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長篇連載]限制級特工47-48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二篇 第47章 省港旗兵

    乘坐全亞洲最豪華的郵輪,對那些富豪或旅遊的人來說是一種品位,一種情趣,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徵,而對李歡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折磨,豪華郵輪三天兩頭在路過的國家停泊,慢不說,消費也是貴得離譜,李歡身上的現金看著見少,唯一能節約的方法就是在房間裡睡大覺,昏天黑地的睡……

    十餘天亢長難耐的海上顛簸,皇后號終於抵達最後一個港口城市,香港!

    夜幕降臨,巨大的豪華郵輪在拖船的牽引下,緩緩靠泊在維多利亞港碼頭,李歡矗立在甲板,審視著自己後半生的流放之地,此時華燈初上,繁榮璀璨的美麗海港盡入眼簾,華燈靡麗,夜風習習,李歡的唇角露出一絲微笑,這裡,比起盧旺達來,一個是天堂,一個是地獄。

    乘客一個個都走下舷梯,見乘客逐漸稀少,李歡這才施施然的向通往碼頭的舷梯通道走去。

    步下碼頭,就見一輛「黑色幻影」停靠在碼頭邊,這世界頂級限量版名車扯眼球,車後面的一溜黑色奔馳500更扯眼球,排場不小,這是誰的車隊?李歡心裡有了一絲好奇。

    「啪啪啪」幾聲車門聲響,從那一溜黑色奔馳車內先後下來不少身著黑色西服的西裝男子,一個個神情彪悍,不怒自威。

    突然,這十數名彪悍的西裝男子向李歡這邊方向同時鞠躬。

    「蔣先生好!」

    「東方小姐好!」

    十數名西裝男子的聲音整齊劃一,一個個顯然都是訓練有素。

    蔣先生?東方小姐?李歡這次沒有老孔雀,知道身後一定有什麼大人物跟了過來。

    一回頭,靠!李歡暗呼倒黴,小野貓,破壞自己的初夜的小丫頭片子,只見她一臉嬌憨的緊挽著那名護犢子的中年男子。

    李歡趕緊側身避讓,心裡微覺奇怪,這兩人不是父女麼?怎麼一個姓蔣,一個複姓東方?

    一陣少女清新的香風飄入鼻端,小野貓與那名中年男子擦身而過,中年男子目不斜視,似乎將曾經衝撞過自己的李歡當做不存在的空氣一般。

    李歡心裡微微鬆了口氣,這中年男子顯示出來的排場應該是在香港大有身份的主,還好,這名中年男子似乎是個很有擔當,很有氣魄的人物,沒有找李歡的茬,也許還有一種意思,事情既然過去,不屑再跟李歡這種小人物計較。

    中年男子不屑,小野貓卻似乎對李歡頗感興趣,時不時的還偷偷回頭做個可愛的鬼臉,美眸裡帶著促狹的挑釁,小香舌伸得煞是可愛。

    李歡學了乖,眼睛瞧著一邊,不再去跟小野貓發生眼神碰觸,他心裡清楚,以後還要在香港這地方混哪,像這種鬼精靈型的嬌縱千金,還是少去招惹點為妙。

    這時,那對父女鑽進了黑色幻影,豪華排場的車隊緩緩啟動,浩浩蕩盪開出維多利亞港,很快,就消失在李歡的眼簾……

    李歡步出港口,港口立交橋縱橫交錯,車流川流不息,放眼四望,高樓大廈林立,一派繁華喧囂之景象……

    香港,有著東方明珠的美譽,全球金融中心,購物者的天堂,便地都是黃金的機遇之地,這裡有奢侈華麗的港貨,有紅得發紫的港星,在70年代出生的人,認為香港什麼都港,就連稱呼香港人都習慣性稱之為港商,總之,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給大多數內地人的印象就是,一個有著資本主義制度,貌似自由、民主、公正的地方。有機遇就可以在這裡冒險、立足、發展、運氣好就過上奢侈腐敗的富豪生活,有這夢想般的傳說,在90年代前,香港是無數內地人偷渡的首選之地,於是,這些從內地偷渡過去的偷渡客,被香港當地人安了一個響亮的名稱,省港旗兵!

