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一王對淫蕩的二后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王對淫蕩的二后






這些日子爲了趕進度,許盈常常加班到深夜,有時候就不回去了,在辦公室裡支了個行軍床,小雄只要晚上沒有課就陪她和向玫一起加班。
  實際小雄也幫不上忙,只不過就是擺個姿態而已。
  小雄無意中看到在衛生間的橫杆上掛著一件小小的白色蕾絲三角褲,他忍不住把它拿了下來,好小的一件三角褲衩,薄薄的,軟軟的,用掌心就可以團起來,小雄禁不住想起了常常偷看的她那渾圓俏挺的臀部,雖然看起來是那麽輕盈,可是這小小的三角褲怎麽可能把它包裹起來?如果穿上它,那麽一定有兩瓣白嫩的屁股露在外面,那該是何等的動人呢?這薄薄的白色面料,能否遮蔽住她的陰部呢?會不會可以看出淡淡的黑色陰影?如果她穿著這小小的三角褲趴在床上,扭動那迷人的豐盈美臀,用她那醉人的語調昵喃著,喔,受不了了。
  小雄幻想著,下體不由自主地被這香豔的畫面刺激得膨脹起來,拿著那件小小的三角褲頭湊到鼻子底下聞,一股清淡的肥皂香味,她的下體,是不是也這樣的潔淨,清香呢?小雄的另一只手隔著褲子捏弄著自已的下體……
  好久好久,小雄才緩和了自已的情緒,把三角褲原樣掛回晾杆上,回到�屋。
  許盈坐在電腦前,似乎正打著電腦,可是小雄敏銳地發現她的細白的手指在發顫。
  仔細看她的臉,那白晳的皮膚簡直變成了醬色,露出的一截脖頸都像煮熟的蝦子似的紅紅的,她微聳的酥胸急促地起伏著,她用力深呼吸,掙紮著捉回正常的吐納頻率。
  小雄心中一跳,她發現了嗎?不會啊,雖然我沒有關門,可是廁所在一進門的地方,從這個角度不可能……
  小雄忍不住扭頭往洗手間方向看了一下,沒問題,視線在回來的那一刻,忽地瞥見衣櫃上那面大鏡子,正反射著洗手間的一切,老天啊,糗死了,你劈開一道地縫讓小雄跳下去死了吧,小雄在洗手間的一舉一動,通過洗手間的鏡子反射到這面穿衣鏡上,從這個角度剛好看得清清楚楚。
  向玫在偷偷的發笑,小雄看了她一眼,她吐了吐舌頭,站起來說:“我餓了,去買點吃的,你們誰要?”
  小雄和許盈都搖搖頭,向玫從小雄身邊走過時候,伸手在小雄的褲裆上摸了一把。
  小雄的心“嗵嗵嗵”地跳起來,眼角偷偷地看了許盈一眼,她的臉上沒有怒意,一排細白的牙齒輕輕咬著唇,那種忸怩的表情,那種女孩春情蕩漾的羞意,真是迷死人了。
  心一橫,原本隱藏的愛慕,在被發覺的這一刻,已經無所謂秘密了,小雄想吻她,小雄想抱她,小雄想……就算她不同意,小雄猜她也不會叫別人知道。
  這份認知使小雄鼓起了勇氣,小雄坐到向玫的椅子上,對她說:“許姐……”
  “啊……”
  許盈的嬌軀猛地一震,可能她心亂如麻,這半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電腦上敲些什麽,小雄一叫她,她像被電了一下子似的驚跳了起來,說:“什麽?”
  她那雙不戴眼睛時微微眯起,總像是在向小雄微微地笑的眸子只來得及閃過一抹羞色,小雄已經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唇!
