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淫蕩少婦張敏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正文開始:

  上午的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照到床上,張敏從迷亂的幻夢中醒過來,渾身上下
光溜溜的,一個同樣光溜溜的男人身子躺在旁邊,一只男人的手搭在自己的乳房上
,而自己的手竟然還握著男人那軟綿綿的陰莖,溫暖的被窩�一種淫晦的感覺,剛
一霎那還以為是自己老公,好一會兒才清醒過來,才知道自己在哪�.

  為什麼會在這�?張敏還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睡了一夜,醒過來的時候
男人還在身邊。放開手�的東西,側過臉去看還在熟睡著的胡雲,應該說胡雲還是
很有點魅力的男人,大約只有三十七八歲,長得也很帥氣成熟,倒是一個標準的鉆
石男人,和粗獷豪爽的杜澤生杜老大相比,更有幾分儒商氣派。

  側面看著胡雲腮幫上剛剛長出來的一點點胡茬,讓張敏在剛剛蘇醒的上午又感
到了一分莫名的沖動,柔軟的小手不由得撫摸著胡雲的胸脯,眼睛�的春意仿佛要
滴出水來。

  當張敏的手指把胡雲的乳頭弄得硬了起來的時候,胡雲也從睡夢中醒過來,看
著張敏蓬松的波浪長發�微微發紅的俏臉,感受著緊緊貼在自己身上的柔軟光滑又
充滿了一種肉感刺激的熟透了的女人身體,胡雲的下體又一次膨脹了起來,翻身壓
在張敏肉乎乎的身上。張敏也順勢叉開了雙腿,感受著胡雲硬梆梆的東西頂在自己
陰部的感覺。

  胡雲雙手撫摸著一對豐滿的乳房,正要低頭去吮吸嬌艷的乳頭,床頭胡雲的電
話伴隨著震動響起了悅耳的鈴聲。

  胡雲支起身子,還是壓在張敏的身子上方拿過電話,張敏在胡雲的身下慢慢的
向下移動著身子,柔軟的嘴唇不停的親吻著胡雲的胸脯、乳頭、肚臍、微微有點發
福的小腹,直到碰到胡雲茂密的陰毛,才停下來,雙手從後面抱著胡雲的屁股,用
舌尖從陰莖的下方不斷的向龜頭方向舔著……

  “餵,李哥啊,昨天到得太晚了,我還沒起來。事情怎麼樣?”胡雲感受著張
敏的親吻,不由得有點微微氣喘。

  “嗯,我馬上就過去,好的,要不要準備什麼?好的好的。哎……”胡雲不由
一下驚呼,原來張敏用嘴唇一下從龜頭含了進去,幾乎把整個陰莖含進嘴�,一瞬
間胡雲的陰莖一下進入了一個溫暖濕潤又有著不斷的吮吸和套弄的口腔�,龜頭的
前方甚至能感覺到張敏嗓子眼的不斷吞咽的蠕動,不由得叫出了聲。

  “哦,沒事沒事,嗯,我馬上就去,好的好的。”胡雲掛了電話,一邊享受著
張敏的口交,一邊調整著頭腦盡快地清醒。

  張敏吐出了口�的東西,嘴角流出一絲粘絲,用手擦了一下,身體壓在胡雲的
身上又爬了上來,柔軟豐滿的乳房擦著胡雲的大腿、小腹最後壓在胡雲的胸脯上,
嬌美的臉蛋對著胡雲,“舒服麼?”

  看著欲望完全寫在臉上的張敏,胡雲手抱著張敏的後背,“小騷貨,我得走了
,等晚上再好好幹你。”

  “哦……”張敏並不掩飾自己的失望,“那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我的衣服都被
你弄皺了,連內衣都沒有了,你讓我就這麼光著啊?”

  “呵呵,等會兒我都給你買回來,你要做我老婆不能再穿那些便宜的衣服,那
些人一眼就看得出來。”胡雲起身穿衣服,一邊拿過張敏的衣服看著尺碼.

  “靠,我看你胸得有36吧,怎麼穿這?小的胸罩?”

  “我沒看尺碼,穿得舒服就買了。我以前就是34的,哪有那麼大?”張敏躺
在床上,用手把玩著自己的頭發.

  “內衣一會兒你自己去買吧,我先把別的給你買回來。先躺著吧你。”胡雲收
拾好了,又回到床邊把手伸進被�著實摸了一會兒張敏的乳房,才戀戀不舍的出門
而去。

  胡雲剛出門不久,剛要睡個回籠覺的張敏又被自己的電話震動聲吵醒,接起電
話,是趙老四趙老板。

  “張敏小姐,怎麼沒有過來報到啊?是不是改變主意了?”

  張敏一下想起忘記給趙老板打個電話說一下了。“怎麼會呢,我還怕四哥改變
主意呢。我家�有點急事出門到上海來了,要過兩天回去,行不行啊四哥?”

  張敏趕緊連撒嬌帶撒謊的和趙老四解釋著。

  “哦,那你告訴我一下啊,我一早就在公司等你,還以為你信不過我,沒當回
事呢?”

  “怎麼會呢,四哥的話什麼時候不是吐口唾沫都是一個釘啊。我家真的有點急
事,我奶奶急病發作在這�做手術呢!”張敏幹脆把自己早已經過世的奶奶搬出來
救急。

  “那你別著急,有沒有什麼事要我幫忙的?我在上海有幾個朋友,還有點勢力
,別客氣跟四哥,以後你就是四哥的人了。”趙老四熱心的說。“我這邊告訴人事
部把你的名字登上,回來你履行個手續就行了。”

  “沒事,這邊都安排好了,謝謝你四哥,等我回去好好的感謝您,噢!”張敏
用一種充滿了曖昧和誘惑的聲音和趙老四說著。

  “到時候看看你怎麼謝我?回來打電話給我。”趙老四淫淫的笑著。

  掛了電話,張敏也沒了什麼睡意,起來洗了個澡,把內衣和絲襪在洗手間洗凈
掛在窗口晾著,自己穿著賓館的睡衣躺在床上看電視,等著胡雲回來。

  李巖早晨起來感覺很是疲倦,以前一夜不睡也沒有這種疲倦的感覺,老婆不在
家不僅沒有給他輕松的感覺,反而說不出的有一種空虛的感覺,平時張敏在家也從
來不限制他出去打麻將或者做什麼,所以昨晚自己一個人在家心�感覺很是空落落
的滋味。

  沒有吃飯就趕到單位,很意外的是在廠門口看到了傳說中被拘留的小王,看上
去就是很憔悴的樣子,額頭上還有著幾塊青紫的痕跡,看見李巖有點躲躲閃閃的樣
子打了個招呼就奔單身宿舍方向去了。

  到了辦公室,單位�的人正在說著小王的事情,原來小王後來沒辦法只好說出
自己的單位,單位領導到派出所把他領了回來,現在弄得全廠的人都知道了,但很
顯然張敏的事情還沒有人知道。

  李巖和一些人熱烈的討論著小王這次出事,紛紛對小王的為人作著輕蔑和打擊
,都認為就是自己真的出了這種事,決不能讓單位知道,想辦法交點罰款或者找人
擺平,怎麼也不能讓單位去領人啊?這以後還怎麼在單位上班?但他們並不知道事
情的真相……
  
  嗡嗡的震動聲又一次把張敏從迷迷糊糊的睡夢中驚醒,以前張敏很少在白天這
麼清閑的睡覺,這次倒難得的給了她一個睡覺的機會。

  拿起電話,剛蘇醒的感覺嗓子還有點沙啞,“喂?你好。”

  “妹子,啥時候了,還睡覺呢?”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你是哪位啊?打錯電話了吧?”張敏迷惑不解。

  “這麼快就不認識劉哥了?俗話說一夜夫妻百日恩嘛!”男人油嘴滑舌的說著


  “你是……”張敏模糊中有了點印象,一下想了起來。“哦,劉哥啊,咋這麼
閑著給我打電話呢?”

