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十年孝母溫馨亂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十年孝母溫馨亂

有人孝母,可是沒人象我對寡母行孝的那般深入到位和曆久彌親!
  我的家鄉是南方一個山區小縣的一個邊遠小村莊。我和母親住在村邊的一棟
小“洋樓”�,那是爺爺到菲律賓經商後寄錢來蓋的。我15歲的時候,父親憑
爺爺的關係去了香港,後來又輾轉到了菲律賓,可惜還沒來得及接我母親出去,
竟不幸客死他鄉。爲了我,母親決定守寡,因爲她舍不得離開我和那棟可愛的小
洋樓。
  我們房子位於村邊的一個小山坳�,三面是青翠的小樹林,前面是一片水稻
田,相當幽靜。樓只有兩層半,總共才五個房間。母子倆住在�面,加上爺爺不
時寄來的僑彙,就當時的水準而言,應該說我們過的是令人羨慕的日子了。
  我本來可以過著平常人的生活:孝母、娶妻、生兒育女、傳宗接代。可是到
了我18歲的時候,工友無意中的一句話,竟引發了我和親娘之間整整10年的
母子亂倫。那是一段我與親生母親過著纏綿溫馨、清醇甜蜜的亦母亦妻生活的黃
金時期。
          第一章:一句話引發的母子亂倫
  我中小學讀書成績都還算不錯,但18歲高中畢業時,由於家庭有點“海外”
關係,更主要是由於母親不善於討好一些人,結果自然沒被選派上大學,於是只
好回到家鄉,在村�的碾米廠當個記帳員。
  一天下午放工,我正收拾著要回家,突然機修工阿發神秘兮兮地走過來,指
著碾米工阿倫的背後說:“你知道那家夥急急忙忙要回去幹什麽嗎?”我說不知
道。
  “回家騎老媽!”阿發詭秘地說。
  我開頭不明白他的意思,便說這年頭誰還騎馬。他說你聽錯了,是回家騎他
的母親。我馬上意識到什麽,趕緊說,你別亂講啦,哪有的事。真有的話,那豈
不是母子亂倫,傳出去會出大事的。阿發才開始有點怕,連忙央求我保密。但他
接著說,那事兒千真萬確,是阿倫親口告訴他的,因爲他們兩個好得不得了。阿
發說他實在是忍不住才講出來,但只限我一個,要我發誓不再多傳。我當然答應
了。
  阿發興之所至,說要帶我去實地觀察阿倫和他母親。剛好那天我沒什麽事,
兩個人便一同快速趕上去。走了不久,我們離阿倫不遠,看著他回到他母親看的
小店。阿發一走進去,他母親的便迅速迎上來,母子兩人親熱地摟抱在一起,接
著便雙雙走進�屋去了。那當母親的,看來有40出頭,白胖豐滿,慈眉善目的,
看不出是個淫蕩的婦人,但她胸部高聳,豐臀略翹,看樣子性欲很強,阿倫跟她
在一起,免不了幹柴烈火,母子亂倫的事情只怕是水到渠成。不過我們也沒再看
到什麽,只能猜想此刻那母子倆大約已經在床上粘到一塊翻雲覆雨了。後來我們
就回家了。
  回到家�,我精神上震動很大。阿倫的母親是寡婦,阿倫十分孝順她,想不
到兩人竟然會幹出這種有傷風化的醜事。但又一想,要是阿倫的父親還活著,那
母子亂倫當然是對父親的傷害,但現在他父親已經不在了,他們倆這樣做其實也
沒礙到別人。如果兩人都願意,而且雙方都快樂,爲什麽不可以呢?
  突然間我又想到了自己。我母親跟阿倫的母親不也是一樣守寡嗎?爲什麽我
們就不可以做相同的事情呢?何況我母親看起來比阿倫的母親還更年輕漂亮,聽
說年輕漂亮的女子性需要特別強,我以前爲什麽沒留意這個問題呢?其實從14
歲起便對母親又了感覺,每每幻想著能與她亂倫交媾。只是礙於道德,才壓抑了
自己的性幻想。如今我切實認爲,其實我們之間是可以有那種關係的,因爲我父
親根本不在了,母親又不願意再嫁。當然,我也知道母親是個很傳統的婦女,她
可能不會同意這種做法。
  然而我奸烝親娘的欲望一經挑起,便再也難以平息。於是我認定應當試試。
問題是,要采用什麽方法?好在我很快就有了辦法。我有寫日記的習慣。我的日
記收藏不是很嚴密,母親偶然也可以看到。我要在日記上用點計謀。
  於是,當天晚上我在日記�寫下一個根據地攤文學加以發揮改編的故事:
  今天我從同事買來的地攤文學�偷看到這麽個故事,說的是清朝嘉慶年間,
書生白某雖然非常孝順母親,但總覺得還有什麽不夠的地方。有一天他終於醒悟
過來,知道母親守寡多年,日日獨守空房,虛度青春,十分痛苦。他認爲自己對
母親的孝還不是真孝,還得有更深入的行動。終於有一天晚上,他上了母親的床
……從此以後,母子倆夜夜春宵、日日交歡、溫馨萬狀、快樂無比。母子倆的真
情感動了上天,讓白某考中了狀元。面對皇帝的賜婚,白某婉言推脫,說家中已
有糟糠之妻,於是把母親接到京城,對外則說是妻子。母子倆見面,第一件事便
是閉門謝客,相擁交歡,三天三夜方才下床,從此更是夜夜交接,無日無之。幾
年後,同仁看到白某的妻子(其實是母親)不會懷孕,就勸他納妾,可是白某堅
決不同意。還是後來到了母親五十多歲後,白某才納了一妾。但是即便如此,白
某一有機會還是要同母親重拾舊情,恣意交歡,尤其是當妾來月經的那些日子。
兩人用溫馨浪漫的一生譜就了一曲感天動地的母子戀歌。
  看了這則故事,我感到十分慚愧。我對母親雖然也算是孝順,但離白狀元的
真孝還差一萬八千�。人非牲畜,不是有吃有睡就夠了。更何況連牲畜也會發情
交媾,人哪能那樣無性情。如今母親爲我守寡多年,夜夜獨守空房,她的痛苦我
也應當猜得出才對,但我卻不能深入孝敬她,哪怕是跟她睡上一夜爲她解悶。我
這樣自私,還是人嗎?我還比得上那些性情中的豬牛犬羊嗎?
