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淫賤女友小詩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淫賤女友小詩

(1)以巧合開始
  女友小詩今年22歲,身高1米65,體重50公斤。膚色不算白皙,是屬
於那種健康的小麥色,長長的頭發,兩個大大的眼睛好像會說話一樣。32C的
胸部不算很豐滿,但也算夠用,一雙濃纖合度的美腿配上超短裙總是會讓人想入
非非。她在一家模特公司做平面模特,我在一家網路科技公司做主管,一直以來
我都認爲自己能交到這樣的女友是一種幸運,直到一個月前。
  那天下午,我接到女友的電話,說她要趕拍一家服飾公司新一季衣服的平面
照片,晚上要晚一點回來,要我自己先睡。我心想女友工作真是辛苦呀!每到換
季的時候總是有很多這樣的小廠商搞不起服裝秀,就找一些模特拍一些照片登在
那些少女雜志上來招攬顧客,不過當模特也就靠這個賺錢,工作嘛,沒辦法。
  我下班後和朋友一起吃飯,好死不死的其中有一個失戀,喝得大醉,我和另
一個朋友小趙只好把他先擡到附近一家飯店休息。好不容易處理好一切,準備回
家,剛從電梯�出來,眼角的余光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進入另一個電梯,原來女
友在這�拍攝呀!因爲以前也有過不租用攝影棚而在飯店直接拍攝的情況,記得
我還陪女友去過,所以也沒多想。
  正想和她打個招呼時電梯的門關上了,我拿起電話打給女友,可她的電話卻
關機了,我想可能是沒電了吧,算了,先回家好了。正在這時,卻發現電梯的顯
示燈沒有停留,直接到了25樓。不知爲什麽,潛意識我總覺得有什麽不對的地
方。
  這時小趙正好遇見了一個同學,他就給我引見了一下。他這個同學叫王明,
據說是他在中學時最好的朋友,後來我朋友繼續升學,王明去當了兵,慢慢地就
聯係不上了,沒想到在這�遇見。
  我們三人在飯店附近的茶館一直聊到半夜,王明很健談,他說自己退伍後就
在這家飯店做保安,因爲表現出色,現在已經是保安經理了。後來大家交換了電
話,相約下次再一起出來吃飯後便各自回家了。
  出了茶館先給小詩打了個電話,心想如果拍完了正好離得不遠,可以去接她
一起回家,沒想到還是關機。她在飯店拍攝,手機沒電了爲什麽不充電呢?我記
得她的包包�是有充電器的呀!爲此我還笑過她:「你又不是當紅模特,有沒有
那麽多業務呀?」算了,還是先回家好了。
  回到家洗了個澡,小詩還是沒有回來,都半夜3點多了。我打她的電話,還
是關機,還是關機……心想乾脆去飯店等她算了,反正她下來要經過大廳,不然
這麽晚了她一個女孩子萬一遇歹徒可就糟了。
  正要出門,小詩回來了。看她一臉疲憊,心想又是換衣服、又是擺造型也真
是把她累慘了,於是就要她去洗個澡早點睡,我在客廳看電視。突然覺得女友的
衣服好像以前沒見過,就問她是不是新買的?她說今天拍商品目錄,廠商送給她
的。這種事好像在她們這行經常都有,所以我也沒有多問,正好不用自己花錢買
衣服了。
  第二天一早,因爲前一天喝了酒,反而睡不太著,所以6點就起床了。沒事
幹就在家�想找點活幹,看見洗衣籃�放著昨天換下來的衣服,就想把它洗了。
我把衣服丟進洗衣機�時看見昨天女友換下來的衣服,不錯呢,是X牌的,心想
這麽大的公司什麽時候也要拍平面廣告了?
  咦?怎麽沒有安全褲和小可愛呢?按說拍服裝目錄這些東西,應該會用到的
呀!我把洗衣籃�的衣服一件件拿出來。發現除了我的衣服外,女友的衣服只有
這件平口的連身洋裝,連內衣內褲也沒有。我心�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正在這時候,女友嗲嗲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起這麽早做家務呀?老公你
真好。」我回頭看見女友可愛的笑容,心想是我多疑了吧,不然她不會這麽從容
的。
  女友做了早餐,吃過後我去上班,臨出門時女友和我擁抱吻別,感覺她軟軟
的胸部好像又大了。不會吧?才幾天沒碰她,應該是自己的錯覺而已,還是……
這個月提前來了,有點脹奶。唉,我真是變態,搖搖頭,還是好好上班去吧!
  過了幾天,中午和小趙、王明一起吃飯,小趙的衣服被醬汁弄髒了,我和王
明只好趕緊去買一件換上。小趙在試衣間去換好衣服,拿著髒衣服出來,我忽然
想起前幾天爲什麽覺得不對了,小詩晚上回來穿的是廠商送她的衣服,那她本來
的衣服呢?怎麽沒有了?我的心不由得抽動了一下。
  回想起來,那天我在電梯口看見女友時,她穿的並不是晚上穿回來那一件衣
服,對了,是一件白色的X牌衣服,我記得還挺貴的,就算廠商送了她新衣服,
也不會把這件扔在飯店不要了才對呀!難道……
  小趙看我愣住了,笑著對我說:「哇!不是吧,看我也能發愣?以後要是和
你一起泡溫泉,我可不敢彎腰撿肥皂了。」我發覺自己失態了,趕緊裝成若無其
事的跟他們說笑起來。
  回到家後,我翻找了女友的衣櫃,卻沒有看見那件本不應消失的衣服,我一
直猶豫該問一下女友還是該信任她。
  幾天後的中午,王明打電話約我一起去他工作的飯店喝酒看球,玩個通宵。
我向小詩報備後便和小趙一起去找他。王明說他已經訂好了房間,要我倆買些酒
去1022房間找他。
  我們三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看球,球賽完了後小趙又吵著要聯線玩CS,
王明說不用去網吧,房間�有一台電腦,他再去辦公室拿兩台就可以了。過了一
會,他拿著兩部電腦回來,我們三人便玩起了遊戲。
  可能是喝了酒,玩了一會就感到有點天旋地轉的,我提議休息一會。王明說
有好東西給我們看,我和小趙會心的對視一笑,心�當然知道對於男人,好東西
還能是什麽。
  王明打開電腦的一個文件夾,�面有一個視頻檔,還有一個全是圖片的文件
夾。他先打開文件夾的圖片給我們看,這不是小詩嗎?都是些很正常的服裝或者
飾品的宣傳照。我心想,難道王明認識小詩?我這人城府比較深,想先看看到底
是怎麽回事再說,所以也沒說破,反正小趙也不認識我的女友。
  這時小趙說:「這些圖片算什麽好東西,無名上有的是。」
  王明說:「先讓你們看看主角,我也是無意中在網上找到這些圖片的。這個
小妞大概一年前經常和不同的男人來我們飯店,而且每次都不止一個,每次都訂
25樓的總統套房。同事好奇就在房�裝了幾個攝像頭還有收音器,沒想到拍到
了一些很有意思的東西,真是淫蕩到不得了,你們可要保重身體呀!」
  我的腦子「嗡」的一下,25樓總統套房,對了,上次我看見小詩不就是和
幾個人一起進到這家飯店的25樓嗎?當時還以爲是攝影師、燈光師什麽的,難
道……終於我明白爲什麽上次在飯店看見電梯停在25樓覺得古怪了,訂總統套
房的費用比訂攝影棚還貴,如果是拍商品目錄,爲什麽不去攝影棚呢?
