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英精學園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剛從師大畢業的陳幸玉,第一年就被分派到私立明星學校英精中學擔任國中
部的公民老師,並且兼任一年平班的副導師。英精中學除了高中部有著超高升學
率外,各種體育代表隊也都想都有名氣,老師的薪資與紅利更是私立中學里最高
的。以一個沒有背景和經驗的人來說,剛畢業就能夠到這麽好的學校任教,陳幸
玉覺得運氣好的有點不可思議。
��
��「叩、叩」開學的前一天,陳幸玉輕敲著校長室的門。

��「來了!」穿著長擺緊身T恤的年輕女秘書替陳幸玉開了門∶「陳老師,校
長等你很久了。」

��雖然知道這樣盯著別人看是不禮貌的,尤其是初見面的同事,但陳幸玉還是
訝異地往T恤的下擺望去,想知道T恤里面還有沒有穿褲子,因爲緊身T恤的曲
線是那麽的平整∶『如果有穿褲子的話,T恤應該會有點突起的樣子啊┅┅』

��發現別人正盯著自己打量,秘書趕緊說道∶「快請進來吧。」

��「喔!我只是看你的腿很長、很美。」感到自己的失態,年輕的女老師趕緊
岔開話題。

��「謝謝!陳老師才真的是氣質美女呢!」秘書將陳幸玉請進了屏風後面。

��屏風的後面是校長辦公的地方,一端是辦公桌和董事長椅,另一端有一組排
置成L型的沙發和一張透明的桌子。在校長的椅子後面的牆邊有兩個木制書櫃,
另外還有一個門,應該是校長休息用的小房間,另外兩面牆上挂滿了裝飾品或鏡
子。

��「請坐。」高瘦的校長關上電腦的螢光幕,坐在辦公桌後面,示意陳幸玉坐
在他前面的椅子上。

��「我先自我介紹吧,我姓張,弓長張,名堯田,堯舜的堯,農田的田。」張
校長指著秘書說∶「她姓林,雙木林,叫她郁崎就好了。」

��張堯田吞了吞口水∶「雖然她跟你一樣是今年新來的,但是有什麽困難找她
就可以解決了,郁崎是這間學校的校友,剛剛從這里畢業,對這里的了解比你還
多。」女秘書剛好端茶進來,對女老師笑了笑。

��陳幸玉推想郁崎應該只有18歲吧,但這樣一間私立名校的畢業生爲何沒有
繼續升學而直接就業了呢?陳幸玉心中充滿疑惑。

��張堯田接著說∶「本來我們每年都會幫新老師們辦一個歡迎會的,但是今年
只有你一個新老師,與其花費在歡迎上,不如讓學生使用,你不會介意吧?」

��「當然不會。」對於校長的客套,女老師緊張的應對。

��「那就好,喝口茶吧,不用緊張。」張堯田將一杯茶遞給陳幸玉。

��「謝謝。」陳幸玉接過了茶,將茶擺到自己面前。

��「趕快喝吧,不然涼了就不好喝羅!」

��看著陳幸玉喝過了茶,張堯田接著說道∶「這筆錢會提供給一位清寒學生作
爲獎助學金,回饋一下社會。」

��陳幸玉心想∶『明明是高收費的私立學校,還說要回饋清寒學生,只是做做
宣傳吧!』

��「我們學校之所以能成爲名校,就是因爲學校學生很努力。學生的社團活動
都有老師指導,基本上,大部分的社團活動負責老師都是本校的校友,我們的儀
隊目前就是由你們班上的王老師負責訓練,田徑隊則由教你們班體育的溫老師負
責┅┅」

��陳幸玉想起正導師淑玲,姿勢永遠像是模特兒一般,原來是受過儀隊訓練。

��「學生不管遇到什麽問題,我們做老師的都要設法協助,不然我們這里就不
配稱爲學校,而是學店了┅┅」

��「所以每班除了導師之外,還有副導師的編制。一方面,可以減輕導師的負
擔;另一方面,對學生的照顧也較爲周延。你是新來的,先當副導師,表現好的
話,明年就可以當正導師了。」

