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勇插奶奶,岳母和媽媽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勇插奶奶,岳母和媽媽

篇一:因我而生的女人—奶奶陸紅
17歲對每一個男孩子來講是一個花季的季節,是一個充滿幻想的季節。17歲對於肖文來講同樣是一個沸騰的年紀,也許是因為他開始長大了。
肖文喜歡夏天,因為夏天的女性穿的很少,若隱若現的奶子,俏麗的服裝,偶爾能在街上看到彎著腰的女人因裙短而露出鮮艷的底褲。
肖文喜歡冬天,因為冬天的女性可以穿上他最喜歡的靴子,的確,女人穿上靴子能體現出一種別樣的氣質,尤其對那些飄亮的女人。
同每一個男孩子來講,肖文這樣的年紀正是對女性充滿幻想的年紀,每一個飄亮的女人都有可能成為他的性幻想對像,他也在每天流連於各大黃色網站,購買一片黃色光碟回家偷偷的觀看,有時候也會偷偷的現賞媽媽的內衣褲。
十七歲啊!是一個用力燃燒的季節。
每當爸爸媽媽出差不在家的時候,肖文便想找女人玩玩,但又不敢,找妓女怕做下病,女朋友又沒有,於是一復一日的在幻想中沉醉,在這種時候,想要一個女人做愛是他迫不及待的願望,手淫……每天肖文都在手淫中沉醉。他是那麼渴望現在能有一個女人或幾個女人供他享受啊!!!
人活著就不能停止幻想,人在幻想中可以產生出很多的想法。
肖文看著床上的植物人的奶奶,(五年前奶奶因為車禍而變成植物人)動了淫穢之心,奶奶雖然是植物人,但好歹也是個女人,於是在爸爸媽媽再次出差的時候,肖文將在床上的奶奶脫的精光,大著膽子將陰莖插進奶奶的下體。
肖文緊張極了,但一想奶奶沒有知覺的時候,他的膽子又大了起來,抱著奶奶的雙腿不停的插送,直到自已達到高潮,最後將精液射在奶奶的陰戶裡……那種龜頭酥麻的感覺令他甚是著迷!
嘗到了甜頭後,隔三差五的肖文便會對床上的奶奶上進行性侵犯,慢慢的熟了以後,肖文會慢慢從品嘗奶奶的肉體開始進行,親吻她的身體,撫弄她的奶頭,用手刺激奶奶的陰蒂,手指在奶奶的蜜穴中進進出出,神奇的是熟睡中的奶奶下體也會稍微的分泌出一些液體。
如此三月有余,肖文趁爸媽不在的機會便會沖向床上的奶奶,抱著床上渾然不覺的奶奶變換著姿勢與其性交,後來,肖文在與奶奶性交的時候,會同時放一些A片,聽著片中女主角的呻吟就像是奶奶的呻吟,肖文性奮的享受著這種奇妙的性交。
有時候肖文為了增加趣味,給奶奶穿上媽媽的長靴,有時也會偷偷去買一些絲襪給奶奶穿上,嘗試著撕裂內衣內褲的快感,始終如一的是,從第一次到現在,肖文與奶奶的性交始終采取的是內射。
也許是肖文的這種行為產生了某種效應,後來的某次性交過程中,奶奶陸紅在肖文的一次高潮中睜開了眼睛,而此時肖文渾然不覺的趴在奶奶身上喘息。
蘇醒後的陸紅渾身無力,她只覺得自已做了一個長長的夢, 醒來的她氣若游絲,她不知道自已為什麼會沉睡這麼久,自已現在是在那裡?一切的一切就覺著是自已長眠了一次。
她微微抬起頭看到自已身上趴著一個赤身裸體的男孩,自已的身上也是一絲未掛,這是怎麼回事,疲軟的陸紅頭無力的又躺了下去,長長深深的一個呼吸讓趴在她身上的肖文有所察覺。
肖文睜開眼睛往上看了一眼,吃驚的發現她的奶奶陸紅也在微睜著雙眼看著她,肖文吃驚之余,渾身一個激靈的從陸紅身上滾了下來。
陸紅看了看身旁一絲未掛的男孩,看了看自已同樣是一絲未掛,只是腳上穿了一雙及膝的紅色長靴。隱隱然的感覺下體有些酸痛。
“啊……”陸紅低低的吟叫了一聲。然後又閉上了眼睛
這一聲啊更是令肖文嚇的不輕,天啊……熟睡了幾年的奶奶竟然醒了過來,太不可思議。
肖文慌亂穿上自已的衣服,然後將穿上奶奶腳上的靴子脫了下來,將她衣服穿戴好,過了大約半小時左右,陸紅又睜開了眼睛,此時的陸紅神智仿佛不太清醒,四下打量周圍的環境,又熟悉又陌生啊!!!