  她的唇比小雄想像的還要香,還要軟,有種清涼的甜甜的感覺。
  她的小嘴驚愕地張著,還來不及閉上,小雄的舌頭已經伸進了她微張的口腔,纏繞上她那熱熱的、濕濕的、美味的小舌頭,體會那種唇齒相接、相濡以沫的感覺。
  許盈傻傻地坐在在那兒,仰著身子,任小雄緊緊摟住她充滿清郁香氣的誘人的身子,一副完全不明了自己身在何處的若睡似醒的神態,嬌憨的表情中,扇弧形的眼睑半掩著星眸,透出慵懶恍惚的眼波,小雄從不曉得清新純潔與魅惑可以同時並存于同一具軀殼內。
  “別,小雄,你…別…”
  她似乎醒過來了,扭轉了頭使勁地用小手推小雄,不知怎麽,興奮中小雄感覺到她嬌美的身上散發著奇幻誘人的引力,她的味道真好,一股細幽、淡雅自然的芳澤從發膚之間泌出來,透著甜香,鮮嫩如初春早放的蘭芷,那是專屬于年輕女子的馨恬氣息。
  小雄摟緊她不放,她的掙紮使椅子倒在了地上,雖然關著門,她還是全身一激靈,不敢再掙紮了,被小雄擁抱著退了兩步,低聲地哀求說:“小雄,好弟弟,好哥哥,求求你,別鬧了,我……我……”
  這間辦公室不是很大,她向後一退,腿窩碰到了她的床邊,整個人都倒在了床上。
  小雄像是被磁石吸住的鐵,一刻也舍不得放開她,隨著她的跌倒,壓在了她的身上。
  由于有小雄的身體壓著她,小雄可以一手控制住她左右閃避的頭,去親吻她的小嘴,另一只手在她身上亂摸起來,小雄說著:“許姐,你太可愛了,真的,我好喜歡你,我做夢都想著你,給我吧,我愛你,給我。”
  許盈氣喘籲籲地推小雄,一邊輕叫著讓小雄走開,可是掙紮了一陣沒了力氣,小雄紋絲不動,反而她身體的扭動強烈刺激了小雄的性欲,陰莖硬硬的,熱熱的向上挺起,貼在小雄的小腹上,連小雄自已的腹部都感到了它的熱力。
  小雄的陰莖壓在她的小肚子上,她立刻便感覺出了那是什麽東西,她的臉更紅,可是身子反而不敢扭動。
  小雄的手伸進了她的上衣,撫摸著她的乳房。她的乳房給小雄一種嬌小的感覺,就像一對可愛的鴿子,皮膚光滑極了,那小小的乳頭在小雄的撫弄下豎立了起來,呼吸變成了嬌媚的呻吟,上衣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小雄解開。
  她在小雄的撫弄下身體發出一陣陣輕微的顫抖,用同樣顫抖的糯甜的聲音哀求小雄:“求你,鎖上門,被人看見。”
  小雄心中大喜,趁機威脅她說:“我關上門,你不許耍賴?”
  她紅著臉蛋,委屈地點了點頭。現在對別人闖入的恐懼,使她放棄了一切矜持。
  小雄跳下床,跑去飛快地鎖上門,然後又跑回來,猴急地躍上床。
  許盈紅紅的臉蛋性感極了,她嬌羞地抱著被子,戰戰兢兢地看著小雄。
  小雄一把摟住她,溫柔地說:“許姐,我發誓,我是真的非常喜歡你,你是那麽可愛,那麽迷人,有時候,我忍不住,一個人躺在床上,想著你的模樣……嗯……給我好不好,我……我不想傷害你,如果你討厭我,我甯可不碰你,真的,你願意和我……和我……”
  她捂著绯紅的臉蛋,以一種難以察覺的動作輕輕點了點頭。
  小雄心中充滿了柔情,溫柔地湊上去,在她的頰上輕輕一吻,拉開她的手,她的目光迷離,飽含著綿綿的情意。小雄的手指輕輕地抹過她的紅唇,臉頰,輕輕握住了她美麗的乳房。
  許盈“嗯”了一聲,身子敏感地一顫,腰肢有些繃緊。
  小雄翻個身,將軟綿綿、香馥馥的柔軀壓在自己身下,端詳著她,低聲地笑。
  她羞意略掩,好奇地問小雄:“你笑什麽?”
  “我笑,是因爲我正擁抱著世上最可愛的女人,最讓我心動的女人,我笑,是因爲這個女人前兩天還主動吻我,現在卻像個可憐的小白兔,要被大灰狼吃掉了。”
  許盈的臉蛋紅馥馥的,她咬了咬嘴唇,那種妩媚的表情,十足一種成熟女人的風情。
  小雄湊近她的耳邊,大膽地說:“我笑,是因爲……我的大雞巴要肏進許盈的小屄,要和你連成一體,要讓你柔軟的肉體……
  “啊!”
