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出差 11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出差
=======================================
(11)


  宜靜跟我各自一聲驚叫與慘叫,實在是分不太出來其中的差異,因此,我相信宜靜
應該沒有發現我被夾到了。當她把被子重新拉上來之後,我當然趁機會趕緊解救我可憐
的鳥蛋兄弟們。

  不過楊英呢?我看她大概也沒注意到我們兩個吧,看她那急急忙忙的樣子,大概只
記得衝到客廳的垃圾桶去吐出來吧。看來這次真是有驚無險,安然度過了。這種事情可
一不可再,如果還有下一次,難保我不會提早成仙歸位。

  「楊英她•••有••看到嗎?」宜靜低頭問。

  女人真是奇怪的動物,剛剛還放得這麼開,但是突然被揭開了秘密之後,卻又擔心
得很,更不用說那個奪門而出的女魔頭,是那麼的膽大妄為,簡直不像女人。至少不是
一般的女人。

  「大概•••沒有吧」我說。

  「嗯•••妳的臉好紅喔•••」我發現宜靜的臉真的好紅。「你不用擔心吧,我
想她一定沒看到。」

  「喔•••」

  「喔什麼喔?」我發覺宜靜似乎有點恍神「妳怎麼了?臉更紅了?」

  「有••有嗎?」宜靜結巴的說。

  「有!而且妳有事」認識宜靜這麼久,多少也看得出她有不對勁的地方。

  「沒••沒有!••不是我•••」一副說謊被抓到的樣子,騙誰啊。

  「不是妳?那是誰?楊英?」我逼問「她有什麼事?」

  「她•••她•••她•••好怪•••」宜靜越說越小聲,不過我還是聽到了。

  要說楊英不怪,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話了,我從認識她到現在,她無處不透著古怪,
剛剛的一番香豔刺激驚險無比的好戲,還不是她搞出來的。

  「怪?!」這我倒是真訝異難道宜靜知道剛剛楊英跟我••••開始冒冷汗•••

  「嗯•••」

  「哪••哪裡怪?」我小心翼翼的問,萬一是那個答案,我該說什麼好?我可沒有
十八套劇本可以先準備好,我心中根本連一套都沒有。

  「她剛才•••怎麼可以•••做那樣的事。」

  「啊!」天啊!宜靜真的知道了!我該怎麼辦?道歉?不太對。解釋?該怎麼解釋
?說我是不小心就插進去的?鬼話,鬼才相信。直接說是她主動的?也許行得通,宜靜
都說她怪了,可是,也要有我配合啊!我還是脫不了關係。直接認了?那更不行,宜靜
不把我閹了才怪。連續想過數十種可能,偏偏沒有一條可行的方案。

  「妳•是•說•••」不知道怎麼說,先裝裝傻拖一下,繼續想。現在哪個當官的
不會用這招?每次都嘛是『我們會繼續審慎研究』『我會請XX部門再討論考慮看看後
續處理辦法』意思就是說,不用問了,我們不會處理的,你道路邊那棵樹底下慢慢等比
較涼快啊!

  「你不知道•••她•••」

  我不知道?我怎麼不知道?不知道老二是插到誰?還是不知道豆漿給誰喝了?宜靜
到底在說啥?難道不是我想的那樣?先聽聽再說。

  「她••她••怎麼啦?」我問。

  「她剛剛•••剛剛看片子時••」

  完蛋了!就是這事嘛!穿幫了!天啊∼∼我該怎麼說半啊∼∼誰能告訴我啊∼∼

  「她••她••親我•••」

  宜靜說得小聲,但是『親我』兩個字卻是清清楚楚的進入我的耳朵。『親』!!

  「不••不會吧!」我一下子腦筋轉不過來,這跟我以為的狀況差太多了吧!不過
楊英這個女魔頭,真是太•••奇怪了!難道她••••

  「她•••剛才側躺著時•••」宜靜沒看著我慢慢的斷斷續續的說著。

  「她先是用手••摸我的胸部•••跟A片一樣•••也跟你一樣•••」

  「我先是嚇了一跳,但是•••還蠻舒服的••所以我就••就隨便她••」

  「但是,接著•••她又親我•••我的脖子••耳朵•••還有••胸部••」

  「這就太•••太超過了••可是我•••嚇到了•••不知道該怎麼辦••」

  「後來她•••她居然•••連手都•••都••摸我那裡•••」

  「我•••我不知道•••我•••我不敢動•••她••一直摸••一直摸」

  「可是•••她好像••比你厲害說••很舒服•••」

  「後來,我趁換片子••才躲到你這邊來。」

  這•••這太奇怪了吧!難道楊英是同性戀?不會吧!她又跟我再一起,也不見她
討厭我這個男生啊,那麼,她是雙性戀嗎?