  我問王明:「是這女的和人亂搞的片子嗎?」
  「那當然,刺激得不得了,可惜最近才安的攝像頭,錯過了不知多少次。」
  原來女友已和人搞過很多次了,聽到這個消息,我除了震驚外竟還有一絲興
奮,肉棒漲了起來。
  王明打開視頻檔,我看了一下日期,正是在飯店遇見女友的那一天,看來女
友真的背著我劈腿了,不……不是劈腿,每次和好幾個人,應該是援交吧!想到
這�不禁生起氣來,我的薪水不少,家�的費用都是我在付,這賤人竟然還出去
賣,難道是他媽的愛好嗎?這賤貨!
  視頻的前幾分鍾都是房間的大廳,一個人也沒有,「業余人士,剪接時前面
沒有弄好,前幾分鍾什麽都沒有,呵呵!」王明正說著,片中的門打開了,小詩
和四個男人一起走了進來,身上穿的正是那件憑空消失的衣服。
  剛關上門,一個男人就迫不及待地把手伸進女友的衣服�抓住她的乳房揉捏
起來,女友不光不覺得有什麽不適,還轉過頭去和他接吻。其他三個人先進了主
臥,他們兩個也一路邊摸邊親的跟了進去。
  鏡頭一換,變成了從房間�的一個角落看整個房間。那個急色的男人(以下
就暫稱爲A,其他三人就是B、C、D)把手從女友的衣服�拿出來,手�還拿
著女友的內衣。『他媽的,這小子還會單手開內衣呢,看來常出來玩嘛!』我心
想。
  「這女的也挺淫蕩嘛,不知道是在夜店被人泡上的還是出來賣的?我聽說模
特都出來賣呢!」小趙和王明一邊看一邊說話,可我卻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緊
盯著電腦畫面,心中的興奮竟還超過了憤怒。
  只見女友自己將丁字褲脫了下來,卻沒有將外面的連衣裙脫掉:「各位主人
今天要怎麽玩弄母狗呀?還要把母狗吊起來插母狗的賤屄和屁眼嗎?」他媽的,
女友竟自稱母狗,還叫這幾個傢夥主人,我的肉棒實在是脹得不得了,腦子�充
滿了淫欲,畢竟這樣的女友是我從未見過的。
  C說:「小母狗,上次你被吊起來幹,幹到暈了過去還迷迷糊糊的叫著讓大
家幹得大力一點,真是讓人受不了。不過今天不玩這個了,先讓幾位主人幹幹,
一會還有其他主人來一起玩你,到時看看他們會不會想出什麽新花樣來玩你這賤
母狗。」只見女友聽說一會還有人來一起幹她,興奮得不得了。
  A和B把女友拉過去,一上一下的摸著女友身上的敏感部位,B把女友的衣
服向下拉,露出胸部,搓揉著女友的乳房,而A則把手指插進女友的陰道�挖來
挖去。一會兒,A把手拿出來對女友說:「小母狗,是不是主人們玩你玩得太爽
了呀?淫水都流到鞋�了,你還真他媽的多水呀!」
  女友明顯動情了:「啊……主人們不要再折磨母狗了,快……玩死我呀!」
媽的,騷貨!
  男人們陸續脫光了衣服,看著他們挺立的肉棒,我心想:『普通而已,我好
像還略勝一籌呢!』身邊小趙卻已經解開褲子打起飛機來了,媽的,便宜這小子
了,不過女友已經背著我讓這麽多人幹過了,也不差讓好友看看,又看不少一塊
肉。
  A挺起肉棒拉起女友的短裙正要插入卻被女友阻止:「主人,等一等嘛!先
把小母狗綁起來好不好?母狗最愛被綁著幹了。先把我綁起來再盡情地玩弄母狗
不是更過瘾嗎?求求主人把母狗綁得不能動彈,再讓母狗服侍主人。」
  「啪!」A擡手就給了女友一個耳光:「媽的!我要怎麽玩你這條賤母狗就
怎麽玩,還需要讓你舒服嗎?」女友竟然馬上從床上爬起來跪到了地上給A磕起
頭來:「請主人原諒母狗,母狗知錯了,請主人懲罰母狗。」
  這時一直一言不發的D說話了:「你想被綁著幹不是不可以,不過我們沒帶
繩子呀!看來只好等一會其他人來了後再玩了,他們今天可是給你帶了不少好東
西呀!」
  「不要,求求主人現在就玩我吧!母狗的屄好癢呀!母狗好想被玩呀……」
女友一邊求人幹她,一邊跪著自己摸起下體來。
  「那這樣吧,我這�有一把剪刀,把你的衣服剪成繩子綁你好不好呀?」
  「好,好,謝謝主人!」女友邊說邊脫下了身上唯一的連衣裙,D接過女友
的衣服邊剪邊對女友下命令:「去床上躺好,雙腿向上彎曲打開,雙手放在兩膝
內側。」女友聽話的按D說的姿勢躺好,下體在男人們的目光下一覽無遺,兩片
粉嫩的陰唇微微抖動著,好像在邀請肉棒的進入。
  D把女友的衣服剪成一條條的,把女友的雙手手腕分別和雙膝綁在了一起,
又把女友抱起來放在房間的角落。女友由於雙手雙腳綁在了一起,別說站起來,
就連跪都跪不起來,雙膝和臉著地,屁股翹起半趴半跪的伏在地上。
  D拉著其他三人坐在床邊對女友說:「母狗,想被幹就自己爬過來把主人們
的肉棒吹硬,然後主人們就會好好的幹你。快!」女友聽到命令後馬上用臉幫助
支撐身體,又膝一點一點的向前蹭,一直爬了兩三分鍾才爬到床邊。
  看得出女友爬得很吃力,有點累了,可剛爬到男人的腳邊,馬上拼命擡起頭
想要給男人吹箫,可是卻夠不到。男人們哈哈大笑,坐到了地上,女友於是馬上
像見到肉骨頭的狗一樣張開嘴含住男人的肉棒,艱難的上下搖動起腦袋來。
  看著女友飄逸的長發半遮住臉龐,被玩弄成這樣,我也忍不住打開拉煉,手
在肉棒上上下套動打起了飛機。
  女友爲男人們一一吹過後,他們把女友抱起來放到了床上,然後開始一個個
