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分妻1-3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劉剛是一家小外貿公司老闆。但這段時間令他坐立不安,公司面臨嚴重的業
            務危機,很有可能需要巨額賠償。好不容易睡著,在夢裡大聲呼喊

                「誰能幫我?誰能幫我?能幫我,我願把我有的東西分他一半。」

                「真的嗎?」一個聲音問;

                「我發誓!」

                「那好吧,我會給你更多的!」那個聲音回答道。

                一陣劇痛驚醒,劉剛發現自己在夢裡咬破了自己的食指。但意外的是第二天
            危機順利解決,公司還獲得了更多的利潤。並且接連兩個月公司業績飛速提升。

                正當劉剛感謝上天對自己的眷顧時候,意外卻也靠近了。經常晚上發現自己
            嬌美的老婆淫夢不斷,夢裡的叫床聲都能把他吵醒。

                問起老婆小慧,小慧也只是害羞說不知道為什麼,在夢裡老是和同一個人在
            做愛,弄的自己欲仙欲死。

                一天劉剛應酬的比較晚回來。發現有個黑影壓在小慧身上,而小慧配合地接
            受著黑影的抽插。

                劉剛怒罵。那黑影卻緩緩地回過頭來,把劉剛嚇了一大跳,原來是個滿身膿
            瘡,臉掛毒瘤兩眼深陷的老頭。

                「你要做什麼?」劉剛膽怯的問。

                「你忘了我們的約定了嗎」老頭問?

                「你?!」

                「你能看到我,也證明我們很有緣了,我幫過你呀,你和我約定你的東西都
            分我一半呀。」

                「可老婆怎麼能算?我不要你幫了,你走,你走!」

                「這是我們人鬼之間的約定,你無法改變,如果你想反悔,你將受到嚴厲的
            懲罰!」說著那個老頭消失了。

                而小慧依舊是熟睡中,但臉上還掛著紅霞,胸部起伏不斷,彷彿在回味著剛
            剛的一切。

                第二天,劉剛找了個理由勸說小慧換了套房子,但也沒平靜多久。

                晚上劉剛讓床的搖動震醒,發現小慧又和那個老頭在做愛。而且這次更加過
            分,小慧居然是清醒的,癡身裸體地和那老頭擁抱在一起,做著深深的舌吻,老
            頭那粗大的陽具深深的插沒在小慧的下體裡。

                當他們發現劉剛醒了後,小慧哀怨的望著劉剛說:「老公,對不起。我感到
            我也是他的老婆,我也有責任要聽他的話,也有義務必須要和他做愛。」

                望著老婆嬌小纖弱的身軀「你不怕嗎?」劉剛恐懼地問?

                「可我有義務要把身體要給他,我需要滿足他?」小慧羞怯地回答。

                「你覺得他能離開我嗎?」老頭說著並緩慢回過頭來。

                隨著小慧「啊」的一聲長歎。老頭拔出了在小慧下體裡的陽具,龜頭上還帶
            著一絲小慧的體液。而小慧扭動腰枝,陰門彷彿在尋找老頭的陽具能再次插入。

                劉剛驚呆了那陽具長和粗都是正常人的兩三倍。正當劉剛呆住的時候,那老
            頭對著劉剛發出了陰森的冷笑「你是我們的老婆。對嗎?小慧」

                劉剛瘋狂的拿了衣服跑出了門。而小慧不顧老頭的滿臉毒瘤抬頭深情地去吻
            老頭的嘴。

                過了一天,在朋友介紹的道士帶領下劉剛才敢回家,道士有模有樣地做了驅
            魔法式後留了幾個符道士便信誓旦旦的說沒事了,這讓劉剛安心不少。

                晚上趟在床上小慧早早的睡著了,而劉剛卻怎麼樣也合不上眼。在隱約中聽
            到:

                「你覺得這樣能趕走我?」

                劉剛扭頭一看正是那猙獰的老頭。

                「今天我要把我的老婆帶走,她只屬於我了,因為你違背了你的誓言。」

                「不」劉剛鼓起勇氣,從床下來,緊閉著雙眼跪在老頭前面,「求你了,別
            把小慧帶走。我一定遵守我的諾言,和你一人一半可以了吧?」

                在劉剛再三請求,並承諾絕對不阻攔老頭隨時享有小慧及劉剛本人也服從老
            頭的情況下,老頭才勉強答應。

                為了試驗劉剛的誠意,老頭讓劉剛把小慧叫醒。劉剛只有硬著頭皮答應。叫
            起了小慧。小慧一見老頭,就在床上跪到老頭和劉剛前面害羞的低著頭說「你來
            拉」。

                老頭傳音給劉剛,「把她的睡衣拉起來。」

                劉剛無奈的只好照做,將小慧的睡衣完全的拉到腋下,盡量讓小慧兩個白嫩
            的乳房露出來。而小慧卻疑惑的看著劉剛。

                老頭伸出枯瘦的手抓住小慧一側乳房用力的玩捏起來,手指深深的嵌入乳房
            裡。痛的小慧微皺眉。老頭放開乳房,用手指捏住乳頭一擰,小慧發出「啊」的
            一聲。

                劉剛心疼的看著老頭無情的玩弄自己的老婆卻不敢多說什麼。

                老頭再次傳音給劉剛,把她內褲褪下。劉剛一手拉著睡衣,一手去扒自己老
            婆的內褲,小慧看他有點難就自己伸手往下脫,剛把整個屁股露出來,「啪」老
            頭一個重重的耳光打在小慧臉上,小慧的手害怕的不敢再動,順從地把臉貼到長
            滿膿瘡的老頭胸膛,嗚咽地說「我錯了,別生氣,我錯了。」

                老頭還是不依用手扯著小慧的陰毛,「你知道你要叫我什麼嗎?」

                小慧忍著痛急忙說,「老公,老公,你是我的老公。」老頭這才滿意的用手
            輕撫著小慧的長髮,「這才聽話,記住,以後他只是你的小老公。無論什麼時候
            你要先服侍好我。按照我的安排方式生活知道嗎?」

                小慧輕輕的「恩」一聲,仰頭等待老頭的親吻。

                老頭只是低頭把嘴靠近小慧,伸出舌頭探入小慧嘴裡。小慧微閉雙眼非常享
            受地吮吸並發出「吧嗒」聲。雙手環住老頭腰部,兩個人身體緊緊貼在一起。老
            頭的口水小慧都「咕嘟,咕嘟」的嚥下。

                劉剛無奈的聽著小慧的話,不願意再抬頭看這些。

                不多時,老頭的陽具已經完全勃起,硬硬地頂在小慧的身上。小慧知道老頭
            需要了。就趟到床上,手服老頭上床。在燈光下。小慧潔白豐盈的身體和老頭滿
            身膿瘡而且枯瘦的身體成了鮮明的對比。相對小慧嬌小的身軀,老頭那粗大的陽
            具簡直無法想像,小慧真的受的了?

                「今天有人幫忙了,你還不叫他?」老頭說

                「小老公幫我下好嗎?」

                劉剛也是心疼自己的老婆,無奈的上床。把身體墊在小慧後面,盡量的把小
            慧兩腿張開。老頭抬眼淫邪地看了眼劉剛。身子一下,龜頭緩緩的開始沒入小慧
            的陰道。小慧全身緊繃,發出沉沉的鼻息,盡量的去容下老頭粗大冰涼的陽具。

