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我的乾媽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星期五的下午,我騎著上研究所後買的EVO騎到大學附近的別墅區,
看到孰悉的背影,是張阿姨正提著菜籃和附近的鄰居陳太太在路上聊天,我慢慢地將車騎到張阿姨旁,陳太太馬上打來招呼。

陳太太:嘿,這不是小豪嗎?今天沒課阿。
我:對阿,陳阿姨,今天下午沒課,剛好「頭有點癢」想請張阿姨幫我洗一洗。
陳太太:喔,看來張嫂功夫不錯的樣子,哪天我也請張嫂幫忙洗個頭。
張阿姨:陳嫂阿,你別忙,還聽這小鬼頭的話呢,是他看得起,每次「洗完頭」哪次不是弄得一身濕啊,哈哈。
陳太太:唉呦,你哪的話,好啦,我得回家睡個午覺,晚上還得打牌呢?
張阿姨:那陳嫂你慢走阿,晚點再去你那湊一桌,再見。
我:陳阿姨,再見。
陳太太:張嫂那就晚點見啦,小帥哥再見。
看著陳嫂扭動著妖媚的屁股,搭配那紫色窄裙還真是夠騷的,原本就是挺著老二一路騎過來的我,現在感覺褲子快撐破了。
我:媽,頭癢死了,好想你啊。
張阿姨:媽也想死你的,快進來,媽幫你好好的「洗個頭」。

沒錯,「洗頭」是我跟張阿姨的通關密語,代表我的龜頭該讓阿姨洗一洗了。
一進張阿姨家的玄關,我馬上就把褲子解掉,露出脹紅硬挺的老二。

我:媽咪,我快脹死了,先幫我解解火啦。
張阿姨:你這小人精,老二每次都這麼大真是要死啦。
話一說完,立刻熟練的解下牛仔褲,把那滿是口紅的嘴唇吸附到硬挺的老二上,不時發出啜、啜、啜的口水聲,右手套弄著,左手搓揉我的睪丸,
很快就我站不穩了,跌坐在地上,張阿姨則順勢跟著我身體移動,嘴巴一點都沒有想要離開我的陰莖,反而更用力吸允著。
我:媽,你都五十幾歲了怎麼還可以這麼淫蕩的吸著年輕人的老二啊。
張阿姨:呵,要不是你啊,我哪知道我會這麼欲求不滿,話說完繼續口交。
我也情不自禁地抱著張阿姨的頭,把她的嘴當成小穴在幹一樣,只見她努力地承受老二深入喉嚨的撞擊,同時卻又大力地吸允,很快的精子們就開始不安分了。
我:媽,要射了要射了。
張阿姨:啊..哈..寶貝小豪,把精液都射進媽媽的嘴吧,媽要熱熱的喝兒子又濃又腥的精液,都吞進肚子裡。
天啊,這話聽了誰受的了,馬上一股爽快帶著顫抖的快感,把所有精液無接縫的注入到張阿姨的嘴哩,這騷婆也熟練地隨著一股一股的精液,一口一口地吞進,都快升天了我。

我:呼..爽翻了我的天,媽的嘴還是那麼厲害,騷透了妳。
張阿姨:臭小鬼,等會換你喝我的,媽先去把下面洗一洗,你上床去等我嘿。
二話不說,光速飛奔到臥房,想說先躺床上休息一下,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什麼? 你問我為什麼要叫張阿姨稱媽,這故事說來話長,
那時我還在念大學,交了一個可愛的女朋友,除了念書,也常常帶女朋友出去玩,上旅館嘿咻,直到後來乾脆一起在外面租房子,
幾乎就是三天兩頭都在打泡,但為了不讓家人覺得我們荒廢學業,功課倒也是顧的可圈可點,後來我考上研究所,
女朋友回南部,準備回家裡附近親戚的店裡做會計,畢業之後自然也就分隔兩地,由於車票也是筆不小的開銷,
有時手頭緊(家人也管得緊)也只能每個月來找我個兩三次,我則是常常被鎖在研究室裡,頂多每個禮拜有兩三天下午比較有空,
有一次女朋友跟家人出國順便辦業務,一去就是2個多禮拜,跟女人做愛過的我怎麼能忍受總是靠五指姑娘發洩呢?