  我18歲了,早已完成了性成熟,看到女孩我常常想入非非,恨不得能摟她
一個在懷�盡情交媾,但不到二十四五歲,哪能結婚啊。我這邊日夜想著女人的
肉體,天天憋得難受,每天只能靠手淫把寶貴的精液排泄出來白白浪費掉,卻不
能分一點點給最最需要的母親。我這樣做表面說來是在遵從道德,實際上是道德
害苦了兩個無辜的肉身。是時候了,我應該勇敢地走出第一步。但母親是個傳統
婦女,人家村口的李大嬸連大白天也常常穿著花短褲,在院子�進進出出,露出
豐滿雪白的大腿,引得我每每要偷看她幾眼,可母親在家中連小腿肚也不露給我
看,她會理解我的孝心和苦衷嗎?我不知道。我好痛苦啊!!!
  日記寫好了,要怎樣才知道母親看過它了呢?這自然難不倒我。在這一頁夾
跟頭發嗎?不。要是母親沒吹動它,讓它照舊留著,那我不是白費勁了嗎?我選
擇的是夾一丁點棉絲,把它夾在這一頁的最邊沿,只要母親打開這一頁,哪怕是
最輕的呼吸也足以把它吹走。我布置完畢,第二天就放心上工去了。
  下午放工回家,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檢查日記本。讓我萬分高興的是,那根細
棉絲不見了,真真切切地不見了!而且入門時母親還對我嫣然一笑,那是從來未
有的呀。她看見我的日記了,她竟然不生氣,我成功了!
  但是讓我感到美中不足的是,母親沒有露一點皮肉給我。是她不願意,還是
不好意思呢?我還得等著看。幸好晚上睡覺前,苗頭來啦。母親先是進了她的房
間,隨即又開門出來對我說,門鎖好了嗎?我一看不得了:母親穿的正在是一條
農村婦女愛穿的花短褲,粉紅的底色,散布著幾朵白色的小花。短褲的上面、在
內衣開襟的地方,可以看到媽媽那略微凹下的、精致性感的肚臍眼,中間是略微
凸出的小肚,下面則露出兩條雪白豐滿的大腿,發出柔和而誘人的白光。我的腦
袋轟的一聲,整個人差點眩暈過去。我真想撲過抱娘的大腿,可雙腿直發軟,更
別說哪來的勇氣了。
  接下去的一個小時,我簡直不知道是怎樣過的,總之滿腦子都是那雪白的大
腿。後來,我設法冷靜了下來,決定今晚就行動。
  我沒有睡,因爲當然睡不著。12點,我突然發出幾聲恐怖的尖叫:“啊,
啊,救命啊!”母親聽到聲音,立馬沖進我的房間,把我緊緊抱住,急切地問我
出了什麽事。我按事先編好的回答。
  “我做噩夢了!”我說。
  “乖,快告訴媽,夢見了什麽?”
  “夢見爸爸在追打我,他好凶好凶。我嚇死了。”
  “不會吧,你是個好孩子。爸爸在天之靈不會不知道的。他感激你都還來不
及,哪能打你呢?”
  “爸爸他口口聲聲罵我不孝。”聽完這些,想來媽媽應當知道我的用意了。
於是她說:“說你不孝,不對。我們不愁吃不愁穿,我從來沒受過什麽苦。你又
樣樣聽話,媽媽我從來沒有感到爲難。難道你還會有什麽做得不夠的地方嗎?不
會吧?”
  你知道,此時母親的豐滿大腿已經完全跟我的雙腿絞在一塊了,她那高聳的
兩個乳房完全包住了我的一條光裸的手臂,盡管還隔著薄薄的一層布,我已經完
全感受到那柔軟。她的嘴跟我的離得那麽近,我完全可以感受到那溫香。我的欲
望之緊迫,是任何語言也無法形容的。但我還是能夠冷靜地繼續說下去:“爸爸
罵我爲什麽不勸你……勸你………讓你獨守空房。”
  “不許你亂說,”媽媽顯得有點生氣。“勸我什麽?勸我改嫁?我不改嫁不
但是爲了你,還爲了咱林家後代香火不斷,這是我十分願意的。”
  她轉而用溫柔的口氣說,“再說誰說我獨守空房?我們這棟房子�,不是還
有你這個寶貝的兒子嗎?有你,媽媽這輩子滿足了!滿足了!”
  我知道時候到了,便大著膽說,“媽,從今以後,我天天晚上陪你,好嗎?”
  媽媽變得非常激動,她深情地吻著我的臉頰。“不,是我應該陪你,孩子!
你一個人從小沒有父親,多可憐啊。娘不陪你誰陪你?從今以後,咱們母子倆永
不分離,好嗎?”
  “好!”
