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番號最齊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國企淫亂 第三章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三篇  董事長之口爆山東

很快,張豐結束了預訂的出差任務,沒有回家,在預訂的賓館裏等著阿晴的

到來,一個人無聊的呆在大酒店裏,發呆,想著阿晴豐滿的肉體和迷人的小穴,

胯下的肉棒竟然不由自主的硬了起來。

  “鈴……”電話響了,張豐拿起電話,很溫柔的小姐的聲音:“先生,要按

摩麽?”張豐聽到這話,頓時性起,不免精蟲上腦,欲火升騰,雖然在外面犯規

不是第一回,可是象這次感覺那麽強烈的要求還是首次。

  張豐問道:“怎麽按摩啊?”

  “您說怎麽按就怎麽按啊,我很漂亮啊,要不要呢?”夾雜著山東口音的普

通話好聽而又性感。

  張豐接著問:“在什麽地方啊?”

  “我到您的房間裏來,好嗎,老板?”

  “好吧,快點吧。”

  一會的功夫,房間的門鈴響了,張豐打開門,一股香氣撲鼻而來,一個個頭

高挑,美麗豐滿的女孩子站在了門前,只見她個頭有1.70左右,身材極好,

雙乳豐滿,一條吊帶裙子掩不住滿膛春色,那兩個奶子好像要從裙子裏蹦出來,

腰肢細軟,盈盈一握,不敢想象,這麽細的纖腰怎麽能頂的起來那兩個漂亮的肉

球。

  女孩子進屋後,很輕松的轉了一圈,驕傲的問:“滿意麽?”

  張豐帶著欣賞的眼光挑剔的看著這個漂亮的女孩,雖然張豐在外面也不是沒

有玩過女人,但象這麽出色的還真是很少看見,心裏不禁暗暗的歎息,“這麽漂

亮的女孩子,怎麽會做這行啊。”

  “老板,你是先按摩還是?”女孩子被看得不好意思了,有些焦急的問。

  “哦,你先洗澡吧,洗完以後再說。”張豐帶著笑回答道,突然間,張豐不

想很快的幹這個女孩子,他想好好享受一下這樣的美人了。

  “你叫什麽名字啊,小妹妹?”張豐看著姑娘問道。

  “我叫海玲。”女孩子一邊脫下裙子,一邊回答道。只見她小手輕輕一扭,

吊帶裙子從身上滑了下來,粉色的蕾絲胸罩托著鋒芒畢露的奶子,透過透明的胸

罩,可以看見兩個小小的奶頭已經俏立,下身的粉色蕾絲內褲中間,芳草萋萋,

一條小縫隱約可見。

  海玲轉過身,對張豐說:“可以幫我把衣脫了麽?”

  張豐沒有動作,只是笑著回答道:“我喜歡看女孩子自己脫衣服,你知道

麽。”

  海玲可能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男人,以前的客人遇到這種情況,早已撲了上

來,獸欲大發了,哪還會在這裏等。氣氛變得有些尴尬,但是畢竟做了長時間的

小姐,海玲嬌笑著說:“還是你壞,好啊,我讓你好好看。”

