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婆媳合歡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午,我逃課來到姐夫家。 昨晚姐夫為了感謝我陪他媽回鄉,邀我吃了頓晚飯。乾媽偷偷告訴我,說姐姐明天不在家。
  「駿……」   
    一進屋,乾媽火一般熱的身子就撲進我懷裡,紅撲撲像嬌艷玫瑰的臉壓在我胸前不停地磨蹭著,充滿情慾愛戀的眼神直勾勾盯著我,像恨不得把我吃了。
  「寶貝,我的小寶貝,我的心肝!」
她雙手勾住我脖子,狠狠咬住我嘴唇,舌頭在唇上滑動,接著塞到我嘴裡,用力吮吸,一條腿絞住我的腿,私處往我的大腿根用力磨蹭,熱情的幾乎要使我窒息。
在客廳裡我們就迫不及待地解卸衣服,裸裎相對了。

    「乖寶貝,想不想幹媽啊?」

    「小蘭兒,饞壞了吧?」

    蘭兒、香兒是媽媽和乾媽打小就有的愛稱,現在被我借過來了。

    「什麼小蘭兒不小蘭兒的,小壞蛋,沒大沒小……」

    乾媽嬌羞的瞪了我一眼,手輕輕捶打我的脊背。

    「嗯……駿……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每天都想要……你……會不會……

    覺得我很淫蕩……」

    「蘭兒,怎麼會呢。我就喜歡你這樣。」

    「真的嗎?」

    她拉著我的手到她胸前飽滿的乳房上。

    我便握著肉團,拇指和食指捏住乳頭,撚動揉捏著。

    「舒服嗎?」

    「嗯……」

    「蘭兒,你的寶貝好像變得更大了,是不是我的功勞啊?」

    乾媽舔著我的脖子,在我耳朵裡急促呵著熱氣,低聲嚷著:「老公,想死人了。我受不了啦,快……快來吧……」

    「蘭兒,你真是個浪貨!常常手淫吧?」

    「哎唷……你……你好壞啊……不要說那種事……」

    她撒起嬌來,淫蕩地扭動屁股,蔥白小手伸下來用力撫摸陰莖。

    「我還想看你手淫呢。」

    「不……不要……你好過分哦……」

    乾媽臉更紅了,低著頭沙啞的說。

    「蘭兒,你不聽我命令嗎?」

    我將乾媽推倒在XX上,用陰莖在她臉上敲打了兩下。

    「啊……別欺負我……駿……壞東西……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了……喔……我聽你的……我不管了……」

    乾媽臉上寫滿了情慾,開始一手握住一隻乳房,揉捏起來,時而將堅挺的雙峰互相擠壓。

    「奶頭硬起來了……真下流啊……」

    她打圈揉著乳頭,斷斷續續顫聲說著。

    我則撿起乾媽的黑色襯褲,捲住陰莖,也手淫起來。

    乾媽睜著如喝醉酒的朦朧眼睛,眨也不眨的凝視著陰莖,像要滴出水來,一隻手慢慢伸到股間,食指與中指壓迫膨脹突出的陰蒂。

    她痛苦般的皺起眉頭,扭動屁股,流出了愛液。

    「蘭兒,你現在想什麼?」

    「我……我在想……你……你的雞巴……想你這根硬梆梆的雞巴……」

    我把龜頭分泌的粘液滴在了乾媽嘴上。

    白色液體襯著紅唇,更增性感。

    她可愛地舔吮起來。

    我又用陰莖在乾媽乳房上按摩起來。
她更加亢奮,渾圓的雙腿對著我大大張開,又白又細的手指撥開陰唇,插進陰道,發出了淫靡的聲音,臀部不停搖著配合,擠出的愛液從會陰流向股縫,散發出強烈的女人味。
  「看吧……駿……看吧……我照你的話做了……唔……」

    她突然把我也拉到XX上,劈開大腿,分撥陰唇,直往陰莖上套。

    「哦……進去了……哎喲……好美喔……」
乾媽長長呼了口氣,雙眸微閉,摟住我脖子,挺起乳房用力在我身上摩擦。
「駿……你動一動……」

    「寶貝,你動不也一樣?」

    我逗弄著她乳頭說。

    「你真壞,專撿人便宜。」

    乾媽開始用力聳動,胸腹一收一縮,臀部和大腿撞擊我下身發出「啪啪」的聲音。陰道很有節奏和技巧地收縮著,擠壓龜頭。

   
    漸漸頻率越來越快。流著汗水的兩個不停晃動的大乳在陽光下白得耀眼,挺起的紅嫩乳頭,隨著急促的喘息上下起伏。小腹因興奮而不規則地抽搐著。渾身白肉像涼粉一樣顫巍巍的抖動。