    以前的省港旗兵都是偷渡,李歡這個新一代的省港旗兵還好,身上已經擁有了合法的身份證,居住證。

    李歡從懷裡摸出居住證,瞅了眼上面的地址,九龍區---油麻地---廟街---荔枝巷106號。

    乘荃灣線地鐵到左敦A出口出來,李歡步行不到5分鐘時間,已經能聽到廟街傳來的喧囂之聲,廟街這個地方,李歡算是故地重遊,3年前,他曾在這條街後的一個不起眼的破舊公寓內,摧毀了一個隱藏在這裡N年的間諜網,可以說對廟街週遭的地形瞭如指掌,只是他沒想到的是,自己獲得人生自由的第一站會在這個香港最大的平民區。

    廟街起點由油麻地文明裡向南延伸至佐敦道的南京街,當中有超過七百個小販攤檔,密密麻麻一家挨著一家,李歡瞧了眼手錶,8時多一點,此時的廟街正是最熱鬧最繁華的時候。

    街檔式經營的廟街雖然在街頭標示著下午兩點至午夜十二點的開放時間,但實際上,許多攤檔檔主都在夕陽西下時分,才不慌不忙地開始搭攤位擺貨品開檔,幾根鐵管,幾片木板、紙皮或紅白藍膠布,七拼八湊很快就搭起一個小攤檔來。

    廟街總是越夜越精彩,燈火通明時分最是熱鬧,叫賣聲、影碟播放聲、有聲玩具的喜怒哀樂聲、粵劇路演的彈唱聲、街頭食肆的爆鍋聲、五光十色的霓虹燈,以及熙熙攘攘的遊客,「鬧」得廟街一派歡樂景像。

    匯入熙熙攘攘的人群,李歡只覺一陣眼花繚亂,以後,自己就得在這個充滿平民色彩,魚龍混雜的地方混生活。

    一陣魚丸香氣撲鼻,嗅著味,李歡走到街邊一個冒著熱氣的攤擋買了兩串魚丸,一邊走一邊「哧溜」有聲的將魚丸咬進嘴裡大嚼著,彈性十足的口感,鮮、香、燙,還夠勁道,就他現在這幅德行,似乎已經找到了一點點做普通平民的感覺……

    一條街走了不到一半,李歡拐進一條小巷,巷子裡,就不似正街那樣擁擠不堪,走到一幢年代看上去有點久遠的公寓樓門口,李歡擡頭打量了一眼,公寓外牆的粉飾已經剝落,開放式走廊,走廊後門無一不安上一個鐵柵欄,藉著走廊昏暗的燈光,隱約還能瞧見走廊牆壁處留有紅色油漆大字,「還錢!」「收命!」「砍你老母!」「殺你全家!」等等字眼,觸目驚心,不用說就知道是哪家倒黴蛋欠下了高利貸。

    走進公寓樓大廳,一個破舊的前台後坐著一名乾瘦的老頭,戴著一老花眼鏡,正搖頭晃腦的隨著收音機裡的粵曲哼唱著。

    李歡走近前台,老伯老伯的喚了好幾聲,才將沈迷在粵曲裡的老頭喚醒。

    「你……找誰?」老頭瞧李歡一身名牌西裝,老花眼鏡下的眼神有些疑惑。

    「我是7樓的706的住戶,我過來拿鑰匙。」李歡笑了笑。

    「你是706的住戶?」老頭有點不相信,主要是李歡這身行頭實在跟這幢老舊的公寓樓格格不入。

    「呵呵,沒錯。」李歡笑著將居住證遞到老頭面前。

    老頭接過居住證,仔細端詳了一下,遞還給他,說道:「706房只交了1個月的房租,算時間後天就該交房租了,你記著交到物管去。」

    交房租?李歡微微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準是那張正中卡著時間租的房子,於是笑著說道:「那是那是……多少錢?我乾脆先交上一個季度房租,交你這成嗎?」

    「交我這裡也可以,706房的房租1個月是3200,1個季度嘛……」老頭心裡默了下說道:「嗯,1個季度是9600。」

    9600?就這破公寓房收9600?從小就住公家房長大的李歡聽得一陣心驚肉跳,乖乖,一下就扔出去近萬港幣,瞧了眼錢夾剩下為數不多的現金,李歡心疼得要命!心裡大罵張正中不厚道,也忒摳了點吧,多交倆月房租要死人啊?

    取到鑰匙,李歡走進老式電梯,拉過關不大嚴實的電梯鐵柵欄,電梯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緩緩向上,這破電梯夠老也夠慢,上個7樓幾乎將李歡的耐性耗盡,奶奶的,還不如自己爬樓快!