  海玲伸手從胸罩的前面把扣子解開,轟然一下,年輕女孩子的漂亮乳房出現

在張豐面前,挺拔而豐滿,和阿晴柔軟略有下垂的乳房有著本質的區別。嫣紅的

奶頭挺立而驕傲,和她的主人一樣的傲慢和自信。

  看著張豐依然沒有任何動作,海玲不禁咬了一下嘴唇,慢慢的蹲下,開始脫

自己的內褲,姿式優雅的象一頭小鹿。沒有想到,漂亮的女孩子脫衣服都是一種

美麗的事情。海玲靈巧的把內褲脫了下來,站在了張豐的跟前,筆直的小腿,雪

白粉嫩的大腿。終于這只驕傲的小鹿剝得光光的站在獵人的面前,而此時,這個

獵人的槍已經舉了起來,準備發射了。

  修長雪白的大腿根部,黑黑的毛發,修剪的不太整齊,可是比較的稀疏,雙

腿間嫣紅的肉縫還是很緊的關閉著,不知怎麽回事,海玲感到在這個男人的目光

下,自己好像被洞穿一樣,內心潛在的欲望不可遏止的升騰起來,臉就像酒燒過

一樣,下身也漸漸的濕了。肉縫竟然開了一個小小的口子,欲望不知不覺的流了

出來。

  “不行,不能這樣。”海玲心裏想著,這樣下去的話,不知道會發生什麽,

他是不是變態的啊,海玲有點兒怕了,但是又有一點想要的感覺,海玲猶豫了一

下。自己擡起腿來,一個標準的踢腿過頂動作,把右腿擡到了自己的頭頂,“想

看麽,好好看看吧。”

  這個動作出乎張豐的意料之外,只見眼前一片淫糜的景象,濕潤的肉縫輕輕

裂開,嫣紅的肉豆在挑逗著張豐的視覺器官和神經中樞。肉縫中間的小小洞口越

來越濕潤。一切都還顯示著這個女孩子的性經驗不是很豐富,也就是說,這個女

孩子的秘洞至少還沒有多少人進去過。

  張豐輕輕的走到海玲的身邊,扶住海玲的長腿,低下頭去吻到了海玲的秘洞

深處,“啊……”也許是站得時間久了,或者說張豐的舌頭象靈蛇一樣伸到了海

玲的深處,海玲一陣陣的顫抖,身子軟了下來,倒在張豐的懷裏。張豐把海玲放

在了床上。

  海玲不由自主的喘息著,張豐還在繼續親吻著海玲的逼逼,一邊把海玲的雙

腿分開,一邊舔吸著海玲的密處,張豐的舌頭快速的逗弄著海玲的小豆豆,一邊

的咬著,一邊用舌頭伸進海玲逼逼的深處,也不知道爲什麽,張豐沒有嫌棄海玲

是一個小姐,竟然如此做下去,也許在張豐眼裏,只有想愛的女人,沒有下賤的

娼妓。

  張豐在舔吸的同時,雙手抱緊海玲的臀部,向上托起,海玲也極力的擡起臀

部,好讓張豐的舌尖進入的更深,海玲做小姐的時間雖然很短,但是也有了一些

經驗,這樣的男人同樣是第一次遇到,內心的感受使自己的淫水象泄洪一樣噴發

出來。張豐滿滿的吸了一口。

  張豐站起身,抱著了海玲,把嘴唇伸向海玲,海玲吻著張豐,一股鹹鹹的液

體流進了自己的舌頭,自己淫水的味道啊,海玲更興奮了。

  海玲不由分說的撕下了張豐的襯衣,又解開張豐的皮帶,把張豐的長褲連著

內褲一下脫了下去,巨大的陽具一下子伸向了天空。海玲張開櫻桃小口,輕輕的

舔著張豐的蛋蛋,張豐快樂的想要飛起來,海玲一邊舔著一邊問:“舒服麽,哥

哥?”

  “舒服極了。”張豐得意的回答道。

  海玲張開小嘴,把張豐的陽具全部吞了進去,一邊的吞著,一邊用舌頭抵著

張豐的馬眼,張豐的陽具更加粗大,海玲好像都沒有辦法容納一樣,但是這個女

孩子沒有怨言的一進一出的吞咽著,用牙齒輕輕的咬著張豐的龜頭,一下溫柔一

下體貼,張豐舒服的就想馬上放出來,呼吸開始急促起來,抱著海玲的頭開始深

喉,張豐瘋狂的動著,海玲也瘋狂的回應,

  張豐叫道:“我要出來了。”

  海玲沒有回答,繼續吞咽著張豐的陽具,終于,張豐發出了一聲歎息,一股

濃濃的津液射進了海玲的嘴裏。張董事長的第一次口爆就給了我們可愛的小姐,

海玲。海玲溫柔的笑道:“我喝掉它,可以麽?”說完,就把張豐的子孫咽了下

去。這個動作讓張豐目瞪口呆

  事畢,海玲溫柔的躺在張豐的身邊,撫摩著張豐健壯的胸膛,和張豐談起自

己走上這條路的經過。海玲是山大藝術系的學生,現在剛剛畢業,走上這條路純

屬同一個寢室的女生帶的結果,由于和男朋友分手,一氣之下,又加上禁不起高

消費的誘惑,開始自己的賣笑生涯,也是才出來做不久,就遇到了張豐。

  張豐看著身邊的女孩子說道:“你有本科的文憑,做這事,不覺得虧麽。”

