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夫妻淫亂實錄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夫妻淫亂實錄





第一章 妻子的前度男友
  我是一個不善于表達感情的人,對于夫妻間的親熱也覺得難爲情。所以平時
有外人的情況下我總是一本正經規規矩矩拒絕她的親昵動作,讓妻老以爲我不愛
她。
  我總覺得,愛應該在心里。每天挂在嘴上的「愛」也許並不都是真的愛,那
些油嘴滑舌的花花公子不是常常說這個字嗎?但是,他們有幾個是真心的?
  但妻顯然不這麽看。
  在和妻談朋友時,可能因爲對她不夠關心,讓她曾經在我和另一個男人之間
搖擺不定,並投到過那個男人的懷抱。
  這個男人我見過,妻的同事,在同一個辦公室,廣東人,瘦瘦的,個子也不
高,戴副小眼鏡,嘴巴比較大,說實在,長得有點對不起觀衆。
  我也從側面打聽過,他比我大好幾歲。或許有倆臭錢,加上仗著本地人,挺
能忽悠女孩子的,聽說已經和妻公司好幾個不懂事的小女孩扯不清了。
  妻常說我不關心她的時候,總提起那個男的怎麽用蛋清加蜂蜜讓她敷脖子上
的皮膚病。但那時我挺自信,並不太在意,一是因爲我們已經上過床了(現在看
來自己那時其實很幼稚),二是我不相信她會弱智到上這樣的當。
  但妻那時最終沒能禁受得住花言巧語的誘惑,在我偏偏不適時宜的出差兩個
月時,躺到了那個男人的身下。
  那段日子用黑暗來描述一點都不過份,相信遭遇過失戀或者愛人變心的朋友
都可理解。
  只說幾件事,就可明白我當時所有的心情。
  我每晚要吃兩片安眠藥才能入睡。
  上班有時忍不住跑到廁所里哭,有一次在樓頂哭得頭暈目眩,差點一頭栽下
去。
  提著菜刀到那個男人宿舍找她,把薄鐵皮門砍了個洞。
  在妻的宿舍下面等她一夜,雨也下了一夜,沒打傘。

  我雖然心灰意冷,但並沒有坐以待斃、無所作爲,和那個男人拼起了耐心、
細心、愛心、雖然這不是我的強項。
  我寫了一本日記,在后來準備結束時送給妻。可惜,在一次發現妻又到那個
男人那里后,我將所有我送給她的東西,鞋子、衣服、包括日記要回,當著她的
面扔到垃圾桶里。其中,有這樣一首酸酸的詩:
  今天來了位婦人
  她是個熱心的、好心的阿姨
  知道了我的近況
  溫言將我安慰
  我盡量顯得無所謂
  希望她看見了不會太難過
  或者太可惜
  我喜歡聽她說
  你是個好的女孩子
  可是她也許不知道
  我卻不是個好的男孩子
  不會浪漫
  不夠溫柔
  也不能分擔
  愛人的憂愁
  任何一個女子跟了我
  都不會感到幸福
  你當然也不會
  盡管在心里
  我仍是這樣熱烈地
  想著你
  妻的閨中朋友幾乎一邊倒傾向我,講實事擺道理替我做說客。但妻卻總是在
我和那個男人之間舉棋不定,暗地里和他同時保持關系。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諒她,她也一而再、再而三的爲這個男人背叛我,但
最終我們還是走到了一起。說實在的,最后一次答應原諒她時,我是下定了毀滅
她的報複決心。
  事情的發展出乎我的意料,她對我的好及兒子在她固執堅持下降臨,不僅讓
我下不了抛棄她的決心,甚至爲了給兒子一個適當的身份,我還催促她辦理了結