  “那就好好睡吧。時候不早了。”媽說著就側身躺了下來,緊緊地抱住我,
繼續吻著我的臉頰。很快地,我們的嘴已經湊到了一塊。媽媽口中的女人香氣直
接呵到我的鼻上,我頓時感到難以名狀的興奮。我也張開嘴跟她接吻。兩人的舌
頭絞成一塊,消魂的時刻少說也有十分鍾!
  過了一會兒,我開始不安分起來了。我的手不斷地捏著母親的乳房,還不時
往下伸到她柔軟的腹部,差一點沒摸到她的恥丘。我整個人變得很煩躁,處在一
種非欲交接則不可的狀態。
  “媽,我難受,我好難受啊!媽,媽,我不行了!”
  “乖兒子,媽知道你難受,你大了。”
  母親緊緊地抱著我,溫情脈脈地說,“來,是時候啦。乖兒子,媽帶你去一
個快樂的地方。”說著,她自己先脫下短褲和內衣,頓時那兩粒白生生、溫綿綿
的大乳暴了出來。我立即伸嘴去含,她又幫我脫下上衣和內褲。這下,母子倆已
經赤裸裸地緊貼在一起了。
  “乖兒子,來,騎上來。騎在媽的身上。媽來教你。”
  到了此時,飽受淫情煎熬的我頓時從內心歡呼起來:我終於也可以“回家騎
老媽”了!“騎上來,對,是這樣。”
  媽調整好兩人的姿勢,讓我的手臂摟住她的脖子,胸部貼著她的乳房,下身
對準她的雙腿交會處,等兩人都感到舒適了,才伸手抓住我的陽具。她的手是那
麽肥厚細膩,我簡直無法用什麽語言來形容我的快感。但更刺激的還在後頭。
  “我的乖兒子,”媽深情地說,“想不到你的小寶貝也有這麽大了。想不想
女人?”
  “想!”
  “想不想媽?”
  “想死啦!”
  “想做什麽?”
  “不知道,就是想。想有個洞洞往�插。”
  “乖兒子,你知道嗎?媽的下面有個洞,水汪汪的。媽讓你的小寶貝進去。
進去了,消消火,再硬的東西也會變軟,那時你就不會難受了。
  對,就這�。讓媽扶著你的小寶貝進去吧。來。對啦,往下壓點,對啦。好,
進去啦!“
  媽的手一放開,我的陽具也隨之盡根而入,因爲�面早已是濕淋淋的,沒有
一點阻力。
  感謝可親可愛的娘,她讓18歲的親兒我插入她的寶地和禁宮。
  這一插,使我從處男變成了男人。這一插,讓我回到了18年前孕育我的地
方。這一插,讓男女的性器把一對母子如膠似漆地勾連到了一起。這一插,讓我
這初次嘗到女人滋味的少男從此對媽媽的肉洞蜜穴魂牽夢繞朝思暮,沒有一刻稍
減。
  我的肉棒已經在母親的洞穴�啦,想那�面是什麽樣的感覺呀:又熱又濕又
軟,時收時縮時緊時滑,難以言表的天堂般的快感,快感,還是快感!!這就是
他們說的騎老媽嗎?如果是,那世間絕對不會有什麽是事比這更快樂的啦。
  我的淫情象脫缰的野馬一樣地奔放:我的雙手在母親的秀發與香脖之間不停
地撫摩,我的舌頭在母親的香口中不斷地攪動著,我的肚子和母親柔軟的腹部絲
絲入扣地厮磨著,我的陰莖在母親溫潤的陰戶�毫無顧忌地跳動著,享受著親娘
肉洞的浸淫和有節奏的按摩……
  我一方面希望母子倆的性器官永遠地粘合在一起,一方面卻過快地就有了想
射精的欲望。我今年初開始手淫,每次射精都有快感,但現在剛開始我就急不可
耐地想射出來,好象只有早早地射出去才能釋放我的全部淫情。我帶著小公狗嗅
到發情母狗的陰戶時的激烈興奮,開始哼叫起來,在親娘的懷抱�嗲聲地哼叫起
來。媽知道我已經無法控制地要爆發了。
  “乖,想射就射出來,毫無保留地全部射出來吧,我的兒。男孩子第一次都
很快,不快快射完不能消火。”
  趁著媽張嘴說話,我把舌頭伸入媽的口中,兩條舌頭再次纏綿在一起。我再
也忍不住了。一陣緊似一陣的抽搐之後,我終於把童子精射進了孕育過我的、親
愛的媽媽的子宮�,那是造物賜予我的無比消魂的桃源洞!
  對於初經人道的我,射精是天下最快樂的享受!
  “媽,”幾分鍾後我才恢複說話的能力。“媽你說得對,我軟下來了,我盡
興了。媽的洞還真管用,真能幫我消火。”
  “對,女人就是這�值錢。男人那東西再硬,進來一會兒都得變軟,不變軟,
男人會憋得慌。寶貝你說是嗎?”
  “的確沒錯。我平時想女人……”
  “想哪個女人?”
  “想……,想……比較多的也就是那個李大嬸吧。”
  “呸,老豬婆!就憑那兩條肥騷腿?”
  “也是也不是。但自從看了媽你的腿,就只想你了!”
  “這還像話。不過我是你媽。怎麽可以。”
  “老媽方便,就在身邊,什麽時候伸手抱來就用。我上班的時候,天天想著
的是什麽媽知道嗎?
  “不知道。想什麽?”
  “回家騎老媽!”
  “媽也時時想著你來騎。你知道嗎,孩子?你爸在的時候媽的洞洞沒有一個
晚上是空著的。現在三年了,媽什麽都好,最難熬的就是欠一根肉棍來插。這下
好了,孩子。媽每天晚上都要讓你騎,媽的洞洞天天晚上都要你來插。知道嗎?