  劉峪好像對別人喊了幾句什麼,才又對著話筒說。“沒事,我巡邏到你家門口
這,順便打個電話給你,看有沒有時間讓大哥到家�坐坐。”

  “大哥,真不好意思,我在外地呢,等我回去的吧,請你吃飯。”張敏知道這
樣的人不能得罪,趕緊說著好話應酬著。

  “別忘了大哥就行,那天跟你一起的小子,真他媽不是東西,啥都說了,原來
他是你老公的同事啊。你老公是不是叫李巖啊。就說不是嫖妓,是情人,不犯法,
還讓我們去核實。”劉峪頓了頓繼續說:“後來我們收拾他一宿,又關他一天,告
訴他要是承認嫖妓,什麼也別說出去,就放他出去,他才改了口。”

  “啊……”張敏一驚,沒想到小王這個家夥這麼的沒種。

  “我告訴他,你是我妹妹,以後他要是敢瞎說,我馬上就去抓他收拾死他。這
下他害怕了,一再答應絕對不說,也不再找你麻煩了。你放心吧。“劉峪明顯在向
張敏要著人情。

  “大哥,真謝謝你,回去我肯定好好地感謝你。”張敏說這話倒是真心實意的


  “行了,咱誰跟誰啊。以後多陪陪大哥,有什麼事就和大哥說。”劉峪大咧咧
的許諾著。

  “大哥,以後妹子肯定有事麻煩你,別到時候不認我啊?”張敏還在和劉峪套
著話。

  “放心吧,以後誰再敢欺負你,告訴我,我收拾死他。在這一畝三分地,咱好
使。”兩人又說了幾句話,掛了電話。

  快下午兩點了,胡雲才從外面拎著大包小包的回來。

  進房間的時候,張敏又迷迷糊糊睡著了,蓬松的長發披散在雪白的枕頭上,被
子只蓋在腰間,雪白的長腿和圓滾滾的白屁股都袒露在外面。胡雲放下東西,惡作
劇般在張敏的屁股上拍了一把。張敏倒是沒有大驚小怪,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
到胡雲。“你還知道回來啊,我還以為你把我扔在這�了,我連一件內褲都沒有換
的。”

  “這不是回來了嗎,害怕我給你拐賣了啊?”胡雲從包�把衣服一件件拿出來
,叫著張敏,“起來換好衣服,先去吃點東西,晚上好陪老東西吃飯。”

  胡雲給張敏買了一套白色的蕾絲胸罩和內褲,非常薄的那種,張敏穿起來胸罩
有點小,胡雲看著奇怪,“沒看你有那麼大的胸啊?”

  衣服是一件銀白色花的緊身旗袍裙,香港傑西卡牌子的,倒是張敏穿起來挺合
身的,不得不佩服胡雲的眼力。配著裙子穿的是一條透明超薄絲襪,腳上一雙粉白
色的高跟涼鞋,顯得張敏本來就高挑的身材更加的修長而且有一種豐滿的韻味。

  張敏穿好衣服在地上走了兩圈。胡雲看著張敏扭動的腰臀,在賓館這種略微昏
暗的光線下,讓他都產生了一種曖昧的感覺,自己也忙著換衣服中。

  張敏坐到床邊剛好看到胡雲從口袋�拿出來的錢包敞開躺在床上,一側放著一
張胡雲的結婚照片,張敏好奇的拿起來一看,不由得一楞,照片上那個和胡雲親密
的依偎在一起的女人,鵝蛋形的臉蛋,高挺的鼻子,稜角分明的性感嘴唇,正是冷
小玉,這個張敏和白潔她倆的同學,那個高傲的冷美人。

  張敏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沒想到自己竟然被自己同班同學的老公給上了,而且
還在冒充著他的老婆自己的同學.想想這個世界上的事情真是有時會很不可思議。

  在學校的時候,張敏在心�其實就一直很妒嫉冷小玉,人長得漂亮,家�有錢
有勢,班上的男生追她基本都不屑一顧,而那些男生還總是喜歡追她,張敏的家�
是農村來的,看冷小玉那麼多漂亮衣服首飾心�非常不服氣,而冷小玉也看不慣張
敏不拘小節甚至有些放縱的生活作風,所以她們關系一直不是怎麼好。班上的同學
,冷小玉就是和白潔這個平時就文靜端莊的同學在一起,結婚的時候張敏也不知道
,還是聽白潔說的冷小玉結婚了,是嫁了個有錢的老板,原來就是胡雲。

  “看什麼呢?”胡雲看張敏拿著自己的錢包發呆,問了一聲。

  “噢,你把這個照片放這,可別讓人看見了,可就漏了。”張敏說著放下了錢
包。

  “對呀,放起來,還是你細心。”胡雲這時也換了一件正式一點的衣服,拿起
電話給接他的人打電話,問去哪�.

  酒會設在上海華東大酒店的宴會廳,由展會的主辦方招待各方來的代表,開車
去接胡雲兩人的是一個姓王的胖乎乎的男人,很顯然在上海社會上很有一些辦法,
但張敏也沒有搞清楚這人到底是幹什麼的,只是覺得這人說話很有意思很得體,如
果說她接觸過這些人,這個人可能是最容易讓人產生好感的。胡雲和他介紹張敏也
說張敏是他愛人,但是沒有介紹名字。

  在車上,姓王的人交代胡雲,今天客人是三桌,他找了展會的辦公室主任,把
他安排到和衛生局蘭局長一桌,也就是主桌,讓他有機會和蘭局長接觸上,行不行
的就看今天了。

  到了宴會廳,蘭局長還沒有來,作為這次展會的籌委會主席,顯然還挺拿架子
。已經來了二十多人,有些認識的在互相打著招呼攀談著,顯然那姓王的人頭很熟
,四處招呼著。頭一次參加這麼大的酒會,而且自己還冒充著別人的老婆,張敏心
�微微有點忐忑,也就跟著胡雲四處微笑著打招呼。客人中女客只有四五個人,有
三個漂亮身材好的看上去就是秘書一類的,還有兩個歲數成熟一點的明顯是公司的
老總或者是負責人。

  六點鐘,蘭局長在兩個展會主辦方的負責人陪同下準時出現在門口,在大家的
掌聲中落座,張敏眼睛快速的掃視了桌上一眼,只有她一個女士,剛好坐在蘭局長
的側對面,蘭局長戴著一付金絲眼鏡,五十左右的年紀,頭發板板的梳著,臉上沒
有什?表情,看上去就不怎麼好接觸的樣子。

  蘭局長的眼睛也很快發現了桌上唯一的女士,和胡雲笑著點了一下頭,但只是
看了張敏一眼就轉過去了,並沒有一般人那種色迷迷的目光。張敏心�想畢竟人家
是大領導,漂亮的見得多了,何況自己又不是什麼天姿國色。

  宴會在蘭局長和展會幾個負責人的賀詞中開始,蘭局長在展會兩個辦公室人員
的陪同下開始各桌敬酒,一邊介紹一邊寒暄著,蘭局長說最後再和這桌的朋友們喝
酒,說既然能到這桌來喝酒肯定也都是很熟的朋友了。

