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拿家人來宴客 7-9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7)
               母子相奸篇
  今天妹妹從澳洲讀書畢業回來了。原本她和老爸及弟弟同住的,弟弟結婚時
打通了她的房間做新房,結果妹妹回來變成〝無家可歸〞,暫在我家借宿。我家
越來越多女人了,呵呵!
  妹妹回來時已是晚上,我們草草出外吃過晚飯後回家休息。妹妹暫住小外甥
的房間,小外甥就暫時和他媽媽睡,兩母子沒所謂啦!而且他才十三歲,剛升讀
中一,生體還未發育,像一個小學生,所有人也當他小孩子看待。
  一夕無話,第二朝我醒來小便,天也未光,看看鬧鐘,早上五時許。
  我去洗手間時經過姊姊的房間,姊姊依舊沒有閉門,我看到小外甥將頭埋在
姊姊的大胸脯裡,姊姊一隻腳壓著他,兩母子相擁著熟睡,發出很大的鼻鼾聲。
  我看著這樣溫馨的場面不禁多看兩眼,突然發覺有些東西很不順眼,但又不
知是什麼,四處搜索一會終於有所發現-小外甥的短褲裡隆起了一團很巨大的東
西!
  這其實是一個很普通的現象,每個男人朝早也會這樣。但這個有些不同,小
外甥只有十三歲,身體仍未發育,但那隆起的東西卻比一個成年男人更加巨大!
  這真是一個引人入勝的情境:當時姊姊雙腳夾著她的兒子,一個十三歲的小
孩子卻高舉著比成人還大的東西,指向著他媽媽距離只有數吋的肥大陰戶!
  對著此情此境,我淩辱家人的變態念頭又來了。我知道小外甥和他媽媽一樣
有渴睡症,鬧鐘對他們完全沒有作用,除非自已醒來,否則要拳打腳踢,才能叫
醒。
  我走上前小心翼翼的拉橫外甥的短褲及內褲,試圖將他的雞巴拿出來,幸好
他的褲子不是很緊,一番功夫後他那巨大的雞巴一下子跳了出來,青根暴現的指
著他媽媽的美屄!
  這是什麼孩子呀!?竟然比我這個舅父的還大!
  姊姊穿著短睡裙與性感丁字內褲,不費吹灰之力我已令她陰戶外露。現在兩
母子的生殖器在只有數吋的距離互相對持!只是看到這樣的場面,我的雞巴已暴
漲起來了。
  我開始一下一下的輕力推她們的屁股,令她們的器官一吋一吋的接近,雖然
她們有渴睡症,但我也不敢強來,難保不會弄醒她們。我不斷的推,直到只有一
吋的距離,沒法再進一步了,我始終無法令她們兩母子連體起來,抱憾。
  正當我放棄離開之際,熟睡中的小外甥突然伸起懶腰,下身一挺,整根陽具
就這樣猛然進入了姊姊非常之闊的陰道內!
  我見狀興奮到不得了,眼前一對母子連著下體若無其事在睡覺!我嘗試再推
小外甥的屁股,令他一下一下的進出姊姊的嫩屄,推了十數下,他熟睡中受到刺
激,男性本能令他一下一下挺腰,開始自動抽插起自己媽媽來!
  難以置信的場面!兩母子下體雙連著!兒子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雞巴在母
親的蜜屄裡進進出出!而兩人是安祥相擁熟睡著的!母親在不知不覺的與兒子交
媾中熟睡,而兒子不斷姦淫著自己媽媽而不知情!而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
  我看著這個光景,眼淚也幾乎掉下來。但小外甥這樣潛意識的輕輕抽送不是
辦法,沒有可能會高潮射精的。我不斷苦思,突然想起色情片中3P的一個方式
,便上床試試。我從後貼著姊姊,嘗試將雞巴塞入她已收容著一條肉腸的肥穴!
  我一下一下的往姊姊陰道裡塞,小外甥受到陰道變窄開始加強壓力抽送,姊
姊雖然仍在熟睡,但眉頭開始皺起來。晚上我常常偷肏姊姊她也若無其事睡覺,
這次要在熟睡中收容兩根雞巴,終於見她有反應了。
  花了不少功夫,我終於將大半條雞巴插進姊姊的蜜穴裡抽送。被兩條雞巴抽
插同一洞穴,強如姊姊也不禁微微呻吟起來。
  我不懂形容現在的姿勢,只可說我們像三隻蜘蛛纏在一起,七手八腳糾纏不
清的無法分開來。姊姊前後受著弟弟和兒子的沖激,發出如仙女歌聲般低吟。
  我閉目享受著這快樂時光,突然一陣溫熱的液體湧來,我知是小外甥射精了
!受到這樣的刺激,我跟著也發放我的激情,熟睡中的姊姊溫柔的吸吮著我們,
讓弟弟和兒子的種子爭相進駐自己的子宮!
