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何太與我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係Peter,27歲(born in 1982)和好靚仔,我有好多80後的女朋友,但最近對上年紀的女士好有性趣。我住在深水埗區,我職業是在社區中心幫助老人家學電腦,因此認識中心的行政主管(是我上司): 一位資深及美麗的女社工,她是已婚的何太,她今年38歲(born in
1973),長髮和皮膚好白淨,每天都穿黑色套裝和戴一副無框金屬框眼鏡,好斯文成熟。由於她很靚,所有人都叫她靚太,不過,因為何先生長期在外地工作而她13歲兒子在外國讀書,何太是一人獨居。何太對我很有愛心又和善,心地又好,身裁好勁,所以我好喜歡她,好想同佢有sex。不過我一直唔敢向她表示。我認為她已有老公,她咁賢淑正經,一定會拒絕我。事實上何太只當我是弟弟。不過我終於有機會接近何太了。事緣何太上星期請我去她家修理電腦,充滿愛心的她竟然向我傾訴苦悶,後來她比我攪興性慾,和我在家發生左性行為。我地幹得好開心,我給了她從未有過的難忘性愛樂趣。

我放工後,一同去到她家吃飯,之後,她去洗澡,我開始修理電腦,半小時候, 我尿急要去小便。入到厠所,我見到洗手盆入面有女人著完的黑色吊帶絲襪和內褲,我感覺全身的血都在湧動「是何太的吊帶絲襪和內褲,而且是何太剛剛充完涼脫下的內褲,還有體溫!正啊!」 我把絲襪放在鼻索(是有些微香水+腳味! 我即扯大旗),又把內褲拿到手裡仔細地欣賞。那是一件很sexy的樣式。、黑色喱士T-back 的,翻過來看,天!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那內側的三角地帶竟然還有一些粘滑的女人Gap
水「是何太的分泌物!我對中年女人的生理一向好有研究,這天她一定是月經前性慾高漲,無男人下,過度自慰先至咁多分泌」我只覺得好熱。我把內褲湊鼻子前,有一點微腥,一點淡淡的穌味。我再也忍不住了。把整個臉埋到內褲上,貪婪地用舌舔吮著。稍有一點鹼鹼的感覺,有一點鹹,好美,這是女人的極品!我用舌頭將內褲上所有的何太分泌都舔乾淨,把所有的味道都吸收。我的肉棒早都硬得不行了。我掏出陽具,把它用何太的內褲去包著自瀆,幻想斯文賢淑的何太一路呻吟,一路M字腳坐在床上,分開兩腿,用有紅色指甲油的手指自慰和反開濕濕的紅色大小陰唇,好高潮到咪起腳趾(有紅色腳甲油)。噢!不行了,外表賢慧的何太全裸自慰的畫面太剌激。一股無上的快感至衝我的神經。我頂唔順射了!忍唔住爆射了好
多。除了內褲上,還有一些落到地上。我忙拿起一張紙小心
將地下擦淨。扔到馬桶裡開水沖掉,由於何太內褲有我好多精液,我只有放入褲袋收埋。然後又坐了一下,站起來再用冷水好好洗了臉才走了出去。

「Peter,你很熱嗎?要不要我把空調再開大些?」何太好像母親般關切地問我。 「噢,不用不用,我只是口有點渴了。」我掩飾著。 「那我再給你拿冷飲去!」何太起身說,「不用,不用我不太喜歡喝汽水,再說我洗把臉也就好了。」「汽水是不太好,這樣吧。你先坐會,我下樓去買點冰點回來吃吧!」 「別麻煩了,何太,」
「不麻煩,正好我冰箱裡也沒有了,總是要買的。你在家吧,我馬上回來」不管我的阻擋她起身下樓了。我平靜下情緒又繼續我的工作。再次裝上我發現原來是聲卡的接觸有點問題。弄好之後,重新將聲卡驅動起來。打開聲音播放器。好了!我輕輕一笑。對了,上網試試。看是不是和網卡有什麼衝突?我熟練地連接到互聯網。隨手打開了QQ想看看有沒有網友在線。何太的QQ竟是保留密碼的?直接就彈了出來。呵呵不出所料,何太的網友都是男的,就好像我的網友都是女的一樣。忽然我有個念頭,想知道何太都和網友聊什麼?於是我打開一個「孤枕難眠」的聊天記錄。哇??!!竟然……
原來平時端莊文靜的何太竟在網上和男人聊的是……我最常玩的「網絡性交」。太驚訝了!那一段段足可以勾動慾火升騰的話語。真難想像是出自何太之手。 「Peter,你在幹什麼?」一個聲音差點嚇死我。何太已經不知何時站在我的後面。