��滔滔不絕的道德演講,使得陳幸玉感到快睡著了。��

��張堯田推推有點下滑的金邊眼鏡,盯著眼前這位年輕女性道∶「像你這樣年
輕有活力的老師,是最充滿熱忱的了。」

��張堯田忽然站起來,伸出枯瘦的雙手,握住了辦公桌對面的右手。「就請你
把你的熱情奉獻給這間學校吧。」

��陳幸玉霎時感到一陣  心的感覺,訝異的抽離了右手,這使得校長顯得有點
狼狽。

��「校長,沒別的事的話我想先告辭了。」

��「那┅┅我想今天就這樣吧┅┅如果有困難或是任何的問題可以隨時來找我
或郁崎,不一定要是學校或學生的問題。」張堯田聳聳肩,沒事一般的說著。

��陳幸玉快步離開了校長室∶『剛剛是我多心了嗎┅┅』
��「陳老師┅┅」陳幸玉步出了校長室之後,一位矮小的男老師追上來。

��「有什麽事嗎?」看著上氣不接下氣的男老師追過來,陳幸玉停下了高跟鞋
的速度。

��「我是柔道社的指導老師,我叫徐偉杰。」男老師指著左胸前的名牌答道。

��一百六十五公分高的陳幸玉看著眼前比自己個頭還小的男人,心想著∶『這
種身材有可能教學生柔道嗎?』

��「過一陣子陳老師要家庭訪問,請替我詢問學生加入柔道隊的意願好嗎?」

��「社團活動不是高中部才能夠參加嗎?」

��「如果等到高中才開始訓練選手,是沒辦法得到冠軍的。」徐偉杰解釋道∶
「不止是柔道社如此,遊泳、田徑、桌球都是從小扎根。」

��『也就是因爲國中部選手能直升高中部,所以運動比賽才能那麽厲害吧!』
陳幸玉這樣想著。

��「我再和王老師討論看看吧,要是王老師不願意,我也沒有辦法勉強。」

��「那就萬事拜托了。」徐偉杰笑了笑,充滿老人斑的臉卻因此而皺了起來∶
「陳老師如果遇到什麽困難都可以來找我,我隨時都能夠替陳老師服務。」

��「那我先謝謝你羅!」

��學校里的同事都是肯幫助人的好人呢!陳幸玉覺得很幸運。
��「我看到了。」坐在校長是里的張堯田,對著正在收拾茶杯的年輕女秘書說
道。

��女秘書納悶的說∶「主人看到什麽了?」

��張堯田說∶「我看到你對陳老師露出淫蕩的笑容。」

��「郁崎沒有,郁崎是主人乖巧的奴隸。」女秘書緊張的連忙揮手。

��「是嗎?我明明看到你端茶進來的時候對著陳老師淫笑,還敢說沒有?我看
你是想受處罰了。」張堯田拉開抽屜,按下抽屜里面的一個暗鈕,門窗立刻自動
上鎖。

��「不要┅┅」想到等一下會受到的酷刑,郁崎攤坐在地上,緊身T恤的下擺
上滑到腰際,露出茂密的陰毛。

��張堯田對秘書下了不成文的規定,例如打破東西要滴蠟油,弄翻茶水得拔陰
毛,送錯文件要在上班時被放跳跳蛋,對外人淫笑就要「雙龍柱」。所謂雙龍柱
的刑罰就是在陰道和肛門同時插入。

