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陪嫁奶媽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民國初年,我38歲。

  我在浙江一個小縣城的土財主家�做奶媽,我從小進入許家,許老爺唯一
的女兒鳳英便是吃我奶子長大的。

  這年,鳳英17歲下嫁縣城�另一個土財主趙家,我作為鳳英的奶娘陪嫁
過去。

  許老爺把我叫到房間�對我說:「小媽,你在我家也很多年了,小姐也是吃
你奶子長大的,她娘難產死了後,她一直把你當作親人,這次小姐出嫁,你也一
起陪過去,我只希望你到了趙家別讓小姐吃虧,不過趙公子那個人我也是見過的
,挺實在的人,挺老實的,只是書讀得多了點,腦子�儘是新潮的想法,總之,
你別讓小姐吃虧就行了。」

  說完,老爺拿出兩包大洋來,對我說:「這些是給你的,拿著吧。」

  我跪在地上給老爺磕了三個響頭,拿了錢。

  小姐出嫁那天,這個熱鬧哦!

  整個縣城的人們都來看,小姐很高興,風風光光的進了趙家的門。

  宴席在外面擺下,我陪著小姐做在洞房�,小姐和趙公子是見過面的,兩個
人都很滿意對方,小姐期待著夜晚的來臨。

  「小媽,你去看看外面。」小姐頑皮的撩起紅蓋頭。

  我急忙走過去幫她把蓋頭蓋好說:「小姐,別撩開,新娘子不能撩蓋頭。」

  「你快去呀!別在這�管我,你去看看外面怎麼個熱鬧法,回來告訴我。」
小姐說。

  我走到門口,打開門,外面的熱鬧聲傳了進來。

  大院子�滿滿的都是酒席,縣城的縣長,地保,治安大隊,各界有頭有臉的
人物都到了。許老爺和趙老爺也樂呵呵與頭面人物在一起說笑著,趙公子像個大
孩子一樣規規矩矩的站在旁邊給這些人倒酒。

  我關好門,走到小姐的旁邊坐了下來,把我剛才看到的對小姐說。

  鳳英聽完,哼了一聲說:「真沒勁……」

  又過了一些時間,趙家的很多妯娌和大娘們都進來道喜,我一一應承著,因
為我是陪嫁過去的人,身份只比小姐低一點,所以趙家的這些女人們都很尊重我


  打發走這些人,小姐忽然小聲的叫了我一聲:「小媽,過來。」

  我急忙走過去,小姐靠在我的身邊小聲的說:「小媽,我餓了,讓我吮兩口
奶子。」

  我脫開上衣,拿出自己的一個沈甸甸的大奶子,鳳英半躺在我的懷�也不揭
開蓋頭只是把我的奶頭叼在嘴�吃了起來。

  鳳英自小就是這樣,本來想讓她斷奶來著,可每次都纏著我,我拗不過她,
只好聽憑她了,本來我想,等我的奶沒了她也就罷了,可這幾年或許是保養的好
,心情也舒暢,奶水竟然還是很充足,每每看著鳳英吃我的奶子,我便想起她小
時侯的可愛樣,其實在心�,鳳英早就是我的親閨女了。

  鳳英吃了奶子,把奶頭吸吮得『滋滋!』有聲,她吐出我的奶子用小手輕輕
的摸著,忽然對我說:「小媽,我也能有你那麼大的奶子嗎?」

  我笑著說:「能,等小姐和趙公子有了小寶寶的時候就能了。」

  鳳英臉一紅,說了一聲:「羞死人了!」便不再說話了。

  時間過得真快,已經快到上燈的時間了。

  我正和鳳英說話,外面有人敲門。我問:「是誰呀?」

  外面的一個女人聲說:「大娘,我們趙奶奶請您過去呢。」

  我說了聲:「來了。」

  院子�還是很熱鬧,我跟著一個丫鬟進了東院子,這是趙老爺和趙奶奶住的
地方,我被帶進了一個大房間。

  一個很文靜的中年女人坐在太師椅上微微衝我笑著說:「呦!是許府的大娘
吧?早就聽鳳英說過,她跟您最親了,來,快坐。」

  我一見是趙奶奶,急忙說:「我不過是個下人,哪有我坐的地方。」

  趙奶奶笑著說:「大娘,您可別這麼說,您是和小姐陪嫁過來的人,我們可
不能把您當下人看,來,您快坐下,咱們也好說話。」

  我勉強著坐了下來,先是給趙奶奶道喜,然後靜靜的等著吩咐。

  趙奶奶說:「咱們這個地方的風俗我想大娘應該比我知道,今夜是他們的好
時候,還要讓大娘多操勞了,還好,大娘是過來的人,我想規矩是懂的,我也就
不說了,這�的錢您拿著吧。」