  「對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何太……」 我吶吶著。我猜當時我的臉紅得一定夠燦爛的。 「Peter,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何太的聲音也是那麼細小與無力。 「什麼?」「別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行嗎?」何太的臉紅得比我還可愛。我忽然有一種被依賴的感覺。 「何太,你放心,我不會說一個字的。」我很坦誠地說! 「坐下,我們好好聊聊好嗎?」何太簡直是在求我。
「我和老公結婚都15年了,那是我還小,不太懂男女間的事,他在我們結婚第4年就出差到外地駐外去了。每年只能回來那麼三五次。而且也都是十來天。可是隨著年齡增大,我的寂寞一天比一天多起來,一個人的感覺好孤單的,想結識男性朋友。但我不敢亂來,我怕被人家笑。所以只好上網,直到有一天在香討成人網裡認識了幾個少年男仔,他們不要求我見面只是在網上講些鹹濕野。我覺得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一直和他們在網上玩……」 沈默!何太的眼裡隱約閃出一些晶螢的東西。
「何太,你別這樣。沒什麼的!真的沒什麼的!我也常在網上玩這個,這個太平常了。只是我覺得何太你這樣不是對自己太苛刻了嗎?你是個有正常性慾的女人,必然有正常的生理需要,想下男人都正常,難道結了婚就一定要死守什麼貞潔嗎?其實肉體上的背叛或者說是另覓新歡並不是什麼大事,人都是有好奇心的。難道相愛的人卻不能讓對方快樂反而讓對方終日痛苦,這是愛嗎?我覺得精神上的背離,的不道德要遠大過於肉體上的背離。夫妻間最重要的是感情的相融與忠誠。」

  何太擡頭看著我:「Peter,想不到你竟然可以說也這麼有意義的話,雖然我不敢全贊同你,但我隱約覺得你說的是對!」何太那嬌羞無助的眼神讓我有一種想關愛有感覺!我輕輕拉著何太的手「何太,我只是說的事實,你這麼年輕就每天受寂寞之苦真的很
不公平! 「謝謝你,Peter,真想不到你這麼善解人意!」何太低頭說著。 「我不要求你什麼,我只是想替你解去孤單,只想作你的情人,解決你性需要可以嗎?何太?」我緊緊地握著何太的手。 「嗯,你這小子…要給綠帽何生帶....」我看她並無拒絕的意思,一把將她摟到懷裡,嘴唇一下壓到她的嘴唇上。 「嗯……」何太輕輕地推著,但她說不出來話。一個長吻。我又將嘴輕輕吻到她的臉上,吻她長長的睫毛,吻去她的淚珠。然後輕輕吻著她的耳朵,何太的呼吸變得急了。我的雙手慢慢地伸到她的胸前。隔著衣服輕輕揉搓她的乳房。好柔軟啊。慢慢地我幫她把衣服及喱士胸圍剝了 「抱我到床上」何太低聲說。我把她放到床上,此時的何太,除了一條T-back
底褲之外,光脫脫的全身已全部裸露在我的面前。那對堅挺的乳峰白嫩得讓人眩目,兩顆小巧的粉色乳頭羞怯地陷在乳尖中。

  「何太,你真是個好正的女人!對波仲好挺!」又是一個長吻。我的雙手輕輕地撫摸她的雙峰,那種感覺讓我有一點母愛的回憶。我順著何太的臉輕輕向下吻著,白淨的脖子上留下我的絲絲唾液。我的嘴唇在何太的豐胸上輕吻著,何太微微閉上眼,任由我親吻。她的臉好紅,呼吸好急促。我的雙手輕輕在乳尖上劃著,繞著乳頭劃圈。「好癢,別別…」何太嚶嚀著,漸漸地何太的乳頭硬了起來,好美妙!我用嘴唇輕輕地夾住一顆。
「啊…」何太的反應強烈起來。我輕輕地用嘴唇磨著那粒鮮嫩的乳頭,乳頭在我嘴裡越來越硬。我索性把它吸到嘴裡,用舌頭舔著,吮著。外表賢淑的何太開始變得淫賤了!

