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淫蕩的如子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慢慢從昏迷中清醒過來,雖然還不能睜開眼,但隱隱聽到一陣陣的笑聲和
一女子的哭罵聲。

��猛然我醒悟到那女子正是我的新娘如子的聲音,我一陣玄暈,心里開始陣陣
地抽搐。我明白了我的處境:我和如子遭綁架了。

��我睜開了眼,發現我的雙手被綁在牆上的鏈子上,雙腳也被死死綁住,一點
也動彈不得。屋里一片昏暗,只一盞燈還亮著。這里顯然是個地下室。

��我慢慢地回憶起昏厥前的情景:如子挽著我的胳膊突然回頭一聲尖叫,接著
有人從我背後摟住我並用一塊難聞的手絹捂上我的嘴,另有一人夾住我的雙臂,
我沒有一點力氣掙扎,然後就慢慢不知人事。

��我拼命想著誰會對我下此毒手。我沒有什麽仇家,那麽這一定是勒索綁架。
我銀行里的錢最近可不多,得找田樹幫忙,這沒大問題。這一想我有些放心。

��我試了試,開始高聲喊了一下。

��突然,對面通向樓梯的門被打開了,一下著沖進來兩個男人,對著我哈哈大
笑。接著跟進來另兩個男人,手里各拽著一個女人的胳膊,此人正是我的新娘如
子,她已經是衣衫不整,上衣扣子被扯掉三個,衣內露出淺紅色的胸衣。

��我雖然並不驚奇她的遭遇,但還是不禁怒火萬丈。

��接著再進來了一個人,他正嘿嘿地陰笑著。我看到他後,腦子一下嗡的明白
過來:是他--龜村--壽田龜村。

��報複奈川是我醞釀了近十三年的計劃。他弄得我傾家蕩産,害得我被迫走向
黑道,多次入獄,而他卻人模人樣爬上了海川會社的總裁,這些倒還不算死仇,
但他還拐走我的未婚妻惠子,並最終導致她自殺,這可是我多年來的心頭恨,我
必須要讓奈川償還這一切。

��最近得知他要結婚,猛然刺激起我長期的仇恨。

��這回神戶的“天狼”下達了命令,要我趁他新婚旅行到舊金山的機會將他綁
架,並利用他在舊金山旅行的蜜月期間,將他的公司搞垮。

��我欣然接受這一任務,這正是公私兼顧的報仇良機。其實若不是“天狼”多
次阻止我動手,我早就要讓他吃盡苦頭了。

��老二、老三、老四和老五的配合完美無缺,很快速地將他們在踏入旅館前迷
倒並拖入貨車,行動計劃一切順利,下一步就是如何在這所郊區的房子了慢慢地
折磨這對新人兒。

��奈川被綁在了地下室里,他的新娘如子還沒醒,被扔在沙發前的地毯上。老
三和老四正蹲在那兒貪焚地撫摸著她的胸部和大腿。

��“老大,把她衣服脫了吧?”老四問道。

��“別急,我們有的是時間,等她醒了再慢慢脫才有意思。”我阻止了性急的
老四。

��老三和老五都嘿嘿的淫笑起來:“老四的下面都快憋不住了。”

��其實,面對這麽漂亮的新娘,我的性器也不住地膨脹,一想到即將享用這麽
美的女人,誰又能抵禦得了這種誘惑?

��這時老二從外邊進來∶“老大,一切都安好了,只要任何人接近這里一百米
以內,敏感器就會響。”

��“很好。”

��我彎身隔著衣服捏了捏如子的奶頭,讓老五拿點冷水來,先將她弄醒。

��如子慢慢地緩過來,看到我們後突然一驚。我們都哈哈大笑,老四一把把她
拉起來緊緊摟住,沖著她嘿嘿咧嘴。

��她嚇的直扭頭,並高喊:“放了我,放了我!”

��我對著老四說:“老四,別把人家新娘子給嚇著。”

��“你知道你在誰的手上?”

��如子茫然望著我∶“請別傷害我,還有我的丈夫他在哪?你們想要什麽?”

��我們都哈哈大笑:“你是說奈川?他很好,你不用擔心。我們也不要什麽,
就要陪你渡渡蜜月啊,哈哈哈哈!”