    打開房門,一陣黴味撲面而來,李歡皺著眉頭打開了房間的燈,裡面就3個字形容,髒、亂、臭!奶奶的,那該死的鐵公雞給自己租的什麼破房子啊?垃圾遍地,李歡拾起地下不知道誰扔下的破胸罩,忍著噁心扔進了放不遠的破垃圾簍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篇 第48章 應聘 第49章 現實殘酷

    怨天尤人沒有用,自己的棲身小窩還得自己收拾,李歡將身上的西裝脫下,甩開膀子的大掃除,清除出N個用過的避孕套、N團乾硬的衛生紙,外帶N多的不明垃圾物,瞧著已經裝滿了整整兩大塑料袋的骯髒垃圾,李歡有點懷疑這房裡以前就是一賣春女的「雞」窩,奶奶的,真不知道張正中那隻鐵公雞是怎麼租到這房子的?

    直累得滿頭大汗,一室一廳的蝸居基本收拾停當,收拾完屋子,李歡到廟街來了一個大採購,還好是廟街,這裡算是全香港平民用品最齊全,最便宜的地方,除了必須的生活用品,順帶連二手冰箱、二手彩電、二手DVD也一併採購到位,外帶搭著買這些二手電器奉送的盜版光碟,李歡回家時,屁股後面還浩浩蕩蕩跟著一夥搬運電器雜物的雜工,這一番強有力的大採購,加李歡極具親和力的拉近乎,算是在廟街上混了個臉熟。

    回家安排妥當,打發了一干搬運雜工,李歡清點了一下身上的財產,還剩不到5000港幣,財務吃緊,以後的日子得精打細算才成……

    感覺有些累的李歡在收拾一新的床上躺下,也許是在船上睡得太多的緣故,李歡翻來覆去有點睡不著,有些興奮,嶄新的人生、陌生的環境,平凡的生活,李歡在很短的時間內體驗到以前從未體驗過平民滋味。

    記得小的時候在中海時,沒有雙親,有居民大媽輪番照顧自己,讀書時,有老師與同學幫助自己,在部隊時,穿衣吃飯部隊全部包辦,就連在國家安全部干特工時,也不用為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操心。住的是國家提供的公寓,吃飯有夥食團,洗衣有洗衣房,打掃衛生也有專門配備的服務人員,從小大到大,好像就沒有為自己的生活操心過,現在不同了,一切都要自己親力親為,一切都要靠自己安排未來人生……

    小阿姨,此刻,李歡腦海裡浮出一張模糊的女人臉蛋,小阿姨應該跟自己的母親長得很相像吧?她如果知道自己還有一個親侄兒,會不會像自己一樣開心,會像自己一樣幸福呢?一定會!她一定會跟自己一樣的開心,李歡很幸福的憧憬著……

    甜蜜的遐想中,李歡腦海裡閃現出一張年輕美麗的容顏,母親,母親在現實中是什麼模樣,很小就失去雙親的李歡也沒什麼實際的印象,他只能從母親年輕時照的照片上知道,他也只能在照片上讀到母親的溫柔、美麗、慈祥、賢惠,這是李歡心目中完美的母親形象……很可惜,兩年多的牢獄生涯讓李歡付出了至今都很心痛的代價,那張僅存的,愛若性命的照片已經遺失,而且是被安全部宿舍樓的服務員當垃圾一樣清理掉,該死的服務員,李歡一想起這件事情就忿忿不已……

    夜已深,床上的李歡漸漸進入了夢鄉,睡夢中的他,唇角還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似乎正在做著什麼好夢……

    時間悄悄的流逝,窗外的天已經有了一抹亮色,清晨的一縷陽光輕灑,透過床頭的百葉窗灑進了房間,李歡似乎感覺到了那縷陽光的暖意,緩緩的睜開了睡眼惺忪的眼。

    爬坐起身子,李歡沒有下床,他在回味,因為昨夜他做了個很奇怪的夢,他夢到了自己的母親,夢到了自己的小阿姨,更奇怪的是,他還夢到了在法國遇到的那位美麗的夫人,三張美麗的臉蛋在夢中不斷的重疊,怎麼會夢到她?李歡腦海裡浮現出夫人那張絕美的容顏,還有美眸裡那絲惱怒、屈辱、不甘的眼神,李歡使勁搖了搖頭,似乎想將這個令他心中有愧的眼神甩掉……

