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長篇連載]限制級特工7-8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一篇 第07章 咱窮

    「……這是你王部長給你的信函。」陳夢從文件夾拿出一封密封信。

    王部長?不會是王修良吧?兩年不見,轉正了?李歡接過密信。

    拆開一瞧落款,果然是以前脾氣火暴的王修良,字不多,大意是無條件服從軍情三處聯絡員陳夢的命令,身份代號依然沿用009。

    李歡看完,撇了撇嘴,看來眼前的大美女就是今後的上司,任務危險,既然跟軍方合作,軍方怎麼著也得找個經驗豐富的老傢夥來啊,現在卻跟一娘們兒搭檔,還得聽命於她,李歡心裡微微有點不理解。

    「009,你還有什麼問題嗎?」陳夢似乎瞧得出李歡眼神中的不滿。

    「沒,沒問題。」李歡擡了擡眼皮,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以後你就是我的領導,信裡已經說得很清楚,一切你說了算。」

    「不是以後,是從現在起你就得聽從我的命令。」陳夢瞧出了李歡的不服,語氣冰冷的提醒著。

    「是是,從現在起。」女人就是這樣,喜歡抓細節,李歡也懶得計較。

    「那好,我現在就給你一個命令。」

    「命令?」李歡愣了愣,太快了點吧?

    「我現在命令你馬上穿上衣服。」陳夢說完,臉蛋微微紅了紅,這傢夥圍著浴巾坐在那裡,一不小心就能瞧到大腿根,有點礙眼。

    不會吧?這算什麼命令?李歡苦著臉,帶著濃烈臭味的衣服近在眼前,身上已經清爽的他實在沒有勇氣再穿上。

    「怎麼?執行命令很困難是嗎?」陳夢繃著臉,很有些軍人作風。

    李歡瞧了一眼陳夢,看樣子不穿是不行了,當下慢吞吞的伸手拿起衣服,一抖,一股濃烈的味道瀰漫,難聞的臭,陳夢皺了皺可愛的鼻子,她有點受不了那氣息。

    李歡磨蹭著,一個勁的抖著衣服就是不穿,貌似示威,這玩意兒還真不是人穿的,李歡此刻有點懷疑這臭衣服是張正中從死人身上扒拉下來的。

    「算了算了,別再抖了。」臭味讓陳夢一陣噁心,她微一猶豫的說道:「……你……你站起來。」

    這命令得聽,李歡毫不猶豫的將臭衣服一扔,屁股離開沙發,站了個筆直,手上同時一抓,趕緊提住差點從腰間滑下的浴巾,動作有點狼狽,在美女面前掉份,李歡的表情有點尷尬。

    陳夢站起身來,美眸從上至下打量了李歡一眼,瞧得李歡心裡一陣發毛,不知道她叫自己站起來做什麼?

    「你就在這屋裡老實待著等我,沒有我的命令哪也不能去。」陳夢說完,不再理會李歡,朝門口走去。

    廢話,自己這幅德行還能去哪?李歡瞧著張夢窈窕的背影,很不是滋味的在心裡嘀咕了一句……

    美女出門做什麼李歡懶得關心,經歷過上刑場的死亡刺激,李歡微覺疲憊,還是床上躺著舒服,李歡走進裡間臥室,大刺刺的躺靠在舒軟的床上,眼一閉,不一會兒就進入夢鄉。

    迷迷糊糊間,臥房外有一絲輕微的開門響動,李歡敏銳的聽力聽得很清晰,從那微不可聞的的腳步聲中,他能很準確的判斷出是陳夢迴來了,這是他幾年特工生涯中積累的經驗,只需要聽一次,就能從聲音中判斷來人,沒有危險可言,李歡躺在床上也懶得動彈。

    門開了,夾雜著輕微的腳步聲,一絲似蘭似麝的香氣飄進李歡的鼻端,是體香,李歡閉著眼睛,他很享受這種醉人心扉的女人香。

    「懶鬼……才多久啊,睡得跟豬似的。」陳夢很不滿的嘀咕著,聲音很小,但李歡卻聽得很清楚。

    「喂,009,起床了。」

    好聽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肩膀感覺到被一隻柔軟的手推了推,李歡微微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睛,陳夢美麗的臉蛋近在眼前,她身上的體香在鼻息間縈繞,香,李歡鼻子不聽話的聳了聳,貪婪的嗅著她身上的迷人氣息。