不管你做什麽,都沒有給媽媽插穴這麽有孝心!”
  “我要騎媽一輩子,要孝敬媽媽一輩子。”
  “一輩子不敢說。你還要討老婆傳宗接代呢。”
  “討了老婆還要分給娘。”
  說著說著,媽突然叫了起來:
  “啊不行了。現在輪到我難受了。”
  媽唰地一聲騰起身子。
  “寶貝,你平躺著,讓媽上你。”說罷她翻身騎到我身上。
  媽把大腿張開,讓那帶著我的精液的肥大的陰戶盡量張大著,然後往我疲塌
的陽具上磨動。先是慢慢地有節奏地磨著,我的陽具此時已經無法勃起了,但我
還是有點快感。媽的雙乳垂了下來,正好碰到我的嘴,我用一只手把玩著一粒,
用嘴含住另一粒,用力地吸吮著,渾身是無比的舒服通泰。再後來,媽媽的速度
逐漸加快,到最後是越來越快。同時,媽媽的口�發出一種我從來沒聽過的叫聲,
象傳說中母狼發情交配時候發出的嚎叫。我後來才知道這是女人性高潮時在叫床。
但媽媽的高潮竟比想像的更久更強烈。不知過了多久媽才慢下來,身子癱在了我
的身上。我滿足了,媽也滿足了,此時的母子倆心身俱已達到輕松怡悅的地步。
我們懶得清除兩人下身的精液,任憑它滴到母親早先準備好的大浴巾上,然後,
母子裸體相抱,在幸福的旋渦�沈沈地睡過去。一覺醒來竟然已是天大亮了。我
的下身又硬得象鐵,一把捧起母親又想淫媾一番,可是媽媽怎麽說也不答應。他
說我第一次泄了太厲害,現在過不了6個小時又想做,對身子不利,要我忍到晚
上。無奈,我只好作罷。
  可是整整一個上午我根本難以工作,我下身漲得非常厲害,滿腦子想的盡是
與母親交媾、交媾。中午休息,我小跑著回家,一心只想“回家騎老媽”。但一
到家我就大失所望。媽不在,桌上留了個字條,說是給外婆送雞肉去了。要我一
個人吃桌上的老母雞肉。雞肉我是要吃的,但要緊還是要發泄。現在我什麽也不
要,只要有一個肉洞讓我插入就行了。可媽媽不在,我急得難受啊。
  看到桌上的雞肉,我突然想起來啦:母雞不也有一個肉洞嗎,不也可以插嗎?
對,家�母雞現成有三五只,說幹就幹。我找來一只最漂亮的金黃小母雞,可是
往她陰門一摸,不行,洞太小,只能進一個手指。又找了一只最肥大的,那是生
過蛋的三年的老母雞,一摸,洞很大,兩個指頭進去還有余。我大喜過望,馬上
脫去褲子,把鐵一般的肉棒對準母雞的後臀就要插。
  可是母雞的後臀全是毛包著,肉棒一舉就碰到雞毛。這時我的指頭偶然碰到
母雞的背,那母雞竟然把個陰戶翹得老高,張開鯉魚嘴,吧嗒吧嗒的就差沒有發
出響聲。我大喜過望,趕緊把它放在桌子上,讓母雞跟我的陰莖同高,接著又撓
母雞的後背,趁著鯉魚張嘴的當兒把陰莖的龜頭貼過去。龜頭一接觸母雞的陰穴,
馬上被一股強力吸過去,差一點就把精液吸出來。我想不行,插入得快才行。於
是第二次,我對準陰穴迅速插入。
  啊,母雞的肉洞跟女人還真有點不一樣:溫度高了好些,入口窄了好多,更
重要的是母雞陰門的吸力非常大。肉棒一進入她就有節奏地、強有力地吸、吸、
吸。每吸一下,都把人推往高潮。終於,不到五分鍾,我就被吸了個精光。當然,
發泄完的我渾身通泰。吃了飯我就上班去了。
  傍晚回家的時候,我遠遠看到門沒有鎖,知道母親回來了,高興得差點叫出
聲來。母親開了門,剛剛栓上,我就迫不及待地抱住母親,拼命地吻她的嘴,用
手去扯她的褲帶,嚇得母親大喊:“你瘋啦!大白天的,你想幹什麽?!”
  “媽,我實在受不了。快讓我插進去!快!”
  “你瘋啦!這是在門邊呀?!”
  我真瘋了,我沒有辦法,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扯掉自己的褲子,又扯掉母親
的長褲,接著是短褲,然後把她壓到門邊的地上。
  母親終於理解了我,停止了叫喊,竟主動展開雙腿,讓我的陰莖順利插入她
的巢穴。這一切離栓門還不到30秒。我插進去了,兩分鍾後,我漸漸從瘋狂的
狀態中回過神來。
  “對不起,媽。”
  “可憐的孩子,好些了嗎?好,把媽抱到床上。咱們好好玩。”
  我飛速把媽抱進�屋,放在床上,把她的上衣全部剝光,口�狠命地吸她的
奶子,下面則展開猛烈的進攻。由於中午被母雞吸光了精液,現在不會那麽快泄
了。一直抽了一百多下,母親的高潮也來了,她開始嚎叫起來,她的叫聲刺激了
我的淫性,終於,我也一步緊似一步,最後跟媽同時泄了出來。
  一次完滿的交媾配合!
  母親說,“怪我早上沒讓你玩,害得你好苦了嗎,孩子?”