��老四和老三同時撲上去把她抱住,在她的頸上背上胸上亂吻一氣,急得她高
聲哭叫。

��我穩坐在沙發上欣賞著他們對她的戲弄:“你們動作溫柔點,別把人家的新
衣服弄壞了。”

��老五也加入了戰團,一把將她攔腰抱起,並坐到沙發上,伸手在她短裙子里
亂摸。她的上身被老三和老四抱在另一端,雙手被緊緊扣住,上衣衣扣也被扯下
來,老三和老四一人捏著她一個乳房玩弄著。

��如子的哭聲已變小成呻吟聲,她也知道她無法改變她即將遭強暴的命運,只
是不停地哀求他們住手。

��這時地下室傳來一聲喊叫聲,奈川好像已醒了,我們的遊戲就可以開始。

��我和奈川渡過了十幾個小時的飛行,從東京飛到舊金山。我們都有點疲憊,
但都很精神,一想到即將開始的蜜月,我就不住地臉紅。

��自從上星期前我們就開始準備婚禮,一直忙到今天上午--應該說是昨天在
東京的婚禮結束,我們就直接上了飛機。

��奈川說我們要先住進旅館。我可以感到他的男人的沖動的氣息,我已預料到
他想將他憋了一好幾天的精力全發泄出來,我盼望著他將我抱上床的那一消魂時
刻。

��出租車停下後我們往旅館走,一輛大貨車在我們面前突然停下,接著我突然
發現後面有幾個人沖過來,我剛想喊叫,一個難聞的手絹捂在了我的嘴上,接著
我就昏了過去。

��┅┅

��一陣冰涼的水沖過我的額頭,我慢慢地醒轉過來,在我眼前的赫然是幾個陌
生男子,正沖我淫笑。

��我意識到我身上的衣服都還在,剛有點慶幸的感覺,一個豁牙的醜惡男子就
把手伸過來,把我一把抱住。

��我拼命地躲避他那湊上來的嘴,並高喊∶“放了我!”

��邊上一人不懷好意地說道:“別把人家新娘子給嚇著。”

��“你知道你在誰的手上?”

��我茫然地看向他,一個細長個子的男人,臉上都是皺紋,對我淫笑著。我不
知他是不是這里的頭頭,我求他別傷害我和我的丈夫。

��顯然他們都沒安好心,居然說出“就要陪你渡渡蜜月啊”這樣的話。

��這時剛才摟我的那個被稱爲“老四”的男人又沖了過來,邊上另一男人也同
時一把抱住我,使我的雙手無法反抗。可惡的是,他們的手在我身上一陣亂摸,
那個老四甚至將手伸進了我的內衣,用勁的捏我的胸部。

��我一邊大叫,一邊拼命扭頭躲避他們兩人湊過來的嘴。老四在我的脖子上親
了又親。

��我被他們的流氓行徑所激怒,但卻沒有任何辦法。我知道我已落入了可怕的
境地,被他們強暴是不可避免。一想到我這麽純潔的新娘就要被幾個陌生男人強
奸,我就不寒而栗。

��這時另一人把我雙腿抱起,伸手到我的內褲上猛摸,我已開始聽天由命。

��他們在我身上玩了又玩,但並沒有進一步的舉動。我開始抱有一點希望。也
許他們就是要一筆錢吧,奈川會讓他們滿意的。

��這時他們把我放開,我從剛才可怕的過程中恢複過來。接著,開始抓著我的
兩人把我架著走向通向地下室的樓梯,把我架到地下室。

��我赫然看到我的新郎奈川被綁在牆上。
��我一看到龜村,就明白了我爲什麽會在這里了。

��“龜村,你這是在干什麽?”

��“嘿嘿,我干什麽?你還記得我?那你還記不記得十三年前的事?”

��“龜村,你把我放下來,我們有話慢慢說。”

��“哈哈,我們就這樣慢慢地說。”他轉身走向如子,把手捏起她的下巴,嘿
嘿淫笑。

��我大叫道:“別碰她,請別碰她!”

��龜村淫笑道:“嘿嘿,你知道我想要什麽嗎?”

��“你要錢我給你,請你別碰她!她與你無仇。”

��“哈,她與我無仇,那你和我有仇喽?”