  飄飄欲仙過後,我抽身離開,看著姊姊濕漉漉仍被兒子插著的嫩穴依依不捨
,不想馬上清理如此經典的場面讓它就此消失,我決定一個更大膽的嘗試,變態
的我想看看,姊姊醒來時發覺下體被兒子幹著時到底有什麼反應!
  姊姊通常在早上七時自動醒來,她以本能起來,鬧鐘是鬧她不醒的,雖然今
天是星期天,她也會如常醒來,之後再睡著又是另一回事。
  我躲在姊姊房門後偷看,快到七時,姊姊的手腳開始輕微活動,似有醒來的
跡象。跟著她在熟睡中微笑著夢囈:「不要,你壞!」她在做春夢!
  睡夢中感覺漸漸從下體傳來,姊姊不禁開始扭動纖腰迎接,讓插在體內的物
件更加深入。小外甥睡夢中一受刺激,潛意識挺腰再插,姊姊被插了數下呻吟了
兩聲後突然發現什麼的張開眼起來,看見自己的嫩穴被熟睡中的小兒子巨大的雞
巴插著,一時間在那裡呆呆看著,仍任由兒子一下一下的抽送而不懂反應。
  三秒後回服理性,姊姊飛快起來狂奔入洗手間,沒有留意躲在房門後的我。
  當大家醒來後一起吃早餐,姊姊一直沒有作聲,只怒視著不知情的兒子。可
憐小外甥亨用了媽媽的美穴,不懂享受之餘還被怪罪。
  這使我很擔心,這次玩大了,若她報警的話,可能發現子宮裡的精液不只一
人,雖然可能性很微,但後果難已想像,令我一直提心吊膽,一直到中午時小外
甥對姊姊說要上街,今晚夜返。
  姊姊突然對他微笑說:「今晚早點返,我等你才睡覺。」我立時放下心頭大
石。姊姊想通了,她終於認同和兒子亂倫的刺激,以後有好戲看了。若下次她醒
來發覺口裡含著兒子的大雞巴,她又會怎樣呢?
  不過同時亦擔心起來,我以後是否要每朝早上五時起床呢?



 (8)
               妹妹夢遊篇
  妹妹回港已一星期了,因為時差關係一直失眠,晚上無法入睡,但日間則混
混沌沌,隨時隨地也可睡著。
  我帶妹妹去看醫生,她在診所輪候時已經睡著了。我這時才留意這倚著我熟
睡、四年沒見的二十五歲少女,原來已轉變了不少,樣貌成熟清麗了不用說,可
能是吃得西餐多的關係,胸部與腰肢像〝鬼妹〞般發育得非常嬌美,身體發出一
種與東方女性不同的特別體香,令人心曠神怡。這個小我十年、從來沒留意的美
少女妹妹,原來已令這個最近才發現自己變態的哥哥興奮起來了。
  這間診所很多人,我見一個腳有點事的中年男人站在前面不時偷望妹妹,就
因利成便讓坐給他,他一坐下妹妹就靠在他身上,男人一臉尷尬,我見機不可失
,走到遠處裝作在看報紙,靜靜咪著眼注視他們。
  軟肉在抱,溫香微醉,男人開始把持不住,用報紙擋著前面,然後慢慢伸手
撫摸妹妹的乳房,見她仍熟睡,摸完一邊又摸另一邊。
  妹妹數日沒睡,實在太疲倦了,完全沒有反應,男人見狀大膽起來,竟然眾
目睽睽低頭吻妹妹的小嘴!還伸出舌頭舔她的朱唇!一直讓家人宴客的我看到有
點陌生的妹妹被人這樣玩弄,不知怎的有點酸酸的感覺!
  可能也有姊姊的〝特性〞,妹妹就像個〝魚蛋妹〞般,若無其事任由身邊陌
生人又摸又舔,到護士叫她名字後,我依依不捨的上前叫醒她。
  見我行近,身邊男人炮彈般閃到別處坐。哼!我又不是找你悔氣,作賊心虛

  醫生聽了妹妹的情況,給她安眠藥晚上服用,回家時她笑著問我:「哥哥!