                看著自己嬌美的老婆被一個骯髒的鬼,而且是個骯髒醜陋的老鬼蹂躪劉剛痛
            心萬分。

                老頭開始有節奏的抽插,但表情卻異常的冷酷。提示似的問「你知道我想看
            到的是什麼嗎?」

                小慧呼吸越來越急促,聽到老頭這樣一說。把兩手放到自己豐滿的乳房上,
            用裡的開始揉捏。

                「不,今天不用你自己了。」老頭簡單的說道

                「老公,哦,不,小老公」小慧吸了口氣,「你捏我的胸好嗎?老公喜歡看
            我被揉捏的樣子。」

                劉剛無奈地放開小慧兩腿,把手放到小慧乳房上開始捏了起來。

                老頭看在眼裡,不滿的用粗大的陽具粗魯的猛頂小慧深處。小慧明白老頭還
            是不滿意,「用力,用力」小慧無力而害羞地說「老公喜歡看我的胸被捏碎。」
            並自己把手壓到劉剛的手上幫著用力拿捏自己的胸。

                老頭抽插的速度更快了,小慧的呼吸更加急促,彷彿都快喘不過來,喉嚨裡
            不自然的發出撩人的叫床聲「啊~ 啊~ 啊。」

                劉剛視覺和聽覺的刺激下,更是瘋狂的捏著小慧的乳房,扯著小慧的乳頭。
            伴隨小慧的叫床又添加了慘叫聲。

                不多時小慧身體反弓肌肉緊繃,長叫一聲高潮了。小慧與老頭的交合處不斷
            有淫水泛出。

                但老頭根本還沒有完成的跡象。小慧用迷離的雙眼望著老頭,伸手輕撫了下
            老頭的額頭,彷彿幫他在擦汗,但老頭畢竟是個鬼魂,那裡來的汗呢。

                高潮之後小慧子宮口開始完全打開。老頭抽插的更加用力,將原本留在外面
            一半的陽具也完全的挺入小慧體內。小慧兩眼白起身體努力的往後仰。

                「小慧快不行拉,別插拉」劉剛驚恐的大喊。

                老頭那裡理會繼續用力的抽插。

                「沒事,我要~ 我要給他,我要滿足他。」小慧用微弱的聲音說。「別停,
            捏我~ 胸。」

                不多時,小慧再次高潮。汗水從小慧的額頭趟下,劉剛捏的胸部都是滑膩膩
            的,只能盡量去拉扯小慧的乳頭。希望這個老鬼能快點完事。而小慧的叫床聲已
            經相當微弱,唯有兩條半懸的細腿還在隨著老頭猛烈抽插而無力的晃動。

                老頭感覺小慧的反映不夠強烈刺激不了他的神經,就俯身咬扯小慧的乳房、
            肩膀、手臂。小慧隨即再次發出了,「啊、啊」的慘叫聲,而兩手卻抱壓著老頭
            的腦袋在肆意在自己身讓蹂躪。

                劉剛望著自己老婆身上被鬼咬的牙痕,他的陽具也勃起了,畢竟他那裡看到
            過這樣刺激的做愛,而且還是在自己老婆身上。

                不多時,老頭猛的挺起胸膛,下身用力一頂,喉嚨裡發出沉沉的低吼,他也
            到高潮了。隨著他冰涼的液體射入,激烈的刺激子宮,小慧又一次高潮了。而這
            老頭高潮後,精神卻更好了,而不是平時看到的那種病態。「叭」的一聲長而粗
            大的陽具從小慧的身體裡拔了出來。龜頭上還流著黃黃的,還發著惡臭的膿液。

                小慧長出了一口氣,努力的支起身體跪爬來到老頭陽具前。忍著為他舔吸,
            把膿液都含在嘴裡,發現老頭正盯著自己便臉上擠出淺笑。把膿液嚥了下去後癱
            爬在老頭的腿上。

                劉剛卻只能無所適從地傻傻的坐在另一邊。而他的陽具把的的內褲高高的支
            起。

                「明天小慧是你的。」老頭慷慨的說,指揮在兩人和自己一起趟在床上睡覺
            了。





                                         (二)  

               就這樣小慧恪守著為妻之道,輪流服侍著兩個「老公」,不斷的交媾小慧身
            資也更加的嫵媚動人。而劉剛在憐惜與痛苦中煎熬過了一個月。一日老頭將自己
            魂魄嵌入小慧的琉璃飾品中,讓小慧帶著他到西南偏遠群落找巫師做法,消減自
            己的陰氣。因為老頭畢竟是異類,也擔心自己在世間遊走難保不碰到高人把自己
            給滅了。

