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名稱:[學生校園]女子高中生性奴隸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噹……噹……噹……」

  下午四點半台北市某綠衣黑裙著名的女子高中,放學的鐘聲響起,高一女生
雷永芬拿起書包,頭也不回衝出教室,她必須在五點半以前回到樹林的家中,如
此她才有可能在七點半以前做完家事與複習功課。

  七點半以後,她的「爸爸」回來,她的時間就完全屬於她的「爸爸」,她就
只是「爸爸」的性奴隸,而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了。

  兩年前,雷永芬考上人人稱羨的這所女中,她家裡有錢,父親是雷氏企業董
事長,然而,在她高一那年的寒假,一次全家出遊,在南部碰上連環大車禍,她
的父親、母親、哥哥、弟弟當場死亡,而她頭部撞傷,昏迷不醒,送醫急救,幸
運的留存在世界上。

  但對永芬來說,這次車禍大難不死,不知是她的幸或不幸。

  永芬被送到醫院的時候,頭部撞傷,大量失血,經過醫生急救,幸運的逃離
死神,卻在醫院昏迷了一個月,一個月後,永芬醒來了,雖然醒了,但是由於車
禍的強烈撞擊,她的腦神經受損,永久失去了記憶,連她自己叫什麼名字,她都
不記得了。

  在醫院時,是她叔叔雷大德告訴她,她叫雷永芬,她才知道她自己的名字。

  永芬在醫院療養了半年,她的叔叔雷大德每天都來看她,照顧她,推她到病
房外走走,她感覺到叔叔對她很好,感覺親情對她的溫暖,卻不知道,雷大德暗
中計劃著謀奪她爸爸的龐大產業,及永芬那令人垂涎欲滴的肉體。

  大德計劃把永芬變成專屬於他個人性慾發洩的奴隸,以報復永芬的爸爸大宇
二十年前,把大德趕出兄弟倆人一起創辦的公司,又搶走了大德如花似玉的女朋
友碧月,成了大宇的妻子。

  大德在外面隻身奮斗二十年,一直想要報復。二十年了,終於讓他等到了機
會,大宇一死,大德和永芬就是雷氏企業的繼承人,而永芬因為未成年又失去記
憶,大德名正言順的成了永芬的監護人。

  他開始盤算調教永芬的計劃。

  住院半年,永芬出院了,她的傷勢痊癒,醫生說仍然需要好好休息,大德帶
著永芬回到樹林原來永芬的家中,這裡已經變成大德的住家。一進門,大德叫永
芬:「脫光衣服。」

  永芬楞了一下。

  「叫妳脫還不快脫!妳以前在這個家裡都是不穿衣服的。」

  永芬不相信,大德便拿出一堆照片給她看。其中一張,照片中的永芬全身赤
裸,雙手綁在後面,乳房上下有繩子綁著,正坐在爸爸雷大宇腿上,大宇肉棒正
插在永芬的小穴中;另外一張是永芬及碧月被綁著,小穴中正插著電動按摩棒,
接受大宇的調教。

  永芬羞紅了臉也驚呆了,顫聲說:「這……這真的是以前我的生活嗎?」

  大德說:「妳根本就是個小淫娃、小蕩女,不然怎麼會有這些照片?妳們真
是個淫亂大家庭。」

  其實這些照片是大德用MAC電腦合成的,這是他調教永芬計劃的一部份。

  永芬看了照片後,順從的脫下衣服,她那已經發育成熟的胸部有33D,身
體肌膚吹彈可破。

  大德叫永芬跪下,對永芬說:「小淫娃,從今天起,我不是你的叔叔,我是
你爸爸,也是你的主人,知不知道?」

  永芬點了點頭。

  大德又說:「小淫娃,以後只要在家裡,都要像以前一樣,不能穿衣服。」
說著,大德掏出她的大肉棒對永芬說:「舔它把它含在嘴裡。」

  永芬不從,大德一個巴掌摑過去:「還說要聽我的話,快跟妳的小主人打招
呼。」

  永芬只好把大德的大肉棒放到嘴裡吸吮起來……

  從那時起,永芬就展開了她奴隸的生活。

  以後的日子,永芬的家中充滿淫邪的肉慾。每天大德要出門去雷氏企業前,
都要永芬跪在門口幫大德口交;大德出門後就把永芬的乳房上下用繩子綑綁好,
下半身也用繩子緊緊繞過陰戶,除此之外,永芬是自由的。

  大德也不怕永芬出去,而每天七點半大德下班前,永芬同樣一絲不掛的跪在
門口迎接大德,大德進門要永芬先幫他口交後,再要永芬跟他性交,然後才給永
芬吃飯。大德要永芬像狗一樣跪著,雙手綁在背後,把晚餐放在盤子裡面,用這
種方式來吃。由於不能用手,永芬每天晚餐吃得很難過。

