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蔡太太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蔡太太





「大妹子,到我家來坐吧!」

  「不啦,改日吧……」

  「進來坐坐吧!」蔡太太死拉活扯,把卓太太拉了進去。這一帶三、四十家,

都是某航運公司船員宿舍。

  卓太太和卓文超才結婚年餘還未生育,但卓文超的船是大西洋航線,平均半年

還不能回家一次。

  這在某一方面來說,的確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至於蔡太太她先生是在一艘日本線船上服務,因觸礁沈沒,蔡先生是死亡名單

中廿七名之一。她也沒孩子, 了筆優厚賠償金,一個人隨心所欲過活。

  卓太太近來聽說蔡太太私生活不正常,甚至朝秦暮楚、熟李生張。但耳聞總是

不如眼見,有人忌妒蔡太太因她一次 了約二百萬賠償金,但又怎可眼紅,難道她

們也希望自己丈夫遭遇不幸。

  儘管卓太太不信,卻對蔡太太較疏遠。本來蔡太太好多次請她到蔡家玩,她都

藉故推開了。

  今天傍晚蔡太太硬拉之下,卓太太實在不便推就進入蔡家。那知蔡家竟有一位

客人。

  「喔!我來介紹……這位是卓太太,這位是我的表弟江福順……」蔡太太說。

  卓太太點點頭,江福順向她行了個九十度的鞠躬,而且伸出手要握手,但卓太

太沒伸手。

  卓太太發現這男人約二十六、七或者二十七、八,反正不超過三十歲,大概比

蔡太太小二、三歲。蔡太太三十一,說他是她表弟也有可能。然而,她好似見過此

人一、二次,卻未聽蔡太太稱他表弟。

  「管人家那麼多的事幹什麼?」卓太太心中告訴自己,坐一會就走。

  「大妹子,不管怎樣你今晚在這吃飯,不然就是瞧不起我。」

  「不!蔡太太,我還有事……」

  「你也是一個人,有什麼事?」

  「真的,我真的有事……」

  「別見外吧,我們是鄰居也都是吃海上這家飯的人,我嗎?也早就想交你這個

朋友,至於說我表弟也十分敬慕你……」

  她向江福順望去,他果然正微笑向她點頭。

  「這個人可真怪……」卓太太心頭一跳,不知為什麼這個男人使人產生好感。

也就是說,他笑起來一口白牙,那眼神很動人,一下子就能夠使人忍不住地喜歡上

他……

  「這怎麼可以?」卓太太心想我是人家的妻子啊,而且外界對這新村中女人的

謠言紛紛,卓太太常常警惕自己,要處處小心謹言慎行。

  「大妹子,就讓表弟陪你聊聊,我去做飯。」

  「不,蔡太太,我要走了,我真有事。」

  「卓太太,表姐是誠意留你,而我,如果你不以為冒昧,我也十二萬分希望你

賞臉留下吃個飯……」

  「謝了,江先生,要沒事我就留下吃頓便飯也無所謂。」

  「大妹子,你有什麼事?」

  「這……不便告訴大姐。」

  「大妹子,你再推三阻四的,就連我表弟也瞧不起了,人家可是規規矩矩的紳

士呀!」

  結果就被留下,由江福順陪著聊天。

  吃飯時,蔡太太要來點酒,卓太太自然不會喝酒,就連江福順也不喝,還責備

他的表姐:「表姐,女人酒還是少喝為妙……」

  「看到沒?」蔡太太說:「這可真是書獃子喝酒算什麼?我只有一個人,總要

有點精神寄托。」

  卓太太說:「要是不過量,少喝一點也不要緊。」

  「表姐要是像卓太太這樣就好了。」

  「怎麼?你敢當著大妹子的面讓表姐下不了台。」

  「表姐,真的,你要是有卓太太一半好……」

  「好了,好了,我不好!大妹子好……」

  吃完了飯蔡太太去洗碗,江福順又和她聊好久,卓太太才告辭。