  海玲笑了一下,“我不會做時間長的,而且我找客人是挑的。只要攢夠了出

國的錢,我就不會再幹了。”

  張豐沈默了一會,“那要是這樣,我勸你不要呆在山東了,要去就去北京,

北京賺的更快,只有那樣,你出頭的日子才會更快的到來。”

  “是麽,也對啊,我也想出去看看了。”

  躺了一會,海玲膩聲說道:“哥,我再給你一次好麽。”

  “好啊,歡迎。”張豐心底也著實喜歡這個美人,剛才只是口爆,還沒有插

進去這個美人的逼逼,心裏還是有些不甘。

  海玲看著張豐胯下萎縮的陽根,轉過身,趴在張豐的雙腿之間開始舔吸,同

時用奶子按摩著張豐的胸膛,撅起的臀部正好對著張豐的臉頰,小小的逼逼露水

滴滴,張豐開始舔著海玲的嫩逼,舔得海玲一陣陣的顫抖著。

  海玲豐滿的乳房在張豐的胸膛上慢慢的揉著,舌頭在張豐的蛋蛋下面一點點

的咬著,吸著,用丁香小舌在張豐的大腿根漫遊,很快張豐的陽具又一次堅硬,

紫紅的龜頭象雞蛋一樣升了起來,海玲的舌頭在陽具的下方一下一下的舔著,舔

得張豐心神俱碎。

  張豐也沒有閑著,雙手在海玲的乳房上揉捏著,少女的乳房就是堅挺,張豐

把玩著,感受這和自己妻子還有阿晴不一樣的地方,想到了阿晴,張豐更是不可

遏制的堅硬,一下把海玲翻了下來,壓在身下,不由分說的把陽具直接插進海玲

水淋淋的小逼裏,海玲感到逼裏一下子充實了起來,發出一聲快樂的喊聲:“好

硬啊。”

  沒有什麽前奏,張豐跪坐在海玲的雙腿上,用手撐著床沿,開始一進一出的

抽送,海玲的小穴裏濕的厲害,張豐進出的很輕松很得意,每一次的抽插都引起

海玲的一聲呻吟。

  海玲的聲音越來越大,滴滴的水珠順著張豐的陽具滴落到床單上,由于這個

姿式可以很容易的插到女性的G點,海玲被幹的心裏一陣陣的舒服,叫道:“好

極了,哥哥,你幹的舒服極了,我要死了啊……”雙腿一伸,全身象抽筋一樣的

坍了下來。

  張豐由于剛剛出火,現在欲火正旺,哪裏容得海玲這個時候繳槍,不由分說

的把海玲的雙腿擡起,站在地上又是一輪猛攻,海玲嫩嫩的逼逼被插的向外翻

轉,陰唇向外大大的翻著,秘密的洞口隨著陽具的進出全部顯現在張豐的面前,

張豐被眼前的情景刺激的更加激動,更是加快進程,每一次的深入淺出都讓海玲

欲仙欲死,發出少女特有的一聲又一聲的浪叫:“啊……好舒服,好厲害啊。”

  張豐聽著少女的叫床聲,更加威猛,感覺到自己的肉棒被海玲的逼逼一下子

咬住,每一次進入都好像穿越千山萬水,真是舒服得無與倫比,真沒有想到海玲

的逼逼竟然是絕妙的好穴,這一次的插入真是不虛此行啊。

  張豐看海玲實在是快樂的受不了了,也停了下來,讓海玲翻過身來,跪在床

上,讓海玲的臀部對著自己,撲哧一聲,一下子就輕松的插了進去,海玲剛剛從

歡樂的邊緣蘇醒過來,又是一個強烈的刺激,竟然不由自主的大聲呼叫起來:

“啊,饒了我吧,我要死了啊,舒服死了。”