  當蘭局長轉回來到胡雲面前敬酒時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雖然每次敬酒蘭
局長都是淺淺的喝一口,但是到了胡雲面前的時候,也是有了微微酒意了。胡雲兩
人趕緊站起,張敏站起的位置剛好在胡雲和蘭局長之間,離蘭局長很近,站起的一
霎那胸前豐滿的乳房明顯的顫動了一下,加上一股女人的香氣飄進了蘭局長的鼻子
,張敏敏感的感覺到蘭局長微微楞了一下,一邊故意向前挺著本就不小的乳房一邊
矜持的看著蘭局長微笑著。

  “胡老板也來捧場,歡迎歡迎啊,這位是……”蘭局長端起酒杯,眼睛掃視了
張敏一下,看著胡雲笑著說。

  胡雲趕緊端起酒杯,“老婆,這是蘭局長,”又向張敏指了一下,“這是我愛
人,冷小玉。”胡雲靈機一動,介紹了自己老婆的真名字,因為在座不少熟悉的,
雖然都沒有看過自己的老婆,但還有不少人知道自己老婆的名字,可不想因為這個
落個話柄,因小失大。

  “您好,蘭局長,叫我小玉好了。”張敏大方的端起酒杯,眼神若有若無的飛
了蘭局長一眼。

  蘭局長眼神一轉,“歡迎你到上海來,要好好玩玩啊,這杯酒敬你們二位,我
先喝為敬。”說著竟然半杯酒都幹了下去,胡雲趕緊也把杯中的酒幹了下去。

  張敏故意慢了一下,舉杯的時候眼神看向蘭局長,蘭局長果然正看著自己,張
敏或有意或無意的躲閃了一下蘭局長的目光,裝出一付有些慌亂的樣子,把杯中的
酒趕緊幹了下去。接著又盡力咳嗽了兩下,兩朵紅雲果然出現在她白嫩的臉上,看
上去嬌艷嫵媚。張敏放下杯子坐下的時候沒有看蘭局長的樣子,但是估計蘭局長的
眼睛一定會看著自己。

  坐下之後,大家開始寒暄著和互相敬酒,也不斷的有人向蘭局長敬酒,張敏的
眼睛余光始終盯著蘭局長,能夠感覺到蘭局長的目光偶爾會看向自己這�,但不知
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又一次在蘭局長的目光看向張敏時,張敏盡力的用出自己最嫵
媚的目光和蘭局長碰了一下之後裝作很害羞的樣子趕緊躲了開去,她知道女人這樣
子對男人有著強烈的誘惑力。

  時間又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蘭局長起身去衛生間,張敏在稍等了兩分鐘之後
,起身也向衛生間走去,果然在距衛生間還有二十米左右的地方兩人面對面的相遇
了,張敏臉上盡力作出一付矜持端莊的樣子,豐潤的腰臀之間盡力的扭動出一種誘
人的魅力,緊身的裙子裹著少婦這種圓潤的腰肢和豐滿的臀部在扭動中讓人有著難
以抗拒的衝動,裙子的開衩中閃動著一雙在透明的絲襪下晃動的修長豐滿的長腿,
細細的金屬高跟在大理石的地面上走出有節奏的聲響。

  張敏能感覺到蘭局長的眼睛從一看到她的時候就沒有離開過她的身體,但她不
知道他看的到底是她的臉還是胸還是腰還是腿……

  倆人很快就走到了近前,距離還有一米的時候,蘭局長笑著和張敏打招呼,張
敏也臉上浮起了最迷人的媚笑和蘭局長打招呼,同時張敏裝作腳下一歪,輕叫一聲
哎呀,整個人向她的左前方摔去。蘭局長絲毫沒有猶豫的趕緊向前一扶,手本來是
伸向張敏的腋下,張敏身子稍微一側,整個人側著身子,歪在了蘭局長身上,蘭局
長的右手結結實實的就托在了張敏左側豐滿的乳房上。

  隔著兩層薄薄的絲棉,蘭局長實實在在的感覺到了那種軟綿綿的肉感。蘭局長
一楞,趕緊收回手來,張敏也裝作害臊的樣子盡力起身,卻又哎呀一聲歪了下去,
蘭局長剛剛收回一半的手又一次托在了張敏的乳房上。張敏一只手伸出去,扶在了
蘭局長伸出來的左手上,身子保持了平衡,蘭局長的手也收了回去,但張敏明顯感
覺這一次收回去比上次慢了很多,甚至張敏都能感覺到蘭局長曾經微微用力的手握
了一下。

  張敏裝作不敢看蘭局長的眼睛,趕緊手扶在一邊的�上,看著自己左腳的鞋子
,當然沒有怎麼樣。蘭局長可能還在回味剛才手上的感覺,竟然也沒有說話。

  尷尬維持了半分鐘,張敏臉上裝作一點痛苦的樣子:“不好意思蘭局長,謝謝
您了。地太滑了。”

  “是啊,要小心一點,這應該鋪上地毯啊,一會兒我跟酒店說,你怎麼樣,有
沒有紐到腳?”蘭局長關心地說著,一邊走到張敏跟前。

  “沒事沒事,多虧您扶了我一下……”張敏說到這故意的好像不好意思似的低
下頭看自己的腳。

  蘭局長一下反應到剛才自己兩次摸到張敏的乳房的感覺,也有點不好意思。

  剛好來了個客人,看到蘭局長,跟蘭局長打招呼,蘭局長趕緊拿出一付一本正
經的樣子,和張敏點了一下頭,回酒會去了。看那走時一瞬間的表情,張敏知道那
�面豐富了很多。

  張敏等蘭局長走了之後,定了定神,走到衛生間,補了補妝,粉紅色的口紅更
加嬌嫩了一點.回到了桌上。

  剛一坐在那�,張敏就感覺到了蘭局長射過來的目光,張敏故意低下頭,不和
蘭局長的目光接觸。神色中故意裝出一付有點緊張慌亂的樣子。酒桌上蘭局長出奇
的多敬了胡雲好幾次,胡雲一邊有點受寵若驚一邊感覺可能是張敏的作用,但沒有
想到剛才張敏在外面的一幕。

  片刻之後,張敏在胡雲的耳邊說了幾句話,兩人滿上面前的酒杯端著來到蘭局
長的面前。

  “蘭局,真不好意思,我愛人今天剛到上海有點累了,我們要先走一步。改天
再登門謝罪。這杯酒我們兩人算作賠罪,您不用喝我們倆幹了。”

  張敏在旁邊微笑著,眼睛飛速的掃視了蘭局一眼,又飛快的逃開,忽閃忽閃的
睫毛閃現著心�的慌亂,連張敏都奇怪自己怎?有這?好的演技。也許對男人有著天
生的俘獲力量和技巧。

  “這就走了?也對,要註意好好休息,要不要我的車送你們回去?”蘭局長的
眼睛�明顯流露出一絲失望和熱切的眼神。

  “不用,不用,我們有車,謝謝您蘭局。”胡雲一邊把酒喝下去一邊趕緊回答
著。

  張敏這邊仿佛是有意也好像是無意的把酒杯向蘭局長比了一下,幹了下去,蘭
局長顯然會意竟然把一杯酒都幹了下去。

  那個姓王的顯然還不能走,兩人出門坐了出租車回去。

  剛進了房間的門,張敏就把兩雙足有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踢飛,只穿著絲襪站在
猩紅的地毯上。

  “累死我了,這鞋趕上踩高蹺了。”

  “看著確實夠性感,沒看電視�的明星出門都穿這樣的?”胡雲也把西服脫在
沙發上,坐在正在揉著腳踝的張敏身邊。“怎麼樣?你叫我回來,是不是有了進展
還是怎麼?”