��「先幫我吸吮吧!」張堯田脫下褲子,掏出醜惡的陽具。

��郁崎將T恤脫掉後,看到張堯田的陽具,直覺性的以狗爬的姿勢過去舔舐肉
棒與肉袋,並巧妙地運用手指,令張堯田的通體火熱。

��「嗯┅┅嗯┅┅」郁崎一邊吸吮,一邊扭動嬌軀,不時將兩顆乳房取代嘴巴
的功用。

��「主人┅┅奴隸求求主人┅┅」

��「求什麽事阿?」

��「請主人┅┅求主人懲罰奴隸┅┅」

��郁崎已經被欲火給焚身了,另一邊張堯田的胯下卻毫無動靜。

��「好吧,我就大發慈悲懲罰你。」

��張堯田將郁崎頭給推開,趐軟的郁崎馬上攤倒在地。張堯田到書櫃里拿了兩
樣東西就回來,讓郁崎上半身靠著玻璃桌,雪白的乳房壓在玻璃桌上,帶給郁崎
更大的刺激。

��「打開吧!」張堯田扳開女秘書的兩腿,將其中的按摩棒插入肛門。

��「啊┅┅」雖然已經被校長調教了很久,郁崎還並不是很習慣於肛交。

��看到女秘書又興奮又難過的性感表情,張堯田的胯下終於有了反應。張堯田
拿起另外一樣東西,外形有十五公分長、直徑四公分的假陽具,但里面卻有著十
公分長、直徑三公分的洞的橡膠制品,將肉棒套入膠棒中。

��「我來了。」張堯田扶起郁崎的腰,將「下體」對準肉洞。

��「啊┅┅啊┅┅」郁崎感到巨大異物的插入,強烈的沖擊帶來美感,肉穴馬
上就以流出淫液作爲回應。

��「主人啊┅┅好爽啊┅┅」

��張堯田開始活動,像狗一般的奸淫著郁崎。

��「噗吱┅┅噗吱┅┅」在白天的校長室里響起。

��與這樣美麗的胴體交媾,張堯田興奮地發出吼聲∶「噢噢噢┅┅」

��火熱的液體射入了膠棒內。

��作爲張堯田的奴隸已經五年了,郁崎熟練各種性技巧,也深深陷入情欲的世
界中。所以盡管張堯田的子孫們已經傾巢而出,郁崎仍是不斷的將臀部往後挺,
繼續發出的淫聲浪語使得張堯田大爲感動。

��張堯田將陰莖拔出膠棒,讓膠棒繼續插在郁崎的陰道內。

��「就這樣穿上衣服吧。」

��聽到命令,還未達到高潮的郁崎,順從地穿起了T恤,貼身的白色T恤因爲
汗液而顯得透明。白濁的精液沿著大腿間流了出來,更增添說不出的性感。

��「主人┅┅」

��利用夾緊大腿根,使得兩根性具在體內造成更大快感的郁崎,站了起來,繼
續收拾著茶杯。
��開學當天,導師王淑玲與副導師陳幸玉面對這學期剛進入國中就讀的學生,
進行推選班級干部的工作。

��「接下來請各位同學幫忙核對通訊錄。」淑玲雖然讓人感覺一板一眼,但明
星一般親切甜美的容貌與模特兒一般的身材,即使同樣身爲美女,看到淑玲的模
樣,幸玉不禁羨慕起來。
��
��「今天只上半天課,從下午開始,老師會依序到每位同學家中拜訪,請同學
確定通訊錄上的住址電話沒有問題,不要讓老師白跑一趟喔!」穿著白色連身套
裝的幸玉,並沒有發現台下有個學生閃過一絲邪惡的眼神。

��淑玲清脆的聲音,親切的提醒著學生∶「老師從前面的號碼往後出發,陳老
師從後面的號碼往前,中間的同學就不一定是哪位老師去了。」

��淑玲只有比幸玉大一歲而已,也是大學畢業就進入英精中學,負責教英文。
雖然只有大一歲,但是以前曾經幫忙過家族事業,170  的身高又顯得有決斷
力,所以看來較爲干練得多。