  說完,一個丫鬟拿來一包嶄新的大洋,我高興的收了起來,對趙奶奶說:「
您放心,閨閣�的事情我很知道,保證讓小兩口美美滿滿的。」

  趙奶奶也笑著說:「我放心。」

  我又和趙奶奶說了一會,起身回到了洞房。

  入夜。

  嘈雜了一整天的院子逐漸的冷清下來。我把小姐扶到了大床上讓她好好坐著
,門一開,趙公子一步走了進來。燈光下,我仔細打量著這個俊俏的男人,心中
暗暗替鳳英高興。

  我笑著說:「公子大老爺,給您道喜了。」

  趙公子見是我,急忙說:「大娘,您受累了。」

  我先是根據風俗讓趙公子揭了蓋頭,然後把事先準備的酒拿出來讓他們喝了
交杯酒,酒�面有淡淡的『紅途』——一種很柔和的春藥。

  然後我開始整理大床,鳳英和趙公子坐在外面說著話。

  我把大床厚厚的被子鋪好,儘量弄得很鬆軟,然後把事先準備好的白絲絹放
在被腳下。

  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我見他們的臉都紅著,知道春藥起作用了。

  我走過去對他們說:「老爺,小姐,�面都鋪好了,天也不早了,上床休息
吧。」

  趙公子摟著鳳英的小蠻腰站起來,親親我我的走進�屋。

  我把外屋的燈吹熄了,門關好。然後也隨著走進�屋。

  我先幫著小姐脫了衣服,讓小姐躲進被子�,然後我自己也把衣服脫光,趙
公子看著我的身體,對我說:「大娘,您今天晚上受累了。」

  我笑著說:「您說哪裡的話,服侍好公子和小姐是我的本分。」

  然後,我幫趙公子脫衣解帶。趙公子脫光以後,我仔細看了看趙公子的雞巴
,心�說:個頭挺大,還要讓他慢慢的來。

  我服侍著趙公子上了床,然後自己也鑽進了閨床�。

  此時,大床上,我們三個人已經俱是赤裸相對了,鳳英躺在�面,趙公子騎
在鳳英的身上,我光著身子跪在他們的旁邊小聲的指點著趙公子,怎麼親嘴,怎
麼捏奶子,怎麼摸屄,怎麼玩小腳,趙公子很聰明,一會就掌握了要領,把小姐
摸得渾身亂顫,我一邊看著,一邊又傳授給他們幾種常見的操屄姿勢,什麼『狗
操式』『推磨式』『上樹式』……也不盡勝舉。

  我看看小姐的屄�逐漸濕潤了,對趙公子說:「公子老爺,您進去吧,我看
行了。」

  趙公子這時卻遲遲的說:「小媽,我,我……」

  我低頭一看,『撲哧』樂出聲來,原來趙公子的雞巴竟然還是軟搭搭的,我
輕笑著用手摸著趙公子的雞巴,小聲說:「老爺,別著急,慢慢來,別緊張,盡
量放鬆。」我攥著趙公子的陰莖慢慢的擼著,好像還沒什麼起色。

  我笑著對趙公子說:「老爺,讓我幫您叼叼,您就起來了。」

  說完,我索性低下頭,一張嘴把雞巴頭含進嘴�吃了起來,鳳英也睜大眼睛
仔細的看著我,我一邊用最叼著雞巴,一邊還要給鳳英示範著,什麼用舌頭在雞
巴頭上打轉呀,什麼含雞巴蛋子呀,什麼用嘴唇緊擼雞巴莖呀,每個動作都讓鳳
英看清楚。

  而趙公子卻舒服的擡著頭,一邊上上下下的摸著鳳英的奶子和屄,一邊享受
著我的叼弄,不一會,雞巴便完全直挺挺的了!