              劉剛哪裡放心小慧一個人去,也就一路陪同前往。

              在西南偏遠的原始森林內存在著不為世人所知的原始群落,那裡依舊盛行巫
            蠱。而巫師更能做到與鬼神交流,且巫師為了能讓自己巫術高超更願意放棄普通
            的道德,與孽鬼為伍。

              部落的部眾各個都是蠻人基本過著與世隔絕的原始生活,突見來了一男一女。
            這兩人正是劉剛、小慧,兩人一路在老頭指引與庇佑順利到達。來到看到這個部
            落不大,但那些骯髒、邋遢還帶有凶悍的部眾令他們感到膽寒。

              巫師基本明白他們的來意,將兩人帶入高腳屋內。擔心劉剛、小慧害怕法事
            過程,而只對老頭做傳音交流。巫師先為老頭做法消陰氣,老頭答應將自己與小
            慧交媾時混合的體液給予巫師作為交換。畢竟這混合體液對巫師來說是太難得了,
            因為小慧八字、命理完全符合是巫術最好的女體。就這樣談妥,約定月圓之夜子
            時做法。另外再答應巫師兩個附加條件。巫師對部眾誆說:「感念這對夫妻的誠
            意,需要四天後為他們做法消災。」

              巫師覺得自己部落的人丁不足還邀約其他幾個部落的巫師攜部眾來助。

              四天後,月上枝頭。部落廣場內點起篝火,鼓聲震耳,廣場周圍鬼紋旗林立,
            祭祀台前六個小巫手舞足蹈饒圈舞動。四五個部落近百人圍篝火而立。劉剛與小
            慧還有老頭也在人群中,當然老頭就幾個巫師和小慧夫妻能看到。約半個小時後,
            牛角號響起,巫師抓起把藥粉灑入火中,火更加旺了。

              這時過來兩個小巫帶小慧往篝火旁的石台走,小慧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茫
            然的看了眼老頭。老頭示意他會陪著一起過去的。劉剛也想陪著小慧,小巫說:
            「你等在這裡。」

              來到篝火旁,人群一陣喧鬧。這裡的部眾那裡看到過這樣的美女,婀娜嬌小
            的身姿無比勻稱,乳房把體恤撐的鼓起,短裙下修長的玉腿在火光的映照下更加
            動人。比起這些部落裡的娘們就完完全全是個天仙。

              在小慧旁的小巫示意脫掉身上的衣服,小慧大吃一驚。疑惑又無助望著老頭。
            老頭明白小慧在自己面前猶如蕩婦一般,那是因為自己和劉剛之間有血誓契約,
            受誓約的左右,而現在小慧完全是個正常而知羞恥的少婦。

              「那你把你的內衣脫掉好嗎?需要幫你塗抹密藥,等下做法的時候能保護你!」
            老頭不敢在現在和小慧硬來,畢竟事關重大。

              但小慧還是有所顧慮。

              「這能助我去陰氣,難道你不希望我們能永遠在一起嗎?」

              「我願意,但是∼。」

              「時間不多了,老婆別猶豫了。」

              小慧經不住老頭的苦勸,紅著臉無奈地當著眾人隔著體恤把胸罩脫去。而遠
            處劉剛卻被這一幕看傻了。小巫接過胸罩交還到劉剛手裡。

              小慧躺上石台,兩小巫把一大盆白色熱藥湯「嘩、嘩」地由上到下澆在小慧
            身上,這時小慧身上的體恤已經和透明了一樣,乳頭在衣服上形成兩個凸點。小
            巫手抹膏劑準備要給小慧塗抹。