  “應該是還可以,看下一步你準備怎?弄了。”

  一邊張敏把裙子脫下來,掛好放在衣櫃�,上身只剩下白色薄薄的胸罩,下身
是內褲和透明的褲襪,一邊把蘭局長在走廊�摸到自己乳房的事情說了,手伸到褲
襪的腰上要把褲襪也脫下來。胡雲一邊聽著張敏說著,起身攬住張敏的腰,張敏也
順勢坐在了胡雲的腿上,任由胡雲的手隔著薄薄的胸罩揉摸著她豐滿的乳房。

  “這樣的話,明天我們倆去約他出來吃飯,讓他也帶上夫人,如果他帶了就再
努力,如果他沒帶,那就應該是拿下了。”胡雲這邊說著手也沒有閑著,撩起張敏
褲襪和內褲的上緣,手摸過張敏濃密柔軟的陰毛,到了張敏陰唇的位置,明顯的感
覺到了濕乎乎的,“我靠,騷貨,下邊都濕這樣了,這你要是我老婆,估計我頭發
都得染成綠的。”

  張敏啪的打了他的手一下,“少扯,女人都這樣,你老婆下邊是幹得都裂了啊
?”

  “那也不能像你這樣,還沒怎麼碰你就跟尿了似的。”胡雲說著把剛從張敏陰
唇中間探索回來的手指拿給張敏看。

  張敏打了他那個濕淋淋的手指一下,那個手指也又回了她的洞洞那�,張敏也
沒有推拒,反而把兩腿叉開了一下方便胡雲的撫摸,手也自然的伸到胡雲的褲襠之
間撫摸著褲子下那個不斷長大的東西。

  “哎,真的,你老婆的水多不多?”

  胡雲拉開褲子的拉鏈,讓張敏把手伸進去,“比你差多了,不過動一會兒之後
也不少。”

  張敏想起冷小玉平時的冷傲樣子,想著她下邊也是濕乎乎的被胡雲幹著的情景
,不由得笑了一下,手也把胡雲的陰莖拉了出來,用手搓弄著。剛準備彎下腰去用
嘴給他口交,她的電話忽然在她放在沙發角落的包�響了起來,她彎過身去一條腿
還搭在胡雲身上,手伸過去拿過電話,看了一下。“別動,我老公。”一邊手用力
的打了胡雲在她下身活動的手一下。

  張敏平靜了一下,呼吸接起了電話。

  “喂,李巖啊,啊,我剛才電話沒電了,才充電,沒事,這兩天就回去了,都
挺好的,好了好了,我還沒吃飯呢,晚上在打電話給你。”一邊急急的掛了電話,
因為這邊胡雲的手指不僅沒有停止反而更加的摳弄著張敏的下體,張敏怕一會更加
的呼吸急促了。

  張敏剛回過身來,胡雲已經脫了褲子,壓了上來,張敏迅速的將電話關機,配
合著胡雲將褲襪拉下來,翻過身去趴在沙發上,讓胡雲從後面插了進來……

  這邊兩人昏天黑地,那邊放下了電話的李巖卻是呆呆的在那�傻楞著,原來下
午的時候單位沒什麼事,李巖的幾個同事又張羅打麻將,李巖這幾天輸的挺多兜�
已經沒有錢了,張敏還沒有在家,他想到張敏經常把錢放在家�的衣櫃�,就提前
回家去找錢,因為他老婆沒在家,說好了一會兒就都上他家去。

  回到家的李巖在衣櫃�翻來翻去的找著,在打開張敏放內衣的抽屜時在側面發
現了一個絲巾包著的小包,李巖往外一拿就知道是錢而且不少,一高興,帶起了�
面放著的衣服,李巖忽然發現在張敏的這些內衣下還有一層白色的絲巾隔著下邊好
像還有東西,李巖好奇的拿起絲巾,下邊還是一些內衣,但色彩和樣式明顯的有著
區別。

  李巖一楞,拿起上面的一件紅色的內褲,不是那種普通的紅色,是一種嫩紅的
顏色,內褲完全是蕾絲的花邊和透明的蕾絲組成,要上是一條窄窄的帶子,只是在
底部有一點布,後邊幾乎是一條帶子。李巖楞楞的又拿起一條內褲,是一條黑色的
完全透明的內褲,幾件乳罩也都是非常薄的透明的那種,甚至有一件白色的非常薄
完全透明的乳罩,只是在兩個乳頭的位置繡了兩朵梅花,配著的內褲也是只在陰唇
的位置繡了一朵紅色的玫瑰。

  這些內衣有的穿過,有的還沒有拆包,在下邊還有幾條絲襪,甚至還有一條黑
色吊帶絲襪。拿著黑色的吊襪帶,李巖楞楞的,這是只有在電視�黃色錄像�才能
看到有女人穿的,從來沒有想過有人在生活中真的會穿這種絲襪,可是竟然在自己
老婆的衣櫃�發現了,而且明顯有穿過的痕跡,自己還從來沒有看過。

  隱隱的一種他不敢去想的感覺越來越清晰,李巖曾經看過一本書上說過,女人
如果穿的內衣內褲非常性感,那一定是給男人穿的,而這些內衣內褲李巖從來沒有
看過張敏穿過,自然不是給他穿的,那有些事情李巖不敢再想下去了。李巖楞了一
會兒,又開始四處胡亂的翻著,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翻什麼?

  李巖翻到了張敏經常吃的說是治婦科病的藥,李巖拿著這個商標都撕下去了的
藥瓶,心�明白這肯定不是治婦科病的藥,自己總以為聰明,今天才明白不知道已
經被人耍了多久。他小心的拿出一粒藥,仔細看著上面的英文字母,看不明白。不
知道怎麼想的,很快拿著這瓶藥出去到藥店,找著對著很容易就知道是一種進口的
避孕藥。李巖心�好像被剜了一刀一樣迷迷糊糊的回了家。

  等到那幾個人到了,迷迷糊糊的打著麻將,自然又是輸了。中間開始給張敏打
電話總是打不通。看他神不守舍的樣子,幾個人打了一圈就不歡而散,李巖才給張
敏打通了電話,可誰知幾句話張敏就掛了電話,李巖又打過去電話已經關機了。李
巖仿佛著了魔一樣不斷的打著,當然也是沒有開機……

  廊玉坊酒店的包房�,胡雲和張敏兩個人早早就到了,那個王胖子去接蘭局長
了,連胡雲都覺得挺順利的,和蘭局長一說,蘭局長就同意了而且點了這個地方,
他給姓王的打電話的時候,姓王的告訴胡雲,蘭局長的老婆是不能來的,三年前蘭
局長的老婆因為車禍造成高位截癱一直都坐著輪椅呢,胡雲一聽,心�非常高興,
知道這次是用對了路子了。

  六點鐘的時候大家寒暄過後開始落座,很顯然蘭局長今天興致很高,一瓶五糧
液四個人很快就喝了下去,張敏也喝了能有二兩多白酒,白嫩的臉上顯得紅撲撲的
,特別是今天穿了一套白色的套裙,透明的絲襪和白色的高跟鞋,更顯得臉色紅潤
誘人。

  “哎呀,小冷還是能喝酒啊,怪不得都說東北人喝酒厲害,連夫人都這麼能喝
,胡雲你得多喝幾口。”蘭局長親自又給胡雲和張敏倒上了酒,“今天我作東,算
是給你們接風.”