  “的確好苦,從來沒過的緊迫。”
  “對不起,乖,今後媽再不那樣了。男孩子第一次的確會那樣,我應該想到
才對。”
  晚飯後,母子倆坐在一起看電視。我們的電視是黑白的,去年爺爺托人從香
港帶給我們的,說來是全村第一部。雖然天線升得老高,圖像還是很不清楚。巧
的是�面演的剛好是一對母子的戲,當然是絕對正經的,但畫面�的母親豐腴白
皙,所以深深地吸引著我。我的雙手不斷在媽的大腿、乳房、小腹、豐臀之間來
回遊走,盡情地撫摩著。至於熒幕上講些什麽,其實我一點也不感興趣。到後來,
母子倆索性把所有的衣褲都脫光。我從她背後摟著媽,讓她豐滿多肉的屁股緊貼
在我的懷�。再後來,我的陰莖便自然地插入媽的蜜洞。媽偶然聳動的屁股給我
帶來無比的快感,但我們還是選擇靜止的浸著,以免我射了出來。大約十點鍾,
電視看完後我們便雙雙上床。
  這回我們相約不那麽快進入交媾狀態。媽要我先好好欣賞她的肉體。我把媽
平放在床上,先整體欣賞她那豐滿的白玉體:美麗高聳的雙峰,略微凸起的小肚,
芳草萋萋的玉華幽洞,雪白多肉的雙腿……然後,我開始玩媽:從媽的頭玩起,
我讓媽閉上眼睛,由我吻她的雙眼,接著吻她的小鼻,然後是耳根。媽說吻耳根
她最舒爽,要我吻它十來分鍾,接下去是嘴。媽不把嘴張開,我只好含著她翹起
的下唇,那味道也不錯。之後便是從脖子到乳房到小肚到肚臍依次地吻下去。肚
臍下面很快就是恥丘。媽的恥丘白白胖胖的像剛蒸出的饅頭,我吻得特別起勁時,
母親突然喊起來,“不行了,你這樣會把媽搞死的!快騎上來!!”
  我立馬騎到娘的身上。
  “快插進來!”媽興奮得開始發抖。
  我奉娘命緊插。這一插還好,幾秒鍾後媽停止了發抖。於是我們來了個細炖
慢熬。足足過了半個小時,我們才決定加快步伐。我開始抽插,娘的陰戶內壁也
開始收縮。一會兒,我停止抽插,而娘的陰戶內壁收縮卻一陣緊過一陣,似乎在
擠我的精液。但你知道此刻我的精液已經不多了,但我的陰莖在娘的陰戶也同時
配合跳動著,終於,在母親母狼般的嚎叫聲中,母子倆又完美地結束了今天的交
配樂章!想不到我那60歲的風騷外婆,竟然也成了我床上的肉欲祭品。
              事情是這樣的:
  在接下去的七八天,我們母子夜夜都要抱成一團裸睡。只要一上床,我們的
第一件事必然是互脫衣褲。母親說,每次幫我脫內褲,我那硬邦邦的肉棒脫穎而
出抖三抖的時候,是她人生最刺激的時刻。我則說,每次幫母親脫內衣,那兩團
白肉噴薄而出上下顫動的時候,是我一生最消魂的瞬間。而每天有三次,母子倆
的性器官是緊緊勾連在一塊的。
  一日三次的射精對18歲的少男來說並沒有什麽,因爲此前我也是每日三次
的手淫排精。而母親才41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齡。兩個年齡這般不相匹配的
男女的互補精媾,簡直可以說是大自然的絕配。
  就在我們無比歡心地享受著這無邊的風月的時候,母親的月經來了。這意味
著我暫時得停止插穴。我們休戰了一天,但還是同床,只摟抱而不交媾。然而到
了第二天,我已經控制不住了。
  我無穴可插,只能唉聲歎氣。後來我們想了個辦法,讓母親俯臥著,我則伏
在她背後,我的陽具在她柔軟的屁股溝上下抽插。當插到盡根的時候,陰莖龜頭
剛好被媽的多肉的雙腿夾住,很有捅到花心的味道,好解讒啊!
  在我興奮抽插的當兒,母親突然掙紮著把屁股翹起來,大喊:“快!快插進
去!”
  看我不名所以,母親又喊道:“快呀!快插進去呀!”
  我只好奉命插入,這才讓母親安定下來。
  想著母親陰道�充血的樣子,我不忍心地問:“不是不讓插嗎?”
  “你這樣搞誰受得了?!”
  從背後插入的做法還是第一,沒想到因爲母親兩片肥嫩的臀肉頂撞,我比哪
次都更加淫情勃發。但理智教我不能大動,因爲母親正逢來潮。我默默地品味著
這曠世的美味。十五分鍾後,我的陰莖象交配中期的公狗一樣,非常緩慢地在母
親的陰道�泌出精液,直到好久泌盡最後一滴,母子倆才又癱在了一起。
  第二天早晨醒來,我想來個故伎重演,但媽堅決不讓。當然,她已經胸有成
竹。
  “這樣下去不行。媽會讓你搞出發炎來的。這樣吧,”媽用商量的口氣說,
“你現在正在火頭上,沒有兩三個月你還軟不下來。
  “既然你天天想著插洞,這洞倒有現成的一個閑著……”
  “誰呀?媽你快說。”
  “你外婆。”
  “外婆?她會要嗎?她幾歲?她能行嗎?”