��「今天就上到這里了,下課。」面對這些發育良好的國中生,幸玉慶幸自己
穿了高跟鞋,才能比學生高。

��「那麽陳老師,我們就分頭進行羅,BYE-BYE。」下課後,淑玲揮著
手,向幸玉道別。

��「BYE-BYE。」

��『我也要出發了┅┅』揮手道別後,幸玉心里如此盤算著。
��「這種地方,真的住有人家嗎?」

��幸玉看著通訊錄上學生的住址,不可思議的看著外觀已經廢棄的大樓。繁華
的都市里頭,竟然有一座破破舊舊的大廈。因爲幾個月前曾經發生過火災,雖然
結構主體沒有什麽破壞,但黑漆漆的外觀,水電瓦斯也都是問題,使得住戶紛紛
搬出。因爲所有權分散,改建困難,因此拆也不是,不拆也不是的就留下了一座
廢墟在這里。

��「可能是還沒搬走吧,剛剛還跟學生確定過的。」

��幸玉走進了灰暗的大樓,電梯已經沒有電力,所以只好循著樓梯走到八樓。

��孟龍是今年獲得全額獎學金的清寒學生,智力測驗高達160,體育方面也
是健將,才國一就已經165公分了,也只有這麽優秀的人,才能獲得私立名門
英精中學的全額獎學金吧。

��「叮咚!」沒想到這個門鈴還有電,門很快的就被打開。

��「啊!老師好!老師先坐一下吧,我爸媽等一下才會回來。」看到美麗的老
師來到家里訪問,孟龍殷勤的招待著老師。

��「老師,請用茶。」

��「謝謝,走了這麽多路,我的口還真有點渴呢!」幸玉拿起杯子就把茶給一
飲而盡。

��「老師真渴啊!」孟龍笑著說,又裝了一杯茶給幸玉。

��「是啊!你每天都這樣走樓梯嗎?這樣很累耶。」幸玉對孟龍的腳力感到驚
訝。接過了茶,又是馬上喝完。

��「也不一定啦!不是每天都必須用走的。」孟龍又端了一杯茶給幸玉。

��「謝謝。」幸玉啜了幾口∶「這是什麽茶啊?酸酸甜甜的┅┅」

��「喔,這只是普通的果汁茶啦,加了酸梅汁蓋去苦味。」孟龍道。

��「苦味?」幸玉正訝異著爲什麽茶會有苦味,頭卻昏昏的無法思考。「不好
意思,我先去一下化妝室。」幸玉爲自己的不適感到困窘。

��「不用了。」孟龍忽然語調冷酷的說道∶「只是藥效發作罷了。」

��「藥效?」幸玉還沒搞清楚怎麽一回事,已經昏了過去。
��再次恢複意志的時候,已經發現自己的手腳被綁在一張床的四支柱子上,身
體像「大」字形狀一樣的打開,雪白的身軀完全赤裸著,年輕豐滿的曲線一覽無
遺。幸玉大驚失色,想要大叫出來,但口里早就被塞上自己的內褲。

��忽然出現一陣閃光,手里拿著數位相機的孟龍走了出來∶「老師的身材還真
不錯嘛,雖然胸部比劉美雪小了一點,但也是很敏感得很啊!」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會聽到這樣的話,至少在今天之前,幸玉一直以爲孟龍
會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

��「嗚┅┅嗚┅┅」幸玉意圖掙脫繩索,但是繩索的結被打在手指勾不到的地
方。

��「別再掙扎了,老師。你要是敢亂來,我就把你的照片公布出去,別忘了,
現在的網路可是很發達的喔!」孟龍一邊說著,一邊爬到幸玉的身上。孟龍沿著
尖端的圓形乳暈,含住乳頭,湊上唇吸吮著,還用舌頭在乳頭上打轉,不時地發
出聲音。