  好傢夥!我看著趙公子的雞巴,心�暗暗吃驚!好粗好長的一根大雞巴!漂
亮的雞巴頭閃亮閃亮的,從雞巴的縫隙�不時的冒出一股股透明的淫液,還一挺
一挺的呢!

  我見差不多了,急忙把粗大的雞巴頭放在小姐的浪屄口上,對著趙公子小聲
的說:「老爺,使勁往�杵!」趙公子聽話的一挺屁股『撲哧』的一聲全根杵了
進去,下面的鳳英悶悶的哼了一聲,我急忙仔細的看了看,只見從小姐的屄�流
出絲絲紅葉,我急忙用白絲絹輕輕的沾了沾,好好的保存起來。

  趙公子待我完,迫不及待的前後動著,鳳英的叫聲也逐漸大了。

  「哦!親哥哥!哦!啊!親哥哥……啊!慢……慢點……哦!」鳳英激動的
叫著,秀麗的小臉上儘是香汗。

  「哦!老婆!媳婦!我……啊!好……好!」趙公子一邊大動著,一邊快速
的使勁操著,那粗大的雞巴在鳳英的小嫩屄�撒歡的抽著,帶出的粘粘淫水弄潮
了褥子。
我在旁邊高興的看著,心說:啊,鳳英終於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

  看著從小被我奶大,已經在我心�成為親女兒的鳳英被趙公子壓在身下,我
這個奶媽多少心疼,可又一想:女人嘛,都要走這一步,當年我被老爺第一次上
的時候不也是這個樣子嗎?我只做好我應該做的就好了。

  我跪在他們的旁邊用手絹輕輕的給趙公子擦汗,一會又給鳳英擦汗。

  趙公子畢竟是第一次,雖然堅持了一會,可時間一長就耐不住了,忽然趴在
鳳英的身上使勁挺了幾下便不動了,鳳英也小聲的叫了兩聲。

  直到一切趨於寂靜,趙公子才從鳳英身上下來,戀戀不捨的抱著鳳英,鳳英
也看著趙公子,兩個人小聲的說著悄悄話,我急忙下地打來溫水,用絹子給鳳英
和趙公子擦乾淨下身,幫他們蓋好被子,然後我躺在了床腳假寐著。

  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時候,忽然覺得有人踹我,我急忙翻身起來,只見趙公子
對我說:「小媽,我還想玩,你過來,看看鳳英叼雞巴叼得對不對?」

  我笑著爬到他們的跟前細心的指導起鳳英來……

  「鳳英,別著急……別咬!……用舌頭!對!對!」鳳英在我的指點下用小
嘴仔細的舔著趙公子的雞巴。

  趙公子樂呵呵的看著我,對我說:「大娘,以後您一定要多指點我們啊……
哦!」在鳳英小嘴的逗弄下,趙公子的雞巴逐漸的立了起來。雖然鳳英還是第一
次玩男人的雞巴,但憑藉著處子之身的熱情,竟然讓趙公子的雞巴挺了起來!

  我欣喜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高興的說:「小姐!繼續,別停下…小姐,還記
得您是怎麼吃我奶子的嗎?對!就照著吃奶子的樣子,使勁的唑雞巴頭!小姐!
對!」

  鳳英在我的激發和鼓勵下,更加大膽的放縱起來,那張小嘴像當初吃我奶子
似的,狠狠的唑著趙公子的雞巴頭,粗大的雞巴頭終於又『腫脹』起來!在微弱
的燈光下閃閃發光,鳳英好像也拋棄了一切嬌羞,大膽的用兩隻小手揉弄著趙公
子的兩個雞巴蛋,小嘴只對著雞巴頭上的馬眼狠命的唑著,我在旁邊笑看他們兩
個人,心�非常高興。

  趙公子用兩隻手不停的在鳳英的兩個玉乳上撫摩著,鳳英白嫩的皮膚好像能
擠出水似的,兩個渾圓的乳房在趙公子的揉弄下逐漸的挺立起來,乳頭硬硬的。

  我急忙召喚趙公子說:「公子,快去親鳳英的乳頭。」

  趙公子急忙將鳳英按在床上,一口將那硬挺的乳頭含在嘴�,仔細的吸吮起
來,『吧唧,吧唧,吧唧……』一陣亂吸,鳳英激動的哼了幾聲,我見趙公子的
手放在一邊,輕輕的將他的手拉到鳳英的屄上,趙公子知趣的用手摳了起來。閨
床上,我一邊看著這對新婚夫婦的淫戲,竟然自己也微微有點潮濕了。

