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被姐夫播種,大伯強姦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佳澐    26歲     我
俊明    35歲     姐夫
佳芳    30歲     姐
小齊    28歲     我老公

================================================

本篇文章為「為小姨子播種我幹翻天」之小姨子的心情故事。

================================================

那是一個夏天的午後,姐姐陪著我和我老公小齊走出醫院,我忍著淚水走在姐姐身邊,
老公則是一言不發地走在我們前頭,看得出來他神情相當落寞。
走到停車場後,老公先坐上了汽車,我走到車門邊準備打開車門時,
旁邊一對夫妻正巧抱著他們剛出生的孩子離開醫院,他們的爺爺、奶奶開開心心地來接他們剛出世的小孫子,
一家三代同堂和樂融融地樣子,讓我看了當場痛哭失聲。
我轉身抱著姐姐大哭一場,還眼淚汪汪地說:[姐,你把兒子送給我,你跟姐夫再生一個吧。]
[什麼?]姐姐大吃一驚,
她見我哭得如此傷心,也安慰著我說道:[我兒子叫妳一聲姨媽,好歹也是個媽,別難過了佳澐]
我和姐姐從小就是相依為命,姐姐從懷孕到生產,我也一直在她身邊照顧著她,她兒子我也是親眼看著長大的,
難免就把他看成親生一樣,再加上姐姐兒子確實長得活潑可愛,
就連不認識的人見了都要抱一抱,更何況我這個小阿姨。
姐的孩子剛會說話,我就威逼利誘,要他喊我這小阿姨叫「媽媽」,對我不準叫姨媽,必須單叫一個「媽」字,
而我,也就成了姐姐、姐夫以外唯一一個有權叫他「兒子」的人。

==============================================================

我和小齊是大學的同班同學,我們交往了六年後結婚,曾經我們是班上人人稱羨的情侶檔,
小齊將我追到手以後可是羨煞旁人,畢竟當年在校園當中,我的追求者相當地多,
可是大學一年級一入學後,我的芳心就被小齊給擄獲,我們交往了一年多才發生性行為,
因為我們兩個都是把第一次交給了對方,所以才進展得如此緩慢。
不知不覺,我和小齊也結婚幾年,可是這幾年來我的肚皮卻沒有半點音訊,
讓很想抱孫子的公公、婆婆非常心急,
小齊在房事方面,並沒有特別得遜色,而且每次幾乎都是不帶套的和我做愛,
每次都是滿足的射在我的陰道之中,於是我們上醫院去做了檢查,
終於發現了原因,檢查結果出來了,我沒問題,是小齊不行,他的精蟲都是死精子,沒辦法讓我受孕。
  
這天晚上,同樣的場景又在我家的客廳掀起波瀾,
婆婆:[你們夫妻倆可不可以快點給我生個孫子,隔壁的王大嬸,他兒子比你們晚結婚都有一歲大的孫子了]
小齊:[我和佳澐工作比較忙,過些日子就生,,,過些日子就生,,,]
婆婆:[這句話我可聽了兩年,佳澐妳過來]
婆婆有些不高興地指責我,她說道:[佳澐,身為女人就該養兒育女,別成天假藉工作太忙沒時間生育,,,]
我低著頭任由婆婆數落,小齊在一旁也沉默不語,任由婆婆責罵我,我知道他的心中比誰都還難過,
所以我也不怪他,我知道他比誰都更想要孩子,可是,可是卻沒這個能力。
夜裡,小齊一個人喝著悶酒,我沒有阻止他,或許這樣他可以得到暫時的解脫,
小齊在似醉非醉時,不斷地抱怨自己生不出孩子,聽在我的耳中真的萬般無奈,我很愛小齊,但我也沒有辦法,
酒過三旬後,小齊:[佳澐,或許可以找我哥幫忙]
我疑惑著問到小齊:[找大哥幫忙?幫什麼忙?]
小齊苦笑著說:[與其去找精子庫,我到不如讓自己大哥來操妳,,,操到妳生出兒子為止]
在小齊講完這句話以後,他大笑著,那是一種絕望的笑聲,他的笑聲使我不寒而慄,
[啪,,,,,,]我憤怒地在他臉上留了一巴掌,我喊到:[小齊,你瘋了?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妳打我?佳澐,,,妳打我?我知道我沒用,,,我不是男人,,,可是除了這個辦法,我該怎麼辦?]
[對,,,對不起,,,小齊,,,我不是故意的,,,]
[佳澐,,,求求妳,,,我不能讓爹娘知道我不行,,,可不可以讓大哥跟妳,,,佳澐,,,我求妳,,,]
我連忙拒絕道:[不可以,絕對不可以,我們都住同一個屋簷下,,,假如讓大哥上我,我們以後要怎麼相處]
當晚我輾轉難眠,而小齊則是幾杯黃湯下肚後睡得不醒人事,留我一人獨自苦惱這個問題。