  卓太太她本來十分後悔到蔡家的,但是現在出了這個門,卻又有點依依不捨的

感覺。

  她覺得江福順很討人歡心,長得不錯,又會說話,這十分寂寞孤單的女性心目

中,寂寞又增了幾分。

  第二天又遇見蔡太太,她說:「大妹子,表弟走時說要我代他向你問好,他十

分敬慕你。」

  「蔡太太……你在說笑話。」

  「怎麼?你不信?我這表弟在洋行作事,他可不隨便評論女人,我也沒聽他這

麼說過一個女人,你走後,他說你有高貴內在美。」

  「喲!我簡直要昏倒了。」

  「好!好!不信算了。」

  「我是說……我那有江先生說得那麼好?」

  「他還說,要是你沒有結婚,他一定非追你不可,他還說,他永遠也不可能忘

記你……」

  卓太太芳心「卜卜」猛跳。

  又過了二天蔡太太提一大包禮物來找她,有陳皮梅、糖果、高級 乾和十個大

梨。

  「蔡太太,這是幹什麼?」

  「別誤會,我可不會送你禮,是我表弟托人送來要我轉給你的。」

  「我不能收,才見過一次面,我怎能收這厚禮?」

  「表弟說禮太薄了,他怕太厚你不會接受,你要是不收,我可要夾在中間受罪

了。」

  「那怎麼會?麻煩你退回去就是了。」

  「退回去?哼,你要是不收下我馬上就會吃光,表弟來了還以為我沒送你,反

而留下自己吃了呢?」

  「不會的,必要時我會為你作證。」

  「……」

  卓太太冷靜下來下了決心,她以為這件事很可能是蔡太太預先安排,使她和江

福順見面的。

  「大妹子,你誠心要叫我背這個黑鍋。」

  「這不能怪我,你應知道我是不會收下這禮物的。」

  「大妹子,你不收我可要翻臉了。」

  「蔡太太,你這是強人所難,你就是翻臉我還是不能收。」

  蔡太太一看硬送是不行的,她知道卓太太讀過中學,為人正派,這方式行不通

祗好作罷。

  但又過了四天,蔡太太又來找卓太太了:「大妹子,你看怎麼樣?果然背了黑

鍋啦?」

  「怎麼?令表弟說你把禮物吃了?」

  「他說我根本沒送你,而是自己吃了。」

  「對他解釋了嗎?」

  「說破了嘴也沒用,除非你為我證明一下。」

  卓太太真不願去,因蔡家有男人自己要小心檢點。

  但蔡太太又非叫她去見證一下不可,卓太太總不能不通人情,況且,是送禮給

她而起的誤會。

  到了蔡家,又見到了江福順。他還是那麼的熱情、客氣,此時他笑起來更加迷

人。也可以說,這小子更具有男性魅力。

  「大妹子,你說這能怪我嗎?當時送你,你死也不收,我拿回去怕東西壞了浪

費,就把它吃光……」

  「好吃的說法。」

  「江先生,當時蔡太太送這禮物給我,我堅決不收我們差點翻臉,結果她才拿

回去,所以這不能怪她。」

  「這我相信,但你不知道,我表姐出名的好吃鬼,我幾乎可以想到這後果的。」

  蔡太太說:「我才不信,你如果想得到我會吃掉,你還會寄來?」

  「當然,這叫做禮貌,我的心意盡到了人家不接受,那就沒辦法。」

  「大妹子,不是我說你,都是你惹出的麻煩我要罰你。」

  「蔡太太,我可沒有犯錯。」

  「還說沒錯,表弟可沒當第三者面來罵我呀!」

  「那是你活該。」

  「好哇,你們二個人欺負我一個人,我不饒你……」

  卓太太跑到江福順身後,蔡太太抓不到,她說:「不管!我要罰你在這吃飯,

我去做飯去。」

  「不!不行呀!我有事。」

  「我才不管你有沒有事。」蔡太太出屋而去,卓太太正要跟出屋外她手臂突被

他拉住。

  卓太太心頭一陣顫抖。一個長期忍受寂寞的女人,是經不住挑撥引逗的。

  「江先生,你……」她掙著手。

  「素蘭……你不能走。」他拉得更緊,而且叫她本名,她叫花素蘭。

  一個男人直呼她的名字,聽起來更加心亂。