    「來,快點呀,不要折磨我了,裡面好癢。」她趴在我耳邊低聲哀求,吐氣如蘭。

    柔媚的話語撩旺了我的慾火。我伸出雙臂抱緊乾媽的腰背,挺起胯骨,向上頂送。

    「乾媽,你再叫呀,肏屄時多說些浪話才助興呢。」

    「好吧……啊……啊……我的大雞巴駿駿……你讓我說什麼……我就說……

    哎喲……什麼……只要……只要你……喔……只要你把我肏美了……啊……」

    「說你是個老浪屄。」

   
    「我是……我是……我就是老浪屄……啊……哎呀……你的大……雞巴頂死老浪屄了……老浪屄的……屁眼也是……你的呀……肏死我屁眼兒吧……」


    「叫爸爸,叫我親爸爸。」

    「爸爸呀……大雞巴爸爸……老騷屄……美死了……爸爸快用大雞巴杵閨女吧……啊……」

    「蘭兒,你真騷浪,爸非要肏得你叫救命不可。」

    「啊……我……不行了……受……受不了……要肏死了……啊……爸爸……

    你……你真行啊……把我……我的尿又要掏……掏出來了……」

    乾媽恣情縱意的發出了帶哭腔的歡叫,熱氣不斷噴向我。

    她媚眼如絲的看著大陰莖在愛液氾濫的陰道裡進出,身體瘋狂亂顫,扭腰打轉,兩隻手四處亂抓,雙腿踢著,很快就達到了高潮。

    我摟抱著乾媽癱軟的嬌軀,繼續不快不慢地上下聳動。

    厚厚的陰阜像個肉墊,任我肆意衝撞,那種快意的感覺真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她捉起我一隻手,在臉頰上輕輕撫摸著,還伸舌去舔手指,癡迷的眼神直盯著我,柔細的長髮遮住了半張臉。

    「好深……唔……爸爸……人家魂都丟了呢……」

    「要是讓姐看見她婆婆現在這副瘋樣,那樂子可就大了。」

    我撥開她臉上的秀髮,調笑著。

    「我才不管呢。」

    停了一下,她又故作神秘地湊近我耳邊嬌喘著。

    「其實我早知道她和你有一腿了。」

    我心裡咯噔一下。

    「別胡說!」

    「呦!還想賴,昨天你倆幹什麼了?力德沒看見,我可都瞧清了。姐弟有這麼鬧的嗎?」

   
    昨晚乘沒人注意時,我和姐姐親了個嘴,她還死命掐了我一把,差點沒把我疼死。我也沒客氣,在她香臀上回了一下。沒想到讓她看見了。

    「你想怎麼樣?」

    我忐忑不安的問。

    「唉,我還能怎麼樣呢?倒是你們要小心些了,萬一真讓力德知道,怎麼辦呢?」

    她在我抽送中閉眼陶醉著。

    「知道又怎麼樣啊?我現在是他外公,他能把我怎麼的?」

    我咬住她的乳頭往外拉,下面加快了速度。

   
    「小不要臉的……唉……別管兒子兒媳婦了……我都快到極樂世界了……哎喲……小壞蛋兒……你……好……好大的勁……頂……頂死我了……難怪小雲喜歡……啊……又不行了……嗯……大渾蛋……究竟……你最喜歡誰呢……」


    她語無倫次,面臨著第二次高潮。

    這時一聲門響,我們連忙扭頭看,只見姐姐一動不動的站在門口!