              小慧羞怯不已。「你來幫我塗好嗎?」哀求地問老頭。

              這事老頭那裡能做,本來自己就是鬼性,不能做這一切。而且現在也不能現
            身。只得再次勸說小慧。小慧無奈只得任由小巫在自己身上撫弄。

              老頭明白這些藥其實是改變小慧陰精能助自己去陰氣和巫師用各種動植物煉
            成的媚藥,為的是等下為提取小慧和這裡七七四十九個部眾交合精液與小慧的陰
            精混合液。畢竟需要交媾的人數太多,怕小慧身體不能承受以及防止小慧不願意
            交合用的。

              兩個小巫的先是在小慧身軀遊走,不放過胸前任何一個角落。尤其小慧的乳
            房更是死命的撮捏,小巫的喜色在臉上表露無疑,不時用手指撥弄小慧凸起的乳
            頭,彷彿兩人在比賽誰更能挑起小慧的慾望。

              小慧唯有緊閉雙眼,呢喃地說:「你們不要這樣戲弄我」

              「沒辦法呀,隔著衣服我們很難讓藥效進入你體內哦」

              「你要配合放鬆自己,對,放鬆,再放鬆點。」

              小慧希望快點能結束,只有盡量的放鬆自己,羞恥地任由他們的挑逗般的撫
            摩。

              遠處劉剛看在眼裡焦躁萬分,因為「嚨,嚨」鼓聲,讓他什麼都聽不到。

              兩小巫見小慧開始配合自己了,互相使了眼色開始將小慧體恤往上捲起到乳
            房根部,露出細白的腹部。黝黑的手掌終於接觸到了小慧柔軟的身體。

              草藥、膏劑與篝火的溫度混合作用,開始讓小慧身體開始發熱,氣息加重。
            身體也開始適應陌生人的撫摩。

              圍觀的部眾各個熱血沸騰,驚歎世間會有如此尤物。各個雖然不敢大聲說話,
            卻也在竊竊私語。「真想看看她的奶子是怎麼樣的啊。」「她肯定是個騷貨,看
            她樣子多享受呀。」

              劉剛聽著這些蠻人談論自己的老婆,卻也不敢發作。畢竟自己文弱那裡是這
            些人的對手,估計一掌就能把自己拍趴下。

              石台上兩小巫還在撫弄小慧,還不時將手探到捲起的體恤內,觸碰小慧的乳
            房,無意識地用手指勾弄下乳頭。小慧每次被他們碰觸到自己敏感的乳頭,身體
            就不由的一震。看的眾人眼睛都快掉出來了,圍著的人群,越來越靠近石台,圈
            也越來越小。劉剛也不由的別人往前推。要不是有幾個小巫維持幾乎都有人湊到
            小慧旁邊了。

              兩小巫見小慧沒有反對自己觸摸到她的乳房,就更加大膽。微帶挑逗的說
            「你看,你現在這衣服已經和沒有穿一樣了。」

              小慧看了眼自己的身體,兩手摀住臉自語「太羞恥啦。」

              兩小巫索性將體恤完全的褪到小慧腋下,讓兩豐滿的乳房完全的與空氣接觸。
            乳房沒有了體恤的束縛彷彿一下獲得了自由,劇烈的抖動幾下。塗滿在藥液的乳
            房在篝火的映照下顯的晶瑩、水潤。

              其他部眾幾乎同時發出了「哇」的一聲。距離石台遠的人拚命擠過來。還有
            幾個因為爭搶位置而動手打了起來,幸虧有巫師制止才沒有造成更大的混亂。

              同時小慧大驚連忙摀住胸口,在睜開眼睛,用眼神哀求小巫。而兩小巫卻帶
            淫褻地望著她臉上還掛著壞笑。一旁的老頭將手輕輕地放在小慧頭上安撫,小慧
            對老頭難得地這樣溫柔對待感到無比滿足,就聽憑小巫把自己的手挪開。

              此時劉剛聲嘶力竭地狂叫著衝到石台旁,「你們要做什麼,停下。」妄圖結
            束這一切。

              巫師示意,即被三、四個強悍的部眾制服,拎到石台一側。小慧看到劉剛也
            來到了旁邊,正哀怨而憤怒盯著自己更加的羞怯。望著劉剛徒勞的掙扎勸慰道:
            「為了老公,我願意承受這一切的。」