==============================================================
隔天我約了姐姐外出喝下午茶,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可能昨晚沒睡飽,或者是心事過多,常常姐姐和我講話時我都恍神沒注意聽,
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姐,她對我最了解了,所以她試探性的問我:[佳澐,怎麼了?有心事?]
我突然驚醒般地說:[沒,,,沒有啊,,,]
姐姐:[還騙我?有什麼事都跟姐講,姐幫妳解決]
我知道,我什麼事也瞞不住她,我也不想瞞她,找她出來,就是要她替我出主意,
頓時間,我的眼淚嘩啦啦地落下,[姐,,,,,姐,,,,,嗚嗚嗚,,,怎麼辦,,,怎麼辦,,,]
姐姐被我突如其來的淚水給嚇壞了,[啊,,,佳澐,,,妳,,,妳怎麼了,,,]
我低頭啜泣,哽咽地說著昨晚發生的事,
姐姐瞪大了眼睛,她摟著我聽著我訴說委屈,她的眼眶泛紅,撫摸著我,一副捨不得地模樣,
她說道:[絕對不能,小齊瘋了不成?居然要讓他親哥哥上妳?妳可是他的妻子]
我哭著對姐姐說:[沒辦法,,,我也沒辦法,,,公公婆婆一直不諒解,我們夫妻也不敢對他們說出實情,,,]
姐:[他是妳丈夫的哥哥,絕對不能,,,怎麼能讓一個外人玷汙了妳?]
我:[嗚嗚嗚,,,嗚嗚嗚,,,怎麼辦,,,怎麼辦,,,姐,,,我該怎麼辦,,,姐,,,]
姐姐摟著我,一手撫摸著我的頭,不斷地對我說:[佳澐,,,佳澐,,,妳這傻女孩,姐姐不會讓妳大伯碰妳的]
我:[姐,,,我的心裡好慌,,,好害怕,,,]
姐姐:[太荒唐了,太荒唐了,假如讓妳大伯上妳,妳要怎麼在那個家生活?]
我倒在姐姐的懷裡痛哭著,想到大伯曾經好幾次因為嫖妓被罰,還曾強暴網友被關幾年,我就覺得他好髒好髒,
我:[姐,,,我不要,,,我不要跟我大伯性交,,,]
姐姐:[不哭,,,不哭,,,我的好妹妹,,,不哭,,,佳澐不哭,,,]
當下的我心煩意亂,沒經過大腦思考就脫口而出一句話:
[姐姐,,,我讓大伯上我,他只會把我當成其中一個妓女,,,我不要,,,我不要,,,我寧可給姐夫,,,]
[姐,,,我不想,,,我不想被大伯姦淫,,,他以後一定不會放過我,,,姐,,,]
那天,我也忘了我們聊了多少,我的情緒相當失控,甚至我根本忘了我講過什麼,
我只知道姐姐給了我最堅強的依靠,她臨走前對我說:
[妳打死也不準讓妳大伯碰妳,答應我,其他我來想辦法]