  “你外婆19歲生了我,今年60啦。看起來是沒有老相。你外公45歲就
過世了。後來我聽說她跟你二舅……這樣的醜事就別提啦。我想她還是很想的。”
  “外婆小時候很疼我,她現在會救我的。媽拜托您啦,今天就把她請來。”
  “看你這小色狼,當心別讓外婆吃不消化。”
  上工時間我腦子�想的盡是外婆。小時候我常常被外婆摟著睡覺,外婆很愛
玩我的小弟弟,有一次還說等我大了要跟我來一次,可惜我當時並不懂人事。外
婆給我的最大印象是在她粉白臉的反襯下顯得猩紅的、嬌豔欲滴的、豐滿多情的
的嘴唇。我想此次見面一定要先吻個夠。
  其次是外婆的乳房。我十歲的時候還常常頭埋在雙乳�,臉頰受著兩邊肥肉
的夾擊,鼻�聞著誘人的乳香。此次我要的是含住那兩粒紫葡萄久久不放。
  再其次是外婆的臀部。它比一般女性的要大許多,寬許多,豐滿許多。此次
我要的是摟住它、讓它的兩片肥肉夾住我的肉棒使我消魂。
  中午我回家,媽正在炒菜。我還以爲外婆沒請來哪。好在媽說外婆已經來了,
此時洗完澡正在二樓房間�穿衣服呢。
  我高興地沖上二樓!
  外婆正對著鏡子欣賞自己的身材哪。一看見我來。外婆高興得叫起來。我們
祖孫倆緊緊地抱成一團。我低下頭,快快含住外婆猩紅的多肉的下唇。接著,外
婆張開嘴,我又含住她的舌頭。我們深吻了足足有十分鍾,知道外婆快癱軟了,
我才把她放倒在床上。
  外婆穿的是藍底白花的寬大內褲,更顯得她的雙腿的白和嫩。外婆的對襟的
花短褂,把兩粒巨奶裹得緊緊的。我很快把紐扣解開,那雙乳撲地一聲便爆了出
來。我發狂似地捧起來捏呀揉呀吻呀,真想把那兩粒紫葡萄吞下去。
  但很快地,外婆的另一樣東西吸引了我。那是她的肚臍眼。奇怪,外婆的肚
臍眼出奇的深,我用食指一探,竟然沒入了一半。我突發奇想,要用我的肉棒伸
進去試試。
  我退下短褲,騎到外婆的肉體上,開始外婆的肚臍眼。由於外婆身子朝上,
總覺得www.lalulalu.com得不深。後來我把外婆身子掰到一側,這下可好,我的陰莖已經深陷在
外婆柔軟的腹部和肚臍眼�了。我頂呀頂呀,直頂得外婆咯咯地笑。
  “你小子想幹什麽?”外婆邊捏我的屁股肉邊問。
  “我要從這�頂出個洞,我要從這�插入外婆您的體內。”
  “說得倒容易啦。外婆的肚子軟是軟,還沒有一個男人能穿破它呢。不信你
試試看,看誰先軟。”
  我繼續頂呀頂,外婆柔軟的雙手一直在我身上撫摩,似乎在幫我加油。但我
哪能把外婆彈性十足的腹部穿呢。相反地,我感覺要射精了。
  “你們在玩什麽花樣呀?”媽進來要趕我們下去吃飯,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好象不對位呀。”
  我趁此機會趕緊收兵,不然就要一瀉如注,待會兒就沒戲啦。
  飯桌上,外婆看著我和媽直笑,然後問媽,“一天幾次?”媽說兩三次吧。
外婆說,多少次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每次要做,男的這方都必須是自然硬。
也就是說只要是男的自己自然想要的、陰莖自然勃起,那這次交接就不會傷身。
她說外公45歲就早早過世,就是因爲在陰莖疲軟的情況下還要弄硬來幹,那傷
害還可就大了。她要我媽看著點,別讓我過度。
  “現在還在火頭上,想禁還禁不了。男孩這年齡就這個厲害,看來沒有一兩
個月還不行。”外婆也附和說:“是這樣的。我……,哦,……還是不說吧。”
  我知道她差點說漏嘴把她和二舅亂倫的事講出來。但我此刻想要的是外婆的
屄。
  “外婆,咱們上樓去吧。”我央求道。
  媽也說,雞棚�藏不了蚯蚓,去就去吧,媽。好好招待咱們的寶貝。又說,
“媽,芝麻油在床頭桌上。”
  上得了樓,外婆先幫我拖了衣服,我也幫外婆脫。隨即,外婆主動地躺到床
上,把雙腿叉得好開,讓那老屄暴露無余。
  啊,外婆的陰門跟媽媽的不一樣。媽媽的陰門上方毛很茂盛,而外婆的則稀
拉得多。正因爲如此,外婆的屄顯得更加肉感可愛。我捧起外婆的嘴色淫淫地吻
了好久,然後才開始插穴。只是外婆的洞穴有點幹澀,插了一會兒,只進了龜頭。
外婆歎息說:
  “真的是老啦。出不來水啦。我還想試試看不用油,看來不行咯。”
  外婆指著床頭桌上的芝麻油,讓我爲她潤屄。我拿了個枕頭把她的臀部墊高,
然後把芝麻油塗抹在外婆的陰門上,還往�插了插。外婆說好爽,要我多插幾下。
我也樂的如此,直插到外婆想要了才停。
  我撲到外婆身上,下身往外婆的洞穴插去,撲哧一聲,進去啦!那味道跟插
入媽媽水淋淋的洞穴並無兩樣。
  外婆墊高了的陰門更利於我的盡根插入。插了幾下,我問:
  “有感覺嗎,外婆?”