  『啊!……』我擡起一條腿,背靠床腳,用手大力的揉搓著自己的浪屄,滿
手都是黏糊糊的淫液,『唔!……』我看著趙公子和鳳英互相撫摩親吻,無奈之
下只好扳著自己的一隻小腳,將大腳豆含在嘴�細細的吸吮著,權當是根雞巴,
『嘖嘖嘖……』我一邊使勁的揉搓著自己,一邊大力的吸吮著自己的腳豆,一邊
緊盯著他們夫婦。

  依照本地的風俗,陪嫁過去的女人自然和新娘一樣,完全屬於新郎的私人物
品,故而我才敢如此的放肆,因為趙公子也可以操我呀,只要他想操,隨時都可
以。

  趙公子把注意力全都放在鳳英身上,他把雞巴頭放在鳳英的屄門外面使勁的
摩挲著,一見鳳英的淫水冒出來,便急不可待的將雞巴使勁往�一捅,『滋溜』
一聲進去了。

  鳳英用胳膊緊緊的摟住趙公子的脖子,小嘴�的舌頭使勁伸到趙公子的嘴�
供其吸吮,自己的屁股還一個勁的往上亂頂,『啪啪啪……』兩個人又歡快的操
了起來。

  『哦!……』我在一旁看著這一切,一陣陣的慾火焚身,但我知道規矩,小
姐畢竟是小姐,我和小姐再親,也不過是她的奶媽,如果我有什麼想法,那倒楣
的肯定是自己。

  所以,我只是不停的用手摳著自己,不敢越雷池一步。

  趙公子饒有興趣的和鳳英玩著,把我剛剛傳授給他的幾個姿勢全玩到了,他
讓鳳英趴在大床上,自己從後面進入,兩隻手不停的揉捏著鳳英的奶子,我小聲
的對趙公子說:「老爺,何不摳摳小姐的屁眼,保證另有一番趣味呢!」

  趙公子聽完,回頭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中指一伸,『撲哧』的一下進入了鳳
英那處女屁眼�,兩人同時發出『哦!』的一聲,只聽鳳英一邊嬌喘著一邊罵道
:「死小媽!竟教他學壞整人!哦!啊!」

  趙公子卻樂道:「啊!……小媽,鳳英,這後庭之樂果然其樂無窮呀!……
鳳英,你的小屁眼……彷彿吸吮我的手指呢……啊!」趙公子說完又使勁操了幾
下,手上也抓緊摳弄著鳳英的屁眼。

  鳳英也逐漸體會到後庭之樂,不再說話,只是大力的把屁股向後頂著,讓雞
巴一下下的全根進入。
我坐在床腳,使勁的揉搓著自己的浪屄,忽覺得小腹一熱,身子使勁往上挺
了兩挺,緊緊的咬住牙關不讓自己發出呻吟聲,我洩身了。

  洩身以後,看著那小兩口還在床上不停的折騰,我心滿意足的笑了,頓時覺
得一陣疲憊襲來,也只好強打精神看著。

  趙公子和鳳英又玩了好一陣,才洩身,我急忙打來溫水伺候著他們擦乾淨身
體,服侍著他們睡下。等他們都安然入睡,我看看外面,天光竟然有些微微發亮
了,我也急忙睡下。

  轉天,早晨。

  我早早的醒來,按照當地的習俗,新婚第一天早晨要唱喜歌,我先安排好喜
糖、紅棗、花生等物品,然後撒到他們的床上和被子上,一邊撒一邊唱著喜歌。

  鳳英躺在趙公子懷�瞪著大眼睛笑著看著我,直到我把喜歌唱完他們才起身
,起床以後,趙公子先是帶著鳳英和我到東跨院給老爺太太請安,臨走的時候,
趙太太把我一個人留下吃早飯,我明白是什麼意思,也就高興的留下。

  我和趙太太到了內屋,就剩下我們兩個人,我先是給趙太太道了喜。

  趙太太笑著說:「昨晚守門的丫鬟說,新房�折騰到快天亮了才沒動靜。」

  我急忙回答說:「是呀,昨天新人們都很高興,小兩口也是珍惜春宵。」

  說完,我把昨天染上鳳英處女血的白絲絹拿出來遞給趙太太。趙太太急忙接
過來看了看,然後從衣兜�掏出個小瓶,打開瓶蓋,把�面的粉末撒在有血液的
地方,一見變了顏色,高興的說:「是了!是了!這我就放心了!……小媽呀,
你可別怪我多心,老爺也很惦記著呢!」