  “蘭局長,您叫我小玉就行”。張敏雙手端著酒杯。

  “好,小玉,你也別叫我蘭局長,我比你倆大,你們兩口子就叫我大哥。”

  蘭局長爽快地端起酒杯,和兩個人又喝了一大口。

  “蘭局,大哥,你也真能喝啊,上海人能像你這樣喝酒的不多吧?”

  “那也不是,其實不管哪�能喝酒的人都很多,只是想不想喝,我老家是山東
的當兵後來過來上海的。”

  “噢,怪不得蘭大哥您人這麼爽快,原來參過軍啊。”胡雲恍然大悟。

  幾個人隨便聊著,很快又一瓶酒下去了,張敏一直不怎麼說話,裝出一付標準
的淑女樣子,卻喝了不少白酒下去,心�的那種欲望也有些顯露了,眼神間更流露
出一種媚意和風情,時常掃視著蘭局長,發現蘭局長的眼睛越來越看自己的時間長
了,張敏白色的套裝下只穿著那條白色的胸罩,白嫩嫩的胸脯和深深的乳溝不時隱
現,勾引著蘭局長越來越迷離的目光。

  正說著話,王胖子的手機忽然叫了起來,他拿起看了看,忽然忍不住哈哈大笑
,幾個人看著他紛紛詢問,王看了張敏一眼,“嫂子在這�,不方便說。”一邊還
是一連鬼祟的笑意。

  “沒事沒事,說吧,都是成年人了,就那點事唄.”胡雲勸著王胖子。

  “是這個,說小麗回到家,氣急敗壞的和小強說,剛才在胡同口有個男人在後
面抱住我,非禮我,小強趕緊問,他怎麼非禮你了,他摸我的胸,最可恨的是,摸
了之後還很失望的說,操,是個男的。”王說完,幾個人稍微楞了一下,哄堂大笑
,趁著酒勁,王胖子對著張敏說:“嫂子,那人要是非禮您,肯定不能輕易放手。


  “去你的,瞎說。”張敏笑著打了王一下,早就習慣了這種打情罵俏的張敏自
然此時臉上也充滿了一種嫵媚的韻味,蘭局長的眼睛也不由得落在了張敏豐滿的乳
房上,隔著薄薄的衣服和前襟的開口蘭局長幾乎能感覺出張敏乳房的顫抖和挺拔,
手上又回憶起了昨天那種柔軟彈力的滋味,酒勁的鼓動下一種沖動隨之產生。

  “哎呀,你說的這個沒什麼意思了,我這有個更黃的。”胡雲拿出手機翻找著
,“就這個,說是小姐說,一百塊我不是你要找的那種人,二百塊今晚我就是你的
人,三百塊今晚你千萬別把我當人,四百塊我要問問今晚你帶幾個人,五百塊不管
你帶的是不是人。”

  幾個人哄笑後,氣氛越來越曖昧,這時胡雲提出去找個地方唱歌一下,蘭局長
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張敏看著蘭局長的眼神和神態,知道基本上蘭局長已經對自
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甚至沖動,一會兒唱歌的時候一定把他在加深一步。

  在凱撒皇宮的一個KTV包房�,幾個人一邊喝著啤酒一邊聽著蘭局長高歌一
曲《你是誰》,充滿力量的歌聲後,幾個人紛紛鼓掌,接著大家一定要張敏唱一首
,張敏唱了一首《女人花》,這首歌是張敏最拿手的一首歌,張敏唱的悠揚回轉,
特別是在唱到“直盼望有一雙溫柔手,撫慰我內心的寂寞”時,眼波流轉看向蘭局
長,剛好看到蘭的眼睛正直直的盯著自己,一下碰個正著,張敏裝作害羞的樣子,
把眼神飄開,看到蘭局長的眼神也一下子躲了開去,張敏知道這個男人基本上就是
已經拿下了,現在剩下的就是怎?能找機會走向最實質的一步了。

  在婉轉的“女人如花花似夢”之後,氣氛再次熱烈起來,幾瓶啤酒下去,幾個
人都是酒勁上湧,連張敏都有點暈暈乎乎的感覺了,感覺到連王胖子的眼睛都總是
往她的領口�鉆,這時胡雲在唱歌,蘭局長起身請張敏跳舞,張敏趕緊起身和蘭局
長跳舞。

  開始的時候兩人拉著架子,離的還有一點距離,張敏裝作不勝酒力,身子一點
點地靠向蘭局長,蘭局長這時自然也是不會拒絕,沒幾步張敏就感覺到自己豐滿的
乳房已經貼到了蘭局長的前胸上,就裝作不好意思的樣子,往後退了退,一會兒又
靠了上去,她知道反而這樣更引起蘭局長的註意力在她的乳房上,眼睛從上面穿過
張敏的領口,看著白嫩的乳房幾乎能看到嫩紅的乳頭,幾次之後,貼上去的時候幾
乎已經緊緊地壓在蘭局長的胸前了,張敏明顯感覺到蘭局長的呼吸已經粗了起來,
下邊偷偷的用腿碰了碰蘭局長的那�果然硬硬的了。

蘭局長摟在張敏身後的手也落在了張敏高翹的屁股上一點,但不敢去撫摸,微微的
加了點力量去感受張敏屁股的彈力。剛好這時一曲終了,張敏不失時機的趕緊離開
蘭局長,回到座位上,坐下的時候故意沒有小心短短的裙子,一下子裙子褪了上去
,透明的絲襪裹著的雙腿,和絲襪下小小的帶蕾絲花邊的內褲,鼓鼓的陰部都袒露
在了蘭局長的眼前,蘭局長幾乎都咽了口唾沫,張敏又趕緊站起身害羞的整理裙子
,又有點埋怨地看了蘭局長一
眼,幾乎把蘭局長的魂兒都勾走了。

  又是幾瓶啤酒下肚,幾個人都已經不勝酒力了,胡雲躺在沙發上昏睡,王胖子
把著麥克風在那�獨唱音樂會,只有蘭局長還精力十足,不斷的和張敏跳舞,高高
的高跟鞋讓張敏也已經承受不住了,幾乎整個人都趴在蘭局長懷�,腳步踉蹌的晃
蕩著。一個豐滿柔軟的身子靠在自己懷�,女人特有的體香向自己的鼻子不斷的噴
過來,白嫩的臉蛋就靠在自己肩膀上,感受著豐滿的乳房在自己胸前的壓力和彈力
,蘭局長的下身幾乎一直就硬硬的挺著。

  時間已經接近午夜了,這時胡雲也已經起來了,王胖子去了一下衛生間嘔吐不
止,堆成了一灘爛泥,胡雲趕緊扶他起來,就跟蘭局長說,我先送他回去,讓張敏
先陪蘭局長呆一會兒,說著埋了單,就架著王胖子下樓走了。

  就剩下他們兩個人了,蘭局長反而有點不知所措了,張敏知道這時候就是很關
鍵的時候了。她搖搖晃晃的站起身,想去衛生間的樣子,蘭局長看她晃蕩的樣子,
趕緊起來扶她,張敏裝作腳下不穩,一下和蘭局長兩個人都摔倒在沙發上,張敏臉
對臉的趴在蘭局長身上,嘴�又呻吟一聲,“嗯……”伸手在沙發上一按,想起來
,身子一軟,又趴在了蘭局長的身上,在這樣曖昧的地方,只有他們兩個人,又這
樣的親密接觸,蘭局長還能堅持住就不是男人了。蘭局長雙手一下摟住張敏的腰厚
厚的嘴唇就貼在了張敏的臉上,接著一個翻身就把張敏壓在了沙發上,嘴唇雨點一
樣的親吻著張敏的臉眼睛鼻子下把脖子。張敏開始的時候一邊躲閃著,一邊軟軟的
推拒著蘭局長,一邊哼哼唧唧的喘息著,更是讓蘭局長無法忍受。