              其他部眾哪裡知道小慧說的是哪個老公,聽著充滿母性的話語,讓他們覺得
            小慧更加的可人了。

              劉剛氣的說不出話來,只是劇烈的搖頭。

              兩小巫聽著這些,更起了羞辱小慧的淫心,一個輕柔的撥弄一個掐擰她已經
            挺立的粉紅嬌小乳頭。

              小慧盡量地忍受小巫對自己身體羞辱,聲音斷續無力地說「我有義務∼我∼
            要為老公做這些的,你∼你應該要明白呀。」幾個部眾覺得劉剛誤事,把他抓的
            更緊。劉剛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別∼別傷害他」小慧心疼地說

              這時候老頭飄身來到劉剛旁和顏悅色地用誓約威脅。劉剛臉色大變,就不敢
            再亂動了。





                                        (三)

                這時候所以人都看出小慧已經非常地配合這一切了,紅潤的臉旁顯示春心已
            微有蕩漾。又過了約莫幾分鐘讓小慧趴在石台上,給小慧背上澆藥塗抹。

                當小慧趴下後,小巫順勢將體恤脫去,小慧也沒有任何的反對。「你的頭髮
            擋住了,你要把整個背都露出來」小巫說。小慧配合地將頭髮順到一側。

                「沒想到,美女的背也這樣誘人」圍觀人群中讚歎不絕。

                的確潔白的皮膚,纖細的腰肢,因為擠壓從側面探出的乳房,讓人更多的遐
            想。小巫上下來回推撫,小慧隨著他們的推動身體輕微的來回挪移。

                雖然小慧腰肢秀美,但兩小巫更期待的還是能撫摸到她更隱秘的部位,但畢
            竟也是法事需要,只得繼續做著。

                這時候站在劉剛旁的強漢看到他手裡拿的小慧的胸罩,就饒有興趣地向劉剛
            索要,想看看到底是怎麼樣的東西。

                劉剛又氣又惱,卻也只能友善的說:「這是衣服呀。」

                「怎麼這樣小?」

                而劉剛一時也答不上來,其他部眾聽到也好奇的想要看一看,不時有人來摸
            一下並讚歎手感不錯,望著胸罩上纖細的肩帶。

                「是不是用來綁你老婆的哦」有人疑惑而打趣的問。

                「不,不,不是這樣的,這是∼。」

                大家的疑惑地等劉剛的解釋。

                「這是內衣。」

                「啊!?」

                人群中聲音越來越大,小慧也注意到了。

                「是罩我老婆胸部的。」

                「胸部?是不是就是她的奶子呀」

                劉剛對他們粗俗的話無言以對。

                小慧雖然已經有點迷離但聽的還是羞愧不已,那裡有這樣和別人談自己老婆
            內衣的!