剛才輪候時好像有人偷吻我,是否你幹的?」
  「我那會!我一直站在門口看報紙,你被人偷吻了嗎?」聽我說罷,她才想
起我是站著叫她起來的,不是坐在身邊,面色一沈。
  「不,沒什麼。」
  晚上,姊夫又來哀求姊姊回心轉意了,他是因為外面有女人,姊姊才和他離
婚的,他已來了數次,姊姊一直不理睬他,當他透明似的,這晚他照舊碰了一鼻
子灰。
  晚上各人已回房睡覺,姊夫心情不好叫我陪他喝酒,我沒所謂,在廳裡一邊
喝酒一邊開解他。
  午夜時分,正當我們正談著怎樣才能令姊姊回心轉意時,妹妹突然穿著半透
明的睡裙從睡房走了出來,眼神散渙的看著前方,行到大門口蹲了下來,雙手抱
著雙腿一動不動。
  「妹妹你這麼夜不睡出來幹麼?」
  她目光仍舊散渙,沒有回答。
  「妹妹這樣你會著涼,妹妹,妹妹!」
  她依舊沒有反應。
  啊!我想起來了!她是夢遊病復發!妹妹小時是有夢遊的,經常入夜後像幽
靈般在屋行來行去,曾經更有一次,她和這次一樣姿勢蹲在大門口小便!之後一
直有看醫生,直至上中學後沒有再發病了。這次大概因為失眠,強要服用安眠藥
睡覺而引致舊病復發吧。
  「從前醫生說若沒危險就不要搔擾她,一回兒她會自動回房睡的了。」姊夫
聽到她小時蹲在門口小便的故事也笑起來。
  我們繼續喝酒,但姊夫漸漸不時偷望衣著性感的妹妹,盯著那耀眼的胸脯入
了迷,死姊夫又說洗心夾面,死性不改。
  當然死性不改的還有我,把握機會,我向姊夫說我要去洗手間開大,叫他慢
慢飲。
  本性難移的姊夫一見我入了洗手間,就馬上去到妹妹面前細聲叫喚:「芷妮
,芷妮!」
  確定妹妹沒有反應,他先伸手嘗試摸她的乳房,但妹妹一直抱著蹲下,他見
無法得逞,起來站在她面前,拿出雞巴去摩擦她的小嘴!
  不知這是不是女人的本能,妹妹面門被雞巴摩擦一會,刺了一會,竟然慢慢
開口迎接,毫無意識的妹妹就這樣蹲在大門張口任由姊夫餵她吃大肉腸!我在洗
手間的氣孔,一直偷看妹妹為姊夫口交,一股興奮的感覺隨之而起,但不知怎的
,今早看妹妹被淩的酸溜溜感覺也同時出現!
  我無法理解這種感覺的出現,無可否認,我是一個絕對變態的男人,拿妻子
甚至未成年的女兒給別人品嚐也不當一回事,只會覺得興奮無比,從無這種心痛
的感覺。然而,我並沒有上前阻止,因為這種小小心痛感覺出現的同時,也令我
刺激興奮的感受相應暴升!
  姊夫抽送了三分鐘後微微低叫,下身猛挺,將精液射進妹妹的嘴裡,見她喉
嚨不住活動,我知她已將精液全部喝進肚子裡。
  發洩完獸慾的姊夫竟然還未滿足,他在妹妹的後面蹲下,欲脫掉她的內褲,
他要從後乾妹妹的小穴!
  這剎那我不知怎的不能自控,只覺得不想看見這事的發生!就在姊夫要進入
妹妹體內的時候,我沖水示意要出來了。
  當然我給他時間收拾一切,之後他亦急著告辭,又一個作賊心虛的傢夥。
  我看著仍蹲在大門的妹妹,無限憐惜,我牽起她的手引領她回睡房,她亦竟
然跟我去。
  入到房我溫柔地脫她的衣服,慢慢的吻遍她的每一吋肌膚,夢遊中的妹妹不
但作出反應呻吟,還主動的回吻我!
  之前每次偷奸姊姊都是在對方毫無反應下進行,但這次妹妹表面上是有意識
的!她在不斷取悅我!不斷為我服務!在一屋家人也熟睡著的晚上,我和妹妹如
情侶般不停翻雲覆雨輕憐蜜愛!而她當時是在夢遊著的!
  由於從來妻子也不肯為我口交的關係,當晚我主攻她的小嘴,還一連三次將
我的精液全部射進妹妹的口裡吞下,讓我領略我從來未感受過的快樂!
  翌朝醒來,見妹妹對我微笑著的一臉無知,我肯定她對昨晚的事全不知情,
但從那一些笑意中,我隱約感受她對我的一份好感!而我,我又是否已經愛上了
她呢?