  張豐站在地上,雙手扶住海玲的纖腰,一邊用力的插入,海玲也自動的把屁

股向後撞擊著,兩個人都進入了瘋狂的狀態,享受著男女間最美好的性愛過程,

淫水順著張豐的陽根把地面流濕了一大片。

  終于,張豐覺得要出精了,加快了動作,海玲也感覺到這一點,更加猛烈的

向後動作,終于,張豐發射了全部的子彈,癱軟在海玲柔軟的身體上,三次的高

潮也把海玲整的全身無力。兩個人昏昏睡去。

  這一覺一直睡到天黑,兩個人才慢慢醒來,張豐看著身邊春睡剛醒的漂亮女

孩子,不禁的好笑自己的荒唐,竟然和這個年輕的女孩子有這樣的激情,要不是

在外地,真不知道自己還會怎麽對待她。

  海玲也在看著這個成熟的男士,從來沒有人可以讓海玲這樣的瘋狂和刺激,

雖然也做了一段時間小姐了,還是頭一次這樣舒服。沒想到這個男人這樣厲害,

想到這裏,自己的下身竟然不經意的抖了起來。

  晚上,海玲還想留在這裏,但是張豐恢複了理智,沒有說什麽,只是說自己

還有事,然後拿出1000元給了海玲,海玲拿著這些錢,不知道是什麽滋味,

二話沒有說,打開房門走了出去,走的時候,兩條腿都好像軟了一樣。

  第二天,阿晴來到了張豐的賓館,張豐看著眼前的美人,慌忙的把阿晴接到

房間裏,不知道爲什麽,張豐就是喜歡這個女人,雖然張豐也是一個好漁色的男

人,但是對于阿晴來說,張豐真的是喜歡,沒有玩弄的意思。同樣,阿晴對于張

豐,也是默默的愛著,就像自己的生命一樣。

  “張豐,我要回去了,你呢?”阿晴柔柔的問道。

  “我也回去,我們一起。”張豐忙著說。

  “還是我一個人走吧,一起不好。”阿晴還是輕輕的說。不知道爲什麽,張

豐覺得阿晴的語氣有些奇怪,和分手時候一點也不一樣,有些冷冷的感覺。

  也許女人就是這樣,張豐也被阿晴的冷漠弄得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同時也

激起了心裏的傲氣,這個女人,真是的,于是也禮貌的說:“那好,我過幾天再

走。”聽了這句話,阿晴心裏不知道什麽滋味,眼睛一紅,低下頭,向外走去。

  看到心上人如此難過,張豐猛地撲了上去,摟住阿晴的小腰,輕輕的在阿晴

的耳邊說,“不要走好嗎,阿晴,我真的喜歡你。”

  這已經是張豐第三次說這句話了,每次聽來都是不一樣的感覺,阿晴感到自

己的耳朵一下熱了起來,竟然抽泣起來,“豐,這樣做,我們對不起我們的家庭

啊。”

  “有什麽啊,誰說每個人一生只能愛一個人啊,這是不公平的啊,難道夫妻

間就是占有麽?難道我們就不能相愛麽,你說什麽啊。”張豐回答說。

  “難道我們這樣做對麽?豐,這些天我一閉上眼睛就想到我是不是一個壞女

人,你是男人,沒有關系,我呢,我怎麽辦?”阿晴默默的流著眼淚。

  “對,沒有什麽錯,人一輩子只能愛一個人是不可能的,你愛我。不代表你

不能愛你丈夫,我也是這樣,只有這樣我們才會快樂,難道你不知道你的內心感

受麽?”

