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環球性旅行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中文名叫藹君..不過,我不太喜歡別人這樣叫我,其他人一般都叫我阿B。我在大學是讀文化研究,另外也對女性主義有興趣,不過,我又不同於其他女性主義者,她們有些一開始就強烈的批評男性,但在我看來,男性也是性別不平等下的受害者..對不起,我又說遠了。



今次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本小姐是一些在世界各地的經歷。之前我試過休學,去印度做過一些扶持婦女工作的義工;也在暑假到過巴西、菲律賓去遊學,今次考上了婦女文化研究所,我就作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我之前看過新聞,指現在在中東的妓女,主要都是中國女性,我好好奇,那些中國女性在陌生的國度,是如何自存的呢?又有沒有一個屬於她們的生活圈子?如果有,這個圈子又是怎運作的呢?



我很想知道真實的情況,而要知道真實的情況,最好的方法,就是親身去體試這種生活..於是,我就一個人背著背包的,就坐飛機去了埃及!我就這樣的,一個東方女孩,在開羅的街道,不停走來走去,一見是東方的女性臉孔,就上前問一問,最終都給我問到了∼



其實在中東,人們都好遵守伊斯蘭教條,他們是可以召妓,不過是要在特殊條件下,如妻子懷孕∼所以不會有香港般的妓女數字,就算是開羅這樣的大城市,都大概只支持到百多名妓女的生活..



我第一個接觸的中國妓女,叫阿媚,我就叫她媚姐。在開羅,媚姐平日都不太喜歡出街,我也明白她的感受,因為那些男人,一見到是東方的女性臉孔,就喜歡上前「抽水」!媚姐和其他姐妹,一到夜晚就會聚在一起,打打麻雀、吹吹水的消磨時間..而我就在媚姐幫忙下,找到個小單位,開張大吉了∼



北非雖然是個阿拉伯化的地區,但就在和西亞不同,永遠都迫迫夾夾的∼屋子一座接一座,行人路只有4、5米闊,有些小巷,簡直要側著身才可以進入;這些街巷組合起來,整個城市就像個大迷宮,沒有熟人帶,很容易便會迷路..這可能和北非的地理有關,北非的人口,主要集中在峽長的沿海區、綠洲城市,和埃及的尼羅河兩岸,可住面積才佔3%,所以人們都住得迫迫夾夾∼



而我這個小單位,就是在橫街窄巷裡,好隱閉又好不方便..沒辦法拉,始終埃及等中東地區,仍然是非常保守,總不可以大搖大擺的去嫖妓吧∼唉,不知是小妹沒甚麼顧客緣,還是甚麼原因,開張了個多星期,也還未發市..「喔喔..喔喔..」終於有人敲門了,我馬上走去開門,見到的是一個滿面鬍子、典型樣子的阿拉伯男人∼



「先生,進來吧∼」我親切的挽著他的手,便把他拉了進來,他卻「..」有點害羞∼我拉著他穿過小廳,便進了房間、坐在床上..「先生啊,怎稱呼呀?」我的手摸著他大腿、挨著他的問,他卻傾側身的答:「我叫薩巴..」,不敢和我觸碰∼



「世上竟然有這樣害羞的嫖客..真是有趣∼」我心暗暗笑著,一邊輕解蘿衣、一邊問他:「先生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嗎?」「是..」,他想看看我的裸體,但又不敢望,只好不時偷瞄兩下..我的衣衫己經脫光了,便坐回他身邊,想替他脫衣∼「不、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了∼」說著,他就站了起來,尷尷尬尬的,在我面上脫下褲子∼



他下身都脫光了的,手卻有意無意的,好像想遮住小雞雞..我站起身來,輕輕提著手的,說:「先生,請∼」,示意他可以上床了,他也乖乖的躺到床上∼我也爬上床上,蹲在他的下身,手握著雞巴,開始伸舌的舔著..「..你在幹甚麼?」「幹甚麼?」我不明其意,便繼續的舔∼只聽見他「啊啊..啊∼」低聲的叫,就像小朋友清洗傷口般,我一舔他就叫..難道,他是第一次被人舔雞巴?!