的在女友身後抓著她的纖腰猛幹她的屄,邊幹還邊罵女友的是賤貨、騷母狗。女
友被幹得爽到一個不行,邊被幹邊大聲叫床,求男人們幹得更狠一點:「啊……
啊啊……母狗好爽……大力一點……幹死母狗……啊……主人好強壯……幹死母
狗吧……啊啊啊啊……」
  女友在男人們的輪幹下高潮了好幾次,然後卻還是不斷地求男人們狠狠地幹
她,而射出來的男人則走到女友的面前,讓她把沾滿精液淫水的肉棒舔乾淨。即
使在女友給人舔肉棒時,她也要偶爾空出嘴來請求男人們再幹得用力一點,真是
淫賤得不得了。
  一直到四個人都射過了一輪,大家想休息一下再玩她,就把女友翻過來臉朝
上放在床上,兩個人吸她的乳房、兩個人玩弄她的小屄,時不時地還同時把手指
伸進女友的陰道�。女友面色潮紅,爽得哇哇直叫。
  過了一會,一個人接了一個電話(都脫光了,這時也分不清ABCD)就出
去了。過了幾分鍾他回來時身後跟了八個男人,最後一個拉著一個大旅行箱。女
友看見來人了,趕緊向他們打招呼:「主人們來了,歡迎主人們來玩我這條賤母
狗!請主人們盡情享樂,不用理會母狗的感覺,把母狗玩殘也沒有關係。」
  「哈哈!小騷貨,幾天沒見還是這麽淫蕩呀?」男人打開箱子,只見�邊裝
滿了各種SM道具,還有一些按摩棒和情趣玩具。
  「這布條是什麽呀,該不會是賤母狗的衣服吧?哈哈哈哈,真是淫到不得了
呀!有意思。」男人們七手八腳地解開女友身上的綁縛,從箱子�拿出一個項圈
套在了女友的脖子上,牽著女友到處爬。這一段畫面有點連接不上,看來是各個
房間攝像頭拍下來的剪在一個視頻�,有一點沒剪接好,畢竟不是專業人士。
  男人們牽著女友爬了一會後,又拿出兩個帶鈴铛的夾子夾在女友的乳頭上,
然後在女友的陰道�插入一顆雞蛋大的跳蛋,拿著鞭子邊打女友的屁股邊讓她爬
快一點。女友被她們打得爽了,嘴�「哼哼叽叽」的,還求再用更多的道具玩弄
她。
  「真是個賤到不行的賤貨,被這樣玩弄還嫌不夠嗎?好!先給你灌腸,然後
再慢慢玩。」男人們把女友帶到廁所,擰下淋浴器的噴頭,拿出細一點的管子接
好,然後命令女友跪好翹起屁股,把管子插進女友的屁眼�打開淋浴器,只聽女
友「啊……啊……」的叫著,肚子慢慢地大了起來。
  過了會,男人們把女友屁眼�的管子拔出來,用一個塞子塞住女友的屁眼,
拿出陰道�的跳蛋,給了女友一個粗大的按摩棒讓女友自己插進陰道,表演手淫
給他們看。
  女友拿著按摩棒先放進嘴�來回抽動舔弄,過了一會把沾滿口水的按摩棒慢
慢地挺進陰道�來回抽弄,一邊插嘴�一邊叫著:「啊……母狗好爽……騷屄和
屁眼都好爽……謝謝主人們玩弄母狗……母狗要一輩子都被主人們玩……啊……
啊……主人……母狗要忍不住了……請讓母狗拉出來吧!」
  「不行,這麽快就受不了了?他媽的賤母狗你給我聽好了,如果你在高潮以
前拉出來的話,那主人們永遠都不會再碰你,懂了嗎?」
  「對不起!主人,母狗知錯了,母狗一定會忍住……啊……請主人們永遠玩
弄母狗。」女友說著開始不斷加快按摩棒的抽插速度,「啊……好爽……啊……
要來了……啊啊……嗯嗯……請主人們欣賞母狗高潮的樣子吧!啊啊啊啊……」
女友的屄�射出了一股一股的水來。
  媽的,女友在男人們的注視下被灌腸手淫,竟然潮吹了!
  男人們哈哈大笑,把女友架起來放在馬桶上拔出屁眼的塞子,女友肚子�的
水馬上狂噴而出。之後男人們又一次重複了剛才的遊戲,直到女友再次高潮後又
把肚子�的東西噴出。
  「應該夠乾淨了,走吧,把她拉回去好好玩一下。明天還有事,今天不能玩
得太晚了。」男人們把女友帶回開始的那間房間�,然後把女友的雙手反綁在身
後,三個一組的幹著女友全身的洞。女友的陰道和屁股同時被肉棒插入,爽得小
臉通紅,想大聲叫床可惜嘴卻也被肉棒插著,僅能「嗯嗯」的悶哼,只有趁男人
們互換位置時才能大聲的叫著求男人們再玩得狠一點,玩死她這只賤母狗。
  一共十二個男人,三個一組幹到射出來就去一邊休息,第四組幹完時第一組
早就休息好了,於是再提槍上馬,幹得女友死去活來。所有人都幹過兩輪,有三
個體力特別好的幹過三輪後,男人們終於都玩夠了,女友也被玩得半昏半醒,迷
迷糊糊的。
  一個男人說:「媽的,才不到11點,每次玩這婊子都讓人停不下來,一會
就直不起腰來了。」
  另一個男人說:「不如……」
  「嗯,怎麽?」
  「再給這婊子多發展幾個主人呀!」
  「好,哈哈哈!這婊子是越玩越爽,小屄也越來越緊了。」
  「連奶子都越揉越大了呀!哈!」其他人紛紛附和著。
  「你們先走吧,剩下的交給我了,一會我會讓她爽翻的。」
  「好。」男人們都走光了,只有最後進來那個拉著旅行箱的男人。他把女友
抱到了客廳�,然後搖醒女友:「小騷貨,不要亂動,給你打針。」女友聽說要
打針,便說:「好呀,給母狗打針,把母狗的奶子打大好給主人們玩。」
  「哼哼,這針可是很貴的,經常注射可以讓你的乳房變大,還可以讓你的小
屄更緊,這樣老子玩起來才過瘾。母狗,快求主人給你打針。」
  「是,母狗願意讓主人打針,母狗想被主人永遠玩弄,請給母狗打針吧!」
  「真他媽淫賤,不過這針�含有強力春藥的成份,打下去後一定要瘋狂性交