��“我們也不是死對頭,惠子的事┅┅”

��“你還記得惠子的事?很好,我就是要報這個仇。嘿嘿,你不是錢多嗎?你
錢再多,也買不了你的新娘子的貞操了,哈哈哈哈!”

��我一陣冷戰,知道得被他大敲一筆了。

��“我求你了,龜村,你放過她吧,我向你道歉。”

��“你道歉?嘿嘿,我也不用你道歉,我要讓你終身後悔┅┅哈哈哈哈!”

��“你說吧,你到底要多少錢?”

��龜村一陣大笑,另外四個人也跟著淫笑。站在邊上的一矮個子插嘴道:“老
大,還等什麽?新娘子早就等不及了!”

��抓著如子右手的男人伸手在如子胸部捏揉著,如子露出痛苦的表情。

��我氣得大叫:“你們要敢碰她,我保證你們就是殺了我,我也讓你們一分錢
也拿不到。”

��龜村哈哈大笑道:“我們這回就是來渡蜜月的,你不讓我們碰她,我們怎麽
讓新娘子滿足啊?”

��我感到一陣絕望∶“龜村,你要怎樣都行,就是別碰她。我┅┅”

��“嘿嘿,我什麽都不要,就是要借你的新娘子用用,過了蜜月後再還你,如
何?”

��我知道這回完了,龜村從來就是不擇手段的人,如子要遭秧了。我看向她,
她也正無助地看著我,她身旁的兩個男人都在她身上亂摸。親眼看著自己的新娘
被淩辱,我氣得血脈贲張。

��我還想再作努力,龜村把手一揮,邊上一最胖的家夥拿了卷膠帶把我的嘴封
上。

��我忿怒地看著龜村,他卻若無其事地說:“你下面就看好戲吧,把你嘴封上
是省得你亂叫,壞了我們的好事。”

��我知道他們要當著我的面輪奸我美麗的新娘,我完全絕望了。
��我看著綁在牆上的奈川,一種複仇的快感湧上心頭。

��我叫老五去拿張毯子鋪在地上,地下室里有些陰濕。

��我回頭看看如子,她已完全絕望了,她丈夫的錢也救不了她。不過,她大概
還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麽樣的遭遇。

��她還想掙扎,老三和老四緊緊地抓著她。我慢慢的走過去,這種時刻我要慢
慢地享受,老四急不可耐的樣子讓我發笑。

��我讓老二替代了老四的位子,老二趁機對著如子的屁股一陣猛摸。

��“老四,把奈川的衣服扒了。”

��我看到如子臉上的恐懼,我正是要的這種恐懼。

��老五從樓上拿來了一條鞭子,我給了老四。老四總是愛干這種事。

��“不要!”如子開始恐懼地喊叫,然而老四的鞭子已經抽下。她心痛的樣子
讓我嫉妒。

��老四也加了勁,又一鞭子,奈川露出極度痛苦的表情。他長這麽大大概還沒
嘗過鞭子的滋味,養尊處優的上身落下兩條深紅色的鞭印。

��“不要!不要打他!求你們了”如子高聲哀求。

��“停!”

��我走過去,湊近如子的臉,托起她的下巴∶“你求我不要打他?”

��如子痛苦地點點頭。

��“那你準備用什麽求我?”

��“┅┅”

��“你不回答?老四,再打!”

��“叭!”

��“別打別打,別再打了,我求求你們了!”

��“那你用什麽求我們?”

��“嗚嗚┅┅你想怎樣都行┅┅嗚┅┅”

��“是嗎?老三,老二,你們把她放開。”

��我看著如子,她兩手撫摸著被抓痛的胳膊,嗚嗚的哭著,她顯然知道我想干
什麽。

��“把眼淚擦乾。”

��她照著做了。

��“你想不想對我們親熱一些?說!”

��她用勁地點點頭,痛苦地忍著眼淚。

��“你先給我們每人一個吻吧。”我站著不動,等著她。

��她顯然在內心掙扎著,痛苦地挪了挪步子,然後完全放棄地走向我,並向她
丈夫看了一眼。

��我對著奈川笑著說:“親親你的新娘子你不會反對吧?”大家都跟著笑了起
來,老四還催促著:“快點!”