  我急忙說:「太太哪裡的話,咱們這的規矩我懂。」

  趙太太又詳細的詢問了昨天晚上的情況,我也詳細的和趙太太把他們小兩口
怎麼玩的經過說了一遍。然後,我陪著趙太太吃早飯,臨走的時候,趙太太還打
賞了一包大洋,我高興的收下了。



時間如梭,轉眼到了臘月。

  趙府上下全都準備著過年,經過半年多的耕耘再加上我細心的指導,鳳英懷
孕了。

  趙公子這些天技藝日漸精熟,每天晚上都和鳳英私混在一起,我也在旁邊伺
候著,隨著熟悉,閨床之上,我竟然也可以吃點掛落,趙公子閒暇的時候也開始
對我摸屄撩乳起來。

  自從鳳英懷孕以後,趙公子和鳳英便分床睡了。趙公子睡在外面書房,我陪
著鳳英睡內屋。

  這天,正是臘月最冷的一天。

  晚上吃過飯,趙公子去東跨院和老爺商量生意上的事情,我服侍著鳳英早早
的休息。好不容易把鳳英哄睡著了,我也坐在暖爐旁邊打盹。迷濛之間,我覺得
有個人推我,睜眼一看,趙公子站在我的面前,我急忙站起來小聲說:「公子,
您回來了。小姐剛剛睡著,我給您鋪床去。」趙公子看了看熟睡中的鳳英,衝我
笑著點點頭。

  我走到外面的書房把被子鋪好,然後用暖爐捂著被子。我正忙活著呢,趙公
子突然從後面抱住我,嘴�哼哼的說:「小媽,想死女人了!快讓我操操。」

  我輕輕的笑了一聲,側過臉白了他一眼說:「老爺,您可別這麼說,我還不
過是您的奴才,別說什麼想不想的,您要操還不是隨您高興嗎?」

  趙公子一邊解著我衣服,一邊笑著說:「小媽,這些日子鳳英身子不方便,
您又不是不知道,難道您就眼看著我受委屈。」趙公子把我的圍胸扒開,我的兩
個大奶子一下子跳了出來,趙公子急急可可的叼住一個奶頭狠唑起來。

  我和趙公子滾進被窩�,身上的衣服被他一件件的扒了下來,趙公子伏在我
的身上一邊含著奶頭,一邊大力的摳著我的浪屄,嘴�哼哼著說:「爽!………
嗯……爽!」

  我也舒服的哼哼說:「哎呦,慢點,您當人家是鐵打的呢,哪禁得住您那麼
大的勁兒呢!」

  趙公子玩了一會,迫不及待的倒過身,用舌頭舔著我的屄,然後把大雞巴使
勁操在我的嘴�一個勁的挺著屁股,我一邊唆了著趙公子的雞巴,一邊用手摸著
他的蛋子,趙公子在被子�好好舔著我的屄。

  「滋滋滋!……唔!……大雞巴……真好吃!……唔!」我一邊胡叫著,一
邊快速的唆了著雞巴頭,雞巴頭又粗又大,滾燙滾燙的,從雞巴縫�冒出好多蛋
清液,我把這些淫液存在嘴�混合著雞巴頭好好玩一陣子才不捨的『咕咚』一下
嚥下去,趙公子的舌頭彷彿有靈性一樣,伸到我的屄�使勁的摳著、唑著,把我
屄�的淫水都吃下去,真爽呀!

  玩了一會,我的屄也熱了,趙公子的雞巴也硬了,他翻過身,大雞巴找到地
方使勁的一挺,『滋溜』一下操了進來。

  趙公子趴在我身子上讓我伸出舌頭供他吸吮,然後他捏著我的奶子,屁股開
始由慢到快的動了起來,『撲嚓!撲嚓!撲嚓!撲嚓……』大雞巴頭進出我屄�
發出浪浪的聲音,『哦!哦!哦!哦!……』我一下下的迎合著他,屄�的黏糊
糊的淫水弄得他雞巴上滑溜溜的,操起來那個痛快勁兒就別提了!