精蟲奔腦的我為了避免打手槍到精盡人亡,決定騎歐兜賣出去透透氣,繞著繞著就騎到了離學校附近不遠的一條老街,
奇妙的老街前面是市場頗為熱鬧,但是後面就人煙渺渺,騎著騎著突然看到了一間老舊的「冰室」,挖塞,這幾零年代的東西,
傻呼呼地還以為裡面有賣喝的,便停下來看看,裡面有兩三位阿伯阿姨正在聊天,
一位阿伯向我走了過來說到:肖年耶(年輕人)來鬆一下嗎?
我:什麼鬆一下?按摩嗎?會不會很貴?
阿伯:不會啦!阮家齁技術攏金鶴,近來跨賣(我們這邊的技術都很好,進來看看)。
然後我竟然就跟著進去看了,阿伯拿著一本貼著大頭貼的名冊給我,叫我選一個,打開一看竟然都是四、五十幾歲的歐巴桑,
我以為是推拿按摩,想說找個看起來比較「年輕一點」的,便看上了一位感覺滿端莊的太太。

我:這個好了。
阿伯:這位是...阿葉喔,她最近生病捏,換一個好不好?
OS:幹,就她最年輕了,硬是要我找老太婆就對了。
我:其他的看起來都比較有年紀耶,有沒有跟她(阿葉)差不多的?
阿伯:ㄟ...要找跨賣捏(要找看看)....啊∼我問看看你等一下。
阿伯拿起手機撥了電話:張嫂啊,你要不要兼差賺一點,蛤∼我知道你不做了,可是阿葉生病啊,幫忙一下啦,喔,賀賀賀,等你啦。
阿伯:肖年耶(年輕人)你等一下,坐一下。
等了大概有10幾分鐘,門口來了一位身材滿好的阿姨,她就是我口中的媽,(認乾媽的意思),她叫做張曉晴。

這位張阿姨跟門口的阿伯講了幾句話,便走了過來。
張阿姨:年輕人,我們進去吧。
我:喔,好...摸摸鼻子跟著進去。
然後我們進了一間燈光昏暗的小房間,裡面有張雙人床,梳妝台上擺著瓶瓶罐罐(我以為是按摩油),鎖上門之後,血脈噴張的就來了,
那位張阿姨開始脫起衣服,先是脫下裙子,解開襯衫,黑色蕾絲的內衣與半透明的內褲映入眼簾,我眼都看呆了,老二就不用講,三秒鐘就升旗唱國歌。
張阿姨:年輕人,看傻了你啊,快脫衣服啊。
我:不...不是按摩嗎?
張阿姨:按摩? 那我可不會喲。
我:那...這裡是...
張阿姨:就是你們俗稱的應召站,傻了你。
我:挖∼那收費不就很貴(心想慘了)...
張阿姨:外面不是都有公定價嗎?  一節一千五。
我:還好還好...(呼...)
張阿姨噗哧的笑了出來,似乎沒見過我這傻裡傻氣的男孩子。
張阿姨:你打哪來的啊,今年幾歲?
我:22歲,在附近的大學念研究所。
張阿姨:喔,那還滿厲害的啊,怎麼書不念跑這來了。
於是我就把我只剩五指姑娘陪我以至於騎車繞街的事情說給她聽。
聊著聊著便聊到了張阿姨,

張曉晴,今年51歲,雖然有著跟一般婦人一樣微凸的小腹,但乳房滿大的,雙臀也是緊緻翹嫩,要是看她穿緊身衣服,通常老二都會很不聽話。
張阿姨年輕就在這間冰室當小姐,後來跟某位熟客生了一男一女,才知道對方已有家室,不肯娶她為妻,但願意提供贍養費。只是給著給著,
持續不到兩年就聯絡不到對方了,辛苦的她除了一手扶養兩個孩子,直到孩子成年後出去工作了,她也就不再冰室做了,不過偶爾還是會回來泡泡茶,跟老朋友聊聊。
而最近幾年,因為孩子都出國做生意,所以張阿姨幾乎都是一個人獨自在家,至今也已經七、八年沒接過客人了,
今天算是特例,尤其是在這行已經沒落的情況下,竟然還有像我這樣的年輕人進來(當然我是誤打誤撞年少無知),實在罕見。
我們兩個忘我地聊了許久,突然聽見阿伯在門外喊:肖年耶,要加時間嗎?
我猛一看手錶,挖靠...我們已經聊掉一節的時間了,這下虧大了,但老二又還沒發洩到,還好今天前有帶夠,再加一節吧。
於是跟阿伯講好再加一節時間,這下得要好好把握了。