    原來姐姐今天約的朋友失約了,她在街上獨自逛了一會兒,覺得無聊,便回家。沒想到正看見我和她婆婆的活春宮。

   
    她眼中射出了怒芒,臉上掛著的是驚訝、失望、沮喪。羞怒使得秀巧的鼻孔急速開合,柔唇被貝齒咬出了深深的印痕,怒挺的雙峰不停起伏著。


    突然姐姐衝過來,一個耳光甩到了乾媽臉上,又朝我尖叫道:「你……你怎麼能和她上床……她是你乾媽,我婆婆……」

    乾媽卻冷冷地說:「你自己又有多乾淨?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東西。」

    姐姐楞住了,淚水在眼眶裡打著轉,然後死死盯了我一會,奔回了自己的臥室。

    「怎麼辦?」

    我望著乾媽。

    「什麼怎麼辦?你還不進去!」

    她兩眼閃著光,披上衣服,把我推進了姐姐臥室。

    姐姐正趴在床上哭泣,看見我進來,厲聲叫道:「出去!我再也不想看見你了。」
  我跑過去摟住她,瘋狂熱吻,耳語說:「別生氣了,姐,你聽我解釋,乾媽都守了這麼長時間了,再說,你以前不特恨她欺負你嗎,現在我讓她變成你弟媳了,還不解氣?」
姐姐羞極,衝我「呸」了一聲,連耳根子通紅。