  吃過晚餐,大德又和永芬性交一次,才和永芬一起去洗澡。他要求永芬一定
要用永芬那對33D的奶子幫他擦肥皂。當要睡覺的時候,永芬有時被大德吊起
來整夜,大德和永芬性交完畢就沉沉睡去,不把永芬解下來,永芬就這樣被吊著
睡。有時大德把永芬的手腳綁在床的四角成大字形,讓永芬這樣睡。

  轉眼之間,到了開學的時候,由於醫生說永芬仍需要休養,大德拿著醫生證
明幫永芬辦了一個學期的休學,他要永芬這半年來習慣他的調教,變成肉慾的奴
隸。

這段時間,雷氏企業內部也起了大變化,大德入主雷氏企業以後,藉故把大
宇時代的老幹部全部資遣,進用了一批新人,同時把雷氏企業搬到敦化南路商業
大樓。他把自己的辦公室獨立一間,有獨立的出入口,其他的員工和大德的辦公
室有一段距離,平常很難見到大德,只有一個人可以隨時見到大德,那是大德的
特別助理麥瑋琳。

  她是大德入主雷氏企業以後進用的新員工,某大學企管係畢業,身高165
CM,胸圍34C。瑋琳每天都在大德的辦公室辦公。

  這天,大德到了公司,進了辦公室,瑋琳泡了一杯咖啡給大德,拿了一疊公
文:「報告董事長,這是CB營造廠給我們的合約,麻煩董事長看一下。」

  大德隨便看了一下合約,丟在一旁,伸手抓住瑋琳的手,把瑋琳拉到他的腿
上坐下,雙手開始伸進瑋琳的衣服內撫摸瑋琳的乳房。

  瑋琳抗拒著、掙扎著:「董事長,不要……」

  大德給了瑋琳一巴掌:「不要?你以為為什麼我會給一個大學畢業的新人那
麼高的薪水,還讓妳做特別助理?」

  他強行解開了瑋琳的上衣,露出瑋琳那被胸罩覆蓋著的奶子,伸手撫摸著。
瑋琳仍然掙扎著,大德隨手拿起桌上的裁信刀,在瑋琳的臉上輕輕劃著:「妳再
掙扎,我就用力劃,嘿嘿到時妳那如花似玉的容貌就毀了。」

  瑋琳仍抗拒著「董事長,不要,待會有人進來會看到。」

大德一手拿著裁信刀,一手扯下了瑋琳的胸罩,瑋琳那兩顆誘人了奶子跳了
出來。大德冷笑著:「我的辦公室是沒有人會進來的,而且沒人會聽到的。」

  大德用力捏著瑋琳那粉紅色的乳頭,一面說:「好好順從我,我不會虧待妳
的。」

  瑋琳迫於大德的淫威,不再掙扎。大德雙手把玩著瑋琳那兩個碩大的奶子,
一邊用舌頭舔著瑋琳的乳頭:「妳的奶子這麼漂亮,用胸罩遮起來太可惜了。」

  瑋琳被大德舔得有了感覺,乳頭漸漸變硬。大德看了:「這麼敏感,以前有
過幾次經驗?」

  瑋琳喘著氣回答:「二……二次。」

  大德說「真的嗎?我看不像,這麼快就有感覺。」說著,把手深進瑋琳的裙
內,手指隔著內褲向瑋琳的陰部探索著。

  瑋琳哀求著:「董……董事長,不要,那邊不行。」

  「還說不行?妳看都濕成這樣了,妳一定很想要吧!」

  大德伸手脫下了瑋琳的內褲,解開自己的褲子拉鍊,大德的肉棒彈了出來。
瑋琳一見,驚叫了聲:「好大,嚇死人!」

  大德冷笑著:「待會馬上讓妳嚐嚐這大肉棒的滋味,一定讓妳欲死欲仙。」
接著大德就把肉棒挺進瑋琳的陰戶。

  抽插了數百下後,瑋琳便喘著氣呻吟:「啊……啊……噢……噢……啊……
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噢……噢……爽……爽死我了……啊……啊……
你……董事長你操……操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噢!啊……啊啊啊……
啊……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噢啊……啊∼∼∼」

  大德聽瑋琳這麼說,一邊減緩了抽插的速度,一邊問瑋琳:「妳真的這麼爽
嗎?」

  「董……董事長……是……是呀……」

  大德看看也差不多了,拔出肉棒,放在瑋琳嘴邊。「含在嘴裡!」大德命令
著。瑋琳只好乖乖張開嘴巴,大德把精液都射在瑋琳的嘴裡。

  「吞下去,一滴都不準漏出來!」

  瑋琳把大德精液都吞了下去。
大德看了看瑋琳,他知道眼前這個女人已經無法脫離他的手掌心,他開口對
瑋琳說:「明天開始,妳要照我要求的穿著來上班。」

  他開始命令著:

  「首先,上衣只能穿白色絲質的。」

  「其次,妳的裙子,只能夠剛好蓋過屁股,並且只能是前開襟的,不能是窄
裙。」

  「最重要的,除了我要求的以外,不準穿任何內衣內褲。」

  瑋琳聽了,羞紅了臉對大德說:「報告董事長,那。那不等於沒有穿一樣,
很容易被其他同事看光光的,太丟臉了,我不要!」

  「妳明天起,從我的專用出入口進出,沒有人會看到的。」

  瑋琳抗拒著說:「這樣穿太丟臉了,人家不敢。」

  大德一把扯住瑋琳的頭髮,給了瑋琳一巴掌,冷笑著。

  「小寶貝,妳最好乖乖聽我的話,否則妳看這是什麼?」

  只見大德按了按桌上一個遙控器的按鈕,牆上馬上投射出一部春宮影片,瑋
琳一看,那畫面中的女主角不正是自己。

  大德說:「我的房間裝有隱藏式攝影機,剛剛的精采鏡頭通通拍下來啦,妳
如果不照我的作,明天這一部片子會被錄成錄影帶及VCD,在全國同步發售,
妳想讓全國男人都看到妳剛剛淫蕩的樣子嗎?」

  瑋琳沒想到大德有這一招,只好屈服,大德說「妳知道了嗎?要不要我重複
一次?」

  瑋琳說:「報告董事長,我知道了。」

  大德從辦公桌的抽屜中拿出了十萬元丟給瑋琳。

  「妳拿這些錢去準備明天起上班的服裝,順便把妳的頭髮染成棕色。還有鞋
子不能穿這種的,要穿能露出妳腳趾的涼鞋,你現在可以下班了,不要忘記。」

  瑋琳拿了錢走了,大德知道他又有了一個辦公室的奴隸。

  大德下班回家,一進門,永芬跪在門口,說:「小淫娃迎接主人回家,小淫
娃把晚餐準備好了,現在跟小主人打招呼。」

  永芬一把拉下大德的拉鍊,掏出大的的肉棒吸允著。

  「好好,小淫娃,妳越來越乖,越來越聽話。」

  大德看了永芬的表現,不禁佩服自己這一兩個月來調教的成果,永芬一邊吸
吮著大德的肉棒,一邊用手撫摸著自己的下體開始手淫起來。

  最近,永芬對於口交的技巧越來越好,也越來越有興奮的感覺,她會覺得下
體一陣燥熱。

  不一會兒,永芬開始有了快感,她想呻吟,但是因為嘴巴內插著大德的肉棒
而無法發出聲來。

  大德看到這種情形,更加興奮,加上永芬高超的吸吮技巧,不一會兒,大德
就把精液射在永芬的口中,一部份白色的精液順著永芬的嘴角往下滴。

  大德對永芬說:「小淫娃,主人的精液好不好吃?」

  「主人的精液很好吃。」

  「很好那就多吃一點,把小主人上面殘留的都舔乾淨。」

  永芬便照著大德的指示把大德的肉棒舔了乾淨。

  大德突然起了一個想法,他要在眾人面前羞辱永芬,讓永芬暴露在陌生人面
前,讓永芬遭到眾人視姦。

  於是他對永芬說:「小淫娃,你很久沒有出去了,主人帶你出去玩順便吃晚
飯好不好?」

  永芬聽到可以出去玩,高興的說:「好呀,我要主人帶我出去玩」

  「那還不快去洗澡,準備出去。」

  「主人今天不跟我一起洗嗎?」永芬問道。

  「不用了,我要準備一些東西。」

  趁著永芬在洗澡的時候,大德在衣櫃裡尋找著。

  「有了!找到了。」

  大德找到了一件女用細肩帶低胸上衣,及一件永芬以前擔任學校儀隊時候穿
的裙子,這套衣裙穿在永芬身上只能勉強遮住他那豐滿的乳房及屁股。

永芬洗完澡,大德要他全裸穿上這套衣服。

  「走!我們出去。」

  永芬看了看自己的模樣,「主人,不會太暴露嗎?」

  大德說:「要妳穿這樣你就乖乖聽話,不然不讓妳穿衣服出去。」永芬只好
乖乖跟著大德出去了。
來到了夜市,簡單吃了東西,永芬看到許多好玩的攤位,畢竟還是孩子,玩
心大起,拉著大德一起到各攤位去逛,永芬駐足在套圈圈的攤位前:「爸爸,我
要玩這個。」