    這種不加掩飾的貪婪引致陳夢的不滿,色狼,陳夢美眸一瞪,手裡拎著的手袋拿起一抖,裡面的物品劈頭蓋臉的落到李歡的頭上,遮擋了容顏,也遮擋了那一絲好聞的女人香。

    這丫頭脾氣臭,李歡將散落在枕頭邊的物品扒拉了一下,是衣褲,皮帶,手錶,還有兩盒男式內褲,美女出門原來是為自己買的行頭,李歡順手拿起一隻盒子,裡面裝的是電動剃鬚刀,大美女很細心。

    李歡心情大好,穿了兩年多的死囚服,現在有新衣服穿,大美女先前不大禮貌的舉動沒必要再去計較。

    「去把衣服換了,鬍子剃了。」美女面無表情的瞧著有點樂滋滋的李歡。

    對於陳夢的命令式語氣,李歡不以為意,屁顛屁顛的一頭鑽進衛生間,時間不長,待李歡走出衛生間的時候,陳夢愣了愣,這就是先前進去的傢夥?

    走出衛生間的李歡一身上下煥然一新,休閑時尚的衣褲穿在身上得體合身,面頰上亂七八糟的鬍鬚沒了,濃淡適宜的劍眉下那雙眼睛黑亮靈動,挺直的鼻樑下,嘴唇厚薄適中,唇角微微上翹,一幅似笑非笑的樣模樣,不是很帥,但絕對順眼。

    李歡瞧著有些發愣的陳夢,心裡微微有些奇怪,先前照鏡子,鏡子裡面的自己很正常啊?蠻帥,她怎麼像瞧怪物一樣瞧著自己?

    「怎麼?衣褲不大合適?」李歡上下瞧了一眼,嘀咕著:「……挺合適的啊?」

    「唔……還成。」陳夢感覺到自己的失態,趕緊收回發愣的目光,她沒料到這傢夥打扮一番出來竟然這麼出眾,人模狗樣的,陳夢心裡很不服氣的嘀咕了一句。

    這時,一陣不大雅的聲音響起,發自李歡的腹中,餓了,這不雅的聲音令李歡老臉一紅,有些尷尬。

    這傢夥也知道不好意思?陳夢心裡微覺好笑,看了下窗外,時間過得真快,窗外此刻有了絲暮色,這會兒正是晚餐時間;

    「等我一下。」陳夢扔下一句話,提著大旅行箱包進了臥室。

    關上的臥室門內,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響起,不一會兒,門開了,李歡眼睛不由一亮,換下軍裝的陳夢著一襲淡黃色連衣裙,將凹凸有致的身材襯托得分外窈窕,烏黑飄逸的披肩長髮很隨意的束在腦後,再配上那張絕美的臉蛋,整個一性感美女。

    「看什麼看?還不走?」陳夢白了一眼有點色樣的李歡,帶著一陣淡雅香風擦身而過。

    瞧著陳夢華麗窈窕的身影,李歡微微搖了搖頭,心裡品評著這臨時的美貌上司,這丫頭就長了一張迷死人的臉蛋,性子卻不怎麼好。

    樓下停著一輛白色的寶馬7系車,這是軍情三處配給陳歡的坐駕,李歡坐進寶馬,撫摩著車內豪華內置,心裡有點不平衡,軍情三處的人也太奢侈了點吧?同為情報部門,待遇怎麼就那麼不一樣?以前自己的坐駕檔次可是差了老大一截。