  等蘭局長的嘴唇終於吻到張敏紅嫩的嘴唇的時候,張敏也不再裝樣,開始回應
著蘭局長的親吻,雙手也不再推拒,環抱住了蘭局長的脖子,而且伸出小小的舌頭
讓蘭局長吮吸,一邊鼻孔不斷的喘息著,軟乎乎豐滿的身子在沙發上也不斷的扭動
著。蘭局長的手也從套裝的下襟伸了進去隔著薄薄的乳罩撫摸著張敏的乳房,嘴唇
也離開了張敏的嘴落到了張敏白嫩的脖子上,張敏在蘭局長的耳邊輕輕的呻吟喘息
著,蘭局長此時已經再也無法按捺了,左手撫摸著張敏的乳房,右手伸到張敏的裙
子底下,順著大腿摸到陰部的位置,揉搓了幾下那熱乎乎的地方,就爬到上面,摸
到褲襪和內褲得上腰,向下拉扯了幾下,張敏微微欠了一下屁股,褲襪和內褲就被
拉到了膝蓋下面,蘭局長的手已經摸到了毛乎乎濕乎乎的地方,張敏更加熱烈的扭
動著,心�就等著蘭局長趕緊提槍上馬,就完成了這個勾引的任務。

  蘭局長也已經是箭在弦上,酒醉後的神經完全不在考慮其他的了,幾下子褪下
了褲子,一根已經忍耐了一夜的陰莖跳了出來,張敏的眼睛瞄了一下,是那種細長
型的,龜頭也不是很大,由於張敏的褲襪和內褲都糾纏在膝蓋上,分不開雙腿,蘭
局長把張敏的雙腿都向上舉起來,白色的套裝裙子下黑乎乎的陰部就鼓了出來,張
敏穿著白色細高跟皮鞋的雙腿並立著向上高舉,壓得她有些氣悶,這時感覺到一根
熱乎乎的陰莖一下就插進了自己身體�面,濕潤的陰道讓蘭局長一下就插到了深處
,刺激到了深處敏感的神經,一直在存心的挑逗蘭局長的她現在的感覺更加敏感,
渾身哆嗦一下,輕叫出聲。“啊……蘭大哥,不要啊……嗯……”

  蘭局長抱著張敏還穿著絲襪的小腿,下身快速的在張敏的身體�抽插著,或者
是很久沒有做愛了,或者蘭局長一夜的忍耐太長時間了,只弄了幾分鐘,蘭局長就
忍受不住了,一邊還在抽送著一邊就一股股的射出了精液,張敏感覺到了蘭局長一
股股熱乎乎的東西流進了體內,而蘭局長並沒有停止抽插還在努力的抽送著,臉上
一種舒服到極點的表情,張敏盡力地把雙腿向上擡,讓蘭局長射的盡量舒服一點,
嘴�也配合著抽送的節奏呻吟著。

  雖然射出了精液,但蘭局長還是戀戀不舍的在張敏極其濕潤的陰道�抽送著,
忽然蘭局長放在茶幾上的電話響了起來,蘭局長一楞,不情願的拿起電話,還沒有
舍得離開張敏的身體,一看來電顯示,是胡雲的名字在閃動著,蘭局長一下幾乎醒
了酒,此時自己正把陰莖插在胡雲老婆的身體�,張敏正躺在沙發上,上衣亂糟糟
的,下身更是一片狼藉,這時候胡雲要是進來可怎麼解釋,蘭局長迅速離開張敏的
身體,接通電話,電話�面是胡雲舌頭還有點硬的聲音,“蘭大哥,這老王不行了
,家�也沒人,我先照顧他一會,單我買完了,麻煩大哥你先送小玉回賓館,我看
他好點了再回去。”

  蘭局長一面答應著一邊心�才放下了石頭,放下電話,看到張敏慌亂的正把褲
襪和內褲穿上去,低聲哭泣著,蘭局長一下慌了手腳,趕緊拿起桌上的紙巾坐到張
敏身邊,手忙腳亂的一邊哄著一邊給張敏道歉:“小玉,大哥喝醉了,你別哭啊,
都是大哥不好。”

  張敏哭了一陣,擡頭看著蘭局長,盡量裝出一付楚楚可憐的樣子,哽咽著:“
大哥……你……”

  蘭局長覺得自己剛才說得有點不對,想起那時候小玉還和自己接吻的情景,可
能小玉也對自己有意思,於是對小玉試探著說,“小玉,大哥真喜歡你,剛才才一
時忍不住跟你,你別怪大哥啊。”

  張敏一看時機成熟,就軟軟的靠在蘭局長身上不再說話,蘭局長一看心頭狂喜
,攬住張敏的肩膀,低頭去吻張敏真有著一點點淚痕的眼睛,張敏也沒有反抗,等
蘭局長吻到了自己的嘴唇的時候張敏柔柔的回應著,慢慢的伸出舌頭和蘭局長熱吻
著,蘭局長很快又興奮起來,手撫摸著張敏的乳房,兩人慢慢的又倒在沙發上,正
在這時,張敏推了推蘭局長,喘息著說:“大哥,一會兒胡雲回來了,起來吧。”

  蘭局長想起剛才胡雲的話,再說這�也不是久留之地,又跟張敏纏綿了幾下,
和張敏起身,告訴張敏剛才胡雲來電話說的,張敏心�暗想:“媽的,剛才他是不
是回來看到了,真是綠帽子帶到家了。”

  兩人離開酒店,蘭局長沒有開車,打車回到胡雲他們住的酒店,一路上兩人都
沒怎麼說話,張敏溫柔的靠在蘭局長的肩膀上,心�知道自己的這次任務已經成功
地完成了。

  進了房間,張敏真得很累了,但是她知道趁熱打鐵一定還要再跟蘭局長上床,
況且她想現在這個情況蘭局長也不可能放過她不上啊。

  進了房間,張敏讓蘭局長坐在沙發上,她進屋脫下了弄得全是褶皺的衣服,本
想脫光,後來想了想還是矜持一點,沒有脫內衣,穿著絲襪穿上了酒店的睡衣出來
陪蘭局長,心�還想著胡雲做的還是不夠仔細,應該帶一件女士的睡衣啊。

  張敏依偎在蘭局長的懷�,柔聲的和蘭局長說著話:“蘭大哥,我覺得你這個
人挺好,那天一見面我就覺得你是特別重感情的人,要是哪個女人跟了你,肯定會
幸福死了。”

  “小玉,你真會說話,大哥都老了。”蘭局長的手撫弄著張敏的頭發,“不過
你放心,有什麼事小玉你就跟我說,只要我能辦的。”

  “大哥,小玉什麼事也沒有,就是跟大哥很投緣,你看著胡雲好像對我挺好的
,其實我們……”張敏裝出一付欲言又止的樣子,蘭局長趕緊追問“你們怎麼,我
看胡雲小子不錯啊。”

  “都是裝樣子,大哥,說了你也不要笑話我,我們都快三個月沒在一起了”

  張敏說著一付害羞的樣子。

  “有你這麼漂亮的老婆他都不碰?要是我天天跟你在一起都不夠。”蘭局長忽
然發現自己竟然學會說些油嘴滑舌的話了,看來在女色面前,男人總是會不斷的學
習和增進自己的能力。