  許盈渾身躁熱,被小雄大膽的撩撥刺激得滿臉發熱,無地自容,她閉著眼,伸出小拳頭捶小雄的胸口,嬌嗔地叫:“不許說,不許說,羞…死人了。”
  小雄不斷地親吻她的俏臉、紅唇,脖子,她情思模糊之際,開始輕撫揉捏她如同白緞子似的酥胸。迎著她情欲漸起的綿綿目光,一只手突然伸進了她的褲子。
  “嗯,不要…”
  許盈不安地扭動大腿,小雄的手指掠過平坦的小腹,按到了她的陰部。由于褲子很緊,小雄的手插在�面,只有手指能動,而她更是無從閃避。
  小雄耐心地吻她,手指碰到柔軟的陰毛,感覺她的陰毛並不多,小屄的縫隙是緊閉的,小雄的食指插進去,沿著縫隙向下探到陰道口,許盈的陰道嫩嫩的,滑滑的,已經分泌了許多粘滑的液體,小雄的手指沾滿淫液,在她濕滑柔嫩的小屄�輕輕插動了一陣,然後上移到陰道口的小豆豆上輕輕按揉著,她發出一聲含糊的呻吟,臀部輕輕蠕動起來,小雄見她對此很是敏感,于是就時輕時重地搔弄起她的陰核來。
  許盈的臉上有點紅暈,眼睛濕潤起來,所以看起來水汪汪的,朦朦胧胧,非常誘人。被小雄扒開上衣,抽掉乳罩的胸部裸露著,那雪白的胸部肌膚,有兩團高聳的曲線,美玉似的乳房曲線非常柔美,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小雄的手幾乎可以一手掌握,整個堅挺的乳房握在手�,那種感覺是非常美妙的享受。
  兩顆粉紅色的乳頭,在曲線的最高峰晃動著,像兩顆嫩紅的櫻桃。小雄的嘴含住一只,吮吸住整個乳暈,向嘴�吸,許盈的嬌軀被小雄吸得一陣顫抖,小蠻腰向上挺了起來。
  粉嫩的肌膚滑膩膩地蹭著小雄的臉頰,真是太誘人了。整個乳頭沾滿了小雄的口水,許盈雙眼微合,朱唇微啓,已經陶醉在小雄的愛撫中,所以當小雄脫光了衣服,拉過她的小手摸索他的雞巴時,她似乎才清醒了過來。
  許盈充滿愛意的目光,迷離地看著小雄高高聳立的雞巴,輕輕套弄著,她的小手柔軟,皮膚嫩滑,摸在上面癢酥酥的,舒服極了。
  小雄貼在她耳邊說:“親愛的盈盈,哥哥的雞巴大不大?”
  她嬌嗔地在小雄背上打了一下,說:“壞蛋,不許說這種話。”
  小雄涎著臉笑,說:“好,不說雞巴,盈盈姐正握著的那個什麽什麽東西大不大?”
  她忍不住笑出了聲,隨即發覺太不好意思,把頭埋在了小雄的懷�,說:“少臭美了你,小的像……像牙簽……”
  小雄聽了她調情的話,更加激動,說:“好哇,那你要不要用小雄牌牙簽剔一剔牙呢?”
  她聽了臉色漲紅,羞不可抑,可是嘴�不服軟地說:“敢?看我不給你咬下來。”
  小雄忍不住挺了挺腰,說:“咬下來,我的盈盈用什麽?不是要癢死了?”
  許盈聽了“嗯”地一聲嬌吟,簡直羞得無處藏身。
  小雄對她說:“寶貝,坐起來,我替你把衣服脫掉。”
  她紅著臉順從地讓小雄脫光了衣服,又偷偷瞄了瞄小雄的雞巴,含羞轉過身去,趴在了床上,把光滑粉嫩的後背和圓嘟嘟的粉臀朝著小雄。那俏挺的美臀簡直就像個大水蜜桃,從腰部往下,誇張的曲線向左右延伸,傾瀉成渾然天成的優美和性感。
  小雄忍不住趴下去,在她的美臀上親了一口,又克制不住地在屁股尖上咬了一下。
  她“啊”地一聲嬌呼,抱住她美麗的臀部,眼波盈盈一轉,白了小雄一眼,嗔道:“你要咬人呀?”
  小雄情意綿綿地說:“盈姐,你的屁股實在是太美了,太香了,我真想把它吃下去。”
  許盈被小雄挑逗的春潮泛濫,加上原本就和小雄很要好,已經不再那麽羞澀和拘謹,她大膽地挺了一下屁股說:“好呀,你吃呀。”
  小雄被她漸漸流露出的風情撩撥得不能自已,一下撲了過去,把她緊緊摟在懷�,親昵地叫:“許姐,許盈,盈姐……”
  “嗯?”