  阿晴什麽話也沒說,只是流著眼淚,張豐的心象是被刀絞一樣,走到阿晴身

邊,摟住了她,阿晴把頭靠在張豐的肩膀上,感覺這幾天所發的誓一下子雲消霧

散,再也無法很心離開張豐了。

  柔情蜜意,不再細表,只是無論張豐怎樣做,阿晴就是不肯和張豐再發生關

系,張豐同樣知道,這個時候不可操之太急,這樣著急的想得到她,只會使阿晴

害怕的遠離自己,只是親親嘴唇,吻吻耳朵,僅限于平常的小小性交流,就是這

樣,阿晴也總是歡娛的無法抑止,她感覺自己會永遠的墮落下去。

  回到公司以後,由于兩個人的身份差距,張豐很難再次接觸到阿晴,終于張

豐等到了這一天。

  這天,早已過了下班的時間,張豐打電話給阿晴所在車間主任,要一份4月

份的産量報告和消耗情況彙總,正好阿晴在旁邊辦公室坐著,結果,車間主任就

把這件事交給了阿晴,聽了這句話,阿晴竟然不自主的激動起來,小別勝新婚,

阿晴突然覺得今天一定會發生什麽事情。

  在前往張豐辦公室的路上,阿晴的小穴竟然開始流水,阿晴感覺到自己的穴

裏就像什麽東西在咬一樣,想著在火車上的一幕,突然很想張豐再次的插入。

  來到張豐的辦公室,敲敲門,張豐冷漠的聲音傳出來:“進來,然後把門關

上。”阿晴打開門,看著還低著頭忙碌的張豐,覺得自己真的沒有愛錯人,這個

男人就是一個熱愛工作的狂人,有事業心的男人哪個女人不喜歡呢?

  張豐擡起頭來,愣住了,沒有想到,竟然是阿晴來了,張豐簡直高興的不知

道怎麽好了,連忙滿臉堆笑的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激動的站了起來,“你怎麽來

了?真好。”一時之間竟無法說話。

  阿晴看著張豐,內心潛在的欲望戰勝了理智,面紅耳赤,感覺自己的乳房開

始膨脹,小穴裏水流的速度隨著心跳開始加快,竟然想癱軟下來。

  張豐一把把阿晴抱住,吻到了阿晴的嘴唇,舌頭輕易的進入了少婦濕潤的嘴

裏,阿晴嬌喘著,“別,有人,門沒關好。”張豐只好放開阿晴,把門關緊,回

過頭來,看著阿晴,已經媚眼如絲,喘息連連了。

  張豐反手摟著阿晴,不讓阿晴滑倒,繼續親吻著阿晴柔柔的嘴唇,感受著少

婦成熟的豐韻,阿晴也放棄了矜持,開始放縱自己,兩人的舌頭在互相攪拌著。

  張豐貪婪的吮吸著阿晴的丁香軟舌,終于可以認認真真的享受這個美人了,

張豐很激動,開始親吻阿晴的耳朵。阿晴早已欲火焚身,不可控制,當張豐的牙

齒咬著阿晴耳朵的時候,阿晴已經開始歎息。沒有想到,原來自己的耳朵也是敏

感地帶啊,和自己丈夫做的時候卻總是找不到感覺,張豐真是自己命裏的克星

麽。

  張豐的雙手順著阿晴的工作服摸了上去,摸著少婦光滑飽滿的後背,沒有一

點點的贅肉,線條還是那樣的筆直。

  輕輕的張豐就把胸罩的扣子打開,阿晴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張豐從背後感觸

著阿晴的乳房,少婦的乳房豐滿而柔軟,小小的奶頭茁壯挺立,張豐用自己的手

指捏著,同時緊緊的貼住阿晴,粗大的陽根抵住阿晴漂亮的屁股,張豐的另一只

手,順著乳房向下摸去。平坦的腹部結實而有彈性,張豐的大手,使勁的揉著阿

晴的腹部,直接順著阿晴的褲子伸了進去。

  隔著阿晴的內褲,張豐感覺自己的手一片濕潤,輕輕的在阿晴的耳朵邊說:

“怎麽濕的這麽厲害啊,阿晴。”阿晴完全沈迷于張豐的蹂躏之中,全然不知道

張豐在說什麽,只是被動的接受來自張豐的愛撫。

  張豐趁阿晴不注意的時候,解開了阿晴的長褲,阿晴覺得自己的腿一涼,長

褲順著修長筆直的大腿落了下去,張豐低下頭,想著,這次一定要讓阿晴真正的

臣服于自己,只有給她最美好的性愛。

  張豐不顧阿晴的輕微反抗,把阿晴面對著辦公桌放趴下,自己則蹲下,開始

親吻阿晴結實的屁股,阿晴輕聲的驚呼:“不要,那兒髒。”