==============================================================

幾天後的一個下午,姐姐打了通電話約我和小齊外出,
同樣的,我們三人找了一間咖啡廳聊著沉重的話題,
一開始,我和小齊都不知道姐姐找我們出來的目的為何,直到姐姐先開口說話:
[我跟妳們姐夫商量了,請她去給佳澐播種。]
當姐姐講出這句話時,我嚇得目瞪口呆,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而在一旁的小齊則動怒地說:[別扯了,有精子庫呢,要姐夫幹啥,就算要找人,我親哥哥也可以代勞,用不著姐夫]
小齊的話一出,姐姐馬上以凌人的氣勢壓制他:[你瘋了小齊?你哥哥是強暴犯,你要讓他強姦佳澐不成?]
當時小齊忽然愣了一下,他的腦袋一片空白,姐姐繼續說道:
[你有沒有想過,佳澐給你哥哥上了一次以後,誰能保證他不會再有非分之想,將來你要佳澐怎麼面對你們家人?]
小齊不發一語地低頭聽著姐姐說明,
[佳澐不最喜歡我兒子嗎?]我瞪大眼睛看看姐姐,姐姐和我四目相交,她用誠懇的眼神告訴我她是為了我好,
[與其去找精子庫,還不如找妳姐夫呢。]
[精子庫誰知道是什麼人的精子呢?說不定就有什麼遺傳病呢。]
[妳姐夫的成果可是明擺著:世上最可愛、最完美的兒子。]
[佳澐,是嗎?妳也很喜歡我兒子吧]
姐姐一連串的解釋後,我面無表情的看著她,這時候小齊說話了:
[我,我明白了,,,一切聽姐姐的,就請姐夫來試一試,反正就我們四個人,不說誰也不知道。]

==============================================================

沒想到,我第一次婚外情,竟是跟我的姐夫,更更沒想到,這還是我姐姐一手策劃的,
最沒想到的是,這次婚外情,老公居然要求在旁邊看著我給別的男人操。
十多天後的一個晚上,那天已經測定了是我的排卵日,丈夫安排好大伯、公公、婆婆,外出旅遊兩天一夜,
那個晚上家中只有我和小齊,我們邀姐姐、姐夫到家中吃晚飯,四個人開始裝模作樣地聊天。
看得出來,姐夫不時盯著我兩條藕白的胳膊,不停地咽著口水,恨不得馬上撲上來把我扒個精光。
他色瞇瞇的眼神也引起了姐姐和小齊的注意,他們都用仇恨的眼神看著姐夫,不停地說著各種無聊話題,
姐姐的心情一定很複雜吧,她居然要親自牽線搭橋,讓老公的雞巴插進我的陰道里,
小齊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兒去,他的眼神無奈而怨恨地掃瞄著姐夫,一會兒又瞄了瞄我的眼睛,
我彷彿是臨上刑場的烈士,我緊張地低下頭說過:
[姐姐、小齊,我不當是做愛,就當是做手術,姐夫那東西進來,我就當是手術刀,手術刀隨它怎麼動,我當是打了麻醉藥,不管它。」
九點一到,大家停住了話語,冷了一會兒,姐姐說:[那,開始吧。]
想不到還在客廳內,我才剛起身站起,裙下露出兩條光溜溜的大腿,姐夫就一手搭了上來,
我連忙閃躲著,好險小齊擋在他之前牽著我的手,陪我走進臥室去了。
小齊說:[我們先幹,幹得差不多了再叫姐夫,畢竟,佳澐還不能一下子接受這樣搞,,,]
我聽見小齊這麼說,頓時心裡頭好溫暖,我感受著他大手傳來的溫暖,讓我剛剛冰冷的心得到釋放,
我心裡頭感激著小齊:[老公,謝謝你,,,謝謝你對我那麼好,,,]
姐夫:[我靠,搞什麼搞?你們弄什麼計劃,也不跟我講一聲!]
此時的姐夫有些不悅地抱怨著,
姐姐厭惡地看姐夫一眼罵到:
[叫你來,是來播種的,可不是來快活的。你只準插,不準摸,更不能親佳澐,除了雞巴,你哪兒都不準碰她。]
姐夫苦笑著說:[這可好,世界倒過來了,我們結婚之前,妳跟我說,我可以摸妳,可以親妳,就是不能插妳。現在全反過來了,可以插,不能摸,,,]
臥房裡,小齊趴在我身上,我們兩個人都一絲不掛,四條腿纏在一起,直到小齊大叫一聲:[啊,射了]
接著,姐夫一秒鐘也沒耽擱,立刻扒下短褲,汗衫也沒來得及脫,
一下填補了小齊的空缺,毫不客氣地抓住我的雙腳往兩邊分去。
我身體扭了一下,雙腿使勁往里合攏,明顯地想要抵抗,可是雙腿已經被姐夫分開,
此時他的陰莖使勁一挺,[啊,,,],插進來了,姐夫的生殖器進入了我的陰道中,