才行。」
  「那就請主人再狠狠地幹小賤狗呀!」
  「可是大部份的主人都走了,老子一個人怎麽滿足得了你這只這麽淫賤的小
狗狗呀?」
  「那……那就請主人再找其他主人來幹小母狗吧!」
  「好,這可是你自願的。」男人說完就把針刺進女友的乳頭,將針管�淡綠
色的液體輸入女友的乳房�,接著又拿出一支同樣的針管打進另一邊的乳房,然
後命令女友:「一會不管誰進來,你都要求他幹你,不光他可以幹你,還可以找
朋友一起幹你,不管多少人,用什麽姿勢都行。在他們幹過你後,你要求他們當
你的主人,以後經常來幹你,不止幹你,還可以虐待你、折磨你、羞辱你。聽到
了沒有?」
  「是的,母狗遵命!母狗會讓新主人玩到爽爲止,不管新主人怎麽玩母狗,
母狗都會讓新主人,不,新主人們滿意的!」
  「好,那你跪在門口跪迎新主人吧!我走了。」
  男人走後大概十分鍾,這期間女友並沒有去洗洗自己被玩得大汗淋漓的身體
和正流出精液的肉洞,甚至連沾上精液的頭發都沒有整理,只是一直跪在門口。
  過了一會,門外響起了敲門聲:「小姐,請問是需要把行李推到樓下嗎?」
  「是的,進來吧!」
  門打開了,兩個行李員推著一輛行李車愣在了門口,一個還猛揉眼睛以爲是
自己的幻覺。
  女友向兩人磕頭:「歡迎兩位成爲母狗新的主人!主人可以在任何時間、任
何地點,帶任何人一起,用任何方式玩弄母狗,請主人們先試用母狗的身體。」
說著坐在了地上,分開雙腿,雙手的食指和中指並攏,分開自己的陰唇露出還淌
著精液的陰道。
  兩個行李員對視一眼,馬上推著行李車進了房間,脫光衣服,把女友抱到房
間的床上幹起來,一會一下一下,一會一前一後,直到一人出來了三次才停手。
  「媽的,沒想到幹這種沒前途的狗屁工作竟會遇到這種好事,哈哈哈,咱哥
倆交大運了。」
  「嗯,對呀,不過這麽好的母狗應該和兄弟們一起分享呀!」
  「對對對,我這就打電話叫明哥他們上來。」
  「不行,保安和行李員不能全都不值班呀!那樣工作不就丟了嗎?」
  「那怎麽辦?」
  「兄弟們不能上來,可以讓這母狗下去呀!」
  「可是萬一被客人看見,鬧大了怎麽辦?」
  「那不是有一個大旅行箱嗎,把這母狗裝進去不就得了嗎?」
  「好,還是你有辦法,哈哈哈,這回兄弟們可有得樂了。」
  兩們行李員發出一陣淫笑,接著對女友說:「母狗,你不是說可以在任何時
間、任何地點隨意幹嗎?」
  「是的,主人。母狗知道該怎麽做了。」小詩說著自己爬起來,走去把旅行
箱�的東西倒出來,然後自己躺進去,雙腿擡起彎曲到身體的兩側把下體完全展
露,這姿勢正好可以勉強蓋上旅行箱:「母狗準備好了,請主人帶母狗出去認識
新主人,給新主人玩到死吧!」
  兩個行李員對視愣了一下:「還真不愧是訓練有素的母狗哇!不過你還少了
一樣東西。」男人說著從倒出來的東西�拿出一根大概有20厘米左右的電動按
摩棒插進女友的陰道�,又拿了一串串珠,一顆一顆的,只見最大的一顆直徑足
有5厘米,全塞進了女友的屁眼,只留下一下拉環在外面。
  「嘴巴就先不用了,不然你一會怎麽求人幹你呢?哈哈哈哈!」兩個行李員
打開電動按摩棒的開關,把旅行箱合上擡到行李車上,推著行李車走出了套房。
  我感到胯下一陣冰涼,才發現不知何時自己已經射了出來,太專注於看女友
淫蕩的表現了,其它的事全沒注意。
  王明說:「怎麽樣,不錯吧?這個賤貨後來被帶到我們保安的值班室,被那
晚值夜班的十幾個保安和行李員都幹過了。後來大家都累了,還把她綁在行李車
上用警棍捅得又高潮了一次。從11點一直玩到快要3點才放她走,這婊子連衣
服都沒了,還是我把給老婆買的衣服給她穿上,要不然她就得光著屁股回家了。
她還留了電話給我們,說歡迎我們再玩她呢!又爽又免費,真是棒極了。」
  這時王明的電話響了,他接起來說:「怎麽,你們已經直不起腰了?哈哈哈
哈!好,好,我們馬上下去。」說完招呼我和小林:「那條母狗的男友今天晚上
和朋友出去玩了,她今天下午就打來電話問我們要不要玩她,我就讓她過來了。
剛才咱們看球的時候,她就在保安值班室�侍候我的手下呢!現在我那六個手下
和八個值班行李員都幹得累了,讓咱們快下去接手呢!」
  什麽!原來剛才我們在看球、玩遊戲的時候,女友一直在被人幹著;我們在
看女友的視頻秀時,她正在爲我朋友的下屬上演一場真人秀!我的頭一陣眩暈,
轉頭看小林卻一眼興奮,迫不及待地想要下去幹我的女友。
  我對王明說我就不下去了,不過請他在保安室先裝上攝像頭拍下他們幹這婊
子的樣子,我在這�觀看。王明以爲我可能覺得女友先被玩過太髒了,忙說不是
有好東西不請我們先幹,想幹隨時都行。我也解釋說不是,就是今天喝了酒又打
了一次飛機,硬不起來,下次再一起幹她。
  小林一個勁的催王明快一點,王明只好說會先在好的視角安裝攝像讓我同步
觀看,下次再一起幹,然後把電腦調好攝像頭的接收畫面就和小林一起走了。
  媽的!原來上次女友回家之前正在被我新交的朋友和他的下屬猛幹,身上那
件什麽廠商的衣服也是朋友的。硬不起來?操!我的肉棒現在硬得發痛,正死盯
著電腦等他們裝好攝像好看我的女友怎麽被幹呢!





