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國企淫亂 第二章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第二篇 阿晴和張豐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下午,例行的總經理辦公會議,與會的是公司的主要領導,副總經理李鍾,
公司副書記孔項雲,董事會秘書陳正,還有另外兩個副總經理和總會計師。
  在會上,張豐通報了北京之行的情況以及證券委的會議紀要,「這次北京之
行,總體上說是不成功的。」張豐說道,「爲什麽這樣說?現在證券委的人和以
前不一樣了,以前只要錢,要股權,要房子,要車子,現在這種方式雖然表面上
禁止了,但是實際上,是變本加厲。」張豐加重了語氣。
  「要的方式更加蔭蔽,各位,我們是國有企業,還好有個監管,我花每一分
錢都是有帳可查,要是股票上市了,還好說,要是股票無法上市,錢花了出去,
打了水漂的話,我會死無葬身之地。我在這�給各位打個招呼,爲了股票上市,
我是義無返顧的了,這麽大的企業,這麽多的人,都要吃飯,沒有發展,沒有新
的利潤增長點,只有死路一條,我是豁出去了,但如果有人爲了一己的私利,置
全公司二千多職工的生死存亡不顧的,到別的地方舉報我,或者什麽的,到時候
別怪我翻臉無情。」
  張豐停頓了一下,換了個語氣:「實際上,要是股票能順利上市,在座的各
位都將擁有很多的原始股了,對大家都是好事,希望大家能夠理解我。」
  「現在,就目前的情況說明一下,」張豐頓了一頓:「小陳和我一起去的,
你說說吧!」董事會秘書陳正是一個28歲左右的小夥子,高高的個子,黑黑的
頭發,看起來很漂亮的男士,寫的一筆好文章,是南開大學中文系的才子,也是
張豐的心腹之一,同時還是阿晴妹妹的男朋友。
  「現在問題就出在證券委負責我公司資格審查的環節,總在關聯交易問題上
對我公司提供的報表和文件上指指點點,現在所有的國企上市都有關聯交易的問
題,關鍵是證券委負責我地區部門的支持和我們地方政府的幫助。」
  「這�我插一句,」張豐打斷了說話:「地方政府的事情,是需要市領導的
直接支持,我一會去市政府找一下負責工業的劉市長,讓他陪我一起去省�,找
省領導出面和我一起去北京。我不在的時候,市�相關單位的情況就由孔書記負
責跑一下。」
  「關於報表的問題,還是財務部門要抓緊一下,和發行商海通證券的好好想
想如何解決關聯交易的問題,這個事,王總你主抓一下,有些地方能改的就改,
不要拘泥於細節末梢。小陳你接著說。」
  「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公司在北京缺少必要的辦公人員,需要一些人專
門跑各部委,原來北京辦事處的房子太小也沒有車,需要大家考慮如何解決。」
  「這件事,張總和我談過了。」孔書記接著說,這是一位50開外的老人,
精瘦精瘦的,但是很有精神的樣子,看起來也很正直:「公司準備在北京重新買
一間房子,價格200多萬,地點離證券委不遠,另外準備再買兩部車,一部是
奔馳,一部林肯,也要200萬左右,一部車給去北京公幹的同志,另一部是給
證券委的,以後要是上市了,就留在北京,借給他們用了。」
  「另外,我考慮成立一個上市委員會,由市�劉市長牽頭,我是副手,小陳
跟著我,另外從相關地方調些人,全部負責上市工作,人選由孔書記和李總定一
下,人不要多,要會外語,會電腦,會交際,會喝酒。」
  說到這�,大家都笑出了聲。會議室緊張的氣氛一下子輕松了起來。大家都
說了部下誰能喝,誰誰不行。
  「我提議讓秘書處的謝小晴去。」說話的是副總經理李鍾,大家一下子都不
說話了,氣氛變得很尴尬,爲了緩解大家的壓力。李鍾故作神秘的說:「你們知
不知道,謝小姐酒精免疫,對不對?小陳。」
  陳正顯然沒有想到這樣的問題會問到自己的身上,剛想說什麽,就被李總打