[噢,,,佳澐,,,妳比姐姐還緊啊,,,噢,,,噢,,,爽快,,,爽快,,,想不到姐妹的陰道如此不同]
[啊,,,不,,,],當姐夫生殖器進入我陰道時,我大聲地呼叫著,
[小齊,,,小齊,,,姐,,,妳們快出去,,,快出去,,,別看,,,別看,,,啊,,,啊,,,]
當姐夫操我的時候,姐姐馬上轉身離開房間,她拉著小齊的手要他也離開,
姐:[小齊,我們出去吧,別看了,,,]
小齊:[姐,,,妳先出去,,,我想陪佳澐一會兒,,,]
聽見小齊這麼說,我心急得喊叫著:[老公,,,別看,,,別看,,,快出去,,,快出去,,,]
姐夫見我們夫妻如此依依不捨,他沒有任何的同理心,他使勁的將他龜頭塞進我的陰道,口中喊著:
[為了這一天,半個月前我就養精蓄銳,我操,,,爽快,,,爽快啊,,,佳澐,,,爽快,,,]
姐夫瘋狂地抽送,一隻三十多歲的雞巴在我陰道內進進出出,這可是第一次有外人的生殖器進入我的體內,
[同個媽生的,用起來大不相同,,,噢,,,佳澐,,,噢,,,姐夫厲害嗎?噢,,,噢,,,]
[不,,,小齊,,,你快出去,,,快出去,,,]
看見這幕小齊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他眼神充滿了怒火看著姐夫,
[劉俊明,他奶奶的,客氣一點行嗎?],話一說完小齊轉身離開房間,
走到門口時,小齊回頭望著我們,我看得出來他眼眶相當溼潤,
[佳澐,我對不起妳,,,妳辛苦了,,,]接著小齊就走出了我們的房間。
在他的床上,我被別的男人糟蹋著,
姐夫早就忘了姐姐說的規定,他淫笑著看我,抱著我使勁抽送,
嘴裡還不斷地拿我和姐姐比較,並用淫穢不堪的言語羞辱我,
[噢噢噢,,,爽快啊,,,好嫩好軟的小穴,,,噢,,,噢,,,姐夫厲害嗎?有比你老公強嗎?,,,噢]
當小齊走掉以後,姐夫更得寸進尺了,他開始深吻著我,他舌頭和我舌頭相交在一起,他玩弄、舔弄著我的乳房,
直到姐姐在外頭聽不下去他的淫言穢語,姐姐才跑進來說道:
[劉俊明,不要再用言語羞辱她了,,,她是我妹妹,,,]
姐夫抽動的速度愈來愈快,愈來愈快,[啊,,,老婆,,,佳澐的身子太美妙了,,,我快射了,,,]
他不裡會姐姐的怒罵,持續的和我接吻,撫摸著我的身體,並且呻吟喊叫,直到他射精拔出來。
[嗚嗚嗚,,,嗚嗚嗚,,,出去,,,出去,,,你的任務達成了,,,給我離開我房間,,,]