  她妙目流轉,以問詢的眼神看向小雄。
  可小雄沒有再說什麽,只是壓在她光滑美麗的胴體上,情意綿綿地望著她,兩個人對視了一會,她被小雄的愛意感動了,也忍不住反手抱緊了小雄,低聲對小雄說:“小李,小雄,我也很喜歡你,我也……喜歡你……”
  她閉上雙眼,不再看小雄。小雄用腳尖輕輕分開她的腿,對準她那迷人的洞口輕輕一頂,她忍不住“啊”了一聲,緊緊地抱住了小雄,其實小雄的雞巴只是頂在了她的小穴洞口,並沒有插進去,許盈只是過于緊張了。
  當小雄的龜頭碰觸到那軟軟的、熱烘烘的嫩肉時,一種觸電的感覺從小雄的雞巴傳送到小雄的大腦,小雄興奮極了,當小雄的雞巴慢慢地往前沒入,一種極舒適的溫度正柔嫩地環抱著小雄,那緊密的、滑膩火熱的觸感令小雄酥麻得幾乎要融化掉。
  小雄一寸寸地插入,許盈緊張地抱著小雄的背,一個勁地低叫:“輕點,啊,輕一些,慢點,嗯……嗯……”
  整根粗大的雞巴都插進了她那小小的,密閉的穴眼,齊根處小雄倆的陰毛彼此接觸著,有點酥癢的感覺。
  小雄用力一頂,許盈啊地一聲叫,屁股向上擡了一下,剛剛舒了口氣的她又緊著叫:“輕點,輕點,”
  隨即覺察了小雄的惡做劇,嗔怒地打了小雄一下,羞笑道:“小壞蛋,捉弄人。”
  柔嫩肉縫�的快感越來越高,許盈的小穴,淫水越來越多,小雄輕輕地支起身子,抽動起來,開始她還緊張地拉著小雄的胳膊,喊小雄慢一些,一會兒,她就松開手,媚眼迷離地呻吟起來,她開始扭動著自己的身子,嘴巴也張開了,口�面不停地發出“哦……哦……哦……”
  的呻吟聲。
  小雄的速度越來越快,力度越來越大,“啪啪啪”地幹著她,她輕輕蹙著秀氣的眉毛,小嘴微張,也興奮了起來,在小雄的身下不停地顫抖,發出陣陣甜膩的淫叫。
  肏了一會兒,小雄拔出自已的雞巴,跳到地上,對許盈說:“盈姐,到床邊上來。”
  “幹嘛?”
  她一邊問,一邊順從地往床邊挪。
  小雄等不及,撈起她一條粉瑩瑩的大腿,把她拖到床邊沿,讓她側身躺著,兩條腿並起來,蜷在一起,漂亮的大屁股有一半懸在床邊,兩瓣屁股中間的小縫隙和床成水平線橫在小雄的雞巴面前,粉嫩豐腴的陰唇夾得緊緊的。小雄按著雞巴對準陰道插進去,又一下下地插了起來,每次兩條大腿都能碰到她兩瓣豐盈的臀部,小穴由于雙腿夾緊,那種快感也是越來越強。
  許盈被小雄幹得一對乳房一下下的搖晃著,妖娆的嬌軀被小雄撞得微微的上下顛動,十分敏感的花蕊也更加刺激著她,纖巧的細腰小小的,而臀部卻因此顯得十分碩大,被小雄頂動得臀瓣一動一動,夾在臀縫間的屁眼也隱隱若現。
  這時許盈的呼吸已經越來越急促,俏臉漲得通紅,娥眉輕蹙,美目微合,嘴�呻吟著,顯然已經進入了狀態。她輕聲地呻吟:“啊……啊……雄,我好舒服,嗯……使勁,嗯……啊……不行了,啊……啊……愛死你了……好弟弟……快點吧……嗯……還沒完啊……噢……”
  她的浪叫伴著小雄每次插入時的“咕唧”聲,令小雄的精神持續亢奮,小雄也一次比一次賣力。
  終于,小雄也忍受不了了,用雞巴頂住她的陰戶一陣猛烈的抽送……然後一聲悶哼,小雄猛地往前一撲,一把抱住了她的纖腰,把她的臀部緊緊地頂在小雄的胯間,讓精液盡情的噴射到她的小屄�,滾燙的精液在她的體內融合、奔跑。
  感受到小雄雞巴在她體內的一陣陣律動,她的嬌軀忍不住隨著小雄雞巴的每一下跳動而顫抖,嘴�用家鄉話說了句什麽,小雄沒有聽懂,只是覺得叽哩咕噜,又輕又脆,語速很快,非常好聽。
  小雄住床上一倒,摟著她的腰躺在她身後,心滿意足的貼在了她柔若無骨的身體上,讓她的屁股頂著小雄的小腹,手放在她的乳房上,她的乳房此時汗膩膩的,心跳的很厲害。
  過了會兒,許盈拍開小雄的手,嬌嗔地回頭白了小雄一眼,到洗手間去洗浴,小雄懶洋洋地翻身躺在床上,又是舒服,又是疲乏。
  過了半個小時,她披著件浴袍從洗手間出來,頭發濕漉漉地披在肩上,胸部以上,光滑的香肩裸露在外面,束緊的浴袍下,胸部乳房的位置微微鼓起,由襟口下望,半隱半現的圓潤酥胸劃出一道誘人的溝線,下邊露出一雙嫩白纖秀的小腿,腿型很美。
  此時她的打扮已不再是那種小女生的樣子,有種成熟的、風韻十足的少婦味道。
  她看到小雄仰躺在床上,動也不動,胯下的肉棒軟軟的,垂頭喪氣,忍俊不禁“撲哧”一聲笑了,妩媚地橫了小雄一眼,說:“小壞蛋,還懶在這兒幹嗎?欺負完我了,你還不滿足?快滾蛋吧。”



小雄故意用有氣無力的聲音說:“唉喲,盈姐太厲害了,小雄已經精盡人亡了,再也動不了了。”
  許盈臉蛋紅馥馥的,嬌嗔地皺了皺鼻子,挪揄小雄說:“喲,就這點能耐還欺負女人哪?”