  「那時候••我好想跟你•••所以才•••」宜靜至此不再說了。但是,當時的
情況我卻有了整體的概念了。

  看來,楊英是一邊跟我玩,一邊還去逗宜靜,真是個--超級女魔頭啊!

  這樣的事情也做得出來,萬一穿幫了,應該是她最尷尬吧,害我擔心了半天,這跟
本是她在搞的鬼嘛。這樣說也不太對,反正就是她,她才是罪魁禍首,她才是所有問題
的根源。沒錯!有機會推卸責任還不趁機推乾淨的,那一定是大白癡。

  「你說•••她是不是••同性戀啊?」

  「嗯,也許吧」我哪敢說她是雙性戀啊,只好這樣回答。

  「我想是吧」宜靜說。「可是我生日那天•••」

  「啊!」我心中猛抽一下,想起宜靜剛剛說過她有看到。

  「那天她跟你•••」宜靜說。

  「啊!那天•••那天•••酒喝多了•••我•••」我又不知該說啥了,剛剛
那些意外啊、不小心啊、插錯了、被動的啊•••那些不能說出口的理由,又重回我的
腦袋。

  「是啊,喝了酒是很難說••而且還是她主動的••」宜靜居然自動幫我解脫了。

  「算了,都這樣了,不想了•••」宜靜說。「我走了」

  說走就走,宜靜說完頭也不回的就回房了。

  「記得擦藥啊!」宜靜關門前又說一句。

  咦?她知道我的底迪被夾了!?

  我沒機會求證,也不敢求證,反正她不說,我又何須點破。

  才鬆一口氣。『咖啦』門又被旋開。

  我正要起身想找藥擦擦我那可憐的鳥蛋兄弟,門已經被打開了。

  「大雄」是楊英「咦?宜靜走了喔?」

  『廢話,不走還等你來抓包嗎。』我在心中說。知道了她對宜靜所做的事,看來對
她要重新估計估計。

  「耶?大雄,你那裡怎麼紅紅的?」楊英指著我的褲襠說。

  「啊?哇靠!流血了啦!」我大驚,趕緊找藥。

  「怎麼會這樣?」楊英說「我又沒咬你••嗯••沒用牙齒咬你」楊英微紅著臉。

  怪事了,楊英會臉紅。不過我沒空裡她,搶救底迪要緊。

  「你先出去啦!我要擦藥啦!」

  「出去?我幫你看看吧!」她說。

  「不要啦!」我有點生氣,要不是她,我怎麼會流血「我自己來啦!」

  「你真彆扭耶!我幫你啦••」一邊說一邊已經幫我拉下褲子了。

  「喂喂喂••你輕一點••輕一點啦••」抗議無效,她還是幫我擦藥了。

  「唉呦∼你別動啦,我這樣很難擦耶!」楊英說「咦?這痕跡•••是被夾••夾
到的嗎?」

  「是啦是啦!」我沒好氣的說。

  「哎呀!那是我的錯嘍!」楊英說「真是對不起,我•••親一個!」

  「啊!」我大叫一聲。

  「吼!你叫什麼叫啊!嚇我啊?」楊英氣呼呼的說。「剛剛都沒說話了,親一下有
什麼關係?」

  「不••不是••是•••」我不會說了,手指著門口,一個女生站在門口。

  剛才楊英這個粗心大意的女魔頭,進來後根本沒關門,現在這下子全被看光了!

  最糟糕的是,那是一個不認識的人。不過不是宜靜,也許還不算最糟糕吧!

  「啊!我忘了」楊英跳起來說「這是Jack,我學姊,你上次見過的。」

  「我知道•••妳••你好••」我傻楞楞的說。

  「你好」她冷冷的說「你應該先穿好褲子吧?!」

  「喔!是!是!」我趕緊穿好褲子。

  「我學姊來找我啦!」楊英說「我來找你是要跟你說,她要暫時住我這邊幾天。這
應該可以吧,房東∼∼」楊英居然可以這麼冷靜,當沒事發生一樣。

  「嗯••可••可以,沒問題。」「她要住多久都可以。」我補充說。

  不知怎麼的,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覺得有一種奇怪的殺氣,明明是個美女,但是卻
有著一股沒來由的殺氣。或許是我多慮了吧。

  「呵呵,我就說一定可以啦。」楊英轉頭跟Jack說。「那沒事了,我們過去了。」

  「嗯,晚安」

  「晚安」Jack回頭說,只是,我心頭沒來由地湧上一陣惡寒。

**************************************

  『主人啊!』長角的小傢夥居然又出現了,看我不把你給宰了!我手拿火箭筒,準
備把他轟下十八層地獄,回去見他的大老闆了。

  『別忙別忙!我是給主人獻計策來了!』

  『計策?你又想害我?』我說

  『主人啊!這次的3P你玩得可滿意嗎?』

  『臭傢夥你看看我的腳底先』我說。

  『腳底?我看看•••哇!救命啊!』

  『靠!還敢說,心臟差一點的人早就嚇死了。還滿意勒,看我踩扁你』我使勁的踩
著他的頭。

  『主••主人•••我這次是真的啦••4P••4P啦』他歪者嘴巴說。

  『喔?』我一聽有意思了。現在流行多P,難道這是上天可憐我守身二十餘年所給
我的補償嗎?