害怕又高興的肖文趕緊打電話告訴了爸爸媽媽……
篇二:六旬老婦獻身於孫,偷情數載享愛人生
肖文的父母當時正在外地談一筆生意,接到兒子的電話,立即乘飛機趕了回來,見到母親真的死而復生,大喜過望,忙打手機叫醫生過來,看下一步母親應該如何安排。
肖文的父母雙雙跪在母親的面前,雙眼含淚,向母親訴說這幾年來她的情況,不一會,醫生趕了過來,對這一奇跡啧啧稱贊,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如今卻眼生生的在面前發生了。
接下來醫生對陸紅進行了部份檢查,結果出來後一切顯示正常,醫生對其安排了相應的醫療及飲食安排,然後對家裡人交待了一番,稱對其母親還得住院觀察一段時間。
簡短皆說,陸紅被家人安置到醫院後,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住院觀察,這一個月的時間,陸紅的眼前總浮現出自已剛醒尋一刻看到的情景,然後她又懷疑是不是幻覺……如此數次,總不能斷定那到底是真是假?
陸紅有一天就直接了當的向孫子肖文求證。肖文沉思半響,向奶奶陸紅道出了實情,說近三個月來對其的性侵犯,陸紅聽了面紅耳赤,自已在不醒人事的情況被自已的親孫子強奸了,不能不說是一種傷害。
然而她靜下心來又想了數天,自已已逾六旬,已是臨近死亡的邊緣,就是這次醒來又能活多少時間呢,這個誰也不敢亂說,她只知道自已醒來的那一刻肖文就正在對其施淫。也許這是上天的安排,也許是親孫三個月來的精液滋潤才使自已得以蘇醒也說不定呢……陸紅的心裡浮想聯翩……
日子還是像往常一樣波瀾不驚的往前邁步,肖文的心頭始終放不下對奶奶陸紅的愛戀,自打奶奶蘇醒過來直到奶奶住院出院,已近兩個月了,兩個月的時間沒有性發洩,在晚上睡覺時總覺著不舒服。
但是,她的奶奶陸紅有一天晚上卻走進了肖文的房間,主動獻上了自已的身體,肖文興奮的摟著奶奶放肆的親吻著,他一邊撕扯著奶奶的衣物,手一邊向奶奶的下體摸去,淫水陣陣。
陰莖探入的瞬間,陸紅疼得大叫,為什麼,因為肖文的陽具過於粗大,猶如小孩子的手臂精細,龜頭大的如同鴨蛋,直叫個陸紅猶如少女初嘗性事。
以前肖文玩的都是尚處於植物人中的奶奶,那時的奶奶也不知道疼,而肖文也不知道女人對於粗大的陽具有這麼大的反應,而且陸紅陰道較淺,肖文的陰莖剛插入一半就已探到了陸紅的子宮口,肖文一使勁,陰莖直刺入奶奶陸紅的子宮深處。
陸紅疼了喘不上,直覺下體被塞的嚴嚴實實,那種感覺從來就沒有體會過,亢奮中的陸紅拋臀送媚,極盡所能的配合肖文的抽送,陣陣的呻吟聲刺激的肖文奮勇抽動,直教的一個六旬老婦淫叫連連,丟精方罷。
陸紅內心高興極了,如此性事人生中從未享受過,況且這種久旱逢甘霖的快感更是令她對肖文俯首貼耳。
而對於陸紅的這種投懷送抱,肖文大喜過望,自此下放學,肖文第一件事情就是與其縱情。
最令其盼望是莫過於每年的暑假,奶奶帶著她四處游玩,晚上二人便極盡能事的在一起糾纏,肖文愛極了春意昂然的奶奶,常常在性生活中令奶奶高潮迭起,而每一次都是陸紅淫穢的叫自已好哥哥求饒才算了事。
一直持續了四年多了,肖文都二十一周歲了,此時的陸紅仍是對肖文如膠似漆,被滋潤的臉色紅撲撲的。
陸紅覺的自已雖然老了,可是這種感覺令自已每天如沐春風,斗志昂然,渾身有使不完的勁,腦子裡被孫子肖文占據的不留一絲縫隙。
她自已也覺的,她已經不是他的奶奶了,她已經變成了他的一個情人……或者內人……
也許是上天真的是有意安排,陸紅發現自已懷孕了,這一突如其來的消息令肖文極度高興以及震驚。
肖文趴在奶奶的肚子上,仿佛能感受到一個小生命馬上就要來到這個世界上了。
一天吃罷晚飯,陸紅像往常一樣陪在肖文身邊聊天述事,突然間就郁悶起來,“親愛的,怎麼啦”肖文抱著奶奶問道。
“沒事,就是突然的感覺有點郁悶”陸紅頭枕在肖文的肩上懶懶的答道。
“奶奶,是因為孩子的事嗎?”