婚證。之后,我們從不提她的從前,害怕彼此傷害。對我們來說,彷佛從沒發生
過那樣的事情。
  我們的性生活趨于平淡,但我們從沒停止做過,除了曾經三次短暫分開,我
們在一起的日子幾乎天天都做。
  有一些日子(現在也還是),在網上我只浏覽淫妻類的文章,幻想妻子
被別的男人操得死去活來,尤其是那種特別粗長的雞巴,青筋暴起,通體油亮發
黑,在妻子淫汁橫流的肉穴里捅進抽出,刮翻著穴內嫩肉,真的讓自己欲火高漲
堅硬如鐵。
  記得再次提起那個人是我主動的,那是一次例行公事的做愛。
  我狠狠將整根雞巴捅進妻子的陰道中,爲將要提出的問題興奮得有點發顫。
妻子感覺到我的情緒,拱著身子熱切地響應著我。
  「爽不爽?」我喘著粗氣問她,快速而猛烈地抽動著。我不希望在她十分清
醒的情況下問她這個問題,避免尴尬,也不容易動氣。
  「爽……爽死我了……啊……哦……操死我了!」妻子有點語無倫次,神情
有些迷亂。
  「爽……是吧?……比他操得爽嗎?」我清楚地聽到自己的喉嚨「咕噜」一
聲,艱難地吐出這句話,同時抽插的速度明顯快了一些。
  「比他操得爽……啊……」妻子興奮的回答,沒有任何猶豫或者羞愧,干脆
得讓我有些心痛,而且,我感覺到了她陰道壁的收緊及顫抖。
  「是不是已經把我和你那野男人比過很多次了?……干死你個騷貨……」我
興奮地帶著報複的心理狠狠捅了她兩下。媽的,我還沒提哪個人,她都已經想到
他了,肉洞還那麽大的反應,八成以爲現在插在她騷屄里的是別人的雞巴。
  妻子沒有覺察我的變化,淫蕩地呻吟著:「好爽啊……老公,你現在最厲害
了……操死我了……嗯啊……快點操……」
  「誰的雞巴大?」
  「你的……」
  「誰操得你爽?」
  「你操得爽……」
  「他操得不爽嗎?」我將妻子的兩條腿架在肩上,雞巴連續三次長驅直入,
盡根沒入淫水泛濫的陰道內時,前挑后撞,頓時攪得水花四溢、淫聲連連。
  妻子吃力地張著嘴,斷斷續續地說:「不爽……啊……爽……爽……死……
了……」
  「他操得你也這麽爽?」我又一次將雞巴從那溫熱的陰道內抽離,然后就像
工地上的打樁機一樣又猛然直直插回去。
  妻子舒服得「哦」了一聲,淫叫著:「他操得不爽,一點都不爽……老公,
你操得爽啊……老公……我離不開你……啊……」她奮力地想擡起頭伸著雙手想
抱我,但我沒有放開她的腿,最后她無助地像哭一樣「哦哦」叫著,雙手從左右
兩邊把兩個白肥的乳房不斷也緊緊擠壓在一起。
  「他操得不爽,你還讓他操那麽多次?啊,你個騷屄,就那麽欠操嗎?」
  「我鬼迷心竅……老公……我再也不讓別的男人操我了……我永遠就要你一
個……啊……老公……我的騷屄……啊……是你一個人專用的……爽……」
  「你的騷屄都被別的雞巴操爛了,還說是我專用的?」我夾雜著有些變態的
快感瘋狂地上下坐落著屁股,每一個暢通的貫穿都是那麽痛快,都是那麽淋漓。
  「難道你老公……就只能專用爛屄嗎?嗯……操……操死你個爛屄。」我喘
氣都有些不順暢了。
  「……」妻子的雙腿被我壓到她胸前,整個屁股高高懸起,身體呈U型,在
我快速的沖擊下,已經上氣不接下氣:「哦……我的……騷屄……是被你的……
大騷巴……操爛的……操爛了……啊……操死了……」
  我有些續不上力,腦袋缺氧似的有些空白。這兩年幾乎沒有什麽體育鍛煉,
身體已經大不如前,從插入到現在至少有四十五分鍾了,這種劇烈的活塞運動太
消耗體力了。
  我分開她的雙腿,然后整個身子覆蓋在她熱力散射的的溫軟肉體上。像以前