��如子來到我面前,閉上眼,把嘴湊向我。我一把把她拉近,她的胸部被緊緊
靠在我的胸部,仍然閉著眼。

��我感受著一個柔軟的身體,幾乎難以把持。

��我慢慢地府下頭,斜眼看著奈川∶“如子,是你要主動吻我,懂嗎?”

��如子的嘴唇慢慢湊了上來,與我熱吻。
��他們把我帶到地下室後,我就知道我的命運。

��他們對奈川的錢毫不動心。果然他們開始打他,這比打在我身上還痛苦。我
知道他們要逼我順從,我也毫無選擇。

��那個叫龜村的人是這里的頭,他命令我給他們每個人一個吻。

��我知道這是如何的羞辱,特別是在奈川的眼前,但我毫無選擇。而且這肯定
只是開始,我逃脫不了被他們蹂躏的命運。一想到要被這幫陌生男人在奈川面前
強奸,我就不寒而栗。

��我心里不斷思索,想著如何才有機會逃脫被他們淩辱的命運。然而我一個弱
女子,如何對付得了他們五個強壯的大男人?而且奈川也在他們手上,我是徹底
完了。

��萬分痛苦下,我鼓足勇氣,走向龜村,把臉湊向他。

��他一把把我貼到他身上,一陣男人的氣息撲面而來。

��“如子,是你要主動吻我,懂嗎?”

��龜村只是停在那兒,等著我主動接吻,我心中的怒火在焚燒。無奈下,我吻
了過去。他粗暴地按著我的背,用嘴唇在我的嘴上磨著,然後又用舌頭往我嘴里
攪,我被迫張開嘴,任他在我嘴里亂攪。

��一陣令人窒息的熱吻之後,他放開我,邊上的人一起鼓掌大笑。

��“新娘子的吻可真熱烈啊!”龜村對這奈川說。

��我可以感到奈川的怒火,我不敢去看他的眼。

��龜村仍然摟著我,把我轉向其他四人。

��“這位是老二。”他指著那個胖子對我說。

��“這兩位是老三和老四。”他指著剛才抓著我的較英俊的男人和那個鞭打奈
川的豁牙的醜惡的男人。

��“這是老五。你可以去親親他們了。”他指向那個矮子。

��他們一陣喝采。

��我只好走向老二,他的肥胖的身軀上盡是橫肉,一想到要和他接吻,我的感
覺難以形容。

��他也是一動不動,等著我的吻。我把嘴吻向他,他卻還是不動,我就將嘴唇
貼著他的嘴唇。

��邊上傳來老四的聲音:“新娘子,可得用點熱情啊!”

��我不敢違抗,老四顯然是這五人中最讓人討厭的。我開始熱烈地吻著老二,
他也回吻我,並把我摟過去,在我屁股上捏了又捏。

��接著是老三,他還算英俊,我也是主動地吻他,他把我摟住,雙手在我身上
一陣亂摸。他隔著衣服的雙手在我的胸部一陣搓捏,我卻不敢反抗,只能任他汙
辱。

��我們剛一吻完,老四就迫不及待地把我拉過去,對著我嘿嘿地淫笑,然後把
我緊緊摟住,慢慢的享用我的熱唇。他還把舌頭在我的口里亂攪,弄了我一嘴口
水。

��最後是老五,他和我一般高,把我摟住後也是一陣狂吻,並把我轉過身子壓
在牆上,然後就是不停地吻我,雙手也是不斷在我身上來回地亂摸。

��被五個人吻過後,我感到極其地羞辱。然而,這還只是開始。

��天啊,誰來救我們啊!

��龜村這個無賴加混蛋,他竟然逼著如子去吻他們。

��我那傻傻的如子,爲了不讓他們打我,只好主動獻身。她哪知道這幫渾蛋可
不就是要她順從地讓他們在她身上爲所欲爲?與其這樣遭受侮辱,還不如一起死
去。但他們把我的嘴封上,就是不讓我提醒如子。

��這幫混蛋,我要殺了你們!

��那個叫老四的家夥打在我身上的皮鞭真是讓我徹骨地痛。但親眼看著我的純
潔的妻子去熱吻這幾個臭男人,我像掉入冰窟一般。

��被他們一陣淩辱後,如子哭了出來。

��“別哭嘛,我們還沒開始呢!”