回到床上,張阿姨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年輕人,抱歉啦,好久沒有跟別人聊這些了,一不小心時間就沒了,後面的時間讓阿姨好好幫你放鬆一下吧。
話說完便用那塗滿紅指甲油的雙手解開我的褲袋,拉鍊在我老二那卡了一下,張阿姨用力一脫,整根陰莖反彈輕打到她的臉上,
讓她著實嚇了一跳,接著笑著笑說:還是年輕好,就是這麼有活力。
接著嘴巴開始含住我了老二吸了起來,不愧是經驗豐富的老手,口交起來跟紅音有的比啊!啜、啜、啜的口水聲,快速套弄我的老二,搓揉著我的蛋庫,
而且還不時用那勾魂的眼神看著我,嗯..嗯..嗯..的呻吟聲,然後張阿姨自己把手伸到內褲裡開始搓揉著她的陰蒂,嗯..嗯..的聲音開始變大,
一聽就知道是很爽的叫聲,要不是我出門前先看著波多野結衣和五指姑娘相好過,恐怕早就全洩進張阿姨的喉嚨裡了吧。
就在我閉眼享受這不可思議的美妙過程,張阿姨停止了她的吸允,叫我躺到床上去,接著開始脫下她的內衣褲,當她解下胸罩時,
原本就呼之欲出乳房瞬間彈出,豐滿的D罩杯讓人口水直流,脫下內褲時,茂密的陰毛及肥嫩的陰唇清晰可見,鼻血都快噴出來了我。

張阿姨:小帥哥,阿姨漂亮嗎?
我:阿姨的身材真不是蓋的,濃郁女人味啊!
張阿姨開心的笑道:真是甜嘴巴,阿姨也想要了,小帥哥你可別太早結束喔。
說完便幫我把保險套套上老二,塗了點潤滑油,扶著陰莖插入了張阿姨的陰道了。
天啊,熟女的陰道,那種濕潤溫熱的包覆感,每分每秒都想榨乾你的那種衝擊刺激,還好我hold的住,用意志力抵抗張阿姨性感的進攻,
但張阿姨也不愧是江湖老手,擺動撫媚的腰身,抑揚頓挫的深入淺出,時而快速衝刺,時而慢速摩擦,從來沒幹過這麼厲害的陰道。
為了讓我自己分點心,我舉起了雙手開始玩弄起她的乳房,搓、揉、捏、壓,甚至起身用嘴唇吸允張阿姨的乳頭,舔、咬、繞、吸的逗弄著,
張阿姨似乎也感受到刺激了,開始用手抱住我的頭,嘴裡放浪地喊出呻吟聲:嗯...喔..好舒服...嗯..好棒喔...小帥哥...用力..還要插深一點...
阿姨都說話了,只好乖乖聽話啦,左手抓著左邊乳房,嘴巴咬著右邊乳頭,下半身奮力地用老二猛幹,
讓原本女上男下的姿勢,變成我把阿姨推倒,用男上女下的方式,猛抽我的下半身,讓陰莖更深入、更大力,啪、啪、啪地拍肉聲,
讓張阿姨爽到忘我,只是一直淫蕩的慘叫著:啊∼∼∼啊∼∼∼∼∼還要、還要啊∼,用力、好深...插的好深啊∼∼好爽...下面被插得太舒服了啊∼∼∼。
我:阿姨,我要射了...實在太爽了...
張阿姨:射給我...小帥哥射給我,阿姨被插得太舒服了,沒有精液不行啊。
我跟張阿姨同時叫了出來,雖然精液全進了保險套,但感覺就像是內射一樣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痛快。
我跟她躺在床上休息一下,看一看時間還有一點,就一起沖了個澡,張阿姨細膩地幫我把剛激戰完的下半身沐浴乾淨,
然後親了一下我的臉頰,說道:年輕人真好,謝謝你讓阿姨也能這麼享受,時間也不早了,不介意的話,回阿姨家那邊,阿姨煮頓飯一起吃怎麼樣?