我難過地趕走姐夫,而老公此時也走了進來,他看著我骯髒的軀體,連忙拿了條被子給我遮住身體,
我倒臥在他的懷裡痛哭著,[為什麼,,,為什麼,,,]
那晚小齊忍不住我被姐夫操的刺激,所以他在他們離開後,也對我提出了性要求,
可是當他的陰莖進到我體內時,我兩片嬌嫩的陰唇,隨著小齊雞巴的插進抽出,
兩片陰唇翻起翻落,卻把姐夫的精液從我陰道中擠了出來,當下我要求小齊馬上住手,
慘了,姐夫的精液沾上了小齊的陰莖,也隨著小齊抽離流出了大半。
當晚,小齊就沒有繼續的和我交合,他無奈地抱著我進入夢鄉,
我們多麼希望這是第一次借種,也是最後一次。


==============================================================

接下來是焦躁的兩個星期,大家都等著我身體裡的消息,
我當然希望能夠播種成功,早點讓我懷上孩子,否則這次就給姐夫白幹了。
可是,某一晚,我發覺腹部不太舒服,我的心中出現了一個不好的預兆,
慘了,這是月經來的前兆,姐夫的精子沒有順利的茁床,我的月經來了,
經痛的感覺已經比不上心痛,我墊上了衛生棉失落地走出浴室,
小齊見我神色不太對勁,他沒有多問什麼,想必心裡也明白了。
月經如期到來,這對我和小齊來說是天大的噩耗,
當晚,睡前小齊緊緊的抱住我,我們沒有說任何一句話,我倆都知道,上回在這張床上,
姐夫白白的用我身體爽了一次,他沒有達成他的任務,
小齊也相當地自責,因為那天要不是他在結束後還想和我做愛,姐夫的精液也不會從我陰道大量流出,
他撫著我的臉龐,聲音顫抖地說道:[沒關係,,,我不想要孩子了,,,我們跟爸媽坦白吧]
我轉過身去,不想讓小齊看見我的樣子,我說道:[可是,,,可是這樣,,,這樣我就被姐夫白玩了,,,]
小齊的聲音依舊顫抖,他說:[是我對不起妳,,,委屈妳了,,,]

接著,他將我翻過身來吻住我的嘴,在我唇上嗟著,舌頭慢慢舔弄著我的小嘴。
[委屈妳了佳澐,,,我的好老婆,,,我的好老婆,,,]
我閉著眼,呆呆的躺在那任他吻著,他雙手撫弄著我的頭髮,
我明白他很想要孩子,要他跟公公婆婆坦白是多麼困難的事,
所以我主動提出再跟姐夫借一次種的想法,
[老公,,,咱們,,,咱們再跟姐夫借一次種吧,,,]
當我講出這個想法的時候,房間內的空氣瞬間凝結,小齊看著我一言不發,
我知道他捨不得我,我也捨不得讓他在家人面前丟臉,我們不得不向現實低頭,
小齊:[他,,,他對妳很粗暴,,,]
我眼眶泛紅閉上眼搖搖頭,對小齊說:[沒有,,,沒有,,,,,,別擔心,,,,,,]
小齊:[他,,,他羞辱妳,,,]
[沒有,,,沒有,,,你放心,,,,,你,,,放心,,,,]
他知道我對他說謊,他的心裡也難受,但他沒別的辦法,只好默默地同意再一次的借種。