  「啊…癢……癢啊…… 別……」何太呻吟著。雙手輕輕地撫著我的頭,我地好像熱戀的情侶好溫謦。我的一隻手握住何太另一隻乳房揉捏著。一隻手順著何太的胸部向下撫摸著。只有一條可愛的內褲了。我隔著內褲輕輕地揉著何太濕淋淋的小穴。這下她更興奮了「噢…好……好…舒……服」我把嘴中的乳頭吐出,又將另一隻乳頭吸入嘴裡吮著。而手則輕輕把何太的內褲褪下,她全身已赤裸了。我輕柔地撫摸著她的小穴及那些柔軟的陰毛。
「啊……啊…真……好好…」何太不住地呻吟著。我輕輕地離開她的身體,她睜開眼眼好奇地看著。我跪到床邊,輕輕擡起她的腿,兩隻夢寐以求的M字大分腿(油上紅色甲油)就在我的眼前了!我低下頭吻著她大比,何太很奇怪,但癢癢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地咯咯笑起來,我撫摸著她的腳底,好像兩條活躍的小魚,她們亂蹦著,我把一隻腳板放到我的臉上,有股淡的幽香沁入心底。我將一隻玉趾含入嘴裡,好正的女人!我賣力地吸吮著。然後是另一隻,腳指縫我當然也不會放過,仔細地舔啜著。何太的聲音已由笑聲變成了一聲聲呻吟了「啊……好奇…怪的感覺……好……好好舒服…很癢…啊…怎麼會這樣?…我下面…好…濕……好漲……」她的手忍不住自己伸到乳頭和小穴自己揉搓自慰著。「何太,是不是經常自慰呀?我不禁
聯想到了洗水間裡的那條內褲。

  十個腳指我都舔遍了,我的嘴又順著何太的小腿向上吻去。終於,我的嘴來到了她的小穴。好美呀,這就是成日聽人講操口的女人臭"西"了!一條窄緊的粉紅肉縫。已淡淡地泛出水漬,柔軟的陰毛早被分到兩邊。一小顆肉粒(陰核)已悄悄地勃起了。淫糜地陰唇彷彿期待似地微張著。我聞到一絲女人特有的味道令我的肉棒又漲大許多。我伸出舌頭輕輕在肉縫邊舔著,一股鹹鹼的味道是那麼的熟悉!

  「啊! Peter, 你好靚仔好大隻啊,你黑實又多胸毛,好sexy呀!
我想比你幹一定好爽la,我晚晚都想著在中心識得的強壯男人自慰陰蒂……所以好多分泌物....我故意叫你上來...」何太長長地呼了口氣,我更加努力地舔著。「好…美好,把舌頭向裡……向裡…再深……點…啊……」她盡情地呻吟著,一股股淫水從小穴裡溢出。我當然不會浪費,全部收到嘴裡嚥下。她的陰蒂更加漲大了好像一顆小櫻桃,倔強地挺立在陰唇上緣。我伸出舌尖輕輕觸動它「啊…爆了…啊…啊不…不…行……別…何太的呻吟立刻激烈了許多,身體也不住地挺動著。我將舌頭整個伸入她的陰唇內側,攪動著,舔啜著。
「啊…好…不……啊…棒……噢…」我猛地張開嘴將整個陰核含入嘴裡,粗糙的嘴唇磨擦著嬌嫩的肉粒讓何太產生了超強更的刺激。

行了…噢噢噢……不…來了…啊噢……」何太大聲激烈地叫床,猛烈地抖動著身體,忽然一股濃濃的體液從陰道深處奔湧而出「噢 Peter……來了…我…洩了……」,是熟女潮吹,我用嘴緊緊地貼住她的陰唇,將大量陰液全部吞入嘴裡嚥下。何太喘息著。「何太,還好嗎?咁耐無比男人幹的痛苦發洩夠嗎?」我俯到她的耳邊輕問。「嗯…用你的…進來好嗎?」她低低聲音一臉嬌羞。我輕呼著她的耳朵故意逗她:「什麼?要什麼?」手則在她的陰唇上輕輕磨著。
「噢…討…厭…你的大肉…棒……快,又…我要男人..」,「但無帶套啊!」。何太說:「我有子宮環係入面避孕,進行性行為一定安全」。這回我再也不能忍了。握住我早已硬得生疼的肉棒直奔她的陰唇。由於剛才她已來過一次高潮所以小穴濕滑無比,但很奇怪何太的小穴竟然還十分地緊(可能我支野太粗),我一點點將肉棒塞入,剛一半她就不行了「噢…慢…點…你太大了……漲……噢…」
我於是俯下身輕輕舔弄她的乳頭,一隻手則沾上一些她的體液輕輕在她的肛門外劃著,這一刺激果然讓她更加興奮到極點「噢……別…在那…噢…癢啊…怪怪……別再劃了…」我的肉棒一就不動,但那比女人陰道緊箍的感覺真是妙極了。我又沾了點淫水試著將一個手指輕輕探入她的肛門「噢…不要…不…」她激動地扭動著。我來回地抽動著手指,她的肛門好緊,但由於有了潤滑終於一個手指可以伸入了。