「先生,不用怕的,等下會好舒服的∼」我一邊舔、一邊安撫著,他也盡量不要叫出聲,但呼吸聲仍很重呢..不過,看看他這樣敏感的,倒讓我更想弄一弄他呢!其實,就如其他阿拉伯人一樣,他身上有濃烈的體味,不過可能小妹構造不同,我頗喜歡這味道啊∼



我一邊嗅著他的體味,一邊舔著他的根部,一下一下的、由下而上的舔,再慢慢吞到口中∼手也搭在大腿上,輕輕摸著,口就「啜啜啜啜∼」的吸,舌不停在雞巴上糾纏..「啊..」他己握緊拳頭、不禁叫了出來!雞巴在口中不斷脹大,我玩它玩得很有成功感呢,自己陰戶都開始癢癢了,便叫著:「先生,請躺下吧∼」



他聽話的躺上床上,我立即爬到他上面,手抹一抹口水的,抹在陰戶上,另一隻手就扶著雞巴,準備坐下去..他驚訝的表情,好像想不到女生,可以這樣的粗魯!哈哈,不管他怎樣想,他這隻羔羊我是吃定了∼我一下坐了下去,「啊..」我們一起叫出來,我馬上興奮的搖著身子,他卻尷尷尬尬的、側著臉來..



世上竟有這樣害羞的男生?!我從未有過這樣的對手,看他青澀的模樣,讓姐姐更想玩弄他呢∼我手按在他胸前,就開始上力的搖著腰支..我不斷搖動著腰,讓雞巴在體內進進出,也摩擦到陰唇的,好舒服啊∼我越搖越舒服,見到薩巴仍側著頭的,便貪玩的、隔著衣衫的玩著他的乳頭..「啊..」他叫了起來拉!看皺眉、一副被欺負的樣子,卻又不懂反抗,實在可愛極了∼



我搖著搖著,雞巴充實著陰道、陰唇被摩擦著,身體漸漸騷軟起來,便伏下了身,想吻到他唇上∼「不要..不要!」他竟然半驚半恐的,拒絕我的吻?!我那時既想找人吻、又有點不甘心的,便繼續挨前的索吻,卻被他推開..不行,老姐要跟你拼拉!



我不憤氣的,蹬起腳、換了個蹲著的姿勢,便猛搖著腰,讓屁股「啪∼啪∼啪∼」的,重重的撞到雞巴上!「啊..」薩巴又叫了,我急速搖著屁股,不停把雞巴撞進體內,刺激得他握床單的,「嘿∼嘿∼」的承受著我的擺動∼



雞巴不斷撞進來,陰道不停被充實、抽空,我也快爽死了,不禁在他身上亂摸,「啊∼啊∼啊∼」的叫起來了..「殊!」薩巴不斷向我示意,要我細聲點,但我沒聽他的,反而硬捉了他的手來,按在奶子上!他的手好像僵硬了的,完全不敢摸奶子,不過我就當它玩具,繼續玩著奶子呢∼



隨著我的擺動,快感連連的送上大腦,我的身體不禁更騷了∼我一邊撫著奶子,一邊情不自禁的口啜著手指,繼續激烈的搖著屁股、撞著雞巴..「啊..啊..」薩巴越叫越爽,看來快要高潮了!哪老娘就不客氣,要吃掉你這隻「羊」拉∼我重新跪了下來,極速搖著腰支、快得跟震動一樣,「啊∼」我也忍不住叫了!他則握著床單、咬實牙根的,拼命的忍著..我卻不讓他忍下去的,拼命的狂搖起來,磨著陰唇、讓雞巴亂戟,連自己都快受不了拉∼他咬緊牙關,「啊..啊..呀!」的叫了一聲,便跟我一起高潮了!



終於,他就在我體內射精了..對,因為伊斯蘭的教義,是不許用安全套的,而我也吃了避孕丸,所以便讓他體內射精。我這個「女狼」終於把他這隻「羔羊」吃掉了,便坐在床上,吸著「事後煙」;而他,則害羞的、左掩右掩的穿回褲子,趕快離開這裡!像薩巴這種阿拉伯男孩,其實也挺可愛呢∼



後來和其他姐妹聊起來,才知原來即便是嫖妓,他們還是有好多規矩∼阿拉伯的穆斯林,理解性愛為純粹生理發洩,所以其中不宜太多性挑逗;又如薩巴不肯讓我親嘴,是因為嘴巴是屬於他老婆的,如果和別人接吻,他會覺得對不住老婆..我還以只有女生有這種心態呢!