    寶馬車一路向南,在一家環境幽雅的酒店旁停下,陳夢倒沒有虧待李歡,酒店內此刻已經有不少用餐的客人,看客人的穿著打扮,再看酒店內的豪華裝飾,這家酒店很上檔次。

    「你來點菜吧。」陳夢示意服務小姐將菜單遞給李歡。

    「那…….多不好意思。」李歡嘴裡客氣,手卻一點都不客氣的接過菜單,菜單上的花花綠綠早已勾起了李歡腹中的讒蟲。

    手指順著菜單一陣下滑,10幾個菜已經點好,還鑽挑有貴的、有特色的點,軍情三處看樣子特有錢,怎麼著也得打土豪分田地,不吃白不吃。

    「你喝什麼?」點完菜,李歡很紳士的徵求著陳夢的意見。

    「花生奶。」

    「喝什麼花生奶啊?來點酒怎麼樣?嘻,怎麼說我也是剛從裡面出來,慶祝慶祝?」李歡吞了口唾沫,眼睛卻盯著菜單上的極品茅台,1500,夠貴的,口感應該差不了哪去。

    「有什麼好慶祝的?還有,吃飯就吃飯,喝什麼酒啊?」陳夢冷著臉,這傢夥不但是色鬼,還是個酒鬼。

    「那你不喝我就喝了……」李歡不再理會陳夢,對著身旁的女服務員說道:「來一瓶花生奶,然後……給我上這個。」說完,指了指菜單上的茅台。

    「不行,你不能喝酒。」陳夢插口對服務員說道:「來兩瓶花生奶好了。」

    女服務員瞧了眼李歡,她捨不得這到手的大單就這麼飛了,1500的酒,提成可是不低。

    「喂,你不喝不代表我不喝,你什麼意思啊?」李歡不滿的瞧著陳夢。

    「什麼意思?我是你的上司,讓你別喝酒就別喝,這是紀律。」陳夢很不客氣的回了一句。

    看這丫頭的想樣是鐵了心不讓自己的喝酒,用紀律的來壓自己,掃興,李歡悻悻的瞧了陳夢一眼。

    菜很快上齊,雞、鴨、魚外帶海鮮,面對滿滿一桌大餐,陳夢狠狠瞪了眼李歡,意思很明白,吃不完絕對讓這傢夥兜著走。

    瞥見陳夢不滿的眼神,李歡只當沒看見,臭丫頭不讓自己喝酒,沒得說,化悲憤為食量,那是一點都不客氣,風捲殘雲般橫掃著餐桌上的美食。

    這傢夥的確是監牢裡面放出來的,吃相難看不說,動作還不慢,陳夢眼睜睜的瞧著滿桌的美食見少,再不動筷子,只怕連殘羹都撈不著……

    用完餐,李歡很瀟灑的招了招手:「買單。」

    「這位先生,一共消費2800元。」服務小姐很有禮貌的遞上單子。

    「單子給她。」李歡摸了摸有點滾圓的肚皮,很愜意的躺靠在椅子上,笑吟吟的瞧著陳夢,眼神裡就倆字,咱窮。

    買單陳夢倒沒有吝嗇,從皮夾裡掏出卡遞給了服務小姐,只是瞧李歡那幅自得意滿的表情實在討厭,忍不住狠狠的扔了一個白眼過去……

    ~~~~~~~

    俺以前在職場上混的時候,總結了一條經驗,當女人的身份高於男人的時候,那德行實在是不敢恭維,特別是美女,她們証明自己不是花瓶的手段就一個字,「悍!」如果你遇到這種美女上司,也只有一個字形容,「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篇 第08章 獨自去偷歡

    走出餐廳,天已擦黑,街邊的路燈已經燃亮,五顏六色的霓虹燈閃爍,華麗、璀璨,裝點著繁華的夜都市,瞧著車窗外迷人的都市夜景,李歡心中沒來由的一陣感慨,還是外面的世界好啊。