                在人群後面的人看不到,想擠上來並大聲喊著「看一下,怎麼樣的呀?」

                劉剛身邊的強漢擔心人群亂起來受到巫師的怪罪,想強拿過去說「來給大家
            看一下嘛。」

                劉剛實在不好意思,羞愧地將自己老婆的胸罩舉起「就是這樣,沒什麼好看
            的。」剛想放下另一側的又大喊看不到,劉剛只得再舉向另一邊。

                石台上小慧羞的真想找個洞鑽下,臉燒的通紅還是打起精神:「剛,給他們
            吧。」

                劉剛羞愧地將自己老婆的胸罩遞了出去,人群一陣騷動。爭著傳遞欣賞。

                祭祀台上,巫師的大弟子眼讒石台上的大美人,也想參與。巫師自然明白他
            的想法,邪笑著應允了

                「你屁股上也要塗上。」大弟子來到石台旁對小慧說到。

                小慧見他,約莫四十多,但語氣與打扮比小巫更有權威。

                「哦」小慧順從地回答

                「你必須要把裙子脫了,不然我們沒法做。」

                「嗯。」當著這樣多的人,小慧實在不好意思,示意由他們幫自己來脫。

                當地人都是用繩系衣服,那裡會脫這個,大弟子示意兩小巫來做。

                小巫找了個理由:「這個要你自己來的,我們會把你漂亮衣服弄髒的。」

                小慧也想起自己的裙扣在前,便跪坐起,將裙扣鬆開,後又趴下。

                呢喃的說「沒事的,麻煩你們幫我吧。」

                大弟子抓住裙角,小慧配合的抬了下腰部,勾起雙腿,裙子完全離開了小慧
            的身體。大弟子得意的將短裙拋向人群,人群中一陣爭搶。所有人的視線又全集
            中到石台上。大弟子又兩手勾住小慧內褲往下一扯,拉到大腿根部。小慧氣息一
            陣急促。

                「這個也要脫」大弟子用堅決的語氣告訴小慧。

                「好羞恥啊」小慧將兩手墊在額前,臉埋了起來。

                站在劉剛旁的強悍部眾怕劉剛失控,把手搭在劉剛的肩頭「你好福氣,有這
            樣漂亮的老婆。」想的是要穩定劉剛的情緒,但眼睛卻一直朝著石台張望。而劉
            剛卻是怒火中燒。

                大弟子再次將小慧的內褲拋向人群。「是濕的,看是濕的。」人群中傳出雀
            躍人驚喜的叫喊聲,互相將小慧內褲底撐開傳看。

                「給我,給我還」劉剛朝著大喊,卻是沒有人睬他。而小慧將頭埋在手臂裡
            不敢抬頭。

                有人卻在劉剛背後底語「她是不是很騷呀?」

                有大弟子在,兩小巫就只能在旁邊做配合。將小慧的兩腿適度的分開,方便
            大弟子。而人群中人影移動,盡量的往石台後側靠,希望能看到小慧最私秘部位,
            但畢竟篝火在小慧的側面,還是看不太清楚。大弟子根本就沒有塗抹什麼膏劑,
            不由自主的將手指探到小慧的陰唇,由下往上挑弄。小慧身體顫抖口裡發出「嗯
            啊」的輕歎。一屢淫絲晶瑩透明一頭連著小慧的陰門,一頭連著手指。大弟子得
            意的用兩手指撮弄小慧的淫水。

                不多時若干火把照在後面,將小慧的陰部照的一覽無遺。粉紅的陰唇動人無
            比,還在微微的張合。

                大弟子讓小巫在小慧下身澆上湯藥,自己手塗膏藥,在小慧臀部開始揉捏。
            時不時把她掰開合攏,小慧的陰唇跟隨自動開合。看的兩小巫直嚥口水。

                劉剛看的也動心不已,回不過神來,熱血上湧,兩眼發直,好像也和其他部
            眾一樣期待下一部的發展。

                不多時,大弟子讓小慧翻過身來,仰天面躺。小慧發現無數火把高照,自己
            的身子被照的通亮,而無數的眼睛正盯著自己身子看,其中也包括劉剛,不時還
            有人猛嚥口水,羞的只得用手掩面,不去理會。兩小巫開始揉捏小慧的上身尤其
            是她那誘人的乳房,乳房隨著他們的大手不時變換各種形狀。而大弟子將藥膏塗
            抹於小慧大腿,自然也不時碰觸小慧敏感的陰部。小慧身體的反應越來越強烈,
            胸部不斷起伏,被他們挑逗的幾乎不能自己。

                大弟子看到小慧已是迷離狀態,腦袋不由自主左右晃動。將拇指頂住小慧陰
            核,手指深探到小慧陰道內,小慧緊咬淫呀,不時發「嗯啊∼嗯啊」的鼻息聲。
            陰道一緊一鬆的生怕手指離開。