  「江先生,不要這樣,被蔡太太看到多不好意思?」

  「表姐不反對我喜歡你,她說也祗有你配得上我。」

  花素蘭粉臉紅了,她怕極了,但這情景不就是她所幻想的?一個廿三歲少婦結

婚才一年多,而丈夫每次離家都半年以上,她自然感到孤寂,自然也經常幻想。近

來她常常作夢,而夢中必有江福順。

  「素蘭,我愛你,真的不能沒有你,從第一次見了你,我就被你迷住,回去以

後覺也睡不穩,素蘭,我知道,你也孤單,就讓我們……」

  「不,快鬆手,這成什麼樣子?」

  「你不可憐我,我也就永遠不鬆手。」

  「我可要叫了。」

  「素蘭,我要向你發誓,我要是得不到你的愛我寧願去死。」

  「快鬆手,我求求你,被蔡太太看到我還見不見人。」

  「這樣好不好?我們到外面去不要讓她看到,更不要讓她他知道。」他忽摟住

她的腰就像耕地似,遍吻她的唇、頰、頸子。

  她的防線完全瓦解,像一團香泥似倒在他的懷中。

  這時他又在她耳邊說:「素蘭,表姐這人嘴快,還是不要讓她知道的好,你先

走,我們到旅社……」

  事到如今她完全聽他擺佈,她走出蔡家大門說:「蔡太太,很抱歉,我不能留

下吃飯,我有事要回去了。」

  然後,他們在街上會合,到旅館去開了個房間……

  他將房一上鎖,就將她迷人的身體摟在懷,低頭吻住了她的嘴唇,手也隔著衣

服撫摸著她胸前的肥奶,而她也情不自緊的伸出了舌尖,而江福順一口吸入口中一

陣吸吮……

  在熱吻中,他己十分技巧的解脫下她全身的衣物。他的嘴就滑到了她的酥胸上

,輕輕的咬著她的奶頭。

  素蘭被他這挑逗逗得慾火如焚,她不由的竟動手將他長褲脫下,那根大陽具已

高高挺起。她看得心中狂跳,又將他內褲脫下。「卜」那根青筋暴跳的陽具挺彈而

出,她看得心喜萬分。

  他一把將她抱起,放到床上。她被精光光的放到床上,她羞閉雙眼不敢正視他

。而此時,江福順已將上身的衣服也脫掉,他坐在她的胴體邊,那雙大手在她全身

上下遊移……

  他輕聲說:「好一個上帝的傑作,你真美。」

  他伏下頭來吻著她的奶房,大口大口的吸,弄得她陰戶不斷的淌出了淫水。

  她道:「唔……別吸吮了……我下面好癢……」

  他就將臉湊到她的陰唇一看,只見淫水滋滋,不斷的流出來,他就伸出舌頭舔

著她的陰唇、陰核,舔得她一陣陣麻、癢、酥,她舒服的猛按他的頭,身體一陣顫

抖。

  「唔……雪雪……舔得好……舔得妙……」

  她已被吮舔得實在受不了,屁股死命往上挺。

  她飢渴的浪叫:「好哥哥……我的好人……人家要……小穴癢死了……唔……

快……插我……快狠狠的插死我……唔……」

  他聽命的起來,又伏到她胴體上,將粗大陽具猛的塞入她滑潤的穴中。

  她舒服的尖叫:「哇……雪雪……哥哥……頂得好深呀……我的天呀……真爽

死浪穴了……哎喲……再頂深些……」

  他此時將她的酥胸緊緊的捏住,一陣玩弄。他玩了一會就將她的一腿架在自己

肩上,抱住了她那支粉腿,粗大的陽具就瘋狂的抽插。

  這姿勢使她欣喜萬分,她一手揉著自己的陰核,叫道:「哎唔……雪雪……好

哥哥……小穴癢死了……雪雪……頂重些……插深些……」

  頂了大概百餘下,她換二手揉著自己的肥奶,看得江福順慾火如焚,一根陽具

更加粗大了。

  他喘著氣說:「你這小騷貨,你這蕩婦……我插死你……」說著,更重更快的

抽插不已,頂得她浪笑頻頻,她扭著細細的腰,水汪汪的眼睛盯著他看。

  她說:「唔……好親親……我是你的小……騷貨……蕩婦……快插死你的……

騷貨……」

  江福順被她迷得色心又起,此時,他將她翻過來擺成狗爬式,讓她圓大雪白的

屁股高高 起,他跪在她的屁股後,先擁吻她肥美的屁股。

  她浪浪的催促:「好哥哥……我的小穴心空空的……我要插嘛……」