做愛我累了一樣,妻子摟緊我的背部,收攏雙腿,在她天衣無縫的配合下,臀部
的挺落沒有絲毫停滯,只是每次的貫穿沒有剛才那樣徹底、凶狠。
  我喜歡在體力不支、妻子又沒滿足的時候采用這種男上女下覆蓋式的傳統方
式。除了臀部的運動外,全身都可保持在一個放松休息的壯態中,雖然這樣會被
妻子懷疑有偷懶或例行公事的嫌疑,但同時她也是很喜歡這種方式。
  妻子從剛才的狂風暴雨中慢慢回過勁,心疼起我來:「老公……休息一
下……休息一下再搞嘛……」像條勃發春情的蛇一樣纏著我扭動著。
  我確實有些累了,伏在她身上不動。妻子立即像八爪魚一樣雙腿絞在我的屁
股上,雙臂緊緊摟著我,生怕我的雞巴脫離她的陰道,下面的肉腔律動著,時緊
時松地咀噬著我的肉棒。
  我用臉頰磨著她的耳垂:「你們有沒有操過一百次?」我很驚詫自己變得這
麽開明大方了,記得第一次知道她在那個人那里過夜的時候,我是懷里揣了一把
菜刀找上門的。而現在,除了聲音興奮得有些變調外,我沒有任何怨恨別人的意
思。
  「嗯,討厭……」妻子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下,扭捏起來。
  「有沒有嘛?」我的屁股動了起來。
  「沒有……」妻子摟得我更緊了。
  「那有多少次?」
  「……」妻子似乎在猶豫著。
  「老婆,你說嘛,我不會生氣的。」邊說邊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四……五次……啊……」在我肉棒的威逼下,妻子又進入狀態。
  「肯定不止五次,你給我老實交待!騷貨,干死你!」親口從她口中說出,
我既興奮又有些憤怒,狠狠地捅著她。
  「真的……沒有超過五次……啊……好爽……快點插啊……老公……」
  「我不信。」我停下來不動:「不說實話,我不搞了。」
  「真的老公,就五次……求求你,快點操,操我啊……老公……我受不了了
啊。」妻子咬著牙忍耐著,渾身滾燙。
  「是你自願的,還是他強迫你的?」我當然知道是她自己進了人家門還上人
家的床,但我還是希望聽到她說出另外一個結果。
  「……」
  「你自願的……是不是?」
  「……」
  「是不是?」我把雞巴抽離至她陰道口,又停下了。
  「是……」她趕緊用雙手去摟我的屁股。
  話音沒落,我就猛然一下插進去:「你個臭婊子,竟然掰開騷屄叫人家操!
老子今天非操死你……操,非把你的臭屄操爛……還敢不敢叫野男人操?嗯?」
我發瘋似的快速抽動著。
  「不敢了,老公……我再也不敢……叫野男人操我了……你一個人都快把我
操死了……爽死我了……啊啊……屄心子都操爛了。」妻子弓著身子,頭部不停
在擺動著。
  我再也撐不住了,一股強烈的快感已經不可阻擋地湧上腦間,我用雙手牢牢
地捧著她不停擺動的頭部,屁股用盡全部的力氣向她下面撞擊著。
  一下,兩下,三下,最后深深插進去:「我射……射……嗷……嗷……」我
抖摟著,腦袋再次空白,失去意識,一下,二下,三下,隨著肉棒幾次無比強勁
的勃動,一股股精液像火山一樣噴放,「滋滋」地打在她的陰道壁上。
  妻子張著嘴卻發不任何聲音,只是不斷地吞著口水,喉嚨里不時地「咕噜」
響。
  劇烈的高潮持續了近一分鍾,我才無力地癱軟在妻子身上喘息著。妻子像八
爪魚一樣死命地把我摟在她懷里,嘴里一邊「老公、老公」地淫叫著,一邊在我