斷了:「不要打掩護了,她不就是你未來的大姨子麽,爲企業考慮。」一頂大帽
子戴在頭上,小陳臉紅了喃喃的說:「不是這樣的。」
  「好了,好了,不要說了,我也知道小謝能喝,就這樣決定吧!」孔書記開
口了:「另外,有個女同志也好一些,很多場合,別人都帶著女同事,沒有一個
女的相陪,也不是辦法。」
  張豐眉頭皺了一下,今天爲什麽老李會提出這樣的建議?是拍馬屁還是有什
麽其他的目的,這個老李一直是和我作對的,爲什麽故意講這些?沈思了一會,
什麽話也沒有說。
  會議開了很久,討論了上市辦的人員組成和機構的設置,還有北京購房購車
的手續和方式。
  與此同時,阿晴也離開了公司,回到自己的小家,丈夫賀新已經開始忙著燒
飯做菜了。賀新是一個規規矩矩的工程師,公司的機械動力處的主任工程師,大
學學曆,戴著一幅眼鏡,看上去白白淨淨的,文弱書生的樣子。
  「媽媽!」阿晴7歲的女兒叫著從臥室�出來,這是一個可愛的小丫頭,聰
明伶俐,漂亮可愛,學習也很好,是夫妻倆的寶貝。看到丈夫忙碌的樣子和女兒
可愛的神情,阿晴心頭一顫,轉念之間覺得自己的卑鄙和無恥,一想到這些,又
想起了張豐,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那是3年前的事了,那時候阿晴還是公司下面分廠的一名普通的倒班工人,
說起來阿晴是正規的師範大專畢業生,畢業後分配到公司的中學�任職教英語,
但由於主管學校的校長一直垂涎於阿晴的美貌,開始使用拉攏的手段想把阿晴弄
到手,結果沒有成功。後來藉機報複,趁總公司發文清理單位多余人員的時候,
把阿晴發配到精镏車間做了一個普通的操作工。也是想阿晴求助於他,然後得其
所爲。
  那時候,張豐還是總調度室的主任,也是不小的官了,每天都是很認真的巡
視每一處現場,每一個重要崗位,結果抓住了阿晴。
  也是二人有緣,那一天,阿晴的女兒蓓蓓生病了,夜�沒有睡好,白天小賀
帶著蓓蓓去了醫院,阿晴在單位無精打采的樣子引起了班長的注意,班長是一個
很好的老大姐,看阿晴很疲憊的樣子,也是心疼這個漂亮的少婦,就勸阿晴到崗
位最偏僻的地方,睡一會。結果,被張豐抓住了睡崗,在化工行業,睡崗是最可
怕的毛病,稍有不慎,就將晾成大禍。
  結果可想而知,阿晴下崗3個月,尤其讓阿晴不可忍受的是班長也受到了牽
連,同時下崗,這對於家�環境不好的班長來說是一個打擊,爲了班長,阿晴直
接找到了張豐,在調度主任的辦公室�開始直接的交鋒。
  張豐這才認認真真的注意到美麗的阿晴,那時候阿晴穿著普通的工作裝,但
是挺挺的乳房把衣服撐的高高的,長長的頭發盤在腦後,生氣的樣子尤其好看,
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張豐一下子就呆著了。
  同樣的,阿晴也被這個好看的男人吸引了瞬間,但很快就直接進入了正題,
爲什麽要處罰班長:「沒有什麽可說的,縱容睡崗就是同樣的錯誤,犯錯誤必須
爲自己承擔責任。」張豐一口就回答了全部問題,然後什麽話也沒說,只是靜靜
的看著阿晴。
  不知道爲什麽,也許是擔心班長受罰,也許是想到自己的悲慘遭遇,也許是
想到女兒生病好沒好,阿晴不由自主的流下了淚水。
  張豐一句話也沒說,只是看著阿晴在流淚,一瞬間,好像自己的心被揪了一
下,好想把這個可愛的女人摟在自己的懷�,好好的安慰和呵護,但是張豐沒有
動。
  阿晴一個人抽泣了一會,打開門走了,連句話也沒說。阿晴走了以後,張豐
一個人在辦公室呆呆的傻坐了好長時間,然後才出門開車回家。
  阿晴回到了家,丈夫小賀和女兒蓓蓓還沒回來,等了半天還沒回來,阿晴急
了,連忙來到路口,想坐車去醫院看看。
  正好張豐開著車從路口經過,看到阿晴焦急等車的樣子,就停下車讓阿晴上
來,剛開始阿晴沒有同意,後來想了想,也就上車了。
  一路無話,張豐什麽也沒說,只是問問到什麽地方,阿晴也沒說話,車到了
醫院,阿晴下車的時候,對張豐說了一聲謝謝,再見就走了。這一句話,讓張豐