==============================================================

於是,第二次行動在我經期結束後開始,這次不搞什麼熱身了,姐夫要直接上場,
我洗了個澡,就先進到房間裡等著,小齊則面無表情地坐在客廳沙發上,
過會,姐夫躡手躡腳地推開門,臥室只開了一盞小燈,我全身裹在被單裡,雙眼緊閉,臉頰潮紅。
姐夫把房門關上,輕輕拉開我的被單,雪白的肩膀,然後是豐潤的乳房,小巧的乳頭,
結實的小腹,最後是渾圓的大腿,修長的小腿,姐夫的眼光掃遍我的全身。
我白皙的身體如同一只獻祭的羔羊,面對播種大神,玉體橫陳,毫不設防,
我感覺得到,姐夫恨不得一口把我吞下去。
我的臉龐更紅了,呼吸也更快了,乳房急促地一上一下,兩只乳頭如同兩只小船,在洶湧的海面上起起落落。
姐夫故作溫柔地側躺下來,憐惜地摸了摸我的臉頰,輕輕揉起了我的乳房。
[佳澐,好美、好大的奶子啊,,,妳的奶子比妳姊的還豐滿呢,,,]
[乳房很結實,揉在手里極有彈性,說實話,比妳姐姐的強多了。]
他撫摸著我的胸部,並且出言評論著我和姐姐的不同,接著,他繞著我的乳房輕輕劃圈,從左乳劃到右乳,
右乳再劃到左乳,他說:[佳澐,老實講,妳並不想和姐夫做愛對吧?]
此時我疑惑地看著他,我很自然地點點頭,[嗯,,,只是為了借種,,,我別無他法,,,]
姐夫聽見我這麼說,他笑了笑說道:[要不然,,,用妳的奶子夾住姐夫的陽具套弄,姐夫要射的時候再進妳體內]
我當時的想法很簡單,這麼一來姐夫就不會在我陰道內太久,我也不用忍受姐夫的姦淫數十分鐘,
所以我連忙的答應他,[好,,,好,,,姐夫,,,謝謝你,,,謝謝你,,,]
於是我跪了下來,用自己兩個雪白的乳房夾住了姐夫的陰莖,然後努力的上下套弄著,

[噢,,,好爽快,,,噢,,,好軟的奶子,,,噢,,,佳澐,,,我的好姨子,,,噢,,,佳澐,,,]
他臉上的表情相當陶醉,而龜頭也漸漸分泌出一些液體沾溼了我的胸口,
姐夫的雙手也沒歇著,他撥弄著我的頭髮,喊叫道:[真美,,,真美,,,當妳丈夫可真幸福,,,]
說著說著,他又彎下身來托起我的臉,接著用他噁心的嘴親吻著我,
[多麼香甜的舌頭啊,,,連唾液嚐起來都是甜的,,,],他吸允著我的舌頭,惡臭的唾液也交換進我的口中,
我知道,他已慾火焚身,準備要對我進行授精,
他將我推倒在床上,一手揉著我的乳房,一手開始往下遊走,先是順著身體外側,
慢慢滑過我的腰肢,屁股,大腿,撫摸了一會兒,分開我的雙腿。
這次我沒有抵抗,略略張開了雙腿,我的心一陣狂跳,已經準備接受姐夫的入侵,
他牽引我的手放到他的雞巴上,雞巴滾燙滾燙的,我閉著眼睛動手握住了雞巴,
他抱住我的身體,開始吮吸我的乳頭,陶醉地聞著我的體香,從乳房一路向上,吻遍了我胸部,脖子,臉龐,
我再次感受到了姐夫壓再我身上的體溫,硬梆梆的雞巴直接頂在我的小腹上,雙腿不慌不忙地磨蹭著我的大腿。
當他舉起我的雙腳,一手撐開陰唇雞巴準備插入時,
我抓住他的手腕,[不,,,我,,,我好像還不行,,,]
接著,我飛快地抽回雙腿,一個翻身往右邊側過去,雙手緊緊護著洞口,不清不楚地喃喃自語:
[不行,,,不行,,,還不行,,,]
想不到姐夫性慾高張想來個霸王硬上弓,他一手托起我的大腿,雞巴對準洞口,一次用力戳了下去。
於是我大叫了一聲,[啊,,,,,,,,,]
這次叫得非常大聲,房門一開,姐姐和小齊馬上闖了進來。
姐姐立即問道:[怎麼了?]
然後我的口中只有喃喃自語的說道:[還不行,,,還不行,,,]
這下姐姐不高興了,說:[妳看妳,要播種也是妳,不行了也是妳,上次都進去過了,這次怎麼不行了?]
[這次不搞了,妳們不就,,,白白那個了嗎?]
姐姐坐到床頭撫摸著我的頭說:[好了,佳澐,事到如今,咱們也只有繼續了,妳別想那麼多。]
姐姐繼續諄諄教導:
[妳不是自己說過,就當它是手術刀嗎?也就是劃兩刀嘛,劃兩刀就好了,還根本就不疼呢。]
[唉,妳也想開點嘛,就當是妳老公好了,男人那東西,不就那麼回事嗎?]
忽然姐姐一轉頭看著小齊,就上前去雙手一扯把他短褲扯了下來,然後直接抓住他的陰莖,
把小齊牽到我面前說:[看看,看看,妳仔細看看,有什麼不一樣?]
房內的人都嚇呆了,沒想到姐姐會做出這種事來。
我看了兩眼,害羞地說:[嗯,,,沒什麼不一樣,,,]
得到我的答案後,姐姐連忙鬆開手,紅著臉說:
[嗯,那,我們繼續吧,,,]
而經過剛剛給姐姐震懾一下,小齊也識相地說:
[好了,姐夫,你快上,,,我老婆,,,我老婆佳澐就交給你了,,,]
小齊和姐姐又走出了房門,離開前小齊不忘再次叮嚀姐夫:
[姐夫,,,請您,,,請您操佳澐,,,溫柔點,,,求您,,,]
姐夫滿是期待地看了我一眼,而我扭過頭去把眼睛閉上了。
這下,姐夫提起雞巴雄赳赳氣昂昂蹬上床,如同提了一條千錘百煉的鐵棍,惡狠狠地一棍子搗了下去。
我[噢]地哼了一聲,不自覺地提起臀部,迎合著棍子,脖子使勁往後仰下去,