    我解開她上衣和胸罩,含住挺起的乳頭,輕輕噬咬著。

    姐姐粉紅色的乳暈比乾媽幾乎大了一倍。

    「哦……別……碰我……」

    姐姐性慾很快就被挑了起來。

    她喘息著,發出了我熟悉的呻吟。

    我拉下了姐姐的裙子和蕾絲襯褲,湊到她腿間。

    大腿根部已完全濕了。

    我揪著陰毛上下扯動,連帶著兩片陰唇也隨著不停收縮。

    「小鬼……別碰我……喔……」

    這時,她分開的大腿也戰慄起來。

    我又伸出舌頭分開陰毛,輕輕舔著陰道口。

    「喔……小鬼……你要我死啊……」

    姐姐來摸我的腹股溝了,但剛一觸碰到陰莖,就「啊」的一聲縮手了,直叫「什麼髒東西」。

    原來陰莖上粘滿了乾媽的愛液。

    姐姐拿過紙巾使勁擦著手,對我說:「你去洗一下。」

    我故意不動。

    姐姐恨的銀牙緊咬,只好用紙巾替我抹乾淨陰莖。

    我擡起她的腿,放到肩上,正要往裡插。

    姐姐卻突然推開我,急急地喊:「她在看呢!」

    我回頭一看,乾媽披著件睡衣,竟像個幽靈似的站在門口。

    她跑了進來,說:「我就是想看看……看看你們……小雲……你也別不好意思……反正咱倆都和他弄過……」

    趁姐姐和乾媽正爭論的時候,我把陰莖在姐姐陰蒂上用力磨起來。

    「啊……」

    姐姐張大了嘴,長長的哼叫,身體直扭,愛液亂流,再也顧不上她婆婆了。

    乾媽乾脆也甩下睡衣,爬上床,彎下腰伸出紅紅的舌頭舔著姐姐那發漲的乳頭。

    姐姐更是受不了,「啊啊」的叫著、扭著。

    乾媽笑道:「小雲,現在不假正經了吧,要不要肏啊?」

    姐姐連說:「要。」

    我撫摸著姐姐的雪乳,接口道:「你要什麼啊?」

    「好了,小鬼,快點插進去吧,我癢的厲害,受……受不了啦。」

    姐姐兩手盡量掀起臀部,想一下子套住陰莖。

    我順勢一插。

    窄小的陰道熱得像個火爐,緊緊吸住陰莖,陰壁上的皺褶不斷收縮蠕動,刮著龜稜。分泌出的液體弄得龜頭癢癢的。

    剛開始,姐姐還顧忌乾媽,只是雙手摟緊我脖子,用力吻著,全身不停地扭動起來。但隨著我一次次的衝擊,她開始發出嬌媚的浪叫。

    「唔……哦……頂得好深……嗯……我不行了……」

    「舒不舒服……是我肏得過癮……還是……姐夫……肏得過癮啊?」

    「你好壞哦……上別人老婆那麼爽嗎……啊……我是你姐……啊……小心給雷劈呀……」

    大小陰唇隨著抽插,不停翻出凹進。

    「叭唧……叭唧……」

    陰莖頂一下就發一聲,連那摩擦陰毛的怪聲,陰囊打著姐姐臀部的啪啪聲,小腹的相撞聲,姐姐滿意的嬌喘聲,匯在一起,非常的刺激。


    「哇!好淫靡啊。小雲的騷屄唱歌了。」

   
    一旁觀看姐弟相奸的乾媽興奮的紅著臉,臀部直扭,大腿挾的緊緊的,手不住的在自己陰阜上揉搓,水汪汪的星眸眨都不眨的盯著陰莖在她兒媳鮮紅的陰道中進出,連嘴都合不上了。


    我扒開姐姐的手,偏過頭,含住乾媽探出的濕漉漉舌頭。

    她動情地抱住我脖子,輕輕咬著我的嘴。

    「別急,等我肏完了你那騷兒媳,再肏你這個騷婆婆。我把精都射在你屄裡邊,行不行?」

    我小聲說著,騰出一隻手握住她的乳房,慢慢揉搓起來。

    乾媽無聲的抿嘴一笑。兩眼瞇成了細縫,火辣辣的盯著我,淫蕩的喘息著。

    「小雲……你弟弟的雞巴很來勁吧……要是舒服……就大聲叫出來吧……」

    「呸……你……你這個不要臉的……騷……騷狐狸……跑到人家……人家床上來偷……偷看……」

    披頭散髮的姐姐眼睛一白,嗔怪著她婆婆。

    「好哇,人家這麼幫你,你還不領情,看婆婆不給你點顏色看。」

    乾媽跪在我後面,按住我的臀部,猛地一推。

    「老公,肏死這小騷狐狸。」

    「啊喲!」

    姐姐驚叫一聲,身子就癱下去了。

    我順勢壓上去,加緊抽送。

   
    乾媽則咬著我的耳垂。舌尖舔著我後頸,又濕又涼。高聳的乳房貼住我的後背,不停摩擦著。雙手不住撫摸著我緊繃的大腿、臀部和胸膛。

    「快點……快點……」

    她低聲發出了飢渴的催促,又伸手到結合處,沾著愛液,揉弄姐姐的後庭和我的陰囊。

    這一額外的刺激使我差點射出來。

   
    姐姐腋下的黑毛閃閃發著光,而小腹下本來細密排列的陰毛也被愛液打濕,這邊一叢、那邊一塊的歪歪斜斜貼在雪白的肌膚上,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非常喜歡姐姐黝黑茂密的陰毛。這會使我想到另外一個女人--媽媽。我之所以喜歡毛多的女人,原因大概就在此吧。

    「乖寶貝,叫爸爸。」

    「嘻嘻……壞爸爸……我的大雞巴爸爸……」

    姐姐哼哼著。

    「乖女兒,媽和誰肏屄呀?」

    姐姐會意地喊道:「當然是和你肏啊,你不是我爸嗎?你來肏媽的屄吧,劉素香就是讓你肏的。」

    「我是怎麼肏媽的?」

    雖然已不是第一次聽姐姐這麼喊,但心跳還是猛然加速,爽快的感覺立刻佈滿全身。

    「媽脫光衣服,躺在床上,張開大腿,讓你用雞巴肏她。」

    姐姐已徹底迷失在性慾中,不顧羞恥的在她婆婆面前發出亢奮的尖叫。

    我彷彿真的已騎跨在媽媽身上,嘴裡也不停的叫道:「媽,我肏死你,我肏你了,劉素香!」

    「對……使勁肏……把她的屄肏爛了……哼……提到媽……雞巴又脹了……

    媽早晚要被你肏……哦……姐也給你肏……我的好弟弟……親弟弟……來吧……   來肏吧……就當著婆婆……的面……狠肏她的兒媳婦……不要剩一點力氣……肏死我這個淫婦……肏爛我的小屄活該……讓這老騷屄在旁邊看……癢死她……我喜歡你的大雞巴……我想給……你……生兒子……好刺激啊……」