  趙公子一下下的操著我,一會翻個身來個『狗操式』,一會讓我坐在他懷�
玩個『並蒂蓮』,然後又讓我趴在他身上來個『驢磨磨』,真是淫蕩到了極限。

  趙公子使勁的操了我幾下,忽然一拍我那肥碩的屁股說:「來,撅著,我操
操屁眼。」

  我笑著說:「老爺,這次您可輕點了,上次我看你操鳳英屁眼的時候差點沒
把雞巴蛋子都塞進去,女人兒呀,屁眼都嫩,哪有那麼大的屁眼能把整個雞巴都
塞進去呢,您呀。」

  趙公子笑著說:「小媽,你不同鳳英,你的屁眼又老又結實,我才不怕呢。」

  我跪在被窩�,把腿儘量蜷到前面,死命的把自己的大屁股讓在後面,趙公
子跪在我的後面,先是用手拍拍我的屁股,打得肉香四溢,然後把粗大的雞巴在
我的屄�沾了兩沾就合著滑溜溜的淫水沖著我的屁眼使勁一頂,只聽『撲滋』的
一聲,粗大的雞巴頭先進去了,我立時『哎呦』的哼了一聲,回頭說:「慢點,
別操壞了。」

  趙公子也不聽我說話,只是披著被子趴在我身上,屁股開始亂頂起來,『噗
滋!噗滋!噗滋!噗滋!……』粗大的雞巴操的屁眼是滋滋有聲,我和趙公子同
時哼哼著。

  這個哼哼:「過癮!……爽!……好屁眼!」

  那個哼哼:「哎呦!……再使點勁,……屁眼�刺癢呀!……啊!」

  趙公子樂呵呵的快速操著屁眼,我配合著他的運動一下下的往後猛頂,粗大
的雞巴越操越滑溜,屁眼�的大腸油被雞巴帶出來堆積在屁眼周圍,趙公子發狠
的猛操幾下,突然一停,長長的呼了口氣,我只覺屁眼�的雞巴猛的挺了兩挺,
只聽趙公子說:「小媽!你的屁眼簡直是一絕了,唆了的我雞巴好玄沒射出來,
真真是我的一件寶貝呀。」

  我聽完後,趴在床上浪浪的小聲笑了起來……

  趙公子趴在我的身上,雞巴硬硬的插在我的屁眼�,他也不動,只是在我的
耳邊和我小聲的說著悄悄話:「小媽,你說鳳英多咱能生?」

  我側臉看了趙公子一眼,伸出手指扳算了一下,小聲的說:「我算著,也快
了,大概過了年就生了,老爺,您別著急,抱兒子也不著急這一刻。」

  趙公子笑著問:「小媽,你怎麼知道是兒子,要是閨女呢?」

  我笑著說:「看肚子就行呀,老人們經常說,肚子發橫的都是兒子,您看小
姐的肚子那麼大,我估計著是個兒子呢。」

  趙公子也不說話,把雞巴仍舊插在我的屁眼�,他讓我側過身子,他躺在我
的後面蓋好被子,用手捏著我的大奶子,繼續和我說:「小媽,現在外面亂呀,
聽說南邊鬧了兵災,生意雖然不錯,可是到處都是匪,廣州那邊鬧革命,很多年
輕人都參加了,我念了這麼多年的書,我總覺得只有革命才能救中國,我也想到
廣州去!」

  趙公子和我說的話,我基本沒聽懂,什麼革命呀,兵災呀,可最後一句話我
聽懂了,我急忙回頭問:「老爺,您說什麼?要到廣州?」

  趙公子說:「是呀,去廣州。」

  我問:「廣州在哪呀?離咱們城�遠不遠?」

  趙公子一笑說:「遠,在南邊,還要往南走。」

  我說:「公子大老爺,您可想好了,小姐現在快生了,您可不能離開,小姐
嫁給了您,您可不能扔下我們不管呀。」

  趙公子看我認真的樣子,笑了,說:「小媽,你別操心了,我不過是說說而
已,你別擔心。」

  說完,趙公子使勁的親了我一口,我張開小嘴把舌頭伸出來任憑他使勁的吸
吮,趙公子一邊和我親嘴,一邊揉捏著我的奶子,下面又開始用大雞巴操起我的
屁眼來,我輕輕的哼著,覺得屁眼�的雞巴好大好燙,我也浪浪的把自己的大屁
股輕輕的往後頂著。