                「感覺怎麼樣?」大弟子關切地問小慧。

                「好羞恥∼。」

                「我是問你身體感覺怎麼樣?舒服嗎?」

                小慧閉著眼睛略微點頭。

                「我們繼續?」

                大弟子見小慧沒有回答,重重地在小慧陰道內按壓後突然抽出。

                「啊∼好的。」小慧對手突然的離開,掙開了眼不由自主的回答,眼神中略
            帶哀怨。

                「你先把這藥喝了,你要多補充水份。」

                小慧聽話地起身接過,一飲而盡。喝完後彷彿在聽大弟子的下一步指示坐在
            石台上沒有亂動。

                「掰開你的陰部讓我看一下,是不是可以做下一步了。」

                小慧完全不明白下一步是什麼意思,在她心理已完全被藥物支配,期望的是
            大弟子能夠繼續,更羞恥地希望能有人和她來交媾。

                小慧支起兩腿,單手支撐身體,撇開臉用兩個手指將陰唇張開。

                「看不清,再張的大點!」大弟子用命令的口吻羞辱般地說到。

                小慧不敢有任何的反對,請兩小巫幫自己扶住身體,兩手將陰唇拉開,恥辱
            地展示隱秘部位。

                大弟子看了下,對後面喊到:「火把。」

                立刻五六個人高舉火把來到大弟子後面,把小慧身體和陰部照的通亮。各個
            舉火把的也都在探頭細看。大弟子看了下,用手指粗魯地插到小慧陰道內,使勁
            往裡插探。刺激的小慧抬頭長嚀「啊∼哦」。胸部劇烈起伏,看的舉火把的人眼
            珠都快掉下來了。

                「好像可以了」大弟子對小慧命令說:「你等著不要動,我讓師傅來看一下。」

                由於視線被當住,看不到發生什麼,劉剛再三請求才在幾個強悍部眾陪護下
            來到小慧旁,看到小慧這樣無恥地展示著下體,又氣憤又興奮。

                「小慧,∼你。」

                小慧聽到羞愧無比:「我∼。」

                這是老頭飄身來到小慧旁「老婆,沒事的,我永遠愛你。」

                這話給了小慧巨大的安慰,股起勇氣斷斷續續地說「剛,∼我是愛你的。我
            ∼我也是你的,回去∼我會補償你的。」抬眼卻發現劉剛陽具也已勃起,把褲子
            支撐的不成樣子。劉剛也發現了自己的變化,自覺羞愧。

                「能不能讓我摸一下,感覺一下」其中一個舉火把的試探的問小巫。

                小巫自己把手扶住小慧的乳房揉捏著,卻得意地說「你們不行。」

                「不要這樣,太羞恥了。」小慧哀求著說。

                「感覺怎麼樣呀?」舉火把的羨慕的問。

                「很軟,很軟」小巫又用手指快速勾弄小慧的乳頭。小慧身體急速顫抖,癱
            靠在小巫身上,而兩手還是羞恥地扯著自己的陰唇,支起的腿輕微滑落。

                這時看護劉剛的部眾上前用力揉捏小慧另一個乳房,疼的小慧「啊」的長歎。
            小巫怒罵,那部眾意正嚴詞的回答:「他老公同意的。」回頭怒視劉剛,劉剛語
            噎。那部眾無比享受地將手滑到小慧陰部,粗魯地摳弄她的陰道。弄的小慧疼痛
            無比,喘著粗氣哀求「溫柔點∼。」

                  突然有人低語「巫師來了。」那部眾才趕緊把手收回。

                巫師來到面前,小巫將小慧的兩腿支起最大限度的打開。小慧彷彿感到巫師
            的權威,打起精神,更努力的將陰唇扯開。巫師手浸藥盆用做潤滑,伸手無情的
            插向小慧陰道。小慧疼的腰身繃直,屏氣不敢出聲。直到巫師將手全部沒入,在
            裡面掏弄了一下,抽出後。才大口大口的呼氣。在一旁的劉剛心疼無比,卻也無
            奈。

                巫師望了眼月亮,告訴大弟子「可以了。」




















0.013103008270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