(2)以目睹認清
  我死盯著電腦等待親眼看著女友被人輪奸的盛況,大概過了五分鍾,漆黑的
螢幕上出現了畫面,看來是王明已經接好了攝像設備。
  畫面先是出現了天花板,然後一點點向下,看來是將攝像頭放在了屋頂的一
角。這間屋子明顯要比上個視頻�的房間破爛多了,屋子的一邊放著幾張沙發,
中間有兩張台球桌,還有幾張木制椅子和一台冰箱,看來可能是員工的休息室,
所以並沒有向那些對外的房間那樣搞什麽裝修,連屋頂的鋼筋都露了出來。
  屋角的沙發上坐了兩個衣衫不整的男人,我想可能是王明的下屬吧!看來他
們幹累後大多都回去了,還真是堅守工作崗位呀!而屋子的正中央,從屋頂暴露
出的鋼筋上垂下一條繩子,一個女人一絲不挂,雙手被反綁,用這條繩子吊在了
外空中。由於光線昏暗,看不清楚長相,不過那身材分明就是我的女友小詩。
  「媽的!被人玩成這樣,還是自願來找操找虐的。」一想到這�,我就感覺
脖子有些酸痛,看來頭上這頂綠帽子看是有夠重的。咦?女友的雙腿間好像還有
什麽東西,長長的和地板一個顔色,看得不是很清楚。
  這時我的電話響起來,是王明打來的,而這時王明和小林也出現在畫面上。
只見王明拿著電話面向攝像頭問我:「看得清楚嗎?」
  「燈太暗了,不是很清楚。那婊子腿中間是什麽玩意?」
  「哦,你等一下啊!」說著他走出了畫面,「啪」的一聲好像是按了什麽開
關,整個屋子一下子明亮了起來。
  我嚇了一跳,整個人不禁向後一振,只見女友的陰道和屁眼都分別插著一根
棕色的台球棍,棍子的大頭插進她下身那迷人的肉洞�,小頭頂在地上,頭發、
臉上和胸部上沾著白花花的精液。奇怪的是她眉頭怪鎖,被綁住的雙手在身後還
努力的向上擡,好像要抓住什麽似的。
  沙發上那兩個男人走過來和王明小林打了個招呼:「王哥來了,這婊子的小
屄真的舒服,百用不厭呀!哈哈,對了,你看我們會玩吧!」說著把縣在外空的
女友撥得轉過身來。
  「哈哈哈,你們這些小兔崽子還真會玩,不過這樣的婊子就是要玩死才對。
哈哈!」
  只見我女友的雙手被綁在一起,這我剛才就看出來了,我沒看出的是原來從
棚頂垂下的繩子比我想像的長,女友正用被捆在一起的雙手在背後拼命地抓住繩
子,可以想像,如果她一松手,整個人會向下掉落個二十厘米,恐怕下身的那兩
根棍子就要再向她身體�前進二十厘米,到時恐怕就要插進子宮�了。
  看著女友被這樣淫虐,我心�想的竟然是:如果她抓不住,屄�那根插進子
宮,不知屁眼�那根會插到哪,直接插破腸子嗎?唉,我真是變態。
  那兩個人和王明小林打過招呼後就走了,房間�只剩下王明、小林和女友三
個人。王明和小林走近女友,一人一個的摸她胸前的一對奶子。女友感到有人在
摸她,睜開糊滿精液的雙眼對他倆說:「歡迎主人來玩母狗,主人先把母狗放下
來再盡情地玩吧!母狗的手都快要斷了,母狗真的支援不住了。」
  王明一個耳光打了過去:「賤貨!老子要玩你還要你高興嗎?再他媽廢話,
老子要你好看!」說著抓住女友的雙臂猛地向下一拉,「啊啊啊啊啊……啊……
啊……」女友大聲的叫著,下身噴出尿來,雙眼直直的望著前方,身體僵直著:
「插……插進子宮了!」
  這時小林在王明耳邊說了幾句話,王明笑笑的走到屋角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小林對女友說:「小騷貨,我是你的新主人,快向主人問好。」
  「是,歡迎成爲母狗新的主人,主人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帶任何人
一起用任何方式玩弄母狗。」女友大聲的喊著我似曾相識的口號。
  對了,上次她被那兩個行李員第一次幹時也是說的這幾句話,難道女友不是
單純的淫蕩、欲求不滿才找人幹,而是被訓練過。如果是的話,那究竟是什麽人
在什麽時候弄的?怎麽我會一無所知呢?算了,這些事以後再想,還是專業看直
播吧!我心�自言自語著。
  小林對女友說:「想要下來是嗎?」
  「求主人把母狗放下來吧!母狗真的受不了了啊!」
  「好,不過下來後要受一點懲罰哦!」
  「是,母狗恭請主人隨意懲罰,母狗願意被主人懲罰,母狗生下來就是給主
人懲罰用的!」
  聽著女友滿口的淫聲浪語,我的手又在肉棒上上下套動了起來,不禁想要看
看小林到底會怎麽玩弄我的女友。
  小林先拔出了插在女友下身的兩根台球棍,媽的,不拔還不知道,這兩根棍
子竟足足插進女友身體�至少二十厘米,陰道那根甚至可能插進了三十厘米。小
林把女友放下來,卻沒有解開她被綁在身後的雙手,把她抱到了一張桌球台上。
  「騷貨,你下面這賤屄可以被插進這麽深,挺能裝的嘛!咱們現在來玩一個
遊戲,一會我在台上放十五顆球,然後我就用剛才插過你騷屄的這根棍杆打球,
你給我跪在下面吹箫,吸到我射出來爲止。我打進幾顆球,你就要用騷屄吞下幾
顆來處罰。」
  女友明顯有些害怕,畢竟不要說十五顆,只要打進一半恐怕就能塞爆她的下
體了。
  「怎麽,不答應嗎?那你繼續回去吊著吧!」小林說著就要去拉女友,女友
只好順從:「母狗遵命,母狗給主人吹箫,讓主人用台球塞爆母狗的爛屄!」
  於是女友被放在地上,小林擺好了球,然後喊了聲:「開始。」開始打球。
而女友也像聽到發令槍的運動員一樣張開嘴含住小林的肉棒,吞吐了起來。
  「啊,你這婊子還真會吹雞巴,害老子都打不準了。」小林一邊嘟嘟囔囔的
一邊打著球。「啪!」進了一個球,女友聽見球進洞的聲音,渾身一震,加快了
頭晃動的速度。「啪!啪!啪……」球一個一個的被打進了袋子,已經進去六個
了,女友的表情都快哭了,雙眼�含著淚水,和臉上已經幹掉的精液混在一起形
成一幅淫穢無比的畫面。
  小林似乎也快出來了,一只手抓著女友的頭發挺動下身,把女友的小嘴當成
陰道一樣抽插著;一只手拿著球杆,把剩下的球一個個的撥進了袋�。最後,所
有的球包括母球都被她撥了進去,而小林也在女友的吮吸下射在了女友的嘴�。
  「都給我咽下去!」小林看著女友把他射的精液全吞進了肚子�,然後一把
抓起女友扔到了桌球台上:「全都進去了,你現在就表演小屄吞球吧!」
  女友的眼淚「嘩」就下來了,身體瑟瑟發抖:「主人,你剛才作弊了呀!」
  「媽的,我只說用球杆打球,有說按桌球的規矩了嗎?少他媽廢話,你不塞
我來替你塞。」
  「我塞,我塞,請主人解開母狗的手,母狗自己來。」女友哀求著小林。小
林解開女友的繩子,這時王明也忍不住走了過來,近距離看著這一切。
  小林把所有的球從袋中拿出堆在了女友面前:「一共十六個,白球也他媽給
我塞進去,聽到了沒有?」真想到不平常和善的小林內心竟有如此瘋狂的一面,
要不要阻止他,這樣下去可能真的會把女友玩死的。
  我正在猶豫時,女友拿起球開始往陰道�塞,一,二,三,四,只塞進四個
就已經滿了,第五顆只塞進一小半就塞不進去了。「主人,這樣我會被玩壞的,
母狗的賤屄壞了就沒法侍候主人了,求主人開恩吧!」女友突然在桌球台上跪了
起來,向小林磕下頭去,屁股正對著攝像頭,我正好可以清晰的看見女友的小屄
被桌球撐得開開的,第四顆球因爲改變姿勢,還露出了一小半。
  這時王明發話了:「小林,別把她玩壞了,大家還沒玩夠呢!等玩膩了再徹
底地玩壞她的身體也不遲,今天先玩點別的吧!」說著拿出一個錐子對女友說:
「不塞也可以,不過這些球必須全用在你的身上,我來給你做個新造型,你要敢
不從,我也不用塞球了,直接把你的臭騷屄撕開,聽到了沒有?」女友嚇得不敢
反抗,只好順從的點頭,淚水一直流個不停。
  我心想,賤貨,這回知道厲害了吧!在外面和人搞很爽是嗎?遇見這種變態
狂,看你怎麽敢場!
