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亂倫生涯第四章 二娘教子三人浪 為兒獻女討歡心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四章 二娘教子三人浪 為兒獻女討歡心

  我們每人的房中都套有浴室,我和姨媽赤裸著進了浴室;媽媽
穿上睡衣,在外屋喊來了女傭劉嫂,讓她提來幾大桶熱水,為防止
她看見我們,讓她把水放在外屋,等她出去後,再讓我提進去。
  放好水後,媽媽也脫去睡衣,她倆讓我坐進浴池,她們就坐在
池沿上,一邊一個為我洗身,我坐下就剛好看到兩雙玉乳,順手就
把玩起來,起先她們還扭動兩下,後來乾脆挺了上來,任我玩弄,
口中還笑罵:「臭小子,你真的好頑皮,這時候也要玩。」
  「我要玩的多著呢!」我調皮地說。

  由於正坐在池沿上,兩個人的陰戶完完全全地暴露在我的眼前
,於是,我兩隻手又分別去玩弄兩個陰戶,紅潤豐滿的陰戶,加上
烏溜溜的陰毛,襯托著陰蒂的突出美,令我愛不釋手,捏著兩粒紅
寶石揉、搓、捏、撚,她們兩人的嫩屄又開始流出淫水了。
  「你們兩個怎麼流『口水』了?」我故意調戲她們。
  「去你媽的,你才流口水呢,你這小子真壞!」姨媽笑罵我。
  「哎,姐姐,你這不是罵我嗎?你說去他媽的,我是他媽,那
不是要去我的嗎?要去我的什麼呀?」媽媽不願意了。

  「去你的什麼?那還用問嗎?當然是去你的屄了,去掉你的那
騷玩意,省得仲平整天光想肏自己的親媽。」姨媽大說淫詞。
  「對,去掉我的騷屄,只剩下你的香屄,好讓仲平整天只肏你
自己,整天泡在你的浪屄中,是不是?寶貝兒,以後你就天天只肏
你姨媽好了。」媽媽說著,給我示了個眼色。
  我領會媽媽的意思,就也順著她的意思說:「好,我以後就光
肏你一個人,姨媽,你讓我肏嗎?」
  「小鬼,你那些心眼少來姨媽這兒玩,還『讓我肏嗎?』,你
把那個『嗎』字去掉,就是『讓你肏』!還有臉問,剛才肏我時不
問讓不讓?我要不讓你肏,那剛才我是讓狗肏了?」姨媽嬌嗔著。

  「你可真浪呀姐姐,啥話都能說出來,哼,還『讓狗肏』呢!
」媽取笑姨媽。
  「不要取笑我,你是知道我的,對於我愛的人,只要能讓他快
樂,我是不顧一切的,不管是浪也好蕩也好,而對我不愛的人,讓
我和他多說一句話都不想,你難道忘了嗎?」姨媽不高興了。
  「我知道,我故意這樣說的,想讓咱們的寶貝兒笑一下罷了,
你不要忘了,我也和你一樣,也是對自己真愛的人是無所顧忌的,
也是為了讓他快樂,才拿你開玩笑的。你可不要生我的氣呀,姐姐
。」
  「我怎麼會生你的氣呢?好妹妹,姐什麼時候生過你的氣?」

  她們兩個的鶯聲燕語,讓我心曠神怡,兩隻手更是不停地在她
們兩人身上四處遊擊,不一會兒,姨媽由於剛讓我弄洩過三次,所
以有些受不了了,對媽媽說:「這孩子真頑皮,你還記得他小時候
我們給他洗澡的情景嗎?」
  「怎麼不記?那時候他就很色,每次給他洗澡,非要人家也脫
光坐在池裡,他站在面前讓我們給他洗,他的手有時候摸胸脯,有
時候摸乳房,還亂捏一氣,真可氣。」媽媽恨聲說道。

