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瓦斯工奇遇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1. 瓦斯工擄獲美麗的情婦
初春的傍晚,天氣還有些微涼,人們都穿著不算薄的衣服,可是在路旁搬著瓦斯桶的良信卻赤著上身,揮汗如雨的工作著。 這是家開在市郊的瓦斯行,老闆是個三十出頭的男人,手下雇了兩個壯漢幫忙送瓦斯,市郊的生意還算不錯,尤其是最近有不少別墅蓋在附近,新增了不少生意。 老闆娘阿嬌從室內叫了出來:「信仔,送一桶瓦斯到春明路一段二十三巷七號。」 良信應了聲好,拿毛巾擦擦汗,套了件運動外套,搬了桶瓦斯上機車就走了。這良信今年三十四了,因為少年時犯過傷害罪,所以找不到好工作,只好聽著人介紹到瓦斯行搬運瓦斯,做了幾年也還算奉公守法,安分守己的。看不出他少年時的暴戾之氣。 他騎著機車到了那戶人家門前,那門前停了一台外國進口車,阿信雖然買不起那 J 牌車,不過這車他是認得的,阿信正要去按門鈴,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人急匆匆的跑了出來,看了阿信一眼就鑽進車子裡走了。 阿信進了門,卻看到一個女子,她穿著淺紅色套裝,留著一頭可以去拍洗髮精廣告的美麗秀髮,一臉不高興的坐在真皮沙發上。阿信問道:「小姐,我送瓦斯的。」 那女子擡起眼來,伸出塗著紅色指甲油的長手指往裡面指了指,阿信扛著瓦斯桶進去,很快的換好瓦斯桶。走了出來,女人依舊一手托著畫了濃妝的腮梆子,阿信看得有點傻了,這真是一個美麗的女子。阿信說:「小姐,瓦斯錢。」 女人看了看阿信,拿起小皮包來,卻沒找到錢。她開口說話了,聲音細細軟軟的,她說:「我沒有錢,剛剛那個臭男人跑了,我身上一毛錢也沒有呢。」 阿信看著女人,他心裡的慾望突然有點升高起來,心裡想著:「給我幹一次抵帳啊,婊子!」不過他沒說話,只是說:「可是你不給我錢,我沒辦法交差啊。」 女人看了看阿信壯碩的身體,說:「你收不收身體支票的。」 阿信吞了口口水,問說:「身體支票?你是說....」 女人笑了,她說:「你不懂嗎?過來啊。」她拍了拍身旁的沙發。 阿信會過意來,坐到了女人身邊,鼻中是女人髮根飄出的香水味,女人伸出手來,開始脫衣服,阿信的慾火開始燃燒起來,他站起身子來,一把把運動褲連著內褲脫掉,女人還正在解開上衣紐扣,阿信卻撲了上去。 女人輕笑著說:「你急什麼急啊。」 阿信不說話,他把女人壓倒在沙發上,手已經撩起短裙下 ,沿著褲襪摸上去,女人還在淫笑,可是當阿信一把將她的亞曼尼襯衫,連著胸罩一起霂}的時候,她開始慌張了,阿信伸入群下的手,也是一把將她的絲質內褲和短裙一起撕裂,只留著紅色的褲襪和吊襪帶。 女人這才開始害怕,她低呼著:「你要幹什麼?你不要這麼粗魯嘛。」 可是阿信整個人壓住了女人的身體,他的嘴蓋住了女人擦了淡紅色口紅的嘴唇,強行將舌頭伸進女人的嘴裡,強烈的吸吮著女人的小巧的舌尖,而右手也緊緊握住女人堅挺的乳峰,好像擠奶一般的緊捏,女人想叫,但嘴巴卻被男人封住,只能任由口水流出來。 於是她不停的扭動著身體,但卻無法掙脫阿信的糾纏,阿信嘴巴說著:「自己送上門的... 」 他用力的捏弄的女人的乳房,女人嬌呼著:「不要那麼用力啊。」 可是阿信哪裡裡會得,他的陽具早已高起挺立,女人的手向下探索著,那巨大的陽具竟然是她無法一手掌握著的,這時女人的心跳不禁加快了。 阿信這時好是一頭 渴的狼,他撥開海媚那雙美腿,海媚的在他的眼前展露著美妙的風景,這淫蕩的女人,陰毛早就刮乾淨了,於是粉紅色的肉瓣,正大張著嘴等待阿信的進入。海媚閉上眼,等著那根大陽具的到來,果然阿信俯身向下,屁股一挺直把那根全部塞了進去。 「啊呀!!」海媚大叫了起來,雖然她長年在風塵裡打滾,可是這樣刺進去,又是這麼大的東西。 