  「啊……天……不…啊…噢噢…噢…」她忘情地呻吟著。順勢我將腰一挺,8吋長3吋粗的巨大肉棒,神奇地整個完全滑入何太個"西" 入面了,造物者真偉大!。濕滑溫暖及柔嫩的女人陰道將我的肉棒包裹著那種感覺真不是筆墨可以形容的,我地面對面相擁坐在床上,何太大動作地舞動蛇腰佩合我的推進,大家好似連體一樣,大家吊得好舒服,她雙乳隨著我們的快速活塞動作,上下左右跳動得好厲害,多麽美麗的男女性愛情景啊! 我要爆了,不過我減慢了衝激力,因我想慢慢亨受吊斯文溫柔何太的樂趣! 如果有DV機錄左我和何太撲野過程就好了。
我的手指又開始輕輕抽動「啊…太美……啊…噢…動啊……」我抽出手指開始挺動腰部「啊…啊…輕…些輕…」何太呻吟著。有了充分的潤滑當然不會太費力。我自由地抽動著。

  雙手則握住她的兩顆乳房揉搓著「噢…好…好……好……」她的呻吟聲已明顯帶有享受的感覺。由於剛才在洗手間已射出一次,所以我的耐力相當好。抽動了一會感覺何太已在向高潮進發了「噢…好美…噢…不…又要…來了」我不想這麼快結束,就放慢速度然後將肉棒抽出來,何太很奇怪地看著我。我輕輕地問:我們試著從後面來怎麼樣?」何太的臉紅得不行「我…沒試過呀,行嗎?」我輕輕把何太翻過身讓她跪到床上她那美妙的陰唇此刻已正對著我的肉棒了,我用手指輕輕將兩片陰唇分開,然後用推車式將肉棒又緩緩送入「啊……太漲
…啊…漲啊…」何太的呻吟聲又提高了一度。我將肉棒深深地插入她的小穴中,好美啊,真爽極了!我抽動著肉棒雙手從下面握緊她的兩乳,用力,用力。何太的反應更大了「親愛的…啊……你真好…好……用力呀…插我…啊…想不到…這麼美……噢…噢……」「姐…好不好啊?弟弟好不好?啊…」我故意問她。 「好…你是我親弟…太好了…弟弟的肉棒……噢…姐要飛了……啊…噢…姐飛……用力……啊」 也許是在網上何太常聊這些吧?她的叫床真的很棒!

  「啊……不行了……姐要來了…啊…不行了……」我也無法忍受這種吊女人的刺激了,猛干幾下,一股精液激射而出「我也射了…」
「我來了,啊……不行…來了……噢…」,我地同時進入最高潮,連聲大叫,何太被我的精液一淋再也挺不住了濕暖的陰精也再一次湧出澆到我的龜頭上,爽死了!!我們一起趴到床上,擁抱著。我輕輕地說:「何太,你還好嗎?」何太低低地聲音說:「謝謝你,你好強壯好勁,我好極了,好久沒有這性愛茲味了,真是太謝謝你!」 我又一次想挑動何太:「何太,你嘗過精液嗎?」「沒有,我從不讓老公在我嘴裡射精。你想讓我吃你的嗎?」何太問。
「噢,其實精液很補的,還可以養顏,不過你不願意不要勉強!」「沒事,我可以第一次試試!」想不到何太對我這麼好。我於是起身坐起,將已軟垂的肉棒送到何太的面前。何太稍稍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它含到了嘴裡,幫我"食蕉",其實剛剛射出哪裡還有精液呀,不過是粘上一些我們兩人的精華罷了。何太用她溫柔的嘴同我吹蕭又幫我一一清理乾淨,哇,比外表溫柔的女人吹蕭這種感覺真是太美了,我也俯下身將嘴湊到她的小穴上為她清理,雖然有好多我的精液和她的淫液的混合物,但我也毫不在意將何太陰道溢出的東西全部吃下。這時我感覺肉棒又在變硬了,好想再幹何太。

  何太吐出我的肉棒:「Peter, 你發洩夠了,別來了,你太年輕了,我咁靚身栽又正,而你又血氣方剛,我擔心會弄到你身體不好,你要收斂一下性慾,年輕人要花多些精力在學業上,唔好淨係想攪女人。」語氣儼然一個嬌柔的妻子。於是我又回過頭給了她一個長吻。「Peter,我地一起去洗個澡吧!今天就到這吧?」她柔柔地說。我也真的累了,我地就起身走向洗手間,在浴缸內,何太給我用雙乳洗擦背脊和我塊面,我頂唔順她咁索又想吊,插入了她肛門和她肛交,再狠狠地幹了她一次。從這以後,我的單身生涯中就多了一位性夥伴,當然我很尊敬何太,從不勉強她,每次都是她約次我性愛。我每次同何太撲完野後都好有內疚感對她的老公唔住,但次次對住過咁正的女人忍唔住,都唸住撲埋呢次。你地教我點收科呢?






















0.0189089775085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