  “會有的,”外婆說。又插了好久,我的興奮一波蓋一波。外婆十分動情,
說:
  “我的心肝好孫孫,外婆要讓你舒服舒服啦。”說著,她的陰道內壁開始了
有節奏的收縮。我覺得好舒服,說外婆您這一招真行。外婆也沒說什麽,而是繼
續地時而收縮,時而放松……
  到後來,外婆陰道的收放快了,越來越快了,到最後,我的淫情被推到了最
高峰,終於,啊,一股精液直射入外婆的陰道!祖孫倆幸福地緊緊摟抱著,久久
不願放開。
  休息了半小時,我該去上班了。臨走時媽問我順利嗎,我說順利的很。又問
我有什麽不同,我說各有千秋。還問我用油了嗎,我說暫時用的。媽笑著說,看
看最終不用行不行。我抱住媽又摸奶又親嘴,才快快樂樂去上班。
  晚上,祖孫兩人自然又是淫媾一番。只是媽媽應外婆的邀請,過來爲我摸背、
捏屁股,大大增加了我的射精快感。
  第二天中午放工回來,外婆正在洗澡,聽到我進門外婆馬上喊我進去,說是
要我爲她擦背。我當然求之不得,趕忙脫光衣服進去。
  外婆脫光衣服坐在大木盆�,就像是一堆白色的肉山。我沖進去,只替她草
草地擦了幾下背,便不安分地捏起她的奶子和乳頭。接著我也爲自己洗了洗,搽
上香皂,兩個人滑溜溜地抱成一團,真乃刺激萬分呀!我幾次想插入外婆的洞穴,
無奈在浴室�不好操作。此時我突然發現,從背後看外婆,她的肥肥的手臂把腋
窩夾出一條縫隙,那凸出的模樣就象一個少女沒毛的嫩屄,再把外婆的身子扳過
來一看,這屄更是豐滿了。我馬上讓外婆朝我俯臥過來,從前面她的腋窩。那
腋窩本來就豐滿細嫩,再加上肥皂水的潤澤,插進去跟穴實在沒有兩樣。外婆
也很厲害,馬上配合我,一夾一夾的,弄了十幾下,我已經到了臨界點,馬上指
暫時收兵。因爲我想真正的插穴。
  我要外婆把屁股翹起來,她很配合,馬上雙手撐住木盆的邊沿,把個豐臀翹
得老高。外婆的屁股特大、特多肉,我捧住它就行穿刺。奇怪的是,外婆的陰門
此刻好象很緊,插了幾下只進了龜頭,又一用力,陰門的外圈把我的陰莖皮撸了
一下,爽得我差點就射精。還好我趕緊抽出。再次插入,又複如此,但進去多了
點。如此反複抽插了五次,陰莖才得以盡根,但已經被擠得爽到快射了。
  “外婆,您的門兒好緊,就象處女的一樣,”我說。
  “你用過處女?”
  “還沒有。不過我想處女的陰道大概就是這樣吧?”
  “可憐的孩子,你還沒進過處女,不過不要緊,會有的。”外婆說著就笑了
起來。“你剛才插的不是外婆的屄,是屁股窟窿!”
  “啊,原來我是走後門了。後門味道更好,以後外婆要讓我多進進才對呀!”
  緊貼住外婆的多肉的屁股,我還騰出手摸外婆的雙奶,那奶兒好松好軟,捧
在手�就象要流走那般。可能是受到摸奶的刺激,外婆的肛門開始有節奏著收縮,
一波緊過一波,終於,當我一個手指摸索著插入外婆深凹的肚臍眼的時候,極度
的淫情難以控制地爆發了,一注精液射入了60歲外婆的可愛的後庭。
  媽媽從開著的浴室門看著我們祖孫倆的姿態,不禁笑了起來。後來,她還問
我們是不是從交媾的狗兒那�得到的靈感。
  我同外婆就這樣連著玩了五天。到了第六天,外婆說咱不用芝麻油試試看。
我覺得外婆的陰道已經開始分泌水了。我們最後幹了一次沒有塗油的,因爲外婆
水少,陰道便夾得緊,快感也很特別,我們粘在好久還舍不得分開。我和外婆都
很高興,媽媽也說這是愛創造的奇迹。但外婆說媽媽的月經已經幹淨了,要我伺
候媽媽要緊。我們還相約下回母親再來月經時祖孫倆一定來個大戰幾十回合。
  終於,外婆帶著受外孫精液滋潤的身子暫時返回,等待著下一回的召喚。
  而我和親愛的媽媽,又恢複了往日的瘋狂。
            第六章換母行樂換滋味
  有聽說過換妻的故事,就是還沒有聽說過有換母淫樂的。
  可是有個偶然的事件,竟讓我跟阿倫有了互淫其母機會。
  有一天早上開工不久,一個名叫阿貴的村民前來碾米。這阿貴就是我前面說
過的那個李大嬸的二兒子,他20歲,生得尖嘴猴腮,完全不象他的母親,倒是
很象他那老爹。村�人一般叫他阿鬼,或者幹脆叫他黑鬼。
  話說阿倫正在爲他碾米,黑鬼閑得無聊,便坐在碾米廠的木條凳上,眼睛呆
滯地盯住外面。突然阿鬼眼睛一亮,原來他看見兩只狗在試圖交配。奇怪的是那
母狗是一只大狗,而那公狗是一只剛成熟的小狗,看樣子是母狗的兒子。那小狗
先嗅了嗅母狗的陰戶,接著便爬跨到母狗的背後,露出僅僅一寸長的陽具,急劇
地往母狗的陰戶插。那母狗不讓,將身子斜到一邊,讓小狗撲了空。小狗不肯甘
休,堅決纏著要上。母狗用舌頭舔了舔小狗的陽具,卻還是拒絕它的爬跨。阿鬼
看見的時候,正是它們鬧得不可開交的當兒。
  阿鬼頓時興奮起來,竟然大聲喊道:“大家快來看呀,狗相喽。”
  在我們村�,聽到有人喊狗相,男人們都會爭先恐後圍來看,我和阿倫當
然也不例外。看到我們出來,阿鬼竟然對著小公狗們喊道:“阿倫,你要老媽
嗎?!哈哈,阿倫要老媽啦!”