��龜村這個混蛋,他還想干什麽?

��“站到毯子上去。”龜村又發出命令,並且還獰笑著看著我。

��“現在,你可以把外衣脫掉了。”卑鄙的龜村兩手插著,顯然是在慢慢折磨
我們。

��如子乖乖地站在毯子上,開始慢慢解開上衣,露出緊身內衣。邊上的五個人
都在哄笑,讓她快脫。

��如子的裙子也脫了下來,只剩下胸衣和淡紅色襄邊的三角褲。

��邊上的人都啧啧地發出贊歎:“真是個好身材啊!”

��我怒目而視,如子卻不看我的眼。笨蛋!不能聽他們的,你會被他們玩死。
我不停地掙扎著,希望如子能體會我的意思。但她也像是完全失去意識,像個木
偶一樣聽命於這幫無賴。

��親眼看著我的新婚妻子被五個醜陋的男人淩辱讓我渾身發抖。但一想到這還
只是開始,他們就要在我面前強奸我的新娘,我幾乎被氣暈過去。
��如子順從地吻了大家,我們都已激動不已。

��我可等不急了,但戲要慢慢演才有意思,才能達到報複奈川的目的。

��“站到毯子上去!”

��如子已經認命了,這很好,就省了許多事。

��“現在,你可以把外衣脫掉了。”

��她順從地脫掉外衣,露出精美的身材。媽的!奈川太有福氣了,不過這麽美
的新娘子,今天卻要被我們享用了。一想到要當著奈川的面奸淫他的新娘,我的
陽具就開始跳動。

��我還不想馬上就讓她脫光,女人穿這內衣別有一番風味。

��我脫了鞋子,走上毯子,看著如子漲的通紅的臉,真是受不了。

��“過來,幫我脫了衣服。”

��如子清純的樣子真讓人可愛。她默默地挪過來,仍然抽啼不止,低著頭幫我
解開上衣。

��這樣一個美人幫我脫衣服,我難以自持。我兩手在她的胸前隔著她的胸罩撫
摸著她的雙乳,她的柔軟的乳房摸在手里真是一種享受。

��她想躲開,但意識到面前的處境,只好忍受著我的撫摸,我就愛看她那不情
�的樣子。

��我的上身已被脫光,我把她摟進懷里,慢慢享受著和她肉體的磨擦。她乖乖
地繼續爲我脫衣,兩手解開我的褲子,並彎下身子褪下我的長褲,露出我那被強
烈勃起的陰莖頂的鼓鼓的內褲。

��我一把把她按跪下,我將我的鼓起的內褲貼著她的臉,她想躲開,卻被我用
手按住。

��“把我脫光了。”

��這無疑讓她猶豫起來,但她也只好順從,把我的內褲褪下,蹦出我那已挺立
多時的陽具,她低著頭不敢看它。

��我一把抓起她的頭發,將我的陽具對著她的臉∶“怎麽樣?你用口安慰安慰
它吧?”

��出乎我的意料,她開始反抗。

��我並不急,看她往後倒向毯子,我嘿嘿冷笑。

��“老四,鞭子在嗎?”

��“在!”隨著老四的回答,“叭”的一聲傳來一聲鞭響和一陣悶叫。

��“別打!別打!”如子絕望的撲上來,兩眼祈求地望著我。

��“你還是好好合作吧。”

��我知道現在控制她太容易了,我得好好玩玩她。
��我沒想到是這樣的淩辱,龜村簡直就是魔鬼。

��我被迫脫下外衣,露出我那保養極好的身體,讓這些男人欣賞。這還不算,
龜村還逼著我幫他脫下衣服,極力羞辱我。

��他的內褲一脫下,一陣強烈的、刺激人的男人氣味迎面而來,他那挺立的陽
具讓人窒息。更讓我無法忍受的是,他竟然讓我用口來安慰他的陽具。我可不是
那種任人玩弄的妓女,奈川也從沒這樣要求我。這太過份了!

��我掙脫他的手,倒向地毯上,他卻獰笑著讓老四又打了奈川一鞭。

��我心痛地大喊∶“不要!不要!”