  王明對小林說:「我去拿點東西,你先給把這婊子的手再綁起來,然後嘛,
我要八個球就夠了,你把剩下的全塞進她下面去,屄�塞不下可以塞屁股嘛!」
說完就走出了畫面。
  小林對女友說:「自己動手,前面五個,後面三個,不然就撕爛你的屄!快
點!」女友只好聽話的拿起第五顆球,對準自己的陰道口一點點塞了進去,「啊
啊……啊……」她邊塞邊痛苦的叫著,我聽著有點心疼,不過更多的是快感和興
奮。
  好不容易把第五顆球塞進了陰道�,小林似乎等不及了,把女友推倒,讓她
趴在桌球台上,雙手向後扭,用繩子綁在了一起,然後拿起一顆球往女友的屁眼
�塞去,「啊……」女友大聲的慘叫著,球還是塞不進去,畢竟女友還只是一個
22歲的少女,小屄能塞得進桌球已經是奇蹟了,屁眼怎麽塞得進去呢?更何況
現在屄�的球還在女友身體�壓迫著女友的直腸。
  「我也給你潤滑一下。」說著,小林挺著肉棒插進了女友的屁眼,「啊……
主人插進來了,母狗好爽,請主人在母狗的屁眼�發泄吧!」女友似乎真的受過
什麽訓練,明明剛才還很痛苦,但只要身體上的任何一個洞被挺進雞巴,馬上就
會大聲的叫春,鼓勵男人們幹她。
  小林似乎被女友的淫蕩刺激了身體的感官,只抽插了二、三十下就射進了女
友的屁眼�。他拔出陰莖,拿起一顆球向女友的屁眼塞了進去:「哈哈,有老子
的精液潤滑,果然滑了不少。」他真的把三顆球塞進了女友的屁眼,還怕球掉出
來,讓女友臉朝上躺在桌球台上,把女友的下半身擡高,女友的肚子明顯都鼓起
來了。
  這時王明回來了,拿著一個電鑽:「哈,你真笨,怕掉出來就把她的腿也綁
起來不就行了,舉著不累呀?」
  「對呀,我怎麽沒想到。」小林說著拿起地上的繩子,把女友的雙腿並攏,
在大腿和膝蓋處綁了兩道,係得緊緊的。女友因爲雙腿並攏,陰道和屁眼�的球
被擠得更�面了,可她不敢反抗,只默默忍受著。
  這時王明在剩下的八顆球上都鑽了洞,用繩子係成一串,然後拿走錐子走向
女友:「不許叫出聲來。」拿走女友的乳房,在挺立的乳頭上穿了一個洞,女友
痛得渾身顫抖,可是緊緊的咬著嘴唇,怕叫出聲來的話會受到更大的折磨。
  兩個乳頭都被穿了洞後,王明用一根細細的鋼絲先穿過女友左乳的洞,然後
將那串台球挂在了線上,再把線穿過女友右乳的洞,最後把鋼絲係在一起:「張
開嘴叼著,要是叼不住的話就用奶子來拉台球吧!」女友趕緊張嘴咬住鋼絲,我
想如果女友沒咬住的話,可能乳頭都被台球拉斷了。
  王明和小林把女友裝飾好後就一左一右的抽打起女友的兩個乳房,隨著胸部
的晃動,八顆台球一晃一晃的連動著女友嬌嫩的乳頭,給女友帶來巨大的痛苦。
兩個傢夥解開女友的手,讓女友給他們乳交,當他們兩個都射出來時,女友已經
痛得虛脫了。
  這時王明似乎發現了什麽,走到窗邊打開窗簾,窗外竟站著一個目瞪口呆的
乞丐,「怎麽樣,看夠了嗎?想不想一起玩這母狗呀?」看著說不出話的乞丐,
王明續說:「這婊子不能離開這間屋子,你也不能進來,想玩她的話,就去找些
踮腳的東西吧!快。」
  乞丐聽罷,馬上跑去街角,推起一輛平板車走過來。這時小林也解開女友身
上所有的綁縛,替女友拿出了下身的球,但乳頭的洞還是用鋼絲穿過係在一起,
只是拿掉了中間的台球串,用了很短的鋼絲,兩個乳房都被拉得合在一起了。
  乞丐把車推到窗前,站在車上脫下了褲子,露出一根又黑又臭的大肉棒。王
明把女友拉過來,先讓女友把上半身探出窗外給乞丐吹雞巴,吹硬後又讓女友把
下半身伸出窗外給乞丐享用她的小屄。竟然可以這麽玩,強烈的刺激讓我的肉棒
前所未有的硬,我加快了打飛機的速度,彷彿幹著女友的是我自己。
  我在畫面上看見乞丐好像說了一句什麽,不過他在窗外,機器收不到聲音。
只見王明把女友抱回桌球台上,「賤貨,竟然讓你的新主人玩得不爽。」王明邊
拉著穿過女友乳頭的鋼絲邊說。
  「啊……痛……不是我不夾緊,可是母狗的小屄剛才被塞了五顆台球。」
  「還敢狡辯,老子幫你緊緊小屄。」王明說著解下腰帶:「把腿打開!」女
友經曆了今晚這麽多淩辱,哪�還敢反抗,馬上分開雙腿,露出了陰部。王明用
腰帶皮制的那頭抽打起女友的陰部:「不許叫,我不想聽你的賤聲。」女友緊咬
雙唇,忍受著私處的巨大痛苦,雙腿本能的合起,卻又馬上分開等著王明繼續抽
打。
  王明打了四、五十下,只打得淫水飛濺,女友閉上眼睛,全身劇烈地抖動了
起來,下體潺潺的流出了一股淡黃的液體,「他媽的,又尿了。」王明說。女友
的陰部已經被打得紅腫了起來,剛才被台球塞過後本來有點合不起來,好像一個
粉給的肉洞,現在卻腫成了一個粉紅的肉縫。
  王明又把女友的下半身伸出窗外給乞丐幹,我看著女友被一個乞丐狂幹,還
要爲一個乞丐感到幹得不爽就要被狂虐陰部,在極度的興奮下射了出來。乞丐似
乎也幹完了,他拔出陰莖,拍了拍女友的屁股走了,女友被王明拉進了屋�,放
好了窗簾。
  我清理好射過的陰莖,看了看錶,才剛剛1點,我記得我和女友說我明天直
接去上班,今晚不回家,看來女友可能今晚也不打算回家了,不知他們還要怎麽
玩弄我的女友?