我想想反正也沒事,就答應他了,出去後跟阿伯結帳時,張阿姨還特別跟阿伯交代,說聊天聊久了一點,要算便宜一些,對我這個窮學生來說真是太感心了。

到張阿姨家享用過晚餐之後,她削了些水果請我吃,我們邊吃邊聊,讓我覺得她真的是位溫柔賢淑的女性,
不知不覺的很容易被她的對話、姿態吸引著,入夜之後,我也打算告辭了,張阿姨送我到玄關門口,我向她道謝後,她說她也很久沒跟家人聚了,有人陪的感覺讓她很愉快。
我抓了抓腦袋,害羞的問張阿姨:阿姨,我....下次還可以找你嗎?
張阿姨:小帥哥,我今天只是幫忙代班而已喲,阿姨已經不做了。
我:那.....我可以直接來找你嗎?
張阿姨愣了一下,笑了笑說:那倒是可以,你喜歡我家嗎?
我:阿姨家讓人感覺滿溫馨的,重點是阿姨有媽媽的味道,我在外讀書,總是會懷念這樣的感覺。
張阿姨:不然你就做我的乾兒子吧,常常來找乾媽,乾媽有空煮些東西請你吃。
我:這怎麼好意思,我.....
張阿姨:不想?
我:超想的...
張阿姨:那就成啦!!  害害臊臊的多彆扭,男孩子要果敢一點。
我:知道了,媽!!
張阿姨一聽開心地抱住了我,那豐滿的D級巨乳擠壓到我胸口,害我的老二又站起來了,一直不停地頂著張阿姨的小腹。

張阿姨:我們家乾兒子還真是性致高昂,才剛認完乾媽,馬上就想要亂倫了。
我低著頭不發一語,但是默默的把腫脹的老二從褲裡掏出來,磨蹭著張阿姨的三角地帶。
張阿姨也沒出聲,輕輕地把裙子跟內褲解下,然後蹲下把我的老二含進嘴中,不斷地用唾液潤濕我的老二,等她站起來,她擡起一條腿,
示意我把老二插入,但我卻蹲了下來,欣賞這美妙的熟女陰戶,張阿姨似乎害羞了起來,抽抽我的上衣想拉我上來,不過在我一口含住張阿姨的陰地後,
她的雙手轉而扶向我的頭,我肆意的舔弄、吹咬張阿姨的肥美陰戶,一陣陣的淫水開始漸漸濕潤了她的性器,急促的喘息聲從她口鼻中傳出,
我越舔越有味、越來越過癮,想不到幫女人舔陰也可以這麼刺激,在我不斷的舌頭攻勢下,張阿姨忍不住的說了出來:「寶貝,媽濕了,快插進來吧...」
多美妙的一句話,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聽到,換作是別人大概一輩子也聽不到吧。
我起身把脹到發紫的老二插進張阿姨的陰道中,充分濕潤的陰戶完全沒有阻力,張阿姨靠在牆上任我抽插她的陰道,
她緊咬著雙唇害怕大聲地呻吟會被鄰居聽見,痛苦的表情可見一般,於是我把雙唇湊上,跟她來的情人舌吻,一邊挺著腰抽插著未來乾媽的陰穴,
一邊用舌頭在她的嘴裡攪翻著,由於這樣的姿勢也挺累人的,於是我改用老漢推車的方式從後面插入,
這種姿勢的奧妙之處在於你可以清楚看到女性動人俏麗的雙臀,就像兩團肉球般任你擺佈,陰莖插入的深度可深可淺,通常也會讓被你騎的女人很有感覺。
啪、啪、啪、啪,這不是拍手聲,這是我在用下半身猛幹我未來乾媽的碰撞聲,陰莖連同下半身用力碰撞乾媽的臀部,
每撞一次就更深入一點,淫水從陰道中被陰莖抽出,滴了幾滴在地板上,張阿姨刻意遮掩的呻吟隨著撞擊的律動而有所起伏,嗯...嗯...嗯...嗯...的哼叫著。
我:媽,我..我要射精了...我該射哪裡?
張阿姨聽到後立刻提起雙臀,讓老二抽出,隨即轉身用雙唇含住,雙手抓住我的大腿,僅用嘴巴開始快速地套弄著,
隨著口水從張阿姨的嘴裡流出,啜、啜、啜的聲音更加明顯。
我:媽,我射了。
張阿姨:射媽嘴裡(嘴裡還含著陰莖而有點模糊的語音)
我:啊!!....嗯..........
一股又一股熱燙的精液從龜頭中噴出,直往張阿姨的嘴裡噴去,而後一滴不剩咕嚕咕嚕地被她飲盡,我的老二則不斷地在他嘴中顫抖著。
我:媽,對不起....我應該先帶套的。(猛然想到)
張阿姨:傻孩子,都叫乾媽了還計較這啥? 寶貝有需要,媽當然得幫忙囉。
我:呃...那如果你兒子真的想跟你做呢?
張阿姨:就算我肯他也不肯啊,何況這樣會犯法,被抓了我可受不起。
我:也是,這份孝心就讓我這乾兒子來承擔吧。
張阿姨:害不害臊啊你,臭小鬼。
我:我(羞...),媽,如果可以的話,下次可以不要帶套嗎?
張阿姨想了想,告訴我他這幾年似乎有快要停經的趨勢,但為保險起見還是需要服用避孕藥,至少要一個月才能安全。
我點了點頭,表示我會定期買藥來給乾媽,他也笑了笑,表示願意接受我這份「孝心」,向乾媽「真正」道別後,
我騎著歐兜賣慢慢地往宿舍回去,往後每個禮拜只要有空,都會去乾媽那坐坐,順便「做做」,享受這腐壞的天倫之樂。