  小雄討好地說:“誰叫我的許盈那麽可愛,第一次見到你我就愛上你了,在你身上,小雄怎麽舍得留下一絲力氣?”
  許盈還是有點害羞,不太習慣小雄的調笑,偏轉頭去說:“好了,好了,大少爺,快回你的家吧,別被人發現了。”
  小雄向她撒嬌說:“不要,今晚我要抱著你睡。”
  許盈吃了一驚,說:“什麽?那怎麽行,明天被人發現你在我這,我還怎麽見人哪?”
  她雙手合什,打恭作揖地哀求小雄說:“好弟弟,好弟弟,快回去睡覺吧,好不好?明天還要工作呢。再說了向玫出去買吃的,一會兒就回來了!”
  “大姐啊,你醒醒吧!你以爲她是真的去買吃的嗎?”
  “啊!死丫頭,敢出賣我!”
  許盈故作咬牙切齒的模樣,“你還是走吧!明早讓你的屬下看到不好!”
  小雄眼珠一轉,說:“嗯,這樣啊,那你得再和我做一次。”
  許盈的眼睛瞪得圓圓的,驚奇地說:“啊?什麽?不會吧,老弟,你……才剛剛做過耶……”
  她回頭看看牆上的鍾表,說:“都十點半了,求你快走吧。要不……我下回……”
  小雄堅持說:“不要,我想你想了那麽久,總算您觀世音菩薩今天善心大發,我現在走了,一晚上想著你睡不著覺,不是被你害慘了?”
  許盈聽了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咬著嘴唇瞄了瞄小雄的下體,嘴角帶著一絲嘲笑,說:“大哥,不是吧你,你那�……那麽軟,怎麽做呀?”
  小雄狡黠地對她眨眨眼,說:“那就要看我親愛的許盈姑娘,有什麽辦法讓它站起來喽。”
  顯然,她明白了小雄的意思,臉一下子又紅了,鼓著腮幫子說:“不要,少臭美呀你,我才不要碰它。”
  小雄逗她說:“那你碰沒碰過呢?很好吃的呀。”
  她啐了小雄一口,說:“好吃個屁。”
  見小雄賴著不動,無奈地歎了口氣,說:“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上輩子欠你的。”
  見小雄還躺著不動,在小雄腿上拍了一下說:“還不去洗洗?可惡的小壞蛋!”
  小雄聽了大喜,喜孜孜地跳下床,軟軟的肉棒在下體間一陣晃蕩,惹得許盈又是紅霞上臉,咕哝著說:“惡心巴拉的。”
  小雄嘻嘻一笑,在她豐盈的臀部“啪”地拍了一下,引得她嬌呼一聲,這才跑到洗手間去。
  等小雄洗幹淨了回到房間,看到她盤膝坐在床上,手托著香腮,若有所思地望著小雄。
  小雄嘿嘿一笑,說:“盈姐,我可是洗得非常幹淨喲,打了兩遍香皂。”
  “真……的嗎?”
  許盈靈透可愛的秋波漾出狡黠的亮彩。
  小雄說:“是呀,是呀,真的打了兩遍香皂啊。”
  黏蜜可人的甜笑躍上她臉蛋,她悄悄爬向小雄,那貓一般可愛的動作讓小雄一陣癡迷,她的動作使胸口暴露出大半片雪肌。
  “不用……這麽興奮吧?”
  小雄正覺得不對,她已經撲過來,一把抓住小雄的手臂,在小雄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當然,她還是很有分寸的,小雄只是痛了一下,胳膊上留下兩排整齊的牙印。
  許盈恨恨地瞪了小雄一眼,說:“用我的香皂洗你那個東西,我明天怎麽洗臉啊?”