“可能吧,我也不知道,親愛的,奶奶這麼大年紀了,你還能愛我多少年???”
“直到你不在了”肖文安靜的回答著。
陸紅吻了一下肖文的臉,:“哥,咱們做愛吧!!!”
肖文低下頭看著懷裡奶奶,“騷貨,你個小賤人,想挨操啦……”
“嗯,哥,妹妹想的慌,一和你在一起就想和你做愛。”
肖文抱起奶奶,往床上一扔,撲了上去,陸紅親自為肖文寬衣解帶,雙手握著肖文的巨物,又揉又含又吸,極盡所能討肖文的歡心,肖文見奶奶今天格外的春意,提槍上馬,一陣狠刺。
弄得陸紅陰精暴射,直教半張床單浸濕,陸紅夾著肖文的腰,轉動著屁股,浪聲的淫叫著,精漿隨著肖文陰莖的抽出而順勢帶出,兩人的下體間的穢物拉起長長的絲線。陸紅嘴裡淫叫著:
“啊……好孫子……好哥哥……親漢子……爽死了……啊啊啊……哦哦……美翻了……啊……”
肖文見奶奶如此這般,更是一刻也不放松,施展淫術,在奶奶每次暴精的時候,肖文就是運起吸精術,統統將奶奶射出的精華納入自已腹中,然後待性事完後,將奶奶的精華導入丹田,匯入精囊。
這一次也不例外,當天晚上肖文與奶奶陸紅都瘋狂了,兩個小時下來,陸紅的骨頭都酥了,口中呼呼的喘粗氣,雖是如此,卻不求饒,依然用挑畔的口吻向肖文道:“來呀……老公……奶奶沒爽透……”
肖文道,“騷貨,讓你浪。”說著,重又將陰莖塞入奶奶的蜜穴中,狠抽猛刺,根根入底,一口氣連插一千余下,陸紅蜜穴呼呼的往外冒白漿,渾身已然被汗水濕透,二人皆瘋狂了,陸紅接連的顫抖身軀,接連的嬌喘不休,肖文埋頭苦干,直到自已確實累了,才趴在奶奶的身上休息起來。
過了半響,不見奶奶陸紅的回答,肖文一看之下,發現奶奶緊閉著雙眼,刷白的臉頰,肖文意識到不好,一探鼻息,發現奶奶已經停止了呼吸。
肖文兀自不死心,給奶奶大口的進行人工呼吸,一邊擠壓奶奶的胸口,忙活了好一陣,才死心確認奶奶是救不活了……天哪,奶奶死了,還有她肚子裡我們的孩子。
肖文傷心的抱起奶奶,哭了一陣,為了不讓奶奶的遺體涼的太快,肖文用被子蓋在奶奶身上,自已抱著她,兀自哭個不停,他確實傷心啊……這個陪了他幾年的情人與親人就這麼去了。
肖文趴在奶奶身上,最後一次的親吻著奶奶的身體,雖然奶奶的身體已然涼了,但肖文依然抱著死去的奶奶進行性活動,就像當初奶奶是植物人一樣,最後自已依然是內射在奶奶的蜜穴裡。
安葬奶奶的那一天,下了一場雨。
這個因我而活過來又因為我死去的女人,我一輩子也忘不了她。
她是我一生的情人。
幾年後,肖文結婚了,但老婆卻在生產的時候難產死了,這讓肖文在想,這是不是自已的一種宿命,自已的兩個女人,都是到了生孩子這一關頭死了。
為此,肖文沉迷了,終日借酒澆愁,其岳母心疼女婿,常來照顧他,偶爾也陪肖文小飲,壞就壞在這酒上。
某次,她又陪著女婿小飲,肖文說到動情處,又飲酒澆愁,大醉後小睡了片刻,其岳母將他背進臥室,給肖文蓋上被上,然後坐在臥室的沙發上打了電視,也不知過了多少時間,肖文睜開迷蒙的雙眼,醉眼間看到一個女人坐在沙發上看著什麼。
他嘴裡,“啊……”了 一聲,其岳母看到女婿醒了過來,忙過去問道:“好兒子,是不是要喝水。”肖文直視著眼前的這個女人,朦胧的雙眼中越看越覺的像自已的老婆,的確,肖文的岳母如果不是因為年紀的原因,還真與自已死去的女兒有著七八成的相像,直視著---直視著,突的肖文抱著眼前的這個女人狂吻起來……