  『唉∼還是得不到教訓嗎?』白衣服的那個老頭一邊搖頭一邊漫步踱開。

  『靠!棄我而去的死老頭,你少煩我』

  『嘿嘿,是啦!這樣就對了主人,只要你••••』


  嗯?天亮了,原來是作夢。前一晚的事又回到我的腦袋中回味。

  4P?嘿嘿•••我還真是個•••••男人啊!哇哈哈哈•••

  『受不了,哪有人這麼不受教,學不乖•••』不用問,鐵定是那個老學究的話。

  出得房門,才發現家中只剩我一人,宜靜留條子說回家兩天,這幾天要我吃自己。
楊英跟那個Jack則是不見人影,也沒留話。

  吃自己就吃自己吧,反正底迪這兩三天是不可能上工了。


**************************************



  Jack,楊英怪怪的學姊,怎麼會取Jack這個男生名字,想想楊英對宜靜的行為,再
來看看Jack跟楊英的關係,大概誰都可以判斷出來,她們兩個的關係吧。

  我回想那次出差,楊英脫口而出問我怎麼不是Jack,第二天在研討會就看到她學姊
,想當然當時她們就在一起了。

  沒錯,楊英一定是同性戀,而那個Jack則是她的情人。

  可是,那我呢?她又跟我上床,而且不止一次,那她還是該算雙性戀吧!這麼說來
,我也算是她的情人嘍!

  如此說來,我跟Jack算情敵嘍!!

  天啊!難怪我會覺得Jack對我總是有著一股殺氣。想通這些事,那事情就明朗了。

  但是,又想到宜靜,楊英又去挑逗宜靜,宜靜跟我算是還沒有承諾的情侶吧,那楊
英去挑逗宜靜,是要追她嘍?那麼說來我跟宜靜不就是情敵了?還是說宜靜是我跟楊英
的第三者?

  Jack看到那天楊英親我的底迪,我想她一定知道我跟楊英關係不單純,因此才有敵
意,那楊英知不知道我跟宜靜呢?那天的狀況,漏洞實在很多,以楊英的腦袋,恐怕已
經心知肚明,祇是沒有點破而已,但是她如果知道了,為何還會跟我玩那一套香豔刺激
的遊戲呢?

  另外,宜靜又知道多少?宜靜最後那句要我擦藥,是看到我那邊的血跡吧?那麼她
都沒問為什麼流血,是已經知道了嗎?事實上她也早就知道她生日那天,我跟楊英在客
廳上演的好戲,那她為何還會跟我發生關係?

  原本以為想清楚了,可是繼續想下去,這關係還真是複雜。

  算了,不想了。頭快爆了。




  Jack這次是來南部參加另一個研討會,知道楊英住這邊,因此來住這裡。我想,既
然Jack對我有敵意,那麼我就避著她吧,因此我都是早早出門晚晚回,回家後房門關好
一點,記得上鎖,希望不要在這邊又發生另一個王水事件。雖然她不是學化工的,但是
王水這東西,高中化學就教過了,難保她記不記得,還是小心一點的好。

  不過,這幾天晚回家,卻發現了有點不對頭的地方,這兩天,巷子口總是有幾個看
起來就不是好東西的人在那邊。一天兩天算巧合吧,但是每天都有,就有點奇怪了。

  宜靜回家了好幾天,根本不是她說的兩天而已,我怕她晚上回來遇到了發生危險,
因此打了個電話去跟她說說,沒想到她居然說暫時不會下來南部了!

  這消息讓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想問她,卻又不知該如何問,從何問起。
不問她,卻又心中一片迷霧,搞不清楚她的意思。

  不過,這或許該說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在想什麼。我如果喜歡楊英,要追楊英,
那麼我就不應該跟宜靜又發生關係。或者,我也是喜歡著宜靜吧,但是,我偏偏當著宜
靜的面,上演過兩次的活春宮。我到底是喜歡誰?或者兩個都喜歡吧。

  回想跟她們發生關係以來,我幾乎都是被動的被她們牽著鼻子走。這只驗證了一句
老話:『男追女隔層山,女追男隔層紗』

  難道我就這麼沒用嗎?看來,我不僅不知道別人想什麼,連自己在想什麼也都不清
不楚了。


  事情的變化,是在那天Jack約我去吃下午茶,只有我跟她。






















0.01952385902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