  「誰說不是,我替你給他洗澡,也要在我身上亂摸,有時他的
小手竟伸到我的下面,摸我這塊本屬於他爸爸一人的『禁區』,還
拉我的陰毛,弄得我渾身麻酥酥的難受死了,不讓摸嗎?他就哭鬧
,真氣死人了。不過,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天意,怪不得那時他就要
和我們玩,就要侵占本來只屬於他爸爸的『禁區』,原來命中注定
我們最終是要和他玩的,命中注定我們這兩塊『禁區』是他們父子
倆共有的。」姨媽也『揭發』我幼時的『不軌』。

  「我那時摸過你的『禁區』?你指的是哪裡?」我故意逗姨媽
,在她陰戶上玩弄的手也加大了力度。
  「你現在在摸什麼?就是那裡,你三四歲時就玩過我那裡,明
知故問!」姨媽恨恨地說。
  「那時你不讓我摸,我就哭鬧?那你怎麼辦呢?」我大感興趣
,追問不捨。
  「還好意思問,姨媽只好順著你唄,只好讓你那下流的小手去
耍流氓,反正每次給你洗澡,你媽都不在,也沒丫頭伺候,沒人知
道。有時被你摸得興起,就玩你那比同齡孩子大得多的小雞巴,搓
搓揉揉捋捋,偶而還真能讓你幫姨媽爽一下呢!只不過那種爽太微
弱了,無異於飲鳩止渴,爽過之後引起了我更強烈的欲望,讓我無
法滿足,弄得我渾身難受,恨得我用力敲你的小雞巴,逗得你也哇
哇直叫,有時急得我甚至用口猛吮你的小雞雞,吮著吮著不過癮,
真恨不得一口把你的傢夥兒咬掉。現在想起來,覺得挺有意思呢,
不過幸虧我沒咬,要不然現在我們就不能玩了。」姨媽得意洋洋地
說。

  「好啊,姨媽欺負我,我幫你爽,你還敲我的寶貝,怪不得我
的雞巴現在這麼大,原來是被你敲腫的!」我故意叫起冤來。
  「去你的,姨媽對你那麼好,還常喂你奶吃呢!更何況你的雞
巴怎麼會是被你姨媽弄成這麼大?那是因為遺傳,因為你繼承了你
父親的大傢夥兒,因為你天生就是個風流種,下流坯,上天才給你
了個大雞巴,讓人一看就知道你愛干什麼。」媽媽出來『抱打不平
』了。

  「喲,媽媽,你怎麼這麼說兒子?既然你這麼說,那兒子可要
說你了,你說我的大雞巴不是讓姨媽弄大的,那也對,不過也不是
遺傳,而是因為小時候你天天對兒子『非禮』,每天晚上按摩它,
它才會長這麼大的。」我轉而向媽媽開火了。

  「對,這下你才說對了,想不到小色鬼還能蒙對一次。不錯,
那時我對你每天的按摩確實能起到一些增大的做用。說句公道話,
你有這個特大號的寶貝,百份之九十是因為先天遺傳,是你爸爸的
功勞,百份之十是後天的助長,是你媽媽的功勞,這才是真正的原
因,說其它都是開玩笑,不過,就算你的雞巴是被你姨媽弄腫了才
變得這麼大,那你也該感謝她還來不及,怎麼能怪姨媽呢?」

  「對,臭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不知報恩,還要怎樣?」姨
媽也笑罵我。
  「不來了,你們倆當媽媽的欺負兒子我一個,看我怎麼對付你
們!」說著,我更放肆地把手指伸進她們的陰道深處,摳弄起來,
弄得她們美得直哼哼;她們也不示弱,為我打上香皂,就在我身上
撫摸起來,借幫我洗澡之名,行『非禮』之實,不停地套弄我那一
直都沒軟下來的大雞巴,弄得它越來越脹,像沖天炮似的『直指青
天』。
  媽媽一把抓住說:「怎麼比『破身』時更粗大了?等會兒你會
把我們兩個肏死的。」