  他得意的將陽具放到穴口說:「小心喔,來啦……」話未落,陽具已盡根的塞

她穴中。

  「拍、拍、拍……」他的肚皮不斷的撞擊著她雪白肥圓的屁股上。

  她的小穴又充實了,她的圓大屁股也往後一撞一撞,期使大陽具更深深的頂入

穴中。

  他插著穴,二手在她屁股上輕摸,摸得她癢絲絲的直扭著屁股。他看得淫興大

增,一根粗大的陽具發狂似的猛頂她的小穴,手變成重重打在她的屁股上,有時用

捏著使她又痛又快活……

  如此……下下重肉!根根到底!二人已達高潮,他緊緊抱住她的細腰,將大陽

具猛干一通。

  她突然大叫:「哇……哎喲……完了……你再插下去……我就要……丟……丟

了……啊……」

  就在此時,江福順全身一抖,馬眼一張,一股精水直射而出……

  二人倒向床上,呼呼的入睡……

*            *          *

  花素蘭原是正派的女人,但在不良的環境中而被拉下了水。這完全不能怪她。

也許有人會說:「還是她的意志不堅定,要是堅持到底,誰也不會把她怎麼樣?」

  這話也對,但即使是說這話的人,在那環境之下遇上江福順這種人,也會把持

不住吧?這事就像吸大麻一樣,有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一旦吃上了甜頭,

有時一週二、三次,甚至江福順會到卓太太家睡一夜,膽子越來越大了。

  素蘭漸漸發現,江福順並不是紳士,他除了在床上能使女人服貼之外,沒有一

技之長,當然他沒有職業,更沒有念多少書。更可怕的是,有一回她在門外看到他

從蔡家出來,江福順伸手在蔡太太奶房摸了一把,蔡太太打了他一下,二人會心地

一笑。

  素蘭忙退入門內,蔡太太和江福順沒發現她。好像她突然之間掉入了雪窖之中

,從心底浮起一股寒意。她知道自己中了人家圈套,她也相信,早在她和江福順發

生關係以前,他就和蔡太太不清不白了。但她為何不吃醋,反而為江拉線?這是很

少見的反常事。

  她痛下決心不再和江福順來往,因此回娘家住了十幾天。回來那天江福順來找

她,開門一看是他,她說:「江先生,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

  「為什麼?」

  「我們都錯了,再說,我又是結了婚的人。」

  「這有什麼關係?人生在世又何必委曲自己?像你先生一出門就是半年多,人

生有幾個半年多?再說也犯不著經常守活寡。」

  「對不起,那是我的事,江先生,我已經下了最後決定。」

  「你下了決定,可是我還沒有決定。」他陰笑著,這和以前笑起來十分迷人完

全不同了。

  「碰」一聲,她把門閉上。

  「花素蘭,你以為這樣就可以丟掉我,否認我們有過這麼一段?」

  「江福順,我先生很快就回來了。」

  「那很好!」他在門外說:「卓先生回來我一定專程拜訪他……」

     *           *           *

  一周後,花素蘭的丈夫卓文超果然回來了,他是萬噸級貨輪上的二副,才三十

二歲。

  這使花素蘭既高興又暗暗擔心。像江福順這種人,很可能什麼事都做得出。

  第二天,卓文超外出蔡太太來了,由於花素蘭已知道他們的關係,就將蔡太太

這人看穿了。

  「大妹子,你怎麼啦?」

  「我不是好好的?」

  「為什麼不理我表弟了?」

  花素蘭祗是心中咬牙,卻淡然道:「蔡太太,我是有丈夫的人,你不希望一個

家庭就這麼破裂吧?」

  「喲!何必說得那麼嚴重?」

  「為什麼不嚴重?蔡太太,你要是真的把我當姐妹看待,你該檢討一下。」

  「檢討?為什麼?」

  「問問你自己吧!」