  小雄哭笑不得地說:“老姐,沒關系吧,你一會還不是要含在嘴�?明天洗洗香皂不就行了?”
  她臉紅了一下,板著面孔對小雄說:“不管,不管,明天把你的香皂給我拿來用。”
  小雄舉手投降,說:“OK,OK,天大地大,小雄的盈姐最大,謹遵吩咐,好了吧?”
  許盈得意地一笑,捏了小雄濕淋淋的肉棒一把,又忽然狐疑地問小雄:“真的洗幹淨了?”
  小雄挫敗地說:“I服了YOU,真的了啦。”
  許盈莞爾一笑,神情妩媚之極,柳枝般的柔臂隨即盤上了小雄的脖子,浴袍隨著胸口上下起伏著,隨著小雄的愛撫和親吻,她的肌膚迅速升高溫度,猶如被灼熾的發熱體薰暖了凝脂。
  小雄的唇,自然而然移向最富有吸引力的磁場,那對可受的乳房。許盈的呼吸蓦然抽緊了,幾欲喘不過氣來。她的身體剛剛經曆性愛,所以很快地再度敏感起來。
  許盈呼出一口顫巍巍的喘息,“別…還初吻哪,調情本事挺高竿的嘛。”
  她帶著些醋意說。
  小雄笑嘻嘻地說:“本來就是……我和你的初吻嘛。”
  她抓住小雄在她乳白色的胸前撫弄的手,氣喘籲籲地說:“你到底有過幾個女人?”
  小雄的神情黯淡下來,真的不想騙她,但是又怕她接受不了,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
  許盈看出小雄情緒受到影響,想想自己也是的,問這愚蠢的問題幹嗎?憑小雄此時此刻的地位和財力,女人還能少了嗎?她柔情萬千地抱住小雄,安撫小雄說:“對不起,我不該問你……”
  小雄恢複了笑意,挑逗她說:“沒關系,不管我有多少女人,最喜歡的還是你這個小淫娃!”
  她嘟起薄薄的嘴唇,嬌嗔地問:“你說什麽,誰是小淫娃來著?真難聽?”
  小雄陪笑親著她,輕輕搔她的癢,說:“你不是小淫娃,是我這個大色狼,強迫你的,對不對?”
  許盈唇邊帶著一絲笑意,說:“這還差不多,你就是大色狼,大色狼,好色一足,一會兒我要看你如何給我舔腳趾,唔……唔……”
  她的唇被小雄的唇堵上了,小雄吸住微微上翹的嘴,一種旖旎的氣氛彌漫在小雄們之間。
  許盈主動回吻著小雄,濕潤滑膩的舌頭帶著一縷牙膏的香氣纏住了小雄的舌,動作很熟練。
  當兩條舌頭忘情的互相探索的時候,小雄的手從她浴袍底下伸了進去,撫摸著許盈溫潤光滑的臀部,她的臀部是那麽美好,光滑如玉,細嫩如脂,但仍可感覺到臀肉的結實和柔軟。
  她的一只手這時已抓住了小雄兩腿中間勃起的肉棒,用手輕輕套弄著,時輕時重,纖白的手指隨著套弄沾上了小雄龜頭流出的淫液。
  小雄喘息著摟住她的腰,說:“不行了,快幫小雄舔一舔。”
  她不依地扭動著纖腰,吃吃地笑:“你這不是已經硬了嗎?還舔它幹嘛?”
  小雄拉著她成69式躺下,腰一挺,執意將雞巴送進了她的小嘴,她摟住小雄的屁股,在小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這才含住小雄的雞巴吸吮起來。
  小雄試著想親她的小穴,可是她嘤咛著不肯,直往後縮她的屁股,而且要舔她那�小雄必須弓著腰,低著脖子,也很吃力,小雄只好放棄,卻用手抓住了她的一只腳。
  美麗的小腳丫在燈光下泛著乳白色的光澤,十根足趾細長,趾肚圓潤,剛剛修剪不久的趾甲保持著自然的光澤。
  用手指穿過她的趾縫,柔柔的很細膩,小雄在腳背上親了一口,舌頭在腳趾的趾肚上舔舐,她癢的縮著腳,但是被小雄緊緊攥住動彈不得。
  小雄的舌頭從她趾縫間穿過,回轉時把相鄰的兩個腳趾在嘴�裹吮,“嗯……”
  她含著雞巴低低的呻吟。
  許盈的小嘴緊緊吸住小雄的雞巴,頭部一動一動地套弄著,不時用舌尖舔小雄的馬眼,那時酥麻的感覺最爲強烈,其實由于小雄經常被口交,所以小嘴的緊密度並不能帶來很大的快感,還不如她用小手套弄時快感強烈,重要的是這麽嬌美可愛的女孩趴在小雄的胯間,用嘴吮吸小雄的雞巴,那種心理上的滿足感,使小雄不能自已,而且她還用指甲輕輕搔弄小雄的陰囊,那種酥癢的感受真使小雄渾身舒泰。
  快感漸漸湧遍全身,使小雄漸漸有了射精的欲望,這時小雄才猛醒到剛剛射到她的身體內。
  小雄猛地坐起,吃驚地對她說:“糟了,剛剛我射在你體內,會不會懷孕?”