  「還不是在妹妹你那騷水中泡大的嗎。」姨媽取笑媽媽。
  「去你的,要說是泡大了也只能是剛才在你的騷水中泡大的,
要不然,怎麼會說比破身時更粗大?那說明是剛剛才泡大的,要是
在我的水兒中泡大的,都泡了一個月了,早就該大了,會等到現在
?」媽媽奮起反擊。

  姨媽另找突破口:「是你給你兒子『破身』的?你這個當親媽
媽的怎麼什麼都管呀,連兒子破身也親自操做?怎麼破的?用什麼
破的?讓我看看哪裡破了?」
  「去你的,姐姐,光欺負妹妹!我就知道你會看不起我,會說
我們母子亂倫,唉,早知道這樣,我就不讓你來會寶貝了,那樣你
就不會瞧不起我了。好心讓你享受,救你出苦海,卻落了個這下場
!」媽媽憤憤不平。

  「好妹妹,姐姐是和你逗著玩呢,不要生氣呀。我怎麼會看不
起你呢?要說你亂倫,難道我和寶貝這不是亂倫嗎?我雖不像你是
他的親生的媽,可我也是他父親的妻子,是他的大媽,也算是他的
媽,更重要的是,我是他的嫡親姨媽,和他有直系的血緣關係,能
和他肏屄嗎?是你勇敢地追求幸福,才把我們兩個救出苦海,這精
神讓我佩服極了,你得到快樂後,並不獨吞,設法讓我和寶貝兒相
會,讓我也得到了享受,解脫了我十多年的煎熬,我謝你還來不及
,怎麼會瞧不起你呢?」姨媽真誠地對媽媽說。

  「我錯怪姐姐了,對不起。從今以後,我們一定珍惜這來之不
易的幸福,千萬不要再錯過了。」媽也真誠地說,兩人相對而笑,
兩雙玉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姨媽又轉移話題:「你說他的雞巴比破身時更粗大了,我看確
實是太大了,簡直是個龐然大物,要不這樣好了,我們來量量寶貝
兒的寶貝,看看到底有多大,好不好?省得咱們屄都讓他肏了,還
不知道他用來肏咱們的雞巴有多大,那多沒意思?」姨媽總有一些
讓人出乎意料的主意。

  媽媽也童心大起,拍手贊同,並起身去外屋中取來了一把尺子
,她們就真的量了起來,兩個人量得是那麼認真,像搞什麼科學研
究一樣,生怕出一點錯。
  「哇!竟有八寸一分長!」姨媽首先喊道。
  「呀!直徑一寸半粗。寶貝兒,你這孩子怎麼長了個這麼大的
怪物?真怕人!」媽媽也訝聲喊道。
  她們兩人口中喊著怕,其實一點也不怕,要不然兩人怎會這麼
愛我呢?媽媽故意逗我,給我出難題,其實她這樣說,一方面是為
了增進我和姨媽的感情和關係,另一方面也怕姨媽怪罪我讓她吮吮
雞巴也要先請示請示媽媽。

  我說:「這還不容易?本來就能、也應該叫媽嘛 因為姨媽也
是我爸爸的妻子嘛!好,我叫:媽,我的親媽──」
  「哎,我的乖兒子!」姨媽也心安理得地答應了,我們三人都
笑了起來。從那以後,我和姨媽在床上也就母子相稱了。
  「媽,你願意吮兒子的雞巴嗎?」我問姨媽。
  「太願意了,媽求之不得呢,你媽說我早就給你吮過是不錯,
不過那時候你太小,我給你吮的不過癮,我自己也不過癮,別多說
了,快讓媽給你吮吮吧。」

  姨媽張口湊了上去,先是舔舐我的龜頭、陰莖,接著連陰囊、
陰毛都沒逃過她的柔唇和香舌,舔、吮、套、咬、吸,弄得我幾乎
升天,我也沒冷落我真正的親媽,伸手在她的「要害部位」流連不
止,美得她嬌喘不已。