「你停一下... 哎唷。」 但巨大的陽具直接頂入子宮內,海媚不禁感受到強烈的刺激感。 可是阿信哪裡管她,雙手壓住海媚的豐乳,猛力的抽刺,下下盡底,嫩紅色的貝肉隨著抽刺不同的翻出又塞入,海媚的雙腿鉤住阿信的腰身,因為承受猛烈的抽刺,所以身體弓了起來。 「啊....啊....我的天啊....啊」 隨著巨大陽具的衝刺和阿信雙手對豐乳的捏弄,海媚的快感迅速的升高,她開始擺動身子迎合起來,讓阿信也感受到更大的快感。氾濫的蜜汁開始隨著陰莖的抽出像井水一樣的流出來。 海媚的那雙如蓮藕一樣的白皙手臂緊緊的抱住阿信,雪白的手指在阿信的背上深深的押入,留下了指痕,她呻吟浪叫的嬌聲讓阿信忘情的奮力抽插。 「啊....啊.....啊.....我要死了....哎唷....」 阿信感到海媚的陰道開始收縮,高潮開始侵襲這位美麗的情婦,她的身子像火一樣的熱,海媚感到眼前爆出火花來,猛烈的快感將她推入淫慾的最高潮。 「再....再給你來一次。」 阿信喘息著,海媚的雙腿無力的被她擡了起來,他興奮的吻著海媚的腳趾,讓自己的快感冷卻一下,然後又開始猛轟,海媚發出深深的歎息,柔軟的肉緊緊的收縮,將阿信那尊巨炮包圍起來。 海媚感到意識離開了自己的腦袋,強烈的快感讓她陷入瘋狂,長年被年老的富商保管,她已不知道世間還有這樣猛烈的交合,阿信喘呼呼的抽刺之後,發出興奮的大叫,猛烈的精液直噴入海媚的子宮內,海媚感受到無比的興奮,眼前一陣黑,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2. 蛇蠍美人心
阿信把海媚送到車站後,海媚的雙腿還有些無力,她用美麗的眼睛勾魂似地像阿信瞟了過去。 「你不要待在這了,跟我到台北去,你一定可以讓女人們心甘情願為你做一切事的。」 而海媚的計劃正要開始,她原本是富商王立明的情婦,不過王立明最近因為對海媚強烈的性慾感到吃不消,又認識了比海媚還年輕幼齒的阿茵,因此就放棄了海媚,把那棟房子當成給海媚的補償,不過海媚可不甘心。 她要王立明知道女性的力量。剛好就碰上了阿信,她知道王立明的報應就要來了,這死男人一生玩弄女人無數,就鍾愛自己的兩個寶貝女兒和一個兒子,海媚要讓他生不如死。 王立明的大女兒才二十歲,在美國讀大學二年級,是個兼具美麗與智慧的大美女,小女兒還在國內讀貴族的私立聖女中三年級,至於兒子則已經研究所畢業,在王立明的公司當業務主任,有個美麗的模特兒女友佳儀。 海媚看了看資料,決定了下手的方針,她躺在床上嘻嘻笑了起來,阿信正在一旁看著A片錄影帶,他對於性虐待似乎特別有興趣... 佳儀穿著紅色的進口連身套裝,那是由義大利名家設計的,長長的頭髮剛整理過,顯得烏黑柔順,白皙的手臂上戴著鑽石手 和瑞士金錶,她臉上還化著剛剛拍封面照還未褪下的妝,她剛接到朋友雪兒的電話,說是有急事要找她幫忙,口氣十分可憐的樣子,好心的佳儀剛拍完照,就到攝影棚附近的咖啡店裡找雪兒。 雪兒是佳儀在運動中心認識的朋友,做人隨和,才認識兩個月就成了蠻熟的朋友了,雪兒不久就出現了,她戴著大大的墨鏡,還穿著高領衫。進店裡張望了一會兒就找到了鶴立雞群的佳儀。 佳儀看到她來了,忙問她:「雪兒,怎麼啦。」 雪兒把墨鏡摘下來,眼眶全是淤血,臉上也有抓痕,她又把墨鏡戴回去,像佳儀哭訴著。原來雪兒跟男朋友吵架了,被男朋友毒打一頓,她不敢回住處,想去佳儀的公寓借住兩天。 佳儀的個性本來就樂於助人,何況她看到雪兒一副可憐兮兮的慘狀,心裡也不忍心,就把雪兒帶回家安頓了下來。 雪兒坐進佳儀的車中,露出了一點微笑,佳儀還在車裡講著:「我住的地方很舒適的,警衛也很嚴密,你呆個兩三天不成問題的。」 好心的佳儀哪裡會知道,自己竟然會因為男朋友的父親拋棄了一個報復心強的美麗女子,而改變了命運。 而海媚,也就是佳儀認識的雪兒,正在心底偷偷地竊笑著。因為她的報復計劃已經上路,正要全速前進啦。
3. 禿頭攝影師的大雞巴