她們接客的時候,其實一切都很平靜,連說話都沒多兩句。其中一位姐妹還提醒我,下次叫床不要那麼大聲..其實最好不要出聲,因為被別人聽到,我就有可能被告以「損害道德」之類的罪名,那時就危險了∼



而我慢慢做下去,見到大部份的客人,對我都非常冷淡。我不禁想到,一本講伊斯蘭的書的一圖畫:一個阿拉伯男人,一房貼滿西方的火辣女星海報,床頭卻是純樸的妻子照片..意思是說,對於他們而言,性感、火辣的西方女性影像,只是用來性幻想,他們心中的,始終是家中的妻子。這些伊斯蘭傳統,其實是一種我有部分欣賞、反現代、反西方、純樸的歡念,而我也一早有這樣的心理準備..



不過,或者我太高估自己的寬容,真實面對起來,心裡始終是有點不愉快∼在埃及,過了兩個多月的妓女生涯,我想看的東西,我覺得算是看夠了。而且確實也不太好受,便背回背囊的,離開了這個有五千年歷史、自十世紀便成了伊斯蘭世界中心的古老國度..



我回到香港後,便專心讀完一年的書,當然,期間也有幫手搞一些社會運動、社會工作,如社區企業、社區互助會等等。一年的日子很快就過去,暑假又再來臨了∼今次的暑假,我參加了一個去非洲的義工團,義工團的主要工作是救濟、防疫衛生等,而我也可以順道體驗一下非洲的生活呢!



義工團首先去的,是塞拉里昂!塞拉里昂位於西非,由1991年開始,就打了世界上也知名的十多年內戰,也是「血鑽」的出產地..雖然近年己經和平,有多國維和部隊進駐,但當地經濟仍落後,衛生、治安方面都很差,不時都有叛軍餘黨、賊匪出現,全國最安全的地方,相信不是維和部隊軍營,就是我們這些救援隊伍的營地了∼



我們的義工團所駐的地區,是比較郊區的地方,所以比較簡陋,村民的生活也比較純樸..不過,就不如一些電視節目描述般,他們不是原始部落。事實上,原始部落的人口,其實在非洲,很早己經佔不到5%了∼以我們服務的這幾條村為例,他們雖然還未有供電系統,但穿的都是恤衫、牛仔褲等等,而且穀物都會運去城市出售。我們主要的服務,是物資補給和防疫注射..



一天淩晨,「喔喔喔喔∼」的有人向我們的房子敲門..我們打開門,只見一個六呎有多的男人,抱著中鎗的傷者來到求救!原來又是那些維和部隊,誤把打獵的鎗聲,當成叛軍,亂鎗掃射∼那男人是獵人的一員,自己也受了傷,但仍堅持把同伴抱過來急救..



這時,大半的人都去了幫助急救那中鎗的傷者,只有我這個外行人沒有份..我只學過一些簡單的包扎,便拿了棉花、藥水、繃帶來,自告憤勇的,替那個抱傷者來的男人,包扎傷口∼噢,原來他的傷口都也見骨呢!正當我被嚇呆之際,他反問我拿消毒藥水、針和線來,就在我臉前,竟這樣的,便自己把傷口縫起來∼



我慢慢的和他聊著,才知他叫山卡,他們迪亞科族,即使武器改變了,仍一直在森林過著遊獵的生活∼他們會把一些獵物,帶到村莊交換穀物和鎗火。經過平原時,也會獵殺一些野牛、野羊..這次意外,也就是這樣發生的∼



之後這幾天,他都陪著他受傷的族人,在這裡暫住下來。當我們要搭帳篷、挖水井時,他也有幫手,而且就像有用不完的活力,氣力也比其他人大..他也好像對我這個東方女子,很有興趣的,經常都和我聊天,或者因為他少見黃種人吧∼可能小妹也比較色,我對他的興趣也越來越大了,想看看他這種原始的體格,到底和世界各地其他男人,有甚麼大分別?