[噢,,,好爽啊,,,佳澐,,,我美麗的小姨子,,,]
他雙手緊緊扣住了我的腰部,隨著他的動作,每插一下,就擰一下我的肌肉。
姐夫抓住機會,一口氣連插好幾十下,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深,
他的小腹不停地撞擊我的陰部,房間里都是[啪啪啪,,,]的聲音。
我緊閉雙眼,緊皺雙眉,連嘴巴也閉得緊緊地一聲不吭,任姐夫使勁抽插。
隨著啪啪啪的節奏,我的胸部被撞一下就跳一下,上下浮動,格外性感,
他把我雙腿分開繞住他的腰部,上身伏下去壓住我的身體,讓兩個胸膛親密接觸,
他貼著我軟綿綿、熱烘烘的乳房,他的乳頭蹭著我的乳頭,我感到乳房被他壓得扁了下去,
他抱住我的身體,陶醉地伏下頭來,貼著我豐腴白皙的肩膀,渾身沸騰的熱血化作一陣陣的熱氣,呼呼地噴在我的肩膀上。
隨著姐夫臀部一進一出的動作,他一上一下磨著我光滑的肚皮,兩團陰毛也互相糾纏,
如同砂紙一樣擦著對方的腹部。
我感到陰道如同有一根棍子斜插進去,根部緊緊地撐著洞口,龜頭緊緊地頂在肉壁之上,
每抽一下似乎都把陰道帶出來一點,每頂一下似乎都把陰道頂彎一點。
他慢慢地抽送著,沈浸在我給他的性愛享受之中,似乎也忘記了我是他的小姨子,
他那雙手在我背上慢慢撫摸起來,而我攤開雙手一把揪起床單,身體也緊張地拱了起來,
接著,我被突如其來的一下,頂得[啊,,,]地一聲大叫。
做了這麼長時間,姐夫猛然加大了進攻力度,他痛快淋漓地[啊啊,,,噢噢,,,啊啊,,,噢噢]大叫了。
我只覺得全身躁動,充滿了一種不安的激動,卻又說不出有什麼地方讓我不安,
終於,姐夫喊叫著:[啊,,,佳澐,,,佳澐,,,我要射了,,,要射了,,,]
當聽見姐夫喊著他要射精時,我相當地開心,開心要結束這場噩夢了,
可是過了一分鐘後,姐夫停止了動作,將濃濃的精液猛烈地噴灑在我的腿上,
他竟然將要播種的精液噴灑在我的腿上,
[噢,,,不,,,不,,,姐夫,,,你怎麼射在外頭,,,不,,,]
[啊,,,對不起,,,我忘了,,,對不起,,,]
我知道他分明是故意的,他不想讓我懷孕,想多糟蹋我幾次,
[姐夫,,,不,,,一切都白費了,,,不,,,姐夫,,,怎麼辦,,,怎麼辦,,,]
[佳澐,別擔心,我記得醫生說過,做愛的過程也會有精子跑出來,也有受孕機會,咱們都別說,等等看如何?]
我低頭默默不語,面對如此奸計卻無能為力,而在我眼角餘光中似乎隱約看到姐夫在暗自竊笑,
[佳澐,假如妳擔心沒法受孕,不然,咱們在一次吧]
[啊,,,不要,,,]