  不過看來王明和小林也都累了,他們沒有再操女友,只是把她綁在一張有扶
手的椅子上,雙手繞過靠背綁在一起,雙腿分開各架在扶手上被綁住,女友下身
的兩個洞都暴露在他們兩人,不,是我們三人面前。
  他們把三根電動按摩棒分別插進女友身上的三個洞�後打開了開關:「賤婊
子,夾緊了,要是掉出一個就搞死你!」
  「是……啊……」女友的回答已經聲若遊絲,看來她真得被玩得不行了,不
過這都是她自找的。
  過了一會陸續進來幾個人,看穿著都是王明的下屬,見到女友也毫不驚奇,
看來都是今晚最早玩弄女友的那群。他們從冰箱�拿出啤酒和小菜喝起酒來,女
友則繼續在那邊被插著按摩棒呻吟。
  過了一會,酒菜見底了,他們也休息好了,就拔出女友屄�的按摩棒,一個
一個的又在女友的陰道�射了一輪。輪到最後那小子,這傢夥的雞巴又短又細,
卻怪女友的屄不緊,幹完後發脾氣拿起一個喝光的酒瓶插進女友的屄�。
  王明像受了啓發,解開女友全身的繩子,讓她用酒瓶插自己表演給他們看:
「騷屄,這瓶子可以裝500㏄啤酒,你給我插到你的淫水把它裝滿爲止。」女
友只好拖著疲憊的身子插起自己來。
  插著插著,女友似乎又興奮了起來:「啊……啊……幹母狗……母狗自己幹
自己給主人們看……嗯……用力幹……天天幹……啊……啊……啊……啊……」
女友在自己的呻吟中達到了高潮,可是瓶子�的淫水只有一個底,女友只有繼續
用酒瓶抽插自己。
  慢慢地,瓶子�的淫水越來越多了起來,可還沒到三分之一,不過男人們又
緩過勁來了,把女友拉到桌球台上,兩個一組、三人一組的在女友的洞�又射了
一泡精。男人們似乎玩膩了,把酒瓶插進女友的陰道,又在屁股�插了一支按摩
棒就各自散去了。王林告訴女友說:「今天到此爲止,滾吧!」
  過了一會,王明和小林回到了我所在的房間,我問他們是不是玩完了,他們
說今天玩不動了,還約我下次一起玩弄我女友。
  我心想:我去玩,那不是自己找死嗎?先不說女友會有什麽反應,你們也
會知道我是一個綠烏龜,活王八。小林還是我的同事,那時我的同事都知道這件
事,恐怕工作也不好辦了。不過看著女友被衆人玩得死去活來,也真想加入進去
一起淩虐她,只好以後再想辦法了。
  只見畫面�女友拔出身體�的東西,在屋角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後拖著疲
憊的步子回家了。我也關上了電腦洗了個澡睡了。
  躺在床上我因爲剛才的刺激久久不能入睡,一個疑問湧入腦子:女友究竟有
多少個「主人」呢?她又爲什麽會變成現在這樣?是我和她交往後發生的事嗎?
還是,這才是真正的她?


















(3)提前一天的真相
  經過昨天那麽刺激的一夜,今天我當然是沒有辦法好好的工作的,滿腦子都
是小詩淫亂的肉體和催情的叫床聲。幸好公司的工作很輕閑,我坐在辦公室�想
著小詩的事情。
  我究竟該怎麽辦呢?和她分手,這樣的女人不值得我愛她……還是,事已至
此,索性調教她,把她變成我的專屬玩具。該死,我怎麽會有這樣的念頭?就是
24小時以前,她還是我最愛的女友。可是,經過昨天那樣的夜晚,又有誰可以
無動於衷呢?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我馬上驅車回到了和小詩的家,那個曾經溫馨、現在
卻讓我又想回又害怕回的家。想是因爲我心�還深愛著小詩,怕是因爲我對於現
在的情況總是有一種逃避的心理,希望一切都是我昨夜飲酒後的幻覺,是一場春
夢。
  一進家門,家�還是整理得乾乾淨淨。小詩正在廚房�做著晚飯,小詩的廚
藝其實並不算好,可是她認爲男人會把女朋友或老婆做的菜都吃光是一種愛的表
現,所以和她交往兩年,我的體重一直直線上升,害我不得不去健身房做運動。
  我從後面輕輕地抱住她:「我回來了。」
  「工作了一天,累了吧?再等一下就可以吃飯了。」
  一會兒,小詩拿著兩盤咖喱飯出來:「餓了吧?快吃飯吧!」
  我心中突然湧起一股沖動:「小詩,我愛你。」
  「討厭啦,幹嘛突然說這個呀?」
  「沒什麽,只是突然想告訴你這件事。」
  小詩的眼中充滿溫馨,笑著用手指點我的額頭:「好啦∼∼好啦∼∼我也愛
你呀,今晚我要有驚喜給你呢!」
  我心�「登」的一響,仁慈萬能的主呀,給我驚喜。不是小詩發現我知道了
昨晚的事吧?不會是要和我攤牌吧?那可只有驚沒有喜呀!
  吃完飯我和小詩靠在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大概九點左右,小詩先去洗澡
了。她洗完後圍著一條大浴巾出來,在我臉上親了一下:「你快去洗澡吧,我在
房�等你。」說著就走進了臥室。
  看來不是和我攤牌,小詩還不知道我發現了她的事。我匆匆地洗了個澡,走
進臥室,眼前的景色真是讓我鼻血直流:小詩平躺在臥室正中央的大床上,全身
赤裸,只有腰上挂著一條細細的金色的腰鏈,雙手捂住胸部,牙齒輕咬下唇。
  我洗完澡本來全身就只有腰上圍了一條大毛巾,在這種情況下還不馬上撤掉
撲了過去?我們互相擁抱,深深地吻著。我突然覺得小詩的胸部怎麽好像有什麽
東西咯了我一下,我低頭看去,兩個金色的乳環穿過小詩的乳頭,正在輕輕搖晃
著好像和我招手。
  「好看嗎?我朋友前一陣子被她男友要求穿的,她說她男友好愛她這樣,還
說男人都會喜歡的。你喜歡嗎?我特別爲你弄的,高不高興?」
  此情此景,我能說不高興嗎?能說其實我心�懷疑她是昨天乳頭被穿了洞怕
我發現,索性今天去專門的店�穿了乳環嗎?「當然高興呀!你真美!」
  看著她胸前的一對金色的圓環在淡黃色的燈光下閃耀著金屬的光澤,我彷彿
看見了她那被鋼絲穿過的乳頭,看見了台球棍、台球、酒瓶,還有包括老乞丐在
內的無數不知名的男人。我心�湧出一股怪異的沖動,一把抓住她的頭向我的胯
下按去,讓她把我早已堅挺火熱的肉棒硬含在嘴�。
  搞死她!搞死她!我雙眼直直的放空著,肉棒在女友的小屄�瘋狂地抽插馳
騁,腦中一片空白,好像閃過一幕幕女友的淫亂畫面,又好像什麽都沒有,整個
人轉入了下半身思考的狀態,以小頭代替了大頭來支配我的身體。
  「啊∼∼」小詩的一聲大叫把我帶回來現實世界,只見小詩雙眼半閉、眼神
迷離,口水順著嘴角流到床上。而當我拔出陽具,看見我們下身交合處的床單已
經濕了一大片,不知是潮吹噴出的淫水還是失禁的小便。
  「你今天怎麽了,是看見人家穿乳環太興奮嗎?第一次時你也沒有這麽興奮
過,好強,人家差點被你搞死了。」
  剛剛恢複神智的我也不禁暗暗奇怪,我是吃了偉哥嗎?用了神油嗎?都沒有
呀!又或者胯下的小詩昨夜的淫亂景像對我來說正是最強的呢?