��“怎麽樣?想通了吧?你最好還是乖乖地聽話,讓我高興了,我就不會爲難
你們,否則,奈川會隨時受苦。”

��我無奈地看著可憐的奈川,知道他一定心中痛苦的不得了,但我也沒有辦法
啊!

��“還磨蹭什麽?”

��我轉頭對著那難聞的龜頭,不知該怎麽辦。

��“你沒親過陽具嗎?哈哈哈哈!”

��“快點!你先吻吻它。”

��我笨拙地緊閉雙唇,慢慢地靠向聳立的龜頭。他一動不動,等著我服侍他,
這種淩辱讓我難以忍受。

��我鼓起勇氣,用雙唇吻了吻他的龜頭,一陣刺鼻的氣味讓我窒息。

��“嘿嘿,用點熱情,吻著別停。”

��想著在我丈夫面前去吻別人的陽具,我感到全身冰冷。我放棄了一切想法,
豁了出去,被迫照他命令的去做。

��我將我的美麗的雙唇在他的龜頭上不停的吻著。他用兩手抓住我的頭,將我
固定在那里,讓我無法離開他的陽具。

��“現在多吻吻下面,對對對,就是那里。”

��龜頭下面是帶著青筋的皮,我被迫吻著,往下吻去。刺鼻的氣味我已能漸漸
克服,我閉上了眼。

��“現在可以用舌頭把它添濕。看來她還真是第一次呢!”

��我無奈地伸出舌頭,在他的陽具上舔著。我明顯感到他的陽具一陣陣跳動。
我沿著陽具從下往上舔,再從另一邊往下舔。

��“很好,真舒服。”

��我感到龜村是在故意說給我丈夫聽。卑鄙的龜村!

��我不停地舔著他的陽具,他的陽具越變越大。當我舔到邊上時,龜頭在我的
嘴唇邊磨擦著,將我嘴邊弄得粘糊糊的。

��他就站在那里,得意地享受著我的舌頭給他帶來的快感。

��“好了,你現在可以把它含在嘴里。”

��我知道他遲早要讓我這麽做,這是何等的屈辱,我不時地想著跟他們拼命算
了。受到他們這樣的淩辱,真不如死了算了。但一想到奈川會被他們折磨死,我
又不敢再反抗。

��我慢慢地張開嘴,把他巨大的龜頭含在嘴里。

��“笨蛋!別忘了繼續用舌頭舔。”

��我一邊含著龜頭,一邊舔著上面的尖尖,這種侮辱讓我難以忍受。

��“再含深點。”他發出陣陣呻吟聲,享受著我的嘴唇在他陽具上的磨擦。

��他的雙手在我腦後用力,我的嘴被迫往前含,他的陽具的近一半都塞到了我
的嘴里,我一陣嘔吐,想往回退,卻被他緊緊按著。

��“用舌頭舔。”

��就在這樣困難的情況下,他仍然不放過我,我被迫移動著舌頭。

��他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他控制著我的頭,在他的陽具上前後移動,我的雙頰
感到陣陣酸痛。我不知道何時這才會結束,而且邊上還有四個男人迫不及待地等
著玩弄我,我越來越絕望。

��龜村的陰莖上已沾滿我的口水,也變得越來越大,把我的口撐開,我的舌頭
在他的陽具下不知所措地亂動,好像更他帶來更多的快感。

��我眼角可以看到我丈夫在作無力地掙扎,我可以想像我的奈川在看到他最愛
的妻子被迫跪在地上含著別人的陽具的心情,我心在滴血。我也沒有辦法啊,奈
川,原諒我吧!