    再過一個街口就是臨時住地,看車內置CD上的時間,還不到9點,李歡瞧了陳夢一眼,忍不住問道:「怎麼?就這麼回去了?」

    「不回去幹嘛?」陳夢沒好氣的回了一句。

    「我可是今兒剛出來,怎麼著也得找點餘興節目啊?」外面的新鮮空氣還沒呼吸夠,就這麼回去,李歡著實不願意。

    「找什麼餘興節目?事情多著呢,放你出來可不是讓你在外面花天酒地。」陳夢沒好氣的回了一句。

    沒點人情味,不知道老子剛出監獄麼?李歡心裡不滿的嘀咕的了一句,鬱悶的瞥向了車窗外,車外夜景迷人,當真是無盡的誘惑。

    李歡突然瞥見街邊一家髮廊,眼睛一亮:「停車!就在這裡把我放下,有事明天再說。」

    「不行,別忘記你的身份,現在你歸我指揮,一切得聽我的。」陳夢很直接的拒絕了李歡的要求。

    「喂,你管得太寬了點吧,現在可不是什麼工作時間,怎麼說也得喘口氣吧?你停車,再不停我跳了啊。」髮廊漸遠,李歡有了跳車的衝動。

    真要跳車?唬人!陳夢輕輕的哼了一聲。

    「你停不停?不停我真跳了啊。」李歡的手搭住車門把,盯著陳夢說道:「我如果摔傷了可是你的責任。」

    瞧這傢夥的架勢說不定真要跳,陳夢有點吃不準,腳猛的一踩,「嘎」的一聲剎住了車,側過臉蛋,瞧著一臉猴急的李歡,秀眉微蹙:「說吧,你想去哪?我跟你一塊兒去。」

    「就把我放這裡得了,不勞您大架。」李歡忙不叠的打開車門,他可不想屁股後面還拽著尾巴。

    「喂,你到底要去哪?」陳夢不料李歡說下就下。

    「理髮。」下了車的李歡加快了腳步。

    「等等我……」這傢夥可是剛從監獄裡放出來的危險人物,陳夢哪放心李歡一個人在外面晃著,趕緊跟著下了車。

    「……你先回吧。」李歡頭也不回的揚了揚手,腳步放快,得把這丫頭甩掉。

    「不行……你站住。」瞧著李歡快步離去的身影,陳夢急了。

    命令無效,喊也是白搭,李歡當沒聽著似的,腳下生風,身影在街拐角一晃,沒了影。

    陳夢趕緊鑽進寶馬,啟動,車子猛的朝前,只聽車輪胎刺耳的擦地聲響起,緊接著一個漂亮的橫甩,原地掉頭,朝著李歡消失的方向追去。

    陳夢駕車追到街拐角的時候,哪還有李歡半分影子,前後不到一分鐘時間,見鬼了?陳夢不甘心的驅車在附近兜著圈子,很失望,李歡就像人間蒸發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找不著,對這個無組織無紀律的傢夥,陳夢不由一陣咬牙切齒,該死的傢夥,回去讓你好看!陳夢發洩般的腳下油門猛踩,馬達轟鳴,寶馬車帶著怨氣飆向夜色……

    拐角處的黑暗陰影中,李歡露出了身子,遠去的寶馬車屁股那倆紅點逐漸消失出視野,李歡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小樣,甩你不跟玩似的。

    李歡料準陳夢會驅車跟來,身子就貼在牆邊不動,陰影不大,卻是視線死角,她不下車那是怎麼也瞧不到,陳夢駕駛著寶馬車前後在拐角附近轉了三圈,怎麼也料不到這該死的傢夥就貼在牆根陰影處瞧著她暗樂……

    晚春的夜,夜風清爽怡人,這會兒10點不到,都市的夜生活還沒開始,街面上三三兩兩的行人不少,公路上的車流似乎也永遠都不會間斷。

    李歡下車的目的很明確,沒走多遠,先前從車內瞧見的髮廊已映入眼簾,髮廊內,朦朧粉色的燈光柔和,曖昧。店招上,美容美發的大字很是醒目,但從那有著脂粉色調的燈光中,任誰都知道這家髮廊掛的是羊頭,賣的卻是狗肉。

    透過髮廊的寬大的玻璃窗,能很清楚的瞧見裡面的內容,幾名打扮得極其清涼,極其妖冶的女郎在髮廊內或坐、或站、或搔手弄姿,媚眼兒瞧著街外的過往行人,只要過往路人朝裡面隨意一瞅,立馬就會招致幾名妖冶女郎的熱情回應,穿著超短裙的大腿立馬誇張的張開,短裙內的春光放肆的扯著有心人的眼球。

    李歡在髮廊附近轉悠著,裡面的妖冶女郎扯著他的眼球,人生苦短,混了20幾年還沒有碰過女人,以至於今早上刑場的時候,還在為自己遺憾,出來了,那說什麼都得解決這個問題,嫖妓似乎是他唯一能消除遺憾的方法,至於檔次問題已經不是他現在所能考慮的。

    李歡此刻的心跳得有點歡快,嫖妓,名聲不大好,髮廊外人來人往,面子上多少有點過不去,嫖客也不是那麼好當的,第一次幹這齷齪的肉體交易,李歡有點突破不了這心理障礙,在髮廊外的街上來回晃了幾次,就是抹不下臉皮進去。

    職業女性的眼光是犀利的,幾名女郎很快發現了在外面時不時露上一面的獵物,當李歡再次徘徊到髮廊門口的時候,幾名女郎扭了著水蛇腰迎了出來。

    「帥哥,進來玩玩……」

    「帥哥,來嘛……」

    「帥哥,包你爽……」

    身邊肉浪摩挲,胳膊處能感覺到眾女郎飽滿胸脯的磨蹭,還在猶豫中的李歡頓時險入脂粉群,奶奶的,夠開放,香風繚繞,鶯鶯燕燕好不熱鬧。

    身在花叢中,李歡此刻深覺做男人「挺」好,偷眼一瞧過往路人,路人曖昧會心的眼神令他老臉一陣發紅。

    總之是來找性福,李歡窩在一群女人堆中,隨著妖冶女郎們的拉扯,半推半就的進了髮廊。

    帥哥就是招人愛,這些職業女性自然也不例外,再瞧李歡一幅嫩雛的表情,那還不爭著接客,一個個如狼似虎,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似的。