天亮後,肖文看到岳母一絲不掛躺在自已的身邊,頓時想起昨天的事情,但岳母怎麼會這樣一絲不掛呢?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他怎麼也沒想到昨天強行的與其岳母交歡,而肖文的陽具太也粗大,久未嘗春水的岳母又疼又麻又癢,高潮間下體陰精狂湧噴出,一陣的痙攣昏了過去……
“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岳母又醒了過來,嘴裡雖是這樣說,這是力不從心,她說不服自已的身體,肖文輕抽緩插著,他身下的這個女人慢慢地動起情來,雙眉緊鎖,嬌喘吁吁……
隨著高潮的來臨,她再一次的昏了過去。
一發而不可收拾的淫亂隨著這一次的幸福交合,變得越來越洶湧起來。
單說肖文的母親徐艷在一家美容中心任董事,某一天因臨時開會,想起上午來公司時拉在家裡的重要文件,於是駕車往家趕,趕到家裡,換上拖鞋,由於家裡的地毯很厚,換後拖鞋後屋裡聲息皆無。
經過兒子的房間時,發出一種聲音,那種聲音正是女人性交時發出的呻吟聲,“嗯,啊……,輕點……不要急嘛……啊……”
聲音好熟啊,徐艷趴在窗戶上,通過縫隙,徐艷不由的大驚,與兒子性交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兒子的丈母娘,自已的親家母,親家母的兩條腿抬的高高的,兒子背向門邊,只見兒子的屁股一上一下,趴在窗戶邊的徐艷不住的聽到屋子裡邊女人的浪哼,肖文賣力的抽插著,抽插了幾百下後,兒子跪起來,然後雙手將親家母的兩條腿高舉起來,這樣子親家母的陰門大開。
“死了……你要做什麼……哼……”親家母問道。
說罷,徐艷心想親家母平時看起來穩重有涵養的樣子,原來在床上也是個騷貨,這時,只見兒子大陽具大力插了進去。
“哎喲……”親家母叫了起來,“啊……小老公……輕點……妹妹……快讓你插穿了……啊……”親家母嬌聲說道,兒子十分得意的樣子,不由分說大起大落,根根盡底。
“嗯……好癢……啊……飛了……”兒子插的更加用力了,隨著欲火高漲親家母淫水直流,肖文這樣用力的插,更是有聲有響了。
這時在窗外偷窺的徐艷,看了兒子與親家母的火熱的性交場面,忍不住伸了手去摸自已的陰戶,這才發現自已的陰戶早已濕的不成樣子了,手上下揉著自已的陰戶,暫時解決難耐的滋味。
“嗯……啊……”裡面不住傳出親家母浪叫的快活聲音,這時,肖文突然不動了,急得親家母撒起嬌來。
“啊……你怎麼不動了……”親家母欲仙欲死之際,肖文有突然收勢,急的親家母百爪撓心。
肖文道:“岳母大人,我們換個姿勢吧,來一招仙女坐臘,這樣你可以采取主動,可以更加的深入,你高興如何動就如何動,我也可以欣賞你浪叫時的美妙神情,呵呵……”說罷,二人對調了位置。
這時,門口的徐艷看到兒子的陽具不禁心頭一顫,陰戶用力夾了一下,只見肖文的陽具直直的向上挺著,約莫二十幾公分,單只龜頭就像一個雞蛋一樣,天哪,怪不得親家母浪叫的如此這般,這一來,更使的徐艷心跳加速,直直盯著兒子那根精狀的家伙,按捺不住,手指不住的在自已的陰戶裡攪弄,聊以自慰。
這時候,親家母的雙腿跨在兒子的屁股兩側,徐艷細看了一下親家母,身材保持的還算不錯,雙腿修長,雙乳沒有絲豪下垂的痕跡,肖文此時按著親家母肥圓的屁股,向陽具上壓。
“啊……”原來她本身用力過度,兒子的陽具一下子完全進入到陰道裡面,更何況這種姿勢本來就是一個深入法,親家母十分快活的浪叫道:“嗯,頂到我……子宮裡……了……啊……”