  趙公子忽然對我說:「把嘴張開。」

  我臉紅的閉上眼睛微微的張開小嘴,趙公子也張開嘴,一口粘粘的唾沫從他
嘴�慢慢的流出來,流進我的小嘴�,他就愛玩這調調,我吃著他的唾液,趙公
子更加興奮的操著我,大雞巴在屁眼�左右的抽了幾下,趙公子把雞巴拔出來,
一長身,把雞巴哆嗦著直衝著我的小嘴,顫聲對我說:「小媽,給來兩口,太幹
燥了。」

  我撅著小嘴幽怨的白了他一眼,『撲哧』一笑,也顧不得臭哄哄的雞巴頭,
小嘴一張把他那粗大的雞巴頭含進嘴�仔細的唆了起來,「嘖嘖嘖……嗯……滋
滋滋……」我用小嘴細心的唑著他的雞巴頭,覺得味道怪怪的。

  趙公子舒服的吸著氣,對我說:「好吃嗎?」

  我吐出雞巴頭輕輕的推了他一下嬌羞的說:「老爺,您就會作踐人家,好討
厭。」

  趙公子看著我的樣子,一時間竟然看呆了。忽然,他使勁的將雞巴頭塞進我
的小嘴�猛的操了起來。

  「唔唔唔唔……嗯……唔唔……」粗大的雞巴使勁的插進小嘴�,把我插得
白眼亂翻,口水直流。

  我覺得快喘不過氣來了,想用手推他一下,趙公子喘著大氣對我說:「用…
用手摟著我的……屁股!……快!點!……」

  我也顧不得自己了,急忙用手緊緊的摟著他的屁股,任憑他的雞巴把我的小
嘴當成浪屄似的快速的猛操著,『撲哧,撲哧,撲哧,撲哧……』趙公子的雞巴
快速的在我小嘴�抽插著,每下都把雞巴全根進入,粗大的雞巴頭次次都要捅進
嗓子眼�面,我『唔唔……』的叫著,最後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我覺得喘氣困
難,可推又推不掉,吐又吐不出,除了亂翻白眼之外幾乎就要背過氣去了。

  趙公子一直看著我的樣子,見我小嘴�的唾沫把他的大雞巴弄得油亮油亮的
,忽然猛的使勁頂了好幾下,狠狠的悶哼了一聲,大雞巴照直插進我的嗓子眼�
,激烈的射了起來!

  火熱滾燙的精液射得我渾身顫抖,我大口大口的吞嚥著,把他這些天來憋悶
的慾火盡數吞進肚子�。

  直到趙公子把所有的精液射完,他才大大的喘了口氣,疲憊的躺在枕頭上,
對我說:「給我擦擦身子。」說完便昏沈沈的睡去。

  這便是奴才和小姐的區別,同樣都是女人,每次他和小姐親熱以後都要好好
的安撫小姐一番才同枕而眠。而我,我不過是他的奴才,是他的私人物品,是他
的尿壺,是他的私人洩慾工具……想到這�,我覺得心酸酸的。可我又一想,我
也夠幸福的了,我這樣的身份能得到老爺的眷顧,能讓老爺得到歡樂,我應該知
足了,我只希望看著他們小兩口和和美美的過日子,這便是我的福分了。

  想到這�,我急忙打來熱水,輕輕的把他的身子擦乾淨,然後幫他蓋好被子
,吹熄了燈。我走到閨床旁,小姐正酣睡,我輕輕和衣躺在了床腳…………

  過年了!熱熱鬧鬧過大年。

  平靜的小縣城熱鬧了起來,趙府此時也忙活起來,鳳英臨盆了。

  本來我計算著應該是過年以後,可鳳英身子弱,早早的生產了。

  接生的時候我在屋�和接生婆一起忙活著,覺得有點不對勁,鳳英的叫聲很
淒慘。果然,這個早產的小生命還沒等見到這個世界什麼樣就逝去了,鳳英流產
了。

  趙府上下都很惋惜,所幸的是,鳳英保住了,還可以再生孩子。趙老爺、趙
太太都來安慰鳳英,她躲在趙公子的懷�哭了半天。

  轉年的春天,突然間好像世界變了一樣,在這個平靜的小縣城也感受到了變
革的氣息,人們到處在談論革命、戰爭、逃難的人們帶來了南方的資訊,大街上
可以看到穿著破舊軍裝的士兵,小縣城人心惶惶。