  小雄一坐起,雞巴就從她的嘴�滑出來,她的舌尖上的唾液和肉棒上的唾液混合,牽成一條長長的粘液線,滴落在唇角上。
  她拭了拭嘴角,輕輕撇撇嘴,“大哥,您才想到呀,剛才幹什麽去了?”
  小雄反身摟住她,輕輕搓弄著她的乳房,軟語溫存:“剛才哪忍得住?誰叫我的小盈盈那麽美麗迷人呢?”
  她受不了小雄的肉麻勁,小雄的撫弄也使她的身體有些酥癢,她吃吃地笑著抗拒小雄的手,說:“得了吧你,就是嘴甜,放心吧,不想負責的小男人,我這幾天是安全的。”
  小雄放心地撫弄她的身體,說:“是嗎?小男人,哪�小?這�嗎?”
  拉住她的小手按在勃勃直跳的雞巴上,她使勁地捏了一下,妖冶地笑:“就是小,就是小,小牙簽,小牙簽。”
  格格嬌笑聲中,小雄迅速把她脫得光潔溜溜,她認命地歎了口氣,說:“唉,一會兒還得再洗一下,孩是好孩,命苦啊。”
  她的風趣、活潑,使小雄發現平常對她的認知是不夠的,原來許盈是一個這麽知情知趣、柔婉可愛的女人。
  小雄叫她以狗爬式跪在床上,她橫了小雄一眼,說:“從哪學來那麽多鬼花樣,拿姐姐我練手呐?”
  小雄哄著她說:“別老是姐姐、姐姐的好不好,你長得簡直就像二十二三歲的女孩子,嬌俏可愛!”
  看來許盈芳心�對小雄的奉承甚是滿意,她笑盈盈地瞪了小雄一眼,忍住笑轉身趴在床上。
  圓挺的屁股高高翹起,白嫩的肌膚甚是性感撩人,小雄雙手把玩著許盈那渾圓雪白的屁股,低聲對她說:“我可不是拿你練手呀,是拿你練車呢,你是我心愛的寶馬車,我還要拍拍你的馬屁呢。”
  說著在她富有彈性的屁股蛋上拍了一下。
  “啊……”
  許盈輕叫了一聲,咬著牙,嗔笑著罵小雄:“流氓,采花賊。”
  小雄扶著粗硬的肉棒,對準她屁股中間的小穴頂了進去,一邊抽送著,一邊應聲說:“采花賊來啦,來采許盈這朵淫花!”
  許盈輕啐了一口,沒有說話,但圓潤的屁股卻迎合著小雄的抽插,向後有力地頂著。
  小雄握著她的纖腰向身邊拉,把整條雞巴齊根插進了許盈的粉嫩的小屄�,並不時地齊根頂入,然後輕輕搖著下體,研磨她的嫩穴。每當小雄使出了這一招,她的背部就繃緊了,屁股和大腿的肌肉也用起力來,嘴�絲絲地抽著涼氣罵小雄:“混蛋,小混蛋,淫賊,哎喲,別磨了,酸死了,唉,不行了,腿好軟。”
  說著身子就向下趴,又總是被小雄攬著腰,抱著她的小肚子提起來,接著幹,許盈忍不住失聲罵小雄:“混蛋李力雄,你個大混蛋,哎喲,我快被你作踐死了。”
  小雄發覺她高興時喜歡親昵地罵小雄混蛋、壞蛋,卻不像別的女人那樣叫什麽親哥哥、好老公什麽的,但是聽著特別親切,幹起來也特別帶勁。後來小雄想她這麽罵趾甲,可能是在她潛意識�始終覺得比小雄大,把小雄當成個小弟弟的緣故吧。
  小雄扶著她的纖腰,下面的雞巴直挺挺的頂在她的臀溝�,快速地抽出插入,屁股左右搖動前挺後挑,恣意的狂插狠抽著!