  「這是什麼話?我作錯了什麼事?」

  「如果你連作錯什麼事都不知道,那就免談了。」

  「大妹子,你真以為這樣可以甩掉他?」

  「蔡太太,你在威脅我?」

  蔡太太噴出一個煙圈,說:「大妹子,又何必說得這麼難聽?」

  「蔡太太,要不,為什麼要說甩掉這個字眼呢?女人吃了虧,怎麼能用上這二

字?」

  「話可不能這樣說,到底誰吃虧?那可要站不同立場來說,你認為自己吃虧,

有人說表弟吃虧。」

  「他?」

  「怎麼,你不信?你結了婚,說難聽些,已不完整,而表弟還沒結過婚,他是

純潔的……」

  「純潔?」花素蘭氣得笑了起來。

  「你還能笑出來?」

  「為什麼不笑?純潔的表弟居然和表姐……」

  蔡太太一怔又不在乎的說:「怎麼?你看見了?」

  「沒有看見。」

  「就算表弟和表姐那有什麼不可以的?」

  「你們是表弟和表姐的關係嗎?」

  蔡太太知道罩不住了,把煙丟下用腳大力一踏,說:「就算如此,你也不能把

我們怎樣。」

  「蔡太太,你誤會了,我根本無意管你們的事,祗是看不慣裝模作樣,冒充君

子和淑女之人。」

  「你是君子?你是淑女?」

  「我已經不是了,這都是拜你蔡太太所賜,但是,從現在開始,我不再同流合

汙。」

  「辦不到。」

  「你要怎麼樣?」

  「不是我要怎麼樣?是江福順要……」

  「要什麼?」

  「要找你的先生卓二副……」

  「找……找他?」她暗吃一驚說:「你大概對打官司有癮吧?別忘了,你有勾

引良家婦女,拆散家庭的罪嫌。」

  「沒關係,這種罪名最不容易成立,但你和江福順幹那事卻賴不掉,到旅社去

查記錄就可查到。」

  「你……到底要怎樣?」

  「不是我要怎樣?……我祗是傳話的,是江福順希望拿點遮羞費……」

  「什麼?」花素蘭的腦中「嗡」地一聲,差點昏了過去,她厲聲說:「一個大

男人要向女方拿遮羞費?」

  「當然,這和別人不同,你是舊貨,福順是沒結婚的處男。」

  「哼!」花素蘭輕蔑說:「什麼處男,簡直是男盜女娼,無恥之犬,回去告訴

他我不怕。」

  「真的嗎?」

  「我在逗著你玩嗎?」

  「好吧,孩子哭抱給他娘,我回去把這話轉達給他,這一切由江福順自己來決

定吧。」

  兩天後的正午,花素蘭正在做飯,有人按門鈴,卓文超去應門。

  「請問你找誰?」

  「你就是卓先生?」

  「不錯。」

  「我是隔壁蔡太太的表弟,我來收會錢,我叫江福順……」

  「會錢?」卓文超心想太太參加了會,這也是好事,他說:「是內人參加你的

會?」

  「是……是的。」

  「那就請進來吧,祗是內人沒提過這件事……」

  這二天花素蘭提心吊膽,怕蔡太太和江福順會出花樣,所以卓文超外出開門她

在廚房門口傾聽。乍聞竟是江福順口音,她的一顆心差點跳出來。繼而聽說他要來

收會錢,不由大驚不知如何是好?

  她和卓文超是戀愛而結婚,夫妻本十分和樂,祗因丈夫職業使她太孤寂,加上

魔鬼的勾引而失足。事到如今,她祗想盡量隱瞞丈夫,然後加倍設法補償自己的丈

夫。她承認自己對不起丈夫,卻也深信當初是他和蔡太太合作誘她上勾。

  這時聽到丈夫和江福順往裡走,她要是地上有洞也會鑽進去。

  不一會客廳中傳來卓文超的聲音:「素蘭……素蘭……」

  「什麼事啊?」

  「江先生來收會錢啦。」

  「喔……」她急得直問自己:「怎麼辦?怎麼辦?」

  停了一會,卓文超又來叫一次,還聽二人在客廳高談,卓文超間江福順:「江

先生在那裡高就?」

  「嗯!小弟在保險公司作事,卓先生在船上作二副,一定很刺激吧?」

  「幹那行怨那行,干了十多年海上工作,真是膩了,可是改行又談何容易啊!