��龜村不停地把我的頭在他的陽具上前後移動,同時我的頭被每次往前推時,
他還往前挺他的陽具,使他的陽具越來越深地插入我的口腔,我也越來越難受。

��突然,他把我的口推出他的陽具,將他的陽具在我嘴唇上抹了抹,嘿嘿地笑
著,然後把我推到在毯子上,我知道他要最終強奸我了,我開始發抖。
��這真是我一生中最最羞辱的事,親眼看著自己的新娘被一個無賴淩辱,而且
逼著她爲他口交。

��看著他醜惡的陽具在如子的嘴中抽插,臉上露出得意的表情,我悲憤到了極
點。我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咒罵著龜村,發誓一定要讓龜村碎屍萬段,把他的妻女
奸淫無數遍。

��這個無賴,居然奸淫我新娘的嘴,把他的陽具在如子的嘴里插了又插,還陰
險地看著我痛苦的樣子。

��如子從來不�給我口交,她那純潔的、處女的嘴,就這樣子被一個無賴玷汙
了。

��龜村仍然不緊不慢地讓他的陽具在如子的口中進進出出,如子痛苦的表情,
在我胸中燃起怒火。

��我扭過頭不再看這讓人羞辱的一幕,龜村卻不時地發出快樂的呻吟,讓我難
以躲避。

��“行了,奈川的新娘子的口技實在不行,回頭我們還得好好地調教。下面我
們來看看新娘子的秘洞能否讓人流連忘返。”

��龜村已把如子推倒在毯子上,衆人都哄笑著,說出些極其難堪的話。

��龜村雄糾糾地站在如子的腿間,低頭對她說:“怎麽樣?該脫光了吧?”

��如子坐在毯上,緩緩地解開胸衣的扣子,龜村一把從她胸前扯下胸衣,讓如
子的雙乳第一次暴露出來。

��如子痛苦地用手遮掩著胸部,卻被龜村喝道:“把手拿開!讓大夥都欣賞欣
賞。”

��如子又被他拉起,聳立的雙乳直對著龜村。
��如子被迫將我的陽具親了又親,然後我讓她伸出舌頭慢慢地舔。她都一一照
做,看來她已完全屈服。她那鮮紅色的口紅,在我的陽具上留下一道道唇印。她
那笨拙的嘴和舌頭,表明她是第一次爲人口交,這越發讓我得意。奈川一定被氣
得發狂。

��看著我的陰莖在這樣一個美麗的女人口中進進出出,我的感覺無比美妙。我
想慢慢地享受這一令人消魂的時刻,但陽具已快忍受不住。

��在如子的口中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我以後要慢慢享用,現在我想正式奸淫
奈川的新娘。邊上的同伴大概早已等不急了。

��“行了,奈川的新娘子的口技實在不行,回頭我們還得好好地調教。下面我
們來看看新娘子的秘洞能否讓人流連忘返。”

��我把陽具從如子口中抽出∶“怎麽樣?該脫光了吧?”

��如子顯得更加痛苦,她慢慢解開胸衣的扣子,我迫不及待地扯下她的內衣,
開始欣賞她那圓滾滾的、不大但很精妙的奶房。

��“把手拿開!讓大夥都欣賞欣賞。”

��我順手把她拉起,她第一次上半身裸露在衆人面前。我用手托住她的雙乳,
慢慢在上面摸著,她那尴尬的表情著實讓人激動。

��“你怎麽不脫光啊?”

��她用手褪下三角褲,慢慢彎下腰,我的手跟著她的乳房往下移,同時不停地
在上面搓揉著。她兩眼含著淚,把內褲脫了下來,整個裸露在衆人面前。

��我用手抓著她的乳房,把她再次托起,順勢讓她轉過身,讓其他人都可全面
檢視美麗的、裸露的新娘子。

��我看到大家都吞了一下口水,個個激奮不已。

��我從背後伸手托著她的乳房並在上面搓著,嘿嘿的對著奈川笑道:“你的新
娘的身材可真不錯啊!你一個人享用未免太可惜了,等會兒大家可都要好好享用
享用。”

��“老大,你還在磨蹭什麽?快點干了她,我們都等不急了。”老四在一邊亂
叫。

��我並不理他,慢慢將如子的身子轉過來,她的眼淚汪汪的樣子更讓我激動。
我把她緊緊抱住,陽具在她的陰毛上摩擦著,新娘子被我完全裸露的身子抱住,
奈川不知有何感想?