    亂摸不得,李歡一陣手足忙亂,阻擋著一雙雙在他身上大吃豆腐的粉手,天,這些女人怎麼比自己還餓?李歡此刻感覺自己不是在嫖妓,而是被嫖,便宜被佔歡。

    正當李歡有點手足無措的時候,一個嗲得令人渾身發麻的嗲聲響起,「啊喲,都在幹嘛啊?可別把客人嚇著了……」緊接著,一陣香風撲鼻,一名打扮妖冶的成熟女人靠進李歡:「……小帥哥,嘻……放開點,別不好意思嘛。」

    隨著聲音的出現,眾女郎都鬆開了李歡,但還是簇擁在他身邊捨不得離開。

    聲音實在嗲得有味道,李歡拿眼打量著靠近自己懷裡的女人。

    女人年約30好幾,黑色連身真絲短裙,絲襪、美腿、身材噴火曼妙,再配上那張一瞧就想上床的風情臉蛋,成熟加誘惑,性感,這是李歡第一個意識,肉感,這是李歡第二個反應。

    第三個反應更加強烈,眾妖冶女郎暫時老實,但那成熟女人卻放肆起來,他已經感覺到自己下面蠢蠢欲動的傢夥被她似有似無的碰觸著,嫻熟的挑逗手法讓李歡感覺到奇妙的刺激,那玩意兒瞬間充血,昂揚……

    李歡只覺下面一陣舒爽的麻癢,觸電般的感受,這可比以前自己用手5個打1個強了N倍,刺激的感覺令他有些捨不得撥開成熟女人放肆撩撥的手。

    「嘻……好強……」成熟女人媚笑著湊著李歡的耳朵吹了口香氣,她感覺到手中的熱度與那驚人的尺度。

    褲頭形狀不雅,靠,露餡了,李歡有些尷尬,此刻是想遮掩也來不及,他已經瞧見圍繞在身邊女郎們曖昧竊笑的表情。

    再這樣下去準原形畢露不可,李歡有點吃不消成熟女人老辣的挑逗,心中癢癢,但又不得不將她巧妙撩撥的嫩手撥開,得掩飾。

    「你……你這怎麼消費的?」眼前的成熟女人應該是這家髮廊的老闆娘,得趕緊弄清楚價格。

    還真是雛?老闆娘微微愣了愣?水汪汪的媚眼兒一瞄,眼前的小帥哥沒有以往嫖客的那般放浪形骸,一般嫖客是先大佔便宜,驗驗貨,然後不露聲色的在打情罵俏之中問清價格,哪有他這樣直奔主題的,問價還那麼斯文,消費?

    老闆娘媚眼兒一轉,發著嗲:「喲,小帥哥第一次來玩啊,便宜,嘻,到大姐這裡來玩,包你又爽由滿意,想玩什麼花樣都可以……小帥哥……你想玩哪種花樣啊?」嘴裡嗲著,豐滿的身體在李歡身上蹭著,經驗老道的她已經確定眼前的小帥哥第一次幹這事。

    「誰……誰說我是第一次?我只是沒在你這裡玩而已。」李歡不願意承認自己還是黃花男,手一摟,將成熟女人的柔軟腰身摟個正著,故做經驗豐富的笑著說道:「你就說你這裡怎麼消費就成了,嘻……只要爽就成。」

    「嘻……感情小帥哥還是老手啊,大姐這裡肯定包你滿意,價格嘛…….自然也會令小帥哥你滿意,這樣,跑得快500,包夜1500,如果你還來點冰火、雙飛、毒龍鑽什麼的,全套給你打個折就1000得了,讓你不但能玩一晚上,還讓你爽上天,你看……這價格你還滿意吧?」李歡再怎麼裝也逃不過老闆娘閱人無數的眼睛,難得碰上一嫩雛,不宰白不宰。

    跑得快?冰火?雙飛?還有什麼毒龍鑽?這些專業朮語李歡聽得一個頭兩個大……

    ~~~~~~~~~

    做嫖客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得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需要語言、膽量、技巧、金錢、時間等等輔助,在夜店外徘徊,晃悠,相信哥兒幾個都有這種經歷,一個人掛單找樂子,的確需要勇氣,特別是第一次!

    忠告,目前還保持冰清玉潔之身的兄弟,千萬別走上這條不歸路……






















0.0169379711151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