    廟街白天不允許擺攤,也就不似晚上那般的喧囂,但這時候也是那些攤擋小老闆們最為清閒的時候,街道旁的李記茶餐廳裡,已經坐滿了人,喝著早茶,吃著早餐,鬧哄哄的很是熱鬧。

    當李歡進入茶餐廳的時候,裡面竟然還有幾位昨夜認識的小老闆,都是街坊鄰居,這些小老闆都很熱情的跟李歡打著招呼,並不因為李歡是大陸口音而欺生。

    廟街就這麼一條街,一人熟,眾人皆熟,什麼張二哥、劉大嬸、七公、八婆的,很快,李歡笑瞇樂呵的就跟這些廟街的街坊們混在了一塊兒……

    喝完早茶,一些街坊鄰居逐漸散去,或逛街,或回家補回籠覺,或邀約到麻雀館打麻將,不久,茶餐廳已經沒剩下幾個人。

    李歡向茶餐廳老闆要了份早報,他的目的很明確,直接翻開報紙招聘版,李歡拿著筆在上面不斷的劃著圈,很快就鎖定了了N家需要用人的公司。

    李歡心裡很清楚,到香港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尋找小阿姨,得趕緊找一份工作混著先,身上的銀子不多,不解決經濟來源,就憑卡上剩下的10萬港幣,在香港這個寸金寸土的地方是絕對支撐不了多久的……

    李歡從自動取款機取出幾千港幣,跟身上的現金湊夠1萬揣懷裡,順便將銀行卡的密碼也改掉,不改密碼,按照以往張正中不大光彩的人品,窮慌了準得打自己卡裡這10萬港幣的主意。

    身上的手機已經在美國時跟那輛保時捷自爆時一起報銷,現在是信息時代,沒手機是絕對不方便,還好,廟街水貨手機氾濫,花了1千多港幣就弄了一部功能不錯的N73……

    香港九龍最繁華熱鬧的街道當屬南端的尖沙咀,沿著碼頭儘是一流的飯店、購物中心和文化設施,一直延伸至東邊的紅勘,乘坐中巴車,沿著尖沙咀著名的海濱走廊一路向東,李歡來到了尖東文化中心附近,極目四望,從港島北面銅鑼灣、灣仔、金鐘、中環到上環臨海的景色一覽無遺,林立的摩天樓,振翅飛翔海鳥似的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雄峙的太平山,穿梭維港的船舸,像一幅幅壯麗的畫卷展現在李歡眼前,香港的確是一個迷人的國際大都會,想想後半輩子也許就會在這裡度過,李歡心裡升起一股豪邁之情,奶奶的,說什麼都得在這旮旯站穩腳跟!

    懷著躊躇滿志的心情,李歡來到一幢高得離譜的商務大廈前,乘電梯直上22層,一出電梯,這一層不下30餘家的公司牌子映入眼簾,瀏覽了一下,華美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在走廊左側。

    李歡走進掛有華美標誌的玻璃大門,前台旁邊的一溜沙發上已經坐滿了男男女女,座位不夠,還站了不少人,一個個不是西裝就是職業套裝,瞧模樣,估計都跟自己一樣是到這家公司來應聘的。

    看報紙上登的,好像只有2個助理,以及3個投資顧問的職位,沒想到這麼多人,本就沒什麼應聘經驗的李歡心裡犯了嘀咕。

    走近前台,一名面容清秀,身著淺綠色職業套裝的前台小姐微笑著站起身來。

    「您好,先生是來應聘的嗎?」

    「唔……是的。」李歡打量了她一眼,這妞長得不錯。

    「那請您先填好這張簡歷表。」前台小姐將一張表格遞給了他。

    拿著這張表格瞅了瞅,英文格式,這倒不難,李歡的英文水平絕對是超一流水準。

    很快,這張簡歷表格就已填好,拿回給前台的時候,那名前台小姐飛快的瞥了一眼,英文流暢工整,她眼裡微微露出一絲驚異,打量了李歡有一眼,這一眼比先前認真多了,嗯,這年輕人英文水平不錯,長得還算順眼,前台小姐心裡有了評價。

    「這樣吧……」前台小姐左右瞧了眼,微微沈吟了一下,輕聲說道:「今天來應聘的人很多,我先把這張表拿進去,我……我盡量給你放前面……爭取讓面試主管早一點面試你……」前台小姐最後這句話說完,臉蛋微微紅了紅。