  許盈的纖腰如同春風中的楊柳枝,款款擺動,豐盈的臀部被小雄擠壓得像面團似的捏扁搓圓,小小的屁眼緊緊閉合著,卻因小屄的牽動而不斷地扭曲,變形,看在小雄的眼�,那小小的淺褐色菊花蕾,就像在朝小雄抛著媚眼似的。
  此時的許盈被小雄幹得粉頰绯紅,小穴�的嫩肉激烈地蠕動收縮著,緊緊地將小雄的肉棒箝住,套緊,使小雄的龜頭一陣陣酥麻,小雄也奮起神勇瘋狂地挺送,使她嬌美的身軀被小雄撞擊得沖出去,又被小雄拉回來。
  許盈“哼……哼……”
  地輕哼著,有氣無力地說道:“壞蛋……壞家夥……你……你吃了什麽,什麽……東西……怎麽……這…這,這麽大勁……哎呀……呀……饒了……小雄……吧……”
  小雄不再說話,呼呼地喘著氣,不停地抽送。許盈的下身傳出“撲哧、撲哧”的水聲,她的乳房也在胸前晃來晃去,如果不是小雄緊緊抓著她的腰,她已經癱軟下去。
  許盈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腳酥軟,屁股蛋上的肌肉抽搐著突突亂跳,再也忍不住顫聲哀求:“不行了,好弟弟,小雄,快點吧,我快被你搞死了,嗯嗯,我要死了。呀,我不行了。”
  小雄抽出了雞巴松開她,她長長出了口氣說:“終于完……”
  話還沒說完久被小雄翻了過來,扛起她的雙腿,大雞巴又插進來了。
  “哎唷……你咋還……沒完啊……哦……難怪向玫向沁讓你搞的服服帖帖的!哦……哦……哦……混蛋……哦……”
  “你……說什麽?”
  小雄心神一震,她剛才提到了向玫和向沁。
  “哦……流氓……哦……混蛋!淫賊!別以爲我不知道你……你……和那姊妹花的事!啊……你想搞死我啊……哦……哦……”
  小雄見她既然知道自己和向玫姐妹的事,還肯讓他肏,心�很感激,就加快速度,一邊肏,一邊又去舔舐她的腳趾……
  又過了十幾分鍾,許盈的叫聲漸弱,小雄的龜頭也傳來陣陣酥麻的快感,小雄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雞巴上,拼命地抽插,口�大叫道:“好姐姐……快用力……夾緊……我……我要……要射出來了……”
  聽了小雄的話,許盈鼓足最後的氣力,扭著纖腰,拼命地往後挺著屁股,汗涔涔的脊背上發絲淩亂,粘貼著肌膚。
  “啊!好姐姐……好舒服……哇……我……我射了……”
  小雄緊緊地抱著許盈的胴體,全身不停的顫抖著,精關釋放著全部的熱情,突突地射進她的身體,小雄壓著她身上,呼呼地直喘氣,她也喘息著,兩人的身體疊在一起隨著急促的呼吸起伏不已。
  過了好久,軟軟的雞巴逐漸縮小,從她的體內滑出來,小雄才向旁一翻身,仰面躺下,許盈仍然躺在那兒,軟軟的,一動也不動。
  小雄呵呵地笑了兩聲,無力地伸出手在她胯骨上拍了拍,說:“怎麽啦?美人,受不了了?”
  她從鼻子�嬌慵地哼了一聲,有氣無力的樣子可愛極了。
  過了好半天才懶懶地說:“你好厲害,我不行了,現在一動也不想動。”
  她轉過臉,波光潋滟的眸子迷迷朦朦地看著小雄,也不知道焦距有沒有對在小雄身上,臉上挂著淺淺的,疲乏已極的笑意:“你怎麽跟驢似的,這麽大勁呀,快累死我了。”
  小雄說:“奇怪了,我是動的那個,你只是躺在那兒,怎麽比我還累?”
  許盈哼哼著說:“你懂個屁,別問小雄,累死了。”
  小雄得意地說:“怎麽樣,服不服?要不咱們再來?”
  她連忙搖了搖頭,說:“別,別,你可饒了我吧,再來我就要累死了。”
  小雄撫摸著她滿是汗水的後背到纖腰、翹臀的曲線,體貼地說:“寶貝,我抱你去洗澡啊?”
  她哼了一聲,說:“算了吧,你別再獸性大發,我又要倒黴了,現在你滿足了?快滾回去吧。”
  說真的,小雄也累得快睜不開眼了,只好嘿嘿地笑著,穿上衣服,搖搖晃晃地往外走,臨走時問她:“你還不去洗一下?”
  她嬌吟了一聲,說:“人家累死了,再歇一歇。”
  小雄下樓開車回到家�,簡單沖洗了一下,就像死豬一樣睡著了。



















0.017227172851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