……」

  「是啊,隔行如隔山改行真是件難事,小弟也想改行,考慮再三也不敢輕易嘗

試。」

  花素蘭咬咬牙,到客廳去吧,這件事遲早要揭開的。祗要姓江的不放手,憑她

想遮遮蓋蓋也瞞不了卓文超。

  她像走上死刑場的心情差不多,還沒有進入客廳,那魔鬼已看到了她,而且立

即站起來:「卓太太,早知道你忙著做飯,我明天來也可以。」

  「喔!不要緊……」

  她本想揭開,讓丈夫來決定夫妻是否繼續下去。卻沒想到他竟說出這話,祗要

跟他表演,也許丈夫看不出來。

  「這個月陳太太標了兩千七,你拿兩萬七千三就行了,早知道這麼便宜就能標

到,有好幾個太太都想標呢!」

  她不出聲,這等於江福順要兩萬七千三的「遮羞費」,顯然是給她下馬威,也

等於一次警告。如不給,他可能在丈夫面前透露。這也等於他為她帶路,要她這麼

走。而她卻又是一個外弱內剛的女性,她咬咬,偏偏不跟著他的方向走,她冷冷地

說:「今天手頭不方便,明天給你送過去。」

  「這……也成。」江福順站起來告辭。

  卓文超在一邊發現太太的神色十分冷淡,感到不解。如果她根本就討厭他,為

什麼人家來收會錢,太太以這態度對人?記得太太過去不是這樣的。

  花素蘭出去送江福順時,卓文超技巧的聽到了他們的交談,他的五臟都翻騰出

來。但他一點也不露聲色,卻暗中查看。

  第二天上午,花素蘭上了菜場,卓文超來叫蔡太太的門。

  「喲!是卓先生,快請進來。」

  卓文超也不客氣登堂入室,蔡太太不是個好貨,見卓文超也是一表人才,而且

比小江更健壯。竟未問他來意,卻眉來眼去的挑逗,而他也順水推舟,半小時後水

到渠成,二人進了臥室。

  蔡太太將豐滿的身體緊緊纏在他身上。而卓文超對她也不客氣的上下 攻,將

她紅色的洋裝脫了下來,她也自動將餘下的裝備解除,精光光的躺在床上擺個迷人

姿勢。卓文超也三二下的將衣物盡除,那根粗大火熱的陽具高高翹起,她看得喜不

自勝。

  她歡呼道:「卓先生……你的東西好大呀?」

  卓文超將大陽具放到她唇邊問:「大!好不好?」

  她聞到男人特有的味道,心裡一陣狂跳,呼吸也愈加的喘急起來,她將熱氣吹

在龜頭上說:「大!好是好,但我怕吃不消……唔……」

  她的話說不下去了。原來卓文超將大陽具已插入了她嘴中,她也就順勢大吸大

吮起來。吮得他慾火高漲就用一手磨著她的陰核,磨得她騷癢難耐,一雙腿分得好

大好開。

  她吮得更加起勁,一會她喘氣說:「卓先生……我癢死了……快插我……」

  卓文超故意說:「我怕你吃不消啊……」

  說著,他將大龜頭在她穴口上亂磨,而她陰穴則猛挺猛湊,「卜」一聲大陽具

已滑入了大半。卓文超也順勢全根插入。她眉開眼笑一會,又馬上假作吃不消的模

樣。

  她說道:「哇……太大啦……我真怕吃不消……」

  她的嘴雖這麼說,但肥大的屁股卻團團轉起來,並將陰戶一挺一送的配合著他

的抽插,他看得心裡直好笑,就故意將大陽具退出大半,祗留下三分之一在她的陰

戶中。

  她難耐的問:「好人……你怎麼不全頂進去……我癢死了?」

  「我是怕你吃不消……」

  「不……我吃得消,真的……我恨不得你將小穴插死……」

  卓文超將大陽具全根插入她穴中,就一下重似一下的狂幹不已,幹得她爽得兩

腳亂抖……頂了九十餘下,她被他拉到床邊,將她兩腿高高提起,一根粗壯的陽具

毫不留情的猛干她的穴心。

  她兩個垂大的奶子直抖不已,一張嘴張得好大,直喘著。

  「唔……好人……我的大陽具哥……你這樣插我……我會爽死的……嗯……好

哥哥……唔……」

  這女人可真騷,她此時兩手狂捏自已的奶房,就好像那奶子不是她的,一點也

不痛似的。

  卓文超看得淫興大增,又將她翻了過來,讓她趴在床上,將大陽具向她的穴一

頂一陣狂干,並狂捏她二個鬆軟的大奶子。

  她叫道:「哎喲……卓……你就是頂死我……我也是願意……好人……你真能

干……已經頂了我……四十五分了……你仍然……那麼的勇猛……哎……喲……爽

啊……」

  卓文超粗魯的玩弄她,一會在她的肥屁股上猛捏、亂抓,但她卻舒服得直往後

湊。

  如此……

  你來我往二人纏戰不休,結果她覺得江福順雖比卓文超年輕三四歲,卻不如卓

文超的善戰。

  所以二人分手時,還訂了下次約會之期















0.0172991752625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