��我對她一陣狂吻,然後把她再次推倒在毯子上。

��“把腿擡起來,把手攤開。”我讓她把整個身子完全暴露出來。

��她無疑感到一種羞憤,這正讓我更加刺激。

��我讓身子完全趴在她裸露的身軀上,慢慢在上面磨著,一邊近距離地看著她
美麗的臉,在痛苦中扭曲著。

��我用手將她的頭固定住,舔了舔她的雙唇,然後就是熱吻,我的陽具在她身
上跳動。

��她的陰部還是緊閉著,緊張的身體在輕微地抖動。我不再調戲,把沾著她的
口水的陰莖在她的陰蒂周圍磨了磨,然後猛地插入。

��她在沒防備中受我這一下,痛得大叫一聲,然後她的嘴就被我的給蓋住,嗚
嗚地掙扎著。

��我讓陽具在她體內歇了一會,然後就開始慢慢抽動,嘴唇仍不離她的雙唇。

��她的陰道很乾燥,但很快我的濕潤的陽具就開始自由地在里面滑動。

��“新娘子的陰洞真是緊啊!與妓女的就是不一樣。”

��邊上一陣哄笑。

��我歪頭看著奈川,他緊閉上雙眼,露出痛苦的表情。

��嘿嘿,奈川,你也有今天!

��我很快就感到控制不住了,在這麽一個美人的身上操著,實在是太令人激動
了。我稍歇了惜,開始越來越猛烈地抽插起來。

��我已離開如子的嘴,她在痛苦中呻吟著。

��她的乳房在我胸部的擠壓下變了形,我不斷地摩擦著她的身子。我的陽具在
她緊小的陰道內抽動著,一下下地進出,越來越快。我猛然一下,將聚集了多天
的精液全部射在她的里面。

��我不停地泄了多下,也一直不停地繼續抽動,直到完全泄盡。

��“真是暢快啊!”
��真是到了這一刻,我反而冷靜下來。

��龜村讓我脫光後,故意把我轉過身子,讓這些男人觀賞。

��我一生中第一次在這麽多淫蕩的男人面前裸露,這又是一令人極感羞辱的時
刻,可恨的龜村總是想盡一切手法來侮辱我。

��而他的雙手在我胸部的撫摸實在讓人難以忍受。

��他把我推到在毯子上,我被迫依著他的命令張開雙腿,任他玩弄。他整個人
全壓了下來,我感到一陣窒息。

��我眼角瞥見奈川痛苦地閉上雙眼的表情,看到自己的新婚妻子被另一個男人
壓在身下,這是多麽令人屈辱的情境。

��龜村在我的身上慢慢地享受著,他不停地在我身上磨擦,然後又將我的頭按
住,舌頭在我的臉上亂舔亂吻。他的雙唇壓在我的嘴上,舌頭不停地在我的口腔
里探索,我只能用鼻子呼吸,被他吻得喘不過氣來。

��突然,他那堅硬的陽具猛地插入我的陰道,痛得我大叫一聲,這才體會到被
人強奸是何等的痛苦。

��這完全和情人的做愛不同,沒有任何情欲,我的陰道非常乾澀。但龜村完全
不理我的痛苦,強行突破我的陰部,然後壓住我的嘴唇,在我身上享受著,我則
落入了痛苦的深淵。

��他開始不停地抽插著,那里的疼痛讓人窒息。我無法讓他停下來,只能緊緊
抓住地毯,任他在我身上蹂躏。

��龜村則快樂地在我身上蹂著,不斷地強行吻我,口水弄得我滿臉都是。他下
身越來越快,我的身子則隨他的一抽一送而被推動著,我極盼望他能盡快結束。

��這一刻很快就來了,他的動作越來越快,我則被他快速地推動,然後他是一
下猛插,將陽具深深的埋入我陰道里,我能恍惚感到他射出的精液噴在我的子宮
里。

��他泄後仍然繼續抽插,似乎很久才停止。

��“真是暢快啊!”

��他的聲音真讓我憤怒。

��我知道他的結束並不意味著我的悲慘命運的終止,後面四個人也要這樣一個
一個地輪奸我嗎?我不敢去想。

��龜村離開我的身體後,我的下體感到一陣陣地疼痛。我還沒有緩過來,就看
到肥胖的老二已經脫得精光,肥大的陽具直直地聳立在我的上面。

��我完全嚇壞了,他那麽粗的陽具如何能插入我的身體?!

��我剛想爬起來,老二已跨在我的腰上,把我兩手定在地上,嘿嘿地沖著我淫
笑。




















0.0159862041473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