扯遠了...故事繼續回到床上。
模糊的意識中覺得有股濕潤柔軟的東西在摩擦我的老二,揉揉眼睛一看,原來是張阿姨正在用那妖媚的唇舌舔弄我的陰莖,
看到我醒了,她說:臭小鬼,媽不過沖個水你就睡著啦?
我:還不是媽你剛口交太銷魂,魂都被你吸走了。
張阿姨:哈,說這啥鬼話,別鬧了,媽癢著呢,寶貝快點兒...
我把她拉上床後,嘴巴開始對著張阿姨的陰戶開始攻擊,時而輕咬時而深舔,
雙手搓揉著張阿姨柔彈軟嫩的乳房,不斷刺激著她的乳頭,讓她不自禁的大聲淫叫了出來。
張阿姨:寶貝,媽想你啦,粗肉棒快進來插個舒服啊...
我:媽∼就說你騷你不信,這話說出去還不羞死人。
張阿姨:唉唷,還不就叫給你聽的,今天你不搞久一點,媽不用飯給你吃。
我:是∼我的寶貝媽咪,今天就用粗肉棒餵你這飢渴的肉穴喝精液,讓她吃個飽、喝到吐,這樣可以吧。
張阿姨:這才是媽的乖兒子,快插啊...寶貝...嗯...噢...
我把陰莖對準張阿姨的陰道後,用力一插,由於陰道跟陰莖都已經充分濕潤,所以幾乎是一棍到底,我們倆都躬起了身子,享受這超深入的性交。
「啊...啊...寶貝..好爽...舒服死了...媽還要..還要肉棒插」
這段不要臉的做愛呻吟聲、以及肌膚碰撞的拍肉聲從臥房的窗戶傳出,微微的傳入了住附近的陳阿姨耳朵裡,
若是一般人大概都以為這是夫妻下午在恩愛的交響樂,但陳阿姨很清楚,這是我再找我乾媽「洗頭」時才有的聲音。

陳阿姨:張嫂這騷婆娘,又在跟小豪做些見不得人的鬼事,還乾媽、乾兒子叫的那的親暱,真不知道是哪來的艷福,
這小豪的命根不知道怎麼樣,看來是來頭不小才讓張嫂這賤婦淫蕩成這樣子,唉...搞得老娘下面都濕了...,
小豪親親,你什麼時候也來搞搞陳阿姨的騷穴吶,陳阿姨也想要被你把那又熱又濃的精液射到高潮,被肉棍搞到虛脫啊.....
陳阿姨就這樣,一邊聽著我跟乾媽的做愛聲,一邊拿著假陽具自慰到高潮了。



















0.0179448127747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