  「姨媽,不,媽,你的小口真好,真會吸,弄得兒子美死了。
」我配合姨媽的吞吐挺動著,大龜頭偶爾往她咽喉深處捅兩下。
  「真過癮,比那時吮你那小傢夥兒爽上一百倍!好啦,乖兒子
,來乾媽媽的屄吧,媽受不了了。」姨媽吐出我的雞巴說。

  我走出浴池,來到姨媽身後,她也從池邊下來,自動彎下腰,
雙手扶著浴池沿,豐滿的玉臀高高翹起,紅通通的花瓣毫無保留地
暴露在我眼前。
  我用手撥開姨媽的花瓣,將大雞巴夾在她的兩片肥厚的陰唇
中間來回撥動,並用龜頭在她的陰蒂上輕輕磨擦,逗得她淫水直流
,春心大動,屁股猛往後頂,口中浪叫著:
  「好兒子,別逗媽了……妹妹,快管管咱兒子……」

  「臭小子,不準逗你姨媽!」媽媽說著,用一只手分開姨媽
的陰唇,另一只玉手握住我的大陰莖,將我的龜頭塞進那迷人的玉
洞口,然後用力一推我的屁股,「滋」的一聲,大雞巴弄進了姨媽
那久候的洞穴;姨媽立刻長呼了口氣,顯得很舒服、很暢快,而我
感到大雞巴在她灼熱陰道的包容下,更是溫暖,痛快。

  我開始抽送,手也在媽媽的身上來回撫摸;媽媽也幫我刺激姨
媽,不停地撫摸姨媽那懸垂的大乳房。
  姨媽被我們母子刺激得魂飛天外,口中淫聲浪語,呻吟不絕『
好兒子、情哥哥、親丈夫』亂叫一氣。過了一會兒,她的豐臀拚命
地向後頂,陰壁也緊緊夾住我的陽物,口中喊道:
  「啊!…啊…用力…用力……快……要洩了……啊……」
  我拚命地用力抽送,弄得姨媽嬌軀一陣劇顫,陰壁猛地劇烈收
縮幾下,豐臀拚命向後一送,一股熱湯似的陰精從她的子宮中噴射
而出,灑在我的龜頭上,隨之無力地伏下身子。

  我轉過身,對著媽就要開干,媽輕輕打了我的大雞巴一下,笑
罵道:「臭小子,先把你這個又是你媽,又是你情人,又是你妻子
的姨媽弄到床上,當心著涼。」媽是在取笑姨媽,因為姨媽在高潮
快到時亂喊一通,『好兒子、情哥哥、親丈夫』叫了個遍。

  「對不起,我沒想到會著涼。」我抱起姨媽向臥室走去。
  姨媽在我懷中有氣無力地說:「妹妹,別笑我了,姐姐就這個
毛病,你忘了嗎?當年和他爸就是這樣的,我還常給他爸叫兒子呢
,為這他爸沒少提抗議。」
  「你給我兒子叫丈夫,那我就是你的婆母了?姐姐,那你以後
就得給我叫媽了?這我可不敢當。」媽媽吃吃嬌笑著說。

  「去你的,你這個浪妮子,你讓寶貝兒肏你,那你不也就是他
的情人、妻子嗎?寶貝兒給我叫姨媽、叫媽,你不也得跟著叫?咱
們姐妹倆是彼此彼此,你還想羞我?真拿你這個小妮子沒辦法。」
在姨媽眼中,媽媽永遠是個調皮的小妹妹。

  我把姨媽放在床上,媽媽在我身後說:「你也累了吧寶貝兒?
躺在床上,讓媽來干你。」
  「謝謝媽媽的關心。」我躺在床上,媽跨在我的身上,自己用
手分開她那嬌美如花的陰戶,夾住我的龜頭,一分又一分,一寸又
一寸地將整個大雞巴吞進了她那『小口』中,開始上下聳動。