    哈,這妞看樣子對自己有好感,李歡心裡暗喜,扔了個感激的眼神給她。

    果不其然,沒輪兩個人,前台小姐就通知李歡進去面試,惹得一些看出其中貓膩的面試者很不滿的盯著李歡。

    不滿的眼神李歡就當沒看到,他有些小得意,人長得帥就是沒辦法,此刻,李歡自我感覺良好。

    公司內的辦公區並不大,一眼就能看個穿,職員不多,美女卻很有幾個,一個個穿著裁剪得體的職業套裙裝,顯得很有氣質、很有修養。

    乖乖,這家公司的美女還真多,不但臉蛋逗人愛,就連身材也是一流,李歡心裡品評著,暗樂著,所謂男女搭配幹活不累,如果應聘成功,成天跟這些美女打交道,這絕對是再美妙不過的事情。

    李歡走到面試辦公室門前,輕輕的敲了敲門,在得到裡面許可後,開門走了進去……

    第49章現實殘酷

    辦公室內簡潔大方,一套組合沙發,一張辦公桌,身著淺灰色西服的面試主管就坐在辦公桌後,瞧年紀40左右,是一名長得圓頭圓腦的胖主管,桌前還放了一張椅子,估計是專門留給應聘者坐的。

    見李歡進來,胖主管打量了李歡一眼,從桌上拿起李歡填好的簡歷,招呼他坐下。

    「李先生以前是內地的?」

    「是的,剛到香港定居。」

    「哦……李先生的英文不錯,你以前是做什麼工作的?」

    「沒工作過。」李歡說的算是實話,除了幹過特工,別的工作一概沒做過,但特工行當卻無論如何都說不得。

    胖主管皺了皺眉頭,「我沒理解錯的話……李先生沒什麼工作經驗?」說完,將李歡的簡歷仔細的瀏覽著。

    「也……可以這麼說吧,不過……我可以學。」李歡有些尷尬,他連面試工作也經驗都沒有。

    「呵呵,年輕人好學是好事……」胖主管笑了笑說道:「但是我們公司的職位怕是不大適合你。」

    不大適合?為什麼?李歡露出一絲不理解的表情。

    胖主管笑著說道:「我們公司主要是做投資行業分析的,需要立即就能上崗工作的職員,你填寫的是助理,你的學歷好像只是高中吧?」

    李歡點了點頭,算是回答,心裡嘀咕,自己高中畢業就去當兵,當了一半就被遴選進總參部培訓,培訓結束就被弄出去執行見不得光的任務,想上大學也沒時間。

    胖主管接著說道:「這就對了,助理職位我們需要的是本科以上的文憑,你的學歷就不過關……」胖主管說到這裡頓了頓,他看到了李歡職業欄填寫的職業,眼睛露出一絲好奇,面帶笑容的接著說道:「呵呵,我看了下你的資料……你……你曾經是軍人?」

    「沒錯,我曾在部隊服役,中國人民解放軍西京軍區偵察大隊,上士軍銜!」李歡這次的回答很乾脆,曾為解放軍戰士,他很自豪。

    「人……人民解放軍?」胖主管說話有點結巴,也許以前的皇家陸軍、皇家海軍之類的聽得多了,這中國人民解放軍幾個字他還有點不大適應。

    「呵呵……這個……這個……你的職業好像真不大適合我們公司,所以……」胖主管下面的話沒說出來,但眼裡的遺憾意思很明白。

    李歡笑了笑,站起身來,說道:「沒關係,如果貴公司以後需要其他適合我的職位,再通知我就可以了,我簡歷上有留有手機電話,那……我就走了,打擾你了。」

    「一定一定,以後有合適的職位一定通知李先生。」胖主管很熱情的答應著,對方曾經是解放軍戰士,多少得客氣點……

    走出辦公區,瞥了眼前台小姐,前台小姐露出一絲詢問的眼神,眼神期盼,李歡笑著聳了聳肩,做了個遺憾的表情,意思很明白,應聘失敗。

    前台小姐的失望表情李歡已經看不見,走出大廈,李歡掏出手機,打開內置的記事簿,上面記著其他公司的電話與地址,東邊不亮西邊亮,他不信憑自己的本事就找不到既輕鬆又能掙錢的工作。

    奔波了整整一個上午,李歡從旺角的一家很小的公司走了出來,香港的天真他娘的熱,李歡脫掉西服搭在肩膀上,這一家公司是今兒跑的第4家公司,應聘再一次失敗,奶奶的,學歷很重要麼?擦了把額頭上的汗,李歡心裡有了絲沮喪。