    姐姐的欲焰愈發熾烈起來,彷彿因為有乾媽在旁邊,更是表現出前所未有的騷浪放蕩。

    她浪聲唧唧,狂擺柳腰,臀部旋轉著,陰唇用力研磨我的陰莖根部,乳峰隨著衝擊,歡快地上下跳動。差點沒把我翻下去。

    正摳屄搓乳房的乾媽早驚的目瞪口呆,渾身顫抖不已。

    我又抱起姐姐,托住她的臀部,讓她把腿繞著我的腰,雙手纏著我的脖子,在房間裡走了起來。

    走一步,陰莖就肏一下。

    姐姐浪的直叫:「小鬼……你花樣真多……」

    我抱著姐姐走到乾媽面前。

    「告訴你婆婆,我肏得好不好?」

    姐姐頭使勁後仰,雪膚罩上了層朦朧的玫瑰色,雙手用力擠壓乳房,大張的嘴呼哧著,不知天南地北的尖聲淫叫著。

   
    「好舒服啊……啊……屄屄好舒服……婆婆……兒媳婦的小屄……被……肏得……好舒服……啊……兒媳婦喜歡……肏屄……喜歡……被大雞巴……肏……


    啊……我受不了啦……快把我放下來啊……射精吧……我要讓你……肏……肏死了……我已經……高潮了……我升天了。」

   
    我剛把姐姐放到床上,饞得受不了的乾媽便跨上她的嘴巴,臀部又扭又挺,急叫道:「乖雲雲!幫媽……舔舔……媽……浪死了……屄好癢……快嘛……」


    姐姐不由自主地舐吮起來。

    看著騷兒媳舐浪婆婆陰道的鏡頭,我更加狠幹著姐姐。

    姐姐被陰阜頂住無法浪叫,只能用「唔!哼!」的鼻音表示快感。

    乾媽則猛力揉搓姐姐的乳房,揉撚奶頭,以使她加速射出來。

    漸漸的姐姐進入了一種瘋狂的狀況,不由自主的又哭又笑,尖叫起來。

    「哦……射給我……小鬼……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不行了……人家又要洩了……」

    她忽然狠命推開乾媽,坐起來,嘴湊上我肩頭,狠狠咬了下去,身子不住地搖動,陰道再次急速緊縮。

    我肩膀一陣劇痛,下體卻說不出的舒服。

    這時乾媽使勁掐住陰囊,阻止了我的精液。

   
    一陣劇烈的震顫後,姐姐倒在了床上,臉上寫滿了春意,星眸緊閉,香汗霪霪,大張的四肢抖顫著,緊縮的陰壁隨著高潮的到來劇烈抽搐著。愛液直流,把床單濕了一大片。


    「舒服嗎?姐。」

    「哦……小鬼,太爽了!我愛你。」

    她溫柔地摟著我,但很快就覺察到陰莖仍處於亢奮狀態。

    「你怎麼還沒出來呢?」

    「還有你婆婆呢,是嗎,蘭兒?」

    「老公,你姐不行了,讓我來接班吧。」

    媚眼微瞇,春上眉梢的乾媽不知羞的笑著,將我從她兒媳身上拉開。

    只聽「噗」的一聲,陰莖由陰道脫出,水淋淋的滴了姐姐一腿,肥皂泡似的陰精,從大張的陰道口流了出來,把床單弄出一團團汙漬。

    由於陰精的滋潤,陰莖好像更粗壯了,閃閃發光,驕傲的直立著。

   
    在兒媳的床上,拋開了禁忌之念的乾媽臉上浮現出淫媚姿容,把大肥臀轉過來,擡得高高的,現出那飢渴得直流口水的陰道,嘴裡嘟囔著:「快來,老公。


    像對小騷貨那樣,我熬不住了。」

    我將陰莖深深刺進陰道,龜頭猛搗花心。小腹撞擊著豐滿的臀部,「砰砰」

    有聲。

    「哎唷……我的好人……喔……你……好……好厲害啊……老公……就是這樣……狠狠肏我這個騷婆婆吧……」

    乾媽呻吟著,騷浪的搖頭晃腦,臀部挺著直扭,極力迎湊,手往後抓著我的陰囊,壓在陰蒂上摩擦。

    我讓乾媽去舔姐姐的屄,但她發出了不願意的哼哼。

    我便強按住乾媽的頭到姐姐兩腿間,她只能開始舔起那有些腫脹的陰阜來。

    姐姐激靈了一下,牙齒緊緊咬著下唇。

    我每次肏入,都使得乾媽的舌尖一次次探進姐姐陰道。

    「哦……乖乖……好好舔香屄……別停下……」

    姐姐這樣喊著。

    乾媽則噬咬著陰蒂報復,弄得姐姐的愛液洶湧流出,灑滿了一臉。

    「老公……用力肏……好舒服……啊……我要高潮了……我們一起射吧……

    讓我的屄填滿精液……啊……」

    「等一下我……用力咬我的騷屄呀……我也要高潮了……嗯……」

    婆媳倆淫聲不斷,就像是在比賽一樣,一聲高過一聲,一聲浪過一聲。

    「好吧……讓我肏死你們這兩個蕩婦……讓你們高潮……讓你們發浪……」

    我加快抽動速度,陰囊一緊,壓抑許久的精液猶如脫韁的野馬般怒射而出,重重衝擊在肉壁上,再深深打入子宮。

   
    乾媽被這突如其來的射精給打懵了,直翻白眼,身體一哆嗦,很快便又攀上高潮,大腿內側肌肉和陰道抽搐不止,一股熱流湧出,緊緊包圍著龜頭,令我全身每一個神經都受到強烈的衝擊。