��幸玉的手被分開綁住,這使得她再怎麽掙扎都沒有用,不禁皺起眉頭,從來
不曾被男人愛撫的肉體,現在竟然被自己的學生玩弄著。

��舐完左邊的乳房之後,舌頭接著遊移到右邊的乳頭來,從乳頭的尖端到乳暈
的全體,孟龍的舌頭不停地玩弄的幸玉的乳房。本來抗拒性的扭動變成有規則的
律動。

��孟龍用牙齒輕輕的咬了幸玉左邊的乳頭,幸玉顫動著身子。雖然還沒有經曆
過男人,但二十三歲成熟的肉體對於沒有愛的性也會起反應。

��「老師,你有性感了吧?」孟龍一邊說著,一邊起身拿起一樣什麽東西。

��『我是怎麽了┅┅從來沒有被男人觸碰過的身體,爲什麽會這麽敏感呢?』
幸玉對自己已經硬挺的乳頭感到害羞。

��「接下來是這個了。」孟龍拿出了有鎖的項圈給陳幸玉帶上,項圈上還連接
有一條繩子,繞過天花板的滑輪。

��「這是爲了怕老師逃跑而準備的。」孟龍一面說著,一面解開陳幸玉左手上
的繩索。

��左手自由的幸玉,一把就將塞在嘴巴內的內褲拿掉∶「救命啊┅┅」

��但幸玉的聲音很快就消失了,孟龍抓著繩索的另一端往下拉,幸玉馬上被勒
得不能呼吸。

��「乖乖聽話就可以受一些皮肉之苦。」孟龍威脅著幸玉。

��幸玉粉白的臉此刻因爲缺氧而脹紅了,只好乖乖的點頭答應。

��「這才乖嘛!」孟龍把抓緊繩子的右手放開之後,便繼續幫幸玉解開右手的
繩索,不過兩腳還是繼續被打開成135度的樣子。

��「坐好,來,乖。」孟龍一副主人逗弄寵物的語氣,但戴上項圈的幸玉也不
得不屈服於孟龍的淫威之下。

��孟龍來到了陳幸玉的後面,拿起了繩索,開始捆綁幸玉的胸部。

��「你想做什麽?」幸玉疑慮的問道。

��此時的幸玉完全不知道孟龍在想什麽,如果是要侵犯自己的話,爲什麽剛剛
沒有趁自己昏迷得時候強暴自己呢?

��「老師的胸部只有C罩杯,我要讓它們更突顯┅┅」孟龍一邊說著,一邊對
著幸玉的耳朵吹氣。繩索繞過乳房的下方,再從背後繞回前方,打成了橫躺的阿
拉伯數字8。

��「喂┅┅好痛苦┅┅不舒服┅┅」幸玉摸著胸前的繩索說道。

��「就這樣表演手淫吧!」孟龍離開了幸玉的背後,這樣說道。

��「啊┅┅我不會啊┅┅」口里雖然這樣說著,但其實是因爲害羞的因素。

��二十三歲的幸玉雖然還沒有過性經驗,但手淫還是有過的。

��「喔,我明白了。」孟龍說道∶「原來與其老師自己玩,老師比較希望被我
強奸吧?」

��幸玉連忙搖手∶「不是不是!」

��「那就乖乖的聽話嘛。」

��老師跟學生之間,教導者與被教導者的立場完全相反了。

��「你不乖我就強暴你喔,我可是握有老師裸照的人呢!你不聽話,我就公布
你的裸照喔!」

��想到自己被全身赤裸的成大字形打開,要是裸照流傳出去,那種羞辱真是比
死了還難過。

��「求求你饒了我吧!」幸玉難過的哭了出來∶「我比你大了十幾歲啊!不要
再這樣羞辱我了┅┅」

��孟龍冷冷的笑道∶「你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嘛!」說完又拉緊了綁住項圈的繩
索。

��「啊┅┅啊┅┅」幸玉的脖子又被勒住,不過這次孟龍很快的就放了手。

��「我答應你就是了。」幸玉無奈的妥協∶「不過你也要答應我,照片絕對不
能傳出去!」

��「少廢話!」孟龍粗魯的說著∶「趕快開始吧!」

��幸玉坐在床上,慢慢的用手撫摸被捆綁的乳房。幸玉雖然不是傾國傾城的美
女,不過認識的人都對她的氣質稱贊有加。幸玉夢想能在薪水優渥的英經學園工
作一陣子,再找個好人家嫁了,這麽單純的夢想千萬不能破滅。