  「好呀。」只見永芬向老闆要了圈圈就彎著身子對著在地上的玩偶丟過去。
在她彎下身來的同時,她穿的低胸短上衣垂了下來,露出她那沒穿胸罩的豐滿乳
房,老闆的眼光都看直了,左右在玩的男客人也紛紛把眼光投射到永芬的胸前,
男客竊竊私語著:

  「這小妞沒穿胸罩。」

  「是呀,是呀!奶頭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個應該是她爸爸,也不管管她,到這來丟人現眼。」

  永芬聽到後,羞的趕快用一手拉住衣服遮住胸前,但是她卻感覺到被這眾多
陌生男人視姦的快感。大德看到這個情形,小聲命令永芬:「放下妳的手,小淫
娃。」永芬也乖乖把手放開。大德對永芬說:「蹲下來。」永芬蹲了下來,那超
短的裙子根本遮不住她那圓潤的屁股。男客看了這種情形,又開始討論著:

  「哇!連內褲都沒穿,一定是暴露狂。」

  「對呀!屁股跟陰毛都看到了,真不知她爸爸想什麼?」

  老闆及所有附近的男客都圍過來,目不轉睛盯著永芬的胸部及下體。遭受眾
人視姦的永芬,忽然感覺呼吸開始急促,身體傳來一陣陣異樣的感覺,不知不覺
得把雙腳張開來,大大方方供大家欣賞。此時永芬已經沒有羞恥感,享受著眾人
視姦,雙手不住的搓揉自己的乳房,口中發出囈語。

  「哇!發春了,活春宮可以看。」

  大德看到這種情形,看看永芬也被視姦的差不多了,迅速的拉起永芬離開夜
市,消失在眾人的竊竊私語中。

  第二天,瑋琳穿著大德指定的服裝,要出門前看了看鏡子,只見稍微走動,
那超短的裙下就會出現若隱若現的黑影,瑋琳覺得太羞了,這樣座公車連坐下來
都有問題,瑋琳內心掙扎著,只好套上一條內褲才出門,她想只要比董事長先進
辦公室,再把內褲脫掉就好了。

  公車上瑋琳自己戴著太陽眼鏡不理會眾人之目光,但是她知道全車的男人都
在看她,在看她那等於沒遮的胸部。路程很長,今天的台北市又出了數起車禍,
瑋琳看看已經遲到但只能乾著急。

  下了車,瑋琳快步走進辦公室,只見大德已經在辦公室等她:「小寶貝,妳
遲到了。」

  「報告董事長,今天塞車。」

  大德命令瑋琳:「妳過來,讓我看看你有沒有照我的規定穿。」

  瑋琳心想來不及了,只好硬著頭皮走向大德。

  「妳居然把我的命令當耳邊風,我有準妳穿內褲的嗎?」大德一巴掌打向瑋
琳。「妳居然感不服從我的命令?小賤人,看我怎麼懲罰妳,妳忘了那捲錄影帶
了嗎?」大德一邊說,一邊伸手去拿桌上的電話:「喂,小楊嗎,我雷董。昨天
那捲帶子馬上給我發片出去。」

  瑋琳一聽,跪在地上:「董事長,求求你原諒我吧,我以後一定不會再違抗
董事長的命令了,不要發片。」瑋琳哭著求大德。

  「妳不聽我的話,不懲罰妳不行。」

  瑋琳急了對大德說:「求求你,董事長,從今天起,你要叫我做什麼我都聽你
的,求求你……」

  眼看瑋琳跪在地上哭成了淚人兒,大德於心不忍說到:「妳剛剛說的都是真的
嗎?」瑋琳點點頭,大德又對電話中說:「小楊,發片取消。」大德看了看瑋琳:
「妳不聽我的話,還是要處罰,把內褲脫掉,裙子也脫掉!」

  大德從桌子內拿出一條白色繩子,再瑋琳的腰部繞了一圈,再繞過屁股,最後
在陰戶上下打了個結,結扣正好刺激著菊花蕊。大德對瑋琳說:「妳現在可以穿上
裙子,今天一整天妳就給我穿著它。這麼愛穿內褲我就做一條給妳穿,如果要上廁
所妳就告訴我。」

  瑋琳穿上裙子,回到座位,繩子的一頭綁了一條長繩子拉在大德手上,瑋琳覺
得每走一步,繩子深深陷入陰戶在陰戶摩擦著,就好像有手指刺激著陰戶,大德又
不時拉動繩子,讓瑋琳坐立難安。瑋琳心中想著:「啊……這太過份了。」


















0.0125420093536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