  小詩已經疲倦得不想動彈,我也被剛才自己莫名的興奮給弄得有點迷惘。擡
頭看看時鍾,竟然已經十一點多了。剛才那一次搞了一個多小時,而且好像還沒
出來。我的腦子怎麽好像喝醉了一樣?除了剛開始的幾分鍾,對剩下的這段時間
的記憶好像被刪除了一樣。
  「你還沒出吧?我幫你吸出來吧!」小詩說著想要坐起來,可四肢酸軟,上
半身剛剛擡起又不由自主地躺了回去。
  「不用了,小傻瓜。今天我太興奮,剛才弄痛你了,對不起。」我抱起女友
走進浴室,溫柔地替她擦洗著身子,又換了床單,和她相擁入眠。
  接下來的半個月過得很平靜,不過小詩每次出去給人外拍我都跟著,也不見
有什麽異樣。我們幾乎每晚都要做愛,可是我卻絲毫不覺疲累,每天到公司都是
神采奕奕,難道淫亂的女友就是男人的「靈丹妙藥」?
  「老公啊,我媽的生日要到了,我要回家陪她住幾天。」早餐時女友和我商
量著。
  「好啊,等你媽生日那天我也一起去給她慶祝。」我記得女友媽媽的生日還
有三天,本來我已經買好了禮物準備和她一起回去給她媽媽慶祝,沒想到女友想
先回家去陪陪她。這樣也好,女友是家中唯一的女兒,她很小時父親就去世了,
她搬出來住後母親一直獨居,也很孤獨。
  第二天女友回家了,我本想趁女友回娘家的這幾天�,好好找找家�有沒有
什麽東西可以讓我搞清女友爲麽會變成這樣。可是我把家�翻箱倒櫃的徹底找了
個遍後卻一無所獲。難道要撬地板?不,這房間是我盯著裝修的,沒有暗格,女
友更沒能力自己打開地板在下面藏什麽。
  第三天一早醒來我忽然想到,會不會女友媽媽家有什麽呢?我知道女友搬出
來後,她媽媽還保留著她的房間,她也會偶爾回去陪媽媽住幾天。我這樣想著,
不如現在就去她媽媽家,在那�住一晚,明天也可以順便幫她媽媽慶生。
  傍晚時我來到了女友媽媽的家,女友的家是城郊的一幢小型別墅。按響門鈴
後,女友的媽媽來開的門。
  「伯母好,先預祝你生日快樂!」我說著遞上了禮物。
  「YJJ,你不是明天才來嗎?」女友的母親好像有點驚慌。
  「公司沒什麽事,所以就想提前一天過來陪陪您和小詩。對了,小詩呢?」
  「她……她出去買東西了,一會回來。」
  我一邊陪著女友的媽媽在客廳聊天,一邊等女友。我本想女友不在家,我應
該多陪陪她媽媽,所以就連她媽媽準備晚餐的時候我都跟在廚房�幫忙。可女友
的媽媽明顯是心�有些什麽事,一直心不在焉的。直到我們吃完晚飯,女友還沒
回來,我給她打電話,才發現女友的電話正在客廳放著。
  「伯母,小詩去買什麽啦?要不我去接她吧,天都黑了。」
  「不用不用,她一會就回來了。對了,你幫我出去買瓶紅酒吧,明天喝。」
  「好,伯母喜歡什麽牌子的?」
  「我都可以,你決定吧!」
  我走下了樓,其實我和女友的媽媽並不熟,只見過不到十次面,就這麽老和
她單獨在一起也覺得沒什麽話好聊,無聊得很。正好,我車上有一瓶朋友送的紅
酒,我就坐在車�聽音樂好了,還可以第一時間看到女友回來,然後把車�的這
瓶酒給她拿回去好了。
  可是我在車�坐了足有一個多鍾頭女友也沒回來,去買什麽買這麽久呀?我
想我是出來買紅酒的,總不能一買買幾個小時吧,於是就拿起後車廂的紅酒向樓
上走去。
  可當我按響門鈴後,打開門的竟然是我的女友。爲什麽?我的車就停在她家
樓下,只有這麽一道門,她是從哪進來的?我怎麽會看不見呢?
  「你什麽時候回來的?」
  「你剛才替我出去買紅酒,剛走她就回來了。」女友的媽媽替她答道。
  「哦。」剛走?我根本沒走過呀!我帶著滿心的疑惑敷衍著。
  當著女友媽媽的面,我當然不能和女友太過親熱,於是我們倆一左一右的陪
著她媽媽看電視。我心�一直想著女友是從哪回的家,剛才我陪她媽聊天時,一
樓的大客廳和二樓小客廳都坐過,女友的房間、客房,甚至女友媽媽的房間都沒
關門,也全看到了,�面根本沒有人,除了——地下室。
  「地下室不可能有門可以通向外面吧?又不是歐洲的古堡,都有地道。」我
這樣想著。
  晚上,女友讓我獨自睡在客房,而她睡在自己的房間,「可能是在媽媽面前
不好意思和我一起睡吧,畢竟還沒結婚。」我心�想。可睡在床上,我卻一直好
奇地下室究竟是怎麽回事,按捺不住的我終於爬起床,走向了地下室。
  本來還在想,如果地下室的門鎖著該怎麽辦,沒想到它竟然沒鎖,可打開門
後,我卻被眼前的房間給嚇呆了。
  屋子的中央有一個大鐵籠,旁邊有木馬,還有那種X型的架子,牆上挂著幾
條皮鞭,屋角堆滿了按摩棒等各色的情趣用品,棚頂有幾個挂鈎,有的還有繩子
垂下來。屋內沒有燈,我之所以能看見是因爲四個屋角都有燭台,上面的蠟燭發
出幽暗的光,而屋子的最�面竟然是四條高大的獵犬被鐵鏈拴在深深釘進牆�的
鐵環上。
  我走了進去,卻不敢走近那四條大狗身邊。狗看見有人進來,想向我撲過來
卻被鏈子拉住。
  「這究竟是怎麽回事?幸好這幾條狗一直不叫。」我正在自言自語,可沒等
我說完,竟有一個聲音接了下去:「它們不會叫的,聲帶都被獸醫割斷了。」
  我嚇得一身冷汗,回頭看見了女友的媽媽。
  我嚇得差點叫出聲來,女友的母親趕緊一把捂住我的嘴:「別出聲,小詩不
知道你已經發現了她的事,我可以把你心�的疑惑一一告訴你。但你要答應我,
無論如何不能離開小詩,還要幫助她。」
  「我一直到現在都還愛著她,不然也不會想知道她的事了。伯母,我不會離
開小詩的,請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小詩是個可憐的孩子,一切都是我的錯。請你一定要好好愛她。」
  究竟小詩身上有著什麽樣的秘密……






















0.0136640071869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