  “大哥,你又笑我”張敏說著輕輕打了蘭局長兩下,一付嬌美可人的小女人樣
子。

  引得蘭局長心�癢癢的,不由自主地把張敏又摟在了懷�,張敏也主動地摟住
了蘭局長的脖子,兩人又吻在了一起,張敏的睡衣也適時地敞開了衣襟,蘭局長的
手伸進張敏的乳罩�,揉捏著張敏豐滿的乳房,張敏深深的呻吟著,一邊伸手解開
了自己的乳罩扣子,讓乳罩掉落在沙發上,蘭局長低頭嘴唇含住乳頭吮吸著,張敏
仰頭呻吟,“大哥,抱我……到床上去……我想要你……”

  蘭局長攔腰把張敏抱起,張敏抱住蘭局長的脖子,蘭把張敏抱到了臥室的床上
,兩人在床上滾做一團,張敏徹底在床上發洩出她的床上本性,扭動著身體,一邊
脫著蘭局長的衣服,很快就把蘭局長的衣服都手抓腳踹的弄到了床下,一邊也快速
地把自己的內褲和褲襪脫光,兩個人赤裸裸的摟在了一起,張敏明顯的感覺到蘭局
長呼吸的急促和粗重,雙腿向兩邊分開,讓蘭局長壓在她雙腿之間,感覺到蘭局長
的陰莖就在自己腿根處硬硬的頂著,張敏摟著蘭局長的脖子,嘴唇不斷地在蘭局長
的臉上脖子上耳根處亂吻,一邊喘息著在蘭局長耳邊說:“大哥,我要你,進來啊
……快……”

  蘭局長手伸到張敏的下身摸著張敏柔軟濃密的陰毛,那�還是濕乎乎的粘糊糊
的,蘭局長挺起下身頂了幾下,不是很對地方,張敏把兩腿在蘭局長身子兩側屈起
,手伸到下邊,握住蘭局長的陰莖,頂到自己濕潤的陰道口,蘭局長屁股向前一頂
,張敏的下身發出“咭——”的一聲,張敏頭向後仰,長長的呻吟了一聲“啊—”

  蘭局長雙手玩弄著張敏的乳房,下身全壓在張敏的雙腿之間,和張敏兩個人的
肉體一起前後的運動著,張敏把雙腿擡起來在蘭局長的屁股後面鉤起來,下身向上
挺起,讓兩個人接觸的更加緊密一些。兩手也抱住蘭局長的脖子,嘴�不斷的喘息
呻吟著。

  伴隨著蘭局長每次的插入,張敏都“啊……”的一聲,在拔出的時候“嗯……
“的出一聲悠長婉轉的喘息。

  沒多久張敏就感覺到蘭局長又要堅持不住了,喘息明顯的加重,下身一下停在
那�不敢動,張敏甚至能感覺到蘭局長在拼命的忍耐射精的欲望,張敏當然知道男
人這時候的感覺,又想自己舒服,又不想讓女人看扁了自己,要是自己動兩下,肯
定再把持也堅持不住了,於是動也不敢動,甚至把夾在蘭局長屁股上的兩腿也松了
點勁,讓蘭局長減少點刺激,過了一會兒,蘭局長試探的開始動起來,張敏把雙腿
放下來,在蘭局長的耳邊輕輕地說:“大哥,你歇會,讓我來。”

  蘭局長動了兩下正感覺還受不了呢,聽張敏這麼說,感覺太體貼了,翻身從張
敏身上下來,陰莖直挺挺的立著,上面濕漉漉的還有點乳白色的粘液,張敏爬起身
,雙腿跨過蘭局長的身體,低下身子,把屁股翹起來,一對豐滿的乳房在蘭局長眼
前晃動,蘭局長伸出雙手在下面托起乳尖的部分,用手心磨挲著兩個乳頭。

  張敏則用手從兩腿中間伸過後面,握住蘭局長長的陰莖,讓龜頭頂在自己的陰
道口,之後屁股微微向下把陰莖套進自己的身體,把手拿回來,用嫵媚的眼神看著
蘭局長,雙手扶在蘭局長的身體兩側,下身一邊來回動一邊越來越把陰莖全吞進自
己的陰道�去,嘴�也輕聲地呻吟著,看著蘭局長緊盯著自己的臉,張敏嬌嗔的嘟
了嘟嘴,“大哥,不要老是看人家,人都不好意思了。”邊說邊直起身子,雙腿蹲
在蘭局長的身體兩側,上下的套弄蘭局長的陰莖,男人這樣躺著的姿勢,下身的敏
感度會少一些,但是張敏這樣的弄了一會兒就感覺蘭局長插在自己身體�的陰莖變
得非常硬,而且聽到蘭局長又開始粗重的喘息,張敏就停下來,身體趴在蘭局長的
身上,故意加重了喘息,“大哥……我受不了了……你好厲害……你還沒到啊……
唔……”

  蘭局長趁著機會,把射精的欲望又壓了下去,也喘息著抱著張敏的肩膀,雙手
在張敏光滑的後背上撫摸著,“小玉,大哥也受不了了,大哥要出來了。”

  “大哥你要射就射吧,大哥你上來啊,我動不了了,渾身都讓你弄軟了。”

  張敏還趴在蘭局長的身上,下身輕輕地蠕動著。張敏知道男人要射精的時候都
喜歡在上面,主動跟蘭局長說。

  蘭局長果然讓張敏從上面下來,他把陰莖從張敏身體�脫離的這一會兒,見了
風的陰莖又能恢復幾分雄風,張敏乖巧的主動趴在床上,把屁股高高翹起,蘭局長
看著張敏這個淫蕩的姿勢,更是興奮高漲,雙手把著張敏的屁股陰莖找到張敏已經
黏糊糊濕漉漉的陰道口,毫不費力的就插了進去,張敏把屁股又向上翹了翹,蘭局
長跪在張敏的身後,陰莖開始大力的抽送,這次不用再忍著射精的欲望,蘭局長幹
的勇猛有力,兩人交合的地方發出“噗嗤……噗嗤”的水漬聲,讓屋�的氣氛更加
的淫糜,伴隨著張敏按捺不住放縱的叫床聲,“啊……啊……大哥……啊……“

  這次張敏不是誇張地在叫,蘭局長每次的抽插都很用力,蘭局長的大腿撞擊在
張敏豐滿隆起的屁股上,啪啪直響,大概能有四五十下,蘭局長趴在張敏的身上,
雙手伸到前面玩弄著張敏的乳房,陰莖深深的插在張敏的身體深處,一股股的射出
今天晚上第二次的精液。

  張敏趴在床上,渾身還是軟綿綿的動彈不了,任由蘭局長重重的身體壓在她的
身上,軟下來的陰莖已經從張敏的屁股後面滑了出來,濕乎乎的貼在張敏的屁股上


  過了片刻,蘭局長也從情欲中醒了過來,想起這�是胡雲和小玉在賓館的房間
,胡雲不知道還回沒回來,趕緊從張敏身上爬起來,慌亂的穿著衣服,張敏在床上
翻了個身,一對豐滿的乳房在胸前蕩漾了一下讓剛剛完事的蘭局長心�還是蕩了一
下,“大哥,我累死了,一會兒胡雲可能就回來了……”

  雖然張敏話說了一半,蘭局長也明白她的意思,也匆忙的把衣服穿好,張敏也
懶洋洋的把胸罩和內褲套上,還沒等從床上起來送送蘭局長,門鎖一聲輕響,胡雲
推門進來,張敏趕緊把床上自己亂扔的衣服劃拉一下,扔到櫃子上,蘭局長表情明
顯有點尷尬的和胡雲打招呼:“胡老弟,老王怎?樣了?沒事吧?”