快樂了很久。
  從此以後,張豐就知道了阿晴的全部故事,關注著這個美麗的少婦,同時想
好好的愛她一次,利用手�的權力,輕而易舉,阿晴的丈夫進入了公司的機械動
力處,沒有任何人懷疑什麽,不多久阿晴崗位的班長也調任了車間的工會主席,
別人不知道怎麽回事,可是阿晴憑著女人的直覺知道是張豐幹的,同時在心�也
産生了好感。
  也許上天是要故意成就兩個人的好事,不久以後,小賀的妹妹在山東要結婚
了,小賀工作太忙走不掉,正好阿晴代表。同時,張豐要到山東勝利油田公幹,
兩個人在火車站不期而遇,由於丈夫在身邊,阿晴什麽也沒有說,都是同事的關
系,小賀也認識張豐。
  「你,張主任,你怎麽來了?」小賀問道。
  「我去山東出差,你呢?」看著漂亮的少婦,張豐魂都飛了。
  「我送我夫人去勝利油田,我妹妹結婚。」
  「那我們同路啊,呵呵!」張豐按捺不住的高興。
  「希望你幫我照顧一下我夫人,她有點暈車的。」
  「沒關系,都是同事。」張豐答道。
  「那謝謝你了!」小賀高興的說。
  上車後,張豐找到了阿晴,問道:「辦個臥鋪吧,好嗎?」阿晴鬼使神差的
跟著張豐來到了他的臥鋪車廂,張豐的臥鋪只有他一個人,阿晴坐在了對面的坐
位上,看著這個男人,不知道怎麽回事,全身一陣陣的顫栗,好像要發生什麽事
情。
  「怎麽了?謝小姐。」張豐關心的問:「暈車了麽?」
  「沒什麽。我累了。」阿晴遏制著自己內心的激動和不安,輕輕的回答道。
這個男人才是我生命中的男人啊,阿晴想著,雖然丈夫對自己一向很好,可是總
是覺得生活缺少什麽,沒有激情的歲月,就這樣讓自己慢慢的老掉,直到死去也
是這樣麽。
  張豐輕輕的坐在阿晴的身邊,看著這個尤物,心�一陣陣的激動,從阿晴的
眼�可以看出對自己的感情,這讓在公司�忍氣吞聲奮鬥很長時間的男人覺得一
絲絲的溫暖,兩個人都沈默著,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
  窗外火車飛馳著,一排排的村莊和農田像流星一樣滑過,天漸漸黑了,兩個
人誰也沒有吃飯,都呆呆的想著自己的事情。
  突然,火車一陣激烈的碰撞聲,阿晴嚇的一抖,火車開進了隧道�,很自然
的,張豐摟住阿晴。兩個人緊緊的抱著,互相親吻著對方的臉頰,都感受著對方
無盡的愛,淚水從阿晴的臉上滑了下來,張豐溫柔的吻著阿晴柔軟的嘴唇,喃喃
的說道:「我愛你,晴。」阿晴激烈的回應著張豐的吻,就像怕張豐馬上失去一
樣。
  火車開出了隧道,雖然天已黑了,張豐和阿晴還是分了開來,阿晴雪白的臉
頰绯紅绯紅,胸脯激動的一起一伏,豐滿的乳房一上一下,看得張豐不由自主的
硬了起來。
  「我們吃飯吧!」張豐冷靜了一下,阿晴羞澀的說:「好,我補下妝。」阿
晴站了起來拿下自己的小包,開始補妝,張豐的手環繞著阿晴的纖腰,一點一點
的摸索著,阿晴扭了一下:「癢!」
  張豐無法再控制自己,一下把阿晴的襯衫從裙子�拉出來,雙手猛地伸了進
去,抓住了阿晴豐滿的雙乳:「啊,不要,有人啊,等一會……」阿晴反抗著,
抓著張豐的手向下拉,結果沒拉下來,被張豐一把抱在懷�,既然如此,阿晴不
再反抗了,開始體會這生命中第二個男人的粗暴。
  火車還在不停的顛簸著,車廂�忽明忽暗,張豐摟著阿晴,雙手熟練地揭開
了阿晴的胸罩,34C的飽滿乳房一下子彈了出來,張豐把阿晴抱在身上,指頭
慢慢的捏著阿晴的乳頭,阿晴嫣紅的小櫻桃早已挺立,阿晴已是全身無力,任人
擺佈,只覺得坐在一個硬硬的東西上,阿晴是過來人了,知道那是什麽,但是沒
有想到這個男人的男根是這樣的粗大和堅硬。
  張豐掀開阿晴的襯衫,吻到她的後背,剛長出來的鬍子紮得阿晴渾身發癢,
同時張豐的手在前面慢慢的揉捏,阿晴的雙乳柔軟而光滑,每一處皮膚都是玲珑
有致,張豐的手輕柔的滑過每一寸皮膚。阿晴一陣陣的顫栗著,沒有想到這個才
見了幾面的男人能帶給自己這樣的奇特感受。自己的內褲已經開始濕了,小穴�
有了絲絲的感覺。自己怎麽變得那麽敏感,淫蕩?