    姐姐顯然也達到了高潮,雙腿不住痙攣,臀部興奮得往上挺著,陰阜緊緊貼住乾媽的臉,瘋狂摩擦著。

   
    最後,我們三人筋疲力盡的癱在一起,姐姐蜷成一團,嘴角上掛著滿足的微笑,低聲呻吟著。乾媽則緊摟著伏在我身上,一口口的熱氣噴在我胸前。


   
    歇了一會兒,我開始欣賞起左擁右抱的大小兩個美人來:姐姐青春活潑,腰肢纖細,肌膚嫩得幾乎可以捏出水,雙峰挺撥未滿,乳頭如花生般;乾媽媚中帶妖,艷光四射,奶大臀凸,奶頭如黃豆般硬挺。


    我摟著二女腰肢,在兩對各有千秋的乳房上輪流吸吮,四顆小紅櫻桃全都驕傲的向上翹著。

    接著我兩手各插進一個陰道裡。

    「啊……」乾媽和姐姐異口同聲的叫了來。

    我更加興奮,同時抽插起來,兩個姆指也在她們的後庭上撫摸著。

    很快手就沾滿了她們的愛液。

    「啊……老公……不要……我受不了……喔……」乾媽搖晃著臀部說。

    「啊……小鬼……快……我也……受不了啦……啊……」姐姐也同樣搖著臀部。

    最後她們忍不住地抱在一起親吻起來,渾身顫抖,享受似的嬌吟陣陣,都讓我分不清手上的愛液是誰的了。

    我抽出手指。

    「你倆既然這麼親,以後就姐妹相稱吧。」

    「這像什麼話?叫我怎麼見人啊?」

    乾媽為難起來。

    「這有什麼關係?以後有人時,我還叫你媽,就咱們時,我就叫你妹妹,誰叫我是小鬼的姐姐呢,對不對?妹妹!」

    姐姐美滋滋地說。

    乾媽躊躇了良久,最後一咬牙。

    「唉,都成這樣了,我還有什麼可說的呢?好吧,姐……姐……」

    看著她可憐兮兮的樣子,我大笑起來。

    姐姐也嬌笑著,然後指著我說:「小鬼,就你鬼主意多。那我們姐倆以後叫你什麼呀?」

    她把姐倆說的特別響,弄得我又是一陣大笑,乾媽更是羞的了不得,乾脆翻過身,把臉直藏在胳膊底下,但也禁不住吃吃地笑了起來。

    「嘿!這還不簡單,你們就叫我親親哥哥,親親丈夫呀。」

    「呸!小鬼,美得你的!我以後就叫你親親兒子。」

    姐姐當然是另有所指。

    乾媽聽姐姐這麼一說,也轉過臉來。

    「你不會真想……上你媽吧?」

    還沒等我張嘴,姐姐就搶著回答。

    「姐,你不知道,這小鬼,想肏媽都想瘋了!」

    「這……這怎麼可以?這想想都……」

    乾媽滿臉驚懼之色。

    「這有什麼不可以?媽守寡那麼多年,現在我「孝順」她,也是應該的。」

    「是啊,我還想叫媽一聲姐呢。」

    姐姐也在旁色色的幫著腔。

    「唉,香姐也是前世作蘖,生了你們這兩個小魔星。」

    乾媽無奈地搖起頭來……

    自從乾媽也加入了我們這個「俱樂部」後,我簡直就如過著神仙般的生活。

    她們或單獨、或兩人、或一起和我交媾,用她們身上的三個肉洞服侍我。我們玩各種性道具,玩各式的性遊戲。

    但所謂樂極生悲。嬸嬸老家突然來電話,說她母親病逝了,嬸嬸只能奔喪回去了























0.014149904251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