  胡雲一看屋�床上亂紛紛的樣子,張敏躺在被子�,外衣都在櫃子上亂糟糟的
扔著,一條透明的肉色絲襪有半條還露在被子外面,知道剛才肯定是有了情況,心
�有了底,但畢竟張敏裝作是自己的妻子,這樣的情況自己無動於衷是不正常的,
於是胡雲裝作詫異的眼神看著床上的張敏,張敏心�劃算了一下,和胡雲說:“老
公,你可回來了,剛才我吐了一身,多虧蘭大哥照顧我,要不我就完了,你非得讓
人喝這麼多酒。你還不謝謝大哥,送大哥回去,大哥都一夜沒睡了。”

  胡雲心想,這騷貨真會編瞎話,但是這樣就坡下驢倒是恰當,於是趕緊和蘭局
長說著感謝的話,送蘭局長下樓回去。

  回到屋內,胡雲興奮的看著張敏:“怎麼樣,幹沒幹?”

  張敏在被窩�,伸出手指擺出OK的手勢,嘴�說:“兩次,剛才唱歌的地方
就來了一下。”

  “呵呵,一宿就拿下兩次,厲害,男人碰到你真就是一個字。”胡雲頓了一下


  “幹!”

  “去你的,怎麼感謝我啊?”

  “再補償你一次,來個帽子戲法。”胡雲說著就脫衣服,張敏把枕頭啪的扔給
胡雲,“靠,睡覺,我快累死了。”

  第二天的事情非常順利,張敏跟胡雲一起去找了一下蘭局長,把想做幾個采購
單子的事情和蘭局長說了,雖然張敏沒有說話,可是蘭局長看著小玉看著他的那種
情意綿綿的眼神,根本沒有辦法拒絕,在他的關照下,胡雲順利的簽了價值將近八
百萬元的合同,醫療設備的利潤之高,除去給醫院的回扣,胡雲也將得到將近20
0萬的利潤,說句實在話,別說是讓張敏陪一下蘭局長,就是讓他親老婆小玉跟蘭
局長上床,胡雲都在所不惜。

  明天上午十點返回的機票已經訂好了,胡雲臨走的時候準備給蘭局長送個十萬
塊錢的紅包,準備在款都打過來的時候再給蘭局長加碼,兩人商量了一下,傍晚的
時候,胡雲繼續去忙他的事情,張敏去找蘭局長.

  張敏給蘭局長打了個電話,“大哥,我是小玉,我們明天的飛機就要回去了,
大哥有空嗎?我想見見你啊。”

  蘭局長聽了張敏前面的話,心�挺不是滋味,聽說張敏要見他,還不是幾乎奮
不顧身,很快就來到了張敏他們住的酒店,進了門,看胡雲不在,張敏穿著睡衣,
半敞開的衣襟可以看出張敏內衣都沒有穿,心�激動,一把就摟住了張敏肉乎乎柔
軟的身子。

  兩人溫存了一會兒,張敏擡起頭,依偎在蘭局長懷�,“大哥,胡雲出去吃飯
了,要晚上才能回來。”

  蘭局長此時還不明白什麼意思,攔腰抱起張敏進了臥室,這次蘭局長明顯找到
了感覺,換了好幾個姿勢,最後還是在張敏後面的姿勢射了精,兩人躺在床上,這
次張敏可是由衷的感嘆著撫摸著蘭局長的胸,“大哥,你真厲害,小玉舒服死了。


  剛才的一陣沖鋒讓蘭局長同樣是氣喘籲籲,但是這種勞累後的疲憊是舒服的疲
憊,蘭局長的手摟著張敏的身子,一只手玩弄著張敏右面乳房的乳頭,“大哥老了
,真不行了,要是以前……”蘭局長話說了一半,搖了搖頭沒有繼續說。

  張敏當然明白這種好漢不提當年勇,還是一種陶醉的樣子,看著蘭局長:“大
哥,剛才小玉都舒服死了,還說你老了,要不你還想弄死小玉啊?”

  “大哥怎?舍得弄死小玉啊,喜歡還不夠呢。”

  “大哥,明天我就要走了,不知道什?時候還能見到。”張敏故意幽怨的說。

  “小玉,沒事就來上海,胡雲不來大哥也好好招待你。”

  “真的,大哥,那以後我就來找大哥玩,我也好好招待大哥,呵呵。”張敏爬
起身子趴在蘭局長的胸上。“大哥,還要不要,明天想要也沒有了。”一邊手伸到
下面摸索蘭局長的陰莖。畢竟年齡大了,還軟軟的沒有生氣。

  “想要,什麼時候都想要,天天要你都要不夠。”蘭局長雙手撫摸著張敏肥嫩
嫩的屁股。

  張敏嫵媚的沖著蘭局長笑了笑,慢慢的身子向下縮,柔軟的嘴唇親吻著蘭局長
的嘴唇、下巴,脖子,到了蘭局長胸前,用紅紅的小舌頭舔嗦著蘭局長的小乳頭,
蘭局長身子微微顫了一下,乳頭也硬了起來,張敏把蘭局長的乳頭含在嘴�,用舌
尖快速的調弄著。片刻身子又向下縮去,蘭局長感覺到濕潤柔軟的嘴唇在大腿根部
敏感的地方舔著,親吻著,又盡力的向陰囊的下面舔著,蘭局長雙腿屈了起來,方
便張敏的舌尖舔著陰囊下面的部分,慢慢的張敏把蘭局長剛剛有一點硬起來的陰莖
含在了嘴�,陰莖上還滿是剛才兩個人交合時候的粘液,蘭局長哼了一聲,感受著
張敏熱乎乎濕乎乎的嘴唇裹著陰莖的感覺,軟軟的舌尖纏繞著蘭局長不斷硬起來的
陰莖,讓蘭局長整個人幾乎都興奮起來。

  張敏任意的發揮著自己口交的技術,開始不斷的吞吐著蘭局長的陰莖,每次向
上的時候盡力的用嘴吸著蘭局長的下身,蘭局長雖然也在外面找過小姐,但向張敏
這樣用心的還是頭一次感受到,蘭局長的渾身每個細胞幾乎都亢奮起來,陰莖也完
全挺立了起來,張敏又深深地吞吐了幾下,從下面慢慢的爬起來,嘴角還有一絲細
細的粘絲垂下來,張敏又趴在蘭局長的身上,幾乎撒嬌的樣子說:“大哥,你的弟
弟又想要了,大哥想不想要啊。”蘭局長還忍耐什麼,一個翻身把張敏壓在身下,
毫不顧忌張敏剛剛含過自己的陰莖的嘴,一邊熱吻著,一邊下身插了進去,在張敏
哼哼唧唧的喘息中快速的抽插起來……

  此時的張敏享受在欲海的放縱之中,而完全沒有在意到她的老公李巖正在一種
猜測懷疑中掙紮著、等待著……

  飛機離開上海的上空,欣賞著白雲上的藍天,張敏心�回蕩著剛剛過去的五天
,不知道自己的意識在什麼地方,但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優勢在什麼地方,她相信
自己有一個燦爛美好的未來在等待著自己,但完全沒有想到在煎熬中掙紮的李巖會
怎麼想怎麼去對待……

  或許愛跟性在張敏的心中,是可以分的很清楚的吧。  

------------------------------------




















0.0182719230652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