‘滋,滋’陽具與陰戶的摩擦聲越來越緊湊,親家母的屁股動的很厲害,上下左右不停的轉動,好像要將肖文的陽具完完全全的含到穴裡面。
“啊……不行了……”親家母連續動了十幾分钟後,叫到不行了,動作也慢了下來不像初始那般快速。
“嗯……好爽……又洩了……”說罷,身體往床上倒,這樣一來,肖文的陽具從親家母的穴內滑出,肖文的陽具仿佛更精大了,沾滿精漿的陽具依然直挺挺的,我徐艷觀心驚,暗道:“好厲害的陽具。”
然而兒子卻沒有停止戰斗,只見肖文在親家母的奶子揉摸,捏弄她的奶頭,陽具趁機插入了親家母的陰戶,肖文如此一來,她立即有了反應,肖文緩緩抽送了十幾下後,施展起九淺一深之術,弄的親家母淫叫不停,屋子裡盡是她的浪叫聲:
“啊……親老公……啊,爽死了……插死我吧……啊……”肖文邊插邊用手摸她的屁股。
“岳母大人,你個老騷貨,小婿怎麼會捨得插死你呢,你這個老騷貨,我還要插你一千次,一萬次呢……”
“哎喲,那不要……插……插死我了嗎?一萬次怎麼夠,至少要兩萬次,三萬次,怎麼樣我也不會嫌夠的,下輩子我還要做你的岳母,咱們再續今生緣,我還要你的陽具這樣插我的不穴,好嗎?”
肖文用力掌在她的屁股上輕拍了一下,笑道:“老騷貨,做我老婆不是更好,這樣我們可以隨時的交合,不是嗎?”
“做你老婆,嗯,好好好,我什麼都答應你。”肖文又在她屁股上輕拍了一下。
“老騷貨,現在你就接招吧。”說罷肖文快速用力猛頂了起來,徐艷在窗外聽到二人如此淫淫的對話,心裡波灛直伏不穴禁住夾了夾插在穴裡的手指,肖文抓住親家母的胯骨猛頂起來。
親家母浪叫聲中猛搖自已的大屁股,如此十幾分钟,插得她一個勁的大叫,肖文如一只下山的猛虎相似,將親家母的雙腿扛在肩上,又是一番急抽狠抽,屋子裡地動山搖。
如此過了半小時,肖文方才一洩如柱,如此的淫技,使徐艷忘記肖文是她的兒子,幻想著如果自已被這樣的陽具插送,不知會是怎樣的舒服。
肖文一定是累了,伏在親家母的身上不住的喘息,親家母也被肖文插的魂飛魄散,閉著眼肯還在微微的呻吟,身體一動不動。
徐艷退出房出鎖好門,直到坐在車上,才發覺自已的淫水已流到了腳面,幸好穿的是黑色長裙不易察覺,拿起面巾擦了擦腳面的淫水,駕車回到公司,又發覺自已回家一趟,文件卻沒有拿回來,坐在辦公室裡腦子盡是剛才兒子與親家母的在床上的樣子。
徐艷現在好想被兒子這樣的陽具插一次,一嘗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一想到兒子肖文那根陽具,徐艷的陰戶內濕潤了起來。
一年多了,性欲奇強的徐艷忍耐著,她老公因在酒吧被人教唆而染上毒瘾,因吸毒而又運毒,一年前被抓,主謀聞風而逃,老公卻被判了十年,十年啊……自已可怎麼過。
心神不定徐艷取消了下午的會議,晚上回到家的時候,親家母早走了,床上收拾的很干淨,看到兒子肖文的時候,有意無意的她總是落在兒子的裆部上,躺在床上難以入睡。
兒子與親家母瘋狂作家場面在腦中不斷重演,忍不住伸手又去掏弄自已的陰戶,越揉越癢,越癢越插,三根手指已插到了自已的陰戶裡面,還是不是,欲望是,欲望,強烈需要發洩的欲望使得徐艷失去理智,徐艷的心底不住的叫喊:“大雞巴兒子,媽媽要和你上床。”






















0.0166449546814__us____US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