  「好爽呀……媽,你真會幹……幹得兒子美死了……」
  「好孩子……親兒子……頂住娘的花心了……哦……」
  我現在看不到媽媽平日的矜持,只見她的淫、她的浪、她的蕩
。那上下聳動的嬌軀,那蝕骨銷魂的呻吟,使我快瘋狂了,我配合
媽媽上下套弄得節奏,向上挺動著下體,雙手撫摸著她胸前那不停
上下跳躍的玉乳,這下刺激得媽媽更加瘋狂,更加興奮,套弄得更
快更用力了;玉洞也更緊地夾著我的雞巴,肉壁也更加快速地蠕動
吸吮著。
   
  這時姨媽也恢復過來了,見我們兩個都快要洩了,就用手托著
媽媽的玉臀,幫助她上下套弄著。
  「啊……我完了……啊──」媽媽嬌喘著,高喊一聲洩了精。
  「等一等……媽……我也要射了……」我在媽媽陰精的刺激下
,同時射了出去,陰陽熱精在媽媽的嫩屄中相會了、洶湧著、混和
著,美得我倆都要上天了。
  媽爬在我身上,臉伏在我的胸前,不停地喘著氣,臉上帶著滿
足的微笑,溫柔地吻著我,我也摟著她,享受這母子靈肉相交的至
高無尚的絕妙快感。

  媽媽摟著我翻了個身,將我帶到她身上,媚聲說:「乖兒子,
在媽身上睡吧,媽媽的肉軟不軟?」
  「軟,太好了。」我伏在媽媽身上,媽媽一身白嫩的肌膚,如
玉如棉的肉體,柔若無骨,壓在身下妙不可言。
  姨媽也躺了下來,膩聲說:「好兒子,還有一個媽媽呢!」
  於是,我斜身伏爬在兩位媽媽柔軟的玉體上,恬然入夢了。

  朦朧中,被兩位媽媽的鶯聲燕語把我弄醒了。
  「咱們這個兒子在女人身上太強了,咱們都正是如狼似虎的年
齡,還不能讓他滿足。」這是媽媽美妙的聲音。
  「是啊,這還是咱倆一齊上陣才勉強滿足他,可咱倆還都會武
藝,身體比一般女人強壯得多,若換成一般女人,那得幾個才能打
發得了?更不要說換成不解風情的雛兒了!」姨媽無限愛憐地撫摸
著我那軟綿綿的肉棍說。

  「別摸了,把他摸起了性,你能打發得了嗎?」媽媽忙阻止。
  「這小子真是天生異稟,真是女人的克星,哪個女人是她對手
?得多少女人才能對付得了?……對了,咱們不是還有三個如花似
玉的女兒嗎?一齊給他算了。」姨媽突發異想。
  「你捨得?那可是你的親骨肉,再說,他們的關係……」
  「去你的什麼關係吧!你我和他什麼關係?現在都睡在一張床
上了,何況她們?我的女兒我捨得,還有一點,這也是最重要的一
點,自己的女兒心中想的是什麼我自己清楚。和咱們一樣,已經對
他情根深種了,你一點都沒感覺嗎?先說翠萍,都快二十了,我想
給她找個婆家,她不願意,被逼急了,給我扔下一句:『你給我找
個和弟弟一模一樣的人就行』,紅著臉跑了,這是什麼意思?分明
心中只有她弟弟;艷萍也是一樣,我注意到她看仲平的眼神,又溫
柔、又含情,等仲平看她時,卻又羞得不敢對視。有一次傻乎乎地
問我:『為什麼要和二姨媽一起嫁給爸爸?』……
  小妮子大概怪咱們把她和仲平生成了姐弟,不能相愛,你說這
都是正常的姐弟感情嗎?小麗萍就更不用說了,從小就對她哥哥迷
戀得要死,崇拜得五體投地,整天圍著仲平轉,她還小,還沒有意
識到兄妹不能相愛這一點,所以還無憂無慮,不像她兩個姐姐那樣
整天憂心忡忡,不過,她們三人有一點一樣──都深愛著仲平!」