  “不髒,我喜歡看你的屁股。”聽著張豐粗魯的話語,阿晴覺得特別的刺

激,和自己丈夫從來沒有的感受。

  張豐的手在阿晴的小穴前慢慢的摸著,用手指卷著阿晴的毛毛,不時調皮的

向那裏插進去,阿晴現在就象待宰的羔羊,任人宰割。張豐順著阿晴臀部親著,

阿晴渾圓的屁股雪白粉嫩,中國女人很少有這樣好看的臀部,就像一個真正的蘋

果,張豐的舌頭沿著阿晴的屁股縫向下親著。阿晴戰抖著,淫水一滴滴的流了出

來,張豐把阿晴的雙腿輕輕的分開,少婦粉嫩柔軟的小逼突了出來。

  每一個從後面看過的男人都知道,女人背對著自己是一種最刺激最美好的享

受,由于小穴夾在中間,特別是女人的身子低下來的時候,整個小穴全部突出。

  阿晴兩片柔柔的花瓣全部開放,鮮嫩的花蕊讓張豐垂涎欲滴,張豐開始舔著

阿晴的花瓣,一邊的舔吸,一邊用舌頭調皮的逗著阿晴敏感的G點。這時候的阿

晴早已渾身癱軟,內心只想著讓張豐快點插進去,但是原來的矜持和害怕畢竟還

存在,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

  張豐沒有急于進攻,他知道象阿晴這樣的女人只有慢火才能享受到性的快

樂,張豐前後夾攻,阿晴急于讓張豐插入,開始扭動身體,張豐的手指在阿晴的

陰道裏開始抽送,阿晴的小穴猛的進入了異物,覺得好受了些。張豐的手指一邊

抽送,一邊摩擦著阿晴小逼的褶子,阿晴的淫水不可抑止的順著張豐的手指流出

來。

  張豐的舌頭開始舔吸阿晴的菊門,阿晴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只覺得腿一

軟,陰道裏一陣的痙攣,洶湧的潮水噴射而出,張豐的手指感到絲絲的酥麻,原

來這樣就可以讓阿晴高潮啊。

  張豐看著阿晴高潮時淫蕩的樣子,迫不及待的將自己的褲子脫下,一下就把

陽具插進了阿晴的小逼裏,張豐輕聲問阿晴:“裏面好燙啊,真舒服,你呢?”

阿晴欲語還羞,點點頭,看著阿晴的動作,張豐忍不住開始沖撞起來,每一次抽

出來後都用力的插進去,深深的插到阿晴的小逼深處,阿晴也跟隨著張豐的深插

淺抽開始淫蕩的向後回應著,渾圓的臀部扭動著,搖晃著。

  張豐每一次的插入都順著阿晴的G點順流而下,進入緊密滿水的秘洞,抽出

來時又沿著光滑的臀縫。這種美好的感覺讓張豐樂不可支。

  阿晴這是第二次和張豐做愛。第一次在火車上的激情匆忙而緊張,這一次卻

是緊張而充實,當張豐插入的時候,小穴漲漲的,張豐的肉棒在小穴裏左沖右

突,自己陰道裏那種密切接觸的感覺,帶給自己全新的性愛滋味。當張豐抽出去

的時候,小穴裏就像一下少了什麽東西一樣,就急切的想回到剛才的充實感,于

是不由自主的把屁股向後延伸。

  張豐越幹越快,阿晴回應的動作也越來越快,阿晴覺得自己好像要飛起來一

樣,自己的小洞裏産生一股極強的吸力,吸著張豐的陽具,使張豐每一次抽出來

都遇到了阻礙,張豐也知道自己快到了盡頭,更加的賣力。

  阿晴的花心一酸,洪水又一次的爆發,同時張豐也進入了最後關頭,覺得自

己的肉棒一下子被阿晴的小逼咬住。無法後退一點,精液無法控制的噴射出來,

射進了阿晴的花心裏,而此時,阿晴覺得就好像要尿尿一樣,身體無法控制自己

的肌肉,又是一大股的液體洶湧而致,整個的身體癱軟在辦公桌上,不停的喘

息,沒有一絲的力氣。
















0.0190658569336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