臉上到處狂亂地舔著。
  每次遊戲結束,我都想快些躺下休息,可妻子總不想那麽快放過我,不但不
許我馬上從她陰道里抽出來,強迫我爬在她身上抱著她,還要跟她說會話才算了
事。
  待到她的高潮平息后,我屁股擡了擡,從她濕滑的肉洞里拔出肉棒。妻子不
情願地松開手腳,我才得以翻身平躺在床上,濕淋淋的肉棒竟沒有疲軟,依然直
直地挺立著。
  這種情況並不多見,以往精力特別旺盛的時候射過后也會這樣,但今天顯然
例外。
  妻子似乎也累得不輕,沒有如往常起身擦拭下體的狼藉,嬌懶地平躺著,高
聳的乳房隨著逐漸平緩的喘息起伏著,面如桃花般绯紅。
  幾次不經意的眼神交流,做愛時的毫無顧忌、口無遮攔讓彼此都感到有些難
堪和尴尬,妻子就沒有像往常那樣再纏著我說話,翻身背對我而臥。
  沒有了面對面的直接壓力,我們都又沈浸在剛才洶湧澎湃的激情回味中。以
往我不願不想提起這個話題,並不全是我胸襟大度,因爲我做爲受傷害的一方可
以從妻子一生中的內心深處得到一份謙疚。我不提,妻子當然就更不會自揭短處
了。這個禁忌今天被我主動打開,意想不到的是不僅沒對我們兩人的心理制造障
礙,反而使我們平淡如水的性生活重燃激情。
  我們太久沒有這樣瘋狂地做愛、享受了。
  看看妻子側臥著凹凸起伏、滑如錦鍛的腰身,我的心里充滿愛意。翻身過去
摟住,妻子擡了擡頭,左臂便從她脖子下面伸過去握住她的一只大乳。
  該面對的始終都要面對,我扳過妻子的臉對著:「舒服不舒服?」
  妻子閉著眼忸怩:「舒服……」
  我對著她的嘴吻了下去,她掙扎了幾下便接受了,並更熱烈地啜吸著我的口
水、舌頭。
  好不容易才掙脫,妻子如絲媚眼充滿款款柔情,眨巴著注視著我:「老公,
我好舒服。你呢?」
  「我也是。」我慢慢地撫摸著她說:「……說說他是怎麽做的,好不好?」
  「說什麽呀……」妻子嬌羞地把頭往我懷里鑽,「不都一樣嘛,有什麽好說
的?」
  「說說嘛,沒事的。」我慫恿著:「事情都過那那麽久,我早看開了。」
  「真想通了?一點都不恨我了?」妻子揚著臉問我。
  「真的,想通了,就當老子的自行車被賊偷去騎了一圈又找回來了嘛!」我
笑說揶揄道。
  「你才是破自行車……」妻子嬌羞地在我腰上搗了一下,回嘴道。
  氣氛活絡起來,我們就慢慢地說著她和那個男人的事。
  我問她,他操得爽不爽?怎麽做的?誰在上面?有沒有吃過他的雞巴?一旦
放開,她也沒了什麽顧忌,問什麽答什麽。自始至終我們都沒提到那個男人的名
字,但都心照不宣。
  她說他那東西非常大,很長,跟個驢雞巴似的,每次都插得很深,從沒有完
全插進去過,沒有和我做得這樣舒服,因爲他插得她有些痛。姿勢也只有一個,
他在上面,他做的時間很長,有時能搞一夜,她摸過他的雞巴,但沒有吃過,他
也只在她的陰道里射過,不像我,到處射。
  問答的過程我們都很興奮,讓妻子翻身背對我,就又插進的的肉洞里。
  我又問她,是他的大雞巴好還是我的小雞巴好?她說大的也有好處,比方說
她喜歡在高潮過后讓我抱著她從后面再插進去睡覺。因爲我的比較短小,做過后
硬度不太好,勉強插進去動一下就會滑出來。而他的就不會,插進去一夜都不會
掉,而且也不會軟。
  她說他們真的一共只搞過五、六次,沒有我想象的的上百次那麽多。
  聽妻子說著她姘夫的偉岸,想象著那鳥黑粗長的雞巴在她自願敞開的肉洞里
肆無忌憚地進出,妒火和欲火交替迸發,燒得我的肉棒堅硬膨脹,拼了命一樣的