「把手緩緩舉起來,對,好,最後一張,甩頭,旋轉,o.k.收工了!」

專業模特兒佳儀收了收東西,準備回家去了,今天工作忙到大半夜,快累死她了,她開著車子回家,打開門,就走進臥房,卸妝,洗澡,打開冰箱喝了果汁,上床睡美容覺去了。

而這時可憐的雪兒,也就是海媚,輕手輕腳的起床,開了門,帶著詭異的微笑步出佳儀的高級公寓。準備把她的兩個同夥給接進來,這兩個同夥就是前瓦斯工阿信和幫雪兒拍過照的變態攝影師阿雄。

「上工啦,小姐!」

一個男人的聲音大喝著,佳儀張開眼,就看到一張長滿橫肉的臉,一顆大痣長在右臉頰上,上面還有一撮黑毛,男人的嘴不停的嚼著,檳榔的味道直往佳儀那嬌俏可愛的鼻子裡沖。

「你是誰!」佳儀想掩住鼻子,卻發現手已經不能動了,她定睛一看,自己的雙手被綁在床頭,膝蓋夾著一根棍子,雙腿大開著,小腿和大腿被麻繩綁住,而眼前那個禿頭男子正用雙手撫弄她的乳房,佳儀嚇得大叫起來。可是男人一點也不減其興致,把檳榔汁吐掉後,就去舔她的身體。

「不要啊!」佳儀大叫著,全身不停扭動,她的腦袋一片模糊,心想這一定是夢,一定是夢,突然之間,佳儀看到閃光燈閃爍了一下,另外一個男人的聲音說:「這鍋 Pause 好喔!叫大聲點看起來才爽。 」

佳儀簡直不敢相信,一下子發生太大的轉變,她的腦袋根本來不及理好頭緒,而且纏在她身上的那個男人,根本不給她有思考的機會。

男人的舌尖很快的遊走到她的雙股之間,佳儀的掙紮根本沒有機會,她哀求著,可是房間裡的兩個男人一點也不同情她,攝影師大聲叫著:「把腳張開一點...臉轉過來....笑啊...」

佳儀職業本能地照著做,但是眼前淫亂的狀況卻又令她混亂,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生出反應,在她身上撫弄的男子令她的身體淫蕩起來,佳儀對自己身體的反應感到奇怪,但卻又不得不信,當男子用巨大的陽具在她 潤溫熱的陰道口盤桓時,她竟然渴求於那強大的衝擊,她的身體發燙,理智渙散,蜜汁不停的流出。

佳儀扭動著身軀,但由於身體被完全的綁住,她一點抵抗的能力也沒有,陰部那淫蕩的形狀在鎂光燈下搖動著,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激烈的反應,男子撥開了她的密處來做特寫,閃動著亮光的小珍珠顫抖著,男人伸出舌頭去舔弄她,佳儀大聲的叫了出來。

受到佳儀叫聲的鼓勵,他的舌尖在佳儀汁水淋漓的珍珠上一圈又一圈的滑動。

「啊....啊....不要啊....哦..」佳儀呻吟著,但男人的的舌尖卻執拗的在她的小珍珠上做工夫,佳儀的身體完全喪失了抵抗的能力,淫蕩的肉汁不停的流出。

吃檳榔的男子將嘴湊了上來,佳儀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男人的口中滿是檳榔和肉汁的味道,兩人的舌尖纏繞起來,佳儀的嘴裡有一股慾火在燒,阿信挺動自己的大老二,佳儀感受到他的動作,那巨大的東西在她的身體裡緩緩的刺入,她感到一陣刺痛。