��幸玉開始撫摸乳房,孟龍冰冷的視線射在她的身上,強烈的羞恥感使全身感
到火熱。

��「要認真一點弄,不然我就要強暴你了!」幸玉的手一遲疑,就遭到孟龍就
無情謾罵。

��「不要只是玩胸部啊,我想看看老師的陰唇!」

��幸玉本以爲孟龍是有戀胸癖,才會捆綁自己的胸部,沒想到孟龍連下面都要
看。自己都很少看到的陰唇,剛上國一的學生竟然強迫自己露出來。分開的大腿
只能看到黑色的陰毛,這時候幸玉閉上了眼睛,左手還在乳房上揉搓尖端,右手
移動到陰毛上,把陰毛翻開,輕輕的揉搓肉芽。

��撫摸乳房的手開始慢慢用力,陰毛上的手也開始活潑的蠕動,感覺到孟龍正
在脫去衣服的動靜。恐懼感使幸玉的身體顫抖,很想馬上停止,如果這樣下去,
很可能會被自己的學生強奸。

��「不要停下來。」孟龍說∶「如果沒有達到高潮泄出來,就要把你的相片賣
給學校同學。」

��幸玉不得已的把手指摸到陰唇上。二十三歲成熟的陰核,産生出強烈性感,
使得幸玉的手指更激烈的尋找最敏感的部位。又用手指捏弄完全勃起的乳頭時,
産生難以抗拒的甜美感覺。

��「啊┅┅」幸玉對開始出現的快感忍不住發出哼聲,好像支撐不住身體的倒
在床上,在兩條大腿間的優雅花瓣完全露出,連陰核都讓孟龍看得一清二楚。

��「這里濕淋淋,身爲老師可以這樣嗎?」孟龍無情的譏笑著幸玉。

��幸玉好像沒聽到的一般,手指活動得更快速,美麗的手指在微微隆起的維納
斯山丘和下面的肉縫上有節奏的撫摸,拇指不停的刺激敏感的陰核,從處女的淺
粉紅色洞口看到濕潤的光澤。幸玉已經完全陶醉在自己的行爲里,男學生的淫邪
視線盯在分開的大腿根上看,這樣羞恥的姿勢一直被看著┅┅

��幸玉的指頭快速地扣弄著陰核,「嗚┅┅嗚┅┅」盡管心里不停地壓抑,但
源源湧出的愉悅感,被自己所教的學生這樣的凝視下干著如此卑猥的事,幸玉不
知何時已喪失了理性,忘我的瘋狂手淫著。

��放棄在學生面前的矜持,開始大力的追求更大的快感。幸玉一手搓揉乳房,
另一只手在如真珠的陰蒂上來回地摩擦著,上半身大大地扭動著,發出尖銳的叫
聲∶「啊┅┅啊┅┅啊┅┅」

��另一只手也從乳房上轉到下半身,左右手一起摩擦著敏感的陰核,身體快要
溶化的美感,開始變成強烈的電流,無意中開始頻頻將屁股往前挺。

��「啊┅┅不要┅┅」幸玉緊緊閉上眼睛,咬緊嘴唇。

��平時爲了追求將要來臨的高潮,兩條雪白的大腿會夾在一起摩擦。但被繩索
分開綁住,只有讓玉手在大理石般光滑的大腿間,更活潑的蠕動,在自己最熟悉
的敏感帶撫摸、揉搓、挖弄,從下腹部傳來肉體摩擦發生的水聲,流出的蜜汁弄
濕肛門。一切多馀的思考完全離開大腦,忘記這里是學生的家里,以及有學生淫
邪的眼光。

��「不要看我┅┅啊┅┅」

��強烈的高潮,使已經擡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雪白的下體一陣顫抖後,下體
微微顫抖。




















0.0163049697876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