  想到這裡,我不禁有點迷惘,不敢再想下去了。



    (9)
              母子相奸篇(二)
  自從姊姊發現睡夢中被兒子幹過後,對小外甥的態度越來越好,望著他的眼
神就如看著情人一般,沒有令她不安兼反而開心了,令我非常安慰。
  那次之後過了三日的晚上,我又去偷肏姊姊。和以前不同,這次是在她兒子
睡在旁邊的情形下進行的!我一邊用最輕柔的力度抽插熟睡中的姊姊,一邊看著
睡在她身旁一臉無知的小男孩。
  小外甥,你可知和你相擁著的母親現在不知情下被你舅父姦淫著?而你卻大
安旨意的在睡覺!我要在你媽媽的子宮裡射精了,起來救她吧!又或者接著我輪
你媽媽〝大米〞也可以啊!
  想著想著,我又完成灌溉姊姊的工作了。看著她的蜜穴不斷有精水和分泌流
出,我又不捨得作事後清理了,為她拉好內褲後索性將小外甥的一隻手放入去!
小外甥一接觸濕漉漉的女性器官,本能地自動將手指滑入裂縫裡挖了兩下,姊姊
微微叫了一聲,我嚇得馬上離開了。
  第二朝姊姊醒來時怎樣我不知道,不過小外甥出門上學時,姊姊突然在他面
上吻了一下,小外甥呆站著不明所以,反而我有些氣憤,這一吻應該是我的啊!
  跟著的星期日,我再一次進行上星期的把戲!我特地買了一個很細聲的鬧鐘
放在耳邊,淩晨五時準時叫我起身但又不嘈醒妻子。
  入到姊姊房,兩母子正用上星期一模一樣的姿勢雙擁睡覺,這次我先和姊姊
玩,在蜜穴裡洩了一次(在自己親姊的體內射精,真是百射不厭!),然後才將
小外甥的大雞巴塞入去,我還拉下姊姊的吊帶上衣令她露出乳頭,小外甥嘴唇一
觸及母親的美乳,就潛意識像嬰兒般吸吮,熟睡中兩母子又在不知不覺中幹著了

  將近七時姊姊醒過來,這次她沒有上星期那樣大反應了,張開眼後姊姊先是
呆了一會看著小外甥沒有反應,任由熟睡中的兒子一下一下的吮啜自己的乳房及
抽插著自己的下體!跟著像接受現實似的歎了口大氣,隨即閉上眼睛,感受被兒
子享用著的感覺,更像很享受似的漸漸扭動起纖腰來配合!
  我在門後偷看著這如詩如畫的美景時,不知為什麼小外甥突然間張開眼晴來
!他醒過來發現自己正含著媽媽的乳頭,雞巴插著媽媽的嫩穴,與及看到閉著眼
的媽媽不斷扭動腰肢迎合著,一時間不知所措,眼睜睜的呆看著面前極其淫蕩但
又不知是醒是睡的母親大人。
  小外甥愣了一會,再次閉上雙目決定裝睡,但私底下卻更用勁,一邊伸出舌
頭舔弄母親的乳頭,一邊更用力的抽插!可能他第一次太興奮吧,猛插了數下,
兩人同時一震,我知兩母子已第一次在自發性的情形下成功交配了。
  漸漸回復平靜後問題來了,兩母子都是清醒了的,卻兩個都在裝睡!姑且不
論她們意為對方仍在熟睡又或知道對方是在裝睡,總之誰一首先起來就要面對將
會出現的尷尬,不能說自己一直睡著全不知情了。
  兩人就這樣對持著,過了一段時間下體的感覺又傳來了,兩母子又開始不能
自控的斷續地你一下我一下的互相抽送配合,再過一會又來個強烈顫抖。平靜一
輪又再從來,二人就在不知怎樣離開這個困局的情況下不斷互相姦淫著!兒子被
迫不斷品嚐母親肉體的滋味!母親則無奈地一次又一次感受讓兒子將精液注射入
自已子宮裡的感覺!
  兩人足足干了個多小時,一直偷看著的我也為她們痛苦之際,後面突傳來妻
子的聲音:「東尼,你這麼早就起來了?」
  就在嚇到面青轉身的一剎那,我看到姊姊兩人在受驚之下,同時間假扮熟睡
中自然向外轉身!小外甥至少已洩了三次,再加上我的灌溉和她自己的分泌,姊
姊子宮裡積存著大量液體。兩人急速分開的一瞬間,精液從姊姊陰道裡噴射而出
,隨著她轉身的動作在半空中劃成一個半圓形,偉為奇觀!
  我應了妻子兩句後再去偷看,兩人在背對背的情形下各自收回武裝拉回被子
繼續〝安睡〞!竟能全身而退若無其事,實在令人配服!不過睡床上就留下了姊
姊剛才轉身劃出、現在仍連著二人下體的一條〝精路〞!
  過了這個驚險的早上,王子與公主仍然扮演著純情無知的角式繼續愉快地生
活,只是之後她們望我時的目光卻有了異樣,出事了!

















0.017784118652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