全滅啦!在黑暗中……不知是誰先吃吃的笑!接著兩人就爆笑開來了……「嘻嘻……死相!」「哈哈……都讓別人喵到啦!」

  看他嘻皮笑臉的樣子,不禁舉起粉拳邊搥邊罵著:「死相!死相……要看你自己出去讓人家看……要開門也不先把燈關掉……唔∼唔∼」一下子櫻桃小嘴被嘴巴封住了……漸漸地搥打的雙手已環扣在他的熊背上啦!嘖嘖、吱聲開始充斥緊閉的車內、激情香豔的戲碼又再度上演……

  「呢∼把衣褲脫了……皮帶環刮得好痛耶!」在我膩聲要求下,很快的扒得精光……這時我也主動將虛掛身上的襯衫,還有纏繞腰際的窄裙脫了下來。兩具赤裸裸地軀體,嘴咬著嘴、胸貼著胸、昂首的青澀香蕉埋於交叉處溫濕的花叢、四條腿扭曲緊湊地盤纏絞繞……

  好像經過了一個世紀,終於鬆開,好像得到暫時的解脫,啊∼一聲!深深地喘了一口氣……鬆脫環抱的玉臂,而他也微微撐起上半身,那白裡透紅的乳峰恢復了彈性,高高地淫立著,桃紅色的乳頭,亦顫動地與堅實的胸脯保持微些的接觸……

  我愛嬌地用渙散迷離、媚態叢生的眼眸,散發著濃濃誘惑的狐媚,嗲著黏膩的嗓音:「嗯∼進來嘛……」

  這時的他如獲至寶似地,開始用那堅硬如鐵的粗棒,一陣亂插硬戳……看他汗如雨下猴急的模樣,我忍不住噗嗤一聲愛憐地說:「你看你呀!都急成這樣子!慢慢來……姐教你……先不要硬插……對∼我把腿再張開一些……來!就是……嗯∼就是這裡……姐扶著它……慢慢使力……哦∼好大喔!」放開導引的手,移到堅實突翹的屁股使力輕扳……

  隨著大雞巴的侵入,濕滑騷癢的花徑逐漸擴展開來……哦∼那緊箍充實的感覺讓我全身發麻……一聲:「耶∼」「哎呦!」驚呼從喉底迸出……原來又開始猴急的蠻幹到底……

  「等……等一下……停停……嗯∼對∼輕輕地抽出……嗯∼好!現在慢慢地插進來……慢慢……嗯!好棒喔!再抽出……哦∼太美啦!插入……慢∼越慢越舒服……哦∼哦∼好厲害耶!」我不禁擡起頭來輕啄他的嘴唇……

  「來!摸我的乳房……對∼按著輕輕地揉……嗯嗯……按重一點……哼∼捏……用捏的……乳頭……對……哦∼喔!下……下面不要停……嗯∼好酥爽喔!」在一陣呢喃教導聲中,體內蠢蠢欲動的浪潮已經逐漸高漲啦!這時擡起手來,把他的頭壓到胸部……「嗯∼舔我……唔∼唔∼好好……吸吸……快!哦∼唔∼咬我……對……乳頭……喔喔……哎呦∼好痛快喔∼」此時的我蠕動著纖腰、晃動著豐乳、顫動著頭顱秀髮,一直悶絕昏亂地嬌啼燕喃……

  這時埋首耕耘的他,呼吸非但粗重、而且忙亂……「組長……組長……我我……好舒服喔!快忍不住啦!哦∼嘿咻∼嘿嘿……」

  「小……喔!小李……深……插到底……用力!快快……哦∼哎呀……用力幹!我要死了……唔∼唔∼幹我的小穴……騷屄……給我……給我大雞巴!我要……」火山即將爆發的我,兩條腿已經高舉盤箍著……此刻已全然棄甲、隱密深藏的花芯也迸放展開,祈求甘霖的灌溉……

  「誒∼嘿!嘿……插……插死妳……我要去了……組長!妳呢……」發狂的小李一下又一下賣力的樁插,隨著退出我汗濕的臀部拋離椅墊;當猛力撞入時又跌落陷入皮椅裡……哦∼既痛又快又美……

  「出來!快!給……給我!」「好……好……都給妳!咦∼咦∼」「唔∼深∼一∼點∼幹死我∼喘不過氣來啦!唔唔∼唔……」此刻厥起饑渴的櫻唇,急迫地尋求他的嘴巴……死啦!時間停格啦!

  兩條白花花的胴體像巨蟒一般,死命地蟠繞束緊……肉與肉之間,完全找不到一絲絲縫隙……維持生命的空氣,依賴著緊緊吻在一起的嘴巴相互哺渡……隨著兩具抽搐顫抖的軀體,一波波熾熱的精液、一陣陣溫潤的淫水,乳水交融地充灌哺育天堂的蜜壺裡……

  夜深啦!霏霏細雨消失了!皎潔的明月探出雲層,月亮周圍形成一輪耀眼的月華,將遠山近景的輪廓照亮得那麼清晰分明……同時悄悄地由後窗溜入,灑在仍緊抱一起赤裸的愛慾,將激情過後泌出的汗珠,輝映得閃閃發光……已經退縮的陽具可愛地垂放著,像飽沾蜜汁的青澀小香蕉,外皮閃爍著油油的亮光……






















0.020485877990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