在她陰道里插弄宣泄著。
  最后妻子在我瘋狂的操弄下達到第三次到高潮,我也一泄如注,精疲力竭。
完事后,妻子溫情款款地說:「我還是喜歡你的,不大不小,正合適我,搞得我
爽死了!」
  對于妻子的說辭,我也有點相信。
  大概半月后的一次女上男下的做愛對話中,讓我半信半疑起來。
  當時她抱著我的脖子跨坐在我腿上,屁股一下下擡起落下,深吞淺吐,落下
將我的肉棒緊緊扣住時,還會前后磨動兩下。她吐著氣說:「插得太深,屄心子
都麻了,爽死我了!」
  我狠捏眼前的兩只豐乳問她:「插得深了好,還是插得淺了好?」
  她說:「深點好。」
  我問她:「他插得深還是我插得深?」
  妻子如實回答他插得深,我打了一下她的屁股,醋意十足:「那你還說他操
得不爽?臭婆娘,寒碜你老公是不是呀?」
  妻子被揭短似的嬌羞地把兩坨乳肉壓到我的臉上使勁蹭著:「他插得太深,
只知道痛,哪里會爽嘛?」
  我兩手抓住她的兩片臀肉,使勁地把她往我肉棒上壓:「你沒有讓他不要插
得太深嗎?」
  「他喜歡,我有什麽辦法?」妻子旋動著豐臀,下體的結合部一片泥濘。
  「小騷貨,舍命陪姘夫啊?!我看你是犯賤,欠屌!是不是?」我擡起屁股
狠頂了她一下。
  妻子沒有防備,身體被擡高,「啵」的一聲肉棒脫離陰道,落下時卻沒能對
準洞口再插回去,肉棒滑到她的屁股后面。
  妻子「哎呀」一聲,伸手下去抓住了滑膩的肉棒,對準她的洞口,「撲滋」
一聲又坐了進去:「想跑……我還沒爽夠……」
  「沒爽夠,那你去找你的大雞巴姘夫啊!真是賤屄不長毛……」我狠狠地頂
著她,帶著些醋意和隱隱的期待罵她。
  「我就要你的,你的最適合我。」妻子毫不理會地狂動著,磨得我的下體隱
隱作痛。
  我不再說話,兩手捏著她的臀肉,使勁地拉進推出。
  禁忌一旦打破,再做愛時,我們經常提到這個男人,每次都會讓我們興奮瘋
狂、堅硬刺激、淫水飛濺。
  我問她還想不想嘗試一下大雞巴的滋味,她說有點想。我說:「那你就去找
他,讓他再操一次。」她說:「不行,我不會再跟那個男人做了。」我說:「沒
事的,反正操都操過那麽多次了,多一次少一次我也不計較那麽多了。」她還是
堅決不同意。我還保證不會嫌棄她,還會更愛她,她也沒答應。
  我不知道,如果她真的答應了,我是不是真的會像我承諾的那樣,給她放水
洗澡,給她噴灑香水,幫她梳理陰毛,幫她穿戴性感內衣和高貴得體的職業裝,
然后送她走出家門。
  沒有戴過綠帽的男人可能永遠不會有這樣的感受,那種醋意和刺激交織的感
覺會燒得你無法呼吸,心痛發狂,卻又欲火高漲。
  真的,無論在什麽情況下,比方說嘔氣、親熱、聊性的時候,只要妻子一提
到她那個男人的大雞巴,我就會迅速勃起,欲火焚身。妻子也很驚訝,在她
需要而我沒有性致的時候就拿這個來刺激我,結果屢試不爽,次次弄得她癱軟求
饒我才罷休。
  但是,她堅決反對再和那個男人有任何關系。我在略微失望之余頗感慶慰。
真的要是同意了,兩人再在一起,誰又能保證他們不會舊情複發、食之知味呢?
況且那個男人還沒結婚,我想任何女人都不會視若無睹的,不管是不是因爲自己
的原因。
  妻子比我理智,沒有因爲貪欲而去冒險,我們的兒子如此可愛,家庭如此美
好,爲什麽要去破壞呢?






















0.011060953140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