  趙公子的新潮想法衝破了老爺太太鳳英和我的阻攔,他毅然選擇了從軍,只
留下一封信便悄悄的走了。

  世道的變革不是人們能左右的,在我們這些女人的思想�對於外面的兵荒馬
亂只是恐懼和害怕。

  半年後,我們收到了趙公子從廣州寄來的信箋,原來他到了廣州,參加了國
民革命軍,隨著部隊打了幾次大仗,因為他讀過書,表現英勇,現在已經提升了
官,信�還提到廣州現在的形式,人們熱情的支援革命,雲雲。我和小姐只關心
他的安危,見到他的來信總算放心下來,小姐和我喜極而泣,趙府上下也都是結
大歡喜。

  又過了三個月,趙公子終於回家探親了。

  我一看,趙公子的樣子變了,再不是那個文弱的書生樣了,他的身體變得結
實了,嗓音也洪亮起來,一身的戎裝,騎在高頭大馬上那個威風的樣子呀!

  趙公子見了老爺太太,大家都哭了,我也陪著小姐哭,這是歡喜的眼淚呀!

  大家都很高興。趙府�也是張燈結綵大大辦了宴席為趙公子接風,一家人坐
在一起和和美美的吃團圓飯。

  晚上,趙公子走進房間,我早已把床鋪好,小姐陪著趙公子小聲的說著話,
兩個人一會哭,一會笑,一直到二更天才脫衣上床。

  趙公子讓我和以前一樣跪在旁邊伺候著,他抱著鳳英死命的親著,鳳英也高
興的回應著,趙公子對我說:「小媽,過來伺候我的雞巴。」說完,他摳著鳳英
的浪屄和她親嘴。

  鳳英也說:「小媽,好好伺候老爺的雞巴,讓老爺舒服了。」

  我笑著答應著,把頭伸到趙公子的褲襠�叼著雞巴頭猛舔,不一會,趙公子
的雞巴就挺起來了,我幫他對準眼,他雞巴一挺,插進鳳英的屄�操了起來。

  鳳英一邊拿著手絹給他擦汗,一邊對我說:「小媽……哦!……給…老爺,
推推屁股……別讓老爺……累著。」我跪在趙公子的後面給他輕輕的推著屁股,
趙公子樂呵呵的和鳳英玩著,然後,他們又玩了好幾個姿勢,我在一旁幫忙,直
到三更,趙公子才在小姐的屄�洩了身,我服侍著他們睡下我才睡。

  清晨。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覺得有人推我,我睜眼一看,原來趙公子醒了,我
剛要問,趙公子衝我『噓』了一聲,然後看了看還在熟睡的鳳英,拉著我來到外
面的書房。

  我光著屁股被他拉進書房,還沒等我說話,趙公子就把我按在地上,雞巴一
挺插進我的小嘴�,我知趣的摟住他的屁股,小嘴緊忙活著唆了雞巴。

  趙公子一邊舒服的享受著,一邊喘息著說:「大娘,……我在南邊……除了
鳳英以外,就是最想你了……啊!……好!」

  我害羞的吐出雞巴,笑著說:「想我?老爺,您是想我的身子呢?還是想我
的屁眼?」

  趙公子樂著說:「都想!都想!」

  說完,他把我從地上拉起來,往桌子上一按,讓我使勁的閉攏雙腿,撅起屁
股,他站在我的後面擺好姿勢,分開屁眼,大雞巴頂住屁眼,使勁的一捅,全根
進入,操了起來…………

  九月的太陽慢慢的升起,大地也迎來新的一天,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在我們運
動著的身上閃閃發光。

  書房�,兩個渾身赤裸的人正享受著肉體帶來的歡樂,美麗的大娘被年輕的
男人以淫蕩的姿勢牢牢的按住,粗大的雞巴快樂的進出著屁眼,屁眼發出『吱吱
……』的呻吟聲,彷彿和雞巴共同上演著一部清晨協奏曲,陽光照射到男人的屁
股上,那男人的屁股呀,閃閃的發亮,就是那個前前後後的運動著,運動著……























0.01206088066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