阿信低聲淫笑著:「我要把你那裡刺爛,你喜不喜歡啊。」

「啊....啊..不..不要說這種話。」佳儀哀求著。

但是阿信一點也不同情她,她懇求的表情更讓他興奮,他屁股一挺,佳儀的身子一陣顫抖,

「啊....」

佳儀嗚咽著,阿信的巨棍令她喘不過氣來,美麗的大眼睛睜得大大的,身子一動也不敢動。

「好緊,真爽!小姐,你的雞巴真好啊!」阿信把自己的陽具深深的插入佳儀的身體中。

佳儀雖不是處女,可是阿信那大號陽具好像要把她的身體貫穿一樣的衝擊著佳儀的嬌軀,佳儀受不了這樣的衝擊,全身緊繃著,鮮紅的雙唇大大的張開,喘著氣。

旁邊的攝影師愛死了佳儀的表情,叫著:「小姐,表情好極了!再痛苦一點。」

佳儀張大了嘴,美麗的眼睛喪失了活動的能力,然而卻更勾起男人的肉慾。

阿信緩緩的把巨炮在佳儀的蜜穴中轉進轉出,佳儀的快感迅速升高,隨著阿信的動作發出了淫蕩的呻吟。

「啊....啊....受不了....」

阿信看她這麼有反應,心想:「好個賤女人,讓你知道一下厲害。」

阿信緊緊壓住佳儀的雙腿,肉棍開始急速的抽送,巨大的肉棍在肉穴之中翻騰,每次都讓她感到無比的刺激,男人的龜頭像要刺穿她的身體一樣兇猛,肌膚相碰的聲音像是食人族的鼓聲,佳儀逐漸的落入那淫糜的鍋中,可怕的快感從身體中沸騰,她感覺到自己的思考正在脫離自己,陰道一陣一陣的緊縮,身體熱得無法想像,閉上了眼睛,卻是七彩的光暈。

「要死了......」佳儀喘息著,阿信好像不會累一樣的狂抽猛送,佳儀一次又一次的達到絕頂,她想抱住男人的身體,想夾緊他強壯的腰身,可是她完全不能動,這樣的苦悶讓她無法抗拒的陷入下半身那猛烈抽送的漩渦中。

終於阿信射出了火熱的精液,佳儀感到子宮猛烈的收縮,她早已忘了自己是被強暴,眼前的男人是個無恥的強暴犯這回事,在精液射入子宮的一剎那,強烈的快感竟讓她暈了過去。
4. 前後夾擊的肉棒

佳儀是被男人吵醒的,她一醒來,就發現男人從背後抱住了她,雙手正在她堅挺的乳房上揉捏 ,張開眼睛,一張充滿色慾和橫肉的臉就在眼前,那人正用手在她臉上拍打著。「醒來,還沒完呢!」

佳儀驚慌著,她還沒反應過來,後面那根巨大的肉棍又穿透她柔軟而 潤的陰戶直頂入子宮口,那巨大的壓迫感,令她頭腦暈眩。

「啊....不要啊....不要啊....喔....喔....」

她眼前的另一個男人則站了起來,把醜陋卻兇猛的陰莖湊到佳儀的眼前,佳儀被眼前這根又黑又大又臭又怒氣騰騰的東西嚇了一跳,但她無法思考,男人捧住她的臉,將她嬌嫩的櫻唇往那東西湊過去。

「含下去!」男人命令著。

佳儀閉緊了嘴,任由龜頭在自己嘴唇上滑動,男人腥臭的性液味道直衝上她的鼻子。可是另一方面,後頭那根肉棒不停的壓迫著佳儀。

「死婊子,還不張開嘴!」

後面的阿信罵著,一面猛力地將肉棍刺入佳儀的最深處。

在這可怕的衝擊下,佳儀張大了嘴,哼了出來:「啊....嗯....」

另一根肉棍也趁這時候送入了她的嘴。巨大的陽具直塞向喉頭,在兩根巨棍的夾擊之下,佳儀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

「喂!你會不會吹喇叭啊!」前面的禿頭男罵著。

「用點心嘛!吞深一點,用力吸,舔仔細點。」

佳儀搖著頭,瀏海淩亂的掛在額上,後面阿信猛烈的撞擊,幾乎要把她那嬌嫩的穴肉擦破。

「這婊子,在夾緊了!」阿信叫著。

佳儀感到那股酥麻的感覺直衝腦門。

「要 了!」佳儀心想。

兩個男人巨大的肉棍徹底的摧毀了她的防線。

「喔!爽!」

阿信又叫了出來,佳儀狂扭著屁股,那閃躲不了的快感,她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劇烈快感,淫水流濕了陰毛,流 了大腿,猛烈性交引起的熱度,讓她全身汗 。禿頭男也呼呼的喘著氣,把熱濁的精液噴到她喉嚨的深處。

佳儀被這舉動所刺激,不自主抖動起來,後頭那強壯的男人也整個押到她身上,雙手握住她勻稱的乳房,猛力的抽刺,痛快的把精液射在她的體內。

「啊!」佳儀也軟倒在床上,一臉滿足幸福的樣子,禿頭男的白濁精液流過她紅艷的雙唇和雪白光滑的下巴,她伸出舌頭,吃得乾乾淨淨。

海媚坐在一旁,看著連接著 V8 攝影機的電視,也滿足的笑了。

接下來的幾天,她和阿信阿雄三人就住在佳儀的家裡,佳儀花了幾百萬佈置的美麗小窩,被一個報復心強烈的女子和兩個靠老二思考的變態男子改裝成了淫亂的煉獄。

三個人每天想盡辦法折磨這個當紅的模特兒,刺激她的奴性,阿雄和阿信這兩個男人更是晝夜不停的和佳儀進行性交,把一個好好的女孩兒徹底的變成一個沒有男人活不下去的淫娃。






















0.0150048732758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