  原來,村�人早有阿倫老媽的傳聞,只是阿倫和他老媽爲人還不錯,大家
僅限於背後偷偷議論。阿鬼當然背後也免不了拿人家的事大談特談,沒想到那天
卻情不自禁地喊出口來。這一喊不得了,阿倫、阿發和我都吃了一驚。阿倫聽得
真切是在講他,不禁勃然大怒,但他畢竟是獨子,竟也不敢有所動作。我當時氣
炸了,走到阿鬼面前,一個巴掌打在他臉上。你知道,我家多少算是華僑,而華
僑當時被認爲是有錢人,村�的人太窮,大都要讓我們三分。所以阿鬼被打,也
不敢還手,只是委屈地說,“你……你……你幹啥打人哪!”  
  “我哪�打人?!我打的是一只亂倫狗。”我說。又轉身對阿倫說:“阿倫,
你別生氣。你就是躺在地上滾三滾,也比有些人幹淨了一千倍!
  “大家聽好了:誰的老媽成天在家�穿著花短褲露出大白腿,誰的老媽穿得
嚴嚴實實,大家有目共睹。誰一家老少三條肉棍合捅一個老雞巴,全村沒人不知
道。誰家的兩只小公狗爲了獨占母狗,竟然把老狗逼到城�撿破爛,這還用得著
我講嗎?那家夥竟然還敢出門撒野汙蔑清白人。我說打了亂倫狗,還真弄髒了我
的手,還真對不起狗們哪!”
  我說的當然是阿鬼,阿鬼的這些醜事當然也是衆所周知的了,所以他不敢回
嘴,只好擔起還沒碾完的米谷灰溜溜地跑啦。
  這件事讓阿倫非常感激。第二天,他跟他母親帶著自家種的熟花生來我家進
行所謂的答謝。
  然而在答謝的當兒,阿倫從頭到尾眼睛竟沒有離開我母親的臉。原來,阿倫
的母親論身材與我母親差不多,論臉孔卻差一截。要知道我母親是“番客嬸”,
而當時我們那一帶的“番客”(指東南亞一帶的華僑)被認爲是有錢人,討老婆
當然要盡量找他們認爲最漂亮的。我在家看了,當然沒有太多感覺,阿倫則不然。
而我看阿倫的母親,則著重被她的豐乳和肥臀所吸引,我猜想在這位勞動婦女的
身上,一定有股不同尋常的力量。我突然有一種想要奸淫她的欲望。
  幾天後的一個下午,阿倫看看四周沒人,突然對我說:
  “阿鴻,阿鴻,”他喊著我的名,“你打我一下,狠狠地打我幾下!”
  “莫名其妙,好好的我打你幹什麽?”
  “你先打,打完了我才告訴你。”
  被他弄得哭笑不得,我只好打他一拳,不過是蠻輕的,阿倫還是不行。此刻
我突然想到他那天色咪咪地盯住我母親,一定是在打她的注意,我真生氣了,最
後我狠狠地給了他一拳。誰知阿倫高興得跳起來。
  “什麽事?”
  “是這樣的,那天到過你家。我母親看到你長的那麽英俊,突然很想跟你…
…跟你來一次…。”
  “你他媽的,”我先感到匪夷所思突然領悟,原來阿倫把母親當誘餌來釣我
的母親呀!但我還是正義凜然地罵道:“你奸淫母親不夠,還要邀人入夥,你是
人還是畜生?”
  “你不要就罷了,不要這麽凶好不好。”看到阿倫可憐兮兮的樣子,我不緊
産生了恻隱之心。再說,我也不是想著阿倫的母親的肉體嗎?於是我說:
  “什麽條件?”
  “不敢提條件。”
  “那就白幹咯?”
  “啊,不是,不是的。但是,但是,要是能換一換………”
  “入你娘的,主意打到誰頭上啦!不過,算你走運,可以考慮。分頭回家問
問再說。要是我母親生起氣來,我擰斷你的腦袋。”
  阿倫聽到這,高興得趕忙趕回家“請示”去了。
  母親這邊我當然也在走工作。萬沒想到的是,四方都有共同的願望。用我母
親的話說,男孩子老插一個穴也是怪可憐的。我如果願意嘗一個不同的她也不怪,
她有點怕我迷上阿倫的母親,但又自信“不會敗給那個村婦”。
  說幹就幹,這換母兼換妻的事就定在第二天晚上。
  第二天上班,想到今晚就能嘗到不同女人的滋味,我感到淫情激蕩。我滿腦
子盡想著與阿倫的母親交媾的事兒。我想像著她脫去衣服後的身材,想像著她在
床上可能的動作。下班時間一到,我和阿倫都匆匆回家。
  吃過晚飯,兩對母子如約來到我家。
  阿倫的母親今天穿的是無袖的對襟短衫,兩粒巨奶把上衣差點撐開,從紐扣
之間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乳溝。她的兩只手臂也特別誘人,特別是上臂,不但豐
滿,而且白嫩。她的腋窩尤其可愛,上臂略爲擡高,便可以看到�面的黑毛。我
想,這樣的女人性欲一定會很強烈。而且自從www.lalulalu.com過外婆的腋窩之後,我對女人的
腋窩特別著迷,我想今晚一定要往�面插。
  簡單的寒暄過後,大家很快進入主題。阿倫進入我母親的房間,她母親則進
入我的,兩對母子各自進入了交媾肉搏的窠巢。

















0.015829086303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