    到街邊雜貨店買了瓶可樂,打開剛灌了一口,就立馬被電視新聞的內容所吸引,美國白宮發言人正在譴責中國大搞間諜活動,滲透的特工到美國本土進行暗殺活動云云,配合法國暗殺現場、以及在美國發生的暗殺、爆炸現場的電視畫面觸目驚心。

    奶奶的,都過了半個多月還拎不清?李歡有些好笑,電視新聞插播的中國發言人的嚴正聲明更讓李歡好笑,什麼美國別有用心,栽贓陷害可恥云云,口水仗漫天飛,就一個中心,強烈譴責美國政府無憑無據就這麼血口噴人。

    這些都是自己的傑作,想想自己做人真的很失敗,幹下那麼多驚天動地的大事,引得世界上兩大強國互相指責大打口水仗的人物,竟然連一個小小的工作都找不著?造化弄人,李歡苦笑著搖了搖頭走出雜貨店,對那曾經的輝煌他已經提不起任何興趣……

    工作還得找,碰了一鼻子灰的李歡繼續應聘、面試,一個下午過去了,整整一天過去了……一個星期就在這艱難的尋找工作中過去了……

    這些天鬱悶至極,期間好不容易通過1份面試的工作,可惜不到1天就被炒了魷魚,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對商務數據方面的事情一竅不通。

    李歡很鬱悶,他是殺人專家,他是狙擊高手,他是爆炸天才,他也會駕駛各種戰鬥機乃至艦船,甚至還精通多國語言,但就是他這種在很多人眼裡非常牛的人物,卻不不能勝任一個小小的商務工作。

    那名試用他的小老闆沒有多少同情心,也沒什麼耐性,公司雖小,但不是李歡從零開始學習的地方,現實是無情的,自認為自己很優秀的李歡,只能再次接受被淘汰的命運……

    今兒在外面找了一天的工作,累壞了,也餓壞了,泡好方便麵,李歡幾口就搞定,也不嫌燙,連麵湯都喝得乾乾淨淨。

    喝完麵湯,瞧著桌上的空碗,李歡還有些意猶未盡,但他只能數著錢包裡的港幣過日子,就這麼一個多星期的時間,莫名其妙的就用掉幾大萬,在香港這個高消費的地方,錢真他娘的不是錢,是紙!萬惡的資本主義,萬惡的金錢社會,奶奶的,一碗方便麵就是15港幣,傳說最近還得漲價,簡直就是在搶人!

    再這樣下去會死人的,李歡撓破頭皮都想不到適合自己的工作,公司就甭想了,碰了那麼多次壁,李歡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進入什麼寫字樓,保安工作應聘了不少,卻沒擔保人,混黑社會?廟街那幫古惑仔對自己到是很客氣,成天都打著招呼,很是熱絡。

    難不成真混黑社會?曾經身為安全部的超級精英,李歡很是鄙視自己,奶奶的,乾脆明天一早到碼頭當搬運工得了,那裡不要學歷,也不要資歷,無須擔保就能上崗,全靠力氣吃飯,30港幣1個小時,憑自己年輕的體質,怎麼著一天也得掙個三五百港幣啊。

    心下有了決定,幹什麼工作不是掙錢,眼下先解決經濟難關罷,掉不掉份那是後話,名牌西裝一脫,誰認識誰啊?李歡想通此節,倒頭就睡,累了一天了,明兒得賣力氣活,將身體恢復好才是正著……

    迷迷糊糊之間,李歡被一手機鬧鈴聲驚醒,瞧了眼手錶,已經是快深夜12點,手機來電號碼很陌生,靠,香港沒什麼特別熟的人啊?這麼晚了會是誰給自己打電話?

    「誰……誰啊……」李歡似未睡醒,還有點鼻音。

    「是李先生嗎?」是女人的聲音,不電話裡的聲音不但年輕,還是有那麼點點熟。

    女人?李歡更是摸不著頭腦,到香港這麼段時間,沒給什麼女人打過交道啊?自己住的門對面倒是住了一女人,每天晚上回來幾乎都能碰見她,算是認識,不過住對門的那女人怎麼瞧都像是干地下職業的,聽這手機裡的聲音也不大象啊?打錯了吧?李歡有點糊塗……

















0.019377946853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