  張豐把阿晴轉過身來,摟抱著面對面的看著,阿晴雙腿跨坐在張豐的腿上,
又一次好好的看著這個男人。
  「我想插進去,阿晴。」晴天霹雳般的一句話,阿晴雖然早已料到會有這樣
的結果,可是沒想到會是這麽的直接和裸露。「在……在這�不行……」話�帶
著顫音,不知道是害怕還是渴望。
  「行!怎麽不行?」張豐加重了語氣,同時雙手加快了動作,並低下頭吻到
了阿晴敞開的乳房上,牙齒輕輕的咬著嫩紅的奶頭,一下輕一下重,阿晴不由自
主的快樂起來,下身的水流得更多了。
  「太刺激了!」阿晴心想道,一邊就是別人,一邊和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親
熱,從來沒有過的經曆啊!
  不知道什麽時候,張豐已經解開了自己的長褲拉鏈,把自己的陽具解放了出
來,緊緊的抵住了阿晴的內褲,當感覺到它的時候,阿晴早已渾身酥軟,水流不
止。
  火車吼叫著鑽入隧道,小弟弟也透過掀開一角的內褲,進入了夢想的天地,
阿晴被張豐的大膽和放肆弄得全無反抗之力。阿晴的水已經流了很多,張豐的陽
根雖然斜了一點,也很輕松的插了進去,阿晴感覺著自己的小屄好像被撕開了一
樣,大大的陽根一下子洞穿了少婦的水簾洞,同時也洞穿了少婦的心。
  火車顛簸著,張豐的陽根在阿晴的身體�上下的竄動,阿晴一陣陣的高潮,
一陣陣的快樂,整個身體就像被放在蹦床上一樣,張豐結實的膀臂摟著阿晴平坦
的腹部,一陣陣的撞擊,一陣陣的酥麻,覺得好像是在天堂一樣。
  肉與肉的接觸越來越快,阿晴發出無法掩飾的聲音,張豐猛地吻住了阿晴的
嘴唇,同時加快了動作的節奏,感受肉棒在阿晴緊密的騷比�無法遏制的愉悅,
粗大的陽根一次次的抵到阿晴的小洞深處,阿晴一陣陣顫栗,猛地一伸腿,一股
清涼的淫水噴向張豐的龜頭,張豐也無法抑止的,馬眼一松,腰部一直,濃濃的
精液射進阿晴嬌嫩的小穴�,發出快樂的歎息聲。
  結束了,阿晴生氣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來對張豐說:「你太過份了!」
張豐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下子懵了。
  一夜,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也都沒有睡著,一直在床上翻來伏去的,還是張
豐先開的口:「阿晴,我真的是愛你,你不要怪我。」
  「我不怪你,我怪我自己。」阿晴柔柔的說。
  聽著柔骨美人這樣的說法,張豐真是無地自容。張豐輕輕的來到阿晴身邊,
對阿晴說:「相信我,以後我會好好對你的。」
  「沒有以後了,這是最後一次。」阿晴的聲音盡管很輕柔,但是很堅決。張
豐的頭懵的一下就大了。
  第二天一早,大家起床梳洗,張豐一夜沒睡,雙眼紅通通的,來到洗臉池旁
一個人愣愣的發呆,這時,來了一個小夥子,半開玩笑的說:「老兄,水都放完
了。」張豐一下子跳了起來:「水放完了怎麽的,我他媽高興,管你什麽事!」
  小夥子也不是一善類,一口就回了過來:「你丫怎麽回事,我操你媽了?丫
的,欠揍吧,你丫的!」
  「我看你欠揍!」張豐一拳就搗了過去,小夥子的鼻子一下就出血了,沒想
到小夥子不是一個人,一下子又竄出來兩個,圍著張豐拳打腳踢,張豐虧得一直
鍛煉身體,沒有吃太大的虧。很多人圍觀,阿晴擠進來,忙著拉架,這時,列車
員也來了,總算把人拉開,乘警把幾個人都叫道了列車員休息室,批評教育,好
長時間才出來。
  看到張豐嘴角還有血的樣子,阿晴心疼極了,默默無言的給張豐端來吃掉,
看著張豐吃掉,然後嗔怪的說:「多大的人了,還這樣!」
  「不都是爲了你麽!」張豐沒好氣的說。阿晴柔柔的說:「好了好了,我不
生氣了,以後你要注意些。」聽了這話,張豐快樂地蹦了起來,像一個大孩子一
樣。
  剩下的旅程短暫而充實,兩個人都說著自己以前的故事,都好像是自己的初
戀一樣,這一刻,兩個人都忘了自己都是結婚了的人,期待著列車永遠不要停下
來。






















0.0135259628296__us____US__us__pc