十個月後,孩子生出來,長得和姐姐的小孩幾乎一模一樣,可悲的是,長得都不像我們姐妹,長得都像我姐夫。
而在我坐月子時,某次給姐夫抓到機會,[孩子的娘,咱們好久沒有了,,,]
[噢不,,,放開我,,,放開我,,,歐,,,,,不,,,,,]
他的獸行沒有因為借種結束而結束,另外,又有一場風暴正等著我去面對。

(待續)
一日,小齊因公出差幾天,晚上我哺乳完,哄著孩子睡覺,突然房門被打開,大伯笑著問我:[孩子睡了?]
本以為大伯想逗弄孩子,所以我笑盈盈的回答大伯:[是阿,大哥想找他玩?明天吧]
此時大伯有些不屑地冷笑道:[他是誰的孩子?]
我的心裡為之一震,[我不明白大伯的意思,寶寶是我和小齊的孩子,大伯怎麼會這麼問?]
大伯面無表情地走到我身邊,然後撥弄了一下我的頭髮,
他深呼吸地說道:[真香呢,,,我的弟媳可真香,,,]
面對大伯突如其來的舉動,我被嚇著了,我故作鎮定地說:[大伯,,,請放尊重,,,]
想不到大伯更得寸進尺,他一把扯住我的頭髮,將我拉到他的面前,他面露兇光地看著我,
他的臉幾乎要碰到我的臉了,他說:[賤女人,孩子是你和誰生的?]
話一說完,他將一個牛皮紙袋丟在床上,當我看見那個紙袋,我明白他為何會這樣問我了,
那是小齊的檢查報告。
[賤女人,孩子是妳和誰生的?],
我無助的落下眼淚,哀求似地看著大伯,[不,,,不,,,我有苦衷的,,,],
我如同一隻被老鷹抓住的小雞般,完全掙脫不了,只能默默地忍受大伯的逼問,
[可真香啊,,,難怪男人都愛,,,],大伯話一說完便伸出他噁心肥厚的舌頭在我充滿淚痕的臉龐上舔了一下,
[佳澐,,,可真滑嫩,,,皮膚真好]
我:[啊,,,大伯,,,不是你想的那樣,,,]
沒聽我的解釋,大伯一個狠勁地甩了我一巴掌,[爛貨,,,下賤的女人,,,別人可以,我也可以,,,]
接著他解開了他的褲襠,[不,,,大伯,,,你要做什麼,,,],
他無情的大手再度朝我揮了一巴掌。
  
(待續)
*********
*********
小齊:[為什麼妳又懷孕了?孩子是誰的?]
[不知道,,,不知道,,,大伯,,,還有姐夫,,,他們強暴我,,,輪姦我,,,]
(待續)






















0.014701843261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