那天,他就像平日工作完了的,用充滿口音、低俗,甚至夾雜土文的英語,跟我調笑著∼我卻向他打個眼色,拖著他的手,說:「進來吧∼」,慢慢引領著他,便走到我房了..其實,我們義工團內,都有不少男女和團友發生關係,不過卻沒人像小妹一樣,連服務對像都不放過呢,哈哈!



一進了房、關了門,我便撲到他的懷中..他先是一呆,但馬上就抱了我起來,手摸到我的屁股∼我也不客氣了,便伸手摸到他的跨下!「噢,你的雞雞好大啊∼」我是說真的,一手摸上去,都未能完全掌握..「嘻∼」他笑了笑的,就脫下了褲子∼



還真的大呢!未勃起的時候,己經比香蕉還粗大的,看得老娘流口水了∼不過,好快我就不這麼想了..我那時還不知驚的,跪了下來,給他含著大雞巴、手還搓著他「蛋蛋」的玩。吸著吸著,雞巴漸漸脹大,我的嘴也幾乎容納不到了∼我看一看真的,噢..雞巴己快有我手臂的長、比手臂更粗了!



我的心不禁打起退堂鼓,但山卡己經伸手過來,把我扶了起來..「不..山卡,其實這樣..不好意思了,我不..」他不斷的迫近我,我唯有退到床上;本想開口拒絕,但又給他的嘴吻了上來!「唔..」我的口被他堵住,說不出話來;他己伸手到我兩腿間,拉下我的內褲,把雞巴按到我陰唇上∼我這時慌極了,雙手用力想推開他,但又推不動的..啊,他己經插進來了!



雞巴慢慢挺進,把陰道都撐大幾倍了!陰道感覺快要撕裂,山卡卻擺起腰來,讓雞巴不停抽插..雞巴那麼大,插入就灌爆陰道、抽空便一下清空,簡直就洗腸一樣∼我咬實牙關,「啊∼∼啊∼∼」的,話都說不來了,手只懂握緊在胸前、腳板都曲起來,抵受著他的抽插!



山卡這時卻溫柔的,替我抹去眼角的淚水,嘴激烈的吻到我唇上∼他一邊撫著頭、一邊吻著,我的身體不禁軟化了,他的雞巴也逐漸加速,一下下灌爆、清空的,慢慢抽插起來..「啊∼」的一聲,我就這樣的,己經不自控的抽搐、震起身來了∼



「啊,想不到你這樣就來了∼」山卡取笑著我的說..被你那巨型雞巴幹著,誰會不打震?!但那時的我,不但沒有反駁,更馬上爬轉身的,想要逃了∼「不要逃啊,我還未爽夠呢∼」他說著,就夾硬把我拉回來..可憐的我,又要屈服於他跨下,被巨棒無情攻擊了∼山卡爬到我的背上,就壓著我身體的,又把雞巴灌進來了!



我扯著床單的爬、拼命想逃脫,他卻下壓身的,貼著我玉背、搓著我奶子的不斷抽插..他每下的搖晃,都讓巨棒完全插入,一下下的捅進來,陰道快被他幹爆了!「不、不要..」淚水不停的湧出來,他卻繼續的搓著奶子、從後舔著我耳窩的說:「小姐的陰戶好窄,好舒服啊∼」∼隨著他的抽插,陰部己經刺痛起來了!我「嗚嗚..嗚嗚..」的哭了出來拉,他卻以為我樂極而泣,不停擺著腰支、把雞巴捅進來..「啊∼」他終於忍不住了,我己不知他幹了多久,才肯射出來呢∼



之後幾天,我連走步路都有點痛,唯有爽性裝病不下床拉..其他團友以為我染了甚麼病,還給我藥丸、打針呢∼雖然是有點吃苦,但不竟沒幾個香港女生,吃過這麼大的雞巴,而且,也不是完全沒有歡樂,始終是件值得經歷的事吧!
















0.0180430412292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