  「怪不得呢,平日看她們看仲平的眼神、對仲平的態度就不大
對勁,卻沒往這方面想,還是你這親娘明白女兒的心,你這一說,
我也想起來了,記得去年仲平去舅家住了幾天,她們三個急得茶不
思、飯不想,一天三趟來問我寶貝回來沒有,什麼時候回來,小麗
萍還在我面前掉過淚呢。現在一想,這分明就是戀人之間的『一日
不見,如隔三秋』嗎!」媽媽也明白過來了。

  我聽她們這一說,也恍然大悟了,平日我就感到大姐、二姐對
我關懷體貼得有點暖昧,我對她們的眷戀也不像弟弟對姐姐的感情
,現在才明白,這就是愛情!她們在愛著我,只不過我不知道,其
實我又何嘗不喜歡她們呢?還有小妹,也是對我百依百順……唉,
我怎麼這麼笨,竟沒發現姐妹們對我的深情厚愛呢?我暗下決心,
決不辜負她們的這番情意。

  我心裡盤算著,耳朵卻聽得兩位媽媽繼續聊下去:「她們姐妹
能和這麼強的男人好,是她們的福氣,我是為她們好,再說自己的
女兒貼心,我這也是為咱倆打算,咱們也能『偷嘴吃』,要是讓外
面的女孩子霸住他,那咱兩個可就苦了。」姨媽打算得倒挺周到。
  「好吧,看她們的緣份吧。咱們家真怪,母子戀,姨甥戀,姐
弟戀,兄妹戀,真不知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孽!」媽媽歎著氣說。
  「不,是上輩子積了德,才修來這情深意重的愛戀!」我突然
發話說:「只要我們真心相愛,就不要在乎其它!」
  「臭小子,敢偷聽,你怎麼醒了?」姨媽問道。
  「香媽媽,還不是讓你摸醒的!」我針鋒相對。
  「好兒子,說的好!」媽媽給了我一個香吻,以示鼓勵。
  「唷,不來了,你們兩個欺負我。」姨媽嬌嗔著。
  「香媽媽原諒兒子,兒子在和你開玩笑呢。」我伏在姨媽身上
撒著嬌,連連吻著她,撫摸著她。

  「嗯,好了,好了,姨媽不怪你,哪有當媽媽的責怪兒子呢?
不過你媽呢,可就不好說了。」姨媽故意刁難媽媽。
  「去你的,怎麼只怪我自己呢?咱們兒子不就是吻吻你摸摸你
,你就不怪他了?那我也會。」說著,媽媽就把我從姨媽身上推下
來,她爬在姨媽身上,香唇壓上了姨媽的柔唇,用力吻了起來,
雙手也在姨媽身上亂摸亂捏一通,弄得姨媽嬌呼連連,不住討饒:
  「好妹妹,姐錯了,饒了姐姐吧!好兒子,快替媽求情呀!」
  「好了,玉媽媽,你就放香媽媽一馬吧。」
  「咦?寶貝兒,什麼玉呀香呀的?」兩美婦異口同聲地問。
  「哦,我覺得香媽媽身上有一股特殊的香味…」我用鼻子在姨
媽的乳溝上嗅了嗅,用手撫著媽媽柔滑如玉的大腿說:「玉媽媽的
肌膚就溫潤如玉,所以就這樣稱呼了。對了,我剛才說的對不對呀
?」我轉移話題,替姨媽解圍。

  「對,對,太對了,我是香媽媽,你是玉媽媽;這都是上輩子
積了德!」姨媽趕緊隨聲附和。
  「當然對了,要不然我怎麼會愛上你這個臭小子?怎麼會讓你
肏我?既然你都聽見了,那媽問你,你到底愛不愛你姐姐妹妹?可
要說真心話!」媽媽追問我。
  「愛,當然愛,大姐二姐對我體貼如母,溫柔如妻,小妹對我
一如純真的情人,我哪能不愛?」
  「那好,你就去追求這幾份情深意重的緣份吧,祝你成功!」
兩位媽媽同聲說道,並一人給我一個香吻,送上美妙的胴體,任我




















0.019865036010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